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86 路漫漫,追妻路

一进入鬼域,凤长悦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灵力弥漫开来!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广阔的黄色地面上,零星的散布着一些巨大的石块。而那些石块的形状,也是千奇百怪,不时有风拂过,扬起漫天的风沙。

整个看上去,一片荒凉苍茫。

凤长悦抬头看去,却看到这里的“天空”颜色,也是有些奇怪,竟是呈现淡淡的蓝紫色,其中隐约有一些银白色的光线投射下来,竟像是从天边漏下来的一般。

整个鬼域,都呈现出一种阴森诡谲的气氛。

她抬脚,走出一步,却是眉色微敛。

而后面进来的人,此时也是发现了诡异的地方。

“这里、这里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灵力受到了压制?”

“我也是!感觉身上好沉重的感觉!”

“都安静些吧!鬼域之中,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进来的人,都会感觉到有些压抑,而本身的实力也会被压制一些。不仅仅是你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鬼域三年开启一次,一些规律,他们还是知道的。

一些人恍然点头,然而眼底却又是生出了几分敬畏。

传言中危险之极的鬼域,果然不一般啊…。

凤长悦倒是对此并不十分在意,实际上,这种感觉,比起在绝龙谷的时候,还差得远。

所以那一股压制的力量,对她的压制也没有那么明显。

其他人的实力可能会被压制到九成,但是她却是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一旁的岳小棠也是微微皱眉,显然那力量对她而言,作用还是很大的。

不过有凤长悦在身边,她倒是并不慌乱。

凌朗在后面也是快速跟上。

凤长悦回头,正好看到于峰和那个钟长老一同前来。

而其他势力的人,在进来之后,也都是纷纷散开,各自生产几分警惕来。

时间只有一个月,每个人都想要得到宝贝,利益当前,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

很有可能前一刻还在和你言笑晏晏的人,下一刻就会将匕首捅到你的心脏中。

所以,众人在进来之后,气氛发生的微妙变化,自然也是正常。

凤长悦却是转头,看向了远处。

虽然一片荒芜,但是她的确可以感受到这空气之中,弥漫的淡淡沧桑血腥气息。

那是在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的风华之后,从堆积的尸骨和血肉之中才会散发出来的气息。

她再熟悉不过。

极目望去,可以看到在天地相接的地方,正孤零零的伫立着一座黑色的塔。

自然,不少人也是注意到了那东西,当即有人开口询问,心里大多是期待兴奋了起来。

“那是什么?怎么鬼域之中,只有这一座塔?难道,宝贝都在那里面不成?”

不少人都是竖起了耳朵,想要听上一点消息。

有人冷哼一声:“哼,那座塔里面有没有宝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里面,曾经死过无数强者!传言曾经不少曾经进来这里的人,都尝试进入其中,但是最后都是再也没有出来过!想必,都是尸骨无存了!”

有人不以为然:“这里原本就十分危险,若是自己实力不够,死在那里面,自然也是没什么可说的。”

先前说话的那人侧头看了一眼,见还是个比较年轻的人物,还是过于年少气盛了——

“随便你们,反正,那里面,可是曾经连七星灵尊强者都困死在里面过!”

七星灵尊!

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那可是绝世强者了吧!居然也没有能够从里面出来吗?

那人听了也是脸色一变,讪讪不语。

他再厉害,却也连灵尊也不是。

灵尊强者…。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

凤长悦也是心中一动,再次看向那一座深沉的黑塔。

暗紫色的天空下,只有那一道暗沉的影子,直直的伫立在那里,深沉,压抑。

不过虽然危险,但很多人还是无法阻挡那诱惑,短暂的犹豫之后,便是有一个人,飞速的朝着那边而去!

这一动,自然是让不少人都是心中一定,纷纷前去!

无论如何,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很快,入口处便是没剩下多少人了。

古霄虽然受伤了,但是考虑到依然是古家最有天赋的人,所以还是一同来了。

而古芊芊也跟在后面。另外,还有两个长老。

古霄他们,和凤长悦一行人隔着一段距离,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神色微沉。

“希望这一次,你也依然有那么好的运气!”

古霄留下一句话便是直接率领几人离开。

古芊芊在临走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凤长悦,眼中闪过几分毒辣怨恨之色。

凤长悦恍若不见,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于峰看他们离开,缓缓皱了皱眉。

“看来,古家这一次,是要放大招了。”

凌朗闻言,挑眉:“什么?”

“于家的名额,也是五个人,但是现在,却是只有四个…。”

于峰气息微沉,显然心中有些担忧。

“这最后一个名额,只怕是留给了古天鹰。”

说着,他看了一眼凤长悦。

“古天鹰是古家的家主,一年前他宣布闭关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九星灵宗。现在更是不知,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古家居然是将最后一个名额留下来了,那么肯定是在等着他了。

难道,古天鹰即将出关?

结界开启的这一天,外面的人都可以进入。古天鹰只要今天可以赶到,那就可以进来。

而他若是真的来了…。只怕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极为危险了。

因为于家唯一可以和他抗衡的人,也就是于峰的父亲,前一段时间忽然遭受偷袭,而后受伤昏迷了,到现在还是处在危险之中,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若是古天鹰来了,他们正式杠上,只怕是要吃亏!

凌朗闻言,却是并不在意,反而是神色奇异的笑了笑。

虽然九星灵宗很厉害,不过…。有的人,也的确不是他们招惹的了的!

看到他脸上的那一丝笑容,于峰心里奇怪,却也不好问什么,只是觉得这几个人的身份,当真是太过神秘了。

“走吧!”

凤长悦话音落下,身影便是已经消失在原地!

于峰心里一顿,忽然发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是不自觉的听从凤墨的命令了。

好像他身上有一种奇异的特质,站在那里,就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但是关键是,他也并不反感。

这个想法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看着远处那些不断前行的身影,他心神一定,也是和钟长老紧随而上!

因为灵力遭受压制,连带着行动也变得不那么灵敏起来。

不少人都是选择飞行一阵,而后在地上行走一阵。

凤长悦考虑到岳小棠,也就不那么急着赶路,只是朝着那黑塔的方向,一点点的行进。时不时的休息一下。

当然,这个过程中,她也没有浪费时间,而是不断的吸收周围的灵力,而后在身体里面循环往复,夯实基础。

之前在那一片山脉之中,炼制七品丹药的时候,借助天劫的力量晋级,其实也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而且从三星灵中期晋级成为四星灵宗初期,其实中间的跨度是很大的,那天劫之中蕴含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也有着一些杂质,而她本身,也担忧晋级太快而导致整体实力的虚浮,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努力的巩固自己的力量。

天堂火在体内流动,从身体之内的每一处经脉,血肉,骨骼之中流通而过。

而丰沛的灵力也是从身体的各处被激发出来,而后汹涌而至!

灵力在天堂火之中淬炼,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一些杂质在逐渐的被炼化。而那些从天劫之中汲取的力量,也是变得越发的精纯,并且彻底的转化成了她自己身体之内的力量。

最后,那些力量自然都是汇聚到了丹田,而后萦绕在灵宗之心的周围。

神识内视,她忽然发觉,似乎比之前更加自如,看的也更加清晰了。

实际上,每个等级分为九个星级,而晋级成为灵宗之后,等级分化就变得更加明显,相互之间的差距,也是越来越大。

从三星灵宗,到四星灵宗,其实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鸿沟,很多人困在这里,终生都不一定可以跨越这个界限。

然而凤长悦一次直接晋级,因为是借助了天劫的力量,所以根本没有遇到那些情况。

但是晋级太快,其实也并非完全是好事。

所以这一路上,她都在不断的稳定自己的境界。

凤长悦不知道的是,她在晋级七品炼药师的时候,曾经和天地规则相接触,虽然她自己并不清晰,但是这种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可能现在看不太出来,但是随着实力的增加,这种好处,自然也就是越发的明显。

所以现在,她神识内视,感觉就更加清晰,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丹田之内,一片安静,在最中间的位置,一颗稳定跳动着的心脏,变得更加晶莹剔透,看起来也具有更加强悍的力量。

而里面,已经生长出了第四根道路,和其他的三根相互连接。

而在周围,丰沛的灵力几乎凝结成液体,在边上徘徊。像是海浪一般,一遍遍的涌动。

岳小棠在旁边,看着凤长悦的样子,也是不敢打扰,但是心中却是越发的崇拜。

凤墨现在,真的变得非常厉害了啊…。

其实在来的时候,她也曾经犹豫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于凤墨而言是一个拖累,但是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是被凤墨的一个眼神镇住。

她知道凤墨是担心她的安危,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将她带在身边。

她心里其实也不愿意和他分开,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她无比的思念这些人。

而此时,她身边只有凤墨自己,自然是难免生出几分依赖。

虽然她原本的性子十分活泼,但是说到底,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猛的进入到这样的一个环境,难免产生这样的心情。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拖后腿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吸取着周围的灵力,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她必须要尽快的突破,才能够不给凤墨添麻烦!

……

卡西尔悄悄离开家族的事情,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实际上,他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事情了,所以自然驾轻就熟。

尤其是这一次,他因为擅自闯进家主和长老们商量事情的房间,更是直接将家主惹怒,直接被软禁了。

越家上下,不知多少人暗中嘲讽。这个时候,都对他避之不及,又怎么会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开?

所以,卡西尔还算是顺利的抵达了奥斯帝国。

整个帝都都是变得平和了许多,当他抵达伽陵学院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因为他是直接找到了五长老。

砰!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响起。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五长老满脸震惊和怀疑,然而眼底却涌现了巨大的渴盼和期望。

看到他这般失态,卡西尔“唰”的将骨扇打开,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然后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却是弯弯——

“当然,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开玩笑。”

他上前一步,拍了拍五长老的肩膀,原本有些调侃的语气也收敛了一些,轻轻叹气——

“放心,她现在…。很好。”

有轩辕夜在,她怎么可能不好?

五长老身体颤了颤,脸上的表情一时之间还是有些转换不过来,实际上,他的内心,也是没有转过来。

因为这惊喜,实在是太过巨大,太过震撼!以至于他听到之后,竟是不敢相信!生怕这是个梦!

看到他神色微微有些呆滞的样子,卡西尔忽然心中有些后悔。

想不到,他们竟是这般在意她。

早知道,他应该是早些来的。不管怎样,让这些人先将提着的心都放下,也是好的。

他神色微敛,桃花眼中,笑意依然。

“所以,你们现在都可以放心了!”

五长老迟钝片刻,听到这句话之后,第一反应便是朝着外面冲去。

脚步匆匆,甚至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卡西尔却是笑不出来。

打开门,五长老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回头,看着他。

卡西尔心中一跳:“…。长老?哎,你这是做什么!?”

正说着,就看到五长老竟是深深弯腰,给他行了大礼!

他就算身份再如何厉害,也是一个晚辈,而且对五长老,他也一直心存尊敬,此时见到他居然冲着自己这般正式的行礼,一时也是有些慌乱,连忙躲闪,随后连忙挥出一道灵力,将五长老托住。

“五长老,您这是做什么!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五长老却是十分坚持,最终还是深深一揖,向来带几分笑意的声音,此时格外认真严肃——

“无论如何,请受我这一拜!我代表整个伽陵学院,感谢你!”

他们寻找了这么久的时间,外面其实已经不断的流传一些谣言,说凤长悦已经死了,甚至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他们自然是十分愤怒,一开始还会制止这些流言,但是之后,却也是已经无力去管。

他们将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寻找凤长悦这件事情上,一每一天艰难的等待,都渴望能够得到一星半点的消息。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什么消息都没有,甚至连他们自己,也开始怀疑。

若非因为凤长悦已经成为了伽陵学院的院长,在学院的藩篱塔之中,有着代表她命脉的玉符,他们只怕是早就已经失去了信心。

那玉符显示她没有死亡,然而却始终了无音信。

不少人甚至都开始心灰意冷,长老们也是逐渐变得沉默,在这件事情上,甚至开始避免谈论。

但虽然没有减小寻找的力度,但是,真正相信她还活着,并且他们可以找到的人,却是已经所剩无几。

在几乎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卡西尔却是忽然到来,而后告诉他们,凤长悦并没有什么事儿,只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抵达了另一个地方,并且暂时不回来罢了。

他怎么可能不高新,怎么可能不欣喜若狂!

但是这消息实在是太珍贵,以至于他反应了很久,才终于相信!

卡西尔的身份,他是隐约知道一些的,加上他的确和凤长悦等人的关系很好,所以自然是不会有所怀疑。

卡西尔上前几步,将他扶起。

“长老,您这样真的不必,她也是我的朋友,这些也是我该做的,甚至,我没有早一些告诉你们,是我的失误。若是我早些来…。”

五长老摇摇头:“不,这个消息,对于我们而言,永远都不算晚。”

卡西尔心神一震,不再争辩,只是心中却是庆幸自己来了这一次。

“只是…。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

迟疑片刻,五长老终于还是看向了卡西尔,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长悦她…。现在可是在…。那个地方?”

他问的小心,心中却是已经有了答案。

卡西尔点点头:“是的。”

五长老缓缓吐出一口气——果然!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的一点踪影,却是偏偏没想到,她居然是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

既然如此,他心里,就可以放心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

卡西尔挑了挑眉,继续道:

“而且她现在,是和那人在一起,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了的。”

虽然没有提及名字,但是五长老自然是一听就懂。

能够放心的,自然是只有那一人!

这样,就真的更加安心了!

他脸上终于展开舒心的笑:“无论怎样,我们都要谢谢你。我先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也放心,你…。”

“我对这里也是挺熟悉的,你去忙吧,我就自己随便看看就行!”

卡西尔很顺溜的接上话,又恢复了之前的懒散样子。

五长老对他很是放心,当即转身打开门,急匆匆的离开。

卡西尔展开骨扇,轻笑一声,也走了出去。

一段时间没来,伽陵学院总体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对之前的一些损毁的地方进行了修缮,但是总体上,还是和之前一个样子。

卡西尔一路前行,目光到处扫过,倒是熟门熟路。看上去,伽陵学院也已经逐渐从之前的事情之中恢复过来。

路上的人不多,加上他行动十分轻巧隐秘,所以一时也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

走着走着,就感受到了一阵能量波动。

他抬眸看去,挑了挑眉。已经猜到那个地方,正是练武场。

实际上,的确如此。

练武场之前遭受了极大的损毁,但是眼下已经修好,而且显然是加强额一些防护。

不少学生都在练武场努力的练习着,旁边还有一些小的擂台,上面有不少人都在切磋。

灵力飞舞,各种武技几乎晃花人眼。

大约是之前的事情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以至于从那之后,这些人修炼变得更加刻苦。

卡西尔并不意外。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他们这样也是有好处的。

再者,现在这伽陵学院的院长,可是凤长悦,若是她回来看到这一幕,应该是会高兴的吧?

想到这里,卡西尔嘴角便是忍不住浮现几分笑意。

这一笑,却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有一些正在练习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他站的位置比较远,但是即便如此也是依然可以看到那张妖孽般的脸。

他之前在伽陵学院呆过一段时间,这些人自然是有不少人都认识他,当下便是都认了出来。

对于这些少年而来,卡西尔实力超群,是崇拜的对象之一,而对于那些少女,对上这么一张妖娆的脸,很难保持镇定,尤其是此时,他脸上还带着笑,简直是让人无法抵抗。

当即就有不少少女,纷纷红了脸,但是却舍不得转开眼睛。

卡西尔嘴角微弯,笑意妖娆,桃花眼中,一个流转便是万般风情。

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有些飘忽,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他自己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一来到这里,眼神就自动开始寻找什么一般。

“再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

他的心莫名的一跳,而后眼神几乎是立刻找到了那道身影。

那是一个比较偏僻的擂台,上面正有两个人在切磋。

一个老者一个少女。

而当他看过去的时候,正看到那少女从地上起来,身上已经有几处伤痕。

而她身上的气息,也是变得有些虚脱,显然是已经到了力量的极点。

然而她却是十分快速的站了起来,而后直接要求继续。声音有一点点的嘶哑,但是却十分坚定。

卡西尔下意识的皱眉,看向那少女的对面。

那人看着有些眼熟,似乎是学院之中的一个长老。

见到那少女依然这般坚持,重新站起来打算继续,那长老却是脸色微微有些严肃,摇了摇头:

“不行,你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继续了。再这样,你的身体承受不了。”

“长老,我可以的。您继续吧!”

卡西尔眉头微微蹙起。

那老者却是摇头,神情有些复杂。

“蒂亚,你每天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若是身体承受不住,反而对你的修炼不好。况且,你现在进步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放眼整个学院,能够做到你这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从六星灵皇变成八星灵皇,已经是非常少见了的…。”

“长老,您无需多言,这些我都有分寸。您请吧——”

蒂亚却是不为所动,依然是十分简短的一句话,却已经表明了决心。

那长老叹息一声,手掌一挥,一道雄浑的灵力,再度挥出!直直的朝着蒂亚而去!

蒂亚身体紧绷,双眼紧紧的盯着那灵力,而后在那灵力即将抵达的时候,身体忽然窜出!

然而在那灵力即将打中的时候,却是忽然有一道力量从旁边而来,随后将那灵力无声化解!

蒂亚一愣,掌中的力量便是打了个空。

她眉头一皱,转身——

“谁这么……”

一转头,却是正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容。

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那张脸,她可真是再熟悉不过。

只是那张脸上,一贯带着的笑,此时却是有些消退。

“你做什么!?”

蒂亚见是他,便直接开口质问。

卡西尔心情有些糟糕,看着蒂亚微微苍白的脸色,以及微弱的气息,忽然心里就窜上了一股无名火。

“我还想问你,你在干什么!”

原本以为这丫头应该是依然和以前一样,过着没心没肺的痛快生活,他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调侃她,谁知道竟是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的心情就变的很不好,语气也是难得的严肃了一些。

蒂亚皱皱眉,大概是没想到卡西尔竟是一开口就这个强调,毕竟记忆中,他一直都是笑吟吟的样子,一双桃花眼,简直要泛起光。

“我在练习,你看不出来?倒是你,我好好的修炼呢,你在这干什么?还随便打断了长老。”

而一旁的长老,态度则是好很多,之前学院遭受危机,卡西尔帮忙他们一直都记得,所以对他的态度都很好。

而且他也的确是不想让蒂亚继续,卡西尔的出现,正好拯救了他。

长老和卡西尔对视,而后点头致意。

蒂亚撇撇嘴,倒是没想到这俩人的关系还不错,长老居然没生气。

长老没生气,卡西尔生气了。

“我不过是没事儿干,所以来这里看看,谁知道,正好看到这一幕。怎么,你这是在修炼,还是在拿自己的身体玩儿命呢?”

卡西尔其实说的有些重了,那长老再怎样也不会真的将蒂亚如何,虽然痛苦,但是蒂亚的性命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胸口像是有火焰在一拱一拱的,导致他直接脱口说出了这话。

“你这身体,难道真以为自己很强悍么?”

蒂亚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她虽然进步不少,但是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其实根本就不够。无论是当初,学院遭受危机的时候的无奈,还是现在,每每想到长悦失踪的事情涌起的自责,她都知道,自己必须变得更强。

长悦失踪这么久了,学院,甚至帝国都在明里暗中的搜寻,可是却始终一点消息都没有,她心里担忧不已,只有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够让自己安心一些。

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有一些人在她面前说凤长悦其实已经死了什么的,不过后来那些人都被她打的几乎残废,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这么不长眼了。

可是不听到,不代表她不知道。

实际上,若不是因为对凤长悦有着几乎盲目的信任,她几乎也要绝望。

她不能想,脑子里总是出现最后那一天,彩色的光环耀眼四方,巨大的能量几乎撼动整个帝都,然而当他们再去看,那个人,却是已经消失。

每每想到,她都自责,怪自己不够强大,以至于最后,甚至连一点忙都帮不上。

所以,她一边组织人疯狂的寻找凤长悦,一边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她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这样,下一次的时候,就可以帮到她!

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她每天都是这样渡过的。

不断的修炼,不断的练习,身体达到极限,她也丝毫不会放松,因为只有一次次将自己逼到绝境,才会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而这个道理,还是她从凤长悦的身上领悟到的。

所以卡西尔这样,打扰了她的练习,让她很是生气、

但是卡西尔的话,也的确像是一根针,狠狠的刺在了她的心里。

她忍了忍,手握成拳,星眸之中似乎有隐忍的光闪过。

卡西尔见她这样,却又觉得心里一疼。

这种感觉很奇怪。

他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一方面觉得她笨蛋,一方面又觉得她可怜。

她的身体上,还有一些伤痕,隐约露出的手腕之上,甚至可以看到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

想必是之前的训练留下的。

然而手腕上就是这样,身上不知已经成了什么样子。

若是他今天不来,她难道还要继续承受那些难以应付,将自己逼到绝境的训练?

又或者说,这么长的时间,她其实是一直这样的!若是他一直不来,那她是不是要一直这样!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像是燃烧了起来一般,完全失去了冷静!

可是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他却再也说不出难听的话来,只是胸口一堵,就那么看着她,甚至在对上蒂亚有些隐忍的眼神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想要避开。

他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

“一段时间不见,娘娘腔你管得真是越发的宽了!”

蒂亚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直接一句话将卡西尔说的傻在当场。

卡西尔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她,她…方才不是…。

旁边不少人都看了过来,长老也没想到蒂亚竟然这么不给卡西尔面子,一时间也是尴尬不已。

卡西尔只觉得头顶都要冒烟了!

这女人——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长老,五长老找您有事儿,您还是去看一下吧!”

压下心中的火,他转头冲着那长老说了一句。

反正五长老都是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这些人的,他顺便通知也是一样。

那长老不疑有他,而且眼下这里的气氛的确是有点尴尬,便是点了点头,匆匆离去。

从蒂亚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小声嘱托了一句:

“蒂亚,你都这样了就别这么大的火气了,他毕竟是客人,你客气点。”

蒂亚不甘不愿的点点头,心里却是不以为然。

这家伙,看这样子,分明是将伽陵学院当做自己的地盘了,还讲什么客气?

等长老离开,卡西尔觉察到周围的目光时不时的投过来,虽然平日没少被人看,但是不知为何总是觉得有些别扭。

他看着蒂亚,平复了一下心情:“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这件事情,她若是知道了,说不定会高兴的发疯。

蒂亚却是挑眉,站在那里不动:“你想干什么?”

这家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

卡西尔一噎,虽然这是个好消息,但是五长老他们,肯定是有着一些其他的考量,他不好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出来,总归是不太合适的。

“你过来。”

蒂亚没动。

卡西尔觉得,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才遇到了这么个克星!

周围人时不时的往这边看,甚至指指点点,卡西尔无奈,直接飞身而起落在了蒂亚的身边。

蒂亚下意识的要躲闪,不过哪里避的开卡西尔的身手?

卡西尔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而后便直接将人带走了。

不少人看着,面面相觑。

这是…。要做什么?

“这就行了。”

两人很快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落下,蒂亚没什么心情,便挣开了卡西尔的手腕,抬眼看他。

“你有什么话想说?”

卡西尔手中一空,温热滑腻的触感顿时消失,导致他好像心里也空了一下。

他忽略掉心头的感觉,一俯首,正看到蒂亚正看着他,星眸明亮,眉眼如画。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几乎可以看到蒂亚脸上的细软的绒毛,以及额头细密的汗珠——那是方才太过辛苦的证明。

而在那双眼睛里,他也可以看到自己的小小影子。

他的心,忽然就跳漏了一拍,而后莫名的觉得有些慌,转开了目光。

片刻,他才伸展出骨扇,遮住自己的半张脸颊,似乎想要将心里的那些忽然涌出来的想法通通遮蔽。

“凤长悦现在很安全,你可以放心了。”

蒂亚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片刻之后,才忽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卡西尔——

“你说什么?!”

卡西尔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现在活的好好的,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你们都不用再找了,也不必担忧了。”

蒂亚红唇蠕动了两下,愣愣的看着他,像是呆了。

然而眼底,却是逐渐有光,浅浅浮上。

卡西尔无意间回头,看到她这般神情,心里忽然就疼了一下。

像是有人狠狠的撕扯心脏,抽疼。

然而下一刻,蒂亚便是狠狠的闭上眼睛,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虽然卡西尔这人,看着总是风流不羁,看着很是不靠谱,但是她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他不会随便开玩笑。

他若是说长悦还活着,并且安全,那么她肯定就是没有出事儿!

卡西尔有点担心的看着她,看到她这样子,心里忽然一软,就不自觉的伸出了一只手,想要将她眼角的那一点泪光擦去——

然而手才伸出去一半,蒂亚就忽然睁开了眼睛,而后猛的将他抱住!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温香软玉忽然扑了个满怀,卡西尔一下子傻了,伸出去的手,就那样尴尬的举在半空,另一只手也下意识的抬起,任由她将自己牢牢地抱住,手臂却是不知道往哪里放。

然而蒂亚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抱着卡西尔的脖子,整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嘴角的笑容已经无比璀璨。

“卡西尔,你说的是真的吧?是吧!?”

卡西尔咳嗽一声,转开目光。

“咳,是真的…。而且,那谁也在她身边的…。”

“太好了!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蒂亚兴奋不已,整个人都像是已经飞升了一样,满心的喜悦和激动,几乎溢出来!

她抱着卡西尔兴奋的跳着,卡西尔的注意力,却是完全没有办法集中。

身前温香,怀中软玉。

他忽然发觉——

蒂亚,其实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少女…。

他心中一动,手臂微微收拢,不动声色的靠近蒂亚的后背。

然而就在他即将将人抱在怀里的时候,蒂亚却是忽然一抬头!

砰!

蒂亚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卡西尔的下巴上!

卡西尔顿时疼的脸都扭曲了,蒂亚也是一愣:“哎,你没事儿吧?那什么,我先将这个事情去告诉他们!你随意啊!”

说着,便是直接撒开手,快速消失了……

卡西尔疼的弯腰。

“喂!”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顿时觉得,似乎路漫漫…。

------题外话------

今天热水泡了手,但是似乎没什么效果,还是很疼,腿也疼。万更的日子即将结束,你们有意见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