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01章:私生女

萧摇道,“舅舅,你忘了外界的传言吗?”

萧京涛道,“嗯,是了。以前那些人不是没硬闯过祠堂,只不过都被弹了回去。就是拿出着炮弹对着祠堂炸了几回,这火力竟然也进不去。呵呵,所以他们想再趁着天命之女进放祠堂的契机再进入祠堂。只是没想到,被你给发现了。”

只是沉略一会,他担心的道,“摇儿,现在你才刚回来,就被盯上,我怕他们……”历来萧家女的出世都会遭到刺杀,更何况是天命之女。

萧摇安慰着道,“舅舅,你们放心,想要杀我,没有那么简单。最主要的是,我还没有找到爸妈,怎么可能就这么被他们杀了呢?”

其实,她心里有个计策,只是现在不便告诉舅舅他们,省得让他们担心。不过,要实施,也只能那边的人再对一次她才出才行,否则,也是无济于事的。

萧摇一行人再出现在萧家大院,在大众面前时,却听见女人的吵闹声。

萧摇来到外婆面前,看着在那发彪的笪攸静,问道,“外婆,舅母,这是怎么回事?”

林压静脸色很不好的说道,“就是这个作死的笪鹏臣,明明说了不来参加萧家仪式,可现在却突然带着他那个只有二十多岁的私生女过来了。气得笪攸静这丫头,对着那个私生女破口大骂。”

笪家人的那些龌龊私事,竟然在萧家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闹了起来。如果不是看着笪鹏臣这么大的年龄,怕万一再做个什么事,也不好交代,她早就让人把这父女俩给赶出去了。

“住口,静儿,她是你的姑姑。”笪鹏臣拄着拐杖气得脸色铁青。

笪沐阳一家四口,脸色也是分外的难看。他们在家出丑比就罢了,可现在丢人丢到了别人家了。

“爷爷,我看你就是老糊涂了。”笪攸静此时气得要抓狂了,“您也不看看今天萧家什么日子,你带个私生女过来,这是存心让人看笑话吗?还想让我叫好姑姑一起丢人,想也不要想。”笪攸静歇斯底里的对着自己爷爷喊道。爷爷的私生女的年纪都与她一般大,她看见她就难受。

“放肆!”笪沐阳对着自己的女儿大喝道,“谁让你这么跟爷爷说话的。”就算他们再不满,也不能对长辈的做法提出指责。

萧摇看到,这个私生女正委屈的说道,“对不起,爸,我看我还是回去吧,别惹得大家都不高兴。”转头又为自已的辩解说道,“请大家别怪我父亲了,好吗?都怪我太想见一见萧大小姐了,才恳请爸爸带我来一趟萧家的。”就凭着她这见不得台面的私生女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来这么重要的场合。然,她却不得不来。

她这么一说,笪鹏臣就怒着道,“不用,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把你赶回去。”还真别说,萧家早已没有第二大世家的气势了,第二大世家的排名在他的眼里,就是他们笪家了。因而,他个人认为,萧家人就算是再看不过眼,也不敢把他带来的女儿给赶回去。

笪鹏臣的话音一落下,别说萧家人很不满他们在这当作无理取闹的地方,就是那些本身在看热闹的人,也对笪鹏臣不满起来。看来这笪鹏臣是越老越糊涂了,竟然在萧家的地盘,说一些似公开挑衅的话。

笪沐阳父子俩被父亲(爷爷)的话,气得脑袋冒烟,脸色涨红之后,又是脸青发白。

他们这是又气又羞。

如果这个全头白发,满脸皱纹,拄着拐杖的老人,不是他的父亲(爷爷),他早就甩手走人了,还会在站在这,与他一起丢人。

“笪老哥,你这话说过了,”此时冷老爷子从屋里走出来,他冷声喝问道,“今天是萧家女认祖归宗的日子,带着一个不上台面女儿过来,你这是打萧家的脸,还是萧家女的脸?”无论是萧家的脸,还是萧家女的脸,他都没有资格打。

笪鹏臣听到冷竞尧声音,则是一愣。他知道今天冷竞尧会过来助场,但他没有料到,他竟然直言他的女儿是不让台面。

笪鹏臣被冷竞尧的话气得噎住了,他一张老脸,一会红一会青的,总之分外不好看。

他心里其实也是分外委屈。

他们这些老家伙,都是多子多孙,就他从结婚以来,一直就只有一个儿子。本以为是老婆的问题,后来才知道是他的精子存活率分外低,只有千分之一,能有一个儿子,已经是祖宗保佑了。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17年前,一个女人领着一个十来岁的女童来到笪家,称这孩子是他在外面留得种。当时,他是欣喜若狂,但还是有一丝理智的,当即让人采取各自的样本验证一下DAN。

结果,当然是她的亲生女儿了。

然而,对于这个女儿,家族里并不同意她进入笪家祖宅。

尤其是当初还在世的发妻,对着她大吵大闹,结果他一气之下给了她一巴掌。结果,却把发妻打出了脑溢血,最后死在了医院。

有了这一出,最后这个女儿,不得不养在外面了。

发妻死后,他就家主之位交给了儿子,然后他一个月零花钱也就这么多,他除了给自己花去一部分之外,另外一部分再加上家族里再给孩子补贴的一部分,孩子还是衣足无忧的,至于孩子母亲,那天把孩子交给他之后,就拿着钱直接跑了,让他又气又恨,真是个狠心的母亲。不过,这个女儿很乖很听话,没有一般孩子的娇气,不吵不闹,也很少给他这个作父亲的提这提那的,这让他更愧疚了。

“萧师妹,真得是你?!”突然这个私生女喜出望外的大喊着道。

众人听到这个称呼一愣,然后随着她的眼光而去,一眼看到了一身白裙子的萧摇就站在她外婆的身边。

难道她叫的萧师妹是萧摇?

萧摇装作也才发现苗景蓝,很是惊讶的道,“苗小姐,你怎么会在这?”

今天这个场合,吴学友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三大古董鉴定专家,李松勤是豪门李家的长辈,肯定有资格;祁万海,他现在是萧摇师傅,只要萧摇通知了他,肯定也是有资格;

只有吴学友,他虽年老,在古董界德高望重,但他没有深厚的背景,因而,没有资格参加六大族,三大豪的宴席。

因而,萧摇一眼看到苗景蓝在这里的时候还是很意外的。因为她知道的苗景蓝可是吴学友的徒弟,是在吴学友儿子的公司上班。

可炸一听,原来这苗景蓝就是姜玉青告诉她的,17年前,笪鹏臣突然认回来的一个私生女。

萧摇真是意外啊!

她现在想知道的是,17年前,为何一个笪家认回私生女,一个水家认回私生长子?

听到萧摇真得认识这个私生女,大家也是很惊讶。不过,她们之间的称呼的差别,就很耐人寻味了。

一个直接叫萧师妹,关系很熟很亲切的那一种;一个是直接叫苗小姐,很明显就是拉开距离的关系,说句不好听的,也只是可能见过一俩次面而已。

苗景蓝听到萧摇的称呼,本是欣喜的脸,稍微的僵硬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本色,她本想拦着萧摇的手,不过被萧摇避开了,不过她很自然保持着见到朋友的欣喜微笑,道,“呵呵,萧师妹,你不知道,我一听到说萧家认回的千金叫萧摇,我一猜就是你。师傅还是可能不说,我就跟师傅打了个赌,说一定是你。为了确认答案,我就叫我爸爸带我来参加你的认亲宴喽。”

听听这话,这说得跟萧摇的关系多好似的。如果不是萧摇本人每次与苗景蓝碰见时,苗景蓝不是对着萧摇冷朝热讽,就是对着萧摇各种嫌弃看不起的样子。此刻,萧摇自己都会怀疑,她自己与苗景蓝的关系到底有多好了。

此时,祁万海被祁展天扶着从人群中走出来,他对着苗景蓝左看右看了一下,很是疑惑的道,“你真的是苗丫头?是吴老头那个徒弟?”

苗景蓝看到了祁万海,本是笑着的脸色再一次疆了疆,不过还是保持着微笑道,“是的,祁老,我就是苗丫头。”祁万海这不是废话么,她又没有变化。

可祁万海了然的点了点头,再一次疑惑的道,“可是,你记得你每次见到摇丫头,都是对摇丫头甩脸色,不是冷朝就是热讽,你什么时候跟摇丫头关系这么好了?我这个师傅怎么不知道?”

萧摇不好捅破她们之前不好的关系,但他这个作师傅的可以。自从第一次见面,这丫头就对着摇丫头说各种带刺嘲笑的笑,他就对吴学友这个徒弟看不上了。

祁万海的话音一落,就在人群中听到一声声“扑哧”的笑声。

女人们则是捂着嘴巴笑的一颤一颤的,男的虽是大笑一个女人不太绅士,但还是忍住了大笑,只是忍得很是辛苦,忍得双肩抖动。

至于笪家,笪老爷子则是被臊的面红耳赤。本以为真如女儿所说,她与萧摇会是好朋友,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朋友”关系。

笪沐阳夫妻及长子笪攸宁看着父亲的脸色,顾忌着父亲的身体,则不太敢笑出来。

但笪攸静就不同了。

她哈哈大笑起来,解恨一般的说道,“哈哈,我说你这人丢不丢人啊。”

苗景蓝手则是脸色涨红,无足措的站在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