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26小黑篇:怎么,本小姐很好看吗?

“厉总,我刚刚看了一下手底下的人,能够胜任这个广告的倒是还有一个小姑娘,年纪不大出道不久,不过势头很猛……”

“不必了。”厉枫殇却只是冷冷地撇下了这么一句话。

赵辰宇微微一愣,随后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厉枫殇这是想要终止合作了么?那么为了这么个广告,损失了安娜跟温晴两员大将,还真是得不偿失。

不过厉枫殇的下一句话,却让唐婧跟赵辰宇都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只听赵辰宇说道:“这次的广告不换人,还是温晴。这件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唐婧目瞪口呆地看着厉枫殇快步走进了电梯门,将唐婧跟赵辰宇甩在了公司大堂里,有些不敢相信地回头对自己的老板问道:“厉总这是什么意思?”

赵辰宇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最后也无可奈何地说道:“既然他都说了广告不换人,那么对于温晴来说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接下来,就看这位商业帝王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吧。”

毕竟就算是他赵辰宇出面说半天,可能也比不上厉枫殇在人前打一个喷嚏来得更加引人注目。

厉枫殇回到了办公室的时候,霍西跟霍北都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待厉枫殇了,手上抱着一大堆今天早上新鲜出炉的报纸,头版头条全是温晴跟厉枫殇。

霍西淡淡地说道:“本来不过就是开个玩笑,谁能想到这才不过几天,这金主的名头就坐实了。”

“坐实了又怎样?”厉枫殇冷冷说道:“我厉枫殇的广告要用什么样的代言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说三道四?!”

“老大,这件事要怎么处理?董事会那边还在等待你的方案呢。”霍北提醒道。

厉枫殇看了一眼那些花花绿绿的报纸头条,最后拍板说道:“紧急召开记者发布会。”

赵辰宇那边在收到了消息以后,也及时配合Z&A召开了记者发布会。不过很显然大部分地记者都跑到了厉枫殇这边来。

一个小时之后,厉枫殇坐在了顶楼宴会厅的最上方,看着眼前众多的记者说道:“温小姐与Z&A原本就有良好的合作历史,因为安小姐的表现不尽人意,于是我方董事会选择临时换人。对此温小姐在昨晚与我的会谈当中也已经同意,事情就是这样,还有什么别的要问的么?”

厉枫殇一身黑色西装,面无表情坐在最上方冷冷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周身的气势都十分逼人。

记者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有几个人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

霍西坐在厉枫殇的身边负责挑选一些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媒体,让他们自由提问。

其中一家媒体问到:“那么请问,对于安小姐所说的,温小姐与厉总之间有不正当关系的事情,不知道厉总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在这个人的问题问完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禁用一种十分佩服的眼神看着这个年轻人。

这家伙应该是个实习生吧,居然还真是什么问题都敢问啊,回头可千万别被莫名其妙开除了就好。

不过开除还是小事,若是灭口的话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厉枫殇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一会儿,随后突然微微一笑:“我不是很明白你们媒体口中的不正当关系是什么意思,请问这位先生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么?”

没想到居然会被反问,这位记者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霍西见到这个情况,立刻就冷声说道:“下一位。”

第二位明显比第一位更加胆大,并且也更加机灵。

他心中可是仔细盘算过,先不说问出这么个问题会不会被灭口,但是若是真的能套出点什么干货出来,那么升职加薪就不是梦想了。

“请问对于安娜小姐口中所说的,温晴小姐用柔体*你以此来取得广告机会这一说法,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厉枫殇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说什么温晴用柔体*……按照昨天晚上的情况来看,温晴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吃亏吧,反倒是自己累了个半死,只为了让她可以松口接这个广告。

不过一想到昨天晚上两人之间的共处,厉枫殇竟然不假思索地就脱口而出说道:“如果你跟你的女朋友亲热的话,难道你也要说你的女朋友是在用柔体*你么?”

“……”霍西跟霍北忍不住对视了一眼。虽然说厉枫殇这个回答很犀利,可是好像听起来像是有种话里有话的感觉……

这次的记者招待会总的气氛是十分冰冷的,因为厉枫殇身上的低气压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不过很显然媒体们也是收获颇丰。

女朋友什么的,这新闻看起来可不比什么身体上位更加弱啊。

反倒是安娜,被打脸打得挺惨。

安娜今天也在全程关注厉枫殇的动静,却没想到厉枫殇竟然会说出那样模棱两可的话。

这不就等于是在包庇温晴了吗?凭什么,温晴那践人凭什么就可以被称作是厉枫殇的女朋友?!

想到这里,安娜就忍不住将眼前的茶几上的东西都给扫在了地上,不过很显然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全结束。

因为不一会儿,安娜房间的门铃就开始响了起来。

安娜从桌边站起来,打开门,却看见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自己心心念念的厉枫殇,还有厉枫殇身边的两个助理,以及两个保镖和一个看起来像是精英打扮的男人。

厉枫殇挑眉冷眼看着眼前明显有些惊慌失措的安娜:“安小姐,一晚上不见,你似乎憔悴了很多。”

安娜十分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厉枫殇说道:“厉总怎么会突然大驾光临?”

厉枫殇对身后的霍西使了个眼色,就看到霍西身后的那个精英打扮的男人走上前来,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安娜。

说道:“安小姐,你涉嫌故意诽谤。接下来Z&A跟温小姐的经纪人会负责跟你打完这场官司,相关资料请你过目一样,免得明天开庭了你都还什么都不知道。”

厉枫殇果然有这种可以一手遮天的能力,不管是黑白两道,他都可以搞定,哪怕是代表着正义的法庭。

“我不服。”安娜梗着脖子看着眼前的厉枫殇:“厉总,你在记者发布会上说出口的那些话,现在你自己扪心自问,都不觉得心虚吗?!”

她才不相信,以厉枫殇的身份,以他的社会地位,温晴真的可以那么容易就可以将厉枫殇给搞定了。

明明两个星期以前,这两个人在宴会厅上都还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

“心虚的应该是你。”厉枫殇淡淡说道:“没有那样的实力,却靠着身体走到了今天,你倒也算是不容易。我已经调查过你之前跟所有导演已经上流社会人士之间的关系,若是你明天敢在法庭上乱说一句话,我不介意将这些资料都送给那些媒体,也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毕竟,我们也算是合作一场。”说完这话,厉枫殇就带着人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剩下安娜不可置信地看着厉枫殇的背影,缓缓坐在了地上。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安娜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等到厉枫殇再次回到了岛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进门的时候只听到了电视机的声音,但是某人却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

温晴的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羊毛毯子,应该是张叔给她盖上的。

厉枫殇缓步走到了温晴的身边,看着这个女人睡觉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动容。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为了维护若若以外的一个女人而如此大动干戈,甚至这个女人在前不久还刚刚惹怒过自己。

“你还真是看起来没完了啊。”温晴眯着眼睛看见厉枫殇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面前,忍不住说道:“怎么,本小姐很好看吗?”

厉枫殇想都没想地就蹲下身子,伸出一只手轻轻捏住了温晴的下巴,说道:“还不错。”

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厉枫殇看着眼前自己的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对温晴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而温晴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打扰了现在这气氛。

最终还是厉枫殇轻轻咳嗽了两声将自己的手给拿开了,随后淡淡说道:“睡在沙发上做什么,也不怕着凉。”

温晴带着*的笑容,调整了一下姿势,单手托着脑袋看着眼前有些窘迫,但是却不愿意表现出来的厉枫殇说道。

“自然是等你啊,毕竟劳烦厉总帮我摆平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我还真是蛮过意不去的呢。”

厉枫殇回头瞥了温晴一眼,不知为何被温晴那样的眼神看着十分不自在,于是就低声说道:“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这话,厉枫殇就转头上了楼梯。

不过刚走上了两步楼梯,厉枫殇就又返回到了客厅。

温晴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厉枫殇,以为他应该还有些什么话要说,于是就一直等待着。

不过没想到厉枫殇却是在对餐厅里面收拾东西的张管家说道:“电工今天应该已经将这里所有有故障的灯都修好了吧?”

张管家被厉枫殇问得有些尴尬,只能点头说道:“是的,少爷。”

“那就好。”厉枫殇意味深长地看了还在沙发上有些呆愣的温晴一眼:“看来今晚温小姐应该可以在次卧度过舒适的一晚了。”

说完这话,厉枫殇就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等到厉枫殇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以后,温晴才微微一笑,其实还是没有在主卧舒适呢。

*无话,温晴倒是的确在次卧睡得不错,只是觉得还是有些冷清罢了。

因此第二天厉枫殇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就看见温晴已经站在花园里,跟张叔有说有笑的修剪那些花儿了。

厉枫殇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心情居然也莫名其妙地变好了不少。

正在此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厉枫殇收敛了心神,接起电话云淡风轻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霍西跟霍北两人看着此时在他们眼前求饶不已,愿意出钱私了的安娜,对电话那头的厉枫殇说道:“估计以后观众们就会完全忘记这么个人了。”

想要私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更加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若是安娜真的败诉,被厉枫殇用手段弄进了局子里,那估计也就是个几年的光景,等到几年之后还可以出来东山再起。

但若是私了的话,厉枫殇方面要求的金额可足够安娜赚一辈子的。

厉枫殇挂掉了电话,缓缓喝了一口水。

就算温晴现在不算是他的女人,可只要是跟他厉枫殇有关的,他就一定不会插手不管。

温晴心满意足地摘了一大束黑玫瑰,抱着回到了客厅。此时客厅里面的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着早间新闻,新闻当中正在反复说着现在厉枫殇跟温晴的绯闻。

温晴想起昨天厉枫殇在众多记者面前说的那一番话,心中温暖的同时却又有些惆怅。

若是厉枫殇一直都记不起他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的那些事情,那就算自己再次吸引了厉枫殇,到头来也还是留着一些遗憾。

况且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已经去世的白若素,她如此能和一个死人相争,不管以后她和霍杰怎么样,她知道在霍杰的心里,白若素的地位无人可以代替。

“想什么呢?”厉枫殇从楼梯上缓步走下来,刚刚起*的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加慵懒一些。

温晴笑了笑:“没什么。”

张管家适时打断了眼前的这两个人说道:“还是先用点早餐吧。”

吃完早餐,温晴试探性的对厉枫殇说道:“你今天……有什么事吗?”

“没有,怎么?”厉枫殇挑眉看着眼前的温晴,眼中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但就是让温晴挪不开眼睛。

“既然我们都没事,那就一起出去走走吧。我看这岛上风景不错,我又不认识路。”

温晴微微一笑,先前那些锋芒也都收敛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起*没多久的关系。

难得的是厉枫殇竟然也点头道:“好。”

温晴难得露出了些许真心的笑容,对厉枫殇说道:“那咱们走吧。”

“不急,在此之前,我们先把另外一件事给解决了。”厉枫殇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对眼前的温晴说道。

温晴有些好奇地看着厉枫殇。却见厉枫殇对张管家使了个眼色。张管家会意,立刻就将等候在门外的人给叫了进来。

女佣人们早就已经都回来了,两个年纪轻轻却做着佣人大把的小姑娘手上都各自拿着一些衣物进来,一看包装就是些大牌子,有些甚至还打上了限量版的LOGO。

温晴有些不解地看着厉枫殇。

厉枫殇示意这两个佣人将东西都放在桌子上,说道:“我看你这两天住在这儿,没有换洗的衣服,就让人按照你的身材帮你买了一些。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合不合你的品位,你自己看着挑吧。”

说罢,厉枫殇就靠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眼前表情明显有些意外的温晴。

虽说厉枫殇嘴上说着不了解她的喜好,但是这桌上的每一件衣物却都是温晴十分喜欢的款式,看来这家伙还是有好好地去做一些准备工作呀。

“厉总可真是慷慨大方啊,这些东西都是从广告费用里扣除的吗?”温晴笑着问厉枫殇道。

厉枫殇挑了挑眉,说道:“算是额外谢礼。”

这个回答倒是让温晴十分满意,于是温晴就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厉总这么说,那我也就不跟厉总客气了,这些东西我收下了。”

厉枫殇却仍旧坐着不动:“既然如此,就去换上吧。”

温晴笑了笑,带着两个女佣上了楼。

温晴挑了一件黑色的抹胸连衣短裙穿在了身上,腰间配上白色的宽腰带,一头黑发也扎了起来,脖子上也戴上了厉枫殇选的一条蓝色宝石吊坠,脚上是一双米白色的细跟鞋,看起来十分简约但是却又不*份。

厉枫殇在再次看见温晴下楼的时候,眼中也一闪而过了一丝惊艳。

可接着他仍旧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随手拿过了原本温晴放在桌上的那束黑色玫瑰花,走到了温晴的面前将花朵交到了她的手上,说道:“这身衣服跟你很配。”

当然了,跟这些花也很配。

温晴脸上微微有些红,但是很快就被她压下去了。温晴接过了花朵,说道:“走吧。”

张管家看着两个人出门的背影,立刻转身对后面的佣人说道:“赶紧让花园里的那些佣人都出来,别打扰了少爷的雅兴。”

这座小岛不算大也不算小,一小半的地方被改造成了别墅区,但是别墅区后面的一大片地方却还是没有开发过的森林。

温晴站在海岸边,感受着海水从脚面上掠过的冰凉触感,看着身后无可奈何的帮自己提着鞋子的厉枫殇,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就有些幸灾乐祸。

这家伙,在人前那么冷酷,现在还不是给自己拎着鞋子。

厉枫殇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玩水的温晴,不知为何突然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就好像现在这情景他原先就看见过似得,就好像他看见过温晴小时候的样子。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已二十五六岁,就算是似曾相识,又怎么可能在小时候就见过?就算自己见过,没道理温晴也完全忘记了才对。

温晴玩着玩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说道:“你怎么会想到买下这么小岛,而且还取名‘祈晴’?”

厉枫殇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看来这两天你跟张叔的关系还真是十分不错,他竟然什么都告诉你了。”

“可是就连张叔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发奇想买下这个小岛。”

温晴有些玩累了,在一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有些俏皮地眨着眼睛说道:“别那么小气嘛,就告诉我一下。反正我都已经来了这个地方,也不算是外人啦?”

厉枫殇平日里话比较少,这件事的确从未跟人说起过。而他平时都一副板着脸的样子,也就没人敢来问他。温晴倒是头一次直截了当问出这个问题的人。

缓步走到了温晴的身边,将鞋子放下。厉枫殇看着不远处的海岸线低声说道:“其实,就连我自己偶尔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