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85 进入鬼域!

死寂。

所有人都愣在当场,没想到最后竟是会是这样的结局。

一个四星灵宗,居然赢了五星灵宗!?

这之间可是天差地别啊!两者的实力差距应该是非常大的,此时却是忽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形…。况且,古霄的实力,他们也都是有目共睹的,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而是实打实的五星灵宗!

但是这红衣少年…。

一时间,古芊芊等人的脸色都是难看到了极致,而周围远远看着的众人,则是微微变了脸色,虽然都是一阵安静,但是心底却是已经开始思量了起来——

这红衣少年,难道真的这么厉害?

可是,分明是没有听过的名号啊!难不成,是什么伪装起来的强者?

不然,这样年轻的面容,怎么可能有那样强悍的实力!

岳小棠率先反应过来,苍白的脸容上,嘴角逐渐弯起,而后渐渐绽放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凤墨!你真的太厉害了!”

他们不过是一段时间没有见,他居然就已经这么强大了!

打败了一个五星灵宗…。想想都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真是太好了!

原本她以为,凤墨这一场,肯定是输定了的,但是为了她,他才坚持这样做,她心里甚至已经想好,万一凤墨遇到危险,她肯定第一个冲上去!

可是真的没想到,凤墨居然赢了!

但是脸上的笑容尚且璀璨绽放,下一刻,她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眼中隐约有几分担忧之色。

她在这里几天,已经隐约知道古家的势力十分庞大,凤墨再厉害,也是孤身一人,怎么对付得了整个古家?

想到这里,她心里十分矛盾。

凤长悦看到她眼角眉梢的几分担忧,已经想到了她心里的想法,不过却并不在意。

只是鬼域即将开启,她还是打算先暂且算了。

等进去里面,再清帐不迟。

她手腕一抖,便是将那灵力鞭子收了起来。

“看在古家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暂且就这样算了。人我带走了,若是你不甘心,大可一试!”

说着,她便是直接转身,朝着岳小棠这边走来。

从古霄身边经过的时候,还顺便面无表情的踩了他一脚。

“…唔。”

古霄低低的呻吟一声,脸色痛苦。

旁人看着这场景,都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惊胆战,看到凤长悦走过去,竟也是不敢阻拦,一路让开了一条道路。

岳小棠就那样看着她走近,心脏剧烈跳动,像是要从胸口跳出来。

等凤长悦走到她面前,她才没有忍耐住,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凤长悦的胳膊,上下打量——

“你、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受伤?”

虽然是眼看着凤墨赢了的,但是她心里总归还是有一些不放心。

凤长悦唇角微弯,倒是极少看到岳小棠这个样子,心里觉得有些无奈,又觉得心疼。

将岳小棠的手不动声色的挪开,她神色安定——

“放心,我没事儿。”

凌朗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要是有事儿,只怕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他先死!

况且,那一身的实力,可也不是盖的。

这个什么小棠,看着倒是似乎真的不知道凤墨的真实实力啊…。

于峰在一旁看着,也是微微眯起了眼睛,心中闪过诸多想法。

“少爷,这凤墨算是彻底得罪了古家,咱们…。”

旁边的老者见此,也是悄然的靠近,低声的问了一句。

看这样子,这个凤墨的实力,肯定比他们看上去的要高。

所以现在的关键是,到底是站在凤墨这边,还是和他撇清关系了。

如果站在凤墨这边,就等于彻底的和古家撕破脸了。

于峰闻言,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示意静观其变。

古芊芊快速冲过去,将古霄扶了起来,但是他身上的伤痕很严重,她看着胆战心惊,心里也就越发的愤怒!

“哥!你怎么样?”

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一向引以为骄傲的哥哥居然会败给这样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物,心中怨愤至极,脸容也是微微扭曲,眼底尽是愤恨。

古霄身上剧痛,几乎说不出话来。

见此,古芊芊气血涌上头,立刻扭头,厉声道:“你们都还站着干什么!还不上去将那个人拿下!还有那个女人,他们既然是一起的,那么就一并抓起来!”

看到下面的人迟疑的样子,古芊芊一声冷嗤:“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到底有没有长脑子!要是我哥哥出了什么事儿,你们一个个的,全都跑不了!还不上!”

下面的人这才动摇,有一些甚至聚集气势,打算直接出手。

于峰见此,立刻上前一步,冷声道:“古二小姐,你这样做,怕是欠妥吧?先前他们两人分明已经约定好是单挑,而且绝对不会动用其他力量,眼下,你哥哥输了,难道你们就不打算信守承诺,以多欺少了吗?”

古芊芊向来看不惯于峰总是高他哥哥一头,一直对他有着极大的敌意,眼下他居然还这样挑衅,她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

“这有你什么事儿!?于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于家眼下正是一团糟呢,你居然还有心情来管其他的事情!若是于家主知道了,只怕是昏迷都没法安心呢!”

“你!”

于峰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父亲昏迷的事情,向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多提,这古芊芊反而是泼辣骄纵,直接提到了这件事情!

他们当真以为,鬼域即将开启,他不会和他们古家闹翻吗!

“古二小姐,奉劝你一句,有的话说得,有的话,却是万万说不得!我们于家的事情,什么时候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置喙,你最好注意一些!”

于峰的语气低沉眼里,目光从周围扫过,而后落在古霄的身上,哼笑一声,极冷。

“再说,这赌约,可是古霄自己定下的。我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在古家的地位,竟是比你哥哥还要高,甚至能够不顾他的命令,随意指挥这些人了?”

古芊芊的脸色顿时一变!

她就是再娇蛮任性,也知道这个帽子,戴不得!

哥哥对她是很好,甚至可谓十分宠溺,连这一次,她胆敢直接惩罚了他好不容易看上,甚至自己都不舍得怎么责骂教训的女人,也是仗着他对自己的这份宠溺。

然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基础上的!

这于峰,是越发的牙尖嘴利了!

而下面的人,闻言也是迟疑了起来。

是啊,方才少爷分明说了,没有他的命令,不能出手的…。

可是现在少爷这样子…。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古霄咳嗽一声,咽下喉间黏腻的血液,勉力压抑住自己身上的疼痛,忽然开口——

“都退下——”

古芊芊回头看向他,有些着急:“哥!”

他这是什么意思,真的不打算追究他们的罪责了吗?

他们古家好歹也是家大业大,除了于家,几乎还没有家族敢这样直接和他们杠上,难道今天就这么败在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手里?

未免也太憋屈了!

况且,这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他们古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最关键的是,方才哥哥已经答应了要帮她报仇的,眼下这样子,还怎么报仇啊!

“我这一耳光,难道就白白挨了吗!?”

她的声音因为愤怒和怨恨而变得有些尖锐,而且就在古霄身边,十分刺耳。

古霄忍不住皱起眉头,脸色有些严肃的看了她一眼,低声喝道:“你安分一点!”

现在这场合,若是再让她这样继续折腾,今天古家只怕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古芊芊一下子愣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哥哥竟然会这样对自己说话!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古霄:“哥?你刚才说什么?”

古霄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是眼下,他不仅输给了那凤墨,而且身上受伤,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周围的人,不知道此时暗中正在怎么嘲笑他呢!

他心里焦躁烦闷,再加上古芊芊的确是让人费心,他也就严厉了一些。

“你等着,我肯定会帮你报仇的。”

忍了一忍,他低声劝说。

然而古芊芊哪里听得下去?

原本在这里,鬼域即将开启,很多人都已经到来,而且方才闹起来的时候,那么多人都看到了,看到她堂堂古家二小姐,竟是被人狠狠甩了一个耳光!

可是现在,大哥居然不打算立刻帮她报仇,还要她等?

别人会怎么看,怎么说?

古芊芊一下子松开古霄的手臂,冷哼一声。

“大哥,你不会是怕了吧?”

古霄此时正压抑着心中怒意,比起古芊芊的那一巴掌,他身上的伤势更重,而且丢的人也更大,他还没说什么呢,她怎么就没一点眼色,一直在这里吵闹?!

她是想让这些人都看笑话吗?

他严厉的看了一眼古芊芊。

“我让你先安静!”

古芊芊一下子被吓住,从来没见到自己大哥居然是这样的表情看着自己…。

她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狠狠咬牙,闭上了嘴巴。

但是眼神却依然是十分怨愤不甘的看向了于峰等人。

莫名的,她不是太敢去看那个红衣少年。

眼角撇到岳小棠,她低声咒骂了一句:

“真是招祸的狐狸精!”

凤长悦皱眉。

岳小棠想要反驳,但是看到眼下这般情形,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给凤墨添麻烦,便是强自忍了。只是心中到底意难平,脸颊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青白。

凤长悦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而后递给她一个玉瓶。

“先将身体养好。”

岳小棠体内的伤势比较严重,长时间被封锁灵力,以及遭受了严重的虐打,使得她的身体十分虚弱。

若非是强撑着,只怕是这个时候已经昏过去了。

岳小棠接过去,打开瓶口,果然问道一阵浓郁的药香。

吞服下去,一股温热的力量弥漫开来,逐渐渗透到了经脉和血肉之中。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嘴角展开璀璨的笑意。

“你在,真的太好了。”

这一句话,是她此时唯一想说的话。

而两人这般旁若无人的样子,自然也是刺痛了一些人的眼睛。

古霄看着,心里已经恨极了凤长悦。

自己的女人当面被人抢了,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

而且,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居然还是以他失败为告终!

两人交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胜负已出。此时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了。

主要是他没想到这小子的实力竟然那么强悍,而且肉身力量居然那么出众,连他都无法比拟,一时松懈,加上对方出乎意料的强大,他输的这么快,也让他自己感觉到十分的羞耻。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方就比他强悍,在古霄心中,凤长悦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

真的再来一次,谁赢,尚未可知。

但是这些解释,却是没有人会愿意去听的!

因为人人都在看着这边,人们只会惊叹——他古霄,输给了一个四星灵宗!

想到这里,他看向凤长悦的眼神就变得分外的阴沉。

他擦去脸上的血迹,因为这细微的动作,扯动了胸口的伤口,顿时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他强自忍了,而后阴测测的一笑,开口——

“是我小瞧了你…。这一场,不管怎样,我愿赌服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这么多人在这里,我也不会命令下面的人对你怎么样。不过…。”

他脸上的笑容微冷,眼神像是从阴冷潮湿的地下蔓延出来的毒蛇一般,让人呼吸一滞:

“不过,希望我们从鬼域之中出来之后,还有机会再见。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切磋,你觉得——如何?”

这是变相的威胁了。

众人了然——这红衣少年,真是彻底的惹恼了古家的人了!

从这之后,只怕这少年,是没办法好好的在这里继续呆着了!

听到这话,岳小棠眉头皱起,手掌不自觉的握紧,满心担忧。

她果然是给他惹上了麻烦…。

凤长悦摸了摸她的脑袋,似乎对这话充耳不闻,又或者是完全不在意。

看到岳小棠皱着眉头的样子,她忽然唇角微勾,轻笑一声,而后看向古霄。

“我想你大概想多了,我不会在外面等着你们出来。”

古霄讥讽的笑起来:“怎么?怕了?”

“他并非是怕了,而是…。因为他也会一同进入鬼域!”

在一旁的于峰,忽然开口。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震惊的看了过去!

于峰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少年也要进去这鬼域?

可是,他怎么会有这资格…。

“没错,他会跟我一同进入鬼域。”

于峰笑了笑,只是眼底却是没什么笑意。

众人顿时陷入一阵难以置信的死寂之中——

于峰居然真的要带着这个少年进去鬼域!?他疯了吗?

古霄也是神色古怪的看了于峰一眼,半晌,忽然嗤笑一声。

“于峰,你们于家,什么时候竟是已经沦落到这一地步了?”

居然找来这么一个少年来一同进入鬼域!?

旁边的不少人,也是神色奇异。

于家下面的一些人也似乎十分震惊,只是因为于峰在这里,才不敢多说什么。

但是很明显,这个决定,的确是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而且引起了很多数人的不满。

旁边的老者暗自叹气——少爷这是打算站在这凤墨一边了。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他们和古家的关系一直不怎么样,只是差最后一层皮没撕破而已。

实际上,因为家主的身体尚未查清楚到底是谁下的手,所以他们才不敢打草惊蛇,但是心里早就怀疑是古家的人干的,不过是没有证据,才一直维持着表面上的一点客气。

眼下即将进入鬼域,在里面反正也是会闹起来,早一刻晚一刻,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还能趁此机会拉拢凤墨,其实也不算吃亏。

于峰双手负于身后,神色坦荡,似乎不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多么的惊人。

实际上,他虽然之前试探,凤墨并不是炼药师,但是他心里却还是感觉,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

从方才的那一战之中,也可以管中窥豹,看出一点端倪的——哪有这么强悍的四星灵宗,可以直接打败五星灵宗!

这个人,只能交好,绝对不可以交恶!

所以,他也就顺水推舟,为凤长悦说了这几句,当着在场的这些人表明了立场。

凤长悦抬眼看了于峰一眼,没说话。

凌朗低声感慨:“啧啧,虽然身边跟着的都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但是这个人,眼光倒是还不错,知道趁早和你攀上交情。哈哈。”

凤长悦神色不动。

于峰的那些小心思,其实昭然若揭,只是他既然这样做了,那么她也没什么理由不受。

毕竟,有这样一个能够和这什么古家抗衡的家族在,她会省去很多麻烦。

毕竟,她的时间很宝贵。

于峰闻言,却似乎并不生气古霄的挤兑侮辱,神色深沉平稳。

“这是我于家请来的贵客,若是你有心为难,我们于家,也必定奉陪到底!”

古霄心中一沉。

若是有于家的撑腰,那想要彻底的收拾这凤墨,可是会变得十分麻烦了…。

沉默片刻,古霄看了凤长悦一眼,咧了咧嘴,只是衬着那一脸的青白之色和血迹,显得有些狰狞——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有缘再见了…。”

凤长悦眉眼微弯:

“欢迎之至。”

……

“所以,在被那些神秘的人物袭击了之后,你和你爹,以及宫叔一同离开了大沼泽?后来就来到了这里?”

岳小棠点点头。

凤长悦眉色微敛:“据我所知,这里应该是没有那么简单抵达的。你们…。是怎么来到这边的?”

当初她来的时候,还是因为最后惊天一战之中,她脱力昏迷,小白现出真身,而后莫名其妙来到的这边。

中间似乎有一层难以跨越的结界,而岳小棠不过是八星灵皇,而宫卿也只是一个灵魂体的状态,他们两人又是如何来到的?又是怎么沦落到这里,被古家的人欺负成了这样的?

岳小棠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当初,那些人来的很突然,我正在后山练习,宫叔便是忽然觉察到有人,而后不等我们反应过来,那些人就已经将我抓了起来。而后,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竟是已经将我们的地盘全部占领了。”

“宫叔因为是灵魂体,倒是没有被人发觉,他就一直跟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安全。”

“后来,那些人就问我们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我们回答不上来,有一些属下…被杀了…。”

岳小棠垂下眼睛,声音却是有些梗塞。

“我们的人…被杀的只剩下了四分之一不到…。我爹也好几次尝试反抗,但是…但是那些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攻的余地。甚至,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都被杀掉了…。”

她压抑着声音,像是想要将心里那即将涌出的委屈和愤恨都压下去。

然而对面的人,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在经历了漫长的折磨和磨难之后,她几乎绝望,甚至在今天,古芊芊对她动手的时候,她一度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候,竟是遇到了凤墨!

她的那些情绪,自然是有些无法控制。

但是终究,她也没有哭泣,深吸一口气之后,便是再度抬起了头,眼眶微红,却是带着明亮的光泽。

“之后,我和爹爹就被单独带走了,因为被蒙着眼睛,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只是在这一路上,速度好像都非常快。那些人,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哦,对了,后来他们还抓了其他两家的人。不过他们比我们更惨一些,似乎是被发现了什么东西,也好像是牵涉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最后都经历了极大的折磨。”

另外两家…

凤长悦脑海之中,瞬间闪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曾经和爹爹他们的失踪有所牵涉的人!

她喉间一涩,整个人都不自觉的绷紧:“哦?他们在找什么?”

岳小棠未曾发现她的异常,皱起眉头:“不知道。只是似乎,也是在找…人?我也不确定。”

凤长悦声音微冷:“那两个势力…。应当是知道一些什么,从而…。被杀人灭口了的吧?”

岳小棠看向她:“你怎么知道?我虽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的,但是曾经偶尔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尤其是方家的人被抓起来的时候,我曾经听到曾经有过十分激烈的争吵,似乎是在辩解着什么。但是之后不久,方家的人就都被杀了。”

凤长悦眉色淡淡:“猜的。”

看来,的确是如同想象中的一样了。

那些神秘的人,的确是在找寻和当年爹爹他们失踪有关的人。

方家当年曾经参与过这件事情,于是彻底被灭门。

只是不知道,当初她前往大沼泽的时候,遭遇了搜查和暗杀,和这些人有没有关系。

虽然已经知道肯定是纳克兰帝国的手笔,但是她始终觉得,那时候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这是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但是她心里却是莫名的生出一种感觉。

似乎有一道阴影,始终在追寻这她的脚步,一路随行。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甚至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存在。但是心中越发强烈的第六感,却是让她无法轻易放松。

岳小棠见她神色有些沉郁,想到这些事情,心情也是有些压抑。

不管怎样,那对于她而言,都是极大的打击。

“后来趁着方家的人闹起来的时候,宫叔便偷偷将我和爹爹救了出来,而后逃了出去。只是那些人很是警觉,没逃出太远,我们就再度被抓回去了。”岳小棠嘴角一抹苦涩的笑,“但是没过多久,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人似乎接到了什么命令,急匆匆的带着我们走。路上经过某一个传送阵的时候,宫叔不知道是动了什么手脚,让里面发生了一场不小的混乱。再度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到了这里。”

凤长悦心中一动:“你自己到的?”

“嗯,我爹爹和宫叔…。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岳小棠声音有些嘶哑。

凤长悦沉默。

想必,是那些人想要带着他们一同从传送阵经过,但是在中间被宫叔扰乱。

不过,岳小棠虽然逃出来了,可是却也同时和他们分开了。

看到她沉静的脸容,岳小棠这些天不安的心绪,总算是变得安定了下来。

这个人,似乎总是这样,冷静,从容,只是这样看着,就似乎可以得到平静和力量。

“不过,宫叔似乎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提前跟我说,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尽量找到你。所以,我就一个人在这里,开始不断的寻找你的下落。”

岳小棠舔了舔微微干裂的唇,道:“但是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你的消息,也没有爹爹和宫叔的消息。而且,我才发现,这里和大沼泽太不一样,不,不仅仅是和大沼泽不一样,这里和我们生活的那个地方,真的全部都不一样。”

“这里的人都很厉害,灵皇竟也会被嘲笑,被欺负,而且特别广阔,我走了很久,还是这样子的地方。因为担心被发现,我也都是暗中找寻你们的下落。不过,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后来,就遇到了古家的那些人。”

“后来的事情,你应该也能猜到了。”

凤长悦静静听着。

岳小棠变的沉稳了许多,看来这些经历,短短时间已经让她飞快的成长起来了。

按照她所说的,他们遭受袭击的时候,也许正好是她最后在奥斯帝国帝都的一战。而之后他们被带走,甚至从传送阵过,花费的时间都不会狠多。

她在这里已经有足足两个月的时间。那么,岳小棠在这里,也已经差不多一个多月了。

她一个人,实力境界才是八星灵皇,偏偏又生了这样漂亮的一张脸,经历了多少危险,随便想想都能够猜到。

今天若不是她来,只怕岳小棠今天真的危险了。

“那些人,都还怎么欺负你了?”

岳小棠一愣,随即绽开一抹大大的笑容:“你放心!我虽然弱,但是就是皮糙肉厚的!他们的那些小伎俩,还不能拿我怎么样的!”

凤长悦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声音冷的像是结了冰。

“你受过的那些,我之后肯定会让他们自己,也好好的品尝一番的。”

岳小棠心中感动,用力眨了眨眼睛:“嗯!你在我身边,我就安心了!原本我都以为,找不到你了呢!谁知道,你竟然自己跑到我眼前了!现在想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

凤长悦唇角微弯。

她虽然成熟了许多,但是还是原来的岳小棠啊。

“可是,凤墨,这一次我还是牵连你了。”

岳小棠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古家的那些人,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凤墨自己一个人如何应付他们整个家族?

“放心。我有分寸。”

凤长悦并不想多解释,实际上,这些事情都不算是什么问题。

凌家本家她都去了,难道还会害怕这些小家族吗?

“小棠,这一次我来到这里,其实也是偶然。你知道那鬼域,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说起这个,岳小棠的脸色当即就严肃了一些:“你真的要去这鬼域?”

凤长悦点点头。

“其实,我也只是听说的。”岳小棠皱皱眉,眼神朝着那边看去,“你也看到了,这里是一片山峰,而那里,正有一道结界。听说这里是鬼域的入口,所以才会有这样多的人都聚集在这里。”

“我听说,鬼域其实是一片极为神秘的所在,里面埋葬着一些强者的尸骨,尤其是,好像有灵圣强者的墓穴,所以很多人都趋之若鹜,想要进去得到一些珍贵的东西。不过,那里面,却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

“鬼域每隔三年才会开启一次,为期一个月。也只有在这个时间,外面的那一层结界,才会开始波动,而后打开,容纳人进去,一个月的时间一旦过去,结界会再度封锁。”

“换句话说,每个人都要在一个月之内出来,否则在里面呆上三年,肯定是尸骨无存了。而似乎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鬼域之中似乎无法一次容纳太多人。传言一开始的时候,人们都是一窝蜂的进去,结果全部都死在了里面。后来人们就发现,鬼域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每一次,鬼域开启的时候,名额也都是一定的,也都是有限的。”

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

这样就说得通了。

怪不得,于峰会将进入鬼域的名额看的非常重要,实际上,好像也的确如此。

“像于家,古家这样的势力,都可以挑选五个人进去,而其他一些较为弱小的,好像人数就比较少。所以…。于家的人,居然将一个名额给了你…看来是非常看重你了。”

岳小棠并不知道凤长悦和于峰的交易,方才看到于峰站出来为凤长悦说话,看他也是顺眼了几分。当然,更加高兴的是,有于家的支持,对上古家就不会那么孤立无援了。

“当然,如果有一些独自行动的强者,也是可以进去的。前两天我就看到似乎有个人,直接将另一个人打败,从而获得了进去的资格。不过一般而言,敢在这里的都是实力强横的强者,所以也不是经常有人来挑战。”

“而在这里的这些人,其实都是各自为阵的。都在等待鬼域的开启。”

原来如此。

凤长悦眸色微深。

鬼域进去的人数有限,所以名额就变得更加珍贵。

现在看来,场中众人都是比较平和的在等待,不过,到了开启的时候,利益当前,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是说不准。

站在不远处的凌朗时不时的看向这边,总是觉得似乎会发生什么事儿一般,心中好奇又兴奋。

但是看了好一会儿,那两人还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说话,他撇撇嘴,知道之前是自己想歪了。

想来也是,不管从哪个方面讲,凤墨都是没有理由在轩辕夜之外再和其他人有瓜葛的。

权势,实力,甚至姿容,这天底下,谁比得过轩辕夜?

更何况,轩辕夜还是将凤墨放在了心尖儿的。

倒是这一次的鬼域……

他挑了挑眉,朝着一旁走去。

“少爷,您今天这样做,真的值得吗?那少年虽然看似实力不错,但是古家毕竟势力强大,咱们之前那么隐忍,如今为了替那少年撑腰,提前和他们撕破脸皮,甚至是在鬼域还没有开启的时候!您这样…。”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于峰双手负在身后,看了一眼远处的那一道红色身影,鲜明烈焰,容颜精致。

若非是之前看到的那些,谁能够猜到,这少年身上,竟是蕴含着这样强大的力量?

听到他这样说,原本有些担忧的下属也只能是无奈的沉默。

既然是少爷带回来的人,那么…应该是可信的吧?

说不定,真的能够一鸣惊人,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呢?

“吩咐下去,之后不管在哪里,碰到凤墨,都要当做我于家的上宾相待。”

“这…是。”

于峰手掌握紧,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是一笑。

这个人,他是越发的肯定,价值比古家高多了!

“兄弟,那名额,也顺便给我一个吧!”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于峰立刻警戒回头!却看到一张漫不经心的脸。

他压下掌中的灵力,微微蹙眉:“…。凌朗?”

凌朗点头:“那小子都跟着进去了,那我怎么也得跟着啊。那名额,就给我一个吧。”

“这名额岂是你说要就…。”

旁边的人闻言,眼睛都瞪直了,于峰伸出手,示意他先下去。

那人不甘不愿的离开了,于峰才认真的看向凌朗:“你是认真的?这名额…。你用什么换?”

凌朗却是神色奇异的笑了笑。

“我替你们的人进去,对你们而言,就已经是极大的便宜了,你居然还要我拿东西?”

他曾经的凌大少爷,肯赏光已经是极大的荣幸了好吗!?

于峰皱眉,没说话。

凌朗却是忽然斜斜一笑,神色高深莫测。

“如果不同意,我就去找个人,抢来也是顺手的事儿。”

说着,凌朗就转身,似乎真的打算再找别人。

“等等——”

于峰叫住他,眼中像是有什么一闪而过,似乎做了极大的决定。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凌朗转身,挑眉。

“什么?”

“凤墨…。是不是认识极为厉害的炼药宗师?”

凌朗差点一口口水喷出来。

半天,他就是为了问这个?!

他嘴角抽了抽:“…。可以这么说…。”

凤墨自己就是极为厉害的炼药宗师,说认识他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于峰脸上浮现几分喜色。

若是这样,就太好了!

“不知能不能请到那炼药宗师…若是能够见到,我必定万分感谢!”

凌朗眼角也抽了抽:“…。这个…。”其实人就在你眼前啊…。

“可以。只是我需要带上她。”

凤长悦的声音忽然传来。

于峰两人回头看去,正看到那红衣少年身姿挺直的站在那里,而旁边,正站着那被他救下的少女。

于峰咬牙:

“好!”

炼药宗师级别的人物,原本就不多,但是父亲的身体却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若是这两人能够找到炼药宗师,他说什么也要请动!

这两个鬼域的名额,又算的了什么!

轰隆隆!

话音刚落,山峰之外,便是忽然传来了一阵轰鸣之声!

凤长悦骤然抬头看去!却见那一道结界,越发激烈的波动起来!

这是——

“结界要开启了!”

“这是怎么了?不是说还有一天的时间吗?怎么今天提前打开了?”

“谁知道?!管他呢!这一次,我一定要进去!”

巨大的屏障结界,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从中间撕裂一般,缓缓分开!

强大的威压,骤然降临!

凤长悦甚至能够感觉到,那结界之上,遍布的强悍力量!

那是只有绝世强者,才能够留下的余威甚重的痕迹!

而于峰的脸上,也是增添了几分激动之色。

“准备!等结界完全开启的时候,就一同进去!”

说着,他转身,冲着后面的人严肃道:“另外,这一次,我将带着凤墨等人前去,剩下的钟长老跟随,其他人,全部在这里等待!”

下面的人见他神色严厉,也是不敢反驳,纷纷应是。

而山峰之上,所有人都已经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眼睛都是紧紧的盯着那逐渐打开的结界!

轰鸣声逐渐消散,然而无声的力量,却是更加让人心惊!

凤长悦身上灵力逐渐奔涌起来!

终于!结界完全打开!

她身形一动,便是挟带着岳小棠一同前去!

数道人影,骤然消散在那结界入口之处!

而其中,一道阴狠的目光,注视着凤长悦的身影逐渐消失,而后迅速闪过!

鬼域——正式开启!

……

水流波浅,山林寂静。

一片葳蕤的花海,逐渐蔓延而去。浓郁的灵力和药材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有浅淡的白色雾气弥漫其上,显出几分迷幻的醉人。

而在其中,一道纤细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身淡青色的裙装,一头瀑布般的青丝用一根玉簪挽起,再无多余的坠饰。

一眼看去,竟像是一副水墨画一般,温雅疏朗。

“东西送到了?”

她微微侧身,露出一线玉雕一般的侧颜线条。像是水墨画都活泛了起来,一时间动人心扉。

“他…。可有说什么?”

------题外话------

十个手指头疼的不行,尤其是右手,写一点都要歇一会儿,也真是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