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24小黑篇:祈晴岛上的黑玫瑰

温晴吐了吐舌头继续添乱:“是吗,还可真是太棒了,我还从没见过堂堂厉总穿救生衣的样子呢,一定帅毙了!”

厉枫殇此时真有一种把温晴从游艇上扔下去的冲动。

不过相比起这个,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可以保证自身安全。因为现在海上的风浪已经开始越来越大。

温晴一开始还有心思跟厉枫殇调侃几句,不过后来却经不住折腾,开始有些觉得恶心了。

游艇不住地颠簸,没一会儿温晴就开始干呕,样子看起来没了方才的得意,反而多了一些狼狈。

她没好气地一边抑制住恶心的感觉,一边对厉枫殇说道:“喂喂,我说你,就不能开得稳当一些吗?!”

厉枫殇一个急转弯避开眼前的风浪,咬牙切齿地说道:“是谁想要在这种天气看海景的?”

温晴被厉枫殇说得理亏,再加上身体不舒服,因此就气鼓鼓不说话了,窝在一旁的椅子里脸色苍白,闭目养神。

因为风浪太大,现在想要返航也不容易。

好在厉枫殇在这附近曾经买下过一座小岛,现在去那里似乎更适合一些。

好不容易折腾到了小岛附近,风浪也总算是平息了。

厉枫殇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转头却看见那个原先骄傲不已的小女人,现在已经在沙发椅里面睡着了,但是额头上却全都是冷汗,脸色也十分苍白。

“该死,晕船还想看海!”厉枫殇皱眉低声咒骂了一句,不过还是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动作十分轻柔地给温晴盖上,随后就将温晴横抱了起来准备下船。

小岛上并非是没有人的,相反还有一座建造地十分豪华的别墅跟一个巨大的花园,这都是厉枫殇名下的财产。

而岛上的别墅内,还有一个管家跟佣人在长期打理这个地方。

岛上安装了警报系统,因此在游艇靠岸的第一时间,管家就带着安保人员来到了岸边,一开始还有些防备,但是在看见是厉枫殇本人之后,张管家就迎了上去:“哎呀,少爷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不过走近了以后张管家才发现厉枫殇并非是一个人,因为在厉枫殇的怀里还窝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人。

“张叔,这女人晕船。”厉枫殇一边抱着温晴进门,一边对张管家说道:“去拿点晕船药过来。”

张管家是跟在厉枫殇很多年,是寒鹰组织上任领导人,也就是厉枫殇义父的心腹,也算是看着厉枫殇长大的人,自从寒鹰交到厉枫殇的手上后,他就退休了。

退休后,便一直待在这个小岛上,成了厉枫殇别墅的管家,也因此他一直到现在他还唤厉枫殇为少爷。

听到吩咐后,张管家马上十分贴心地去拿药,还忍不住回头看了厉枫殇一眼,这还是少爷头一次带着一个陌生女人上岛呢。

厉枫殇抱着温晴快步走到了别墅二楼,推开了主卧的大门,将温晴放在*上。看着温晴有些汗湿的上衣,厉枫殇皱了皱眉。

他最不喜欢屋子里有别人的汗水味,早知道他刚才就应该顺便把这个女人扔进海里洗一洗再救回来。

不过虽然在脑子里这么想着,但他还是喊来了张管家。

张管家拿着晕船药跟白开水匆匆上楼,进门问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厉枫殇双手抱胸皱眉看着眼前这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对张管家说道:“叫个女佣人上来给这个蠢女人洗澡换衣服。”

“这……可是……”张管家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为难。

“可是什么?!”厉枫殇对张管家一瞪眼,现在他的心情已经暴躁到了极点。

张管家咽了咽口水低声说道:“因为不知道少爷你今天回来,所以那些女佣人前段时间已经都放假回家去了,现在岛上剩下的只有一些园丁跟保安。”

厉枫殇按捺着心中的怒气怒视了张管家良久,随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休息了。

等到张管家带上门走了以后,厉枫殇才有些别扭地走到了*边,将药强行塞进了温晴的嘴里,然后再捏着温晴的下巴往她的嘴里灌了一大口水。

“咳咳咳……”温晴剧烈咳嗽了一阵,只觉得眼前人影模糊,于是就翻了个身抱住被子蹭了蹭,低声呢喃道:“初一,拜托让我休息一会儿,我快要晕死了……”

厉枫殇没好气地将杯子往*头柜上一放,是时候告诉张管家明天换一*新的被褥了。

不,要把整张*都换掉!

厉枫殇皱眉看了温晴一会儿,见她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于是就摇了摇头离开了,打算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只是好巧不巧,在厉枫殇离开了之后,温晴就渐渐转醒了。

温晴醒过来之后摇了摇头,感觉脑袋还是有些晕晕的,但是那股子恶心的感觉已经被压下去了。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却发现自己此时正在一个装潢十分简约,但是却无处不透露着奢华的房间里。

而此时她正睡在这个房间中央的大*上,抱着被子,房间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哪儿……”温晴皱眉从*上爬起来,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外面还有一些风雨,但是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大了。温晴走到了窗边,入眼的就是一片湛蓝的海洋,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

温晴的目光却渐渐被花园当中种的那些花给吸引了。

顾不上这里到底是哪儿,反正就算是擅闯人家房子,那也有厉枫殇顶着,于是温晴便下楼准备去花园中看看。

张管家因为考虑到厉枫殇大半夜的回来,说不定会肚子饿,于是就亲自去厨房准备了一些简单的吃食,在餐厅忙碌。

而忙碌完了之后的张管家刚刚从餐厅里出来,就看见了正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的温晴。

温晴没想到楼下会有人,一瞬间感觉有些尴尬。却不料对方先开口问道:“温小姐感觉好些了么?”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客气,温晴更加不好意思了,笑着点了点头:“谢谢,我好多了。请问这是哪儿?”

张管家笑了笑,从桌上拿了一杯早就准备好的热牛奶递给温晴,说道:“这个小岛是少爷……”

想到温晴可能不知道少爷指的是谁,又特意解释道:“也就是厉总名下的产业,名叫‘祈晴’,欢迎温小姐到这儿来。说起来,温小姐还是头一个被厉总带上岛的女孩子呢。”

温晴听了张管家的话,却有些愣住了。

她没想到厉枫殇竟然会在海上买下这么一座小岛,还取名叫‘祈晴’……不知道是不是温晴多想了,总觉得这个小岛的名字背后,会不会跟自己有关?

不过一想到厉枫殇已经失去了记忆,温晴的神色又变得有些黯然。

张管家年纪大了,心思倒是越来越细腻,看到温晴端着杯子愣愣地看着地板,于是就十分关切地问道:“温小姐?”

温晴回过了神,对张管家笑了笑:“哦,我没事。不知道这座小岛的名字,可是有什么故事?因为总觉得像厉总这样冷酷的人,不会想出这么浪漫的名字来呢。”

“诶,温小姐你这问题可是问到了点子上了。”

张管家倒是也不提防温晴,对她解释道:“说起来,当初起名的时候,少爷脸上的表情跟你刚才的差不多,都愣愣的,好像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取这么个名字,就是下意识地想到了吧。哎,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少爷喜欢就好。”

温晴笑着点了点头,觉得眼前这个管家看起来还是挺好说话的,于是就跟张管家聊了起来:“你刚才说我是第一个被厉总带上岛的女生?这是真的吗?”

连白若素都没有上过这个岛?这实在是令温晴不敢相信。

张管家此时也笑得有些*:“是啊。温小姐,这会儿肚子一定饿了吧,先去用点餐点吧。”

温晴心满意足地笑了笑,不过并没有走去餐厅,而是去了外面的花园。

张管家一看温晴想要出去,连忙拿了一把大的雨伞跟上,一边为温晴撑着伞一边说道:“温小姐,小心着凉。”

温晴却只是摆了摆手,走到了花园跟前,缓缓蹲下来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些花朵。

说来也真是奇怪,这些花朵明明长得都是玫瑰花的形状,但是颜色确是黑色的。

不过更奇怪的事,居然黑得一点儿也不难看。这会儿月亮已经出来了,在月光下甚至还有星星点点的反光,十分好看。

“这些花长得可真是奇怪,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温晴随口说道。

张管家在一旁解释道:“这花说来也奇怪,别的地方都没有,就这岛上有,还是自己生出来的。少爷也挺喜欢这花,之前还想着带去岸上移植的,却没想到到了岸上就全都死了,根本养不活。”

温晴听得惊奇:“那这花可真是专情啊。”

张管家没料到温晴竟然会这样形容这些黑色的玫瑰,不过转念一想也笑了:“可不是吗,就喜欢这么一个地方,就跟人似的。”

正说着呢,雨又开始越下越大了,雨滴落在雨伞上的声音也开始变大。

张管家护着温晴说道:“雨下大了,温小姐咱们赶紧回去吧,等会儿被风吹病了可麻烦。”

“好。”温晴跟着张管家往回走,不过目光却还是频频落回身后的那些黑色玫瑰上。

张管家看出了温晴的心思,心中也有了一番打算。

“海上就这样,风雨说来就来。不过我看今晚过去之后,明天的天气应该就会好多了。到时候若是温小姐不赶时间,可以在岛上好好游玩一番。明天佣人们应该也能全部到位,温小姐可一定要尝尝岛上的海鲜再走啊。”

面对张管家的热情,温晴也笑着说道:“那就麻烦张叔了。”

正在忙活的张管家听到了温晴对自己这样的称呼,微微一愣,不过也马上笑了,虽然只是称呼的改变,不过也好像更近了一步呢。

话说回来,若是眼前这个温晴跟自家少爷之间的关系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倒是也很不错的。

这女生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比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花草草是要好的多了。

安排温晴在餐厅用餐之后,张管家将温晴带到了次卧的卫生间,让温晴也能舒舒服服地洗个澡休息。

只是温晴看着张管家的表情有些为难。

“温小姐,还有什么事么?”

温晴尴尬地看了看张管家:“这……我没有带干净的衣服,请问岛上有没有女人穿的衣服?”

张管家一拍脑门,他也是粗心大意没有想到这一点,于是就马上转身去了存放衣物的换衣间。

不过倒腾了半天,张管家也只拿出来一件白色的衬衣跟黑色的西裤,不好意思地对温晴说道:“这,实在是不好意思,岛上只有少爷的衣物,要不请温小姐将就一晚,我马上将你的衣服拿去干洗。”

出乎张管家的意料,温晴倒是没有什么不快的,反倒笑着从张管家手里接过这两件衣服,笑了笑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看着温晴进了浴室,张管家才松了一口气,立刻将温晴的衣服拿去了洗衣房。不过在经过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变小了。

那些黑色的玫瑰花沾上了雨水,非但没有显得狼狈,反而更加好看。

张管家笑了笑,将衣服交代给洗衣房的佣人之后,就亲自拿着剪子前往了花园……

厉枫殇洗完了澡从浴室里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原本躺在*上的温晴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头还多了一大束黑色的玫瑰花。

厉枫殇在看到花的一瞬间愣了一下,随后就有些哭笑不得。

很明显,张管家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因为之前厉枫殇曾说过,这花如此第一无二,将来一定会送给他心中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说来也奇怪,他居然从未想过要将这花送给若若,可能是因为他觉得黑玫瑰和若若感觉上不太搭吧。

倒是这温晴,似乎更适合这奇异的黑玫瑰。

想必这一次带温晴来岛上,八成是让张管家产生了一些误会了,因此才会将这些玫瑰花摘下来放在这里。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厉枫殇十分警觉地看过去,只见温晴打开了一条门缝,探进脑袋来问道:“方便进来吗?我的手机好像落在你*上了。”

厉枫殇收敛了情绪,淡淡地点了点头,顺便将手中的毛巾放下,走到了*头去拿水喝。

温晴赤着脚走了进来,在看到*头的那一束花的时候愣住了。

而厉枫殇也在看见温晴身上的穿着的时候愣住了。

温晴见厉枫殇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有些别扭地抓着衬衫一角说道:“那什么,张叔说这儿没有女人的衣服,就……就用你的将就一下。”

厉枫殇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听起来这个小女人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跟张叔混熟了。

温晴见厉枫殇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也就变得自然了一些,撇了撇嘴说道:“好好的看海景成了折磨,这次的道歉不算。”

厉枫殇倒是也没有表现得多惊讶,现在温晴在他眼中就像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因此就淡淡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温晴思考了一会儿,最终把视线落到了*头的花上。

厉枫殇看出了温晴的小心思,就走上前将花塞到了温晴的怀中说道:“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东西,你喜欢就拿去好了。”

温晴憋着笑接过厉枫殇手中的花朵,这花到底稀罕不稀罕,她心里可是清楚得很呢。也就眼前这个男人喜欢装模作样。

“对了,今晚我睡哪儿啊?”温晴收下了花,心满意足地问道。

厉枫殇转过头上下打量了温晴一下,随后说道:“难道你刚才不是在次卧洗澡的吗?”

言下之意,次卧就可以睡觉。

温晴也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张叔那温和的笑容,随后无奈地说道:“可是张叔刚刚来说次卧的灯因为长时间不用,坏掉了。”

“……”厉枫殇张了张嘴,不过最终还是说不出话来。英俊的眉毛皱在了一起,天知道现在他有多想把睁眼说瞎话的张叔叫上来好好教育一顿。

不过一想到张叔对自己跟温晴之间关系的误解,厉枫殇又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也罢,既然主卧的*都已经被某人给‘玷污’过了,那就不介意再被玷污一晚上了。

因此厉枫殇就指了指眼前的大*说道:“那你今晚就睡这儿吧,我去书房。”

正当厉枫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敲门声却适时地响起了,张叔的声音随之传来:“少爷,今晚书房的灯也破了,想必应该是打雷弄的。”

厉枫殇皱眉看了一眼门的方向,一段时间不见,张叔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温晴看着眼前的大*,低声说道:“所以今晚我们难道必须……”

“不必,楼下客厅……”

只不过厉枫殇的话还没说完,楼下就传来了张叔的吆喝声:“客厅的灯也坏了!赶紧打电话给电工,让他们明早过来修!”

好嘛,敢情一整个别墅里面,只有厉枫殇房间的灯是好的了。

温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厉枫殇,一副如果厉枫殇将她赶出去就是人渣的表情。

厉枫殇无奈,摊了摊手,最后自己走到了*边的沙发躺椅上躺下。

温晴则一步步挪到了*边。

等到两人都睡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厉枫殇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而温晴则睡意全无,侧着身子面对着窗户睡着,目光全部落在了厉枫殇的身上。

厉枫殇平稳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显,温晴观察了厉枫殇良久,确定厉枫殇是真的睡着了以后,才缓缓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在躺椅边蹲下,温晴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睡着的厉枫殇跟清醒的时候很不一样。温晴有些痴迷的看着眼前这张英俊的脸,有一种想要去亲吻他的冲动。

想到这儿,温晴竟然也就打算这么做了。反正厉枫殇已经睡着了,房间里也没有别的人,偷偷吻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多年来,她不知道盼这一天盼得有多辛苦。

不过就在温晴的嘴唇即将碰到厉枫殇的薄唇的时候,却见厉枫殇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温晴,温热的气息就喷在温晴的唇上:“你在干什么?”

题外话:

张管家可爱吧,嘻嘻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