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17 团聚

幼清看到了她,倪贵妃。

她穿着一件银红色滚金边的褙子,配着一条湖绿色马面裙,长长的头发编了许多细细的小辫子再一股脑的绑在脑后,用五颜六色的头绳拴着,她是清丽的鹅蛋脸,脸上没了初次见面时那些骇人的红斑,皮肤白皙红润,长眉如虹斜入鬓角,一双眼睛澄澈的宛若溪水,鼻梁高挺,唇瓣涂了口脂宛若烈焰一般炙热耀眼。

幼清倒吸了口气,这才是倪贵妃的真实的容貌。

和她的妩媚艳丽不同,倪贵妃是热情清纯的美,让她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个画面来,一位身形窈窕容貌秀丽的少女,欢笑着扬着扬鞭在马背上唱歌的样子,是无忧无虑的美好,是不染尘埃的空灵。

而她的容貌和倪贵妃相比,便像是落了世俗一般,顿时少了光泽。

父亲说她像倪贵妃,是有点像,但像的并非是容貌,而是身上那一种与生俱来的宛若火焰般的光芒,她曾经为此苦恼过,觉得太过显目,如今再看倪贵妃,却觉得一切都那么的和谐,仿佛她天生就是这样引人注目!

幼清收回视线,朝方明晖看去,方明晖的眼角通红,眼泪蓄积在眼眶中,与倪贵妃对视,眸中是久离的思念和爱慕,他激动的喊道:“娜云!”

“方郎。”倪贵妃用帕子捂着脸,哭了起来,方明晖快走了几步,站在倪贵妃面前,想要去拉她的手,却又犹豫的收了回来,“你的伤势如何了?”

倪贵妃抬起头来,眼泪簌簌的落,望着他摇头道:“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又看着方明晖,“你的伤势怎么样,好了吗?”

“我也没事。”方明晖盯着她的脸,想要去触碰,却还是打消了念头,“你的脸……”

倪贵妃摸着自己的脸摇头道:“我的脸没事,那些红点是我用的药,一旦不用了就消了。”她好像怕方明晖不相信似的,道,“你摸摸看,我没有骗你。”说着,抓着方明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触手依旧和十五年前一样,方明晖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他有许多许多的话要和她说,一时间竟无从说起,“妮儿!”方明晖回头向幼清招手,“妮儿,来,快喊娘!”

幼清看看方明晖,又看看倪贵妃,转头去看着走进来关了门站在门边的宋弈!

宋弈走过来,站在幼清身边,鼓励似的和她点点头。

幼清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要怎么办,也喊不出口,缺席了十五年的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那一声娘,她早忘了怎么说。

“不急,不急!”倪贵妃擦着眼泪,疼爱欣喜的看着幼清,“妮儿不喊没关系,我叫娜云,尔绵那云,你喊我娜云也可以。”

幼清当然不会直呼她的名讳,所以没有吱声。

方明晖轻轻的喊了一声:“妮儿!”眼中满是心疼,他理解幼清的心情,也不想强迫她,便点着头道,“好,好,随妮儿的意思,她不想喊就不喊!”

幼清垂着眼帘,沉默了一刻,走过去朝倪贵妃福了福:“您……您好!”

倪贵妃眼睛一红,点着头道:“好,好!”

方明晖去看她,倪贵妃和他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方明晖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不再说什么。

“都坐吧。”宋弈笑着走过去,“岳父的伤还未好,我让人抬了软榻来,一会儿您躺着说话,不会伤着。”他话落,门口就看到方徊和阿古抬了个软榻进来,两人目不斜视的放好了软榻,又重新出了门。

“爹爹,我扶您去躺着吧。”幼清扶着方明晖,方明晖也不逞强,他站久了确实不行,便由着幼清扶着去侧躺在软榻上,倪贵妃则进房拿了条毯子出来盖在方明晖的身上,柔声道,“有些冷,你别受凉了。”

“谢谢!”方明晖视线始终没离开她,两人对视,四目中皆是绵绵情意。

幼清则垂着手走开,在方明晖和倪贵妃的对面坐了下来,宋弈看着轻叹了口气,坐在了幼清身边。

这样一来,就显得有些过于泾渭分明了。

“妮儿!”方明晖心疼的无以复加,幼清嗯了一声,道,“怎么了?”

方明晖摇摇头。

气氛便显得有些尴尬。

“路上的行程我已经安排好了。”宋弈微笑着道,“让阿古送你们走,宣同出关,到时候会有人来接应你们,不过阴山一带你们暂时不要去,以免被人认出来。”

倪贵妃眼前一亮,感激的看着宋弈,道:“九歌,谢谢你,这么多年要不是你暗中帮助我,我肯定早就死了。不可能见到他们父女,更不可能有机会重回关外。”

“您太客气了。”宋弈侧目看了眼幼清,笑道,“我们都是一家人,更何况,您和我母亲也是好友,于情于理都是应该的。”

说到宋弈的母亲,倪贵妃便红了眼睛,低声叹道:“我和她从来没有想到,彼此的命运会这么坎坷,她那么早就去世了,而我……却也形同行尸走肉。”她话落,方明晖心疼的安慰道,“都过去了,你要向前看。”

倪贵妃点点头,破涕笑道:“是,往前看,有你,有妮儿还有九歌,就算再让我受十年的苦,我也愿意!”

幼清始终没有再开口,她垂着头望着手中的茶盅,青叶浮在水面悠悠动着,她用杯盖轻轻一拨便沉了下去,过了一刻又浮了上来,她又轻轻一拨……

“妮儿。”方明晖喊了几声,幼清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他,“爹爹,怎么了?”

方明晖心头叹气,道:“阿古来问,你晚上想吃什么菜?”

“哦。”幼清点点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古站在了门口,她恍惚道,“我不饿,你们吃就好了!”话落,她放了茶盅,笑着站起来,道,“我一直想和阿古学学怎么烧牛肉,今晚阿古教教我可好。”

阿古一愣,朝宋弈看去。

宋弈无奈的笑着点点头,也跟着幼清站起来,和方明晖以及倪贵妃道:“那我陪幼清一起去厨房吧!”便过去,牵了幼清的手。

幼清也不看宋弈,垂着眼帘和方明晖道:“爹爹,我一会儿就回来。”就先阿古一步拉着宋弈出了门,宋弈回头去看方方明晖和倪素云,两人眼中都蓄着愧疚和无奈,宋弈朝两人露出个放心有他的眼神,跟着幼清一起出去。

阿古行了礼关了门出去。

幼清走在前头,垂着头望着脚尖,也不辨方向没方向的走着,宋弈也不喊她,朝阿古打了个手势,阿古退了下去。

幼清在院子里没头没脑的转了好几圈,两个人都不说话,过了许久宋弈怕她累了,才拉着她停了下来:“幼清!”他捧起她的脸,才赫然发现她的脸上满是眼泪,宋弈心一下揪了起来,弯腰和她对视,用手指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柔声道,“幼清,你要是不愿意待在这里,我陪你回家好不好?!”

幼清摇摇头,哽咽着道:“我要走,爹爹会伤心的。”

“不会。”宋弈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柔柔的拍着,安抚着,“岳父会理解的,他们都会理解的。我们没有人想要委屈你,你只管按着自己的心思做就好了。”

幼清抱着宋弈的腰,埋在他怀里轻轻的哭着,哽咽着模糊不清的道:“我十五年没有喊过娘,一开始我以为她死了,后来渐渐大了我知道她很可能还活着……我虽恨但也有期待,却没有想到,她不但没有死竟然还是贵妃……你知道我的感觉吗,那种恶心,我恨不得从来没有来过这世上?这也就罢了,我只当她是个自私自利风流无情的女人,可是我的想法刚立定,你们又告诉我,她什么都不知道,是最无辜的那个人……今天我看到了她,她那么单纯,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我心里很复杂,复杂到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我知道,我知道。”宋弈轻轻柔柔的哄着,“我理解你的心情,不但是我,岳父也会明白,我们没有人强迫你,即便你不喊娘,不认她,也不会有人怪责你的。”

幼清抽噎着,无所适从。

“乖!”宋弈拿帕子给她擦着眼泪,“不哭了!”

幼清点点头,从宋弈手中接过帕子自己抹着眼泪,宋弈叹了口气拉着她在院中的石墩上坐了下来,石墩很凉宋弈便牵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柔柔的道:“其实,我觉得你想的太复杂了。”

幼清挑眉看他,道:“这事本来就复杂,怎么是我想的!”

“嗯。事情本身很复杂,可是,你的娘,她并不复杂!”宋弈望着她,幽暗的光线下,他只能看得到她明亮的双眸,“她是生育你的母亲,是疼爱你的母亲,是你父亲深爱的女子……这些就足够了,其它的,都不重要!哪些事是另外一些事,是仇怨也好,是无奈也罢,我们不能忘,但不得不说,这些仇怨和无奈与你和她之间的关系是毫无瓜葛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幼清当然明白,宋弈是想告诉她,方明晖,倪贵妃,还有她,是一家人。这层关系和致使他们如何成为一家人的外力因由并不相干!

家人,是彼此相互照拂爱着对方的,是纯粹的!

“可是……”幼清什么都懂,但看着倪贵妃,想着她是“倪贵妃”她这一声娘,怎么也喊不出口。

宋弈微微一笑,道:“她不姓倪!”微微一顿,又道,“这个姓是当初她在恭王府时,恭王为表示对她的重视和喜爱,让她随了恭王妃的姓……她的本名你刚刚听到了。以前这世上就没有倪贵妃这个人,以后就更加没有了,你只要记得她叫尔绵娜云,记得她是你的母亲,这些就足够了。”

“宋九歌!”幼清抱着宋弈,伏在他的肩膀上,道,“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却什么都没有为你做!”

宋弈轻轻一笑,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怎么没有,你在我身边,这已经是你为我做的最好的事了。”

“油嘴滑舌。”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道,“谢谢!”没有宋弈,爹爹不会这么顺利的回来,没有宋弈,他们一家不会团聚,没有宋弈,她也没有资格在这里伤春悲秋拉着他撒娇,这些都是他给她的!

“嗯?”宋弈扬眉,微笑道,“心情好些了?释然了?”

幼清摇摇头,回道:“没有。”又笑道,“但我可以装作释然了。”

宋弈无奈的笑,她知道幼清对倪贵妃的看法和抵触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化解的,十五年的心结,只有通过时间让她慢慢化解……

或者,等她自己也成为母亲了,也就不医而自愈了。

想到这里,宋弈微微一笑,眼眸明亮的宛若星子。

幼清挑眉,道:“你笑什么?”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是不是眼睛肿的很难看。”

“怎么会难看。”宋弈微笑道,“不管你怎么样,都是美的。”

幼清捶了捶他,哼了一声,又想起什么来,道:“我说要和阿古学做牛肉的,一会儿要是没有去爹爹会起疑心,也会难过的。”

“嗯。我陪你去吧。让他们在房里说说话!”宋弈抱着幼清起来,牵着她的手往厨房去,幼清跟在他后面,脚在被冻的硬硬的枯枝上,发出咯吱咯吱清脆的响声。

方明晖和尔绵娜云静静的依在一起坐着,方明晖目光黏在她的面上,摸了摸她的脸柔声道:“你怎么想到将自己的脸弄花?”

“我知道我一走,你肯定会来京城找我的。你带着妮儿,她一天天长大,我怕她会和我太像,而让人疑心,所以便弄花了自己的脸。”她说着叹了口气,道,“还好她不像我!”

“怎么不像,我每次看见她都会想到你。”方明晖望着尔绵娜云,“她的眉眼和气质像极了你。”

尔绵娜云微笑,其实幼清并不像她,若说像她倒觉得像极了她的母亲,尤其那双凤眼……不过,母亲的样子她也已经模糊了,如今想起来,只有淡淡的模糊的影子。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方明晖紧张的看着她,“我回来时怎么也找不到你,若非有人看见你被人带走,我可能这一生都想不到你的身份竟然是……”

尔绵娜云无奈的笑,靠在方明晖的肩头,道:“我也没有想到。”她唏嘘的道,“我只记得我的名字,记得我儿时的事情,至于何时进宫,认识了哪些人,又为什么出来到的临安,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这些她在唯一一次给方明晖的信中已经说了,她又道:“那些人冲进来,让我摘了面纱,拿着画像比了比,还问我的名字,审我是不是倪贵妃,我根本没有想到,说了他们也不相信。问了几句,就堵了我的嘴将我带走了,我怕你找不到我,可又不敢告诉他们你的存在,所以就不敢反抗跟着他们走了。”她愧疚的看着方明晖,“是我连累你了,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这不怪你。”方明晖叹道,“只是苦了妮儿。”

尔绵娜云叹了口气,沉默了一刻,问道:“我既然是恭王送进宫里的,那么恭王应该知道吧?还有皇后,她肯定也知道的,她这回肯帮我们,说不定也愿意告诉我们以前的事情呢。”

“这些事不能去问如何人,九歌已经派人去查了。”方明晖蹙眉道,“现在无法料定将你送出宫,令你失忆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不除此人,终有一日会成为祸患。”

尔绵娜云点点头,蹙眉道:“九歌和我说了一些。如果可以,我想去沂州看看,既然我在恭王府住了许久,对那边说不定有记忆呢。”只要她能恢复记忆,就一切明朗了。

“不可以。”方明晖立刻否定了,“你现在哪里都不能去。尤其是沂州,要是被恭王府的人看见,他们是不可能替我们隐瞒的,到时候你会更加的危险。”

尔绵娜云想了想点点头,道:“我知道了,那我听你的,哪里也不去。”

“嗯。”方明晖理了理她的鬓角,叹道,“你变了好多!”以前的她热情,开朗,却又温柔似水,现在的尔绵娜云显得沉默和稳重,却少了那一份从前的朝气。

尔绵娜云笑了起来,牙齿细白笑容明艳:“你不知道,我刚进宫的时候什么人都不认识,整天被关在一个院子里,来来往往的女子都跟疯子似的盯着我,我害怕的不得了,也不敢轻易开口说话,直到后来瑾瑜姑娘进来,我和她一见如故关系很亲近。也正是因为她,我才了解了宫中的情形,才知道了许多不知道的事,也决定了将容颜毁了,以防万一……只是可惜,她生下孩子后没几天就去世了……其后修儿陪着我,一直到九歌的出现,我的日子才渐渐有了期盼,要不然,我真的以为我会在里面待一辈子,直到死你都不知道我在哪里,到死,我也见不到你见不到妮儿了。”

“上天眷顾我们。”方明晖抱着尔绵娜云,“以后我们都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尔绵娜云点着头,泪眼朦胧的道:“方郎,不管我们相遇有巧合还是阴谋,我都不后悔遇到你。”

“是!”方明晖很肯定的点点头,怜爱的看着她,“谢谢,谢谢你给了我妮儿,也谢谢上天安排我遇见你。”

两人相拥着,却都落着泪,尔绵娜云想了想低声道:“我们要去关外的事情你和妮儿说了吗?她同意不同意?”

“妮儿很懂事。”方明晖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他们都不想离开幼清,但是他们不能留在这里,不能再拖累幼清,只有离开,走的远远的,才能确保大家的安全,“她一时不能释怀,你不要介意,在她心里还是在乎你这个母亲的。”

尔绵娜云点着头,微笑道:“能看到她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她认不认我都没有关系,顺着她想心意去,不要勉强她。”

“只是,委屈你了。”方明晖无奈,但是幼清不改口,他也真的不想为难幼清。

尔绵娜云摇摇头。

房门别人敲了敲,尔绵娜云去开门,幼清和宋弈以及阿古提着食盒进来,她笑着道:“快进来,外面冷!”

宋弈颔首率新进了门将食盒摆在桌上,微笑着道:“今天的菜是幼清做的,岳父,岳母尝一尝!”

“真的吗。”尔绵娜云高兴的看着幼清,“我们妮儿会做饭啊。”她走过去等不及似的开了食盒,就看到里头烧的清清爽爽的几个菜,她顿时笑着道,“那我可等不及要吃饭了。”

幼清笑笑将手里的饭菜摆在上桌,又给盛了四万饭,过去和尔绵娜云一起扶着方明晖起来。

“我垫了厚厚的褥子,你坐着应该会舒服一些。”尔绵娜云笑看着方明晖,道,“不尅有喝酒,喝酒的对伤势不好。”

方明晖点着头,在椅子上坐下来。

幼清和宋弈则坐在了对面,桌子上是四菜一汤,都是家常菜,清清淡淡的,尔绵娜云拿着筷子开心的道:“我要尝尝妮儿的手艺。”她在乾西这么多年,从将米饭烧糊到后来自己种菜,不知碰了多少的壁,所以,她知道幼清能将菜烧的这么好,便就能想象得到,这么多年她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若非不是她,幼清不会有没有母亲的童年,尔绵娜云夹着一根冬笋放在嘴里,咀嚼着脆脆的甜到心里也苦到了心里:“真好吃,我们妮儿真厉害。”

“是吗。”方明晖也高兴的拿了筷子吃了一块,笑着道,“嗯,不错。”又和尔绵娜云道,“妮儿烧菜一直很好吃,她当时在福建时,九岁的时候就跟着贺娘一起下厨了,非常的能干。妮儿的针线活做的也非常的好,我身上穿的衣裳都是她做的。”

“真的吗。”尔绵娜云牵了方明晖的袖子,仔细打量着,惊奇又骄傲的道,“嗯。手艺真好。比我好多了。”

宋弈轻轻笑着附和着,幼清则默默的喝着汤,视线落在碗里。

尔绵娜云四个菜一一尝过了,赞不绝口,和方明回道:“这些菜都很难做的,妮儿能做好,真是能干!”她又看了眼幼清,点了点头,便端了碗很认真的拨着饭米粒,方明晖亦是,眉眼上都是故作轻松和笑容,讨好着表现着哄着幼清。

“好了。”幼清放了碗,“你们不用夸我了。”幼清叹了口气,“让别人知道你们这么夸自己孩子,会笑话的!”

方明晖和尔绵娜云闻言一愣,对视一眼,双双红了眼睛,幼清虽依旧没有喊她,却委婉的承认了她是尔绵娜云的女儿!

“你本来就很优秀。”方明晖笑了起来,放了碗,道,“即便是别人听到了,也不会笑话的。”话落,像以前那样,摸了摸幼清的头!

幼清抿唇朝方明晖皱了皱鼻子,笑着道:“爹爹快吃饭吧,都凉了!”

“好,好!”方明晖收回手,幼清又看着尔绵娜云,低声道,“娘……吃饭吧!”

“妮儿!”啪的一声,尔绵娜云手中的碗掉到了地上,她腾的一下站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幼清,道,“你……你愿意喊我了吗?”

幼清就将她面前没有动过的饭重新摆在对面,点着头道:“都是事实,我认不认都改变不了。”

“妮儿。”尔绵娜云过去,一把将幼清搂在怀里,“是娘错了,都是娘的错!”

幼清的鼻尖,是尔绵娜云身上淡淡的清雅的香味,既熟悉却又陌生,前一世她盼了十五年……就想着有这样一个拥抱,闻着独属于母亲的香味,靠在母亲温暖的怀中,哪怕什么也不做,她也死而无憾。

今天她的梦,在死过一次后,实现了吗?

父亲好好的在她身边,也见到了母亲,甚至还有对她这么的宋九歌……她这一世,真的值了!

“你没有错。”幼清哽咽着道,“错的也不是你!”

是啊,尔绵娜云没有错,她原本高高兴兴的生活在关外,却几经波折颠沛流离的入了关,被人当做货品一般献入皇宫,却没有因此而得到幸福,她被陷害被连累,甚至丢失了记忆,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临安,人生地不熟甚至连别人说的话她都不是全部能听得懂。

幸好她遇到了方明晖,若没有方明晖,或许她的命运会更加坎坷,难以预料。

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提下,她爱上了方明晖,男欢女爱多寻常的事,在她看来唯一的不妥就是她是异族女子……

而方明晖呢,他也没有错,他读书科考顶着继母的压力在家中求生存,他偶遇了尔绵娜云,对方单纯善良貌美……他爱上了对方,男欢女爱多寻常的事,在他看来唯一的不妥只是因为不能给她一个真正的名分!

错的是谁,她总有一天会知道,她应该感谢对方,如果不是他或者她做了手脚,这世上就没有方幼清这个人了……她更应该恨他或者她,就是因为这件事,害了两个年轻人困苦内疚惶恐了一辈子!

“妮儿。”尔绵娜云哭着道,“娘真的好高兴,非常的高兴。”

方明晖也在一边抹着眼泪,他做梦都梦着这一刻,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一顿最寻常的饭菜!

“我也高兴。”幼清没有尔绵娜云那么激动,她扶着她坐下,望着她笑道,“尝尝我的手艺,等过年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用年夜饭,你想不想见见姑母,她一直想见您这个大嫂!”

尔绵娜云一愣看向方明晖,方明晖点点头。

“好,好!”尔绵娜云点着头道,“我早就想见见她。”

幼清微笑着,给她添了汤,又到宋弈身边坐了下来,一家人微笑着安安静静的吃着饭,方明晖和宋弈说起去关外的路线,又议论起什么时候启程,尔绵娜云则问着幼清在薛府的点点滴滴……

方徊和阿古守在外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方徊道:“你想不想跟着一起出关,回西域看看?”

“不回了。”阿古望着黑洞洞没有星子的夜幕,“家里也没人了,我回去又什么意思。”

方徊坐在石墩上,手指在石桌上拨弄着,道:“若是夫人和老爷也活着就好了,咱们爷也能和夫人一样,有一个家!”

“唔!”阿古靠在围墙上,拢着手心不在焉的道,“我们都是苦命人!”

方徊轻轻笑了起来。

廖府中,薛思琪望着收拾好的箱笼,叉着腰气的踢了两脚,怒道:“娘不是说了吗,回不回去都随我,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想回去。”

廖杰皱眉看着她,道:“你嫁过来还没有见过长辈,你这样逃避着有什么用,总有一天你要回去的。”

“那以后再说。”薛思琪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我现在不想去,我一想到你们家那么多人,一个个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浑身发毛!”

廖杰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低声道:“你怕什么,有我在呢,谁也不敢欺负你。”

“就是有你我才怕。”薛思琪嘟着嘴,“要是你半夜再拖我起来洗澡,我连吵都不敢吵,还不是任由你欺负。”

廖杰瞪眼,指着薛思琪道:“我这是为你好,弄的干净一些你不舒服吗。”

“不舒服。”薛思琪站起来,像是战斗的公鸡,“你为难我,让我不舒服。”

廖杰摆着手:“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了。”又道,“你赶紧收拾好,明儿一早我们就走,到家正好过小年!”

薛思琪就坐下来哇的一下哭了起来,边哭边抹着眼泪道:“我不去,我要回家,我哪里也不去。”

“胆小鬼。”廖杰撇撇嘴,“还没去就害怕。”

薛思琪哭声一顿,望着他咬牙切齿的道:“你说谁是胆小鬼?”

“你喽。”廖杰斜眼看她,“这里只有你,我不说你说谁!”

“廖志泽!”薛思琪拍着桌子,叉腰指着他喝道,“去就去,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我要是将你家里搅的鸡犬不宁,翻天覆地,你可别怪我没有教养。我薛思琪就是这么长大的!哼。”

“这不就得了。”廖杰走过来,点了点头她的额头,“你尽管搅和,我陪你一起,这总够了吧!”

薛思琪挑眉,不相信的看着他:“你说真的。”

“真的。”廖杰点点头,保证死的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薛思琪就不再拿帕子抹了眼泪又擦擦鼻涕,廖杰不忍直视撇过头去:“啊呀,脏死了,你赶紧去洗洗脸!”

“就不洗。”薛思琪丢了帕子,一下子抱住了廖杰的脖子,在他脸上蹭了又蹭,“我就不洗,我就恶心你。”

廖杰受不了,一把将她抱起来:“真沉。”拖着她去了净室,抓了湿漉漉的毛巾给她擦脸,薛思琪推着他,“我自己来!”

廖杰就将毛巾递给她,问道:“那你现在可以去收拾东西了吧。”

薛思琪点点头,又道:“上次嫂嫂过来,看我的眼神就跟要吃了我似的,这一次回去还不知道怎么样,我不管,你答应我的,到时候不管我对错你都要站在我这边的。”

廖杰点着头,道:“知道了,知道了。”他话落声,身边的常随就站在门口道,“老爷,家里来信了。”

廖杰朝薛思琪打了个眼色,夫妻两人出来,廖杰接了信拆开看了看,便皱了眉,薛思琪好奇的道:“怎么了?”

“娘写信来,说家里几个叔叔闹着要分家,让我们不要回去。”廖杰脸色不大好看,薛思琪也跟着蹙眉道,“不是说一家人很和睦的吗,为什么突然要闹分家。”

廖杰没有说话,却大概猜到了原因,以前廖家是纯粹的商人,如今有了薛思琪这个高官之女,便瞧着不那么纯粹了……

有的人上赶着和权势亲近,而有的人却躲避不及。

这一次回去,恐怕真的要鸡犬不宁了,他无奈的看了眼薛思琪,弹了下她的脑门:“真是被你猜对了!”

薛思琪捂着脑门,感觉很不妙。

------题外话------

话说月底了,月票千万别浪费了哈…。有姑娘用手机不会投票的,我解释一下哈。在本文的书页面上,有蓝色,绿色等按钮目录,你点“月票”,然后会出来一溜儿姑娘们投本文票票的记录,然后往下拉,就会看到“我要投票”这个按钮,点击投票就可以啦!……不要谢我,我是雷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