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八八回 耳光啪啪

强压下满腔的怒火,顾蕴肯定的与锦瑟道:“你做得很好,何罪之有,卷碧与你打小一块儿长大,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难道与我就不是一样吗?你要是为了不给我添麻烦,就装作不知道此事,不来禀告我,我事后知道了,才真是要怪罪你了。”

锦瑟闻言,眼泪忍不住又来了,紫兰见状,忙插言道:“娘娘放心,太子殿下这会儿虽在懋勤殿还没回东宫,奴婢却已让胡公公打发人去乾清宫外侯着了,待太子殿下一出乾清宫便把事情禀告太子殿下,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娘娘吃了五公主和贵妃娘娘亏去的!”

顾蕴微微勾了勾唇角,谁吃亏还不一定呢,点头道:“本宫知道了。且不多说了,我们再快些,早一刻抵达现场,卷碧也能多一线生机。”

“是。”众人忙齐齐应了,主仆一行越发加快了脚步。

方进了御花园,还没瞧见人呢,远远的就听见一个尖利的女声:“给本公主狠狠的打这贱婢,谁让她仗着自己主子横,就冲撞本公主的,她主子横是因为她主子是太子妃,她又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区区一个贱婢罢了,还想狗仗人势,本公主打死了她不算完,待会儿还得去找她主子要辛苦费呢!”

声音颇为熟悉,正是五公主的声音,卷碧却从头至尾都没发出任何声音,不论是求饶声还是惨叫声。

顾蕴心里猛地一“咯噔”,卷碧不会是已被……念头闪过,余光瞥见锦瑟的脸也是越发的惨白如纸,显然与自己想到了一块儿去,顾蕴大脑还来不及反应,双手已提起裙摆,拔腿小跑起来,什么形象什么仪态的,都见鬼去罢!

循声小跑了一阵,在绕过了一道由冬青做成的绿墙后,顾蕴终于看见了事发现场。

就见卷碧正让两个太监按着,由两个满脸横肉的婆子在打板子,因她今日穿的是浅碧色的衣裳,从背部以下至双膝以上,早已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整个人更是一动不动,就好像那板子不是打在她身上,而是打在一堆了无生息的破布上一般。

五公主则坐在旁边的树荫里,用银签簪了西瓜在慢慢吃着,身后还站着两个宫女,一个为她打着伞,一个则为她轻轻的打着扇,一副惬意至极的样子,不像眼前正上演着暴力与血腥,倒像是在上演着什么好戏似的。

顾蕴浑身的血液霎时都冲到了脑门上,想也不想便大喝道:“住手!”

白兰紫兰则应声飞扑上前,一人一脚的将按着卷碧的太监和打板子的婆子都踹飞了,白兰又忙蹲下身探了探卷碧的鼻息,方松了一口气,起身向顾蕴禀道:“太子妃娘娘,卷碧姐姐还活着。”

顾蕴心里悬了一路的大石,方算是稍稍落了些回去,只要人还活着就好,因忙吩咐二人:“你们两个,即刻带了卷碧回去,拿了本宫的令牌,去太医院将外科太医内科太医都传齐了,让他们务必保住卷碧的性命,否则,休怪本宫不客气!”

说话间,人已行至卷碧面前,见她一张脸惨白如纸,几缕乱发贴在其上,越发显得黑白分明,鼻翼间更是几乎没有任何起伏,想起她素日的爱说爱笑,想起她和锦瑟都是为了陪伴自己,才拖到现在年纪老大还没成亲,才会有了今日这场杀身之祸的,顾蕴心痛难当之余,眼圈一下子红了,还是想着眼下不是哭的时候,方堪堪强忍住了。

白兰已道:“娘娘,奴婢还是留下来服侍您罢,让紫兰和锦瑟姐姐带卷碧姐姐回去即可。”五公主素日便刁蛮霸道出了名的,万一她和紫兰都离开了,太子妃娘娘一个不慎吃了她的亏,回头太子殿下还不得生吞了她们!

顾蕴能想来白兰的顾虑,遂也没反对:“嗯,那就让紫兰和锦瑟带卷碧回去,快!”

紫兰于是弯身在锦瑟的帮助下背起卷碧,很快便离开了御花园,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以致卷碧都被带走了,五公主才终于在自己太监和婆子的申吟声中回过神来。

立时气得满脸通红,把手上的西瓜往地下一扔,腾地站起身来,便几步行至了顾蕴面前,怒声道:“顾氏你什么意思,竟敢不问过本公主的意思,就把你的人带走,你难道不知道她冲撞了本公主,本公主就算打死她,也是理所应当的吗,有你这样护短的吗,难怪能纵出如此不懂规矩,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来,有什么样的主子,才能有什么样的奴才么……”

话没说完,顾蕴已冷冷道:“白兰,给本宫狠狠掌她的嘴,竟敢如此对当朝的太子妃和长嫂说话,可见素日的规矩礼仪都白学了,本宫打了她不算,待会儿还得去向贵妃娘娘要辛苦费呢!”把五公主方才叫嚣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了她。

“是,太子妃娘娘。”白兰立时大声应了,上前便要打五公主,才不管对方是不是得最宠的公主,反正她只听自家太子妃的话。

五公主自是大怒,朝白兰怒喝了一声:“贱婢你敢!”又看向顾蕴:“长嫂又如何,太子妃又如何,谁让你的宫女冲撞本公主在先的,官司就算打到父皇跟前儿,也是本公主有理,何况父皇自来最疼爱本公主,你算个什么东西,父皇难道会向着你一个外人,反而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受委屈不成?”

说得顾蕴怒极反笑,点头道:“五皇妹说得对,你再怎么说也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本宫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的确不该让自己的宫女打你才是。”

五公主今日一如既往穿了大红色的衣裳,林贵妃年轻时既能艳冠群芳,五公主身为她的女儿,自然也有一副万里挑一的好相貌,端的是明眸皓齿,肤若凝脂,如今虽还未完全长成,整个人犹带着几分稚气,但已不难看出再过两年,会出落得何等的明艳动人了。

因林贵妃是妃嫔里位份最高的,她生来便是公主里最尊贵的,过去这些年林贵妃又得皇上宠爱,在后宫如日中天,连宗皇后都奈何不得她,不止林贵妃宠爱她,从来都是要星星不给月亮,便是皇上,也自来待她是儿女们里的头一份儿,毕竟儿子是要顶天立地的,不能宠,女儿却只要当好贴心小棉袄即可,可以想怎么宠,就怎么宠。

久而久之,五公主便养成了一副刁蛮跋扈,唯我独尊的脾气,当然,她这个脾气在皇上面前从来都不会表露出来,所以皇上至今都以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温柔娇俏善解人意,是自己的开心果儿,哪怕这些日子他冷落了林贵妃,给五公主的赏赐却是从来没断过。

顾蕴进宫这半年以来,日常除了去景仁宫请安,泰半时候都待在东宫里不曾出门,而公主们又自有课业要上规矩要学,彼此之间打的交道自然极少,也就每逢有什么宫宴时,才能与公主们打个照面而已。

但就是那有数几次的照面,已足够顾蕴看透五公主的本性了,何况宫里其他人都知道五公主是个什么性子,顾蕴又岂能不听到一两耳朵的,若是寻常人家,长嫂宗妇瞧得小姑子这样,少不得要劝谏管教一二,省得将来让其拖累了阖族女眷的名声。

不过既是皇家,皇帝的女儿从来不愁嫁,东宫与林贵妃母子又注定了要水火不容到底的,她自然懒得去管这些破事儿,只要五公主不犯到她头上,她管她去死呢!

万万没想到,五公主这么快就真犯到了她头上,真当她是软柿子么,顾蕴自然不会与她客气,因居高临下看着她美艳得意的脸,缓声继续说道:“本宫还是自己来得好,长嫂管教小姑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么,就算是官司打到了父皇跟前儿,也是本宫有理不是吗?”

话音落下的同时,无视五公主的得意表情瞬间皴裂成了震惊与恼怒,“啪”的一掌,便重重打在了五公主的脸上,打得她当场便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半边脸也瞬间高高肿起了,顾蕴用了多大的力气,可想而知,饶是如此,她依然觉得打轻了,不过区区一巴掌,比起卷碧挨的那些板子,比起卷碧流的那些血,又算得了什么!

五公主哪能想到顾蕴竟真敢说打自己就打,半边脸霎时就痛木了,耳朵也是嗡嗡作响,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了顾蕴片刻,才忽然发疯般大叫起来:“贱人,你竟敢打我!我今日不将你打成烂羊头,我再不活着!”一边骂,一边挣扎着想自地上爬起来,可爬了几次,都因双腿发软没能成功。

忽一眼瞥见旁边吓得噤若寒蝉的自己的宫女们,立时迁怒起她们来:“蠢货,一个个的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来扶本公主起来,再去把那个竟敢打本公主的贱人打成烂羊头,主辱臣死,连自己的主子都护不住,本公主养你们又有何用!”

她的两个贴身宫女闻言,忙如梦初醒般上前一左一右扶了她起来,可让她们对顾蕴动手,她们却是打死也不敢的,不说太子妃身份比她们公主尊贵,甚至比贵妃娘娘还要尊贵,她们不敢以下犯上,只说太子妃自进宫以来,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强势,已让阖宫上下都知道太子妃是万万惹不得的,她们就算是奉命行事,也不敢啊。

只得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小心翼翼劝起五公主来:“太子妃娘娘到底是公主的长嫂,于情于理,都是打得公主的,要不,公主这就求见皇上,求皇上为公主做主去?皇上自来最宠爱公主,一定不会看着公主白白受委屈的……啊……”

话没说完,脸上已“啪”的挨了五公主一掌,怒声道:“吃里扒外的东西,不说保护本公主,竟还拖起本公主的后腿来,给本公主滚,滚得远远的!”

说完仇恨的看向顾蕴:“奴才们不敢打你,那本公主自己来,别以为你有两个臭钱,别以为你们能整垮本公主的舅舅,本公主就怕了你,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本公主今日不打烂了你,本公主再不活着!”

只可惜手才抡到半空中,已被顾蕴截住了,冷冷道:“果然五皇妹素日的礼仪规矩都白学了,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与那市井泼妇有什么差别?也不知道林贵妃素日都是怎么教你的,怪道自来做姨娘小星的都没资格教养儿女呢,没的白教养得与自己一般的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看来本宫得尽快回了父皇与母后,将五皇妹挪出关雎宫,另派教引嬷嬷调教了,不然将来整个宇文家的脸,都要让五皇妹一个人给丢光了!”

无视五公主红肿扭曲,早已看不出半分美艳的脸,冲她的宫女太监嬷嬷们喝了一句:“你们一个个的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了你们公主回去好生反省去,等着本宫亲自动手吗?”便甩开五公主的手,甩得五公主又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后,才扶了白兰,扬长而去了。

余下五公主看着她主仆的背影越走越远,气得浑身直哆嗦,好半晌才“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来:“贱人,我一定要回了母妃和父皇,让母妃父皇为我做主,将你碎尸万段!”一边哭,一边也不让人扶,自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便披头散发的哭着往关雎宫方向跑了。

她的宫女太监嬷嬷们见状,虽知道今日他们定是凶多吉少了,却也不敢去避祸,只得哭丧着脸,忙忙也跟了上去。

彼时顾蕴与白兰已上了通往东宫的长街,顾蕴这会儿才觉得方才扇五公主耳光的手掌一阵阵发麻,不由皱眉道:“想不到打人也这么累人,本宫手这会儿都快疼木了,也不知道那些人何以那么爱打人,他们自己的手难道就不会疼吗?”

白兰听得一阵好笑,知道顾蕴这会儿心情不好,忙强自忍住了,道:“娘娘方才就该让奴婢来的,娘娘千金之躯,怎么能做这些粗活儿?待会儿回去后,奴婢就用药油给娘娘揉揉,不然明儿起来后,娘娘的手只怕都还是痛的。”

顾蕴“嗯”了一声,道:“五公主那个性子,像是能吃亏的人吗?何况她本就恨透了本宫,本宫方才若真让你动手,回头她告到了皇上跟前儿,皇上又自来宠爱她,万一皇上却不住她的哭诉,就拿你开刀给她出气怎么办?本宫再怎么说也是太子妃,还是她的长嫂,她出言不逊顶撞本宫,就算说到天边去,本宫也打得她,便是皇上,也不好拿本宫怎么样,卷碧已经躺下了,本宫不能再让你也躺下了!”

才因打了五公主,而好受了几分的心,因说到卷碧,想到卷碧这会儿还不知怎么样了,复又变得沉重起来。

白兰却是一阵感激与感动,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得把感激与感动都铭刻在心底,扶了顾蕴继续往前走。

一时主仆两个回到崇庆殿,王坦与另一位太医整好在给卷碧诊治,因卷碧是女孩子,二人也不能直接看她的伤口,便隔着帘子听锦瑟一一描述,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卷碧的伤势了解了个大概,然后由胡向安引着去了外面开方子。

顾蕴这才进了锦瑟与卷碧共住的屋子,问起锦瑟来:“太医怎么说?”

锦瑟红肿着眼睛道:“回娘娘,太医说,卷碧被打得太重,伤了经络,如今天气又热,怕她的伤口化脓引起她整个人发烧发热,怕是凶多吉少……便是侥幸能捡回一条命来,以后双腿也要受影响,十有*,以后都不能再走路了……”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来,忙拿帕子捂了嘴,将头偏到了一边去。

饶顾蕴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卷碧此番怕是凶多吉少了,但真当听锦瑟这么说了时,她的心依然瞬间细细密密针扎一般的痛起来,好半晌方哑着声音道:“不会的,卷碧一定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发热怕什么,把本宫份例内的冰都挪过来便是,等太子殿下一回来,我再与他说,让他安排最好的大夫,最好的药材给卷碧,她一定能活过来,一定会没事的!”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满心的酸涩与不安后,才又道:“我瞧瞧卷碧去。”

就见卷碧趴在床上,整个人气色瞧着比方才在御花园时还要糟糕几分,因衣裳已经被剪开,伤口上的血迹已经被洗净,伤口露了出来,整个臀部和大腿都被打得皮开肉绽,连一块好地儿都找不到了,瞧着好不骇人……顾蕴本能的恶心之余,心里也更酸疼更恼怒了,五公主以为方才挨了她那一掌,这件事就算完了吗,没那么容易,她不让她受到应得的惩罚,不让她付出代价,她就不姓顾!

------题外话------

本来想国庆节休息一下,好好放松放松的,毕竟写到一百多万字,实在有些累了,但编辑说了,如果断更了,得恢复更新后一周才开始安排推荐,那前后就得半个月没有推荐,肯定得喝风了,没办法,只好从现在开始存稿,所以接下来到国庆假期结束,都只有五千更了哈,请亲们千万见谅,实在是国庆节想休息,想好好陪陪孩子,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