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八九回 有因才有果

宇文承川直到交午时,才从乾清宫出来了,皇上既早就发了话,让他在内阁和军机处行走,他这些日子自然不少时间耗在这两处,尤其很快圣驾就要出发去热河行宫,内阁和军机处要忙的事情更多,他这几日耗在乾清宫的时间自然也更多。

不想方一出乾清宫,就见胡向安的徒弟小夏子迎了上前,宇文承川心知有异,小夏子可不管跟他出门的,因使眼色示意小夏子至一旁的僻静角落后,方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夏子忙打千儿给他行了礼,才恭声道:“回太子殿下,方才太子妃娘娘在御花园打了五公主,听说贵妃娘娘听了五公主的哭诉后勃然大怒,说要到皇上跟前儿告太子妃娘娘一个不贤不悌,告殿下您一个管教无方之罪,冬至公公担心殿下被贵妃娘娘打一个措手不及,这才会让奴才过来乾清宫外侯着,待殿下一出来,便把事情禀了殿下。”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时辰了,事情也发展得与一开始有些不一样了,冬至自然要打发人第一时间将最新进展告诉小夏子,所以小夏子才会有此一说。

宇文承川不待小夏子把话说完,已是沉下一张脸来,待听完他的话,一张脸就更是黑如锅底了,冷声道:“太子妃可吃亏了?是因为什么原因,太子妃与五公主起了冲突的?那太子妃现在在哪里?”

小夏子虽还不够格近身服侍宇文承川,但东宫上下都知道太子殿下有多在意太子妃,所以宇文承川虽是最后问的顾蕴现在在哪里,他却最先就回答道:“太子妃娘娘现在已经回崇庆殿了,娘娘并没有吃亏,吃亏的是,吃亏的是娘娘跟前儿的卷碧姑娘。”

宇文承川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只要蕴蕴没有吃亏就好,他沉声说了一句:“回宫,一边走一边把事情的经过与孤说一遍。”已举步往东宫方向走去。

小夏子忙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宇文承川说了一遍,末了道:“如今太医已给卷碧姑娘瞧过了,说她的情况很不好,太子妃娘娘很是伤心,奴才听奴才的师傅说,娘娘还哭了。”

宇文承川的脸色瞬间又难看起来,虽没有说话,却越发加快了脚步,蕴蕴对打小儿近身服侍她的几个丫鬟是什么感情他是知道的,他也挺感激她们几个,若没有她们的悉心照顾和陪伴,蕴蕴早年的日子还不定得多苦,如今卷碧命悬一线,她心里一定很难受,他得赶紧回去陪着她才是。

另外,还得设法救卷碧一救,哪怕不为感情,只为卷碧是个难得的忠仆,也得尽量救她一救,不然以后要再给蕴蕴找一个这样忠心耿耿的贴身丫头,可不容易了。

宇文承川却不知道,他前脚才离了乾清宫,林贵妃后脚便带着五公主到了乾清宫求见皇上。

五公主虽被顾蕴那一巴掌气得差点儿发了疯,到底还是记得皇上的禁忌,每日上午不许后妃和公主们去乾清宫,除非有特旨,所以她是哭着回的关雎宫。

彼时林贵妃正在二皇子妃屋里与二皇子妃说话儿,她虽不满于儿子在自己跟前儿对儿媳的维护,到底还知道以大局为重,所以这两日对二皇子妃比前些日子还要关怀备至,而二皇子妃本来就不是个刁钻刻薄的人,见婆婆待她好,她只有待林贵妃越发恭敬的,所以婆媳之间倒也是其乐融融。

不想婆媳二人正说得高兴,随着外面一阵短暂的对话:“公主,您这是怎么了……啊……”

“滚开!”

就见五公主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林贵妃不由沉下了脸来,方才外面服侍宫女的惨叫她怎么会听得见,知女莫若母,又岂会不知道定是女儿又无故责打宫人了?

说来女儿年纪已不小了,也是时候该拘拘她的性子了,不然将来她下降到哪家,都不是与人家结亲,而是结仇,当然,驸马家一定敢怒不敢言,可真心辅佐乾儿与假意敷衍,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她不能只考虑女儿,而不考虑儿子,要知道只有儿子好了,她们母女才能更好,否则,她们母女连现在的日子都保不住!

念头闪过,林贵妃难得疾言厉色的斥责去五公主来:“你这样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不知道你嫂子有了身孕需要静养吗,你方才打的又的谁?不管是谁,总归不是服侍本宫的,就是服侍你嫂子的,母妃与嫂子跟前儿服侍的人你也说打就打,成何体统,你眼里还有本宫这个母妃和你嫂子这个嫂子吗,你给本宫……”

话没说完,见五公主披头散发,半边脸颊高高肿起,满脸都是泪水,打她生下来至今,还从未这般狼狈过,满腔的生气与恼怒就霎时被震惊与心疼所取代了:“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母妃,母妃给你出气去?”

又骂跟她的人:“跟公主的人都死到哪里去了,看见公主被人欺负成这样,也不知道即刻回来禀了本宫的,一群废物,本宫养你们何用!”

五公主这才“哇”的一声,扑到林贵妃怀里大哭起来,“是东宫那个贱人欺负我的,她竟敢打我,她说她既是长嫂,又是当朝的太子妃,于情于理都打得我,还说打了我又如何,还要来问母妃要辛苦费呢……而且她打了我不算,连母妃也一并骂了,说母妃是姨娘小星,本没资格教养儿女,所以才会教养得我与母妃一般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要尽快回了父皇和皇后,将我挪出关雎宫,另派教引嬷嬷调教,不然我就要丢光整个宇文家的脸了,母妃可一定要为我出气,不能让我白白被那个贱人欺负了去啊……”

林贵妃不待女儿把话说完,已是气得浑身发抖,待五公主说完,更是气得“砰”的一声便把手里的茶盅砸了,怒声道:“那个贱人,旧账本宫还没跟她算呢,她竟敢又欺负起本宫的女儿,辱骂起本宫来,老虎不发威,她就真当本宫是病猫了啊!来人,备轿辇,本宫这就乾清宫请皇上为本宫母女做主去!”

皇上自来宠爱福雅,就算如今皇上待她已是大不如前,哥哥新近又坏了事,惹恼了皇上,但皇上对福雅却是一如既往的宠爱,不然也不会赏赐不绝了,就不信皇上知道顾氏那个贱人竟敢对福雅动手后,会不严惩贱人,东宫得意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给他们一记耳光,让他们知道这皇宫乃至这天下仍是皇上说了算,看他们还怎么得意怎么嚣张了!

就有宫女战战兢兢的答应着要去传话。

“且慢!”却被因五公主忽然闯入,受了惊吓,以致心跳加速脸色发白的二皇子妃叫住了,看向林贵妃赔笑道:“母妃还请暂且息怒,臣媳知道妹妹受了委屈您心疼,臣媳又何尝不是一样?只是一点,太子妃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欺负妹妹,指不定当中有什么误会也未可知,母妃要不还是问清楚了事情的因由,再去求父皇为妹妹做主也不迟,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

二皇子妃与五公主做姑嫂也好几年了,岂能不知道五公主是个什么性子,仗着皇上宠爱,由来只有她先欺负人的,谁敢欺负她,这些年自己说是亲嫂子,明里暗里被她欺负挤兑得还少了么?

反倒是东宫那一位,行事除了该高调时以外,从来都很低调,照理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对五公主动手才是,所以她才会适时出言劝阻林贵妃,如今他们一系的处境已是不好了,再因鸡毛蒜皮的小事惹得皇上越发厌了他们,以后他们还有什么前程甚至是活路可言!

林贵妃闻言,不由犹疑起来,可不是,那顾氏就算再嚣张跋扈,也不可能青天白日的,就无缘无故的动手打小姑子才是,传扬开来可不好听……因问五公主:“你嫂子说得有理,凡事总得有因才有果,那贱人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对你动手才是,必定有什么缘由,你把事情一五一十的与本宫说一遍,本宫再决定要不要去求你父皇为你做主也不迟。”

五公主就狠狠瞪了二皇子妃一眼,才继续哭道:“能有什么缘由,她的宫女在御花园里不慎冲撞了我,我就让人打她的宫女一顿,谁知道才打到半途,她就忽然冲出来,不由分说的把人抢走了,我自然要说她不该这么护短,谁知道我才说了没两句呢,她就忽然动手打了我,还不假跟她之人的手,而是亲自动手打我,弄得跟我的人也不敢还手,我自己又打不过她,可不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欺侮了我和母妃,扬长而去吗?母妃,您一定要去求了父皇为我做主,为我出气才是,不然如今是父皇母妃还在呢,她就敢这样欺负我了,等哪日父皇母妃不在了,我岂不是立刻就要被她作践死了……”

话音未落,林贵妃已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父皇春秋正盛,少说也还有几十年还活,仔细你这话传到他耳朵里去,他生你的气!”

说得五公主不敢再说后,才又恨声道:“这么说来,今日理亏的的确是贱人了,为了区区一个宫女,竟然就亲自动手打我儿,本宫倒要问问皇上,到底是皇上的女儿尊贵,还是她顾氏跟前儿一个宫女尊贵?为了一个宫女,就打皇上的女儿,自己的小姑子,她眼里还有皇上这个君父吗!”

五公主忙火烧焦油道:“可不是,她眼里还有父皇吗?母妃一定要回了父皇,重罚那个贱人,给我狠狠出一口气才是!”

眼见林贵妃又被五公主挑起了怒火,二皇子妃头疼之余,是真不想管这些破事儿,也的确没精力管了。

奈何到底是自己的婆婆和小姑子,自己不看她们,也要看二皇子,也要看腹中的孩子,不然到头来收烂摊子的还不是自己的夫君,连累的还不是自己母子,只得又委婉的劝林贵妃道:“母妃是打算一个人去见父皇,还是带了妹妹一块儿去?若是带了妹妹一块儿去,妹妹怕是得先回屋梳洗一番,换件衣裳才是,总不能御前失仪罢?母妃也正好可以趁这个空档,问问跟妹妹的人具体的细节,省得待会儿见了父皇,父皇问起来,有不尽不实之处,对质时落了话柄。”

言下之意,这只是五公主的一面之词,林贵妃还得问问跟她的人才是,不然回头与顾氏对起质来,顾氏说的才是真相,就真是活打嘴巴了!

林贵妃岂能听不出来,虽有些不满儿媳质疑女儿,但仍觉得多问一句也没什么,便看向五公主,道:“既然如此,你且先回房换件衣裳罢……”

一语未了,五公主已看向二皇子妃怒气冲冲的道:“我们母女说话儿,几时轮到你一个外人插嘴了,别以为你怀了我哥哥的孩子,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摆嫂子的架子了,这天下会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不差你一个!母妃,我们别理她,她就是巴不得我被人欺负死才好呢,我们这就走罢,我就是要这样去见父皇,才好让父皇知道,我被顾氏那贱人欺负得到底有多惨!”

二皇子妃被气得浑身发抖,不由捂住了肚子,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嫁到皇家来,前几年日子过得艰难也就罢了,满以为如今总算可以苦尽甘来了,谁知道小姑子反比以前更可恶更刁钻了,她到底做的是什么孽?

所幸林贵妃这一次难得站在了她一边,喝骂五公主道:“你是怎么跟你嫂子说话的,还不快给你嫂子赔不是?你若是敢不给你嫂子赔不是,本宫今日不但不会为你做主,还要罚你,不信你就只管试试!”

五公主见林贵妃已然动了真怒,不敢再违逆她的话,只得不情不愿的上前给二皇子妃赔了不是:“都是我口无遮拦,还请嫂子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不敢了。”

说完也不管二皇子妃原不原谅她,又催起林贵妃来:“母妃,我们快走罢,再不走指不定那贱人就要去父皇跟前儿恶人先告状了。”

然林贵妃到底还是将二皇子妃的话听了进去,关键还是因为知道如今自己已大不如前,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不敢去皇上跟前儿造次,所以就当没听见五公主的话一般,命人去传了跟五公主的人进来细细盘问。

这一盘问,自然就将事情的真相盘问了出来,跟五公主的人虽都怕她,却更怕林贵妃,毕竟林贵妃才是真正能决定他们生死的人,他们哪里敢隐瞒?

把林贵妃气了个够呛,指着五公主骂道:“你明知道如今本宫在皇上跟前儿和宫里的地位都是大不如前,关雎宫的体面也是大不如前,你不给本宫收敛着点也就罢了,还尽给本宫惹是生非,那个宫女若真撞的是你也就罢了,你便打死了她,顾氏也奈何不得你,可她撞的只是你的宫女,还立刻赔过不是了,你依然不依不饶,还傻到放那个宫女的同伴回去给顾氏通风报信,话还说得那般嚣张,也就不怪顾氏要打你了,本宫都想打你了……你、你、你真是气死本宫了!”

骂得五公主哭了起来,犹不解气,又道:“你去惹顾氏干什么啊,连本宫都在她手下吃了几次亏,连你舅舅都被她和那个婢生子给搞垮了,你去惹她干什么啊,她是你能惹的吗?你就算要惹她,也待我们熬过了眼下的难关,也待我重新讨回了你父皇的欢心啊,还当着她的面儿骂她‘贱人’,还敢撺掇了本宫闹到皇上跟前儿去,你是惟恐你父皇还不够生本宫和你舅舅的气,惟恐我们的日子还不够难过是不是,本宫怎么就生了你这样一个气人的糊涂东西,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五公主就哭得更大声了:“我怎么想的,我还不是想为母妃和哥哥出一口气,想为舅舅出一口气,想问自己出一口气,不想被母妃和哥哥因为一时失利,就胡乱将我许给那劳什子五城兵马司的儿子而已,五城兵马司的儿子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下嫁给他,下降到他们家?我就是不想被母妃和哥哥胡乱嫁了,就是见不得顾氏那贱人仗着自己有两个臭钱,就狂到快要飞上天,把我们都逼上绝路嘛,呜呜呜……”

原来昨日二皇子与林贵妃屏退众服侍之人说的话,都被五公主在门外一字不漏的听了去,她打小儿就骄傲自负,早已决定非这天底下最好,不但门第要好,人品才学要好,样貌要好,还得对她最好的男子不嫁的,怎么肯嫁给区区一个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儿子?虽然林贵妃当时否定了二皇子的话,但她对哥哥的性子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怕此事不会那么容易就作罢。

------题外话------

本来月底了,想呼唤一下票票的,更得这么少,又实在不好意思要,大家自愿吧,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