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25小黑篇:初吻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就在温晴的嘴唇即将碰到厉枫殇的薄唇的时候,却见厉枫殇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温晴,温热的气息就喷在温晴的唇上:“你在干什么?”

温晴被吓了一跳,差点儿没站稳摔倒,不过厉枫殇眼疾手快的伸手将温晴一捞,温晴就被一股力量提了起来最后趴在了厉枫殇的身上……

与此同时,也终于成功亲到了厉枫殇的双唇。

微凉的触感,让人沉醉,这也是温晴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的。

一时间,温晴的脑子有些当机,眨巴着大眼睛无措地看着眼前的厉枫殇。

厉枫殇也被此时温晴的表情给吸引了,自从他碰到眼前这个女人以来,他一直见到的都是温晴任性高傲的一面,如此天真孩子气的表情,还真是一时间让人感觉无法适应。

同时,却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厉枫殇皱了皱眉,想要捕捉到那种熟悉的感觉,不过最后却还是没有成功。

温晴双手撑在厉枫殇坚实地胸膛上坐了起来,却成了一个更加尴尬的姿势,因为此时的她好巧不巧跨坐在了厉枫殇的腰上。

厉枫殇挑眉看着眼前这个惊慌失措的小女人,竟然头一次在面对她的时候想笑。

因为此时温晴这尴尬异常涨红了脸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的样子,实在是看着太让人解气了。

虽然也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温晴被厉枫殇这种赤果的目光看得心虚,于是连忙转过脸去,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啊,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厉枫殇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温晴,一副十分幸灾乐祸的样子。

该死,好不容易压他一头的,竟然就这么被反压了回去。

不过温晴还是灵机一动说道:“那是因为我好像看见你吃进去了一根头发!”

“……”对于温晴这样的回答,厉枫殇完全没想到。因此只听厉枫殇隐忍着怒气冷声问道:“你说我吃进去了什么?”

“一根……”温晴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温度,也有些无地自容,因此只能低着头说道:“也许可能是我眼花了……”

拜托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啊!就好像是她故意想要去吃这家伙的豆腐一样!

对于温晴这样的说法,厉枫殇倒是没有太多的表示。

气氛尴尬了很久,最终还是厉枫殇再次开口说道:“你还打算在我身上坐多久?”

温晴一下子从厉枫殇的身上跳了起来,还不小心按了一下厉枫殇腹部以下十公分的地方……

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一定!

而温晴也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刚刚她摸到了什么啊!

这简直就是一个混乱的夜晚!

早知道她从一开始就不该提出什么看海景的馊主意,现在好了,海景没看成,估计在某人眼中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妥妥的色女了!

慌忙跑回了*上去躺好,温晴用被子狠狠蒙住了自己的脑袋,发誓不要再看见眼前的这个男人。

而厉枫殇在缓解了一会儿身上的痛楚之后,却再度开口道:“所以说到底,这次的广告你到底是拍还是不拍?”

“不拍!”温晴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吐出了这么两个字。

厉枫殇微微皱眉,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起身走到了*边坐在了温晴的身边:“你确定?”

温晴没想到厉枫殇竟然会走过来。她一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也觉得十分不甘心。

于是就哗啦一声将被子掀开,不太高兴地瞪着厉枫殇说道:“不拍!海景都没有看成,拍什么拍?!”

“海景是没有看成……不过海景天天都可以看,你现在欠我的可比看一次海景要多得多了。”厉枫殇低沉地声音在温晴耳边响起。

温晴愣了一下,随后十分警惕地看着厉枫殇说道:“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欠你东西了?!”

背着光坐着的厉枫殇在听到了温晴这句话之后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说道:“难道你以为这里,也是随便什么人天天都可以碰到的吗?”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部位他就不说了。

温晴没想到厉枫殇竟然会用这个来要挟自己,情急之下一下子就拿起了手边的枕头砸向了厉枫殇。

一边气呼呼地说道:“你够了吧!装什么纯啊!谁知道你的嘴唇已经被多少女人给亲过了!”

比如说某些叫做安娜的女明星之类的。

其实温晴说这话也算是一种试探,毕竟她一直知道自从他忘记她之后,就有一个一直放在心上的女人——白若素。

虽然白若素早就嫁他人为妻,可是谁知道他俩暗地里有没有关系啊。

谁知厉枫殇却一把将枕头夺了过来扔在了地上,没好气地一字一句对温晴说道:“谁告诉你我被其他女人碰过的,今天你就是第一个!”

在这句话被说出口的时候,温晴跟厉枫殇同时愣住了。

温晴愣住是没有想到厉枫殇竟然真的会保留着初吻。

而厉枫殇愣住则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跟眼前这个疯女人谈论自己初吻的问题,并且还对这个女人夺走了自己的初吻却不怎么生气。

他心里不是只有若若一个人的吗?他也知道若若爱的人不是他,于是早就打算就这样孤了此生,怎么现在对温晴却越来越不受控制。

良久的沉默过后,温晴突然轻轻咳嗽了两声说道:“那什么,好了啦……不过就是初吻嘛,像谁没有似的。”

虽然之前接任务时也不是没吻过别人,可那是为了任务而已,真正心甘情愿的吻这是第一个,当然也算是初吻,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而厉枫殇也明显误会了她的意思,有些意外的看着温晴。

现在的娱乐圈有多混乱,厉枫殇不是不知道。像温晴这样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的,在厉枫殇跟大部分人眼中都必定是有什么内幕的,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连初吻都还保留着。

而且她是个演员,不可能没拍过吻戏,怎么可能还有初吻。也许拍戏的时候都是用的借位呢?

厉枫殇没发现自己居然在心里帮着温晴找借口,似乎他对温晴似乎是初吻也挺在意的。

良久的沉默过后,温晴红着脸别过头去:“好吧,看在你还送了我花的份上,拍就拍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厉枫殇想不想就答道:“我保证你的薪酬跟安娜的一样,三千六百万一分都不会少。”

“谁稀罕你那几个臭钱!”温晴没好气地瞪了厉枫殇一眼。

厉枫殇挑眉看着她:“那你还想要什么?”

温晴看着*头那束花,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柔软:“我想说……只要我想要这种花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来拿!”

厉枫殇也不知道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当他看见温晴那渴望又柔软的眼神时,竟然想也没想地就点头说道:“好。”

这一晚,温晴睡得十分踏实,可厉枫殇却难以睡着了。

他没想过只是短短一个夜晚的时间,他跟温晴之间的关系就会变成现在这样。以及这个女人似乎很有故事的样子,直觉还告诉自己,这个故事似乎应该跟自己有关。

回想他们从相遇到现在的每一次见面,厉枫殇突然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发现,每一次温晴突然被自己捕捉到的眼神中,似乎都还有着别样的隐忍和情愫。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果然就像张叔说的那样,外面已经天气晴朗了。

温晴从*上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回头看看窗边的躺椅,只见上面已经没有人了。

身上仍旧穿着厉枫殇的衣服,温晴悄无声息地出了门,站在楼梯上往下看,才发现此时厉枫殇已经穿戴好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报纸一边喝咖啡了。

尽管温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是厉枫殇却还是准确地一眼捕捉到了温晴所在的位置,随后挑眉说道:“你醒了。”

张叔将早餐放在了餐桌上,对还站在楼梯上的温晴说道:“温小姐,先用点早餐吧。”

“谢谢。”温晴从楼梯上缓步走下来,在餐桌旁坐下,与此同时厉枫殇也走过来在温晴的对面坐下。

一瞬间,温晴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暖暖的。这个人明明早就已经醒来了,可是却还是等着跟自己一起吃早餐吗?这种家人的感觉实在是令人留恋。

厉枫殇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说道:“等会儿会有专门的员工开船过来,到时候一起走。”

经过了昨天晚上噩梦一般的经历,现在厉枫殇已经不是很乐意驾驶游艇了。

不过温晴在听到了厉枫殇所说的话之后,脸上却闪过了一丝黯然,好似不是很想走的样子。

今天早上厉枫殇刚刚起*的时候,好像曾经听张叔说过,温晴很喜欢这个小岛,并且很想要四处看看。

于是厉枫殇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又忍不住加了一句说道:“如果你觉得还有些不舒服的话,可以多住两天。”

温晴有些意外地看了厉枫殇一眼,问道:“真的没有关系吗?”

厉枫殇耸了耸肩,那意思就像是说:这是他的地方,有谁敢有意见?

见到厉枫殇这样,温晴也忍不住笑了笑。

不过不同于这两人在道上的良好氛围,这时岸上的那些人基本上已经炸了。

昨天晚上温晴跟厉枫殇吃饭之前,安娜在餐厅上演的那一幕闹剧可是有不少人都看见了。

当时的场面那么混乱,而且人多口杂,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传言出来。

最过分的就是原本应该彻底从荧屏上退出的安娜,却因为这件事再次被人们所记起。

唐婧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电视屏幕,原本安娜应该被计划冷藏的,基本也跟解约差不多了,就是拿着固定的工资,但是从此以后却再也不能接任何通告。

可是现在,那些娱乐记者们却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联想到Z&A的温泉广告,开始缠着安娜刨根问底。

安娜这个女人也真是不那么聪明,为了重新获得媒体的关注度而答应了一些媒体的采访。

此时荧屏上的安娜双眼泪汪汪,正哽咽着说道:“我原本把温晴当做是自己的小妹妹一样照顾,自从她进公司以来一直对她不错。不过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想办法将我拉下水,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广告!”

因为今天一大早,Z&A方面接到了厉枫殇的消息说温晴已经答应出演宣传片之后,就立刻将这个消息给散播了出来。

记者们听到安娜似乎是话中有话,于是更加来劲了,不停地追问:“不知道温小姐是用了什么办法呢?”

安娜于是就开始将温晴平日里显示出来的一点点小毛病都开始放大了说,恨不能将温晴说成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渣。

而在电视荧屏这边的唐婧跟赵辰宇则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唐婧身为星乐的金牌经纪人,自然十分清楚,安娜的这种做法非但不会让她有翻身的机会,反而更加容易引火烧身。

“蠢,真是一个比一个蠢!”赵辰宇一拳打在了桌子上。

原本从安娜这里已经赚不到一分钱,现在对于星乐来说还是要靠着温晴来捞钱,可是现在被安娜这么一搅和,谁知道接下来厉枫殇会怎么对待这个温泉广告?

要是再换人的话,赵辰宇可真是拿不出什么人来了。

毕竟厉枫殇的广告也不是一般的明星就可以接的。安娜那也不过就是踩到了狗屎运罢了。

唐婧皱眉看着赵辰宇问道:“赵总,现在该怎么办?公司门口已经全是媒体在等候了。可是温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来公司,而且打电话也打不通,显示关机。”

“现在厉枫殇那边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吧?”赵辰宇低声说道:“实在不行,我出面亲自跟厉枫殇谈就是了。”

于是,刚吃完早餐正打算带着温晴出门走一走的厉枫殇就接到了赵辰宇的电话。

“赵总,这么一大清早找我有事?”厉枫殇在出门前接起了电话,有些诧异于赵辰宇为什么会主动来找自己。

赵辰宇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用一种十分沉重的语气说道:“厉总,实在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现在我联系不到温晴,就只能先跟你说明一下了。”

听到赵辰宇这样的语气,厉枫殇微微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对于一个企业的老总来说,能亲自打电话过来,还是这样的语气,说明一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正巧此时看见厉枫殇正在打电话,因此倍感无聊的温晴打开了客厅里面的电视机,打算一边等厉枫殇打完电话,一边看电视的温晴,也看到了此时电视屏幕上哭诉的安娜。

厉枫殇被电视里面的声音吸引了眼球,冷眼看着电视里面的安娜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一边抹黑温晴,一边拐弯抹角地说Z&A这次广告里面的内幕。

言下之意,就是温晴利用自己的美瑟佑惑了厉枫殇,而厉枫殇也最终经受不住温晴的*,所以现在跟温晴厮混在了一起,并且将广告的代言人重新交还给了温晴。

“厉总,厉总你还在听么?”说了一大堆的赵辰宇听不到厉枫殇的一句回应,于是就忍不住有些着急地说道。

“我知道了。”厉枫殇只留给赵辰宇这短短的四个字,随后就啪的一声将手机给挂断了。

此时温晴脸上的表情也不大好看,她瞥了一眼脸色不善的厉枫殇,说道:“刚才打电话来的人,应该是赵总吧?因为这件事情?”

“嗯。”厉枫殇冷冷点了点头,随后对温晴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你现在岛上休息一下。”

现在温晴不适合在人前露面,而媒体一定会到处寻找温晴,来将这次新闻的影响面更加扩大化。

因此此时的温晴还是呆在岛上比较安全。

温晴看着厉枫殇的身影远去,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上次见他如此生气的模样,似乎还是好几年前白若素在暗城受了枪伤,他赶到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但光是那恨不得将人给吃了的眼神,就足够可怕的了。

当时,她还在想,如果有一天他能为自己如此紧张,她真是死都甘愿。

没想到这天真的来了,温晴的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一记幸福的笑容。

厉枫殇走后,张管家端着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放到了温晴的面前,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温晴转头看了一眼张管家,问道:“这岛上不会有别人上来吗?”

“不会,温小姐请放心,那些媒体找不到这个地方,就算找到了,也保证他们没命上岸。”张管家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一件十分稀松平常的事情。

温晴有些诧异地看了张管家一眼。这样的话她在门主身边的时候也听过不少,难道这岛上……

“温小姐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说了吧。”张管家笑米米地对温晴说道:“这岛上某些地方,可不能随便乱去,尤其是登岸的那些地方。那儿埋着不少磁性地雷,另外岛上的枪械也足够用。不过这些东西平时都不开火,只等着有人打算偷偷摸上来的时候才用得着。”

果然如此。

温晴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点了点头说道:“也是,厉总这样的身份,他身边图谋不轨的人应该也挺多,还是小心为上。”

张管家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电视屏幕里面的安娜,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温晴有些被张管家这样的举动给吸引了,便忍不住问道:“张叔,你这是怎么了?”

“这个名叫安娜的女人,还真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可惜了,好好的一个人,估计接下来的生活不会好过了。”张管家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了。

温晴看着张管家远去的身影,又想起刚刚厉枫殇那吓人的眼神,也不禁对电视上的安娜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毕竟安娜这不仅仅是在损坏自己的名声,更是在给厉枫殇找麻烦啊。

厉枫殇快速乘坐游艇回到了岸上,驱车回到了公司。

让厉枫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公司的时候,赵辰宇跟唐婧都已经在公司里等着自己了。

赵辰宇刚看到厉枫殇,就迎上来说道:“厉总,我刚刚看了一下手底下的人,能够胜任这个广告的倒是还有一个小姑娘,年纪不大出道不久,不过势头很猛……”

“不必了。”厉枫殇却只是冷冷地撇下了这么一句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