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零章 一叶一如来7

心中有疑虑后,帝和将诀衣背后的那只蟾蜍放开,心有不甘却轻声的安抚诀衣,让她不要太介怀。

帝和手心抚着诀衣后背上的那只紫红大蟾蜍,缓缓的,道:“这东西待不长的。”他不在天界,有人在那儿,天地玄法精妙,圣烨能在她的身上留下印记,自然也一定有法子将其除尽,他在天界万万年里种下的人情,愿意帮他一个忙的大有人在,不愁寻不到人。

诀衣转身手臂勾住帝和的颈子,送上自己的红唇,欲把体内的上古神兽麒麟内丹吐还给帝和,觉出诀衣的意图,帝和拒绝将内丹吞回,执意再度给她。诀衣在他的胸口某处使坏一记,惹得他愣了下,被她果断的喂入了内丹囡。

“呵。”

完事之后,诀衣轻轻的笑了鲺。

“猫猫……”

帝和的唇瓣被诀衣用手指封住,不让他把话说出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不必。我好不容易才成为你的圣后娘娘,不会轻易离开你。”

珑婉最想要的人,她得到了。珑婉最大的心愿,亦已做到。珑婉就是她,珑婉要的就是她想要的,如今她是他的妻,悲伤至极时说一两句气话,若要与他分开,断断是不能。拜过天地大礼之后,她绝不负他。

“你是不是在见到我的第一眼时就想嫁给我?”

诀衣噗嗤一笑,“这位大爷你好生不要脸啊。”

嘴上话硬得很,但诀衣却仿佛被帝和说中了心事,目光里嗔怪他太多嘴了,什么话不好说,偏偏说这样的话来逗她。

“大爷要脸做甚么,不能吃不能玩。”帝和笑着把诀衣抱到怀中,“你大爷只要媳妇儿。”

“……”

帝和搂着诀衣靠在水中,轻声问她,“我的内丹你不要,从此时起,我必定要寸步不离在你身边。你稍稍有不舒服便要告诉我,嗯?”

“嗯。”

紫红的蟾蜍被复原后,诀衣将内丹还给帝和,她的三魂七魄甚为安稳,两人不觉认为确实是他动了蟾蜍才让她的魂魄不安生。诀衣因为睡了太久,澡后精神极好,虽是晚上却毫无睡意,帝和心喜亦是难眠,两人穿着澡后的袍子,在寝宫的前殿里焚香下棋。

帝和将香炉里的宁神香点燃,轻轻盖上香炉的驷耳盖,修长的手指掐着香炉放到一旁,广袖微动的侧身之间,未施粉黛的素衣诀衣端着棋盘从门口走开,长及脚踝的发丝不作丝毫的修束披散在她的身后,素雅至极,清美倾城。帝和怔愣的站在香炉边,看着诀衣走来,更像是看着她从画中走出来,慢慢的一步步走近他,美如幻境,触手即破。

诀衣在窗边放下棋盘,又把棋盘上的两个青玉棋盅拿下来放在对守两边,她执白子,帝和黑子,放好之后抬头,对上帝和一直凝望她的目光,朝他微微笑了。

“看什么呢?”诀衣轻笑着问。

帝和一边走近一边道,“看你。”

“呵,我有什么好看的。”

“正是因为你好看,为夫才舍不得移开半分目光。”

诀衣脸颊染上粉色,娇羞莞尔,低头打开棋盘旁边的棋盅,里面一颗颗白色棋子光泽润丽,十分精致。一缕发丝从她的耳边滑下来,为她添了几分柔婉的风情,这种似水柔情在她的身上并不多见,反而是在墨色水画纤手抚琴的女子身上不足为奇,可她竟只用一缕发丝便将别人多年养成的风华盖了过去,着实让他惊艳的很。

嗒。

轻轻的一声,诀衣首先落了一粒白子在棋盘上,唤回了失神凝望她的帝和。

“我先。”

帝和看着诀衣的落子,淡淡的笑了。

在帝和取子的时候,诀衣唇含微笑的道,“今晚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帝和心情轻快的放下自己的黑子,悠然问道,“若是我赢了,你当如何?”

“你先赢了我再说。”

“对弈之前自然要讲好奖惩,不然到时你赖账可怎么办。”

诀衣果断下第二子,胸有成竹的道,“我乃堂堂天神将,愿博自然输得起,怎会言而无信。”何况,他们还没好好的对过一回,他怎知就一定能赢她?她的棋艺可是连师父西极皇母也比不过的,能对弈赢她的人,甚少。

“你的夫君我可是圣皇,往天界说也是神尊,我的话,不是更加一言九鼎么。”

“你敢说这么多年没有骗过一位姑娘?”

帝和看着诀衣,略略的有犹豫了。

“骗人……这件事么,得看看为何而骗,因何事骗她,若是善意的骗,那便算不得骗。对吧?”

“骗就是骗,我可没分恶意的还是善意的。”

诀衣一边说话一边紧跟着帝和下了一粒子,在他手指于棋盅中掐棋子的时候,继续道,“你骗过的姑娘可不止一位,莫非还要我数来供你回忆么?”

“……”

帝和的黑子落得似果断又似有些举棋不定,放下棋子后抬头看着诀衣,笑了。很久很久以前,他笑话星华娶了一个傻呆呆的媳妇儿,很容易骗到,而且嘴馋的很,好吃的好玩的一定能勾到她的心,想骗到飘萝完全不需要用到脑子。如今看着他的媳妇儿,他倒是很羡慕星华了,有一个笨笨蠢蠢的娘子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呀,他家这口子就是太聪慧,以后的日子可得留心着过,宫外的野花不要采呀,惹了一身花香回来必然逃不过她的鼻子。

“娘子此话说得我心中甚是惭愧。”帝和无奈又好笑的看着诀衣,“好,那便听你的,你赢我输,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但是,作为你的夫君,我更希望你在床榻之上狠狠的折磨我,不要客气,尽管折磨吧,为夫承受的住。如果你输了,你想被我怎么惩罚,你说了算。”

诀衣嘴角挂着笑,在床第间惩罚他,他想得可真够美的,若是那般,惩罚的可就不是他而是她自己了。

香炉里的幽烟飘出来,帝和思虑棋子如何下最为恰好时,诀衣缓缓闭上眼睛闻了闻。小几呼吸间,听到帝和下子的声音睁开眼,才不过十来子,她已然感觉到他的棋艺非寻常人,若不专心,她怕是要输的。再落子时,诀衣谨慎了许多,但不改她意进攻的棋法,对领兵的将者来说,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一味等人攻到门前可不是她的习惯。

白子利落的下到棋盘上。

趁着帝和观棋局时,诀衣轻声的闻到,“今夜香炉里烧的是何香?”

帝和掀起眼帘瞧了诀衣一眼,垂眼放子,“好闻么?”

“我从未闻过。”

“那就是了,一般人我可不会焚此香。”

“什么?”

“七瓣琉璃。”

诀衣不禁看向一旁的香炉,她从前未听过七瓣琉璃这种香,闻着仿佛朱若梦中,有种飘忽不实之感,但香气竟然能入人的心中,在虚幻中给人一股说不出的踏实安然,身周似有仙气飘渺,清清悠悠中觉得气息带着微甜,沁到肺腑里,灵台十分清明舒服。

“你还藏了什么宝贝是我不晓得的?”

“最大的宝贝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诀衣一时没想太多,遂问道,“什么最大的宝贝?”

帝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吗?”

“应该。而且太应该了。”帝和爽快的落下黑子棋子,“天地之间,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你一定晓得。而且,你是唯一知晓我最大珍宝是什么的人。”

诀衣低头拿棋子时,脑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顿觉帝和说的可能是……

哒的一声,白色棋子颇响的搁在了棋盘上。

“小心了,圣皇大人。”

帝和轻笑,“圣皇娘娘可要拿出点真本事来,不然若是让本皇赢了你,这局棋一完,你还能不能坐在这儿瞪我可就难说了。”

“此话也正是我想告诉圣皇的,没点真本事的话,你可能要输给女人了。”

帝和利落下了一字,邪笑的问,“知道我什么最宝贝了。”

“下你的棋。”

“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