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06章 不再是故人!

“阿姨!”

乍一看见苏母的时候,周潇潇还挺意外的,她慢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这还真是巧极了!

苏母走了过来,她的身上还穿着工作服,许久未见,满脸风霜。

“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潇潇,最近在干什么呢?”苏母微笑着率先问出声。

周潇潇闻言,连忙回答道:“阿姨,我、我最近在找工作,呃,那个,您在这里上班?”

“是啊!”

苏母点点头,目光在周潇潇的脸上转了一圈,才说道:“你好像长胖了,看来最近过得很好嘛!”

不知道为什么,周潇潇总是觉得,苏母的这句话里,似乎是话中有话。

她有几分不自然。

“还、还好吧……”

苏母笑了笑,似乎并没有发现,接着问道:“你的工作找到了吗?噢,对了,你应该毕业了吧?”

“是……”

周潇潇很心虚,她低着眉目,没敢去看苏母的眼睛。

对于苏泯文,对于苏母,她一直都很内疚。

想当年,她和苏泯文在交往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苏家的两位长辈,记忆中,苏母是个很慈祥的母亲,对她也很好,从来都没有因为她的家庭背景而看不起过她,反而还鼓励过她和苏泯文继续好好交往!

这些都曾让她感动。

可如今,早已经是物是人非!

“小姐!”

这时候,导购小姐的声音传了过来,很甜美:“您挑选的女戒已经包好了,男戒已经下了订单,总共消费九万三千元,请问您是刷卡吗?”

周潇潇有几分慌张。

“我、我刷卡……”

她说道,连忙将手中的卡递了出去。

“好的!”

导购小姐双手接了过来,准备为她刷卡。

苏母忽道:“你要结婚了?”

周潇潇蓦地转过头,连连摇着脑袋:“没有没有……”

苏母正欲说什么,导购小姐的声音传来:“小姐,请你摁一下密码。”

“噢……”

周潇潇没怎么犹豫的摁下了一串密码。

其实,她真的很心虚,完全没脸去面对苏母。

“潇潇,看来你现在的生活很好!”

苏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周潇潇手腕一抖,差点输错密码。

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回过头,看向苏母:“阿姨,不瞒您说,我这是在替我朋友选戒指呢,她最近在准备婚礼,而且太忙了,所以就让我来买这些……”

她如此解释道,脸上皮笑肉不笑。

苏母‘噢’了一声。

可终究,她脸上的微笑,在慢慢的变得嘲弄起来。

“潇潇,阿姨知道,有些话呢,其实是不该由我来说的,但是你没有父母,唯一的奶奶也是痴痴傻傻的,阿姨也算是你的长辈,你和泯文交往的这些年,阿姨也看出来了,你是个心底善良的好孩子,只是……”说到这里,话峰蓦地一转:“只是人心难测,外面的世界缤纷多彩的,像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那是最容易受到诱惑的,一旦有个又帅又多金的男人出现,那立马跑得就跟狗一样快,死乞白赖的都想高攀上去,总以为麻雀会变成凤凰,可事实是,麻雀永远只能是麻雀,永远都不会有变成凤凰的那一天!”

这些话,太毒!太狠!

周潇潇的身子不禁轻颤,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旁边的导购小姐见状,不禁出声问道。

周潇潇回过神。

她望向苏母的眼里有不可思议。

“阿姨,其实我……”

“哎哎,你也不必向我解释什么,阿姨这话只是说给你听听而已,如果你不高兴了呢,听过就忘了吧,如果你还当阿姨是你的长辈,那这些话就是一个忠告。现在这个世界啊,太残酷了,有些人不能只看表面,也许她光鲜漂亮,指不定内心早就肮脏得比下水沟还要臭还要脏。”苏母慢慢的说道,目光犀利的盯着周潇潇:“潇潇,阿姨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良,对不对?”

此时此刻,周潇潇只觉得狼狈不堪。

苏母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像是一盆盆脏水,统统都无情的泼到她的脸上身上。

更要命的是,她竟然要她自己承认这些!

她是好孩子吗?

她还拥有以前的善良吗?

周潇潇不知道!

她不敢去想!根本就不敢去想!

“潇潇?”

苏母再次出了声。

她不动声色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孩儿,佯装关心的继续道:“你怎么了,脸色好像有些差啊,是不是阿姨说的那些话,把你吓到了?”

“没……”

周潇潇抬眸看着她。

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苏母看向自己的眼神儿,充满了恨和鄙夷!

那种恨不得往她脸上啐口唾沫的嫌恶!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阿姨,苏、苏泯文他还好吗?”

她试图转移话题。

苏母的表情,却忽然一变。

她似是咬牙切齿一般。

“托你的福,好!好得很!”

这下,周潇潇就更加想不通了。

“阿姨,您”

“小姐,请您在单子上签一下字,好吗?”

导购小姐的声音再次岔进来。

周潇潇应了一声,接过她递来的笔,俯身在单子上签下了名字。

可待她再回过头时,却见着苏母已经往前走了去。

“阿姨!”

她喊了一声。

苏母没有回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周潇潇急了。

她匆匆对着导购小姐嘱咐道:“我先把戒指放在你这,待会儿再过来拿,好吗?”

“好的!”

导购小姐微笑着点头。

周潇潇见她同意了,说了句‘谢谢’,随即拔腿就去追苏母。

商场一层的尽头是卫生间。

苏母走了进去。

很快,周潇潇也尾随了进去。

然而下一幕,她的心都酸了。

苏母在这里的工作,竟然是卫生间里的清洁员。

此时,她正在用手拧拖把,那么脏的东西,她居然用手在拧!

“阿姨……”

她颤颤的喊出声。

苏母听到声音,回头看她一眼,很淡定:“你要上厕所?对不起,现在是清洁时间,十分钟以后再进来吧。”

说完以后,回过头继续工作。

周潇潇连眼眶都红了。

她的脑海里,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在小的时候,奶奶为了赚钱养家糊口,几乎什么脏活累活都做,犹记得在一年冬天,奶奶接到了一个清理下水沟的工作,那本来是两个人才能完成的工作,而奶奶为了多赚一份钱,毫不犹豫的就把它一个人承包了下来。

结果,她在下沟水里呆了整整一天,待她再出来的时候,那双手被冻得几乎不成人样。

那一年,奶奶的两只手上都长满了冻疮,先是流脓,后来又开始流血,以至于到了最后,要不是有好心人出资帮了奶奶去看病,奶奶的那双手肯定是保不住了!

这些都是她内心深处最不愿意被触及的黑色记忆。

每一次想起来,她的心就会痛!

非常非常的痛!

“阿姨!”

想到这里,她不禁出了声,说道:“如果您家里有任何困难,可以和我说,我、我愿意帮您!”

“帮?”

苏母听到这句话,倏地回头看向她,冷讽起来:“你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所以就打算来可怜我们苏家了?”

周潇潇听了这话,连忙解释:“不是的,不是的,阿姨,我不是可怜您,我、我的意思……那个,以前您也帮过我不少,所以、所以我现在也想帮帮您们……”

周潇潇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她是心底善良,所以才懂得珍惜。

而正是因为如此,她才饱受折磨。

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周潇潇是一个冷酷无情之人,那她又怎会受到翟耀的威胁?

她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再也不管奶奶的是死是活,这样,她便不会受制于人。

可偏偏,她做不到!

这就是一切痛苦的来源。

只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懂。

苏母哈哈大笑。

她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般的,仰止不住的大笑,充满了嘲弄和讥讽。

“周潇潇,如果你真想帮我,那好啊,你把泯文还给我!只要你能把他还给我,就算是想要我的命,我也给你!我统统都给你!”

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周潇潇完全就听不懂。

“阿姨,苏泯文不是出国了吗?您要我怎么还?”

“出国?”苏母忽然停止了笑。

她两眼死死的瞪着周潇潇,眼底有浓郁的恨意。

忽然!

她几步就冲了过来,在周潇潇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双手已经掐上了她的脖子。

“都是你!都是你!”

苏母像是疯了一般,凶恶的掐着周潇潇的脖子,双眼血红,整张脸都开始扭曲。

周潇潇受惊,拼了命的挣扎。

“救……呃……呃救……命……”

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一阵掌风拂来,苏母应声飞了出去,‘咚’的一声,她直接被甩到了卫生间里的墙壁上,整个人就像是破布似的。

周潇潇的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完全反应不过来。

“你还好吗?”

温和的男声传来。

周潇潇抬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被吓傻了?”

男人见她不说话,又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周潇潇皱眉,扶着墙壁想站起来。

男人伸手相助。

他只是很绅士的扶住了她的小手臂,动作很轻。

“需要给你叫医生吗?”

他问了句。

周潇潇摇头。

她看了眼跌坐在地上的苏母,眼中有痛色。

但最终,什么都没说,扭头就往外走。

她步伐踉跄,几次都差点摔到地上。

男人几步上前,欲出手扶她。

“谢谢,我很好!”

周潇潇说道,婉拒了男人的好意。

如此,男人便收回了手,只是小心的跟在她的后面,始终都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出了卫生间以后,周潇潇看到了一个休息区,走过去坐了下来。

她需要思考一些问题。

突然,冷不丁的,一瓶矿泉水被放到了她的面前。

周潇潇睁大眼。

她抬头,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

还是之前那位救过她的男人。

他好像是混血儿,眼睛的颜色很美,是淡淡的蓝色,但五官却是东方人的样子,只是比较立体深邃,整个人高高大大的,穿着黑色的西装,但因为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减少了几分阳刚,倒多了几分温润。

“你真没事?”

男人看着她问道。

“我很好!”

周潇潇语气肯定。

末了,又补充一句:“刚才谢谢你了,先生!”

男人淡淡的笑,并不在意。

“我只是偶然路过而已,既然碰见了,哪有不相救的道理?”说到这里,他又指着桌上的矿泉水,继续道:“你先喝点水,是新的,没开过封。”

“谢谢……”

周潇潇道,先是微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拿起了那瓶矿泉水。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惊,她拧了几次都没能把矿泉水打开。

男人适时的伸出手,拿过她手里的矿泉水,轻轻的放在手中一拧,便开了。

“这种事情应该交给男士来做。”

他打趣般说道,一边重新还给周潇潇。

“谢谢!”

周潇潇冲他一笑,接过他递来的矿泉水,小口小口的喝着。

男人坐得笔直,漂亮的眸,透过一层镜片在细细的观察着她。

“小姐似乎对我有敌意?”

他忽然出声。

周潇潇差点被呛到。

她抬起眼,意外的看着男人:“什么?”

男人面不改色的道:“从我们见面到现在,你总共说了四次谢谢!”

周潇潇没有眨眼睛。

她看着他,说道:“我是真的很谢谢你,先生,如果刚才没有你”

“看,这是第五次了!”

男人打断她的话。

周潇潇一愣,但很快,又不禁笑了起来。

男人见状,立即道:“就当是交一个朋友吧,我叫舜!”

周潇潇点头,答道:“你好,我叫周潇潇!”

“潇潇?”男人先是想了一下,才道:“很好的名字,潇洒自如!”

周潇潇却嘴角一僵。

她默默的低头喝了一口水,然后才出声道:“舜先生,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好吗?”

男人扬了眉梢。

他像是很意外的样子:“那个女人想要伤害你,你不报警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我替你保密?”

“她没有想要伤害我!”周潇潇几乎回答得不假思索,停顿了一下,又解释道:“其实,这里面有误会,阿姨只是情绪有些激动而已,她的年纪大了,我不想和她计较太多!”

男人若有所思。

“烂好心?”

“没有!”周潇潇摇头,她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阿姨以前对我很好,虽然我不知道这几年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也喊过她几年阿姨,而且差点还……”

差点就要喊她妈妈。

可是,终究是造化弄人!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要求我,我还能拒绝吗?”

男人摊开双手,笑得很迷人。

周潇潇看着他,忽然问了句:“你是混血儿吗?”

男人表情一滞。

英俊的脸上似是闪过了一丝恨意,但很快归为平静。

他点头。

“是的,我的母亲是荷兰人。”

“噢,是这样啊……”

周潇潇笑了起来,毫不避讳的赞美:“舜先生,你的眼睛很美,很迷人!”

男人听了这话,表情变得戏谑起来。

“是么?”

周潇潇有些诧异。

可等她再次眨眼望过去的时候,男人依旧是温和的样,哪有什么戏虐?

咦,莫非是自己看花了眼?

真奇怪!

周潇潇挠了挠后脑勺,正欲说什么,兜里的手机忽然疯狂的响了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

周潇潇冲着男人笑道,拿着手机去了另一边。

“你在哪?”

电话刚接通,翟耀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有些沉。

周潇潇不敢隐瞒,当即乖乖的回答道:“在帝锦一层。”

电话那头,男人似是沉默了一下。

紧接着,他启声道:“你小心点,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我马上过来。”

周潇潇惊讶。

“怎么了?”

翟耀却没有多加解释,声音冷了几分:“记住没有!”

周潇潇赶紧答道:“是,我记住了!”

“嗯。”

翟耀很快挂了电话。

周潇潇拿着手机,呆呆的站在原地没动。

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

可是,怎样才算人多的地方?

“潇!”

身后传来温和的男声。

周潇潇回过神,转身看向男人。

舜走了过来。

他笑容温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叫你潇吗?”

周潇潇纠结了一下。

“其实,你可以叫我潇潇!”

如果是单叫一个字的话,感觉似乎有些过于暧昧,而且,他们这才第一次见面而已。

男人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出声解释道:“别误会,我们那里都是单叫一个字的。”

“噢,这样啊……”周潇潇闻言,不禁点点头,很尊重他的习惯:“既然如此,那边随你了吧。”

男人笑了笑。

他很高,足足有一米八五的样子,高大的身子站在周潇潇的面前,宛若是一座大山般的稳重。

以至于,周潇潇在和他说话的时候,不得不仰着脑袋。

“舜先生,我还有点事,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周潇潇说道,准备要离开。

她不知道翟耀什么时候回过来,但毋庸置疑的是,那个男人肯定不喜欢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说话!

翟耀的占有欲向来就强烈,这一点,她很明白!

“你去忙吧。”

舜做了个‘请’的手势。

“再见!”

周潇潇冲他点头,拽紧手里的包,转身就走。

她首先去了珠宝店,取到了自己的女戒以后,并给导购小姐留下了地址,让她们把男戒寄到别处。

而后,她知道了一家咖啡厅,点了一杯果汁,安安静静的等待着翟耀的来临。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手机响了起来。

周潇潇并不意外,接通后放到耳边。

“喂?”

“从正门出来。”

男人径直下令。

周潇潇闻言,赶紧从座位上起身往外走。

帝锦外面是广场,今天是周末,中心的喷水池正在运作,周围有很多小孩子在玩耍。

她小心的走出广场以后,在马路对面看到了熟悉的黑色轿车。

“过来!”

翟耀的声音继续从手机里传来。

“是!”

周潇潇答道,从天桥上走了过去。

司机看见她过来以后,下车为她拉开了车门,恭恭敬敬的:“周小姐!”

周潇潇从他一笑,弯腰钻进了车里。

她看到了车里的男人。

他就那么冷冷清清的坐在那里,半边身子都隐在阴影里,邪魅冷峻的脸,却像是在黑夜里盛开的魔花。

“你今天见到谁了?”

他阴沉的启了声。

周潇潇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以后,忽然有种受到侮辱的感觉。

“您派人监视我!”

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质问出声。

霎时间,冷冽如锋刃的视线骤然掠来。

她呼吸滞住。

下一刻,下巴已经被重重捏住。

翟耀靠了过来,满脸怒气,距离近到几乎与她鼻尖相对。

“监视你?”

他嗤嗤的冷笑:“周潇潇,你找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