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23小黑篇:厉总,带我去看海吧

“有一个,只是不太好商量。”赵辰宇咬了咬牙,说道:“温晴。”

挂掉电话以后,厉枫殇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淡淡说道:“散会。”

“广告的事情?”董事们却还纷纷不愿意离去,非要看个结果不可。

现在厉枫殇还没有在公司站稳脚跟,这些董事们的想法他必须得顾及,因此厉枫殇只是扫了他们一眼便说道:“我会处理,换人拍摄。”——

“天呐……”唐婧坐在办公室的桌子前面,十分八卦地对电话那头的温晴说道:“跟你说个天大的好消息,刚才赵总跟我拿了你最近的行程表。”

“恩?”还躺在*上有些不明就里的温晴莫名其妙地说道:“我最近还有什么行程吗?”

“没有。”唐婧嘿嘿笑了两声:“不过就是因为没有行程,所以才要给你安排行程啊!恭喜你,你被公司雪藏的生涯结束了!”

温晴有些自嘲地笑了两声:“不是吧……那个说要考验我何时才能按捺不住寂寞的人,自己先耐不住寂寞了?”

“什么?”唐婧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哎呀,这件事你可别说赵总什么,赵总那也是被逼无奈。”

“就那个安娜啊,你知道吧,她前几天可耀武扬威来着,可是现在怎么着,还不是拍摄的广告被人给咔嚓了!赵总跟Z&A那边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让你来拍。”

“原来如此。”温晴挑起嘴角笑了笑,一边走到厨房外面的吧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边说道:“那简单啊,你跟赵总说,让厉枫殇自己来跟我谈,否则我还是拒绝拍摄。”

唐婧挂掉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还处于蒙圈的状态。

她原以为温晴应该会跟自己一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十分开心并且欣然接受才对,因为搞不好这就是温晴复出的唯一一次机会了。

然而谁能想到温晴竟然会如此的不屑一顾,并且还放话要厉枫殇亲自跟她谈?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赵辰宇毫不含糊地将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在了地上,大声喝道:“她到底知不知道厉枫殇现在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她有什么资格要求厉枫殇亲自跟她谈?!”

唐婧一摊手,也十分无奈:“可是温晴的性格你也知道……”

是的,赵辰宇当然知道。

也只有温晴这个女人会在得罪了厉枫殇之后,还拒接厉枫殇的广告,现在还在厉枫殇面前摆架子。

不过无奈,赵辰宇再打温晴电话的时候,却关机了。

因此快要被温晴逼疯了的赵辰宇,只能亲自打电话给厉枫殇说明这件事情。

厉枫殇挂掉电话以后,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翘,也不知道是真开心还是嘲讽,翘着腿自言自语说道:“还真是有意思。”

霍西正在办公室外面候命,原本正打算跟霍北好好说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却不料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厉枫殇一边扣着西装纽扣一边面无表情地对两个助理说道:“今晚我有约,给我预定一家餐厅。”

霍西跟霍北对视了一眼,霍西有些不解地问道:“请问厉总,是几个人的约?”

“两个。”厉枫殇淡淡说道,停顿了一会儿以后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要挑符合年轻女士口味一些的。”

厉枫殇说完这话以后,就走进了电梯门内,而霍西跟霍北则是有些惊讶地站在当场。

霍北用胳膊肘捅了捅霍西,低声问道:“Jenny来了吗?”

霍西瞪了一眼霍北,白若素怎么可能来M国,这都几年了老大什么时候让她出过寒鹰岛啊!

不过既然不是白若素,那会是谁,霍西也有些想不通。难不成广告的人选真的顺利换了一个?然后这次厉总又要请吃人情饭不成?

不过很显然他们多想并没有什么用,霍西认命地订好了餐厅之后,将餐厅的地址跟包厢号都发给了厉枫殇。

正在开车的厉枫殇一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就将手机扔在了一边,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

要他跟温晴这个小女子去赔礼道歉,这基本上算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还就不相信了,现在的女人有几个是不爱钱的,想必筹码到了一定的数额,她自然也就会变得好说话了。

至于在谈判之前,他只需要礼貌地在餐厅里面等候温晴的大驾光临即可。

温晴在收到上次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地地址之后,就微微一笑,换了一身得体地连衣裙,准备出门。

初一刚好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她这样子有些不可思议:“打算出门吃晚饭?”

“嗯。”温晴出门前对初一眨了眨眼:“鸿门宴。”

不过谁才是被坑的那个,就不好说了。

初一微微一笑,也由得她去。

温晴这一路上故意磨蹭了一会儿,以至于她到达餐厅的时间比约定的要迟了二十分钟。

她拎着手提包从车上下来,潇洒地将车钥匙往保安手中一放,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厉先生的车到了吗?”

保安迟疑了一会儿,随后才十分礼貌地回答道:“已经来了半个多小时了。”

算他识相!温晴微微一笑,蹬着高跟鞋优雅的走向了餐厅的大门。

不过什么叫做冤家路窄呢?那就是温晴刚刚走进餐厅电梯门的时候,就有一个女人快步追了上来,并且抢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钟挤了进来。

而这个女人就是最近被媒体整得十分狼狈的安娜。

温晴上下打量了一眼安娜,笑了笑说道:“安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安娜笑得十分难看,自从Z&A将她拍摄的广告给打回来之后,她的日子就一直都不怎么好过。

也怪她之前实在是太高调了,以为自己可以借此上位,一举取代温晴一姐的位置,却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被打脸了。

而之前被她欺压的那些同事跟工作人员们,现在也纷纷落井下石,以至于她现在门都不敢出。

但是安娜相信,这一切都跟温晴脱不了关系。

她不是什么小新人了,当初为了可以走红,潜规则的事情可没有少干过。像温晴这种年轻貌美的当红偶像,也必定多多少少要借助那些个大佬的力量才能这么快就翻身。

在这些可能的选择当中,赵辰宇跟Z&A内部人员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她不甘心,因此这段时间安娜一直都在暗中跟踪温晴,想着一旦能挖掘出温晴的一些黑点,就让她陪着自己声名狼藉。

恰好这一天,她就看到了温晴独自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

安娜看着眼前依旧是一副青春玉女模样的温晴,冷笑着说道:“怎么,看到我心慌了么?上面约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男人?”

温晴微微一挑眉,想起这两天无端产生的被人监视的感觉,又想到安娜现在的情况,便猜到了七七八八。

这个蠢女人,竟然妄想用这种方法拉自己下水。只可惜,恐怕她是要失望了。

安娜见到温晴听到了自己说的那些话,却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忍不住冷笑。

“别以为别人说你是玉女,你就真的是玉女了。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么?这个圈子里都是这样的,谁知道你陪多少男人尚了*,而这一次又想上谁的*呢?!”

电梯门开了,温晴表情淡漠地走出了电梯门,一边笑着说道:“安小姐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此时餐厅里面已经有一些人注意到了这两个人。不过温晴却一点儿将安娜赶走的样子都没有。

安娜以为温晴心虚,于是接着大声嚷嚷:“行啊,你害得我最终身败名裂,那我也不介意在大家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

“让我来猜猜看究竟为什么我的广告会被无端否决吧,你敢说那些举手否决的Z&A董事们,都没有碰过你的身体上过你的*吗?而现在你约的那个男人,谁又能知道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个老男人呢?装什么纯!”

安娜的声音不小,这一声吼几乎将整个餐厅里面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还有些人开始指着她们两人窃窃私语。

而此时温晴也正好带着安娜站在了厉枫殇订的包厢门前。

温晴总算是回头有些无奈地看了安娜一眼,用只有安娜可以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我见过不少自寻死路的,不过像你这样蠢的还真是头一个。”

与此同时,温晴背后的包厢门也被人用力地拉开,厉枫殇单手插兜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女人,语气十分不悦:“老男人?”

众人在看见厉枫殇的同时,都忍不住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

最近两天Z&A新上任的总裁可没少在荧屏前露面,这怎么能算是老男人呢?应该是帅气多金的钻石王老五才对。

反观安娜,此时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本跟厉枫殇闹得那么僵的温晴,竟然会跟厉枫殇一同共进晚餐。

厉枫殇下意识地将温晴往自己身后一拉,站到了安娜面前冷冷看着她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你的广告为什么被董事会举手否决。”

在安娜身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道:“因为你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并且脑子也实在是太蠢。”

还没等安娜反应过来,厉枫殇就示意餐厅里面的安保人员将安娜给请了出去。

回到了包厢,温晴有些意外地看着厉枫殇说道:“没想到厉总也会有生气的时候啊,我还以为不管是什么事情,厉总都会满不在乎的呢。”

厉枫殇在温晴的对面坐下,没说什么。

对于安娜他的确是不喜欢的,并且安娜这样在公众场合大放厥词,不管是对下一支宣传片还是对厉枫殇本身,都没有任何好处。

这个女人,还真是蠢到家的存在。

温晴端起眼前的柠檬水喝了一口,点了点头:“这家餐厅倒是不错,比什么法国餐厅要让人喜欢多了。”

想起上次跟安娜在法国餐厅的不愉快经历,厉枫殇淡淡说道:“来之前我让霍西调查过你的口味。”

温晴有些意外地看了厉枫殇一眼,难不成这男人今天真的是诚心来道歉的?那她倒是愿意看看厉枫殇吃瘪的样子。

“怎么,厉总总算是想好了,准备在今天给我一个正式的道歉了?”温晴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厉枫殇。

几年过去了,他眉宇间那淡淡的情绪还是没有变。

厉枫殇将杯子往桌上不轻不重的放了上去,也直视着眼前的温晴:“开个价吧。”

“什么?”温晴有些不解地看着厉枫殇。

“到底要多少薪酬,你才愿意接这个宣传片。”厉枫殇的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

不过温晴的笑容却一秒钟变得有些冷:“你以为我跟Z&A合作,就是为了钱么?”

厉枫殇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温晴在媒体面前说Z&A就是她的金主,的确每次她为Z&A拍摄广告都拿了不少钱,怎么原来这个女人的目的竟然不是钱吗?

于是厉枫殇便忍不住追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温晴眼眸深邃的看了厉枫殇一会儿,最后也笑了笑说道:“算了,既然你这么认为,那就算是吧。”

有些事情,她还是想要让厉枫殇自己记起来。她可不愿意成为泡沫剧的女主角,一天到晚因为对方失忆而哭天抢地的。

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温晴一会儿,不过厉枫殇见她已经开始泰然自若地点餐,似乎真的将这一茬给带过去之后,便也就不再追问了。

反正他要的只是温晴的广告,其他的他都不关心。

用餐的氛围很愉快,出乎厉枫殇的意料,温晴这个女人看起来虽然外表美丽迷人,但是内在却十分丰富,跟安娜那种花瓶显然不是同一类型的。

虽然并没有滔滔不绝地聊个没完,不过这次用餐总的来说也还算是愉快。

用餐完毕后,温晴用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随后对眼前的厉枫殇微微一笑:“走吧。”

“去哪儿?”厉枫殇有些意外地看着温晴。却只见温晴调皮地笑了笑说道:“不是想要我接拍你的广告么?那么你总得要拿出点诚意来吧,厉总。”

厉枫殇倒是不觉得温晴说的有什么错,于是就笑了笑说道:“不知道温小姐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简单。”温晴将自己的脸凑近了一点,跟厉枫殇四目相对,调皮的情绪在脸上渐渐蔓延开来,对厉枫殇说道:“我想去看海。”

厉枫殇没有想到温晴会提出这种要求,微微皱眉问道:“现在?”

“没错!”温晴笑着说道:“而且只要我们两个人,我要你开着游艇带我出海。”

当厉枫殇开车到了码头的时候,都还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竟然真的就因为温晴的一句话而来到了码头。

不过温晴的情绪倒是十分高涨,她打开车门下了车,呼吸了一下外面的空气,淡淡的腥味混杂着水汽,不过倒是没有那么难闻。

厉枫殇看着码头不远处的游艇,那里有一部分是Z&A的财产。

因为有时候要在海上拍广告或者是采样之类的,也会用到。应该会有保安在那儿,钥匙也会有。

只是厉枫殇看了看头顶的天空,淡淡说道:“今晚不适合出海。”

温晴皱了皱眉,看了看天空,发现一颗星星都没有,而且空气中还有些闷热。的确,这样的天气像是很容易下雨的样子。

刚刚想完这一点,温晴就感觉到一滴雨水打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厉枫殇一句话都没说,将温晴拉回了车里。两人坐在车前座,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厉枫殇偏过头看了温晴一眼,只见此时的温晴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眼中仿佛是有些失望的样子,嘴唇紧抿着,不太开心,但是却仿佛隐忍着自己心中的不快。

温晴不说话,厉枫殇也不好主动说今天的行动就此取消,于是两人就只能这么沉默着。

很快,雨就渐渐下大了。温晴也缓缓低下了头。

“其实这样的天气,在海上也很常见。”厉枫殇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不过最终还是驱车前往了码头东边停靠着游艇的地方。

温晴的眼中一闪而过一丝希冀,看着目不转睛开车的厉枫殇说道:“你愿意在这种天气还带着我出海?”

厉枫殇停好了车,没有看温晴一眼,冷冷说道:“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温晴岂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于是也笑米米跟着下了车,两人冒雨快步跑上了游艇。

安保人员认得厉枫殇,因此在厉枫殇让他们下去的时候,一点异议都没有,还将游艇的钥匙双手奉上。

厉枫殇来到了驾驶室,这里被收拾得十分干净。现在外面有雨,不能出去看海景,而温晴又不愿意一个人在舱里呆着,于是就跟着厉枫殇到了驾驶室。

厉枫殇微微皱眉看了温晴一眼:“你进来做什么。”

“反正也是闲着无聊,就看看你怎么发挥你高超的驾驶技术咯。”温晴毫不在意的一笑。

厉枫殇也由得她去,于是就径自面无表情地发动了游艇,冒雨开出了码头。

“你才二十六岁就如此出色,有了自己的商业王国,现在又回来接手Z&A,虽然这是你的公司没错,可是之前一直都是聘用的专业管理人员管理,现在公司里不会有人对你不满么?”

反正也是闲着没事,温晴就开始在厉枫殇身边絮絮叨叨。

厉枫殇瞥了温晴一眼,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年纪?”

虽然他现在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可是从未对外公布过自己的真实年龄。

而且她似乎不光知道他的年纪,关于他的事她倒还挺清楚。

温晴眼珠子转了转:“猜的。”

厉枫殇微微眯起眼睛,显然有些不愿意相信。不过就在他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却听到温晴在一旁提醒他。

“喂喂,你看着点啊,别被浪头给打翻了!堂堂Z&A没死在暗杀行动中却死在浪头里,可有些说不过去。”

厉枫殇皱眉回头瞥了温晴一眼:“你是根本就不知道,游艇上还有一种叫做救生衣的东西是吗?”

温晴吐了吐舌头继续添乱:“是吗,还可真是太棒了,我还从没见过堂堂厉总穿救生衣的样子呢,一定帅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