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七章 某人喝醉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因为王胤天的一句话,所有人都在等着王紫的决定,倒也没人催促,有的低头转动着酒杯,有的看似漫不经心,似乎并没有很在意的样子,北皇四人则屏息看着王紫,当然现在最紧张的是他们。

王紫的视线不由得转向了北皇四人,父亲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又提起让她收夫君的事情,而且对象是北皇四人,如果还像廖三儿他们那样的,她可以很轻易的就拒绝。

可是北皇他们跟着她那么久,既然王胤天这么说了,她怎么好当面拒绝,她跟北皇四人之间的关系,连她都不敢深想,王胤天竟然这么直接的提出来了,她现在甚至都不敢去看北皇他们的脸。

最关键的是,王胤天为什么要用这么理由,说起来决定权在她,反正她愿不愿意都没关系,可是分明把后果强调的那么严重,让她如何斟酌?

“爹爹……”王紫唤了一声,因为她不明白王胤天为什么一定要给她找这么多夫君,她……能对得起这么多人吗?王胤天却只看着王紫,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怎么问?

“你的亲卫呢?”半晌,王紫却只问了这么一句,她实在想不到别的说辞,可他们看样子是一定要一个答案,王紫只好让自己缓冲缓冲。

“宝贝,不是所有的魔王都有亲卫的,爹爹就没有,若你是男人,他们找些女人也无妨,可你是女子,就由不得他们去沾染那些不干净的女人。”

王胤天说道,说着倾身把王紫抱了过来,刚刚摆正她的身体,王紫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对上了正眼巴巴看着她的北皇四人,王紫眼神闪了闪,却不能再躲。

“王上,即便你允许我们娶妻,我们也不会,不是因为只能是你,而是因为我们只要你,我以为,你该知道的。”

北皇看着王紫的眼睛说道,那其中不容退让的神色几乎让王紫的战栗,因为那会让王紫想到很多,想到与他们的点点滴滴,还有她一直不愿意正面对待的深情,那太沉重,一直以来,她不知道如果揭开了,自己有没有能力承受。

他倒是希望他们可以找到别人,找到其他喜欢的女子,可是没有,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即便她再回避,有种感情还是在彼此之间不断的深入,渐渐的扎根了……

王紫心里很乱,尤其是北皇的眼睛,看的她心乱如麻,因为在这样的视线下,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接受。

王紫的眼神竟下意识的看向其他人,他们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发表意见?

许是王紫的眼神带着求助的信息,旁观的男人也不继续默不作声了,青龙倒了一杯酒放在王紫手里,王紫只下意识的接过,青龙自己举杯跟王紫的酒杯轻碰,仰头饮了,王紫不明所以,却也喝了。

这些都是陈年的桃花酿,也算烈酒,那酒进入胃里的时候,发酵的热度给人的感觉强烈了些,王紫却觉得现在喝酒竟那么舒适,也许喝醉了,就不必管这些了。

不由得自己又去倒了一杯,连喝三杯,微微眩晕的感觉,虽然不醉,但也许是她太想醉了,竟也有飘忽的感觉,王紫低头看着酒杯,她只是在想,一路走来,她自问很多事情虽然难,但她都挺过来了,那不算什么,受过的苦喝难她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毕竟疼痛都事情不会永远伴随着她。

她欣慰于自己的真的做到了很多她梦想中的事情,她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很多人,比如她最想对得起的父母,比如本来不再她计划中的魔界喝妖界,甚至是仙界,甚至是她完全没有想过的人。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她最大的收获是身边不离不弃的男子,比如说从华夏就一直伴随她至今的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李战、腾蛇,比如后来遇到的穷奇、青龙,比如她幼时曾同生死的黑子,比如中途闯进她心里的饕餮、乐九。

其实她现在并非那么木讷,她知道一个人的感情太过浓重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况且有些人在她面前就从来没有掩饰过,比如北皇,比如说南阙,比如说东乾,比如说西诀。

北皇是个极其耐心的人,从最早找到她开始,也许在他的角度,对她是一见钟情吧,他曾那么强烈的表达过自己的感情,那时她不信,因为那时她还觉得,感情的事情哪有那么草率。

后来北皇知道她的身份后,就明确的人情了王跟属下该有的距离,在她以为风平浪静的时候,很久之后才发现,北皇竟真能让自己潜伏着,藏着自己的感情。

直到他们之间可以有这种感情存在的时候,他才再次放任自己,那时他已经是与她同生共死那么多次,他知道他们之间的纽带,加入私人的感情也不会妨碍了,她不是那种因为私人的感情而斩断自己的臂膀的人,而北皇就是她的臂膀,在魔界的臂膀。

王紫以为这种感情可以一直模糊下去,至少模糊的时候不用她多想,不管经历过多少感情,她都不擅长去理清这些,那会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尤其是爱一个人需要付出的力量,她要让自己变得很强大很强大,才能让自己安心,因为那样她才有能力去保护自己爱的人,她不想看到父亲和母亲的事情再次重演,那对于她来说一定是不能承受的打击。

爱一个人真的很沉重,况且她爱的并非一个,她不想弄清楚自己对北皇几人的感情,因为她害怕答案是有、有那种爱情,而她只是担心自己没有那么多的力气爱这么多人。

她知道自己是个死心眼的人,如果不面对,她可以当作不存在,如果承认了,如果不付出全部的自己,她是不停的,她只有一个,她真的……真的很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到。

青龙本是想说话的,但是见王紫忽然陷入了沉思,浑身泛着纠结的气息,微微笑了笑,便也没有说话,索性又给王紫的倒了酒,夏筱莲本是想劝的,但是见王胤天眼神示意她不要动,夏筱莲也只摇了摇头,坐回了原处。

“呵呵……”

南阙忽然笑了笑,那声音妖娆,因为都没有人说话,只有器皿微微碰撞的声音,着笑声出现的也突然,王紫抬头看了看南阙,却见南阙那张妖精一样的脸上带着浅笑,桃花眼含情,嘴角微勾,这厮笑起来什么时候都这么勾人。

现在在说他和她之间的事情,刚才南阙还在紧张,现在的样子却像是没有过刚才的事情一样,王紫不由的有些疑惑,南阙却已经举杯过来了,口中说道:

“王上,这酒如何?”

“好。”王紫下意识的回答,不仅是因为母亲酿的酒,更因为她现在很喜欢,也许是很应景。

“那就喝酒,不说别的。”南阙又笑,收回手仰头一饮而尽,王紫微微眯着眼看着南阙,不明白南阙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现在如此犹豫,他分明该是伤心的。

王紫也端起酒杯,仰头饮尽了杯中的酒,南阙,妖精一样的男子,在四大亲卫当中,南阙是最没正行的,私下里从来没有把她当作王上看待过,即便他口中的王上从来没有变过,只是那种感觉,该取笑她的时候从来不含糊,该戏弄她的时候也不犹豫。

南阙看起来像妖精,魅惑众生的妖精,他想要的从来不需要主动出击,因为他的魅力足以让他得到一切,王紫本以为这样的妖精是不需要感情的,外表长得越妖,心里就越空洞。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感觉也变了,有些玩笑不能轻易的开,因为带着事实的玩笑,总会冷场,还记得在魔界时只是有些事情找南阙说,没有唤他来,只是顺路去了南阙的房间。

南阙的房间跟他的人一样,华丽而精致,一进门便能知道这定然是一个妖精的居所,满屋子飘香,那种很好闻的花香,听东乾说那些花香都是南阙用很多时间自己提炼的。

而我是床前那一坐屏风之上,以精美的丝绸做面,那丝绸之上却是绣着一副图案,一个身穿水绿色长裙的女子,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两人近距离相对,在一条故乡故乡的街道上,旁边是一排新绿的杨柳,一条潺潺流动的河水。

男子展开这扇撑在女子头顶,似乎为了挡住那正好暴露出来的太阳,女子抬头,男子低头,女子静谧绝美,男子优雅体贴,两人面上带笑,似乎刚刚结束了一场很愉快的谈话。

王紫见到那副画像的时候有些愣,因为那分明是她和南阙,是在华夏那一次拍摄宣传片的时候留下的,她都没自己看过事后的宣传片,而南阙却是留下了这样一个画面。

画面中的两人,真的很像一对情侣,一对让人称羡的情侣……

“是不是很想一对恋人啊?”偏偏南阙当时就在她身后如此问,那戏谑的笑加上不正经的语气,似乎是在开玩笑一样,王紫却并不觉得好笑,因为她也这么想……

“这绝对是珍藏版,王上何时穿过绿色的衣裳,我本想着挂在我房间里,也不会有人来看,却没想到被王上看到了。”

没有听到王紫的回应,南阙顿了顿笑道,似乎把那画面绣入丝绸之中,再将丝绸表入屏风之内,就只是珍藏一副难得的画面,而难得之处只是在于王紫穿了一件平日里不会穿的衣服而已。

他也知道,王紫并不想面对画面中两人眼神的互动,不想由此去谈论更多画面之外的东西,所以聪明的转移了转移了话题……

王紫刚刚饮了一杯酒,紧接着便又被斟满了,却是王胤天,后来王胤天索性将酒壶拿在手里,看样子也不打算阻止王紫的样子,众人不知不觉也举起了酒杯,也许都知道现在有些事情不该说,便有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只是有些人心中仍然心不在焉而已。

“王上。”东乾唤了一声,手中的酒杯轻碰王紫的,没有多余的话,那张斯文的儒雅的俊脸上带着适度的笑,这样的东乾,几乎是王紫记忆中全部的东乾。

他就是这样,面上的表情几乎不会再多,他会笑,会严肃,会沉思,但是他大多数的心思却不会从面上表现出来,明明像是一个儒弱的书生,却有着运筹帷幄的军师风范,每一句话都是精心加工过的,包括他的表情,他的举止。

也许东乾是列爻最得意的一个‘作品’吧,列爻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人,能够极尽所能辅佐王紫的人,进退有度,冷静自持,她也喜欢这样的属下,因为不用让她操心,更重要的是,不用操心他也会喜欢她。

可是时间长了,如此让她放心的人也会出现纰漏,感情到底是什么人都拒绝不了的吗?即便再冷静自持的人,也不会一直隐藏自己的感情,他仍然进退有度,只是实在恰到好处的让她知道他的感情时,在一衣服很耐心的姿态退回原地。

只是悄悄的在她身边布下了网,让她知道有一个人对她的感情,就跟那已经编制的网,收不回去了,这就是一个军师的策略吗?

“王上。”

西诀的酒杯轻触王紫的,此时的王紫已经喝了许多酒,并没有用灵力祛除那些徘徊在身体内的酒精,只是任它发酵,她已经有些醉了,醉了也好,她最开始就是这样希望的。

醉酒的人容易放松警惕,果然比方才舒服了很多,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再大的事情在酒精的作用下似乎也弱化了,人说酒能解愁,一定是真的。

“你要敬我酒?”

这一次却听王紫说话了,眼神看着西诀,这个平日里存在感总是很低的人,那就刚刚收回的手一顿,眼神迎向王紫,轻轻点头,从王紫第一次见西诀,西诀的扮相似乎就没有变化。

似乎实在配合他暗卫的身份,永远是一身黑色的劲装,包裹着修长的身体,看起来只是一个十六七岁刚刚长成的少年,也许是列爻选人的时候就一定定格的修为,如此这般少年模样,恐怕永远不会变了。

他有一头碎碎的短发,低着头时,眼睛几乎埋没在了碎发的阴影下,修长的脖颈,轮廓好看的耳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西诀只存在在黑暗中,后来也会偶尔走出来,每一次、都是冲着王紫。

即便如此,王紫注意到他的次数也很少,他也许会认为是他隐藏惯了,也因为他从来不会主动说话,可是自从冷殇曾经劫走过一次王紫,他就再也不想永远待在暗处了,这若是放在他还没有出师的时候,列爻一定会给他好看的。

在这一点上,即便列爻现在不会开口管他了,他也自知、他不合格了……

“你喝。”

王紫却道,西诀端着酒杯,王紫的眼神就那么不加掩饰的放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身体有些僵硬,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拼命的躲在黑暗中,却被阳光无情的照到,无处可躲一样。

即便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注视,可真当承受的时候,却感觉即便是眼神,也能这么烫,他的身体几乎动不了了。

“西诀,王上让你喝,愣着干什么。”

东乾却碰了碰西诀,笑着说道,西诀似乎这才回神,“嗯”了一声便猛的仰头喝了,似乎喝的太急,也因为本来身体就在紧张,辛辣的味道刺入口鼻,西诀顿时咳嗽起来,直到那白皙的脸上憋红,才勉强停了下来。

“呵呵,当初尊者该让你练练这个的,如今喝个酒都能这样,让外人知道了就不知道要怎么笑话你这个魔界第一暗位了。”

见西诀这样,南阙却打趣的说道,那妖娆的笑似乎在落井下石,西诀眼神凌厉的看了看南阙,他们之间向来不会客气,何况南阙现在是主动找他的不痛快。

“再喝。”

王紫又道,西诀回过头来,却见杯中的酒又满了,而且是王紫亲自给他倒的,西诀有些受宠若惊,但也不明白为什么王紫会让他喝酒,可在听到王紫的话时,就好像听从命令一样,仰头便喝光了,这一次即便有了准备,但仍然不习惯那辛辣的味道,转过头轻咳了几声,才忍着回过头来。

王紫一手拿着一个酒杯,另一手提着一个酒壶,又给西诀满上了,这一次不用王紫吩咐,西诀便自觉的喝了,之后王紫的不停的斟酒,西诀不停的喝酒。

本来是西诀敬王紫的酒,王紫的酒还好好的在酒杯中,西诀却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那张白皙的脸上一片通红,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不适应,只是眼神中已经没有那么干净了,别人都没有蒸干酒精,他当然也不会那么做。

只是没想到他这么不胜酒力而已,众人看着王紫,灌一两杯也就罢了,可他们不明白王紫为什么逮着西诀灌,而且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看看西诀的脸色,再过不久也许就倒下了。

“王上,不要这么偏心吧,怎么可以把我们晾在这里,你跟西诀却喝的这么痛快。”南阙笑道,说的随意,其实也有些奇怪,王紫为何如此针对西诀。

“你要是想喝就自己喝,喝多少都没问题。”王紫说道,眼神一直看着西诀,没有片刻移开。

“宝贝,你再灌下去他就要倒了。”王胤天拿过王紫手里的酒壶说道,看了一眼西诀,似乎这里只有他知道王紫为什么会这么做。

“我……可以。”

西诀抬眸看了看王紫,他也听到了王胤天的话,他不会追问王紫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不想扫她的兴,刚说了一个字的时候却是停顿了一下,本就不怎么开口说话的他竟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舌头了,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才接着说完。

才刚刚说完,脸上却是附上了一只软软的手掌,西诀的身体彻底僵硬了,抬眸去看王紫,可是眼中的画面有些晃,即便王紫在他很近的前面,看起来也模糊不清,只是脸上轻抚的手掌、分明就是王紫的。

众人惊讶的停下了动作,现在醉的是西诀,可看起来怎么王紫才像是更不清醒的人,要不然她怎么会作出这样的动作?

王紫摸索着那片泛红的肌肤,这张脸,其实跟记忆中的某张脸很像,只是在第一次见到西诀的时候,她知道也只是像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而现在,也许是她也喝多了,才会无理取闹起来。

同样都是天使一样的面孔,精致的五官,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完美,西诀就是这样,他很美,也很俊,少年的面貌介于雌雄之间,兼具两种美感。

偏偏这个人很冷,因为他是暗位,也是杀手,更是王紫的利刃,前世的那个女子也是那么美,像个天使一样,只是那个天使最终背叛了她而已。

西诀出现的次数很少,她不用总是看见这张脸,也不用经常提醒自己的有一张跟他很像的面孔,曾经让她知道最亲近的人也会背叛她的,不对,应该说是,让她知道了只有亲近的人才有能力背叛。

王紫手中的力道不由的重了一些,看着西诀的脸,她现在仍然在提醒自己,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西诀很纯粹,记忆中的面孔却很复杂。

只是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让这么多人爱的这么深,西诀也如此,一个已经融入黑暗的人,就这么为她走进阳光下,她很清楚,对于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来说,阳光的温度足以伤人。

西诀从不觉得喝酒是他需要掌握的一项技能,可是现在却那么后悔他为什么从来没喝过,他很努力的想看清王紫的脸色,可是王紫的脸出现了好多重影,怎么都重叠不到一起,他的身体又不敢动,因为脸上的触感那么明显,他怕他动了就不在了。

“爹爹让你们做我的夫君,让你,西诀,还有你,南阙,还有你,东乾,还有你,北皇,我知道你们愿意。”

王紫忽然说道,收回了手,靠在王胤天身上说道,这么久了,亏她还记得今晚的正题是什么,被点到名的王胤天只是抱着王紫,也不否认,的确是他让他们做她的夫君的。

而北皇四人更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王紫已经说了,她知道,半晌,东乾只是笑了笑,那仍然讳莫如深的笑,让人看不透笑容背后的真意,当真是习惯了隐藏的人,但若看他敛下的眼眸,那里面有瞬间的晦暗。

是啊,王紫本就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一直把他们的感情搁置在角落,以为不处理就会渐渐淡下去,若是王紫不说,他们还能以为是王紫不知道,他们还有机会一直努力。

可王紫说了,这种逃避就好像拒绝一样,告诉他们不用再白费心思了,她只是不想打破这种平衡而已……

“王上,那你,愿不愿意?”

南阙笑着问道,即便他想装作很自然,可脸上的笑还是不可抑制的僵硬,因为王胤天的一句话,他们之间的感情问题似乎不能再朦胧下去了,而如果王紫拒绝……他们却只能接受……

“愿意。”

王紫说道,南阙四人却因为这两个字彻底的愣住了,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两字划过耳际的时候,好像是幻听一样,他们迫不急嗲的想再一次求证一次。

“王上,你刚才说了什么?风太大,我没有听清楚……”南阙的笑僵在了嘴角,王紫明明那么犹豫,他明明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事实上王紫却同意了?!

“我说愿意,根本就没有风,南阙你的听觉出问题了。”

王紫说道,窝在王胤天怀里,这才喝了西诀敬的那杯酒,那样子懒懒的,竟多了几分难解,王紫的心思不难猜,但是有的时候却让人意外罢了。

就像王紫对北皇四人,分明是有情的,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已,她有自己想要守住的度,只是时间长了,有些人想尽办法的突破了,即便王紫再回避,也会在下定决定的时候让步。

或许王胤天就知道这一点,会用这种方式逼她。

“是,是是是,我的听觉出问题了,但是很快就被王上治好了,现在绝对没问题了!”南阙忽然回神,面上抑制不住的绽放出笑容,桃花眼亮的厉害,激动的手都有些没有地方摆,忽然站起来面对王胤天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口中唤了一声:“父亲。”

“父亲。”

“父亲。”

“父亲。”

北皇、西诀、东乾三人跟着站起来,同时唤道,西诀本是醉的,竟也被王紫的话吓的情形了几分,看着王紫的眼神呆呆的,似乎还在适应这一变化,若是平时,他也定然不会这么直接的看着王紫,所以说、酒有些时候是个好东西。

“坐下吧,既然宝贝愿意,你们以后就好生伺候她吧。”王胤天说道,夏筱莲在一旁有些笑的有些无奈,这哪是一个正常的父亲应该操心的事情,这么着急的给自己的女儿塞女婿,还伺候……不用王胤天说,他们也不会落下的。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不会怠慢!”

南阙笑道,重新坐下来,只是那笑就再也没有停下过,桃花眼看着王紫,不管王紫在想什么,他都可以放开了高兴了,王紫很听王胤天的话,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原则的,她肯做这样的决定,多数还是她自己的心里愿意。

简单一点说,那就是他们跟王紫的关系,从现在开始就真的变了,王紫再想赖掉就一定不可能了。

“娘子,要不要再喝一点?”南阙忽然问道,交叠着腿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紫,忽然间有些东西再也不需要掩饰了,不管是对王紫,还是对旁人,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

王紫抬眸看了看南阙,却见那张妖精一般的脸上笑容满面,一张桃花眼简直要勾死个人,火把映照之下,哪似露非露的胸膛,修长的腿,由于坐着的姿势,那高高开衩的衣摆直把那白花花的大腿暴露无遗。

“以后对外人,还是不要这么穿了,太勾人,身为我的夫君,一定要恪守夫德。”

王紫的眼神从上倒下扫了一圈,提着酒壶懒懒的说道,众人听了,又是意外又是好笑,只用宠溺的眼神看着王紫,这丫头喝点酒倒是什么都敢说。

“什么是夫德?”青龙不由得问道,挑眉的样子王紫没有看到,否则她一定有所警惕,青龙这样的时候总是在盘算着什么事情的。

“就是……不要勾三搭四。”王紫想了想,很努力的才想出一条,刚才只是想打击一下南阙那双白花花的长腿而已。

“哦?勾三搭四啊……”

青龙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状似明白的重复,众人也一副领悟的样子,王胤天把还不明白状况的王紫往怀里抱了抱,心想着要不要让他的宝贝女儿别喝了,祸从口出啊……

要知道现在‘三妻四妾’的人是她,被迫与一群人分享一个妻子的人是他们,而那个‘勾三搭四’的人似乎也是她,而王胤天、算是从犯吧,他们是定然不敢对王胤天做什么的,但是对王紫……他们应该有很多办法。

“唔,我们喝酒吧,可惜九幽不在……”

王紫是没注意到众人的想法的,现在她的神经估计粗的可以,王紫端起酒杯,眼神也有些氤氲了,九幽要是知道她又多了四个夫君,哦,加上混沌和冥王是六个,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但是想来也是没有表情的吧。

“你应该高兴九幽今晚不在,不然让九幽听到你给他定夫德,不知道九幽会怎么做。”穷奇笑道,只是那笑却莫名的有些阴森,王紫打了个寒颤,忽然察觉到了来自穷奇的冷意,抬头去看的时候,却见穷奇面色如常,好像是她的错觉一样。

“夫德……那是什么东西?……哦这个不重要,等九幽回来,你们就不必转达了,我特指的是……他!”

王紫脑子反应也慢了些,重复着穷奇的还,总觉的哪里不对,那夫德是什么东西?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时她刚才自己说的,要是让九幽听到……王紫不由得打了一个机灵,酒意有瞬间的清醒,九幽能容忍她收这么多夫君就罢了,对于还有‘夫德’这么得寸进尺的东西,那样子一定很严重啊!

王紫吱唔着,怎么就想到这么个词,忽然见眼神转到了南阙身上,纤手一指,圈定了范围,被指着的南阙确是笑,他什么勾三搭四了?

“王上,南阙发誓,这辈子勾搭过的人,就还有你一个。”南阙竖起两根手指,很认真的发誓。

“为什么要勾搭我?你,你,你……你,还有你,你们,爹爹都是他们勾搭我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一个都没有,我一定是被骗的。”

王紫一杯一杯的喝着酒,口中渐渐有些把不住关了,众人只听着她不时的说几句,也有些没头没脑的话,只是这一句,跟告状似的,还有几分委屈。

众人看着王胤天怀里的王紫,喝醉的她很可爱,只是他们却不能自己抱在怀里,王胤天这个父亲才回来一天,他们就已经深深的感觉有些事情不受控制了。

如果可以,他们更想直接点跟王胤天说、你老婆就在旁边,干嘛总是抱着我老婆不放……

“宝贝,要不别喝了。”王胤天开口,有些商量的意思,今天晚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不用再喝了,你再这么胡说下去,你爹爹也救不了你了。

“没事我再喝点,娘亲酿的酒最好喝,爹爹你也喝。”王紫却不依,背靠着王胤天,喝醉的她其实很乖,不闹,只是默默的喝,偶尔自言自语一样碎碎念,只是别人都能听清楚罢了。

眼看着王紫越喝越多,那精致的面容上染了绯红,美的让人错不开眼,众人忽然觉得,现在喝酒什么的都是多余了,他们最想做的,估计都是想把那个醉醺醺的人抱在怀里,最好再用嘴堵住她的嘴。

“我一定是被骗了,因为九幽一直说我很好骗的。”

王紫又道,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夫君,而且成功的把所有的原因都推在了他们身上,这不是她的问题,都怪那些男人们都太狡猾了。

“宝贝,那就喝,但只要喝,不要说话了。”王胤天说道,看了看众人的神色,果然都有些不对了。

“爹爹,我说的是真的,前世就没有人勾搭我,因为前世九幽寸步不离我,没人有机会骗我,凡间的人也骗不了我,可进入修真界之后嗝……”

王紫以为王胤天不相信,还很认真的补充,想到自己重生之后桃花就没断过,九幽总说她太呆,没有他在什么一定会被骗,她以知不知道九幽觉得她哪里呆,后来才明白是敢情上太呆了。

果然,在九幽不在的那一段时间里,她就陆续被很多人‘骗’了,王紫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只是说着说着,忽然打了个酒嗝,一股浓烈的酒气直冲鼻子。

王紫靠在王胤天怀里,样子有些呆,似乎在想自己为什么会打酒嗝,这么新奇的事情她可从来没有过,但是酒气又熏的自己直想流泪,直到卫子谦擦了擦她眼角的泪,王紫才抬头看去。

卫子谦的样子有些无奈,但更多宠溺,这样的王紫让她没法不爱,王紫却抓住卫子谦的手眯着眼睛分辨了一下才说道:“子谦没有骗我。”

“呵呵……”卫子谦不由的笑了,只是其他人的脸却黑了。

“爹爹也骗我。”王紫忽然又道。

“爹爹何时骗过你?”王胤天说道,怎么还扯上他了?

“爹爹把胤蓝紫府放在齐恒大陆,又让穷奇在那等着我上钩,爹爹和穷奇合伙来骗我。”王紫说道,这会儿竟叫她翻出了很多陈年旧账。

“爹爹没骗你,骗的是穷奇,爹爹的胤蓝紫府哪能困的住他,是他非要在那等着的。”王胤天立马说道,当初穷奇是他找到的,他只是说了一句话、一千年后你会等到一个你甘愿奉之为主的人,穷奇就真的等了一千年。

不是他相信王胤天的话,相反,是因为他不信,他不信这世上还存在这样的人,能让一个无拘无束的上古凶手甘愿奉之为主,他只是想证明这世上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就算存在他也要提前毁了。

只是没想到,从等的念头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输给一个没见过面的人,甚至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的人。

“我的主人,我何时骗过你?”穷奇看着王紫问道,王紫只看到那张美的过分的脸在她视线里晃,只是那人的面色有些不善,直觉的王紫赶紧躲开了,穷奇生气的时候是很可怕的,没骗没骗好了……

“小主人,我骗过你什么?”青龙也接着问道,看众人的样子,大有都质问一番的样子,王紫看着青龙,确定了说话的人是青龙后,王紫眼神睁大了些,之前都被驳回了,可这一次她却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骗我尝了你的龙涎,你骗我唔……”

王紫还没说道,却被青龙捂上了嘴,青龙眯着眼看王紫,真的不能对喝醉酒的人有多大的期待,虽然刚才是见面的时候他隐瞒了王紫一些事情,但是现在说的是感情,他还不认为王紫能说上来什么。

可没想到这丫头直接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众人眼神一致的看向青龙,就差所有人都来一句“原来如此”了,这才是真的骗,不过如果他们也自带龙涎这么高级的春药,该出手的时候也不会含糊。

“小主人喝醉了,父亲把她给我吧,我带他去休息。”

青龙说着放开了捂着王紫的手,示意要接过王紫,他是不介意王紫把所有细节都说出来,只要王紫清醒后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就好。

“还是我来吧,王上,天色不早了,我带你去休息。”

南阙也说道,伸手来抱王紫,王紫正觉得青龙身上的气息怪怪的,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走,见南阙也伸手过来,王紫想都没想就搭上了南阙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