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八五回 永嘉侯落马

顾蕴前世虽只与董无忌同床共枕过寥寥几次,但就是那寥寥几次,就让她有了身孕,如今回头再看,那段遭遇虽不堪回首,但在当时,她却是喜幸至极的,不只是喜幸自己那么快便有了身孕,以后越发能在夫家站稳脚跟,更喜幸自己很快就要成为一位母亲,很快就要有与自己血脉相通的孩子了。

只可惜孩子在她肚里还没待满三个月,便因方雪柔在董无忌面前进谗言,说董无忌才在她屋里歇过几夜,她怎么就能有了身孕,还不定那孩子是谁的呢,惹得董无忌大怒之下踹了她,孩子也因此没能保住。

其时董柏已经生下来几个月了,因将董无忌和方雪柔相貌的优点都继承到了,白白胖胖,五官精致,一笑便露出无齿的牙龈,可爱得连顾蕴当时已恨方雪柔恨得不行了的,看见董柏那样样子,都会忍不住心软得能滴出水来,不止一次的设想与憧憬,将来她的孩子生下来后,会不会也生得这般俊俏,这般可爱?

可她的孩子却没了,被董无忌那个做父亲的一脚给生生踹没了,偏那时方雪柔还每每要到她面前炫耀,她与董无忌是何等的恩爱,董无忌又是何等的疼爱董柏这个长子,建安侯的爵位注定将是属于她儿子的云云……看着董无忌对方雪柔母子呵护备至,看着方雪柔娇笑着逗弄董柏,顾蕴忽而就明白了盛京城里其时几个最出名不容妾室庶出,为此当中还有人被休弃了的大妇心中之恨。

她咬牙切齿,将满腔的仇恨都强自压下,卧薪尝胆的总算等到了最后报仇雪恨的那一日,然就是那样,她终究还是没对董柏下手,留了董柏一条性命。

不是因为董柏是董无忌唯一的子嗣,董柏一死,建安侯府便后继无人了,董氏族中当时与董柏年龄相当的孩子多的是,那时候建安侯府内外又已俱在她手,可以说是想过继谁,就过继谁,董柏是死是活,于她、于建安侯府都没有任何影响。

而是因为那时候董柏才只五岁不到,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稚子,冤有头债有主,顾蕴终究做不到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也赶尽杀绝,当然,她后来有意养废董柏,让董柏一辈子都在她的掌控下苟延残喘,且最后终究还是死在了她手里绝对称不上心慈手软,甚至可以说她那根本就是伪善,可哪怕时至今时今日,让她再选,她依然会选留年幼的董柏一条性命。

在顾蕴看来,这是人和畜生之间最大的差别,也是她的底线,一如她与宇文承川方才说的那样。

所以对宇文承川今夜必取三皇子儿子性命的决定,顾蕴是打心眼儿不赞成的,“那孩子我虽只远远见过几次,与他说话也就只我们大婚次日认亲我给他见面礼时,他奶声奶气与我说了一句‘多谢大伯母,我很喜欢您的礼物’,可就冲那一声‘大伯母’,我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你取他的性命,他根本就不知道皇后母子到底有多狠毒,他甚至不认识‘狠毒’这两个字,不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凭什么就要让他来咽皇后母子种出来的苦果?”

宇文承川仍是满脸的阴鸷:“凭什么让他来咽皇后母子种出来的苦果?就凭他是他们的儿子和孙子,就凭他享受了身为他们儿子孙子所能享受到的一切富贵与尊荣,那他就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父债子偿,从来就是天经地义!”

他握顾蕴手的力气很大,让顾蕴有些疼,不过顾蕴并没有呼痛也没有挣扎,只是叹道:“父债子偿的确天经地义,可至少也要等到他够偿还的年纪了才行啊,何况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你又何必把自己也变成跟他们一样的畜生呢?这是从情感方面来说,再从理智方面来说,如今三皇子已没有了生儿育女的能力,那宇文珏便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儿子,是成国公府和柯阁老等人唯一的希望,一旦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发疯发狂,与我们拼个鱼死网破?那日皇后私自出宫,十一哥来请示你要不要拿她的现行时,你都知道要防着他们狗急跳墙,缘何今日反倒乱了阵脚呢?”

冬至方才虽被顾蕴打发出去了,却并没有走远,而是就留在殿外,等待宇文承川做最后的决定,不管是杀宇文珏还是留,他总得等太子殿下一句准话。

自然就将顾蕴与宇文承川的对话都听了去,听至这里,终于忍不住在外面插言道:“是啊殿下,我们总得防着他们发疯发狂,与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奴才知道您生气,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明明忍一忍,将来就能从从容容的报仇,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又何必非要急在这一世,虽重伤了敌人,我们自己却也要付出血的代价呢……”

冬至方才也是这样劝自家主子的,只可惜收效甚微,如今只盼着太子妃的话,殿下还能多少听进去几分了,他们不是不想报仇,不能报仇,而是眼下还不到报仇的最佳时机。

“你给我闭嘴!”话没说完,已被宇文承川给喝断了,又赶苍蝇似的将他给赶走后:“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很闲吗,还不滚去忙你自己的!”

才看向顾蕴沉声道:“我知道你说得都有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不是君子,对稚子下手到底有失人性,关键还要防着他们狗急跳墙,与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你说的这些,我心里都明白。可我只要一想到他们母子想伤害你,想伤害我们将来的孩子,我就控制不了自己心里的怒火,我就顾不得去想我这样冲动的杀了老三的儿子,会有什么后果,那后果再严重,在我心里,也及不上你和我们将来孩子的一丝一毫,你明白我的心吗?”

顾蕴郑重的点头:“我明白,比谁都明白。你明知道自己要取宇文珏性命的举动是冲动的,更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可你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哪怕知道我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依然怒不可遏,定要立时为我报仇雪恨才能消你心头之气,说明什么,说明你心里真惦记我,真爱我,才会急中出错,关心则乱……你的心我都明白,所以我才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做错事,将自己陷入困境之中,你要知道,你除了我和我们未来的孩子要保护要周全,还有那么多忠心的下属要周全,只有你好好儿的,他们才有安身立命的机会,一旦你有个什么好歹,受灭顶之灾的就不只是我,还有他们那么多人了,这样,你还要坚持方才的决定吗?”

何况除了忠心追随他的下属们,她也还有亲人们需要维护周全,她实在做不到不去考虑后果,就任他为自己出气,冲冠一怒为红颜,说起来天下所有女人都羡慕,可后果却不是人人都能承担得起的!

一席话,终于说得宇文承川有所松动了,闷声道:“可是什么都不做,我会觉得自己很没用,很对不起你……我当初明明答应过,绝不让你受一丝一毫委屈的!”

顾蕴就笑了起来:“我也没有真正受委屈啊,不过只是虚惊一场而已,何况你哪里什么都没做,你不是已经做了吗,毁了三皇子的后半辈子,让他后半辈子都只能跟太监们一样了,还要怎么做,总不能让你杀到景仁宫和三皇子府,亲自手刃了他们母子罢?”

宇文承川冷冷道:“总有一日我会这样做的,如今看在大局的份儿上,我暂且饶过他们,可这笔账,我早早晚晚都要与他们算的!”

顾蕴见他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怕他说着说着,又改变了主意,忙岔开道:“午膳因为心里有事,我都没吃好,如今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了,我心情一松,倒觉得有些饿了,我让她们重新摆膳,你也一道再用点好不好,你中午比我吃得还少,我都饿了,你一定更饿。”

宇文承川哪有胃口,想也不想便道:“我不饿,你自己用罢……”

话没说完,已被顾蕴踮起脚尖圈住了脖子,撒娇道:“不嘛,我不要自己一个人用,就要你陪我,你就陪陪我嘛,这些日子你白天都忙得什么似的,陪我的时间比以前少多了……”扭股儿糖的吊在他脖子上只是厮缠。

宇文承川就是再恼怒再火大,也被她这副娇滴滴的样子弄得没了脾气,眼角眉梢也不自觉柔和了下来:“好了好了,陪你就是了,你别再蹭来蹭去的了,我难道没告诉过你,男人火大时,除了打架发泄,再就是在女人身上发泄了?我倒是不怕人说白昼宣淫,就怕你回头又要抱怨腰痛。”

顾蕴立刻松手退后了两步,才撇嘴道:“真是,随时随地都能扯到那上面去,太子殿下真乃神人也!”

见宇文承川被她说得哭笑不得,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越发柔和了,方在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总算雨过天晴了。

平大老爷与顾准的动作都极快,不过掌灯时分,已先后递了话进来,说各自府里的内奸已经找出来,并且已经处置了,以后定会加强防备,再不会让今日之事重演。

顾蕴得知平府内的内奸是平大太太的奶嫂,显阳侯府内的则是祁夫人屋里一个一等丫鬟,两人素日都颇受重用,在下人中也极有体面,偏至死都不知道利用自己的到底是谁,只因被大堆的金银珠宝晃花了眼时,不由暗暗感叹,宗皇后为了对付她和宇文承川,也算是下足功夫了,弄得以后不止东宫,连两府都不得不草木皆兵了,也不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而宗皇后隔日得知平府和显阳侯府都处置了几房犯事的下人后,便知道自家的计划已经败露,顾蕴已经逃过她的算计了,气得又是好一阵打砸摔,为什么老天爷就那么不公平,她儿子青天白日的都能出事,顾氏那贱人却连她那样周密隐秘的算计都能躲过?果然老天爷也是看菜下碟,欺软怕硬的吗?

骂了老天爷一回,少不得又骂起顾蕴来,那个邪门儿的贱人,就是自从她出现,他们才开始倒霉,处境才会一日糟过一日的,老天爷既然那般厚爱她,怎么不将她收了去,彼此也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浑不知若不是顾蕴慈悲,老天爷厚爱,她这会儿已经抱着唯一孙子的尸体在痛哭了。

接下来几日,宫里倒是十分平静,顾蕴的小日子却再次如期而至了,倒是证明了王坦和韩卓手下那两个用毒高手的话,宗皇后虽都选在她小日子前对她下手,但她给她下的那花汁的确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不然她的小日子铁定就要被打乱了。

她不由大为失望,明明太医都说了她身体已经调养到最佳状态,宇文承川也那么努力,她每次事后也不忘垫一会儿枕头了,怎么就还是没能怀上呢?

宇文承川也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便打叠起精神安慰起她来:“怀上了自然是喜事,没有怀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都还年轻,不必急于这一时,顺其自然最好,而且要是现在怀上了,月底你就去不了热河了,可见我们未来的儿子是个懂事儿的,知道娘亲想要一偿夙愿,所以晚些时候再来。”

失望之余,还担心是不是皇后给她下的那劳什子花汁,终归还是有什么副作用,损伤了她的身体,所以她这次才没能怀上,不过这话他终究没说出口,怕顾蕴听了后也跟着提心吊胆,只暗暗思忖着,回头出发去热河时,能不能设法请了枯竹大师下山一趟,中途给顾蕴瞧瞧,除了枯竹大师,其他人既没有那个本事他也信不过。

说得顾蕴眉头舒展开来,娇嗔道:“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亏你先前还能面不改色的说什么‘儿女都一样’,如今总算漏了马脚,把心里话说出来了罢?”

夫妻两个夜夜都同床共枕,又不是夜夜都战况激烈,总有相依相偎着说话儿的时候,自然免不得设想一下未来,说得最多的就是他们将来的孩子了,故顾蕴才会如此打趣宇文承川。

宇文承川却正色道:“我不否定第一个孩子我更希望是儿子,长兄如父,以后底下的弟弟妹妹才能由他护着,若是女儿,要护着弟弟妹妹们就太辛苦了,我舍不得……但只要是你生的,不管男女,我都喜欢,我都会疼爱他保护他,不会让他……”不会让他像他小时候那样,一度连能活着见明日的太阳都是奢望。

他后面的话虽未说出口,顾蕴却一下子就想到了,忙握了他的手,笑着岔开了话题:“反正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要不你先想几个名字备用,男孩儿女孩儿的都想几个,也省得事到临头再现想,万一想不到合适的呢?”

宇文承川的注意力果然被她的话吸引了,变得兴致勃勃起来:“你说得对,我得趁早把名字想好了,咱们的孩子,自然要用这世上最好听寓意最好的名字,急忙之间,哪里想得出来?”行至一旁的书案前翻书去了。

顾蕴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就翘得越发高了,她相信,宇文承川将来一定会是个好父亲……

进入六月中旬,整个皇宫都开始热闹起来,却是四公主下降的日子到了。

皇上素日即便再忽视四公主,四公主即便再没有母妃给她撑腰替她谋划,终归也是金枝玉叶,所以不独四公主的寝宫,整个后宫都张灯结彩的,一派喜庆气氛。

到了四公主下降的前日,顾蕴去景仁宫给宗皇后请过安后,便没有回东宫,而是径自去了四公主的居所。

四公主寝宫内惯用的东西已泰半都搬去公主府了,她与大公主当初下降时一样,公主府就设在了勤谨伯府的旁边,因为四驸马与沈腾一样,也是长子,而大公主还有皇上宠爱陆宁妃撑腰,尚且那般谦逊,四公主便自然而然循了大公主的例。

寝宫内东西既已搬走了大半,自然瞧着有些空荡,四公主则就坐在临窗的榻上,在翻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只她明显心不在焉,半晌都没翻过书页不说,连顾蕴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都没发现。

还是顾蕴假意咳嗽了一声,她方猛地回过神来,自榻上下了地:“大皇嫂什么时候来的,我竟没有发觉。”又叫自己的贴身嬷嬷和宫女,“大皇嫂来了,你们怎么也不知道通传一声,好让我出去迎接大皇嫂的?”

顾蕴笑道:“是我不让她们通传的,你别怪她们。”携着四公主的手至榻上坐了,才又笑道:“我看你半日都没翻到下一页,就知道你定然看不进去书,我当日与你大皇兄大婚前,也与你一样,虽然做出了一副看书的样子,却只有自己才知道,什么都没看进去,所以你心里的紧张与害怕,我是再明白不过了,你要不要与我说说,说出来就舒服多了。”

四公主闻言,脸上强挤出来的笑意便再也维持不住了,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后,才低声道:“不瞒大皇嫂,我心里的确很紧张也很害怕,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与谁说,我甚至、甚至都不想下降了,我、我……”

说着说着,渐渐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可见心里的紧张与害怕比当初顾蕴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想也是,顾蕴的紧张与害怕只是出于所有新嫁娘都会有的对未来生活不确定的本能情绪,她对宇文承川却是知根知底的,也知道宇文承川爱她,会竭尽所能的对她好。

不像四公主,对驸马何惟是个什么样的人根本就不了解,对勤谨伯府上下的了解也只停留在仅仅知道他们家有哪些人上而已,其他情况却完全一无所知,她又怎么能不紧张与害怕?何况她说是公主,与其他有母妃撑腰的公主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她能撑着面上不露出端倪来,已是极不容易了。

顾蕴就握了四公主的手,拿肯定和鼓励的目光定定看着她,道:“不知从何说起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知该与谁说就与我说,难道我还会笑话儿你不成?”

四公主得了顾蕴的鼓励,终于不再克制自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来:“我听说勤谨伯府连老太夫人都还在,正经是三重婆婆,我虽是公主,与他们有君臣之分,可那么多长辈,我总不能在他们面前摆公主的架子,万一她们磨搓我,可该如何是好?我听说大姐姐都明里暗里受了婆婆不少气呢……驸马虽领了个旗手卫的职,比起几位姐姐的驸马来,却不值一提,将来五皇妹六皇妹的驸马自然也差不了,她们会不会暗地里笑话儿我,驸马将来又会不会怨我不得宠没有母妃撑腰?……我的嫁妆单子我瞧过了,放到外面自然是风光体面,可与几位姐姐的相比,就要差得多了,将来也不知能不能维持住公主府的面子,里子差些也就罢了,就怕连面子也维持不住……”

絮叨了一大通,情绪却反倒更激动,忽然嘤嘤嘤就哭了起来。

顾蕴却知道她需要的正是将心里的紧张与担忧宣泄出来,如今能哭出来,反倒是好事,便也不解劝她,只任她哭了一场,才叫了她的宫女给她打水来净脸。

果然洗了脸后,四公主的情绪好了许多,再对上顾蕴时,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大皇嫂好心来看我,我却一唠叨起来就没个完,大皇嫂可千万别嫌弃我呱噪才好。”

顾蕴笑道:“你呱噪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我早习惯了,幸好明日过后,耳朵总算可以不必日日受罪了……逗你玩儿的,这个匣子你收好,是你大皇兄和我私下里给你添的妆,明面上给你的添妆下午我再给你送来,也省得与你其他几位兄嫂的差别太大,让她们心里不痛快。”

公主下降不比寻常人家,男方女方两家同时开宴,所以按照规矩都是花夜,亦即大婚的前夜在宫里设宴,款待皇室和宗室的人员即可,自然给四公主添妆的大部队也得下午才来,顾蕴是故有此一说。

四公主见她推了个黑漆描金的匣子过来,立时就打开了,见里面竟是五张一万两的银票,忙道:“我就是惟恐大皇兄和大皇嫂会送我太贵重的东西,所以才会顾不得失礼,当着大皇嫂的面儿就打开了,谁知道大皇兄与大皇嫂的礼物岂止贵重,根本就……不管怎么说,这礼物我都不能收,还请大皇嫂收回去,您与大皇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一定会永铭于心的。”一面说,一面合上匣子,给顾蕴推了回来。

已经送出去的东西,顾蕴自然不可能再收回来,道:“我和你大皇兄既给了你,你就收着,你自己都知道自己的嫁妆只是瞧着体面风光,难道不知道以后打饥荒的时候且多着呢?你也知道我是公认的财主么,区区五万两银子算什么,于我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于你来说,却能让你以后的日子过得更好,所以你不要再与我客气了,做兄嫂的给妹妹压箱银子,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不是吗?”

话音未落,四公主已道:“话虽如此,大皇兄与大皇嫂以后要用银子的地方只会比我更多,先前那一百万两,别人听着只会妒恨艳羡交加,只会说大皇嫂坐拥金山银山,我却知道,大皇兄与大皇嫂的家底只怕都快被掏空了,那这五万两就越发重要了,大皇嫂真的收回去罢……”

说着压低了声音,“那条路那般的艰难,人才财力缺一不可,我帮不上大皇兄大皇嫂的忙也就罢了,还要拿着你们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银子去大吃大喝,只顾自己享受,我成什么人了?!”

顾蕴面对四公主清澈诚挚的目光,差点儿就要忍不住告诉她,孩子,你大皇兄和我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穷,还不至于一百万两就把我们掏空了,给你的这五万两也的确只是九牛一毛……想着财不露白,方勉强忍住了,正色道:“给你你就拿着,长者赐不可辞,我和你大皇兄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又是太子和太子妃,也勉强算得你的长者了,我们给你东西,你也敢拒绝,你眼里还有我们吗?快收着,再不收着,我可就生气,以后再不理你了啊!”

四公主说她还是在她嫁进皇室以后,才终于知道自己是有亲人的,她何尝不是一样,嫁进皇室这么久,才自四公主身上真正体会到了皇室也有最纯粹的亲情?

当然,并不是说她与陈淑妃五皇子妃六皇子妃等人的感情就是假的,但顾蕴知道,只有四公主才是最本真最纯粹的,所以,也更加的难能可贵!

顾蕴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四公主不好再推辞了,只得向顾蕴道了谢,满怀感激与感动的将匣子收了起来,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这五万两银子,留待大皇兄与大皇嫂需要时,再归还与他们,以解他们的燃眉之急。

下午,其他几位皇子妃和宗室的女眷们开始陆陆续续的到四公主的寝宫给她添妆了,顾蕴明面上给的是一套红宝石,一套蓝宝石的头面,还有两百两黄金压箱,不算特别贵重,也算是众女眷里前几位的了。

三皇子妃也给了两套头面,还有一千两压箱银子,满以为必定是妯娌里的头一份儿,势必可以为自己挣一个友爱小姑的好名声了,她算是看明白了,想要母仪天下,必须得有一个好名声,只要能挣来好名声,多花点银子就花点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当然顾氏更有银子,可四公主不得宠是众所周知的,难道顾氏会愿意在一个不得宠的公主身上投入太多银子不成?

却没想到,顾氏竟真舍得,果然暴发户就是暴发户,除了拿银子砸人以外,再不会干别的事了!

一时看向顾蕴的目光简直能杀人。

顾蕴只当没看见,如常与五皇子妃六皇子妃说笑着,等稍后得了机会,才笑眯眯的问三皇子妃:“三弟妹不是一再的说自己多喜欢多喜欢万侧妃吗,怎么今儿不把她带进宫来开开眼界呢?”

一句话就将三皇子妃噎得半死,却是三皇子这些日子都歇在万侧妃屋里,三皇子妃虽知道个中情由,架不住旁人不知道啊,暗地里都是同情笑话儿她的,甚至还有人说以三皇子对万侧妃的宠爱,假以时日,待万侧妃生下儿子后,三皇子府便越发没有他们母子站的地儿了,让她气得半死,却还无从分辨,偏她的娘家人也劝她不必在乎那些虚名。

顾蕴这话,恰正戳中了三皇子妃的心头伤,叫她怎能不气到内伤,总算之后再没惹过顾蕴。

喝过四公主的回门酒后,奉旨去辽东总兵府,调查永嘉侯克扣军饷的钦差快马加鞭送了调查结果回盛京。

结果却是永嘉侯不仅仅克扣了军饷,还吃了一万兵士的空饷,辽东总兵府和甘肃总兵府合起来该有十万兵士的,但实际上却只有九万人,明显永嘉侯吃了一万兵士的空饷,且一吃就是五年,少说也吃了五十万两银子以上的军饷,请皇上定夺。

皇上自是龙颜大怒,本来永嘉侯克扣军饷已够让他愤怒了,大邺是马背上得来的天下,祖训便有云不许苛待兵士,谁知道永嘉侯不但克扣了军饷,他竟还吃了那么多的空饷,简直可恶至极!

皇上当场下旨,让钦差摘了永嘉侯的花翎顶戴,夺了他的总兵大印,总兵府一应事宜由四名副总兵暂代,即日押解回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