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07章 试探!

轿车开回别墅时,车门刚打开,男人便率先走了下来,他浑身冷气,脸色更是沉得吓人。

管家迎了出来,正要开口,但见着男人的表情时,硬是将到了喉咙口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先生。”

他低眉顺眼的站在原地,恭敬的垂着头。

翟耀脚步不停的从他面前掠过,连看都未曾看过一眼。

紧接着,周潇潇也从车里走了出来。

她的脸色很苍白,单薄的身子就像是一张纸片,随时都会倒下去。

管家示意佣人上去扶住她。

“小姐,您没事吧?”

他关切的问道。

周潇潇只是摇头,在由佣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往屋子里走。

进了屋里以后,管家亲自为周潇潇拎来了拖鞋。

“我来替您换吧。”

他说道,蹲下身子准备握起女孩儿的脚。

“你在做什么!”

蓦地,阴沉的男声传来。

众人愣住,齐齐转头望去。

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就站在不远处,深黑的眸中,尽是骇人的戾色。

翟耀紧盯着管家的手。

“我、我想……”

管家欲解释。

“谢谢了,我不用你帮!”周潇潇忽然出声,她收回了自己的脚,准备自己弯腰换鞋。

脚步声传来。

下一刻,她已被男人抱了起来。

周潇潇几乎是本能的出手抱住翟耀的脖子。

只是,待她反应过来了以后,心里又有些害怕,哆哆嗦嗦的去看他的表情。

翟耀面无表情,转身抱着她上了楼。

……

卧室内。

翟耀弯腰将人放到床上,由始至终,脸色都很不好。

“谢谢!”

周潇潇主动的出了声。

翟耀听了也没说话,只是站在床边,冷冷淡淡的看着她。

他的视线过于犀利,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良久。

男人启了声:“周潇潇,我再问你一遍,你在帝锦遇到了谁?”

周潇潇拧眉。

她脑中飞快的转了一圈,方才开口答道:“我遇见了一个以前的阿姨。”

“阿姨?”

翟耀敛眉。

他直盯着女孩儿的脸,似乎只要她一撒谎,他立马就能知晓。

“什么阿姨?”

他继续追问。

周潇潇咽了下口水,仰头看了他一眼。

她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说话!”

翟耀不悦。

周潇潇迟疑着:“我说了,您、您别生气……”

“噢?”

他眯眸。

不要生气?

这倒是稀奇了。

“说说看!”翟耀颔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周潇潇先是抿了下唇,才继续说道:“那位阿姨是我朋友的母亲,呃,就是这样!”

想来想去,她还是不打算说出对方是苏泯文的母亲,免得多出些事端。

不过,她倒是觉得奇怪,既然翟耀有派人监视她,那他又为何还要来问她?

“还有呢?”

翟耀问道,一边在床畔落座。

他似乎又恢复成了温和的样子,抓着周潇潇的一只手,把玩般的握在手心里。

周潇潇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男人的神色,一边继续答道:“我还遇到了一个好心人!”

“好心人?”

翟耀挑眉,细细品着这三个字。

“我不认识他。”周潇潇这样解释道。

翟耀倏地转过头,目光锋锐:“周潇潇,是不是我问一点,你就说一点,嗯?”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周潇潇连忙开口解释道:“我和那位阿姨之间发生了一点矛盾,是这位好心人帮我化解的,所以……所以……”

所以了半天,周潇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太紧张了。

在翟耀如刀刃般的目光下,她根本就没胆子撒谎。

翟耀沉默了片刻。

最后,他才缓缓的出声说道:“秘书告诉我,派去保护你的那两个人莫名失踪了!”

“啊?”

周潇潇惊讶的张大嘴。

所以,当时她还在帝锦里的时候,翟耀之所以会忽然打电话让她去人多的地方呆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有人想害我?”她说道。

翟耀皱眉。

他瞥了眼女孩儿,目光里有几分嘲弄。

“放心,没人想害你。”

“呃?”

周潇潇有些尴尬。

翟耀没太在意,只是罢了罢手,继续说道:“以后出门要小心,虽然……”

话说到这里时,他忽然停住,紧接着,话锋一转,问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

“哪个?”周潇潇下意识的问了句,但很快,她又反应了过来,忙道:“是个混血儿,蓝颜色的眼睛,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样子,怎么了?”

翟耀的表情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混血儿?”

他冷笑。

周潇潇看着他的变化,错愕不已。

“怎么了……”

她呆呆的问。

男人俯了身,粗粝的指腹缓缓的擦过女孩儿的脸庞,表情讳莫如深:“那个人和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啊……”周潇潇答道,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他说他只是偶然路过而已,还说什么想和我交个朋友,呃!”

话未说完,下巴忽然一疼。

周潇潇皱起五官,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翟耀的话不多,但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蛮吓人的。

“潇潇,你的这张脸啊……”

他叹息般说道,却,只说了半截。

她的脸?

她的脸怎么了?

周潇潇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期待着他下面未说完的话。

可惜,翟耀起了身。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丢下话。

“最近不要出门,还有,以后见了那个男人,绕道走!”

话音未落,他人已经消失门口。

转眼间,诺大的卧室里,便只剩下了周潇潇一人。

可是,男人的气息仍在。

直到,楼下传来汽车离去的声音。

屋里的窒息感,方才慢慢的消散。

她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最后索性就这样仰躺在床上,一直盯着天花板发呆,直到沉入睡梦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

“小姐?小姐?”

耳边传来佣人的声音。

周潇潇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有些犯楞。

窗外天色已经落幕,弯月高挂,满空深黑。

“小姐,您没事吧?”

佣人担忧的看着她。

周潇潇从床上坐了起来,觉得有些头晕,浑身都没什么力气。

“您要喝水吗?”

佣人继续问道。

“好!”

周潇潇点头,软软的靠在床边。

很快,佣人小心的端来了一杯温水,递向她。

周潇潇只喝了几口,神色怏怏。

“几点了?”

她问道,声音软绵无力。

“快七点了。”佣人答道,一边看着她:“小姐,您的脸很红啊,是不是发烧了啊?”

说完,伸手就朝着周潇潇的额头上摸去。

“哎呀!”

下一刻,佣人大惊,连道:“好烫啊!”

周潇潇没怎么理会,她侧卧在床上,闭着双眼,懒懒的:“让我再睡会儿,别吵我!”

“小姐,您在发烧,您不能这样继续睡下去,您……”

佣人还没说完话呢,周潇潇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糟了!”

佣人见状,不禁急得团团转。

忽然,她又一拍自己的脑门,连道:“我得去汇报给管家!”

语罢,赶紧往外面跑了去。

……

最后,周潇潇是被痛醒的。

手腕那里一阵一阵的疼,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扎住了,导致她做了噩梦。

忽然惊醒过来时,她看到医生正在给她扎针。

“呼,您终于醒了!”

家庭医生见她睁了眼,不由得舒了口气,说道:“周小姐,请您别动好吗?我要给你打一针退烧针,放心,这是特制的药,对您腹中孩子没有任何副作用,希望您稍微配合一下。”

顺着医生的话,周潇潇扭头看向自己的手腕。

应该是已经被扎过了一次,但是失败了,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正有一个针孔,虽然早被止了血,但因她的肤色过白,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小姐,你只需要忍耐一下就好!”

管家站在大床的另一边,安慰着她说道。

“没事,我能忍的。”

周潇潇虚弱的说道,转过头,目光盯着天花板。

医生很快开始为她扎针。

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很轻很轻,可是,当他把针头一点一点的扎进去时,女孩儿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的轻颤了一下。

现如今,周潇潇有了后遗症。

或许是被翟耀给打怕了,只要身体上有任何一丁点的痛意,她都会感到害怕。

那些,都是深入骨髓的噩梦。

“小姐,您觉得疼吗?”

医生的声音传来。

疼!

那些噩梦怎么可能会不疼?

想到这里,周潇潇又不禁转回了头,目光看着医生。

“已经习惯了!”

她这样回答道。

医生先是一愣,随即又尴尬的笑。

“周小姐,您可真会说笑!”

说笑?

她有哪点像说笑的样子?

周潇潇自嘲,没有在意医生的话,继续问道:“翟先生呢?”

医生没有回答。

旁边的管家答道:“先生在得知您生病了以后,立马就赶了回来,现在在外面的小客厅里,您要见他吗?”

周潇潇没有回答。

因为,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好回答。

她稍微想了一下,才说道:“你去给他汇报情况吧,就说我没什么事,让他别担心!”

“好的!”

管家点点头,脚步轻轻的走了出去。

医生为她扎完针以后,正在收拾东西时,翟耀推门走了进来。

他的身上依旧是白天时所穿的那套西装,已经有了皱褶,但依然没能妨碍到男人的威严气势。

“先生!”

医生看见他,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微微低头。

翟耀没说话,只是罢了罢手。

医生等人立刻退了出去。

周潇潇半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直到,他在床边站定。

周潇潇突然出声:“我很好!”

其实,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

翟耀反应不大,他自然的坐在床边,大手抚上她的额头。

“你很不爱惜自己!”

男人出声,语气很平静。

周潇潇意外。

“什么?”

翟耀看着她,继续道:“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或许我会开始考虑,将来等孩子出世以后,到底该不该让你来带!”

言下之意就是,他想剥夺她的抚养权?

“不行!”

周潇潇当即出声。

她几乎连想也没想的就说道:“孩子是我的,等她出生以后,我一定要亲自带她!”

“你连你自己照顾不好,何况是孩子?”翟耀冷笑。

周潇潇咬紧牙齿。

“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翟耀看她一眼,慢慢的又从床边站了起来。

他停了几秒,看着床上的虚弱女人,似乎是想说什么话。

可最终,他还是转身离开了房间。

过了没多久,管家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

“小姐,您今天下午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肯定是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好吗?”

“谢谢你,管家!”

周潇潇一笑,接过管家递来的热粥,开始一勺一勺的往自己嘴里送。

这是青菜肉粥,熬了许久,加上又去了油腥,味道又香又糯。

周潇潇几乎一口气吃光了它。

“还要吗?”

管家将空碗接了过来,关切的问道。

周潇潇摇头。

“不了,我已经饱了。”

顿了顿,又感激的补充一句:“管家,我真的很感谢有你们,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现在都不知道成了什么样!”

管家一笑,道:“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不,你人很好,帮了我许多……”周潇潇慢慢的说道,她脸上有惆然:“有很多事情,如果没有你们帮忙,我会遭很多殃,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周小姐,您可别说这话,您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管家还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的病情,不由得安慰她道:“您只是简单的发烧而已,医生已经给您打了针,您现在只需要睡一觉,保证醒了以后就没事儿了,真的,周小姐,我可以给您保证!”

周潇潇哭笑不得。

“我知道我不会有事的,管家,真的,很谢谢你!”

管家变得局促起来。

“您别这样客气……”

周潇潇抿了下唇,认真道:“我没跟你客气,管家,我跟你说的是真心话!”

“周小姐……”管家有些感动。

周潇潇闭了双眼,叹了口气道:“我想睡觉了,管家,麻烦你出去的时候把灯关上。”

“好!”

管家点点头。

他站在床边,手里还端着空碗,看着已经阖上双眼的女孩儿,犹豫再三,还是没能忍得住。

“周小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该讲?”

周潇潇重新睁开眼。

“怎么了?”

说完以后,见着管家满脸犹豫的样子,她又笑了一下,说道:“说吧,管家,没事儿的,如果是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管家忙出声解释道:“是、是关于您和先生之间的事情……”

周潇潇微楞。

“我和先生之间的事?”她奇怪道:“什么意思?”

管家看着她,继续道:“其实,先生很关心您的,这么久的日子以来,大家都把很多事情看在眼里,您的性子太倔,在很多事情上都不肯服软,但如果您肯多关心先生,您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当然了,这些都只是我的个人看法而已,周小姐,我原本是不该说这些话的,但是……但是我看您受了这么苦,我、我只是想帮您……”

“我懂!”

周潇潇点点头。

她想了想,接着问道:“你刚才说,我要多向他服软,为什么?”

管家解释道:“您别看先生平常挺凶的,其实他人很好的,您没发现吗?这个家里的每一位佣人和工人都是长期在职的,虽然大家都怕他,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辞职,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工资高,福利也好,谁愿意没事辞职?”周潇潇回答道。

管家却摇头。

“不,工资高只是一个原因,福利好也是一个原因,先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如果我们有人的家里出了事,他都愿意放假,而且还是带薪的,这样的待遇,谁愿意放弃?”说到这里的时候,管家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道:“您也别误会,我之所以这样说,其实就是想告诉您,先生的心肠很好,只是在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表达,就像他对您!”

周潇潇脸色微变。

“你是说翟耀对我……”

她没敢把话说完。

管家微微一笑,说道:“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来这里也有两年多了,我也算是看着您和先生一路走过来的,有些事情,您应该能想明白的!”

周潇潇的表情里有不可置信。

管家往后退了一步,朝她弯腰。

“小姐,您休息吧,我出去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并不忘替她将卧室灯调暗。

这一夜,注定是忐忑不安的。

周潇潇把手捂在自己的胸口位置,感受着那一下又一下的心跳。

今天,管家所说的那番话,虽然隐晦,但却令她震惊不已。

如果,翟耀真的是对她动心了,那么……

她有些不敢想象。

那种冷心冷肠的男人,真的懂得‘爱’吗?

……

夜半午时,万物静寂。

周潇潇依旧了无睡意,盯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忽然!

门口那里传来动静声。

她赶紧闭了眼。

几秒后,一只大手放上了她的额头。

不用猜,对方必然是翟耀!

有淡淡的烟味传来。

周潇潇有些不大舒服的皱起眉。

但很快,大手撤走,又是一阵脚步声。

她闭着眼,耳朵却竖着,仔细聆听。

翟耀已经进了浴室,不消片刻,水声传来。

周潇潇保持着原来姿势没动,直到水声停止了以后,她复又闭上了双眼。

身边床畔下榻,温热的身躯从身后贴来。

周潇潇不自在的微微动了一下。

“醒了?”

翟耀的声音自耳后传来,略沉。

周潇潇没敢出声,闭着眼继续装睡。

隔了几秒以后,许是见她没反应,以为仍是熟睡,翟耀伸手钳住她的腰,把她搂进了怀里。

他的胸膛像是火炉,很烫!

周潇潇明白,自从怀孕以来,翟耀虽然未曾在碰过她,但几次擦枪走火,依旧让人后怕不已。

她闭着眼,努力的想要入睡。

奈何,脑中始终清醒。

她不由叹气,为这该死的清醒!

可是,她却忘了,她还在装睡呢!

“醒了怎么也不说话?”

果不其然,翟耀的声音当即响起。

周潇潇身躯一僵,连忙扯谎:“刚、刚醒……”

幸好是背对着他的,男人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

“你紧张什么?”

翟耀的声音继续传来

周潇潇咽口水,答道:“有点口渴,难受……”

男人沉默。

周潇潇试探性的道:“我想去喝水,您能松开我吗?”

“躺着别动!”

翟耀说了句。

下一刻,他松了手,却同时又翻身下了床。

周潇潇转过身,惊讶的看着翟耀出了卧室。

没过多久,待他再次返回来时,手里正端着一杯水。

“喝水!”

他不甚温柔的递给周潇潇。

“谢谢!”

周潇潇低声说了句,双手接过水杯。

她浅浅的喝了一口。

但不知为何,她又想起了管家的那些话。

翟耀……真的动心了吗?

总是要试探才知的。

想到这里,她又不禁怯生生的开口道:“我、我想喝点热的水,这个……有点凉……”

翟耀闻言,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