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18 过年

方明晖留在了望月楼,幼清和宋弈回了家。

封子寒听见她们回来便自后院过来,看着两人好奇的问道:“怎么样,伤势好了吧?”

“好了。”幼清回道,“有您在还能有治不好的伤啊!”

封子寒笑眯眯的昂着头,又看着宋弈,想起了什么,道:“我今晚试了一次,还是没有成功。我总觉得配方中少了一味药。”

“少了一味吗?”宋弈负手凝眉道,“我随你一起去看看。”

封子寒点点头。

“什么配方?”幼清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人,“还是元氏的配方吗,你们是打算自己研制出那种”复生“的药?”

“那种药有什么可研制的,谁想多死几次。”封子寒脱口就否定了幼清的话,幼清听着就奇怪的看着宋弈,宋弈淡淡一笑,道,“就是上古的配方,我们两个人试试。你先回房,我稍后就回来。”

幼清哦了一声,狐疑的看着两个人,她觉得宋弈有些鬼祟的样子,摇了摇头她无奈的道:“那你早点回来!”就扶着采芩的手回了暖阁里。

她和采芩以及辛夷还有蔡妈妈把方明晖的东西重新收拾了一遍摆进箱笼里,几个人忙了一会儿,幼清觉得有些累,便回房梳洗上了床,靠在床头看书,过了许久宋弈才从外头回来,幼清披着衣服要下来,宋弈便摆着手道:“有些凉,你别起来。”

“药配成了吗?”幼清放了书,看着宋弈脱衣换衣,进进出出的,宋弈边擦着脸边道,“重新换了两种,也不知成不成。”

幼清哦了一声,托着下巴趴在床上看着他,微笑道:“是什么药,你们弄的这么神秘,也不跟我说。”

“怎么会神秘。”宋弈刮了刮幼清的鼻子,也掀了被子上床,道,“子寒一直在倒腾这些,不过没有成功,今儿请我去试试罢了!”

幼清撇撇嘴哼了一声躺了下来,宋弈挑眉:“你这是什么表情。”便将她从被子拉出来,搂在怀里,“在嘲笑我?”

幼清轻轻笑了起来,道:“我哪敢嘲笑你!”

“这还差不多。”宋弈微笑,看着幼清眼睛还有些微红,不由心疼的抚了抚,幼清扬眉,“眼中还肿吗?”

宋弈摇摇头。

幼清就叹了口气,偎在他怀里道:“我一想到爹爹要离开,我心里就难受。”话落,长长叹了口气,“关外环境恶劣,九月就开始下雪,第二年三月才融化,要怎么生活!”

宋弈轻轻拍着她,幼清说完,又咕哝了一句什么,其实她也只是和宋弈说说,发发牢骚罢了,方明晖和尔绵娜云留在中原才是最危险的。

夫妻两人说了会儿话,宋弈就拍了拍幼清,道:“睡吧,别想了!”

幼清嗯了一声,在宋弈面上亲了一下,便阖上了眼睛。

通常她只要亲他一下,宋弈都会追过来一个长绵的吻,今儿他很奇怪,竟是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幼清微愣偷偷抬眼打量他,就见宋弈竟已经闭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大约是累了,幼清笑笑,朝他怀里拱了拱,不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宋弈睁开眼睛低头看着她,摸了摸她的脸,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日一早,幼清将宋弈送出门,她便让江淮将长海和晴海送去望月楼服侍,自己和蔡妈妈在家中准备过年的事情,薛思琴带着豪哥来了,幼清好些日子没有见到豪哥了,看着他满地的跑莫名的疼惜,将好吃好玩的都翻出来给他。

“你别宠着他。”薛思琴笑的很无奈,“他在家里都快无法无天了,前些日子非吵着要买剑,他爹就给他削了一柄木头的,他整日里就在家里嘿嘿哈哈的耍,见着人就闹着要比试。”

幼清哈哈大笑,拉着豪哥问道:“你喜欢练武吗?”

“喜欢。”豪哥点着小小的脑袋,眼睛亮澄澄的看着幼清,“姨母喜欢宝剑吗?”

幼清笑着摇摇头,道:“姨母不喜欢,不过姨母家中有人喜欢,你想不想看看?”

“好,好!”豪哥拍着小手,道,“要看,要看!”

薛思琴一脸的无奈,叹气道:“你看看,一说起这件事他就兴奋的不得了,可怎么是好。”她怎么也想不到,怎么就养出个好动的儿子来。

“难得他喜欢一件事,您可不能压制他。”幼清拉着豪哥,对薛思琴道,“我一直觉得人有个爱好是顶好的事,至少不会觉得空虚,也有个追求。”

薛思琴也明白,可她更希望豪哥能像祝士林那样,文质彬彬的读书画画,哪怕爱好乐器陶泥都成,就是这舞刀弄枪的事她不喜欢!

“走。”幼清牵着豪哥的手,笑着道,“我带你去找会舞剑的人,让他舞给你看。”

豪哥的小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似的。

幼清和薛思琴一左一右带着豪哥出了院子,让采芩去请江淮,采芩笑着道:“您不是让江淮大哥送长海和晴海去望月楼吗,他还没有回来呢。”

幼清一愣,她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

豪哥就皱着浓浓的眉毛委屈的看着幼清,幼清不想让他失望,就道:“那就请周芳来,让周芳练给他看看。”

采芩笑着点头去将周芳请来。

周芳听了幼清的话,又看豪哥一副期待的样子看着她,她便笑着应是,在树上折了一根枯枝,在院子里便身影如幻的舞起剑来,周芳的剑比起江淮和江泰来其实并不好,但是糊弄豪哥绰绰有余,果然他看的目不暇接,瞪大了眼睛惊奇的不得了。

“怎么样。”幼清笑着道,“周姨舞的好看不好看。”

豪哥点着头:“好看,好看。”他拍着手,从幼清手里蹿了出去,一下子拉住周芳的裙摆,昂着头看她,道,“周姨,你教我,行不行。”

周芳愕然去看幼清和薛思琴。

“豪哥。”薛思琴无奈的走过去,拉着他道,“你还小,等你大些再请周姨教你好不好啊。”

豪哥就瘪着个小嘴,道:“我现在已经很大了。昨天娘不还说了我已经是大人了,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怎么现在就说我还小呢,自相矛盾!”

薛思琴愕然,幼清撇过头去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看他。”薛思琴摇着头和幼清道,“我说一句,他有十句等着我!”

幼清过去,蹲在豪哥面前,道:“那这样,你以后有空就到姨母家来,姨母就请周姨教你,不过你既然想学,就不能怕辛苦,习武很辛苦的。”话落,指着周芳和豪哥道,“你可以问问周姨,习武累不累。”

豪哥就看着周芳,周芳笑着点点头。

“我不怕累。”豪哥点着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周姨是女子都能习武,都不怕累,我堂堂男子汉,就更加不怕累。”

幼清抱着豪哥,点着头道:“豪哥真棒。”

薛思琴一脸的无奈,看着幼清道:“你这是给自己招揽麻烦,以后他肯定天天吵着要到你这里来。”

“来就来嘛。”幼清微笑着道,“我正愁着家里太安静,有他在我也觉得热闹。”

薛思琴叹了口气,过去牵了豪哥:“那过两天再来吧。”豪哥不愿意,过去拉着周芳的手,“我去和周姨讨论讨论。”他老神在在的道,“习武还要准备什么,我都记下来,回去好准备。”

薛思琴瞪眼,没了话说。

“让奴婢带祝少爷去玩吧。”周芳也很喜欢豪哥,“就在院子里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幼清去看薛思琴,薛思琴就点了点头,道:“他闹的很,麻烦你了。”

周芳笑着摇摇头,牵着豪哥往外院溜达着,边走边说着话。

幼清看着豪哥的背影,挽着薛思琴的手,道:“他这么活泼可爱,您就随他去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不是那没有规矩的事,就都由着他。”

“唉。”薛思琴一脸的无奈,“这么点大,话都说不全,就想着要习武,以后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儿。”

幼清轻笑,她到是觉得男孩子习武挺好的,比起那些纨绔公子哥儿,能认认真真的做一件事,真的已经非常难得了。

姐妹两人重回了暖阁里,薛思琴坐下来喝了茶,和幼清道:“今儿一早二妹和廖大人回保定去了,走之前还闹了一通,也不知道这一趟回去会怎么样。”

“有廖太太和廖大人护着。”幼清倒是不怕,“至多受点气吧!”

薛思琴点点头,又想起什么来,道:“爹前几日和陈大人见面,说要将陈二小姐说给闻瑾,我看过了年婚事就要定下来了。”

“是素兰吗?”幼清露出惊讶之色来,脑海中就浮现出躲在陈铃兰身后,对什么事都好奇的小姑娘,她记得陈素兰比她小一岁,这样说来还真是可以说亲了。

薛思琴就点了点头,道,“就是素兰!”

“那三哥知道吗?”幼清放了茶盅,薛思琴就摇摇头,道,“他还不知道。自从赵大舅爷成亲之后他就落单了,最近不是在学馆读书,就是在房里作画,俨然一副清流公子的作派。”

幼清已经见识过认真读书的薛潋了,她笑着道:“姑父不是一直嫌三哥不踏实吗,如今他能安心读书备考,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就是。”薛思琴道,“其实我觉得他和素兰倒是挺般配的,素兰性子活泼,他也不是安静的,两个人说不定能合得来。”

幼清倒是觉得玄乎,不过婚姻这种事儿,也没有谁和谁合适不合适一说,重要的还是两个人会不会去经营,懂不懂得退让和包容。

“那铃兰呢。”幼清看着薛思琴,“前些日子听大嫂说定了个学子,可定日子了?”

薛思琴摇摇头,道:“这个我还没有听说,估摸着还没有吧。”

幼清一直想去陈府走动走动,闻言就道:“过完年我们约了陈氏姐妹一起聚聚吧,好久没有看到她们了。”

“好啊。”薛思琴笑着道,“我也想看看素兰这一年多来有没有变!”说着掩面笑了起来。

“太太。”采芩笑眯眯的提着热水进来添茶,道,“江淮和绿珠回来给您请安了。”

幼清点点头,薛思琴就笑着道:“成亲有些日子了吧,今儿这是头一次回来?”

幼清笑着点点头。

“那快让绿珠进来,我也瞧瞧。”薛思琴也来了兴致,采芩就笑着出去将绿珠喊了进来,幼清就看见她穿着一件桃红的短袄,下头是一件绛红色综裙,梳着妇人的发髻,别了一朵大红色的绢花,眉眼清秀,面色红润。

“太太,姨太太。”绿珠笑呵呵的给幼清还有薛思琴行礼,薛思琴向她招招手,“过来我瞧瞧。”

绿珠就笑着走了过去,薛思琴仔细打量着,笑着和幼清道:“成了亲就是不一样了,看着就是个大人样儿了。”

绿珠这才红了脸,幼清笑着道:“江泰对你好不好?”

“他敢对奴婢不好,奴婢就收拾她。”绿珠笑眯眯的说着,幼清和薛思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采芩打趣道,“你说的这么嚣张,是将江泰的银子都搜罗来了?”

绿珠挑着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样才对。”薛思琴点着头,赞同的道,“以后他每天出门,你给他几个铜板就成了!”

绿珠点点头,很赞同的道:“嗯,嗯,奴婢就是这么做的。”

幼清笑倒在薛思琴身上,指着绿珠和薛思琴道:“大姐,江泰已经够可怜的,您别给绿珠使坏,要不然江泰就没日子过了。”

薛思琴也笑了起来。

“谁没有日子过?”豪哥在门口探了个小脑袋,一副懵懂的样子,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周芳牵着他进来,和薛思琴道,“祝少爷说他饿了,想吃东西。”

薛思琴向他招招手,幼清则看着豪哥问道:“你想吃什么?”

“嗯……”豪哥歪着脑袋想了想,道,“粽!肉粽!”

幼清没听懂,回头去看薛思琴。

“他就是喜欢吃粽子。”薛思琴抱着豪哥在腿上,“隔几天就闹着要吃一次。”

幼清掩面笑了起来:“成,让妈妈给给你煮粽子吃。”说着望着采芩点点头,豪哥就笑嘻嘻的从薛思琴的腿上拱到幼清的腿上来,道,“姨母,你真好。”

幼清哈哈笑了起来,亲了亲豪哥,道:“嗯。姨母喜欢豪哥!”

“我也喜欢。”豪哥点着头,笑着道,“豪哥也喜欢豪哥。”

幼清笑了半天捏了捏豪哥的小脸,觉得有个孩子,这一上午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中午带着豪哥吃了饭,薛思琴哄了豪哥歇午觉,她和薛思琴两人坐在暖阁里做针线,一直到下午豪哥醒来他们母子才回去!

晚上宋弈回来,她和宋弈说起豪哥的事情,宋弈笑着道:“……我看休德估摸着是不愿意的。”

祝士林大约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喜欢舞刀弄枪,幼清笑着道:“他还小呢,指不定过两年就不喜欢了呢。”

宋弈颔首,看了幼清一眼,微笑道:“不过,他既然喜欢,就让他常到家里来,让周芳给他启个蒙!”有个孩子陪着,等方明晖一走,幼清也不会太寂寞。

豪哥果然隔着两天就来一次,一来就赖着不肯走,磨蹭磨蹭便到晚上才回去,幼清由着他,只要他高兴就成。

转眼便是过年,年三十那天她和宋弈便去了望月楼,楼里头歇业,阿古开了三桌,和方徊带着人在前头吃年夜饭,幼清则是和宋弈以及方明晖、尔绵娜云在后院吃饭……

“这是给妮儿的压岁红包。”吃过饭,方明晖递给幼清一个红包,笑着道,“我们妮儿今年可又长了一岁了。”

幼清笑眯眯的接过来:“谢谢爹爹!”

“娘也有。”尔绵娜云递了个红包给幼清,“希望我们妮儿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幼清起身接过来捧在手里,望着尔绵娜云点点头,道:“谢谢!”

尔绵娜云笑着颔首。

幼清低头看着桌子前头摆着的两封厚厚的红包,和宋弈伸出手去,道:“红包呢!你还没有给我呢。”

“我也要给吗。”宋弈有意逗她,“那你是不是也要给我。”

幼清皱眉,打量着他,乐道:“可见过小辈给长辈红包的,你赶紧拿来。”

宋弈摇摇头,幼清就拉着方明晖的袖子,撒着娇:“爹爹,他欺负我!”

方明晖便哈哈笑了起来,望着九歌道:“你不是准备了吗,快给她吧。”宋弈就笑着将荷包递给幼清,幼清笑眯眯的接过来收在荷包里,望着宋弈直挑眉!

“老爷,夫人。”江淮笑着过来,道,“薛大老爷和薛夫人来了。”

幼清点点头,提着裙子站起来和众人道:“我去迎迎。”她看了眼尔绵娜云,拉着宋弈的手去接薛镇扬和方氏。

薛家的人除了薛思琪外都到齐了,薛镇扬一进门便和宋弈道:“我们分着几辆车走的,这个时辰应该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无妨!”宋弈淡淡笑着,道,“即便知道了,我们在望月楼定的席面也没什么不可的。”

薛镇扬颔首。

幼清和方氏以及众人行礼,赵芫一溜儿的上来拉着幼清,悄声道:“听说你娘在里面?”

幼清点点头。

“真的啊?”赵芫朝薛霭看去,薛霭负手低声道:“心里知道便成了,何必说出来。”

赵芫就笑嘻嘻的点着头,拉着幼清往里头走:“我都等不及了,快走快走。”幼清被她拖着一路进了院子。

方氏和薛镇扬已经在里面和方明晖以及尔绵娜云说着话,方氏抹着眼泪看着尔绵娜云哽咽的喊了声:“大嫂!”

“大妹!”尔绵娜云拉着方氏的手,打量着她,“十五年前我们就该见面的。”

方氏点着头,尔绵娜云道:“多谢你和妹夫帮我照顾妮儿。”她说着朝薛镇扬行礼,薛镇扬是知道尔绵娜云的身份的,下意识的便避开了,更何况,即便没有那层身份,她是嫂嫂,他也不能受了礼,“大嫂,客气了!”

赵芫抱着七个多月的茂哥在手里和薛霭一起上前行礼,尔绵娜云笑着给了一家三口见面礼,又抱着茂哥在手里看了又看,赵芫凑在薛霭耳边咬着耳朵:“舅母可真漂亮。”

薛霭点点头,没有说话!

薛思琴和祝士林也带着豪哥去行礼,幼清就被薛潋拉到一边,审问道:“她真的是舅母?不是说已经去世了吗?”

“我怎么知道。”幼清白了薛潋一眼,笑着道,“听说三哥近几个月读书认真刻苦,是准备明年考个解元回来吗。”

薛潋鼻子了就哼了一声,昂着头道:“我要想考,那肯定是不在话下的。”说完又心虚起来,道,“算了,我能考中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幼清轻笑,那边方氏在喊薛潋,薛潋就和幼清道:“你等我一下。”就跑去和尔绵娜云拜年,一会儿揣了个红包进来,回头指着前面的望月楼,和幼清道,“你们怎么会在望月楼里?我刚刚可是看到望月楼的掌柜过来了,那副样子,毕恭毕敬的,你老实告诉我,望月楼和宋大人是什么关系?”

“能是什么关系。”幼清失笑,“这里的掌柜和宋大人是好友,我们常来走动罢了。”

薛潋将信将疑,就在这时前堂传来一阵丝竹声,薛潋耳朵一动奇怪的道:“不是说今天不开张吗?为什么还这么热闹。”

“他们也要吃年夜饭啊。”幼清白了他一眼,薛潋就点点头,来了兴致,道,“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又指指薛镇扬和方氏,“别告诉我爹娘。”话落,像只猫似的一溜烟的就走了。

他顺着小径一路去了前楼,一楼的大堂里开了两大桌,坐了二三十个人,男男女女热闹非常,有人弹琴,有人击鼓,有人在低声哼唱着他听不懂的曲调,薛潋顺着众人的视线就看到了前头的台子上,有个女子正背对着他,扭动着腰,她的腰纤细若柳,皮肤也非常的白,腰上挂着金闪闪的铃铛,每摇一次铃铛就发出清脆的声音。

女子光着脚,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灯笼裤,裤腿拢了一半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颠着脚尖在台子上飞快的转了起来。

薛潋看过这样的舞蹈,并不惊奇,但是这个姑娘跳的却更好看,尤其是她的笑容,眉眼弯弯的非常的甜蜜天真。

“薛三爷。”阿古看到了薛潋,笑着过来搭在他肩膀上,抄着生硬的京话,“既然来了,就和我们一起喝几杯吧。”

大家就朝薛潋看了过来,薛潋笑眯眯的点着头道:“好啊。”就被阿古拉了进去。

除夕夜大家闹腾了半宿,到下半夜才在客房歇下来,一家人虽住的有些挤,却其乐融融的,薛潋喝醉了被阿古和方徊抬着回来的,方氏瞧着直叹气和尔绵娜云道:“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贪玩的很。”

“他年纪小,见到稀奇的,总难免好奇。”尔绵娜云望着熟睡的薛潋,低声道,“长的可真是漂亮,像个小姑娘似的。”

方氏失笑,低声道:“……就不爱别人说他漂亮,只要听到了就跟人急眼。”

尔绵娜云轻轻笑了起来。

“嫂子。”方氏将薛潋安排好,和尔绵娜云并排坐着,低声道,“您这一走,以后我们见面还不知什么时候,您和大哥要好好保重身体。”

尔绵娜云点点头,含笑道:“得空你和妹夫就去关外找我们,孩子们都大了也成家了,你也不要整日操心他们的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事事想着反而累着自己。”

“我也是这么想的,如今家里的事都交给阿芫在打理,我能是能偷懒就偷懒。”方氏笑着道,“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去关外,我常听大哥说,还真没有去过。”

尔绵娜云点着头:“我们在关外等你们。”

等过了正月十五,方明晖和尔绵娜云便要启程了,幼清哭的似个泪人拉着方明晖的衣袖不松手,方明晖也红了眼睛,抱着幼清道:“爹爹过两年就回来看你,爹爹还想看小外孙呢。”

幼清哽咽着点头,方明晖又看着宋弈,哽咽着道:“妮儿就交给你了。”

宋弈点点头。

“和你娘道别。”方明晖拍了拍幼清,将她松开,幼清抹着眼泪看着尔绵娜云,“娘多保重!”

尔绵娜云点着头:“妮儿也保重!”

幼清垂着头不再看方明晖两人,宋弈和方徊点点头,长海和晴海扶着方明晖以及尔绵娜云上了马车,一行三辆车徐徐出了望月楼,幼清看着马车一点一点走远,她搂着宋弈呜呜的哭了起来。

“过两年他们就回来了。”宋弈轻声哄着,幼清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道,“过两年就能回来了吗?”

宋弈很肯定的点点头。

幼清抿着唇不说话,忽然头发被人拽了两下,幼清转头过来就看到茂哥趴在赵芫的肩膀上看着她,手里还攥着她的头发,朝着她依依呀呀的说着话,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你拉着我干什么。”

茂哥还不会说话,冲着幼清依依呀呀,幼清心情终于好了一些,接了茂哥抱在手里,赵芫笑道:“他最见不得别人伤心落泪!”

“姑母不哭了。”幼清抹着眼泪,亲了亲茂哥,茂哥就看着她露出四颗细细的牙齿笑了起来。

------题外话------

最后一天了,月票千万别忘记了哈…。明天出去玩,注意安全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