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八章 一叶一如来5

帝和忽然睁眼,夜明珠亮了起来,急呼道,“猫猫?”刚才是她叫他吗,他应是没有听错才对。

沉睡中的诀衣没有打开眼睛,尽管帝和接连叫了她好几声,可仿若先前那一声是他在做梦,诀衣一丝反应也没有。看着怀中的女子依旧沉眠,帝和不禁怀疑自己,是太想念猫猫了吧,不然怎会出现幻听,以为她醒来了呢囡。

“猫猫,不管多久,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不离开你半步。”他不知猫猫为何会有种他很轻易便会离开她的错觉,他既决定娶她,一定会照顾她一生一世,她是圣后娘娘这件事任何人都无可改变了,他的娘子他一定会护佑到底,他好美人却亦会懂得孰亲孰远,不会为了外人将她放置不顾,她的担心甚是多余。不过,让自己的娘子担心自己会被抛弃,不论他自认为做得有多好,也是不好,且是很不好,或许他要好生反省了。

双眸深深的凝望着诀衣的容颜,帝和缓缓的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房中的夜明珠黯淡下去,黑暗中的帝和抱着怀中温热的身子,没有看到从诀衣眼角滑落的一滴泪珠,清清的,无声的鲺。

半夜时,帝和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

“帝和。”

“帝和……”

安眠中的帝和眉心微微蹙了两下,猫猫?

“夫君。”

帝和的眉心再蹙了下,比之前的蹙深了些,猫猫你叫我吗?

唤了几次帝和没有醒来,诀衣声音里的焦灼不安渐浓,急急的呼唤着帝和。

“夫君。”

“夫君,救我。”

救她?!

睡梦里的帝和忽然被诀衣焦急的呼救惊醒,黑暗中唤她,“猫猫?”

“猫猫?”

难道又是幻觉,她并没有醒来只是他思之如疾在梦中出现了幻觉。

正当帝和准备继续睡去时,清晰的听到一声,“救我,夫君。”

“猫猫!”

这一次,帝和绝不迟疑是他听错了。

夜明珠亮起,房中一片明澄,帝和盯住诀衣的脸,发觉她双眼仍然紧闭。不过,他不疑她是否醒来,刚才的疾呼求救声一定是她的呼唤,他清晰的看到了她双眸外的泪痕。

“猫猫。”

诀衣没有睁开眼睛,可声音很清晰,“救我。”

帝和一把从被褥里抱着诀衣坐了起来,急急的问她,“猫猫,怎么了?”

似好梦的睡颜靠在帝和的怀中,若非清亮的泪痕告诉他她正的遇到了麻烦,他更想缓缓的用温柔的声音把她唤醒,看着她的双眼里有两个他。

“我的三魂七魄遇到了麻烦,虽然醒了,可睁不开眼。”

听到诀衣的声音,帝和并未多着急,三魂七魄之事对他而言并不难,柔声安抚诀衣,“别怕,为夫这就让你的三魂七魄归位。”

莫说只是诀衣的魂魄无法安生在仙身内,便是飞出了她的仙体,他亦有足够的本事让她的魂魄回来,凡人尚且可以被他复活又何况猫猫真身为神兽。

帝和捏诀施法,欲将诀衣的魂魄好好安放在她的仙身内。对他来说,这本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可是让他不解的是,竟然不成。帝和不怀疑自己的修为,如此小事,他怎会做不到。再捏诀试了一次,竟还是不成。他终于明白诀衣为何求救了,她确实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大麻烦。她的魂魄正在被一股力量抽离仙体,她用神兽天灵之力在抗衡,只是渐渐不能抵抗,最让他惊惧的是,她的魂魄在被吞噬,一点点消失殆尽。此事绝非小儿,不论是不是圣烨的蟾蜍在作乱,他必须将她的魂魄安然无恙的护在体内。

情急之下,帝和将自己的上古神兽内丹喂给诀衣吞下,用他的天地上古灵力护住她的三魂七魄,怀中纤细的身体染上了一层金光。

“猫猫?”

诀衣缓缓的睁开眼睛,初醒的她有些无力,“夫君……”

帝和惊喜的看着醒来的诀衣,“猫猫。”

天魔宫。

从入阵后施法顺当的攻湛感觉到不能继续,又试了试,

依然不能将诀衣的三魂七魄吸入魔卦十方阵阵心的魔瓶之中,睁开眼睛看着魔瓶,出了什么事?心中顿时起了猜忌,看着对面盘腿而坐助他施法的渊炎,难道是他在从中捣鬼?十方阵的魔符是他的鲜血养着,若他想阻止阵法完成也并非没可能。

攻湛收了法术,看着渊炎,声音低沉,“我有点累了,且休息会吧。”

渊炎微微点了下头,心中的石头稍稍落了点,他在奢望攻湛的这一次停下来能永远的放弃伤害诀衣,尽管这个想法难以成真,但他太想父皇恍然良心发觉,放过她。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攻湛再入阵中施法,可仍然不能将诀衣的三魂七魄吸来,屡次失败之后,攻湛收法,看着渊炎的脸色颇为难看。

“父皇?”

渊炎看出攻湛不悦,但他不知为何。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放弃么?”攻湛冷眼看着渊炎,他想得实在太简单了,他冒着差点儿被帝和灭掉的危险得到了诀衣的发丝,怎么会轻易放过。她的魂魄如此难以得到,足以说明她非等闲,说不定除了毁掉她的肉身,还能借她的魂魄让他的法力大为增进。

渊炎不明白攻湛为何忽然对他说这样的话。

无可奈何的攻湛不愿停下来,但他尽力仍不成功,不得不暂出魔卦十方阵。

“哼!”

出阵后的攻湛怒色瞪视渊炎,“滚!”

在他看来,此次不能成功收入诀衣的魂魄是自己的儿子在暗中作祟,他就是不想他收了那个女人,他越是不想他伤害她,他就偏偏要取了她的魂魄好好折磨一番,让他瞧瞧到底谁是天魔族的皇,他说什么就得是什么,堂堂皇子不助自己的父皇得大业,竟然心心念念的想着一个不属于他的女人,成何体统。

受斥责后离开的渊炎心情很是低落,但暗暗又松了一口气,他早知小衣不是异度世界的人,父皇想收她的魂魄没那么容易,只是父皇这次没得到她的魂魄必然不会死心,不晓得下一次要用什么狠毒的法子对付她了。

回到房中,渊炎心中半急半安,左右思虑也不得放下心,不知该如此沉默助自己的父皇还是暗中派人前去告知帝和真相,他曾叮嘱小衣注意安危,如今两个多月过去,她未必还会记得他的叮嘱,自然也想不到是自己的父皇在伤害她。何况,她此时沉睡不醒,更不能指望她在梦中保护自己了。但,帝和不是小衣,他是她的夫君,有人要伤害自己的娘子,他怎会手下留情,当日父皇暗暗攻击小衣便差点儿被灭,如果帝和知道是父亲在作法,只怕会亲身过来问罪。到时,谁又能从帝和的手里把父皇救下呢?一边一人,哪一个他都不想伤害,是对父皇不忠还是对小衣不义,难以抉择。

想了一晚,渊炎翻来覆去,没有决定。

帝亓宫。

诀衣有帝和的内丹护体,三魂七魄被安然的护在仙体之内,睡了许久的她终于醒来了,只是满身的金光让她很不习惯。

帝和惊喜诀衣的醒来,亲自喂她喝下安神汤,欢喜得用法术把手中的玉碗飞到桌上,不肯离床一步。

“猫猫。”帝和话音里带着喜意,更含着如水柔情,伸手将诀衣搂入怀中。她终于醒来了,如果问他以前最怕的事是什么,他不知道。可如今问他最怕什么,他知道。

“我睡了多久?”

“两个月又九天。”

诀衣浅浅的蹙了下眉,这次竟然如此之久,若是还有下一回,不晓得要睡多久去。

“夫君,让你担心了。”

帝和轻轻的笑了,将怀中的女子抱紧许多,“既是你的夫,爱护你便是我理所应当的事。”

“我可不能一直霸占你的内丹。”

“我的所有皆是你的,区区一颗内丹又怎能说你是在霸占。”

诀衣抬头看着帝和,“这满身的金光叫我如何生活。”

“嫌弃我是神尊了?”

诀衣娇嗔的剜了帝和一眼,如果他非尊神,恐怕她已遭恶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