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四章 解封魂幡,他说唯一的一个

众人不敢看冥王的神色,都低着头,不过想到前两天两人还不是这么回事,今天王紫这王妃的名分都已经坐实了,之前他们是没见过王紫,现在刚刚见到没几天,冥王就速度极快的把他们的女主人定下来了,其实、王还是很厉害的嘛!

刚才谁还说冥王单恋来着?有的人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冥王、应该没听到吧?

不过他们是从心底里高兴,终于有女主人了,这个冥界应该会不一样吧,最起码冥王会因此不一样,瞧瞧现在,他们何曾见过有谁能距离冥王这么近过?别说被冥王这么亲昵的抱在怀里。

他们跟着冥王也有些年头了,应该说这都数不清了,真是欣慰啊!不过如果让冥王知道他们现在心里想着,不知道会不会变脸。

“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女主人。”

这时,却听冥王缓缓开口,那声音在肃静的环境里格外严肃,也格外清晰,众人自然不敢怠慢,又是齐齐的答“是”,冥王开口了,也不需要他们去揣测了。

廖三儿却更松一口气,还好还好,马屁拍对了……前几天担惊受怕的,这下可以稍稍松口气了吧?现在冥王心里指不定怎么乐呢,哪顾得上追究别的?

王紫看着冥王,他就这么决定了他的身份,而王紫还有些愣,女主人……就这么着,她就成了冥界的女主人了?分明前些天他还在这个阴森的地方一步步摸索来着。

“宝贝,你的魂幡呢?”

那边王紫还愣着,冥王却是又开口了,魂幡?王紫下意识的想说那东西在她赤灵里,可回过神来的时候又是狠狠一愣,眼睛看着冥王,他刚才叫她什么?

众人的下巴这才掉了一地,眼珠子也好像咕噜噜的滚在了地上,身体狠狠的一抖,可他们不敢动,不敢看冥王,他们听到了什么?宝贝?冥王唤王紫宝贝?

真的不是幻听吧?他们那个一个眼神都能杀死一个人的王,现在面上那个淡定,其实心里很温柔的叫王紫宝贝?这么腻歪的称呼出现在冥王口中真的合适吗?

只怪他们是见过冥王各种可怕面目的人,所以现在这堪称温柔的一面实在是违和感太强烈了,这……他们现在可不可以聋?

“你……你叫我什么?”王紫也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宝贝?为什么会从他的口中叫出来,而且那么淡定,以那样波澜不惊的语气叫出来,为什么不但没有温情脉脉的感觉,反而有点……诡异?

“宝贝,我说你的魂幡呢,拿出来。”冥王却好像没感觉到王紫为何如此吃惊,还有那些手下们一个个被点穴的身体,一股股冷风从房间里飘过,冥王却丝毫不受影响。

“你还是叫我名字吧,这个……”

王紫盯着冥王,建议似的说道,为什么感觉冥王在极具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父亲叫她宝贝的时候一点都不会有这种感觉,可是冥王……太怪了,他似乎想让他们之间更亲近一点,她能理解,但是不需要用这种催化剂的吧,她听着怪。

“不。”冥王却只一个字就把王紫之后的话都堵住了,王紫现在对这个字眼有点敏感,尤其是从冥王口中说出来的,那坚决,好像只要他说着字,一切就都没得商量,相比起继续叫那个‘宝贝’,王紫还是更容易屈服于这个字。

王紫看着冥王,只能说服自己、习惯就好了……转眼想到冥王刚才反复让她拿出魂幡,王紫这才从赤灵中召唤出了魂幡,拿在手中,却见那鬼面魂幡静静的躺在王紫手中。

幡杆上是一个雕刻的鬼面,看起来慵懒,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狰狞瘆人的感觉,现在看还是微不足道的,若是等它动起来的时候,它所散发的威慑力才让人瞠目结舌。

而鬼面上只有一只眼睛,镶嵌着一个幽绿的宝石,平时看时像是一个打瞌睡的猛兽,可当这只绿色的眼中懒懒的睁开时,一定是大开杀戒的时候!

王紫将手往前送了送,不知道冥王为什么会让她拿出这个鬼面魂幡,更不知道冥王怎么知道她有这魂幡的?她好像没怎么用过,因为鬼面魂幡到后来她便不是那么好掌握了,也没有那么大用处了。

虽然她让鬼面魂幡臣服了,但那只是神识层面的压制,除此之外鬼面魂幡与她之间并没有契约,所以也无法天衣无缝的配合,王紫知道这魂幡恐怕来历不小,但可惜的是,她契约不了这魂幡。

冥王左手接住那魂幡,王紫眼神却忽然有些睁大,眼睛定格在冥王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冥王总是闲闲的在手里把玩,以前王紫总觉得那个戒指上的宝石跟冥王的眼睛很像,总有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现在冥王的戒指与鬼面魂幡距离那么近,鬼面上的绿宝石与冥王戒指上的绿宝石如此凑在一起,竟然有种惊人的相似!而且王紫分明看到了鬼面上那枚绿宝石懒懒的睁开眼皮,完整的露出了那枚宝石,一抹幽光在上面闪现。

“这……”王紫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显然也想到了,这鬼面魂幡定然与冥王有些联系,不然为何冥王如此熟悉的样子,莫非他早知道这鬼面魂幡在她的手中了?

冥王双手都腾出来,右手拿着魂幡,左手的戒指放在鬼面之前,却见冥王的戒指上散发着一圈一圈的幽光,那种深沉的能量,王紫在很近的距离感觉的很清楚,那股能力危险而隐蔽,王紫想不到这小小的戒指内藏着的是多大的力量!

半晌之后,却见鬼面之上的绿宝石也像是呼应一般散发着幽绿的光芒,与冥王戒指上的光芒重叠在一起,王紫眼睛紧紧的盯着魂幡,因为她能感受到鬼面魂幡的能量在不断的加大!

好像被层层封印的一枚至宝,现在在冥王的手中正在一层一层的解开!难道,这鬼面魂幡真的藏着别的秘密?跟冥王有关系,或者更冥界有关系?!

又过半晌,冥王忽然松手,因为那鬼面魂幡已经在挣扎了,幡面扑簌簌的动了起来,好像要从冥王手中挣脱出来一样,而此时,却见那魂幡飞窜入空中,好像是在找方向一样,鬼面上那双忽然变的诡异的绿宝石猛的盯住了门口!

在众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却见那魂幡已经风一阵的窜出去了,速度快的几乎连影子都看不到,这变化众人不可能没看到,但是当他们抬起头的时候也只隐约看到鬼面魂幡在空中那片刻的停留。

众人面上却出奇一致的出现惊愕的神色,甚是很不相信的样子,而且好像对于这鬼面魂幡,他们认识的比王紫多得多!

王紫眼神追着鬼面魂幡出去,冥王却一点都不意外的起身,也不担心那鬼面魂幡跑远了,只抱着王紫缓缓的走了出去,直到冥王出门,众人才急急的跟上。

又下三层,直到走出那辉煌的古堡大门,冥王信步走出,他们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些混乱,而此时见冥王出现了,众人纷纷单膝下跪迎接,口中高呼“叩见冥王!”

后面跟出来的廖三儿一群人先去各个点儿安抚混乱,而冥王和王紫走过的地方,自是一片片的安静和空旷,还有无数惊惧和尊敬的眼神。

而那守在桥头的两只巨兽,见冥王出现后匍匐着巨大的身体走了过来,冥王抱着王紫,只踩着那巨兽的前肢一步一步的踏上它高大的身体,这巨兽本就有几十米高,王紫现在的视野已经是这里最开阔的了。

而那巨兽只乖乖的匍匐着,一动不动,另外一只巨兽守护一样停在一边。

王紫看了看前方,才发现十几天前就开始的朝圣现在还没有结束,而那些魂魄组成的长长的队伍现在正匍匐在桥上,一动都不敢动,显然即便是没有意识,他们也知道那巨兽身上站着的是冥界的王,他们必须以最臣服的姿态跪拜的人,因为在这里,不管他们多强大,冥王动动手指就能够决定他们的生死。

而王紫现在最关注的是,正停在那滚滚大河之上的魂幡,却见那魂幡还在不断的变大,本来放在那空旷的环境中颇有渺小的感觉,现在却一点点变得不可忽视起来。

若是离的近了,一定能够看到此时的魂幡之上,到处浮现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而那鬼面也变得越来越阴森,越来越慑人!那鬼面之上涌出一大片一大片的黑气!

王紫知道这魂幡之内储存的,是罕见的煞气,比鬼界的阴气更可怕,对于鬼面魂幡,她得到的很早,却一直没有捕捉到它丝毫的来历,因为她始终不能真正的控制鬼面魂幡。

而现在看来,鬼面魂幡之所以能把那些魂魄炼成鬼奴,恐怕也与冥界的联系有关,毕竟在冥界之内生存的魂魄,几乎都是没有意识的,一旦有了意识,那就代表着他们可以离开冥界了。

王紫也记得那滚滚大河的恐怖,一个强大的魂魄,即便它能飞越这大河,掉进去却绝对出不来,虽然好奇,但是王紫可从没有生出过想探索的心,有些东西是不能探索的,否则下场一定是血本无归。

就比如这大河,它给王紫的直觉本就可怕的很,是那种任何人都无法征服的感觉!

而现在,那鬼面魂幡停在那空旷的大河之上,魂幡内涌出的黑气笼罩在上空,下面顺时针奔腾的黑水却忽然狂躁起来!在下面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即便如此动荡,那深深的黑色仍然让人无法窥视下面的情况。

而那种好像被唤醒的感觉,那大河正在快速的散发着自己的威压,王紫顿时惊讶!那威压笼罩在天地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心中警惕起来,尤其是大桥上的魂魄,现在已经瑟瑟发抖起来。

紧紧的抓着桥面,但也有分神之余被卷入那大河的,当然,再也没有上来的可能!

这种威压,竟然是一条河散发出来的!这种程度的威压,好像只能与天威相提并论,在这世上,天威几乎被视作使人无法反驳的威压,王紫经历的雷劫不少,应该说是与天威打过许多交到的人。

虽然现在她已经跳出了修行等级的制约,再也不会有天降威压于她身上,她也不确定现在是不是能够游刃有余的对待那样的威压,但是看到这大河,王紫不能不惊讶,这世上除了天威,竟还有一种威压能跟它相提并论!

这种威压、同样是世人无法反驳的,这样一种强大的力量,王紫无法想象为什么会藏在一条河当中,这条河的来历、恐怕大的很了!

而且,王紫知道这条河是一条封闭的河,只围绕这座古堡而生,别无其他分支。

王紫低头看了看冥王,冥王却只摸了摸她的头发,口中说道:“一会儿解释。”王紫只好点头,继续去看鬼面魂幡的变化。

却见那魂幡之中忽然响起嘈杂的怪叫声,完全听不出是什么声音,只能听到此起彼伏、或尖啸或诡异的声音,而这个时候,那魂幡表面忽然诡异的爬出许多魂魄,而那魂魄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像是烟雾状一样仍旧扎根在魂幡之中。

那些魂魄诡异的高喊着,好像在极尽可能的狂欢,狂欢它们被释放的一刻,而此时,魂幡内一大批魂魄涌出,只漂浮在魂幡周围,这些王紫是知道的,本就是她之前收过的魂魄,只是早已被魂幡炼化了。

不一会儿,那些漂浮在魂幡周围的魂魄便嗖嗖嗖的窜走了,流星一样消失在冥界的各个角落,王紫正在疑惑,却听冥王的声音说道:“不必留着这些,会有更好的。”

“嗯。”王紫点头,当然不是心疼那些魂魄,本就是敌人之魂,早说它们早已被炼化,于她都是过去的事情,就算没了,也不会有多大的感觉,只是她现在一并记下,之后要听冥王都解释回来,比如这些魂魄都去哪儿了,而那鬼面魂幡又是怎么把这些魂幡清走的。

而那鬼面魂幡上趴着的半身魂魄倒是一直存在,下面的大河更加汹涌,制造的恐慌一圈一圈的向外蔓延,到处充斥着令人颤抖的气息,这样的状况停滞了很久。

直到那魂幡扑簌簌摆动的幅度变小,那些半身魂魄叫的更大声,似乎在依依不舍这次的放风,但也只能乖乖的回去,而那鬼面魂幡也渐渐变小,幡面一摆,嗖的窜了过来,直奔冥王而来。

而那汹涌的大河也在此刻渐渐恢复了本来的样貌,狂躁的样子也变得温顺起来,顺时针缓缓的流淌,不管是人还是魂魄,现在都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变小的鬼面魂幡只静静的漂浮在冥王面前,鬼面上的眼睛半垂着眼帘,低眉敛目的样子似乎是在表示对冥王服从。

“过来。”冥王只道,那样子的确是在跟鬼面魂幡说的,让王紫不由得想,这魂幡难不成还能听懂人话不成?

而在冥王的声音落下之后,那鬼面魂幡却没动,不是听不懂,而是在反抗一样,而冥王那墨绿色的瞳孔之内划过一道幽光,王紫能感觉忽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力直扑鬼面魂幡而去!

王紫抓紧了冥王的衣服,她甚至觉得,此刻冥王身上散发的气势,强大的近乎凶残,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王紫就是有这种感觉,如果那魂幡再反对的话,不管它有着再强大的力量,都会被冥王亲手撕碎!

而在冥王方圆几十米范围内的人,此刻身体都剧烈的抖动起来,显然承受不了冥王气势的波及,王紫惊讶,她在冥王怀里,却好像在风暴中心一样,恰巧不是风暴席卷的范围。

只是她仍然震撼,因为这算是她第一次见冥王展现他真正的气势,几乎只这一身的气势,便足以让敌人缴械投降!

那鬼面魂幡的幡面也狠狠的摆动了一下,鬼面上那眼睛也颤了颤,好像在害怕一样,冥王单手抱着王紫,左手伸出,那无名指上的戒指也幽幽的散发着绿光。

那光芒与冥王的气势相辅相成,好像在嘲笑鬼面魂幡的反抗一样,冥王的声音转冷,他的声音本来从来都是淡淡的,可要带着低压的时候,莫名的让人有种寒入骨髓的感觉,却听他又道:“过来”,像是最后通牒一样。

那鬼面魂幡黑影一眼,已经从十几米外飘到了冥王手中,只是显然那不甘的情绪还很浓重。

“宝贝,契约了它。”冥王将那鬼面魂幡送在王紫面前,如此说道,虽然本该是对契约惊讶的,可是诡异的是,王紫的注意力还是被冥王那一声宝贝给抓住了。

前一瞬间还是几乎鬼神难近的巅峰之王,而下一瞬却是面对着她叫宝贝,被那还没退去的气势衬托下,这一声本该宠溺的声音生生多了些鬼畜的味道。

王紫抽了抽嘴角,勉强让自己转移注意力,这才想到冥王是让她契约这鬼面魂幡,王紫的眼神转向魂幡,却见鬼面之上那只眼睛的眼皮达拉的更低了,几乎掩饰了里面全部的绿光。

这只鬼面魂幡以前她也试图契约过,但是好像没有入口一样,就好像它不是一个法器一样,既然不是法器,一面普通的旗子还怎么能契约?可是王紫分明知道这魂幡蕴藏着极大的能量。

而方才,好像是冥王解开了它上面的封印,而它契约的通道也顺理成章的被打开一样,王紫眼神询问的看向冥王,不先告诉她这是什么东西再让她契约吗?

“听话。”冥王接收到王紫询问的视线,却只丢出两个字,这安抚又亲近无比的两个字,王紫瞳孔却是一缩,她忽然想诚恳的建议冥王,回到以前那个样子好不好,其实那样她就挺喜欢的,不必再变了,否则她会觉得一道道天雷在往她的神经上劈!

可冥王却视而不见,一向对王紫情绪变化把握的特别快的他只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紫,只等王紫照他说的做,而别的,他也许心里执着的坚信,王紫一定会习惯的,也一定会喜欢的!

“它不愿意。”

王紫说道,这鬼面魂幡明显不愿意,反抗的情绪不接近都能感觉到,而且在很久之前,这魂幡就反抗过她的神识,也是这种感觉,只是上一次它败了。

而现在,它的封印全部解开,能量已经大到她无法估计,许是也是因为如此,它才如此反抗的力量,也许它认为,它现在已经拿回了自己的力量,当然也应该一并拿回自己的自由。

“如果你敢伤她,我能叫你这一次彻底消失!”

冥王却道,那低沉的声音不该任何情感色彩,墨绿色的瞳孔转向鬼面魂幡,鬼面魂幡上的眼睛一抖,好像在震撼于冥王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眼皮微微抬起,看向冥王,那眼神中却是莫名的有些服软的感觉,好像已经准备正视迎接王紫成为他的主人。

只是,没想到碾转过无数界面,经历无数‘主人式的奴仆’,自遇到王紫开始,先是神识的落败,竟然等到好不容易拿回全部的力量的时候,还是要成为王紫的奴隶,这一次是真正没了自由,完全不由它主导的契约……

王紫正想说怎么契约,冥王却拉起王紫的手,将她的中指放在口中轻轻一咬,然后将王紫带血的手指按在鬼面魂幡的眼睛上,也就是那颗绿色的宝石上。

却见那绿色宝石蒙了血色,很快蔓延开来,又渐渐的渗了进去,王紫能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向自己的身体涌来,本来很顺利的契约,却在快完成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鬼面魂幡的反抗!

那反抗的力量显然不可小觑,一股强大的神识逼迫王紫而来,好像想要改变局面一样,大有种反过来压制王紫,让王紫服从它的架势!

王紫闭着眼睛,神识却是一紧,身体也紧绷起来,一瞬间拉扯的力量达到了最大,她几乎没有反映的时间,便将全部的神识一股脑的反扑过去!

冥王的眼中也翻涌着杀意,胆子真是不小,竟然敢忤逆他!可是现在正是契约的紧要关头,他插不得手,抬眸看了看王紫紧绷的面色,他的眼中有耐心的等待,似乎知道即便难,王紫也能征服它一样。

王紫现在的神识已经很强,尤其是经过归鸿和云泽三年的锻炼之后,她的神识已经不是常人能比的,现在跟魂幡的神识形成拉扯的形势,好像在拔河一样,优势不停的在两方之间转变。

那魂幡以为自己的力量恢复之后已经可以冒险再跟王紫较量一次,可是没想到王紫现在的神识仍然这么强大,似乎想到了自己失败后的可怕后果,那魂幡猛的加大了神识!

一人一幡之间诡异而强大的气场在周围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能两圈,廖三儿一群人偷眼看去,竟然在契约当中出现了意外,而且胶着这么久,王紫也算厉害了,毕竟他们是清楚这鬼面魂幡的来历的。

可他们所有人心里都在祈祷着契约赶紧顺利的进行,因为王紫现在可是他们的王妃,要是王妃出点岔子,冥王不知道会怎么发狂呢,现在也顾不得别的,只紧张的盯着王紫那边的进展。

王紫明显感觉到那神识在一点点的占据上风,在王紫的神识已经渐落下风的时候,却见王紫身上忽然出现丝丝浮浮的黑雾,那黑雾更加诡异,带着能够摧残一切的能量!

冥王也不得不用些能量才能不让那些黑雾近身,墨绿色的瞳孔微动,似乎满意王紫的举动,而那能量竟然能在契约的中途不断的渗入那鬼面魂幡之内,却见那幡面骤然摆动起来,事实上它的神识也是一抖,王紫的神识猛的冲上,压制了它的神识,同时契约也在此刻完成!

王紫睁开眼睛,身上的黑雾也渐渐褪去,口中松了一口气,很久没有这么拼过神识了,王紫将那个‘手下败将’拿在手中,口中说道:“这是第二次了。”

这话别人不明白,那鬼面魂幡却是懂,王紫说的是、这是它第二次败在她手中了,也是第二次以同样的放吧败在王紫手中,紧要关头都是那诡异的黑雾出现才败的。

“胜之不武。”

王紫眼眸微微睁大,竟然听到了那魂幡在说话,一个低沉的男声,叛逆性十足,好像还没有接受现在自己彻底成为王紫的契约法器一样。

“我待你算不薄了,你还是乖一点好。”

王紫说道,她契约鬼面魂幡用的是本命契约,现在这鬼面魂幡是她的本命法器了,要知道王紫的本命法器只有斩天剑、九转阵盘、璃王鼎、冷封,个个都是跟着王紫身经百战的,也是王紫离不开的法器。

而把鬼面魂幡作为本命发也是出于冥王的关系而已,确实是待它不薄了,可听了王紫的话,那鬼面魂幡的回应只是一声并不稀罕一样的“哼……”

这对话来自于王紫和鬼面魂幡的契约通道,冥王是听不到了,鬼面魂幡自始至终那只眼睛也只深深的耷拉着,好像无精打采的样子,可它的神识分明还亢奋的很,最起码在反抗王紫这一点上,算得上亢奋。

冥王却忽然从王紫手中接过了那魂幡,手指漫不经心的覆盖在那只耷拉着眼皮的眼睛上,手指微微用力,王紫能感觉到冥王全身的能量好像在通过那根手指传导出一样。

那鬼面魂幡上的眼睛猛的睁开,绿色的宝石中闪过的幽光好像是惊恐一样,随着冥王的能量渐渐加大,那魂幡开始都动起来,冥王戒指上墨绿色的宝石也在发着光,这两枚宝石比起来,也像是天差地别一样,一个高高在上,一个浑身都是叛逆,也因此有吃不完的苦头。

“你……你让冥王停下,快点!”一个隐忍的声音在王紫的脑海中停下,好像在压抑着痛苦,颤抖的嗓音也很好的说明了它现在有多痛苦,王紫却没有说话,求人还这么盛气凌人,她为什么要帮忙?

“我现在可是你的本命法器,我若有什么事,你跟着也不好受!”那鬼面魂幡的声音再度传来,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因为王紫根本没有动弹,可是冥王太清楚它的弱点在哪里了,而且它根本无法反抗冥王,现在只能求助于它的新主人。

“不。”王紫只缓缓的吐出一个字,王紫有点明白为什么冥王喜欢说这个字眼了,这么果断的感觉,成就感还真是不一般,眼看着那魂幡抖的跟什么似的,冥王掌下的宝石也出现了裂缝,好像要捏爆那颗‘眼球’一样。

“这是你以后的主人,也是我的女人,我说过的话,你最好永远记住,我能让你毁一次,也能让你毁第二次。”冥王的声音无情的响起,王紫看向冥王,却有些动容于他口中的‘也是我的女人’,王紫的手环上冥王的脖子,她忽然也想说、这是我的男人!

那魂幡一抖,声音也是颤抖的说道:“我记下了,从此效命于我的主人,绝不二心,求冥王饶恕,求主人原谅!”那语气终于有些低头,‘主人’二字叫出来也多了些真诚。

其实别说他是不是肯一心一意,就算他敢三心二意,以后也没机会了,身为王紫的本命法器,王紫有能力控制它,冥王这才松手,却见那绿宝石智商已经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冥王的手指忽然变得轻柔,在那绿宝石上来回抚摸了几遍,手指上的戒指也再一次涌出绿光,在那绿光钻进那绿宝石当中的时候,却见那上面的密密麻麻的裂纹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没用多久便恢复了原样!

而那鬼面魂幡上的眼皮微微敛下,这一次不是傲慢,是真的精疲力尽的感觉。

“从此,我怀中的女子就是冥界的女主人,所有冥界的子民都要听从她的召唤,违者,冥河就是你们的去处。”

冥王忽然说道,那声音听似平常,却清晰的落在大河两岸的所有人和所有魂魄当中,用不了多久,冥界的所有人都会知道,除了冥王之外,他们还多了一个女主人,几乎有着跟冥王一样的权利,而他们永远不得违背!

“参见冥王,参见王妃!”

“参见冥王,参见王妃!”

“……”

叩拜的呼声四起,夹杂着很多低吼,像是那些魂魄的语言,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的语言,而冥王脚下的两只巨兽也滴滴的吼着,似乎在欢呼簇拥它们王妃的出现。

那一声声带着敬畏的呼声钻入耳中,王紫有种被抬上一种至高无上的地位的感觉,那地方高而寒,只是令她安心的是,她身边还有一个人陪着。

这种喜欢一个人便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对方的感觉,应该是冥王现在感觉吧,不仅不会隐瞒王紫事情,更会把自己的所有的力量都交给她,跟她分享自己一手创造的王国!

许久,冥王才转身回去,在冥王和王紫的身影消失很久之后,众人才敢起来,外面的一切才渐渐恢复了秩序,廖三儿一群人也多半跟着退回去,只留下几个人稍稍安顿外面。

王紫眼巴巴的看着冥王,在等着他解答她的很多疑惑,这一次是到了第七层,还是那个巨大的会议厅,跟上来一些人,也都恭敬的站在一旁,王胤天和混沌也下来了。

“父亲。”冥王抱着王紫上来的时候,直直的冲着王胤天喊了一生父亲,那样子波澜不惊,好像什么话从他口中说出来都不为过,不管别人的反应如何,反正冥王自己是不在意的,他只记得王紫说过的,以后迟早要叫王胤天父亲的。

“噗……咳咳……”王胤天本是盯着冥王和王紫,本想着他得从冥王手里把宝贝女儿抱回来,两人独处的时候他就没办法了,但在在他面前,他还是见不得自家女儿在别人手里,即便是她光明正大的夫君也不行。

只是刚刚站起来就被冥王那一生父亲叫的失态,竟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王胤天咳嗽了半晌,好半天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以往再大的事情都没有让他如此失态过!

“宝贝,给爹爹抱。”

王胤天只走过来,伸手去抱王紫,王紫下意识的张开双臂去够王胤天,可是冥王的手臂却紧了些,王紫疑惑的回头,王胤天已经搀上了她的腋下,冥王却没有松手。

好像争抢一样,一时两人都没动,王胤天皱了皱眉,他可不想自己父亲的庄严地位早早就不保,有些事情绝对不能相让,不然他的宝贝女儿那么多夫君,以后难道还不让他见自己宝贝女儿不成?

冥王还在口中的“不”字在看到王紫那不理解的眼神时,顿时咽了回去,纵然舍不得,但是王胤天在王紫心里的位置实在太神圣了,这一点他还不能争,更不能让王紫为难,不得不松开了手。

王胤天顺利抱回王紫,满意的坐在椅子上,他就喜欢这么抱着王紫,小时候抱在怀里,怎么放都好像不妥,那么小小的婴儿在他大大的身体是,动动手指都怕伤着那婴儿。

如今王紫已经长到了这么大,王胤天颠了颠王紫,虽然长大了,可还是轻的很,在他眼里,王紫永远是那个让人疼的心软的小婴儿。

“你别叫我父亲。”王胤天开口,胳膊轻轻的揽着王紫,这话当然时对冥王说的,随即垂眸对王紫说:“宝贝,冥王可比爹爹大多了,他才是真正的老古董,虽然爹爹也不小,但是被他叫父亲,爹爹就真被叫老了。”

“呵呵……”混沌不由的笑出声,这声‘老古董’叫的,他听着真是舒爽啊,冥王却抬眸看向王紫,在那一瞬间,王紫似乎又看到了那墨绿色的瞳孔中汪汪的水汽,只一瞬间便消失了,躲过了旁人的视线,似乎只有她看见!

王紫眨了眨眼,冥王那样子好像在掩饰自己是王胤天口中那‘真正的老古董’一样,那都不重要,他可不希望王紫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

其他人则是冷汗直冒,敢这么说他们冥王的,也许就只有王胤天了,他们此刻一定是聋的,什么都没有听见!

“难道,冥界自始至终,就只有他一个王?”

王紫收回跟冥王对视的眼神,看向王胤天,若有所思的问道,对于冥王到底‘老不老’她倒是不在意,只是王胤天这么一说倒是让她想到了,六界内的传承那么频繁。

可幽冥地域自六界伊始就只有冥王一个王,而他依然也是冥界的王,以他现在的威望,王紫总有种他跟冥界这片如此完全相合一样,似乎他本就与冥界的天地共生!

如果是这样的话,真的太神奇了,这世上应该没有哪个地方的王拥有如此原始的力量,上界的人恐怕也多是六界强者突破极限上升而去的。

那里有野心和力量的人太多,不像冥界的统治如此单一,想来那里也是力量争夺频繁的地方,不可能如冥界一样,会完全在一人的力量下成长。

“嗯,宝贝猜对了。”王胤天却点头,赞赏的看着王紫,冥界确实自古至今只有冥王一人为王。

“那真是够久了……”王紫无意识的说道,向来觉得冥王有时安静的近乎死气沉沉,她也猜想冥王也许走过的岁月太久,已经没有了清醒的兴趣,却不想她想的还是简单了。

转眼看到冥王那直直的眼神时,王紫轻咳一声,她并不是纠结于他是不是‘老古董’,只是探究了一下真相而已,同时说道:“那我也是史上第一个王妃了!”

果然,在王紫这话说出去的时候,冥王的眼神才有些软化,点头道:“没错,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众人心里佩服,他们家王要么不说,要说起来,这情话真TNN的好听啊!

------题外话------

节日快乐!今晚的月亮美美哒,妞儿们么么哒,祝愿妞儿们都心想事成Y(^_^)Y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