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六章 一家人

死亡之木位于冥水沟渠的绝壁之上,由王紫一人送寒巳回去,之前虽然来过一次,但是王紫的注意力一直在上面,还不曾低头看过绝谷之内的情形,当时也是有些忌惮冥水,可现在不一样了。

别说是要送寒巳回去她怎么都回来,再说她现在有鬼面魂幡,那上面镶嵌着一只冥水之眼,这冥水对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了。

一人一魂站在窄窄的小道上,王紫的眼睛乡下看去,却见绝壁之上长着一株苍劲的古木,枝叶繁茂,象路上见过的一样,只是古朴和厚重了很多,长长的纸条像头发一样,有些还没在了冥水之中,只是这冥水和死亡之木都是天生地养的奇特之物,冥水竟也不会伤害这死亡之木。

冥王说再过不了多久死亡之木就是呈现衰竭之象,王紫仔细看了看,现在似乎还好,最起码她还没看出不好的地方,这才转头看向寒巳。

却见寒巳一只盯着她,自来到这里之后,她一直在观察死亡之木,毕竟这才是寒巳的本体,王紫有些好奇,可寒巳却一点都不想看的样子,一直在王紫身边飘着,而且很不安分的样子。

王紫去抓住寒巳的手,却见寒巳仍然不安分的动来动去,头一直忘来的地方看,那样子好像一直没放弃中途回去的想法,但是他不敢,王紫就是来送他的,一定不会让他回去的。

寒巳不由得握住王紫的手,紧紧的,神识中传达给王紫的情绪很焦虑,也很不开心的样子,要是平时他这样,王紫只稍稍哄哄他就开心了,可是现在却不可能了,要让他开心就只能待他走,可王紫显然不会这么做的。

“寒巳,我已经跟你说了,等你的元神恢复好了,只要你想回来,我可以立马召唤你出来,你要是想早点见到我,就加把劲儿好好修炼,这样才能早点出来。”

王紫无奈,这样的话在来的路上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每次寒巳只是暂时听话的安静一会儿,可没过多久就忘了,陷入同样的纠结当中。

“不……”

寒巳身体一飘,凑到了王紫面前,贴着王紫的脸依恋的蹭着,口中传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王紫顿了片刻才想到他这是说了个‘不’字,王紫眼神一亮,竟然在此刻听到了寒巳说话。

“你会说话了!这说明你的进展一定比我想象中的快,也许你根本用不了多久,你就当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就可以见到我了!”

王紫捧着寒巳的脸让他面对自己,可刚刚捧起来,寒巳的脸意外,又蹭到王紫的脸上来了,虽然那种感觉对于王紫来说像是一个气球蹭上来似的,软软的,根本没有背的感觉,可寒巳却很喜欢的样子。

“不……”

寒巳又说了一次,这一次竟然熟练了很多,这下好了,不管王紫说什么他都不听了,他也知道这个地方是分别的地方,反正就是舍不得,即便他心里知道,现在也要闹脾气。

“寒巳,你回去吧,等你再回来的时候,也许你已经是那个翩翩男子了,听青龙说当年你、冷殇还有宿雨,三人都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常伦诗书道理,你不想变回那个样子吗?

像我一样,你看,你的手根本你没有温度,我用些力气还是能穿过去,寒巳,如果你一直是现在这样,我感受不到你,我没办法跟你说话,你也不能告诉我你想说的。”

王紫也蹭了蹭寒巳,可是这种感觉,根本没有碰到一个人的感觉,王紫想让寒巳变回去,这也是很多人希望的,冷殇如此,归鸿如此,青龙他们也如此。

寒巳并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被当初与他相识的人看起来多么难受,可这种状况是一定要改变的,虽然从来没有跟寒巳语言交流过,但是寒巳对她那种一根经的在意让她那么依依不舍。

她不知道寒巳变回去之后会不会跟她还有那样的默契,但那都不重要了,只要他肯,他们随时可以重新开始,死亡之木的元神,本是一个死气最终的灵根,它的元神却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人,事实上她更想认识那样的寒巳。

王紫牵起寒巳的手,稍稍用了些灵力变穿过了寒巳黑漆漆的手掌,这个魂魄本来就是空的,即便现在可以触碰到,也是寒巳用神识凝实的而已,不只是她,寒巳也根本感觉不到她。

但也许是见别人总是与王紫如此亲昵,他才去学着做,也为这样就够了,其实不然……

寒巳却忽然愣愣的,终于不乱动了,眼神好像放在了王紫身上,神识中传来深深的思考,好像在思考王紫说的每一句话,比如风度翩翩的寒巳是什么样子的?比如温度是什么东西?比如什么才叫能感受到你?

这些他想不通,但他能听懂最后两句话,她没办法跟他说话,他也没办法说自己想说的话,没错,就是这样的,他一点都不喜欢……

半晌,冥王才低头看了看滚滚的冥水沟渠,绝壁之上一棵苍劲的古树,如果回去,就能变成一个翩翩公子?在见到王紫的时候就能跟她说话,就能感受到她?

寒巳又蹭了蹭王紫,这一次很平静,但依然有不舍,王紫这才松口气,寒巳好像终于想通了,却见王紫手中忽然出现一对铜铃,那铜铃很精致,王紫的手向前送了送,看着寒巳说道:

“这个东西是你的,应该对你很重要,我先给你保管,等你回来后再还给你。”

这个铜铃就是当初刺激的寒巳的铜铃,后来王紫还没敢再用它,这个铜铃的作用几乎不亚于在死亡之木那本体中修行了,毕竟当初寒巳飞跃性的进步就只是这铜铃叮当想了那么几声而已,向来这个对寒巳应该很重要了。

寒巳似乎看了看那铜铃,之前他是一定不认识的,这一次却是有了些琢磨的神态,半晌,却见寒巳贴过来也蹭了蹭那铜铃,只见铜铃内的小铁块敲打在了铜壁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

“等……”

寒巳口中说出一个字,依然很模糊,他已经很努力了,别的便表达不出来了,这意思似乎是让王紫等他,然后身形一窜,顿时飞下了绝壁,贴着那光滑的绝壁直奔死亡之木,一下都没有回头。

王紫眼看着寒巳的魂魄消失在那郁郁葱葱的之夜当中,却见那死亡之木忽然发出一道沉沉的气息,好像在欢迎自己的元神回到本体一样。

而那茂密的树枝同时摆动,发出莎莎的声音,似乎在跟王紫告别一样。

终于把寒巳劝回去了,到了现在王紫心中才有时间去舍不得,那个傻头傻脑的魂魄,今后估计再也不会见到了,王紫看了看手中的一对铜铃,轻轻的说了一句‘再见’。

……

回到古堡的王紫与冥王他们说了之后的计划,其实这些计划还是来之前就制定好的,九幽那里应该快有消息了,他明明说最多一个月,一定会传来消息的,他们在这里也有二十多天了,现在是必须要走了。

当然冥王回一起出去,而王胤天,在王紫之前询问了很多次之后,忍不住也答应一块出去,计划稍稍修改一部分,他们要先回桃花谷,王紫一定要先代王胤天见夏筱莲才行。

“爹爹,你真的没事吗?暂时需不需要回到冥界?”

虽然心中很期待王胤天跟她一块出去,但是临走之前王紫还是有些不安的问王胤天,如果王胤天的身体在外面出现了不稳定,她可不想王胤天冒险。

“没问题,爹爹准备好了,不用再担心了,再说我也想去见你娘亲了。”

王胤天说道,见王紫的眼神不放心的放在他的胸膛上,却一直没有多问他的身体现在到底怎么样,王胤天摸了摸王紫的头,如果在没见到王紫之前,他还可以没有压力的一直待在冥界。

可现在,王紫既然出现了,他怎么还能继续舍得跟宝贝女儿玩捉迷藏,还有夏筱莲,一旦期待着见面,就再也斩不断念想了,别看他现在面上平静,其实心中已经快长了翅膀飞出去了。

“好,爹爹你要有不舒服,一定要先回来。”王紫点头。

王紫,冥王,混沌,王胤天四人一同离开冥界,让廖三儿那一群人好生不舍得,那站在门口送别的人,远远看上去一片悲伤,都快咬手绢了,就连冥王平时都没这待遇。

其实是冥王从来来无影去无踪,这些人也根本没有送他的机会,现在王紫要走了,好不容易热闹了两天的古堡马上就要回去以前那样了,廖三儿一群人不忘一遍一遍的嘱咐,说是让王紫有需要他们效劳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一定要放开了使唤他们,其实他们根本就是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也好让他们出去放放风,送现在开始,没准儿他们在古堡里就这么点盼头了。

界门仍然在沼泽下面,四人出来时,王紫正想问怎么从那沼泽出去,冥王却只一挥手,一道长长的通道便自头顶打开了,然后拉过王紫的手说道:“你的魂幡也可以打开沼泽的路。”

“这该不会是你设下的障眼法?”王紫不由得问,难道这沼泽的存在只是为了掩饰界门的?

“嗯。”冥王点头。

“那黄泉呢?”王紫又问,沼泽比黄泉的引力还要大些,看起来像是一体的,这黄泉该不会也跟冥王有关系吧?

“宝贝,这沼泽本是冥界的一处沼泽,被冥王搬来这里了,掺了黄泉的水,跟黄泉没什么关系。”王胤天在一旁说道。

“唔,我的七星神蒿之前掉进来了,能不能找到了?”王紫点头,也不追究沼泽的来源了,想到这地方既然是冥王控制的,那七星神蒿是不是可以找回来了。

冥王没说话,手中却是一闪,再递过手来的时候,却见他手中已经躺着一根精巧的七星神蒿了。

“还好,我还是早点还给黄泉老人吧。”王紫拿回来说道,反正沼泽这里的秘密她也知道了,以后再过来的话可以想别的办法,不用继续带着黄泉老人的东西了。

在四人出来之后,冥王直接带着四人穿越空间离开了黄泉的范围,冥王这样的能力是完全可以直接穿越界面的,这样的界面不是六界之内浅薄的界面,而是三重天之间的界面。

他的能力已经达到了那种随心所欲的地步,跟九幽一样,结界的压迫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九幽是传承能力,冥王却是力量达到了极致之后自然而然的体现。

出来之后,王紫看了冥王两秒才继续走,心中则是若有所思,别说能达到跟冥王那样的力量,恐怕他那样的程度是完全没有极限的,她只想要能轻松穿越空间的速度和力量。

她现在最多还能做到三十米,再远了绝对做不到了……

王紫一行直接离开了鬼界,本来是想跟惊鸿打招呼的,那时金鸿却不在鬼界,他们便先离开了,四人便直接回了桃花谷。

……

“爹爹,娘亲已经在谷中了,其他人也都在,我已经告诉了穷奇他们,但是还没跟娘亲说,给她一个惊喜……但是你出现的太突然,会不会惊喜变成了惊吓?”

四人走在谷中,沿着那条清澈的大河向他们的房子走去,远远便能看到那红艳艳的桃林,格外惹眼,王胤天的脚步顿了顿,望着那桃林有些出神,王紫说了很多话,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其实王紫现在也很紧张,虽然是安排王胤天和夏筱莲见面,但是她感觉自己比王胤天紧张多了,想着他们见面的时候会不会有不妥的地方,母亲的情绪会不会太激动,想着自己不知不知觉便紧张起来了。

走远了几步才注意到王胤天没有跟上来,王紫回头看去,却见王胤天高大的身体矗立在不远处,那双深邃的眼睛却有些出神的王紫远处的桃林,气息也有些游移,好像陷入某些回忆似的。

王紫有些明白,也许这桃林有很多关系父亲和母亲的记忆,她记得母亲也总是对着桃林发呆,王紫走回去,伸手拉着王胤天的手向前走去,口中说着:

“这就是桃花谷,怎能没有桃花?爹爹你别紧张,娘亲那么温柔,不至于打你。”

“呵呵,你娘亲才舍不得打我。”

王胤天回过神来,听到王紫这么说,冷硬的面上也不由得软化,在他心里,夏筱莲是世上最温柔的人,即便他求着让她打,她都不会动手,只是想到夏筱莲就在那桃林深处,王胤天的脚步竟不由得慢了一些。

这里一切都好,都很好,跟他想象中的世外桃源一模一样,那里也有他最心爱的人,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只是隔着一段并不远的距离,王胤天竟有些近乡情怯了。

“快走吧,我没有让他们告诉娘亲爹爹你回来了,你不要吓着娘亲。”王紫又说了一遍,这下确定王胤天刚才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许多话了。

“宝贝,你爹爹又不是怪物,你这话一点都不像是欢迎爹爹回来的。”王胤天摇了摇头,在王紫面前总是绷不住脸色,其实他明白王紫说的,他也想不到跟夏筱莲见面的场景,他也不希望吓到她……

“当然欢迎!我盼了爹爹三十年,从还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就跟着娘亲一起盼你回来了,我可以让六界都敲锣打鼓的欢迎爹爹回来,但我知道爹爹不想要那个,你只想见娘亲。”

王紫说道,见王胤天的脚步慢了,自己拉着他加快了脚步,走前前面说着,王胤天的眼神却终于回到了王紫身上,看着前面那个清隽的女子,挺直的背脊,长长的墨发让那一身清冷的气质无端的多了几分柔软。

王胤天的心却因为王紫无意中的话软的一塌糊涂,三十多年,他何尝不是日日夜夜都期盼早一点回到她们母女身边,王胤天也走快了几步,跟王紫并肩前行,再看着桃林时,眼中已经多了几分隐藏不住的欢快。

“等你们许久了。”穷奇的声音从十几米外传来,说着便迎了上来,此时她们正要经过桃林外的八角亭,穷奇几人竟早就等在这里了。

“去了真久,不过把父亲带回来了,比什么都好,就原谅你许久不传消息回来了……父亲,小婿穷奇。”

穷奇接着说道,先是忍不住看了看王紫,前半句是对王紫说的,之后才对王胤天见礼,王胤天的眼神在穷奇身上巡视了一周,然后向其他人看去,这些都是他宝贝女儿的男人,打量的时候不由得更多了几分挑剔。

穷奇倒是不见外,直接就小婿自称,其实不用王紫说,他也能猜到她一定已经把她们的关系跟王胤天说过了。

“小婿青龙。”在王胤天把视线转到青龙身上的时候,青龙适时的说道。

“小婿饕餮。”

“小婿卫子谦。”

“小婿慕千厷。”

来的几人都介绍完了,王紫看着桃林深处却有些站不住,拉了拉王胤天的手,说道:“回头再聊吧,爹爹先去找娘亲。”

“也是,母亲就在园子里,请……”青龙侧身说道,现在的确不是说话的时候,王胤天的心思也必然不在这里。

“嗯。”王胤天点头,脚步已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看着王胤天一个劲儿的加速冲进去,王紫反倒不紧紧的追着了,只眼神注意着前面的动静,其实她有点期待母亲见到父亲的反应。

“小丫头,去了二十多天,也不知道给我们来点消息。”饕餮揉了揉王紫的头发,这话说的有些凶,跟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似的,能不凶人吗?

“在冥界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我发现在冥界无法传消息给你们,也许是契约联系达不到这么远的地方,所以才没能联系。”王紫把头上作乱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虽然那大掌被他牵着实在有些违和。

“冥界?小丫头你去了冥界?”饕餮惊讶的问道,反手握住王紫的手,二十多天的时间,王紫竟然去了冥界?对于那个地方,他知道的也很少,没想到已经出现了?

“嗯,你们不要着急,一会儿我都告诉你们,要不然让混沌说也好,我想去看爹爹和娘亲。”王紫看了看众人,见他们都市一副惊讶的样子,只好说道,她现在的心思都在王胤天那里。

“好了,这个不着急,那就先回去再说。”卫子谦说道,眼神却看了看冥王,想着冥王、王胤天、冥界……这其中的联系必然很大。

“嗯。”

王紫点头,却见远处王胤天的身影忽然停住,好像僵硬的站了一会儿,眼神只看向桃林,王紫几人走进了些,顺着王胤天的眼神看去,却见一棵桃树之下蹲着一个女子,身穿玫红的衣裙,手中拿着一把小铲子在地上挖着什么。

纤细的裙摆上沾了桃花瓣,还有一层泥土,她在这里应该有一会儿了,即便是一个背影,也透露着那么干净的温柔,王紫的脚步也放慢了些,明明是父亲要跟母亲见面,现在心跳失去频率的人竟然是她。

“刚才母亲还在院子里,想来是想给你挖几坛桃花酿出来。”卫子谦小声说道,这时他们都停下了脚步,不忍去打扰那边的气氛。

却见王胤天缓缓的走进了桃林,渐渐接近夏筱莲,而夏筱莲在挖出一坛酒之后,轻拍去了酒坛上沾着的泥土,抱着它站起来,本想回身出去的时候,抬眼间看到了伫立在她身后的男子。

夏筱莲的身体猛的僵住了,如同她现在的神色一样,满是不可置信,眼前那个人的眉眼那么熟悉,即便分离那么久,他的容貌每天都会在梦中出现,如同从来都没有分开过一样!

可是梦中那么虚幻的身影,现在却真实的站在她面前,夏筱莲几乎觉得眩晕,因为瞬间她有种分不清自己是清醒还是做梦的感觉,直到面前的人涩声唤道:“小莲……”,直到怀中的酒坛‘砰’的落在地上,砸了一地的碎片,那陈年的酒香瞬间四溢而出,夏筱莲才猛的回神!

“胤天……胤天?”夏筱莲不可置信的呢喃着,身体已经飞扑了过去,王胤天接住夏筱莲,两人紧紧拥抱的那一瞬间,王紫的眼眶竟然热热的,她等这一刻、也等了很久……

“小紫紫,我们一家团圆了。”慕千厷在王紫身边说道,他们都为王紫的高兴,因为他们都跟清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紫的所有的信念都是来自于找到她的父母,而现在、这个曾让她做过无数努力的结果、终于达到了!

“嗯,我们一家团圆了。”王紫点头,直到现在,她才有种圆满的感觉,心里一直缺的那一部分终于补齐了。

而那边,王胤天还在轻声安抚夏筱莲,夏筱莲伏在王胤天的肩膀上一直哭,时间长了看的王紫都心疼了,虽然是高兴的,但她还没怎么见过母亲哭。

“小丫头,我们先回去,等他们说些话自然回来,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饕餮拉着王紫的手绕路走,同时说着。

“嗯。”王紫也知道,但眼神一直放在那里没收回来,脚步倒是随着饕餮走了。

王紫就是看着高兴,那可是她的父亲和母亲,以后她总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王紫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直到看着王胤天和夏筱莲吻在一起时,王紫的面上一呆,火速的回了头。

其他人本是由着王紫去的,直到她现在高兴,谁也不向阻止,可现在忽然间王紫反应这么大的回过头来,那身体还有些尴尬的僵硬,脸上还红扑扑了,众人当人奇怪,只回头一看,顿时都乐了。

“让你早些走的。”穷奇还在王紫耳边说道,明知道她现在正尴尬,其实是王紫把父亲和母亲想的太神圣了,忘了人家也是一对夫妻这样简单的事实的。

“这个……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王紫的手掌盖在穷奇脸上,推开那张美的过分的脸,那脸上都是揶揄,她可不想看到这些恶劣的人……

“呵呵,回去回去,这下你也可以放心了,我们的大婚也可以提上日程了啊……”穷奇手背在身后走,脸上还是笑的很开心,不忘提醒了一句。

“唔。”

王紫点头,这是肯定,只是冥王这时却看了看王紫,这大婚、也得有他,混沌的眼神也看了过来,感受到两人的视线,王紫的注意力不得不回来一些,见两人的神色,顿时一愣。

“那个,大婚要多两个人了……”

王紫似乎领略了那眼神中的意思,好像在催促她宣布似的,王紫的手被饕餮牵着,王紫不自在的动了动,非要在众人面前这么宣布的时候,王紫也免不了不自在,就好像做了错事一样……

众人的脚步一停,饕餮的手更是一紧,随即众人眼神一致的看向冥王和混沌,那样子好像在看两头趁虚而入的狼,果然,王紫一离开他们身边就容易犯错……

“以后还得看着你。”

饕餮直接把王紫抱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其实想到这二十多天混沌也不会安分的,这几乎在他们意料之中了,倒是冥王、这个是他们意料之外的,饕餮忽然吻住了王紫,直吻的她软倒在他怀里才松了口。

“唔,那就看着吧……”王紫却没有异议的附和道,她也不相信她自己了……

……

王紫他们先回到了院子,见人倒是齐的很,而且刚进门王紫就看了看着院子,有很大的变化,最直观的是,这院子变大了,往外阔了十几米,原先的竹楼旁边又多了一排竹楼。

其实在王紫昏迷的时候,他们的人并不多,也就按照那些人数建的,后来王紫醒后把天心、永安、青璃这些人召唤出来,北皇四人也跑来常住,妙绮和爵爷常来,惊鸿和唐玉闲时也来,就当作是度假了。

导致这里的房源眼中紧缺,那些人干脆自己建了,其实当初青龙建这院子的时候就有些私心,小了毕竟温馨,但也有不想让那些人常来的原因,可只是几间屋子又怎么能挡住那些石刻都想挤进来的心,于是终究还是这样了。

小小的院子,倒是容纳了不少的人。

王紫就坐在院子里等人,他们回来的时候是中午,可直等了一下午都没见王胤天和夏筱莲回来,倒是王紫这里已经把冥界的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交代了。

“冥界都出现了,上界也是迟早的事情,没了子车家族,上界之门照样会开启。”穷奇说道,那样子倒是淡定,也是,让他们接受一些新鲜的东西并不难。

“没准儿东西方界面合并的时候,上界的人会露脸。”青龙说道,那毕竟是大事儿,即便是上界,也会因此受到影响的,冥界还是距离他们远了一些,而且冥界比上界低调了太多,只有接触过死亡的人,才会知道冥界这个地方的存在。

“一定会的。”饕餮说道,青龙只是猜测,他却是肯定。

“那真是太热闹了,要让上界的人看到六界乱成了这样,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上界的人到底有多厉害,其实我很想见识见识,也许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呢,他们能进入上界,那是因为太古的时候上界之门是可以寻觅的。

后来我们无缘,只是因为界面藏起来了,你看啊,王紫殿下可以进去冥界,那上界对她也一定是没阻碍的,修为到了等级之外那个程度后,想要再进步哪有那么容易啊,说不定他们也不过如此嘛。”

卫子楚却道,提到上界,他更兴奋于那里的人们,因为被传的太神奇了,可他偏偏不信有那么多强大的人。

“你还别不信,上界的人多是太古的人,兴许许多人已经修炼到了与自然平衡的状态,已经没有了闯荡之心,但他们的力量一定是不能藐视的,不过我们会见识到的,东西方界面的合并势必会引起这两个世界的强者共同关注,不可能不出面。”

梼杌说道,眼神瞥向卫子楚,卫子楚就是心宽,什么都不放在眼里,那是他是真正见识过厉害的,只是眼神忽然看着空中的一点,说道:

“已经四年的时间,不知道影族什么时候动啊……”

“四年的时间够他们缓过神来吗?反正东西方界面合并一定是势在必行的了,影族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都没什么重要了,倒时候他们出现,定睛一看‘嘿!六界怎么变成这样了?’

完全不是他们熟悉中的样子,他们如何打算?还继续咬着界面支柱不放吗?这一次可没有一个鬼界给他们叛变了,再来到这儿那就是人人喊打的情形,我看我们一点都不需要担心了!”

卫子楚说道,颇有些已经胜利在望的感觉,得瑟样子让梼杌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当然也被他立马踢回去了。

王紫站起来,眼神看着渐渐落山的太阳,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有些是正经的,有些是随口说说的,当然也有纯粹胡扯的,只是听到卫子楚说的,王紫不由的想起归鸿说过的话,六界支柱,哪有那么简单……

恐怕影族还真会咬着界面支柱不放……

又等了些时候,王胤天和夏筱莲两人才回来,王胤天手中还提着两坛酒。

“娘亲,爹爹。”王紫迎了上去。

“我家小紫学坏了,带你爹爹回来也不先告诉你娘亲我了。”

夏筱莲说道,虽说这话有些埋怨,但是夏筱莲面上满是开心的笑意,自王紫救出她之后,还从来没有见夏筱莲笑的这么开心过,也不曾见到她如此精神过,好像忽然有了真正的灵魂一样,由里到外都透露着生气,这才是真正都夏筱莲。

“不是,我是从来不敢瞒娘亲什么的,这是给娘亲准备的惊喜!”王紫说道。

“呵呵,娘亲很高兴,你爹爹都跟娘亲说过了,要不是你,他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夏筱莲说道,两人一下午都待在一起,自然给足了他们说话的时间,只是,王紫看了看王胤天的胸膛,那爹爹跟娘亲说了他身体的事情了吗?

“宝贝过来,要不你陪你娘亲也好,爹爹渐渐这些女婿们。”

王胤天看到了王紫的眼神,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只大声说道,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本就在一旁等着,现在见王胤天的视线直接投在了他们身上,必然上前问候他们的岳父了。

王胤天把手中提着的两坛酒放在桌子上,听着面前的男子们一一介绍,倒都是风华绝代的男子,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的风格,王胤天心中不住的赞赏,等众人坐下,王胤天拍开了酒坛上的封泥,青龙和卫子谦先站起来给众人都倒了酒。

只一会儿,院子里便一股酒香,气氛很好,很热闹,但却不太适合王紫和夏筱莲,王紫坐了半晌,见他们直接喝上了酒,怎么一股江湖味,不过倒是爽快。

聊的都是些还算正经的话,比如青龙他们传承第几代,北皇他们现在任职如何,魔界如何之类的,王紫跟王胤天相处也没几天,倒是跟他说的并不多,都由他们来补充了,王紫只坐在一旁听着。

快过三巡,王胤天好像才忽然想起安静了很久的王紫,转头看向王紫,忽然问道:“宝贝,这些都是你的夫君们吗?怪不得不要冥界那些。”

众人挑眉,冥界哪些?难道王紫还由隐瞒的一段?

被点到了名,王紫只摇头,两个问题都不对好吧,这里也由很多不是她夫君的,比如北皇、南阙、西诀、东乾四人,王胤天明明是知道他们的,怎么还这么说?还有梼杌、简修文、青璃……

还有冥界发生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选什么好吧?王胤天这样说他们会误会的,可是正在她要说什么的时候,王胤天一点时间都没给她,自己直接说了:

“也对,还要宝贝喜欢才行,我就没在三十几年,不光宝贝长大了,还招来了这么多男人,爹爹都没时间给你把关。”三十年本该是转眼过的,但是放在他们身上却是那么漫长……

“呵呵,小紫紫太优秀,晚了怕抓不住,您现在把关也是一样的。”

卫子谦笑道,知道王胤天这是开玩笑,事实上王胤天给人的感觉比他表现出的更好爽,嘴上说他对他们都不了解,但实际上……恐怕不是那样,虽然见面真是第一次,但了解绝对不是刚开始,他分明有种王胤天对他们知根知底儿的感觉。

而这把关嘛……王胤天心里恐怕早就通过了,否则以她对王紫的溺爱,定然不会这么放心的把王紫交给他们,这时直觉……

“我见过你们,那时你们的修为还差些,这些年倒是长进不少,列爻对培养你们慎重的很,我都不能正面去见,还是悄悄见的。”王胤天面对北皇四人说道。

“当时尊者并不知道王就是魔王之眼的主人,更不知道您就是王的父亲,这些尊者是没算到的。”北皇说道,王胤天在位的时候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虽然列爻培养了你们够久,但你们也大不过我,现在更是宝贝的夫君,叫声父亲难不成还委屈了?”

王胤天却忽然说道,手中拿着酒杯,靠在椅子上,那冷硬的面目忽然有些高深莫测,也有些漫不经心,北皇四人一愣,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没回过神来,口中已经下意识的齐齐唤了声:

“父亲。”

“爹爹,他们不是……”王紫一急,王胤天这是误会了什么?怎么能把北皇四人说成是她的夫君?

“怎么了?不是什么?宝贝,你这四个亲卫,这辈子是不可能娶别人为妻的,你要是不收下他们,他们会很惨的,不过他们惨不惨也没什么,只要宝贝愿意,就是让他们死,他们也不能吭一声。”

王胤天打断王紫的话,似乎在疑惑王紫否认什么,然后状似不经意的说道,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因为这话的内容显的有些无情,偏偏在跟王紫说话的时候又是一副温柔的模样,那矛盾的感觉让王紫一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