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九三回 雷霆重击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留活口?”宇文承川笑着反问顾蕴。

但不待顾蕴高兴,他已又道:“不过我并不打算像你说的那样‘师夷长技以制夷’,研制这个东西花费不菲只是一方面,我倒是不缺那个银子,关键是研制这东西一个不慎便会死人。我听义父说,老四自四年前从手下一个姓诸葛的幕僚手里,得了一张改良及制作火药火器的残方后,便已在研制改良提纯火药了,这四年多以来,因此事至少也有几百余人丢了性命,四年前延庆不是曾发生过山体垮塌事件,以致活埋了当地二十一户人家八十几口人吗,你听说过这事儿没有?”

顾蕴点点头:“当时事情闹得那么大,还有好些民众以为是山神发怒,吵着要官府出面酬祭山神,盛京城人尽皆知,我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不过这事儿与四皇子能有什么关系?”

宇文承川沉声道:“我当时虽不在盛京,也有所耳闻,所有人都以为是连日大雨导致的山体滑坡,如今方知道,连日大雨只是附带原因,真正的主因还是当时老四底下的人因操作不当,弄得当地发生了爆炸,所以才会酿就惨剧的,也是自那以后,老四才将自己的窝点搬至了密云的深山密林中,以防同样的事再发生一次,只怕就要惹人懂疑了。这还只是间接被害死的人,直接被炸死的,就更得翻倍了,我虽想要那个位子,也必须登上那个位子,却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满无辜之人的鲜血,所以,我已让义父和东亭把那里的所有东西都毁掉,少不得只能让你失望了。”

他不想自己的双手沾满无辜之人的鲜血,自己又何尝想?顾蕴虽自问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却也知道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不然先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不由笑道:“我有什么可失望的,我不过就随口那么一说而已,能行当然就最好,不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他做了四年都没做出个什么名堂来,我们难道短时间内就能做出来不成?虽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可等柴都砍完了刀才磨厉了,又还有什么意义!”

宇文承川笑道:“我就知道,我媳妇儿一定会无条件支持我的。”

说着,抬起了顾蕴的下巴,“我瞧瞧,怎么就能生得这般讨人喜欢呢,眼睛是我喜欢的,鼻子是我喜欢的,嘴巴是我喜欢的,就连思想也是我喜欢的,我怎么就这么好的福气,捡着了这么一个大宝贝?”

顾蕴一把拍开了他的手,娇嗔道:“说正事儿呢,贫嘴贫舌的。就算四皇子暂时不会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暴露,自己的手下已经全军覆没的消息,时间一长,他自然会发现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怀疑东宫,怀疑我们?也的确只有我们嫌疑最大,如今二皇子自身难保,三皇子性情大变,我们更是深知他为何性情大变,也就只剩下我们有这个能力与动机了,他又是知道我们深藏不露的,万一他狗急跳墙,要与我们鱼死网破怎么办?”

宇文承川冷哼道:“他便是真想与我们鱼死网破,也得他有那个能力,他前几年虽靠着皇后母子和益阳长公主府累积起了一定的人脉和势力,到底根基还是浅薄了些,何况皇后母子得知他有贰心后,又打击了他一回,他就算知道是我们所为,恨我们恨得滴血,也不敢轻举妄动,只会打落了牙齿和血吞,不信你等着瞧,他一向最擅长的,不就是忍和装吗?”

“这倒是,他的确够会忍够会装。”顾蕴深以为然,“不过他既能建立自己的秘密窝点一次两次,四年多没研制出个所以然来,依然初心不改,只怕这次过后,依然不会死心,以后我们可不能放松了对他的监视,断不能让他痛定思痛,反倒将自己想要的东西做出来才是!”

宇文承川笑道:“这个不用你说,义父自然会安排好的,只是此番他人材两空,想再建立一个同样的窝点,光银子就能难倒他,短时间内怕是不会有所行动了。如今老二老三老四都受了重创,我们也暂时可以放松一下了,只待永嘉侯被押解进京后,我们就可以出发去热河,好生散淡散淡了。”

顾蕴皱眉道:“永嘉侯只怕得月底甚至下个月上旬才能被押解进京了,大家伙儿少不得要为此耽误行程,到时候盛京都凉爽了,还避的哪门子的暑?”

“不能避暑,能出去逛一圈也是好的,何况热河那里一年四季都漂亮,什么时候去都一样,你一定会喜欢的。”宇文承川忙宽慰她。

顾蕴这才舒展开了眉头:“到时候你可得带我去骑马才成,我都好久没骑过马,没感受过那种自由驰骋的感觉了……”

如顾蕴所说,也就事发后的第四日上,四皇子便知道了自己秘境被人一举端掉,自己不但痛失了一众心腹死士并专业人才,还连四年多以来所有的投入和成果都毁于一旦的消息。

当即便气得拔剑杀了正为自己磨墨的小厮,杀了小厮还不算,赤红着双眼提着犹滴着血的剑便出了书房,满脑子只余下一个念头,他要去杀了宇文承川那个婢生子,立刻,马上!

——至于为什么他会第一个想到是宇文承川干的,除了知道如今二皇子自身难保,三皇子无暇他顾,惟有宇文承川既有那个动机又有那个能力以外,再就是直觉了,直觉让四皇子知道,此事一定是宇文承川干的,一定是他!

四皇子的贴身太监阮道林早被他方才的冷酷残暴吓得手脚发软,裤子也尿湿了,方才屋里就阮道林和那个倒霉的小厮两个人在服侍着,若不是自己站得稍稍远一些,自家主子看了飞鸽传书送来的消息后,一剑刺穿的人就是自己,如今横尸地上的人也是自己了,叫阮道林怎么能不心惊胆战?

然再是心惊胆战,他也只能壮着胆子上前抱了四皇子的腿,苦苦哀求他,不然他的死期也不远了:“殿下千万息怒,千万息怒啊,奴才不知道您在生气什么,但能让您生气成这样,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就算天塌下来了,您也不能就这样出去啊,不然您‘贤王’的美名就要毁于一旦,也不必谈什么将来了,求殿下千万三思啊!”

又抬出向嫔与庄敏县主母子来:“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宫里庄妃娘娘和小皇孙小郡主考虑吗?您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他们顷刻间就要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您难道就真忍心吗?”

好说歹说,涕泪滂沱,总算劝得四皇子扔了手中的剑,就地一屁股坐下,闭上眼睛痛苦的抱住了头。

为什么老天爷对他这么残忍,这么不公平?

他比不上老二老三也就罢了,谁叫他们都有得力的外家,还一个的母妃盛宠多年,便是新近被贬了,也还是一宫主位,另一个就更是中宫嫡子,生来便比谁都尊贵?他比不上他们也就罢了,可宇文承川一个婢生子,凭什么也处处比他强,处处断他的生路,将他一步一步逼至了如今的绝境!

他不服,输给那样一个婢生子,栽在那样一个婢生子手里,他打死了也不服!

可再不服又能怎么样,他已经输无可输,连最大也是最后的倚仗都没有了,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他还要怎么东山再起报仇雪恨,又怎么笑到最后?

四皇子一时满心都是凄惶与绝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连阮道林是什么时候将那个倒霉小厮的尸首弄走,再将屋子打扫干净,又是什么时候去把庄敏县主请来了的都不知道。

还是庄敏县主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殿下,殿下,您怎么了?您别吓妾身啊……”

四皇子方如梦初醒般醒过了神来,一抬头,就对上庄敏县主饱含担忧与关切的脸,见他抬起了头来,忙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殿下的气色看起来很不好,妾身这就扶您回房,再打发了人传个太医来给殿下好生瞧瞧。”

这个时候,四皇子本该立时召齐了幕僚谋士们,商量怎么善后怎么报复又怎么再东山再起的,可他现在实在没有那个精神,也不想面对幕僚们质疑与后悔的目光,索性“嗯”了一声,任由庄敏县主扶了他回正院。

只庄敏县主张罗着要给他传太医时,他出言阻止了她:“不必传太医了,我身体没什么问题,我只是、只是因为突然发生了一件很糟糕的事,一时有些承受不了打击罢了,缓缓也就好了。”

庄敏县主听他又是‘很糟糕’,又是‘打击’的,心里猛地一咯噔,自己的夫君自己了解,不说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至少也是真正沉得住气,养气功夫真正到家了之人,可如今他竟然这样说,脸色还那么难看,她之前扶他时,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抖,可见一定是有天大的事发生了,于他们还说,还是天大的坏事!

她接连深呼吸了几口,才强笑道:“就算是天大的事,也没有殿下的身体重要,要不妾身还是打发人去传个太医来罢?不过能让殿下都说糟糕的事,想来事态的确有些严重,不知道殿下可方便告诉妾身?”

四皇子苦笑道:“攸关两府上下近千口人的前程,甚至是生死存亡,便是你不问,我也要告诉你的。”

顿了顿,深呼吸了一口,才艰难的道:“我们在密云的秘境于三天前,被人一举捣毁了,全军覆没不说,所有的材料与成果也通通被毁掉了,如今我们是真正输无可输,被逼到绝路了!”

说完见庄敏县主只是惨白着脸,直着双眼一动不动,也不说话,虽满心的烦躁,也只得摇起她来:“敏儿你怎么了,你快醒醒,醒醒!”

庄敏县主这才回过神来,却如疯了一般,忽然开始打砸起屋里的东西来,原本好好的瓷器摆设,眨眼间便成了渣滓,一边打砸还一边语无伦次的喃喃着:“一定是那个婢生子和那个贱人干的,一定是他们干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一定要杀了你们,你们不给我活路,我就先断了你们的活路,我一定要杀了你们,一定要杀了你们……”

四皇子知道她心里难受,一开始还由着她发泄,连好几次差点儿被飞溅的碎片弄伤了,都没有喝止她,还是见她越闹越不像样,越来越疯癫,才终于忍不住暴喝了一声:“你给我立刻安静下来,我已经够烦了,没时间也没心情看你发疯,你要再发疯,以后就休想我再踏进你房门一步!”

庄敏县主终于如被点了穴般,不闹了,改为了坐在满是碎片的地下痛哭,连碎片扎伤了自己的身体也顾不得:“为什么他们要这样逼我们,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我才是天命皇后,顾氏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宇文承川那个婢生子又算什么东西,殿下,我们一定要杀了他们,一定要杀了他们,呜呜呜……”

她都已经这般委屈自己,这般忍辱负重了,为什么到头来,不但没能伤害到宇文承川和顾氏半分,反而让自己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一日比一日绝望?她不甘心,死也不甘心啊!

四皇子闻言,沉默了好半晌,才咬牙切齿的开了口:“不用你说,我也一定要杀了他们,一定要让他们为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可话虽说得狠绝,心里却更绝望了,他凭什么杀了他们,又凭什么让他们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母妃母妃已经彻底失了宠,除非将来他能成为太子,甚至直接是越过太子,登上那个位子,否则母妃余生只怕都得在宝月楼那个巴掌大的地方里度过了;外家外家指望不上,若指望得上,早前他也不至于只能依附皇后母子,借他们之势悄悄培养自己的势力了;岳家岳家同样指望不上,以前益阳长公主得宗皇后信任抬举时,益阳长公主府还能算盛京城内数得着的豪门,如今又算得了什么?

唯一亦是最大的指望,也就是火药火器能尽早研制出来,将所有敢跟他作对的人都送上西天,让自己得偿所愿了,谁知道就连这唯一的希望,宇文承川也给他打破了,当然再投入人力财力从头来过,也不是没有希望,可他哪还有那么多银子来投入,这几年为了此事,不但他,连母妃的体己庄敏的嫁妆,都投入了大半去,他又上哪儿再去培养那么多心腹能人去?

更可恶的是,他窘迫成这样,宇文承川偏还娶了座金山去,果真是天要亡他吗?!

这一夜,四皇子与庄敏县主都是通宵不曾合眼,两个人的脑袋都如被重锤一般,痛得他们痛不欲生,到天亮时,两个人的嘴巴四周更是燎起了一圈水泡,倒是颇有几分夫妻一道同甘共苦的样子。

不过四皇子身为男子,心性到底要坚韧顽强得多,经过一夜的痛苦与煎熬后,已决定要振作起来,天无绝人之路,他是已被逼到了绝路,可多的是被逼到绝路,仍能破釜沉舟绝处逢生的人,他自然也能!

叫人打了凉水来,仔细的洗漱了一番,又换了件衣裳后,四皇子抬脚便欲往前面召见幕僚谋士们去,一人计短多人计长,大家集思广益,总能谋出一条生路来的。

“殿下且慢……”刚走出两步,却被庄敏县主哑着声音叫住了,“殿下可是已想到法子了,不知道能不能先透点音给妾身,妾身心里实在难受,若殿下不给妾身先吃一丸定神药,妾身只怕就要熬不住了……”话没说完,眼泪已是落了下来,衬着满脸的憔悴与惶然,好不可怜。

四皇子见状,到底忍不住心软,叹息一声开了口:“我是大略想到法子了,告诉你也无妨,如今皇后与老三虽恨不能除我们而后快,老二与我们却没有仇怨,他最大的敌人是东宫那个和老三,也暂时恨不到我们头上,整好他才吃了那个婢生子的大亏,想来一定会很愿意多我这个帮手的。”

也就是说,要如法炮制,跟早前依附皇后母子时一样,改依附二皇子母子了?就眼下的局势来看,倒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庄敏县主的眼里总算有了一丝光亮,道:“殿下既已有了主意,我也能心安了,殿下只管放心忙您的去,我会把后宅打理好,不让您有后顾之忧的。殿下若是要用银子,我多的挪不出来,三五万两还是能够的,殿下只管开口便是。”

待四皇子满心感激与感动的离开后,才颓然的躺到床上,继续发起怔来,若当初她嫁的人不是四皇子,而是东宫那个,那如今体面风光,将来母仪天下的人,岂不就是自己了?

她既生来便有天命皇后的命格,那就一定要凤凰于飞,俯视九天!

------题外话------

亲们中秋节快乐,人月两团圆,么么哒,O(∩_∩)O~

本来想让大家把赏月费交给我的,也不贵,十五的月亮十六元么,只可惜群里的铁公鸡们都说她们不赏月,真是哭瞎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