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八七回 挑事

林贵妃想的是,二皇子妃既已嫁给了二皇子,做了他们林家的外甥媳妇,如今母家有难,她自然该竭尽所能,让母家顺利度过难关才是,毕竟他们母子婆媳与林家骨肉至亲,绝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满以为二皇子也定然会赞成自己的意见。

不想二皇子却断然道:“萧氏这一胎本就来得艰难,更怀得艰难,如今一日里大半时候都得卧床静养,便是偶尔能下床,也只能在屋里略走动走动,她自来闲不住的,为了孩子这次是真吃足了苦头,这事儿我不打算告诉她了,母妃也别告诉她,省得她又忧思过度,对大人和孩子都不好。”

林贵妃心里立时酸溜溜的,儿子几时这般维护过萧氏,如今倒将她当宝,为了她竟连自己这个母妃都敢驳回了,果然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因悻悻的道:“我又不是让她白给,只是暂时借她的银子,等度过了眼下的难关,我们手上宽裕了,立刻就要还给她的,你至于这么护着她吗,弄得她跟美人灯似的,风一吹就要倒一样,当谁不知道她爹打小儿拿她当儿子一样胡打海摔长大的呢?”

二皇子就暗自叹了一口气,他怎么就忘了婆媳自来是天敌,做儿子的决不能当着亲娘无条件的维护自己的媳妇儿了?因忙笑道:“她是让我岳父当儿子一般养大,可如今她不是怀着身孕,怀相一直不好吗?儿臣也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别人不知道儿臣有多盼望一个嫡子,母妃难道还不知道不成?”

顿了顿,笑容变得勉强起来:“何况如今舅舅失了两枚总兵大印,如今我们就只剩下我岳父那一枚总兵大印了,文臣有柯阁老在一日,我们都是指望不上的,何况文臣里好些人都是支持所谓大道正统的,好些文臣甚至连老三的账都买,只一门心思支持东宫那个婢生子。我们能指望能争取的,只有武将和封疆大吏们,是决不能再让我岳父对我有所不满了,母妃也知道,早前因为我让庶子生在了嫡子前头,我岳父已对我颇为不满了,得亏萧氏如今有了身孕,不然我岳父还不定是个什么态度,所以母妃,我不告诉萧氏,也是为了大局考虑,还请母妃千万也以大局为重。至于缺的银子,我去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如今离舅舅被押解回京怎么也还有十天半个月,我总能想到法子的。”

说话间,二皇子不由再次庆幸起二皇子妃的身孕怀得正是时候来,以自家岳父对女儿的疼爱与看重,若萧氏一直怀不上孩子,十有*就不会再全力的支持他了,他为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将来让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来继承,让女儿和自家都得看别的女人的脸色看日子,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做这样的傻事,——看来以后自己待萧氏得更好一些了。

一席话,说得林贵妃没了话,好半晌方道:“我不告诉她也就是了,你别说了,越说我心里就越难过。可你不是说你的每一两银子都提前安排好了用处吗,你上哪儿想法子去?还是我来想罢,这些年你父皇给我和你妹妹的赏赐着实不少,首饰珠宝摆件什么的,都是万里挑一的,虽都有大内的印记,只能上黑市里变卖,到底还是能变成银子的,只是我得先安排人弄一批假的来替换,所幸你妹妹离及笄还有两年,等熬过了这一关,我还来得及重新给她准备嫁妆,不然就真得委屈她了。”

说得二皇子心里也越发难受了,道:“那些真正有银子也买不来的好东西,母妃可千万别变卖了,不然将来即便有银子了,也买不回一模一样的来,照样还是委屈妹妹。母妃也别因为银子紧张,就苛待自己和妹妹,更别做克扣宫人月例赏赐那样没品的事,我们银子再紧张,也不缺那三瓜两枣,没的白让人说嘴。不过说到妹妹的婚事,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吴大中的幼子我前儿曾无意见过一次,倒是文韬武略,英气不凡,母妃要不找机会探探吴夫人的口气去?”

五城兵马司掌管着盛京城的安保防务,若吴大中的儿子尚了五公主,自然就是二皇子阵营里的人了,二皇子将来万一要起事,五城兵马司绝对能起到不可取代的作用,所以二皇子才会有此一说。

林贵妃却皱起了眉头:“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才得三品,还是幼子,也太委屈你妹妹了,她可是所有公主里身份最尊贵,也最得圣宠的,总不能叫她的驸马反是姐妹里最次的一个罢,要不,还是再看看,实在不行了,再决定也不迟?倒是你,老三能纳个金光闪闪的侧妃,你难道就不能,如今光靠节流怎么成,还得想法子开源才成啊!”

“那吴小公子是真万里挑一,不然我也不会向母妃开这个口,我就福雅一个妹妹,如何舍得委屈她?不过母妃既不同意,此事就以后再说罢。”二皇子见母妃不同意自己的提议,也就不再多说,心里却想着,这门亲事无论如何都得促成了,又道:“倒是我纳侧妃的事,我也想过,不过一来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二来萧氏胎像还不稳,且待我从热河回来后,萧氏的胎像也稳了,我们再从长计议罢。”

林贵妃应了,“那我这就悄悄替你相看起来,横竖这次热河之行,我是无论如何也去不了了,不过要找个门第不算太差又得有银子,关键还得人家愿意的人家,谈何容易?而且再怎么有钱,难道还能胜过东宫那个贱人去不成,也不知道老天爷为何那般厚爱那个贱人,什么都给她最好的,自她进了宫起,我们的处境便一日不如一日,到如今更是被逼到这个地步,总有一日,我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

二皇子沉声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何况据我看来,顾氏是有银子不假,那个婢生子才真正不是省油的灯,可恨我们竟被他蒙蔽了二十年,让他暗地里丰足了羽毛,至今都摸不清他的深浅,我总得先摸清楚了他的底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当下母子两个又低语了一回,二皇子方暂别了林贵妃,往后面的配殿看二皇子妃去了。

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永嘉侯落马的消息于林贵妃母子来说自是晴天霹雳,于其他人来说,就未必了,譬如宗皇后母子。

这可算是这么久以来,他们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虽然受创的是二皇子而非宇文承川,但二皇子也是敌人,那于他们来说便是好事,指不定二皇子经此一役,就越发恨毒了宇文承川,定要与他拼个鱼死网破呢,那他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再不然,二皇子眼见自己势力大减,夺嫡的希望已是不大,就退而求其次,转而与他们联手,支持起他们来呢?那当然就更好了,看来他们得尽快找机会去与二皇子接洽了。

再譬如四皇子一系,对此事自然也是喜闻乐见的,就是要他们三个拼得鱼死网破,你死我活的才好呢,一时的得失算什么,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

东宫上下自然也因为此事欢欣雀跃,只有自家主子的地位越发稳固,他们的日子才能越发好过不是吗?

顾蕴自听了冬至禀告前廷传来的消息后,便一直在等着宇文承川回来了,当然等待期间,她也没闲着,还亲自安排了晚膳的菜色,不光是安排她和宇文承川的,连孟先生计先生等人的也一并安排了,此番能这般顺利的将永嘉侯拉下马,重创二皇子一系,宇文承川固然功不可没,孟先生计先生等人也是至关重要,她除了犒赏宇文承川,少不得也要犒赏孟先生计先生等人一番才是。

于是等到晚间孟先生计先生等人回到半月泮,就见厅里早已摆好一桌热气腾腾的美食佳肴,还有各自爱喝的酒了。

想起这些日子顾蕴隔三差五就要打发人过来给他们送宵夜,一应吃穿用度也是无微不至,让他们的日子甚至比早年在家时,还要舒坦受用几分,孟先生因捋须笑向计先生道:“太子妃如此面面俱到,不但是太子殿下的福气,更是我等臣下的福气!”

计先生点头笑道:“可不是,关键太子妃还有一颗胸怀天下,悲天悯人的心,更是万民的福气!”

两人赞了顾蕴一回,才与其他几人一道落了座,享受起美食与美酒来。

彼时宇文承川也已回了崇庆殿,见当中的桌子上早已满满当当的摆了各色佳肴,顾蕴则一见了他便亲自迎上前服侍他更衣净手,不由笑道:“又是好酒好菜,又是美人计的,说罢,想要指使我做什么,你就算不摆出这个架势,只要你开了口,我难道还敢拒绝你不成?弄得我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去你的!”话没说完,已被顾蕴笑不可抑的打断了,娇嗔道:“说得跟我往日里没有给你好酒好菜吃,没有这般亲自服侍你似的。”

宇文承川看了一眼桌上,笑道:“往日里菜色虽也丰盛,可没丰盛到这个地步,你也有亲自服侍我,可不像今儿笑得这般温柔这般甜。”

顾蕴笑道:“这不是今儿高兴吗,不过,你既说往日菜色不丰盛,我笑得不够温柔不够甜,那我以后就真只给你吃青菜豆腐,更衣梳洗什么的也都你自己来了,方算是实至名归。”

话音未落,宇文承川已告求饶来:“好蕴蕴,我知道错了,我只是顺口这么一说而已,你别‘实至名归’好不好,不然,罚我今晚上仍给你搓背?”

顾蕴想起他说是给自己搓背,搓着搓着就……不由脸上发热,没好气道:“你上次也说给我搓背,结果却……把水弄得满净房都是,害我被锦瑟她们暗地里笑话儿了好几日,我可不想再被笑话儿了。”

说得宇文承川讪讪的:“这不是一回生,二回熟吗,这次我保证再不了。”

“谁信你!”顾蕴撇嘴。

夫妻两个耍了一回花枪,才各自落了座,举箸用起晚膳来,宇文承川兴致极高,一个人把一壶酒喝了大半,顾蕴高兴之下,也陪着喝了三杯,待酒足饭饱了,方移到次间吃茶说话儿。

顾蕴少不得要问永嘉侯落马的具体过程:“我白日里听冬至顺口说了一句,说永嘉侯本来都已将钦差大人们摆平了的,谁知道当天夜里就出了变故,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变故?我问冬至,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没有你的话,他不肯告诉我,我也懒得问他了,如今索性直接问你,你快告诉我罢,我都心痒痒一下午了。”

宇文承川笑道:“他不是没我的话不肯告诉你,是真不知道,这事儿是我让东亭领着杨桐罗镇几个去办的,他如今主要精力都放在打理东宫的一应琐事上,哪还顾得上去关注外面的事?”

遂言简意赅的把当日辽东总兵府兵营里兵士们闹腾的过程大略说了一遍,末了道:“永嘉侯毕竟在辽东总兵府经营多年,要将钦差们糊弄住还是极容易的,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想方设法非将铁黎生安排到钦差的队伍里了,就是知道铁黎生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必定不会轻易让永嘉侯过关,他又是御史,还顶着钦差的名头,除非永嘉侯不想老二登上那个位子,而是想自家身败名裂了,否则他就是再恨,也不敢动铁黎生一根汗毛。”

“只要铁黎生坚持将事情追查到底,兵营里再适时的乱起来,连同永嘉侯吃空饷的事一并被曝光,不止铁黎生,其他钦差势必也只能追查到底了,永嘉侯给他们的那点小利与自家的身家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至于东亭一行,早在钦差奉旨出发的前日,他们便已先离开盛京,快马加鞭赶往了辽东,混进兵营里一点一点的激起兵士们的愤怒与不平,永嘉侯能堵住一张嘴十张嘴,却堵不住百张嘴千张嘴,何况当着铁黎生等人的面,他也不敢公认的杀人灭口,事情可不就成了?”

宇文承川说完,喝了一口茶,又笑道:“说来这次我可真得为杨桐罗镇记一功,听东亭说,二人撺掇起兵士们来,真正是字字句句都说到了兵士们的心坎儿上,什么‘若不是为了让家里老母亲和老婆孩子有一口饭吃,不至于一年里半年都只能吃番薯南瓜充饥,我又怎么可能来当这个兵,就一家人守着过日子不是更好?’,什么‘又不是想让他们日日都吃白米饭大肥肉,只是希望能不挨饿而已,为此甚至我自己挨饿都使得,娘辛辛苦苦养我一场,我却连稀饭都让她吃不饱,我还配为人子吗?’、什么‘总兵大人既要断了我们的活路,那我们只能先断他的活路了,哪怕是死呢,至少也出了一口恶气,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云云,很快便把兵士们鼓动得群情激奋起来,可比东亭和其他人都强多了!”

顾蕴笑道:“他们两个都是贫苦百姓出身,历经千辛万苦才活到今日的,最是了解那些普通兵士的心理,自然字字句句都能说到他们的心坎儿上,不像季东亭他们,打小儿虽也苦也凶险,至少不会吃了上顿愁下顿,而且不只是愁自己的,还得愁妻儿老小的,在这方面自然比季东亭强些,你要给他们记一功,也算是实至名归。”

宇文承川点点头:“得亏你一早就收复了他们,不然此番未必能这般顺利,我也该给你记一功才是,那本太子就把自己洗干净了,送给你做奖励罢,不必谢恩了。”

一副开了天大恩典的倨傲样子,让顾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谁要谢恩了,我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奖励好不好?”

见宇文承川一脸的打击与哀怨,忙忍笑转移了话题,“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二皇子与永嘉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很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我们罢?也不知道皇上会如何惩治永嘉侯?”

说到正事,宇文承川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永嘉侯到底戍守边关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永嘉侯更是为大邺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何况还有贵妃和老二在,皇上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只怕不会严惩永嘉侯。”

顾蕴皱眉道:“可皇上不是最恨贪墨的吗?”

不然当年方雪柔的父亲也不会那般轻易就被抄家流放了,方父贪墨的银子,以他吏部考功司郎中这个出了名肥差的身份来说,其实并不算多。

宇文承川一脸冷峻的道:“可大邺开国以来,只要将贪墨的银子都吐出来,便无罪开释的也不是没有先例,区区五六十万万两银子,贵妃和永嘉侯还是能凑得出来的。不过就算永嘉侯无罪开释了又如何,他能栽一次,自然就能栽二次三次,都不用我们费心给他挖坑,他那一万私兵要吃要喝要装备,一年下来少说也得几十万两银子,我们只要等着看他们怎么作死自己就足够了。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报复我们,如今他们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

顾蕴点点头:“他们能自己作死自己当然就最好了,省得我们再动手。你也别生气了,若永嘉侯真这么容易就被打倒了,你反倒会觉得自己胜之不武了不是?总归此番我们也打了一场胜仗,该高兴才是。”

“嗯,打了胜仗是该高兴,还该好生庆贺一番。”宇文承川就笑了起来,“那我们现在就去庆祝罢。”一面说,一面已不由分说打横抱起了顾蕴。

顾蕴忙搂住了他的脖子:“方才不是已经庆祝过了吗,我可一早就说了,不要你奖励的啊……唔,哪有你这样的,不要奖励还硬塞……”

次日顾蕴去给宗皇后请安,就见宗皇后气色明显比前几日好了几分。

三皇子的“病”至今仍没有任何气色,他的脾气也复又开始暴躁起来,跟前儿服侍的人动辄得咎,个个儿身上都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尤其是魏德宝这个近身服侍又知道内情的,只瞒着三皇子府后院的女人们罢了,宗皇后却是知道的,也就不怪她气色不好了。

但今日她却兴致极高,与众妃嫔说笑了好一会儿,才端茶命大家都散了。

顾蕴遂与众妃嫔一道行了礼,扶着白兰的手,出了景仁宫。

刚出了景仁宫,就见紫兰与锦瑟一脸焦急的迎了上来,顾蕴不由一怔,锦瑟管着她崇庆殿的内务,等闲从不出东宫一步的,这会儿却与紫兰一道来了景仁宫,还一副急得快哭出来了的样子,必定是出了什么事。

因忙使眼色让她俩都跟上,行至一旁僻静的角落里后,方问道:“锦瑟看你急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锦瑟见问,眼泪哗哗就落了下来,忙胡乱擦了一把脸,哽声道:“娘娘快去救救卷碧罢,五公主说她冲撞了自己,当场要打死她呢!”

“她冲撞了五公主,怎么可能?”顾蕴不由大吃一惊,忙道:“那她现在人在哪里?你快带我过去,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与我听,快,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边走边说!”

“在御花园,奴婢这就给娘娘带路。”锦瑟忙应了,与白兰紫兰等人一道簇拥着顾蕴一边往御花园走去,一边说起事情的前因后果来。

原来顾蕴今日去景仁宫之前,曾吩咐了卷碧跑一趟寿康宫给许太妃等几位太妃送鲜荔枝,却是昨儿东宫的一位属臣孝敬宇文承川和她的,因如今已过了吃荔枝的时节,数量不多,据宇文承川说,他得到后已打发人送过一半给皇上和宗皇后了,所以她便只让卷碧给几位太妃送些去即可。

卷碧与锦瑟一样,一向都主管崇庆殿的内务,原是轮不到她跑这一趟的,偏白兰要跟顾蕴出门,紫兰昨儿便因染了风寒,怕过了病气给顾蕴告了假,所以顾蕴只能打发卷碧跑这一趟,却不想这一跑竟为卷碧招来了杀身之祸。

“据跟卷碧去的两个小宫女说,因当时日头已高了,卷碧怕时间长了荔枝就不新鲜了,所以是抄的御花园的林荫小道走,路上也走得有些急,所以一个不注意撞上了五公主的贴身宫女,卷碧当场便已道过歉了,五公主问清楚她是娘娘跟前儿的大宫女后,却不依不饶,非说卷碧是冲撞的自己,而不是她的宫女,当场便喝命自己的太监宫女们打死卷碧……娘娘也知道,卷碧自来嘴上有些不饶人,所以奴婢怕她真是哪里言语不慎冲撞了五公主,还特意问了那两个小宫女,卷碧从头至尾可有说什么不敬的话?那两个小宫女却说,卷碧什么出格的话都没说,可见五公主是存心拿她开刀了,也不知道这会儿她还怎么样了,奴婢真怕我们赶过去时,已经迟了……”锦瑟说到最后,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又哭了起来。

顾蕴闻言,眉头就皱得更紧了,道:“那那两个小宫女又是怎么回去给你通风报信的,都是本宫跟前儿的人,没道理五公主只打卷碧,却放过她们两个才是。”

锦瑟哽声道:“据她们两个说,五公主是特意放她们回来给娘娘通风报信的,还说……还说她倒要看看,娘娘就算知道她打死了娘娘的贴身大宫女又怎样,难道还敢对她怎么样不成?奴婢一听这话,就知道五公主今日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真正还是冲着娘娘来的,原不想惊动娘娘的,可卷碧她,她跟奴婢打小一块儿长大,比亲姐妹还亲,奴婢实在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被打死却装作不知道有这一回事,这才会请了紫兰姐姐即刻带奴婢来寻娘娘,娘娘事后无论怎么怪罪奴婢,奴婢都绝无半句怨言,只求能保住卷碧一条性命。”

顾蕴听至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像锦瑟说的,五公主可不就是冲着她来的吗?至于原因,不用说定是与昨日永嘉侯落马一事有关了,也不知道是林贵妃授意她这么做的,还是她自作主张?

不过不管是林贵妃授意,还是五公主自作主张,敢动她的人,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一个个儿的还真当她这个后宫仅次于中宫皇后尊贵的东宫太子妃,只是摆设不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