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玖章 一叶一如来6

睡了两月余的诀衣在帝和揶揄她是不是嫌弃他的内丹时,笑了。

“我想泡个澡。”

“嗯。”

诀衣说泡澡便是真的很想独自一人好好泡个澡,洗洗沉睡了多日的身子,但没想到帝和不放心,寸步不离的陪在她的身边,连泡澡都不肯离开。诀衣说了好几次不必,他亦是坚决的入水待在她的身边,给她轻轻的擦净身子鲺。

“你这样……”

诀衣的脸缓缓红了。

指下凝肤赛雪,馨香美色已让帝和有些心猿意马,眼前诀衣绯红脸颊,心中更是像有爪子在挠他,扬起嘴角笑了,“在我面前还会害羞么?”

“我又不是害羞。”

“那是什么?”帝和嘴角边的笑意更浓了。

“我只是觉得不该纵容你。有一便有二,日后你若总是要跟我一起,难不成我以后不能独享一池温水了么。”

“有句话不知猫猫你可听过?”

诀衣问,“什么话。”

“夫妻本是同林鸟,净身洗澡要分池。”

“……”

帝和低声的笑了,“呵。”稍稍一拉,把在水中被他揶揄得无话的诀衣拉到自己身前搂着,“你我之间,哪里还需害羞呀,若是你觉得我身子哪儿还没被你瞧过,你大可看,为夫不会吝啬的。”

诀衣的脸被帝和逗得更红了,烧到了耳根,“谁要看你呀,不害臊。”

“你不想看我?呵,为夫可想看你的很。”

“说你不害臊你还变本加厉了。”

“呵……”

他陪着她泡澡,确实是放心不下,怕她遇到意外自己护佑不及,又则心中多疑惑,想尽早的解决,免得忧心在心头不安。

浴池中的水温恰好,帝和更在水中放入了药丸,清神祛废,搂着诀衣静静的泡了一会儿,见她精神和脸色佳好,这才出声与她聊起来。

“猫猫。”

“嗯?”

“你说对我动心便会沉睡过去,当真不是玩笑?”

诀衣扭过头看着帝和,她当时就猜想他可能会当成玩笑话,没想到果然如此。

“我说过,我不敢十分确定,但七八分是有的。”

“与你后背上的紫色蟾蜍有关吗?”

在诀衣的面前,帝和一度不想提及圣烨,怕诀衣伤心,这么多年过去,她看到蟾蜍就害怕,可见心结实在深重。对她而言,一介战无不胜的天神,却抵不过一个色念迷心的徒子侮辱,那份耻辱过多久也未必能走得出来,她的心里不单单恨圣烨,更恨自己当时的不够强大,清白一世生生给圣烨造下了抹不去孽事。

果然,听到帝和说到后背的蟾蜍,诀衣沉默了许久,帝和心中不舍,但不得不将话头继续说下去。

“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如今他受到了惩罚,你也有了我,往后不要在心中偷偷难过,不开心的话便对我说,虽然我不能让时光倒流回到当初去及时的救你,但往后的日子为夫一定不会让你再有噩梦。”

诀衣的声音低低的,“我没有难过。”

还说没难过,难道他听不出她话音么。

“等为夫出去了,再去北荒神山上替你教训他,也太没眼力见了,竟然欺负我孩儿她娘亲,我一定打得他分不清雌雄。”

诀衣被帝和惹得清清一笑,“他就是男人,你怎么打得他分不清雌雄?”

帝和勾起邪邪的话音,含笑问道,“你说呢?”

“你别去了,我不想他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我听娘子的。”

帝和总能用一两句话让诀衣的心放松,可他此时想知晓的事却不得不说,尽管心有不愿,奈何不能不行。

“告诉我,你的沉睡和后背的蟾蜍有关吗?”

诀衣点点头。

不想瞒他。经此魂魄差点儿离身的慌恐,若依靠他,异度世界里无人可以再帮助她了。

“若是如此,也许你

魂魄有异是我故作聪明犯下的事。”

诀衣蹙眉,不解帝和为何有此说法。

“你沉睡的时候,我想是你背后那只畜生在作怪,便施法将它困缩成小小的一只,让它变小之余颜色更是淡如无色,只一点小小的粉桃印在你的背后。”帝和盘算着时辰,他在缩了蟾蜍之后入睡,几个时辰后她便呼救,如果不是动了蟾蜍才有此事,要如何解释呢?

听闻帝和这么一说,诀衣一时也不好判断是不是因为蟾蜍被他动了的缘故,回忆之前几次沉睡,不痛不痒,醒来之后也没丝毫不舒服,独独这一回,三魂七魄忽然醒来,可醒来后睁不开眼睛,灵魂被强力拉扯出窍。

……杀我呀。你以为你杀了我就能到她吗?杀了我,衣衣她也活不成……

蓦然间,帝和想到了圣烨对他吼出来的话,那份得意的神情告诉他,他所说的话是真的。他死了,诀衣就会死,为了不让诀衣离开世界,他必须要保北荒神山被囚的圣烨活着。他用法术动了蟾蜍,所以猫猫的三魂六婆出了事。

“若是因蟾蜍而起,我再施法让它变回原来的模样吧。”

诀衣出声拒绝,“不要。”

那只蟾蜍是她的耻辱,她不知多少次想过将它从身上挖除掉,只不过,每次挖掉,很快又能出现一只,仿佛是她的骨血一般,除不掉。

“你能帮我除掉它吗?”

“我试过。”

诀衣的眼中划过一丝悲伤,连他都不能除掉,还有谁能帮她把这只羞辱她的印记除尽呢。

“既然你能缩困它,便永远的困着吧。”

帝和急忙道,“不行。”

“为何不行?”

“如果因此威胁到你的三魂七魄,这只蟾蜍便不能困住。”

诀衣心中的悲苦终究是让她忍不住了,冲着面色平静的帝和大声道,“我不要身上有他的印记!”

帝和被诀衣忽然大声震愣了。

“你懂不懂我有多讨厌那只畜生!”

诀衣的情绪激动难平,“当我知道那只蟾蜍在我背后印着,我挖了他多少回你知道吗?深可见骨,痛到锥心,就算如此,我也从未死过将它从我身上除掉的心。”他不懂她对背上的蟾蜍有多憎恶,她不想生生世世都拜托不了它。

她竟然挖过……

帝和心中惊讶的看着诀衣,挖肉刺骨是何等的剧痛,她还挖了多次,得恨到何种程度才能有这般坚决的坚持。

忽然,诀衣转过身子双手抓着帝和的手臂,“我后背上的蟾蜍是别的男人留下的东西,不是你给的,难道你就不恨吗?”他的心何以宽到这种地步,她宁愿冒着魂魄被吞噬的危险将它除掉。

帝和抬手把诀衣抱住,一只手掌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他如何不恨圣烨呢,从他看了她身子的一瞬间开始,他的心里便有了爱恨。神仙皆断情断欲,动了凡心后,除了佛陀天里那三人,其余全没好结果。他遇到她幸得自己以位尊佛陀天内的大神,若不然还不能顺利将她娶进帝亓宫。他有了对她的关心之情,便也同时有了对圣烨的恨,她不喜蟾蜍印在她的后背上,他又如何会喜欢呢。可他再恨,亦不敢拿她的性命来试探。

“猫猫,我答应你,总有一天会把那只畜生从你身上干干净净的除掉,以后你不要再挖了,嗯?”

“我一天都不想它多待在我的身上。”

帝和收紧手臂,仿佛要把诀衣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让他来代替她承受那些痛苦。

“猫猫,比起日后再除掉那只东西,我害怕的,你不知道吗?”

埋首在帝和颈窝里的诀衣鼻头酸涩难忍,用力才把自己的眼泪忍住,她怎会不知。她不喜哭,更不想因为那个男人留给她的伤害在她的夫君面前哭泣,她的眼泪何其精贵,只在值得的人面前掉下来。世间值得她为之落泪的男人,仅有一个,而这个唯一的男人却从来都舍不得她哭泣。他们恨的是同一人同一物,可在恨之外,还他害怕。

他害怕的,是她永远的离开他。

“夫君……”

诀衣的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相信我,猫猫,相信我。”

诀衣在帝和的怀中用力点头,她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