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五章 冥水之眼,灵根元神

“对了,宝贝,莫非你早已拿到了鬼面魂幡?”王胤天忽然问道,刚才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看的清楚,只是早早退回来了而已,只是没想到,这鬼面魂幡最终的主人是他的宝贝女儿。

“是,许久以前,只是在此之前我还用不了这魂幡能力的一二。”王紫如实说道。

“宝贝,你可知道这鬼面魂幡是何来历?”王胤天又问,那样子有些神秘兮兮的,墨眸锁定了王紫,好像知道王紫不清楚这其中的来由,还要如此拖延答案一样,结果可想而知,王紫更好奇了。

“不知道。”王紫摇头,这半天她都在等着冥王解答呢。

“呵呵,宝贝,你如今真的得到宝了,也不对,按说现在冥王都是宝贝你的了,这鬼面魂幡相比起冥王来说,似乎也没那么大分量了……”王胤天笑了笑说道,那样子仍然神秘,只是其中不由得相当于夸了冥王,冥王眼皮微抬,那闲闲翘起的二郎腿也显得惬意起来,好像对王胤天这样明里暗里的强调他的重要性很满意似的。

“这鬼面魂幡到底是什么来历?”

王紫不由得主动问道,其实在之前就有些猜测,因为刚才冥王分明对那魂幡说,他能毁它一次,就能毁它第二次,显然鬼面魂幡变成了之前的样子,定然是冥王造成的,而且力量被封印后沦落在六界,似乎也有些时日了,今天却因为她而解开了它的封印。

而且还让她契约了它,这样相当于重新启用的一个力量,既然如此重要,为何冥王当初又回将它封印,这其实有些矛盾,也引得王紫如此疑惑。

“呵呵,这世上不能预测的力量很多,所谓天生地养五行滋长,是人类无法解释的,更是人类追逐不休的,就像那五色奇石,就像这冥水之眼。”

王胤天又笑了笑,王紫看着王胤天面上不甚明显的笑容,可是今天的父亲确实很开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契约了那鬼面魂幡,只是听得他说的话,王紫却不明白,甚至完全听不懂的感觉。

“五色奇石我知道,冥水之眼是何物?”想着,王紫便直接问道,这冥水之眼与鬼面魂幡有何关系?

“冥水之眼就是鬼面魂幡上的绿宝石,还有冥王戒指上的另外一颗绿宝石,这两颗宝石、一对眼睛,就是冥水之眼,而冥水,就是这古堡之外的浓黑之水。”王胤天说道,这些东西完全不是王紫平时接触过的范围,所以她不懂也是情有可原的,王胤天解释起来也很耐心。

其他人则静静的听着,除了王紫何混沌,这里所有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冥界人,又是对冥王忠心不二的手下,刚才看到冥水之眼的第二只眼睛出现的时候,他们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可想而知这本来的一对冥水之眼在他们眼中是多么的重要!而能把这冥水之眼找回来是出自王紫的手,也说明了冥王和王紫的缘分早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啊!

而且不只是冥王和王紫的缘分,更是王紫跟冥界的缘分,就算是冥水之眼的力量被冥王封印了,但是他的某些能力也足够迷惑六界的人物,不论对方修为高低,既不能得它来用,又不能掌控它,说白了那鬼面魂幡即便是流落六界,也不是任何人能近身的,并且那鬼面魂幡也算乖乖的在王紫身边待了那么久,还乖乖的为王紫做了不少事情。

“宝贝别急,听爹爹慢慢道来,外面的那浓黑之水,可是天地初开之时便有的水,它的地位本该是与天火相提并论的,只是冥水只圈于冥界,而天火则是造物之火,洪荒位面之上若天时地利皆合,天火出现并不少见。

可冥水世代只守护冥界,在冥界和上界一并退出六界的视野后,冥水也一并没什么人知道了,天火是造物之火,可冥水的作用……却是灭世之水。”

王胤天说道,那娓娓道来却留有余地的样子,似乎在不断的给王紫循序渐进,好让她有一个慢慢接受的机会。

“灭世之水?!”确实,王紫震惊了,这几个字说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这里的其他人都很淡定,只有王紫和混沌听了惊讶不已,见王胤天点了点头,王紫不由自主的说道:“为何是与天火完全不一样的作用。”

可不是吗?天火用来创世,冥水却是用来灭世,而这个灭世之水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存在在冥界之中,说起来还是这冥水神秘了太多。

“没错,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灭世之水,若是放这冥水出了这道沟渠,不出几个月,它便能流遍六界,无人能挡,即便是界面之门,也挡不住冥水的肆虐,别看这沟渠甚小,冥水一旦开闸出,六界定然生灵涂炭,而上界,除非有人能跳出这个这上中下三重天,否则也难避冥水之祸。”

王胤天接着说道,他说的后果严重无比,可是看他的样子却是并不紧张的,别说现在冥水好好的在冥界淌着,自古至今都没有出现过意外,显然这一定是冥界最大的杀手锏!

而更嚣张的是,这个杀手锏并不隐秘,而是公开的,冥界的魂魄对冥水那么忌惮,掉下去之后永远无法起来,这就可以看出,他们是深深知道冥水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的,比她这个擅闯进来的人清楚了太多太多。

六界的人不知道,但是上界恐怕多是知道的,上界和冥界,一并隐于六界,直到如今,王紫才明确的知道这世界的归置是如何。

上中下三重天……王紫在口中缓缓咀嚼着这句话,不用王胤天解释她也多半明白了,所谓的三重天用改就是上界、六界、冥界了,这才是一片天下的完整世界,她一直以来生存的地方,竟然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而冥水,之所以这么听话的匍匐在冥界,不是没有原因的,能控制这冥水的,就只有那一对冥水之眼,也就是冥王手中的戒指和魂幡上镶嵌的另一枚宝石。

当初冥界天开,冥王就是拿下了冥水之眼,才做了这冥界之主,冥王把一对冥水之眼分别镶嵌于戒指和魂幡之上,本是想让两只眼睛的力量稍稍分离,以防它们妄动了冥水。

只是时日长了,戒指上的眼睛效命于冥王,却不想魂幡上的眼睛野心滋长,想逃出这冥界,当初它擅自兴风作浪,想要让冥水掩护它离开,这一对眼睛,本该是一对魂魄,却心思不同。

后来那魂幡自然是没逃出冥界,准确说是没逃出冥王的手掌心,冥王封印了它所有的力量,将它丢入六界,历经轮回,则主无数,不论它使劲手段,也别想解开冥王设下的封印。

如今叫你找到这魂幡,最终了解了它流浪的心,也算是你跟冥王的缘分。”

王胤天说道,王紫却忍不住看了看冥王,虽然王胤天说的泛泛,将冥王首府冥水之眼的事情一句带过,可是王紫当然明白,所谓的冥水之眼,哪有那么容易降服的,而在那么久的过去,冥王竟已经有过如此胆识,的冥水之眼便是得冥水,得冥水就是得冥界!

现在看来,这个决策简直英明无比,最起码,在王紫得知这样的事实之后,任她有再大的力量也不敢进犯冥界,否则冥水过境,那可是一个不留的后果。

“这两只眼睛,各有灵魂。”王紫不由得说道,她已经领教过了鬼面魂幡的反抗,虽然现在她已经契约了鬼面魂幡,但是魂幡那种不羁的感觉她仍然能感受到。

“哼,当初若不是冥王诡诈,分开我们一对,也不会各声异心,只有分开他才能真正控制冥水,而那只眼睛也真配得上跟我同生于冥水,竟早早屈服于冥王,害我流浪这么久,终究还是毁在你手里!”

这时王紫的脑海中却是又传来那倔强的声音,只是还有些虚弱,这时那鬼面魂幡,刚才它的绿宝石,也就是那只冥水之眼才被冥王的伤过,显然他还没有恢复运气。

“不对,是毁在你们夫妻联手之上……遇上你算我倒霉!”

很快,那鬼面的声音又一次在王紫脑海中响起,咬牙切齿却有种任命的感觉,王紫确实有些无法理解一直既人非人,既物非物的东西,它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心情,还有没有想要自由的心,还有没有想要反抗的心,这些她一时猜不到。

只是他这一番话倒是给王紫解开了些疑惑,方才她还在疑惑为什么冥王把冥水之眼分开,按说两只眼睛同生于冥水,若是一同作用,定然会又更妥帖更惊人的效果,冥王却偏偏将其中一只眼睛佩戴于身上,另外一只镶嵌于魂幡之上。

原来是分开才可以控制冥水……冥王竟能那么早就察觉这些。

“你若是听话些,冥王不见得不会给你自由,是你自己找的。”王紫在神识中说道,要不是它自己反抗的厉害,冥王也不会这么做,却听王紫又道:“再说了,你要是带着冥水霍乱天下,换做谁谁都不会愿意的,何况你想要的自由,冥王不是给你了吗?你在六界流浪了多久,不够你玩儿的吗?”

“你们已是夫妻,现在就知道合伙欺负我,我还能说什么,要是说了什么你不爱听的,指不定转头就跟冥王告状了,懒得跟你多说。”

那鬼面接着说道,这次的气焰却是有些弱了,说完便窝在王紫轮海中不出声了,跟冥王它算是只斗过一次,却是狠狠的输了,输的不只是一时而是,是一世!永远无法翻身的那种!

可它当初确实是出于想要在六界兴风作浪的目的去的,毕竟身为冥水之眼,如果不能将自己的能力让世人看见,它存在的意义何在?可冥王却偏偏封印了它所有的力量,让它碾转无数界面,经受无数主人,看遍无数世间风景。

更是经历了无数岁月,再提起所谓的兴风作浪,它竟然已经没有那么豪情壮志了,虽然它只要开口求饶就可以回到冥界,但是几遍它没有了兴风作浪的心,也没有低头认错的可能。

所以才一直在六界飘荡,直到遇到了王紫,一路把它重新带了回来,即便已经拿回了自己的全部的力量,竟然并没有最初想象的那么开心,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力量而已,它现在竟然是这种心情……

说实话它最在意的,是输给那个创造了冥界的人,天地初开,冥水沉于底,冥界自成一界,若不是冥王捋顺了这个界面,不管是冥界还是三重天,毁灭和再生的恶性循环是不会停止的。

“你似乎不相信,即便是我也能让你吃些苦头的。”

王紫却缓缓的说道,感觉鬼面魂幡对冥王的怨念颇深,现在她是它的主人,有这么一个叛逆的本命法器,王紫也不介意时常杀杀它的锐气。

那鬼面魂幡本来是想装作没听到的,可是竟然被这样威胁了,它的面子挂不住,出口的顶驳却在紧要关头咽了回去,想到两次让它吃亏的黑雾,脑子里不由得对这个主人重新认识了一番,口中只嘟囔了一句:“你也是个不能惹的,但你以后也会大用我的,待我好一点才是……”

那声音虽低,但是它毕竟是在王紫的神识中低估的,王紫怎会听不到,只是这别扭的语气让她有几分好笑。

“这两只冥水之眼本就拥有控制冥水的能量,这能力非同小可,宝贝,你要谨慎对待,不要妄动,自冥王掌管冥界至今,冥水被收入这沟渠之中,还不曾动过。”

这时王胤天的声音再次在王紫耳边响起,王紫也适时的切断了与鬼面的对话。

“爹爹放心,我知道分寸。”

王紫点头,单凭冥王掌管冥界以来不曾用过冥水这一项、便足以说明冥水不可轻易调用,只是对于已经拥有了冥水的力量,王紫还是有些不习惯,好像这能力来的太快,还不像是掌握在她手中一样。

王紫看了看冥王,却见冥王轻轻点头,好像在肯定王胤天说的话一样,确实,她只是听王胤天说,还并不知道如何用这能量,只是由此一来,她竟然同时拥有天火和冥水,一个创世之火,一个灭世之水。

事实来的太过惊人,以至于她真实的感觉竟然没那么强烈了。

“宝贝,你这鬼面魂幡,还有一个能力,想必你现在还不清楚。”王胤天却又道,嘴角轻扯,露出些微笑的痕迹,顿了顿才听他又道:“之所以将这只冥水之眼镶嵌在魂幡之内,还是有魂幡本身的能力的,有了它,即便你没有巫的召唤能力,也能差使七道内的魂魄。

这冥界本就是第七道场,是三重天内唯一没有人气儿的地方,只有强大的魂魄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也只有更强大的魂魄才有可能走出这个地域之界。

巫的召唤能力有限,可这面魂幡可差使冥界的所有魂魄,亦能将魂魄储存于魂幡之内,这对于被召唤的魂魄来说,也是积累业力的一种途径,冥界的魂魄求之不得,以后有它在身边,爹爹也可以为你的安全放心很多。”

王紫点头,冥水之眼的力量太逆天,在王紫想着以后不敢轻举妄动的时候,却有这么一个使用的能力,她也明白了方才鬼面为何说以后她拿他还有大用,确实、会有大用啊。

“王妃,这魂幡不仅能号令魂魄,只要您摇一摇,传句话过来,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敢怠慢,随您差遣啊!”

这时,聂昂恭敬的说道,那熊一样的身体微微弓着,但还是比被人高了几个个头,那声音恭敬,却有种不可忽视的兴奋在里面,这大汉看来是伤已经痊愈了,只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顾不上冥王就在这里,也不知道掩饰掩饰自己真正的用意,兴奋起来就有点挡不住。

旁人虽然也觉得聂昂这是要坏事,但是总要有人说的,不然王胤天要是忽略了这么一点他们就没有那所谓的福利了,毕竟他们可是很想去六界逛逛的。

平时他们哪有那个机会出去放分,几乎就扎根在这冥界了,所以说他们对邪彤那可是羡慕嫉妒恨,就只有她一人能够轻松的出入冥界,协助冥王办理外面的事情。

平时冥王是断断用不上他们的,但是王妃不一样,不管大小事情,就算是跑跑腿儿,他们也乐意的很啊!关键是能出去就是好样的!

以前他们只能听从冥王的,但是现在嘛……王妃的命令也是他们唯命是从的嘛!

“魂幡能召唤你们出去?”王紫不由的说道,这些人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到了六界都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虽然强大的魂魄做打手没问题,若是有非常情况,当然有些有头脑的更好。

“没错,王妃有所不知,我们都是冥界的魂魄,业力积满之后承蒙冥王看重留在冥界的,说到底我们还是无根之人,瞧我这张嘴,不能这么说,我们都是扎根在冥界的人,王妃的魂幡,只要是冥界有魂之物,皆可召唤。”

另外一人小心的解释,险些说错了话,还自己啪啪的打了自己两巴掌,下手那个干脆,好像那嘴就不是他的一样。

“嗯,还有什么能力,不如一并告诉我。”王紫点头,顿时觉得魂幡的作用越来越大起来。

“嘿嘿,您以后可是我们冥界的王妃,冥界也是您的家了,这魂幡就是家门的钥匙,只要您想回来,随时都可以。”

廖三儿嘿嘿一笑,殷切的疏导,小嘴儿那个甜,除了不敢在当面喊王紫‘小妹妹’之外,那马屁一个接一个的拍,冥王交叠的腿换了一个姿势,背靠着身后华丽的座椅,微垂的眼眸转向了廖三儿,那墨绿色的瞳孔中神色淡淡。

但是看冥王今天如此精神的样子,全无往日的阴沉,众人只觉这冥王万年不化的阴森也变的暖融融起来,不由得一致看向王紫,这那是王妃,这根本就是救世主啊!他么已经可以想象到以后欢乐的小日子在飞奔着向他们跑来了!

“这么说,这魂幡还能打开冥界之门?”王紫不由得说道。

“正是正是。”廖三儿连连点头。

“嗯,你们先下去吧。”

王紫忽然说道,廖三儿一群人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冥王,他们还是习惯于只听冥王的命令,可这一眼却顿时让他们打了个冷颤,都是习惯坏事儿,见冥王那一副‘还不快滚’的表情,众人立马对着王紫俯首告辞,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奔离开了。

众人出去后卷起的风竟然扇的两扇门还在呼呼的动,王紫不由得感慨,这些人的行动真的太快了,只一瞬间的,影子似的就没了。

“我只是想问问、寒巳与冥界有什么关系?”

王紫收回眼神,遣散那些人只是因为她有些私人的事情要问,不确定能不能在众人面前提起而已,想到来冥界时,寒巳表现出来的种种异样,这个疑问在王紫心里也藏了很久了。

“这你要问冥王了,爹爹并不知道寒巳后来也被你收入麾下。”王胤天说道,王紫的眼神于是转向冥王。

“寒巳,是死亡之木的元神。”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看向王紫,缓缓的说道。

“什么?死亡之木的元神?死亡之木的元神怎么会离开树身?又怎么可能又人形?还有,那死亡之木真的在冥界?”

王紫想着寒巳的身份定然有几分蹊跷,却在听到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惊讶,怪不得当初她在找太古八灵的时候,死亡之木的心血由冥王轻轻松松的送来,当然,寒巳的魂魄也是冥王一并送来的。

可她明明记得太古八灵是纯粹的灵根,虽然可以自由行动于六界,甚至是现在她才知道的三重天,但是太古八灵的元神若是离开了树身,那灵根本身定然是存活不下去的啊!怎么会出现寒巳这样的例外?

“死亡之木在上古便落根于冥界,你来时见到的沿途所有的树,那都是死亡之木的撒的种子,现在遍布冥界。”

冥王又道,他似乎很肯定王紫在来的路上经历的事情,王紫不由得点头,确实,路上见到那些吞噬魂魄的树,王紫一度很奇怪,只是观察了一路也没找出个原因,以为那树只是冥界特有的产物。

而那树吞噬魂魄,被卷入的魂魄却是根本没有反抗能力一样,所以经过的魂魄才会远远离开那些巨大的树冠,似乎很忌惮的样子,如此想来,死亡之木本就是魂魄的克星,它专门吸食死亡之气,而那些没有业力的魂魄当然是最好的营养平,而且还好消化的很。

只是没想到死亡之木在冥界落下了如此多的种子,几乎霸占了整个冥界的植被。

“它的本体在哪里?那本体就是寒巳的本体?”王紫还是问道,虽然自己也有答案了。

“就在冥水沟渠的崖壁上,自然也是寒巳的本体。”冥王点头,肯定的说道。

“可你还没说……为什么死亡之木的元神会离开树身,而在寒巳的人形摧毁之后,它的元神不应该继续回到死亡之木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王紫问道,怎么都想不通,寒巳现在哪有一个太古八灵的元神应该有的意识?

“寒巳的身体本就是它的元神自己的凝练的,他本是死亡之木的元神,可是在冥界吞噬了太多的魂魄,那些小树吸收的魂魄再多,能量也都会传送给死亡之木的本体,久而久之,竟让它的元神脱离了出来。

即便是在外界,它的元神仍然能控制死亡之木,只是他人形的身体毁了之后,也一并毁了他的意识,他的力量还会依靠死亡之木不断壮大,可是他一日恢复不了意识,一日就无法重新控制死亡之木,时间久了,恐怕死亡之木会呈衰弱之势。”

冥王说道,王紫几乎只剩下惊讶的份儿,忽然召唤出了寒巳,见他一出现就高兴的围绕在王紫身边转了两圈,虽然她被王胤天抱在怀中,寒巳还是硬凑过来在王紫脸上蹭了蹭。

这才手一指,一把座椅乖乖地漂浮了过来,寒巳满意的在距离王紫最近的地方坐了下来,王紫感受着脑海中高兴的情绪,忽然摆正了寒巳摇头晃脑的脸,口中说道:

“寒巳,你是不是已经能听懂跟我说的话了?”

其他人倒也稀奇的看着王紫和寒巳的互动,却见寒巳只乖乖的点头,这在之前王紫就试探过,只是寒巳依然单纯的心思让她有些不确定了,尤其是牵扯到了死亡之木,这么深奥的东西寒巳能听懂吗?

“寒巳,你是死亡之木的元神,你知道吗?”王紫眼神锁定着寒巳,虽然在那张模糊的脸上她根本找不到寒巳的眼睛在哪里,可是她向传递给寒巳她的认真。

却见这一次寒巳没有立刻点头,而是愣愣的样子,下巴还乖乖在放在王紫手掌中,整个人却是呆住了,王紫不由得追问了一句:“寒巳,你到底知不知道?”

这一次,却见寒巳像是被提醒了一样,猛的摇头,那频率太快,好像很着急的否认一样,王紫有些疑惑的看着寒巳,还是觉得他的回答有点不靠谱,只好把视线转向冥王。

“寒巳已经能分辨很多事情,相信恢复全部的意识也不远了,我感觉他已经可以自己处理事情了。”

王紫说道,现在想到那天过桥的时候,寒巳敢出手伤那个巨兽是怎么回事了,还有一路上那些火星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看来死亡之木在冥界,本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而这个特殊的存在,是冥王刻意给寒巳留下的一片空白。

“还有,那你应该是跟寒巳很熟识的?”王紫紧接着就问,由此倒是牵扯出很多事情。

“不算熟识,只是知道他的存在,寒巳的元神失去意识重新回到冥界,那是我将它收回,四年前你正好要找,就给你了。”

冥王如实说道,他的话直白的王紫抽了抽嘴角,想必冥王之所以把寒巳的魂魄找回自己身边,也是想把他的意识养回来,毕竟死亡之木已经是冥界的一部分,若是渐渐消失了,还真有些不妥。

所以冥王和寒巳还真不算熟识了,与其说他们两个熟悉,不如说是冥王与死亡之木熟悉了,而后来轻轻松松就把寒巳送给了她,当初也确实是当作礼物送的,要是清醒的寒巳知道自己被冥王这么随便的送出去了,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那些朝圣的魂魄喝的是什么东西?”王紫忽然又问,那些东西冥界所有的魂魄都是若珍宝,偏偏寒巳不屑一顾。

“那是死亡之木的树胶,死亡之木能吞死气,但是产出的树胶却是极富业力的东西。”冥王说道。

“这样的朝圣多长时间会有一次?”王紫问道,怪不得那些魂魄那么重视这朝圣,在冥界,想要得到业力的途径少的可怜,而这树胶对于他们来说必然是不能错过的,而寒巳不屑一顾,当然是对自己的本体所产出的树胶不感兴趣了。

“五十年。”冥王道。

“我以为会很长时间。”王紫说道,五十年在她想象中还有些少了。

“宝贝,冥界也需要更新,这里从来不缺魂魄,只怕人满为患,要么死,要么走,全看那些魂魄的本是,若是他们能积满业力离开冥界,这里也不会有人阻拦。”王胤天替冥王解释道。

“寒巳,虽然现在心智还没有完全回来,但是他该知道的应该知道的差不多了,至少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死亡之木的元神。”

冥王却道,墨绿色的瞳孔转向寒巳,语气很肯定,而寒巳似乎也知道冥王再说什么,忽然转身,面对着冥王释放出杀气,好像在不爽冥王这样说一样,又好像在威胁冥王马上住口一样。

“寒巳。”王紫唤了一声,不明白寒巳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对冥王的敌意好像太突然了些,其实她也猜想寒巳知道了,不然他如何会那么又把握的对付那两只巨兽。

寒巳的气息表现的太直白,他的喜好全部体现在温顺喝杀气之间,若是他顺心,定然是乖乖的,若是有人惹到他了,他怒气定然会以杀气的形势表现出来,他也隐约察觉到王紫不希望他那么对冥王,所以即便心里不甘,也只好耷拉着肩膀转过了身体。

“他是怕你让他回去。”冥王说道,似乎一语戳中了寒巳的心事,此刻的寒巳又有些不安起来,可是在王紫一个眼神下又安静了。

“这话怎么说?”王紫问道。

“他已经恢复了部分意识,元神已经可以回到本体,当初将他交给你也是因为你能让他快点恢复,现在的结果很力量,但这已经是极限了,他想要彻底恢复,还是得回到本体之中。

若是再跟着你,死亡之木就会渐渐出现衰竭之象,这一点寒巳应该知道了,你们从悬崖边上进来,寒巳定然也看到了死亡之木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

冥王这才把话说完,而即便有王紫看着,寒巳也变得暴躁起来,忽然飘了起来,满身杀气的围着冥王转圈圈,似乎是在怪冥王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说出来,说出来王紫就一定会让他回去,他就有很长很长时间不能见到王紫了!

寒巳似乎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但就是忍着没有动手,王紫也明白了,竟然还有这么个说法。

“寒巳。”王紫唤道,寒巳却不肯过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违逆王紫的意思,王紫见寒巳不停,继续问冥王:“如果他回到本体,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再出来?”

“死亡之木的力量很大,即便他现在在本体外,但是当初冲出来的时是坐了很多年的准备的,但若是他现在回去,想要再次具备当初的条件,也许时间说不定。”

冥王说道,怪不得寒巳会因此着急,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否则技能恢复意识又能恢复力量的事情,他一定会欢欢喜喜的去做完,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回来的,所以才即便瞒着王紫也不想回去。

“我召唤他,他也无法出来吗?”王紫问道,她和寒巳之间分明是有着契约的关系的。

冥王抬眸,似乎在思考王紫的这个问题,理论上是不行的,但是他不确定王紫的契约行不行,因为兽王决确实有些不同之处。

“寒巳这小子藏的挺深啊,我当初还真没摸清楚他就是死亡之木的元神。”

这时,王紫的脑海中响起归鸿那懒懒的声音,竟不知道他又偷听了多少了,王紫眼眸微微一亮,很快便道:“你出现的正是时候,若是我召唤,寒巳的元神能不能离开死亡之木?”

那兽王决可是归鸿的杰作,要说它的能力,当然也是归鸿最清楚了。

“我有没契约过死亡之木的魂魄,这对于兽王决也是开天辟地第一次,要不你就帮我试试,我也想知道啊。”归鸿却道,那有些不在意的语气,好像又跟王紫打哈哈了,分明王紫是很认真的跟他说的。

“但兽王决所能牵引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你作为编制它的人难道不知道吗?”王紫问道,对于归鸿什么事情都要跟她绕弯子这一点真是无奈。

“你倒是长进了……”归鸿说道,此刻他若是在王紫对面,那脸上的表情定然是有些意外的,好像这些就不该王紫想到一样,竟然能追根朔源,想到兽王决所能牵引的力量极限,顿了顿才道:

“按理说……兽王决能够召唤出死亡之木的元神,但要在他完全愿意的情况下,否则,寒巳的元神在本体内,死亡之木又在冥界拥有极大的力量体系,若是合成一处来反抗你,你非但召唤不出他,你们之间的契约也会斩断,说白了,兽王决牵引的力量,恐怕抵不过死亡之木一致的反抗。”

归鸿说道,他编制兽王决的时候针对的可是灵兽,他可从来没料到王紫会契约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显然寒巳的魂魄也被他归于了‘奇奇怪怪’之列。

“我知道了。”王紫在神识中说道,眼神看着寒巳,又开口唤他,经不住王紫的第二次呼唤,这一次寒巳拒绝不下去了,飘到了王紫面前,只是这一次明显委屈了很多,他可不想听到王紫让他回去的话,那样的话再出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寒巳,你不想回去?”王紫问道,寒巳猛点头,生怕王紫感受不到他浓浓的不愿意一样。

“你想继续留在我身边?”王紫又问,寒巳再次点头,这一次点的更欢了。

“即便你跟我之间一直有这个不平等的契约?”王紫接着问,当初契约寒巳是不得已为之,但寒巳将来完全可以再回到当年创世主的风采,那样的话,跟她之间的契约就有些吃亏了。

寒巳还是点头,一点异议都没有。

“那我告诉你,你可以放心的回你的本体中修养,待你恢复所有的意识,只要告知我一声,我便可以召唤你出来,但你若不祥,或者想斩断我们之间的契约,你只需拒绝,到时候死亡之木的力量自然会帮助你达到目的。”

王紫说道,其实在她看来,这两点对于寒巳来说都挺好的,若是寒巳的意识全部恢复,不见得还会想跟她之间有契约了,寒巳先是高兴的点头,然后又忽然摇头,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只怪他不能开口说话。

否则他一定能很快表达清楚,他愿意回本体,然后愿意永远做王紫的契约伙伴,至于拒绝,即便是他的意识全部恢复,也一定不会拒绝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这是真的,只要你尽快养好自己的元神,我就一定能接你出来。”

王紫扶正了寒巳的头,认真的说道,寒巳呆呆的,忽然凑过去蹭了蹭王紫,神识中那情绪确实是依依不舍,还有让王紫放心的坚定,他似乎想通过神识传达给王紫很多话,可是最多也就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