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九二回 好消息

宇文承川见顾蕴面色舒缓了许多,心下也跟着松快不少,点点头:“你怎么说,就怎么做。我看你午膳也没怎么用,要不,我让人给你做一碗燕窝粥来,你用了后,好生睡一觉?卷碧的事你也不必担心,我已安排下去,晚上就有大夫来给她诊治了,她一定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

顾蕴叹道:“你是太子,如此就承你金口玉言了。我不觉得饿,就不吃粥了……”

话没说完,宇文承川已道:“不行,你必须吃,不然饿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你又不只是卷碧一个人的主子,还是我的妻子,东宫的主母,你总不能只围着卷碧一个人打转。冬至,立刻让人给太子妃熬燕窝粥去。”

冬至忙应声而去,顾蕴见阻拦不住,只得抚了宇文承川的脸,道:“那你也陪着我用一些,我午膳没吃好,你何尝又吃好了?也别把眉头一直紧皱着,这样不好看,我不喜欢看,皇上听几句谗言就防着你是他的事,君父君父,君本来就在父之前,他防着你也无可厚非,你只要知道,我的心永远对你不设防,不论将来怎么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就足够了。”

皇上因听了林贵妃几句明显挑拨离间的话,就一副若有所思,大有防着宇文承川的架势,别说他身为被防备的对象心里不舒服了,连自己心里都舒服不起来,就算天家无父子,可皇上这也太草木皆兵了一些罢,也不怕让人寒心。

不过话说回来,皇帝防着太子本就是天然的,眼见自己已经老去,儿子却还年轻,又怎么会不生出忧患意识来,唐高祖李渊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呢,父子之情固然重要,可权利才是所有男人最热衷最想紧握在手里,至死不放的东西不是吗?

宇文承川原以为顾蕴心里有事,察觉不到自己正不高兴,不想她仍察觉到了,还难得对自己表起了衷肠来,免不得有些心中发热,道:“他防着我本就是人之常情,毕竟我是离他位子最近的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也能理解,我只是、只是……罢了,我这辈子终归还是没有父母缘罢,那我也不必强求了,只要做好我该做的事,表现出一个帝国皇太子该有的能力和气度就够了,便是他哪日又听信了谗言想把我怎么样,也没那么容易!”

顾蕴点点头:“平心而论,他已经好到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了,至少他愿意给你机会,愿意栽培你,也愿意让文武百官都看到他对你的栽培和肯定,若不然,我们的路也走不了这么顺。便是今日,他若非要偏心,我们又能怎么着呢,一个是捧在手心里疼了十几年的宝贝女儿,一个是与自己几乎没怎么相处过,自然也没多少感情的长子,他能秉公处理,已经不容易,我们不能再强求了,因为强求也强求不来。”

“是啊,我要知足,知足才能长乐。”宇文承川伸手将顾蕴揽进了怀里,再没有说话,但眉头已不自觉舒展开来,没有父母缘怕什么,他有夫妻缘就够了。

一时白兰端了熬好的燕窝粥来,顾蕴自己吃了大半盏,又瞧着宇文承川吃了一盏,才漱了口,与宇文承川道:“你且忙你的去,别耽误了你的正事,我知道你这些日子事情多,我且先瞧瞧卷碧去,权当消消食,回来后就休息,你放心。”

宇文承川的确还有不少事要忙,闻言也就不再多说,吩咐胡向安白兰紫兰等人好生服侍着后,领着冬至去了前面。

顾蕴方去了后面瞧卷碧,只是卷碧的情形并没有任何气色,唯一让人安慰的,就是好歹还能将药吞咽下去,生机总要大上那么一二分。

絮絮的吩咐了锦瑟一阵:“你这几日便不必去前面服侍我了,有白兰紫兰几个即可,你只安心照顾卷碧即可。我已与太子殿下说好,晚间另安排大夫来给她诊治了,她一定能逢凶化吉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太操劳了,省得回头卷碧醒了,你倒又倒下了。要冰什么的,就只管告诉胡向安,我已吩咐过她了。”

待锦瑟一一应了,顾蕴才满心沉甸甸的回了自己的寝殿。

到了晚间,宇文承川安排给卷碧诊治的大夫果然来了,一番望闻问切后,给卷碧换了他们秘制的金疮药,内服的药也在太医给开的基础上,加了几味他们自己的独门药材,如此到了次日下午,终于有了好消息传来,卷碧醒了!

顾蕴大喜过望,忙忙去了后面看卷碧,果见她已睁开了眼睛,虽仍满脸的虚弱,看见顾蕴进来,还是强挤出了一抹笑意来:“让娘娘担心了,都是奴婢不好……”

“哪里是你不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顾蕴忙含泪笑道,“幸好你终于活过来了,不然我这辈子都难以心安了。”

卷碧虚弱道:“我这两日虽都昏迷着,可我知道娘娘一定会救我,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死的,我也舍不得娘娘,好几次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因为想着娘娘,想着还没服侍过小主子,我到底还是熬了过来,娘娘可一定要尽快生下小主子,圆了我的梦才是。”

顾蕴忙含泪啐道:“你这张嘴啊,到了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的多话,我要给你生个小主子还不容易,可你也得先好起来了才行啊,不然不但你自己不能服侍我,还要累锦瑟服侍你。好了,你刚醒来,还是要多休息,就别多说话了,我晚间再来瞧你。”

卷碧忙应了,目送顾蕴出了房门,才闭上眼睛,继续休息起来。

因她出事导致气氛整体低迷了两日的崇庆殿,至此气氛总算松快了不少。

关雎宫内的气氛却比前几日永嘉侯刚落马的消息传来时,还要沉闷几分,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却是二皇子得知了五公主做的蠢事后,勃然大怒,五公主搬去了如意轩,皇上还下了旨不许她踏出如意轩半步,也不许任何人去探望她,二皇子的怒气没法儿对着五公主发,于是都发到了林贵嫔身上:“她没有脑子,母妃难道也没有脑子吗?明知道如今我们该夹着尾巴做人,便是事儿主动找上了我们,能忍尚且要忍,她倒好,反倒主动去找事儿,这是惟恐我们还不够倒霉,想让我们更倒霉一些是不是?母妃也是,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跟着她一起胡闹也就罢了,分明已经知道是她理亏在先了,仍跟着她一起胡闹,有您这样宠孩子的吗,您根本不是在宠她,而是在害她!如今落得您被降位分,她被禁足,面子里子都丢光了的下场,您满意了?事到如今,我已不求母妃您能帮我了,可您能不能不要再拖我的后腿,再这样下去,等不到东宫和老三给我致命的一击,我先已被你们拖累死了!”

骂得林贵嫔又羞又愧,不敢则声,只得眼睁睁看着二皇子怒气冲冲的去了后面二皇子妃的屋子,让人把二皇子妃的东西收拾一番,即刻带了二皇子妃出宫去,摆明自己母妃已经失了势,还不定有多少妃嫔等着落井下石,他当然不能让自己的老婆孩子也跟着一块儿看白眼受委屈。

至于自己的母妃和妹妹,她们就是以往日子过得太顺遂了,所以才会养成如今嚣张跋扈,顾头不顾尾,半点气也受不得的性子,也是时候该让她们受一点教训了!

接下来的日子,林贵嫔与五公主的日子果然不好过起来,先是关雎宫的人出去到处都要受人刁难了,紧接着内务府也开始克扣关雎宫的吃穿用度,连林贵嫔的小厨房也让取缔了,理由就是,贵嫔虽是主位,但只有身边有皇子公主需要抚养的主位,或是得了皇上皇后特许的主位才能开小厨房。

小厨房既取缔了,林贵嫔想再随时吃个什么热汤热点心的自然也不可能了,而御膳房送来的东西,想指望与小厨房做出来的一样,怎么可能,连热度与新鲜度都不能保证了,还想奢望其他?除非给银子,一星半点的还不够,还得十两八两的才管用,把本就正缺银子的林贵嫔心疼得直哆嗦。

至于五公主那边,吃穿用度倒是没谁敢公然的克扣她,可那四个精奇嬷嬷却连她睡觉都要守在床前纠正她的睡姿,稍有不从戒尺便立刻上身了,还不只是吓唬她,而是真打,一开始她还大怒过反抗过,后来被打怕了,便再也不敢反抗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反抗又有什么用?

母女两个这才后悔起当日不该任性妄为,不该惹得皇上动了真怒来,说到底,她们的一应体面尊荣都悉赖于皇上,皇上愿意抬举她们,她们才能体面尊荣,皇上恼了她们,她们便什么都不是,——可如今她们就算悔青了肠子,又还有什么用?唯一能做的,就是盼着二皇子能早些解救她们于水中之中了。

林贵妃母女艰难度日之际,东宫却收到了好消息,四皇子在密云的那个秘密窝点,被韩卓和季东亭亲自领着人,一举给端掉了。

其时已交了三更,宇文承川与顾蕴早已睡熟了。

殿外却忽然传来冬至压低了却掩饰不住兴奋的声音:“殿下,事情成了!”

宇文承川警觉性高,冬至方一靠近,他便攸地睁开了眼睛,绷紧了全身,及至听得是冬至的声音,他立时松懈了下来,等再听完冬至的话来,他就不只是松懈,更是喜形于色了:“真的?现在义父与东亭人在哪里,我这就亲自去见他们。”

冬至低笑道:“韩大人与东亭还没有回来,还留在那里清理现场兼善后,是韩大人特地先打发人回来给殿下报喜,好让殿下高兴高兴的,得明日他们才能回来,殿下要亲自见他们,也得明日去了。”

宇文承川这才又坐回了床上,道:“既然如此,你也下去歇了罢,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待打发了冬至,一转头,就对上顾蕴亮晶晶的双眼,他忙放柔了声音:“吵醒你了?我该再压低点声音的,这会儿已经没事了,睡罢。”

顾蕴的声音里有着与方才冬至一样掩饰不住的兴奋:“我方才听见冬至与你说‘事情成了’,是四皇子那件事吗?若是那件事迟了,别说只是吵醒我了,我就一晚上甚至几晚上不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宇文承川见她已经听见了,也就不再瞒她,他满心都是喜悦,也的确急于与自己最亲最近的人分享,因点头道:“是,就是那件事成了,义父与东亭为此已布置了好些时日,总算马到成功了,我定要为此次参与行动的所有人都记一功才是!”

当日他与孟先生计先生等人商量的虽是能凭他们自己的力量,便端掉四皇子的窝点当然就最好,若是不能,再借助官府的力量也不迟,虽然留了后手,但他们还是更倾向于借助自己的力量成事。

为此韩卓与季东亭是布置演练了不知道多少次,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们成功了,经此一役,四皇子的势力越发被削弱,以后自然也越发不足为惧了!

次日一早,宇文承川便上朝去了,一直到午正,才终于回了崇庆殿。

顾蕴早已等得望穿秋水了,见他回来,忙将满殿服侍的人都屏退了,便急不可耐的问起他来:“怎么样,你见过义父和季东亭了吗?他们怎么说?一切可都还顺利,没有漏网之鱼罢?四皇子那个秘密窝点到底又是做什么用的?”

宇文承川笑道:“你这样连珠带炮的问我,我都不知道该先回答你哪一个好了。”

慢条斯理的样子,看得顾蕴冒火,忙道:“行行行,那我一个一个问你,义父和东亭怎么说?”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一定已经见过他们了,所以第一个问题和第二个问题可以合并了。

不想宇文承川又道:“可是我好口渴。”

顾蕴无奈,只得忙忙又给他斟了茶来,待他吃毕后,才磨着牙笑靥如花的道:“这下你可以说了罢?”

宇文承川本来还想说自己好饿,再逗逗她的,见她已快抓狂了,到底不敢再玩儿火了,不然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遂正色道:“我的确已经见过他们了,一切都还顺利,从清理现场的结果来看,也应当没有漏网之鱼,不然老四方才早朝时,就不会跟往日一样,任何异样都看不出来了,他是会装,但装的始终是装的,又怎么可能会一丝破绽都不露出来?可见是还不知道,不过为稳妥起见,义父仍留了几个人在那里秘密隐藏着,一旦发现漏网之鱼,立刻格杀勿论。”

“那他那个窝点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也已经查清楚了吗?”顾蕴点点头,忙又追问道。

宇文承川就微眯起了双眼:“你再想不到他那个地方是用来做什么的,竟是用来研制火药火器的,所幸你警觉性高,让义父一直密切关注着他,所幸他至今还没能成功,不然他有了那样强大的武器,我们就算有床弩,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顾蕴大吃一惊:“火药火器?”

火药她当然知道,但那玩意儿其实并不好用,哪怕就是点燃了引线,也很有可能哑火,有时候偏又突然就炸了,前者有可能延误战机,毕竟敌人可不会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确定你的火药能引爆,反而更大的可能是在你引爆火药以前,已经身首异处了;后者则极有可能炸伤自己人,给己方带来不可预料的损失。

所以即便是在攻城战中,火药也使用得极少,不然宇文承川那个床弩也没多大用处了。

至于火器,她就没听说过了,但顾名思义,一定是由火药衍生出来的产物,也不知道四皇子是怎么想到研制这些东西的?前世她并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连后来战事频起,宇文策因此成了大将军王,她也没听说过他曾在战场上使用过这些东西,也不知是今生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还是只是她自己孤陋寡闻,而战事机密也的确不是她这样的内宅妇人所能轻易知道的?

最初的吃惊过后,顾蕴忙忙又问道:“火药不好用是众所周知的,他却旁的不研制,偏研制这个东西,难道他跟你无意得了那床弩的残图一样,也得了什么残图不成?义父与季东亭能看出来他研制到什么地步了吗?早知道就该留几个活口,我们也试着做那玩意儿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嘛。”

得亏她有知道前世之事的优势,提醒自己人一早就提高了警惕,不然真任四皇子研制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哪还有胜算?四皇子前世能笑到最后,果然不是无缘无故的。

宇文承川笑着反问道:“谁跟你说义父他们没留活口的,这种事,怎么可能不留活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