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九一回 惩戒

事实摆在眼前了,五公主仍一个劲儿的为自己喊着冤,还试图去扯了皇上的袖子像以往那样撒娇,皇上终于不耐烦起来,“砰”的一声拍在了御案上:“你给朕闭嘴!”

吓得五公主瑟瑟发抖,终于不敢再哭了,方与顾蕴道:“你很好,太子妃与长嫂都当得极称职,怎么会不堪为太子妃,朕自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宇文承川与顾蕴闻言,心里方稍稍舒坦了些,虽然知道皇上这会儿心里未必就不恼他们,但本来他们就没想过要争取皇上的宠爱,皇上多恼他们一分,少恼他们一分,也没什么区别了。

倒是一旁林贵妃见皇上动了真怒,知道大势已去,虽恨不能拍女儿几下,让她别再胡搅蛮缠,不然皇上只会越发生她的气,越发恼了她这个母妃,又后悔方才哪怕是用抬的,也该将五公主抬回关雎宫去,而不是抱着侥幸心理,皇上自来宠爱她,见她被打肿了脸,怎么可能不为她出气,就由着她跑来了乾清宫。

然当着皇上的面儿,到底还是什么都不敢做,什么也不敢再多说。

只得拉着五公主一道跪下,哀声为女儿求起情来:“皇上,雅儿她都是被臣妾宠坏了,嘴上虽不饶人,实则对谁都没有坏心,皇上是她的父皇,别人不知道,您难道还能不知道吗?她今日也是一时气昏了头,太子妃那个宫女虽的确不是撞的她,却撞的是她跟前儿最心爱的宫女,可能当时太子妃的宫女也多少有些桀骜不驯,她才会打了那宫女的……求皇上看在她年少无知的份儿上,就饶过她这一次罢,臣妾保证,她以后定然再不敢了,求皇上开恩……”

又小声斥责五公主:“还不快给你父皇磕头认错,说你以后再不敢了?仗着皇上与本宫宠爱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起来,待会儿回去后,你就给本宫把女诫女则各抄一千遍,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才能出房门,本宫还会另外安排了精奇嬷嬷教导你规矩礼仪,‘养不教父之过’,总不能真让你污了皇上的一世英名!”

五公主见皇上始终沉着一张脸,天子发起怒来,连那些个饱经风霜的老臣们尚且胆战心惊,何况她说到底只是一个小姑娘?只得抽泣着,顺着林贵妃的话向皇上认起错来:“父皇,儿臣知道错了,求父皇饶过儿臣这一次,以后儿臣再也不敢了……”

终究是捧在手心里疼了十几年的女儿,见五公主吓得一副连哭都不敢哭了的可怜样子,皇上免不得心软,连带表情也缓和了不少:“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可你年纪的确不小了,如今犯了错还能勉强说‘年少无知’,再过两年长成大人了,又该怎么说?朕可不想被文武百官和天下万民说朕教女无方!”

宇文承川与顾蕴才好看了几分的脸色霎时又难看起来。

林贵妃只肯替五公主认不该随便打卷碧的错,却不认不敬顾蕴这个长嫂和太子妃的错,五公主就更是可笑,只一句‘知道错了’,就想把事情混过去,真当他们夫妻两个是摆设不成?!

宇文承川因似笑非笑的开口说道:“五皇妹说自己知道错了,不知是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既然错了,难道不需要给你大皇嫂赔礼致歉,难道不需要受到惩罚吗?父皇,儿臣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却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受委屈,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还请父皇明鉴!”

说得皇上讪讪的,虽不悦于宇文承川的不依不饶,觉得他没有长兄的宽容仁和,也知道自己方才的话的确有重重提起轻轻放下的嫌疑,毕竟五公主骂顾蕴的话的确太难听,顾蕴这个太子妃如今又正是名声大好之际,不能太寒她的心,不然传扬开来,连带他这个天子都要被人诟病。

遂忙又板起脸来,问五公主:“你大皇兄说得对,你既知道自己错了,错在哪里?何况你光给朕认错有什么用,你真正该认错致歉的,是你大皇嫂,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你大皇嫂磕头认错?”

五公主打心眼儿里就没将宇文承川和顾蕴瞧上眼过,如今更是恨毒了顾蕴,让她给顾蕴认错,还得磕头,她宁愿去死!

所以哪怕碍于天威,不敢出声反驳皇上的话,五公主却也没有向顾蕴认错的意思,从神态到动作,都没有那个意思,大有我今日就不给你磕头认错,我看你能把怎么着的架势。

顾蕴就勾唇笑了起来,向皇上道:“父皇不知道,其实今日之事,臣媳原是打算到此为止,权当没这一回事,只待以后有了合适的机会,再向父皇母后谏言为五皇妹另外安排嬷嬷调养规矩礼仪即可的,但如今看来,当着父皇的面儿,她尚且如此不拿太子殿下与臣媳当一回事了,背着父皇,对上其他身份不如太子殿下和臣媳的人时,她是什么态度,可想而知。臣媳虽不才,自问规矩礼仪还是学得不错的,父皇若是信得过臣媳,不如就将五皇妹交给臣媳,带回东宫管教一段时间?臣媳保证届时会还父皇一个真正乖巧懂事的贴心小棉袄,未知父皇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五公主当即神色大变不说,林贵妃也是恨得咬牙,贱人想把她女儿弄到手里想怎么磨搓,就怎么磨搓,简直就是做梦,她绝不会让她如愿!

林贵妃因忙说道:“皇上,雅儿她不是不肯给太子妃认错,她只是还在想该怎么说,才能让太子妃感知到她的诚意和悔意而已,是罢雅儿?如今你想好了吗,想好了就快给你大皇嫂认错……”

说着压低了声音,“如今是皇上与本宫还在,将来皇上与本宫不在了,你大皇兄大皇嫂就是你最大的依靠,你若不打今儿起就改了你这副臭脾气,将来还想过好日子吗?别与本宫说你还有你二皇兄,你二皇兄也得依附你大皇兄大皇嫂!”

林贵妃虽有意“压低”了声音,可殿内就这么几个人,御前也没人敢大声喧哗,又有谁能听不见?

皇上就微眯起双眼,不说话了。

本来历朝历代皇上与太子之间的关系便十分微妙,当皇上的是既担心自己的太子没有能力,将来坐不稳江山,又惟恐自己的太子太有能力,早早便把自己给架空了,一个皇帝没了实权,还算哪门子的皇帝?唐高祖李渊的命运,足以让后面的所有皇帝引以为戒。

所以皇上这些日子虽对宇文承川一日胜似一日的满意,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又惟恐他太能干声望太高了,将来给自己造成巨大的威胁,待自己百年后,更容不下自己的其他儿女们,——这便是所有当皇帝的的另一项通病了,自己当皇帝时,防着自己的所有兄弟,巴不得他们全部死光光,永绝后患,轮到自己的儿子当皇帝了,却又希望儿子能善待其他每一个子女,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所以林贵妃的话,再一次说到了皇上的心坎儿上。

林贵妃这大半年来是失了宠,过去二十几年却是实打实得宠过来的,对皇上不敢说十分了解,六七分却是敢说的,见皇上若有所思,便知道皇上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立刻仇恨又不失得意的看向了顾蕴,想跟老娘斗,你还嫩了点儿!

却见顾蕴满眼都是不屑,宇文承川则目光如炬,带着毫不掩饰的森冷与阴寒,恰如一柄刚出鞘的利剑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林贵妃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什么时候,这个婢生子已经有这么强的威视和气场了,果然是居移气养移体,在东宫住得久了,蚯蚓也能变真龙了吗?

宇文承川见林贵妃稍显狼狈的收回视线后,才抱拳向皇上开了口:“父皇既不反对,那儿臣与太子妃就带五皇妹回东宫了,父皇只管放心,太子妃一定会好生教养五皇妹,让她脱胎换骨的,您和贵妃娘娘也不必担心太子妃会给她委屈受,儿臣自己向来行得正坐得端,儿臣的太子妃自然也是一样,不管别人会不会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自己,只要自己始终问心无愧就足够了!”

皇上这才回过神来,见长子长媳都明显一副洞悉一切的模样,倒像是自己听了几句挑拨离间之词,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似的,实在有失君王气度,便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了。

索性把气都撒到了林贵妃身上:“福雅养成今日这般任性跋扈的性子,你这个母妃到底是怎么教的,还敢与朕说什么‘养不教父之过’,你这是在说她成了今日这个样子,都是朕这个父皇的错了?朕日日忙着处理朝政,哪来的时间每个儿女都亲自教养?皇子就不用说了,其公主朕也没亲自教养谁,怎么就没有谁养成她这副脾气的?可见如太子妃所说,都是你这个母妃教导无方,也就难怪你兄长会做出克扣军饷吃空饷之事了,你母亲就教子无方,有其母必有其女,你能好到哪里去!”

喝命何福海:“传朕旨意,贵妃林氏教女无方,事到临头仍死不悔改,着降为贵嫔,罚俸一年,五公主迁居如意轩,禁足三个月,晓谕六宫!”

林贵妃哪里能想到眨眼之间,局势便已反转,朝着对己方大大不利的方向发展了,又几时受过皇上这样的重话?

正是心胆俱裂,大受打击之时,谁知道皇上立刻又下旨降了她的位份,还将女儿给迁出了关雎宫,宫里向来都是墙倒众人推的,先前自己是失了势,可位份还是后宫妃嫔里最高的,便是宗皇后,也不敢公然的作践她,可如今她给降成了贵嫔,后宫里位份比她高的就太多了,女儿那个性子,早前又得罪了那么多人,离了自己的庇护,还不定会被明里暗里作践成什么样儿呢!

她顾不得为自己求情,先就哭着求起皇上别把五公主移出关雎宫来:“皇上,皇上,雅儿她还小呢,且打从生下来,便从未离开过臣妾一日,求皇上不要把她移出关雎宫,臣妾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臣妾这就给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磕头认错,求皇上收回成命,求皇上收回成命……”

给皇上磕了几个头,见皇上不为所动,忙又给宇文承川和顾蕴磕起头来:“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我真的知道错了,雅儿她也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冒撞太子妃了,求太子殿下太子妃饶过我们这一次,不要让皇上将雅儿迁出关雎宫,我求求你们了。”

五公主先还梗着脖子,既不肯向皇上求饶,更不必说向宇文承川和顾蕴求饶,还是见皇上面对自己母妃的哀求始终不为所动,林贵妃又哭着求她:“你快给你大皇兄大皇嫂认错啊,你难道真想搬出关雎宫,搬去如意轩吗?就当母妃求你了……”

她才不情不愿的上前,给顾蕴磕了个头,说了一句:“我不该顶撞大皇嫂,对大皇嫂不敬,我已经知道错了,求大皇嫂原谅我这一次。”

可皇上早就恼了林贵妃,方才又已瞧出五公主以往的乖巧懂事十有*只在自己面前才会呈现,存了心要磨磨她的性子,哪里会被她们母女一哭一求,便轻易改变主意?

所以一个时辰后,宇文承川与顾蕴便在崇庆殿收到了五公主已被何福海亲自监督着,搬去了如意轩的消息,冬至还幸灾乐祸的道:“听说之前服侍五公主的人,除了她的奶娘,所有人都让何公公奉旨给换了,贵妃娘……不是,贵嫔娘娘好说歹说,何公公也不同意让五公主多带一个旧人去如意轩,另外,何公公还自内务府给五公主挑选了四位以严苛出名的精奇嬷嬷,调教五公主的规矩礼仪,五公主届时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就等着好生喝一壶罢!”

顾蕴却仍不满意,没好气道:“她们母女只是被降了位份,分住到了两个地方,禁足三月而已,锦衣玉食,富贵荣华丝毫不受影响,卷碧却至今生死命悬一线,即便侥幸捡回命来,后半辈子也毁了,真是便宜她们了!”

可皇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毕竟她再看重卷碧,卷碧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奴婢,皇上今日惩罚林贵妃与五公主,也并不是为五公主打了卷碧,而是为五公主顶撞了她这个长嫂和太子妃,她再不依不饶下去,皇上只会越发对他们、对东宫不满,她总不能为了解一时之气,就坏了大局,少不得只能将这笔账先记下,以后再与她们母女彻底的清算了。

宇文承川闻言,皱眉接道:“的确便宜她们了,不过她们如今都失了势,多的是人想踩她们一脚的,你不好出手,让淑妃妙贵嫔替你出手也是一样。”

冬至插言道:“奴才还听说,五公主今日之所以找卷碧姑娘的麻烦,是因为听见二皇子与林贵嫔说,要将她许给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幼子,她瞧不上人家,又不敢恼二皇子和林贵嫔,所以把账都算到了太子妃头上,这才会拿卷碧姑娘出气的。她既那么不想嫁给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儿子,殿下与娘娘何妨就让她噩梦成真?如此娘娘便可以狠狠的出一口气了。”

当日二皇子与林贵妃说话时,是屏退了众服侍之人的,可先前五公主对着林贵妃和二皇子妃又哭又闹时,却没有避人,冬至自然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这才会给顾蕴出这个主意。

顾蕴却摇头道:“二皇子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比三皇子要好上两分,素日瞧着对五公主这个唯一的亲妹妹也是真的疼爱,若只是为了拉拢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他的儿子不是真的出色,他也不会坑自己的亲妹妹,毕竟是五公主一辈子的事,所以我们还是别害人家的好儿郎了,五公主那样的性子,还是适合嫁到仇人家里去,要不,我们设法把她嫁到成国公府,或是益阳长公主府去?”

说着,因知道不可能,倒笑了一下,才又道:“至于让淑妃妙贵嫔踩她,也没那个必要,她就是个被宠坏了的蠢货而已,还不值得我们为她浪费心神,反正我们不踩她,别人也会踩的,我们只冷眼旁观即可。”

整个后宫恨林贵妃的人少了么,宗皇后且不说,其他妃嫔往日里谁没受过她的气,谁又没受过五公主的气,如今位份比林贵妃高的不必说,铁定不会给她好果子吃,便是位份仍比她低的,势必也会趁机落井下石一番,狠出一口昔日的恶气,她实在不必亲自上阵,没的白脏了自己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