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先从挨打开始学起吧!

冰家大长老听见这话,心一寸寸的开始往下沉,这冰娆,看样子油盐不进啊!

这可怎么办?

虽然说,冰娆也是有所图的,可她所图的,他们冰家给不了啊!冰娆一看就不像是愿意为了家族鞠躬尽瘁之人,这样的人真当了家主,对族人来说可不会有任何好处!

冰家大长老思考间,冰娆已经没了耐心。

这些糟老头子实在是太讨厌了,总是思来想去,觉得什么对自己最有利,就想怎么做!

哼!难道他们忘了,自己这敌人都已经兵临城下了吗?

冰娆冷笑,并不动声色的吩咐兽兽动手了!

她不会在给冰家翻盘的机会,免得总有冰家人仗着和自己有点血缘关系,总是来隔应她!

“啊!啊!”伴着几声凄惨的尖叫,不少冰家人直接身首异处,冰家大长老这时猛然反应过来,转头又看到兽兽们已经直接朝冰家族人下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冰娆,住手!快让它们住手!你不可以这样!”冰家大长老着急道。

可惜,无论是兽兽还是冰娆都根本不搭理他,而随着冰家族人一个个的挂掉,冰家大长老险些要崩溃了!

冰家大长老想要救下冰家族人,偏偏那只紫色的貂挡在了他面前,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知道,只要他敢轻举妄动,那只貂锋利的爪子就会将他的脑袋抓开花,无奈,他只好求冰娆。

“冰娆,他们是无辜的,放过他们吧!”冰家大长老哀求着。

“无辜?他们无辜吗?”冰娆冷笑着,瞥了眼大长老,接着又补充:“你们这些世家大族之人,有无辜的吗?你们已经腐朽了,是该清除掉的时候了!”

说这话的时候,冰娆还特意瞧了眼沧云大长老,看得沧云大长老心惊肉跳。

冰娆对冰家那老家伙说话,看他干嘛啊?怪吓人的!

这个时候,沧云大长老才惊觉,如果当初冰娆真想杀掉他们,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啊!相比冰家,冰娆对他们绝对算是手下留情了!

呜呜…感觉死里逃生的沧云大长老,看着冰娆感激涕零,感谢不杀之恩啊!

但冰家人却没有当初沧云国那般好运了。

出于对冰家人的厌恶,冰娆根本不可能会放过他们。

同情的看着冰家大长老,沧云大长老表示自己爱莫能助啊!

他就一看热闹的,还是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吧!

别忘了,冰家大长老都被迫当安静美男子呢!可看他老脸上那焦急的神态,沧云大长老心知肚明,这货心里不好受啊!

随着冰家人一个个的减少,冰家大长老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接着,他又大声嚷道:“冰娆,快命这些兽兽停手!快放了他们,我答应你当家主就是了!只要你放过他们!”

冰家大长老没办法不答应啊!

新任家主在那些兽兽动手时就死翘翘了,而冰家人也死了大半,其余还活着的冰家人,也一个个被吓得小心肝颤,小脸煞白到好像随时都会晕倒似的!面对这样的事实,冰家大长老敢不妥协吗?

“晚了!我已经不需要你们让我当了!我要自己抢了!”冰娆淡定自若道。

冰家大长老闻言顿时面如死灰,下一秒,他决定拼了。

可刚冲出去,就被那只紫貂一脚给踹回了原位,对方甚至还一屁股坐在了他身上,仿佛有如千斤重物般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冰家大长老悲愤不已,并努力挣扎,可他就是挣脱不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家人都死的差不多时,突然一声怒喝响起:“什么人敢来冰家捣乱!速来受死!”

冰娆听到说话声,美眸一眯,这是把冰家那些闭关的老东西引出来了吗?

“小娆儿,应该是冰家的老祖宗出来了!”这时,沧云大长老小声的提醒道。

冰家这些老祖宗跟沧云国老祖宗一样,平时都在闭关,而关键时刻则会跳出来求家族于危难,只是不知道这次他们会不会救得了冰家啊!

沧云大长老有些期待,当冰娆面对冰家这些老不死的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冰娆还能怎么反应,当然是继续该干嘛干嘛了!

伴着惨叫,几道人影霎时凭空出现。

看到冰家祖宅一片狼籍,而冰家人死的死,伤的伤,几位冰家老祖宗顿时都怒了!

“该死的!这是谁干的?谁那么大胆子敢来冰家捣乱!”其中一年纪最大的老者,扯着嗓子开吼,显然,他十分愤怒。

“是我干的!有问题?”听见对方的话,冰娆淡淡一笑道。

“你是何人?谁派你来的?”那名老者见有人答话,还是一个出奇漂亮的小丫头,诧异了下才问。

“我是冰娆,没有人派我来,是我自己想要灭掉冰家!”冰娆笑眯眯道。

“也姓冰?”老者震惊了。

“老祖宗,她也是冰家人啊!”突然,不甘被忽视的冰家大长老扯开嗓子大吼着,目的自然是要提醒老祖宗冰娆的身份。

“既然你也是冰家人,为何要残害族人?”老者不解问道。

“我虽然姓冰,但我已经被家族驱逐了,所以,我是回来报仇的!”冰娆见冰家大长老说的不明不白,只能自己解释。

“你被驱逐了?谁干的?”老者也有些怒,冰家将这样一位有潜力的族人驱逐,到底是在搞什么?

“冰家前任家主,不过,那老家伙现在已经死翘翘了!”冰娆很有耐心道。

“……”老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里面明显是有隐情啊!

“你、你可是冰莲的女儿?”一道略显迟疑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

“不错!”冰娆虽然没见过自家母亲,但对冰莲这名字还是不陌生的!

“唉!冰娆,你又何必呢!”那人见状,不禁叹气道。

“哥哥,这位又是想要和我们套近乎的吗?”转头,冰娆无视了那位的话,直接问起哥哥。

“不用理!”冰溪冷声道。

“你是冰溪?”那人又问。

“是又如何?别以为你认识我母亲,我就会放过你们!冰家人,都该死!”冰溪狠励道,眸中冷光闪烁,不带丝毫感情。

“等等!冰娆、冰溪,你们不要冲动,有话好说啊!”见冰溪不太给自己面子,那人急忙道。

“面子?冰家人有吗?”冰溪冷笑。

“冰溪,你别忘了,当初你们母子被赶出家族,我和几位长老也是替你们求过情的,所以,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先停手啊!”那人打起感情牌,期待道。

冰溪笑了,他就知道这位会这样说。

事实上,从这位刚一出来,他就认出了对方。

这位,当年确实为他们求过情,但那可不是因为对方有多重感情,而是为了冰家的面子考虑!

并且,在求情之后,对方不是也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吗?所以说,别以为冰家人有多委屈,仅凭他们如此放任冰家家主的行为,他们就是不值得原谅的!

不过,对方当年好歹也替他们母子说过话,因此冰溪也就卖了个面子给他,并道:“娆儿,暂时停手吧!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想说!”

按冰溪的想法,冰家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他们也够本了!

冰娆随之点头,并让兽兽们暂时停手。

见冰娆能令这些野蛮的兽兽听话,冰家几位老祖宗都惊得一愣一愣的。

冰娆也没管他们是个什么表情,直接拿出躺椅,原地躺下休息。

而她刚一趟下,青云等兽便立即殷勤的走过来服侍着她。

看到兽兽们不停给冰娆捏肩锤背,递水喂食,冰家几位老祖宗简直不能更震惊了,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几时开始,兽兽居然如此贴心了?

“老祖宗…”狼狈爬起来的冰家大长老,哭丧着脸走到呆怔的几位老祖宗身边,热泪盈眶的轻声叫着,幸好老祖们出现的及时,不然冰家可就要全军覆没了啊?但现在,貌似也没强上多好!

想到这儿,冰家大长老直接急哭了。

“到底怎么回事?这小丫头怎么对冰家有如此大的敌意?”那名冰家老者,不解的问道。

“这…说来话长!”冰家大长老小声道。

“快说!”老者怒喝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他说来话来?说来话长你就不说了吗?

冰家大长老见老者发火了,只能事无俱细的将冰娆兄妹的事情和盘托出,包括这些年冰家是如何对待冰娆兄妹的,他都不敢隐瞒,不然,冰娆、冰溪两个还不得撕了他?

可以说,冰家大长老说得很中肯,其中大部分事情冰娆、冰溪也是认可的,但冰娆还是提醒道:“想当年,冰家家主还派人追杀过我们兄妹,大长老不知道?”

“这、这事我、我事后才知道!”冰家大长老诚实道。

“那这事怎么不说呢?”冰娆似笑非笑的质问着。

“我、我还没来得及说呢!”冰家大长老有些尴尬。

“可别在忘了,不然,我不介意继续让兽兽们动手!”冰娆警告着。

冰家大长老闻言一个哆嗦,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冷血呢?咔嚓掉冰家人,难道对她来说就跟切菜一样那般容易吗?

“小丫头,你先不要说话,老夫自有判断。等老夫弄清来龙去脉,自会给你们兄妹一个交待!”老者见冰娆短短几句话就把冰家大长老给吓住了,不禁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冰家大长老,心里暗恨,没用的东西,难怪冰家越来越没落!

“好啊!我就给老头你一个面子。”冰娆笑着道,她也想看看,冰家如何给自己交待。反正在她眼中,冰家已经是自己毡板上的肉了,想放想杀完全在自己一念之间啊!

老者欣慰的看了眼冰娆,然后瞪着冰家大长老吼道:“继续说!”

冰家大长老不敢在隐瞒,只能如实相告。

越听,老者脸色越沉,时不时还面色复杂的瞥向冰娆。

老者真是没想到,当年被断定为废物的冰娆、冰溪兄妹,如今居然有如此成就,这究竟是冰家人看走了眼,还是人家兄妹有了天大的机缘?

不过,他也清楚,以冰娆、冰溪兄妹如今的实力,冰家若是以认祖归宗为由想召回这对兄妹,显然有些易想天开!

人家没有家族,过的更好,凭啥还要受制于家族啊?

换成老者,他都会觉得自己不愿意回来,更何况,从小到大冰家非但没给冰娆、冰溪带来任何好处,还尽是伤害!

老者听完这些,虽然理解了冰娆、冰溪,但却并不认同他们的行为,毕竟,大家都是冰家人,哪怕有矛盾也可以商量着解决,何须到动刀动枪的地步?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尤其现场还有沧云国的人!

想到这儿,老者不禁叹气道:“冰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些年,你们兄妹受委屈了。不过,你们也杀了冰家这么多人,你看这事是不是能揭过去?以后,咱们好好相处,如何?”

“好好相处?这可能吗?”冰娆有些好笑,她可是想咔嚓掉冰家所有人呐!一看冰家人,她就感觉很烦燥呢!

“事在人为。只要想,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老者见冰娆有服软的迹象,不禁满意道。

“可我就想杀光冰家人,怎么办?”冰娆有些纠结的反问道。

“冰娆!你不要在闹了!我们冰家已经不计较你杀掉这么多冰家人了,你还想怎么样?而且,我也可以让你成为冰家家主,如何?”老者面色突然严厉起来,并道。

“不需要你让,我会抢到的!”冰娆不领情道,心里忍不住冷哼,想让她给冰家当牛做马?做梦去吧!

“冰娆!”老者闻言有些怒了,冰娆怎么就油盐不进呢?他话都说到这地步了啊!

“不好意思,冰家人实在是太碍眼了,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被隔应到,我不得不将你们全都咔嚓了!”冰娆淡定解释。

“冰娆,咱们有话好说,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见老祖宗和冰娆有谈崩的趋势,之前和冰溪套近乎的那位连忙道。

“什么条件都可以提?”眨眨眼,冰娆淡笑着问。

“可以!”老者强忍怒气,也同意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冰娆满意道。

“说吧!”老者知道冰娆肯定准备狮子大开口了,并且也做好了出血的准备。

“很简单,我要冰家,你们都搬出去!”冰娆只说了一个条件,就把在场的冰家人全都说愣神了。

要冰家,还让他们搬出去?

啥意思?要冰家,不要他们吗?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都给我净身出户!”冰娆看出对方想法,遂解释道。

“……”老者等人再次愣神。

我去!

这可太过份了啊!

让他们搬出去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让他们净身出户?

他们若真净身出户了,那冰家还算是冰家吗?

“冰娆,冰家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啊!如果咱们净身出户了,冰家岂不就只有你们兄妹两人了?没有族人帮衬,到时你们兄妹两人忙得过来吗?”某人接收到老者的眼神,不死心的劝道。

“我不需要你们,也不想你们在我面前碍眼,就是这么简单!当然,如果你们实在不愿意离开也可以。”冰娆话峰一转,貌似又改变了态度。

那人一听,觉得有门啊!

谁知冰娆却道:“不想离开,就死在这里吧!”

说白了,死或离开,二选一!

“……”原以为事情有转机的某人抓狂了,何着冰娆在逗着他玩啊?

“冰娆,非要这样吗?”老者认真问道。

“非要!”冰娆很肯定。

“好,我们离开!但你不能在杀害冰家人!”深吸一口气,老者做出决定。

“只要他们不来惹我,我是不会主动对他们出手的!”冰娆保证道,并有些诧异的看着老者,她还真没想到这老头居然如此痛快就答应了。

“老祖宗?”冰家大长老等人则大惊失色,老祖宗怎么就答应了呢?

“冰娆,看在大家都姓冰的份上,把希望之城分给我们居住吧!”这时,老者又商量道。

“我考虑下!”冰娆并没有立即答应,毕竟,她也想知道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者仿佛早猜到冰娆会这样说似的,也不恼,然后吩咐冰家大长老将还在喘气的冰家族人召集到一起,就准备带着他们退出冰城了。

其实,他会如此痛快的答应,也是想要以退为进罢了。

他心里很清楚,此刻的冰娆对冰家怨恨极深,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不会往心里去,可在流云大陆上,没有族人帮忙绝对寸步难行啊!他就是想让冰娆看看,自己守着这偌大的冰城以及冰城周边冰家的势力范围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冰娆,十分需要族人帮助,毕竟,身为冰家人,势必是一心为着冰家!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十分痛快的同意了冰娆的条件,他相信,总有一天,冰娆会来求他!会求他带着族人回到冰城!而当务之急,则是要保住冰家仅存的血脉,可不能在让冰家有任何人员上的伤亡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老者带着冰家人走得很痛快!

冰娆目送着老者等人的背影,心里的疑惑更深。

虽然她还没有同意将冰家那座偏远的希望之城划分给老者等人,但他们显然已经朝着希望之城出发了。

“星儿,希望之城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收回目光,冰娆转头问星儿。

“没有!那里贫瘠、落后、人烟稀少,而且常年雨水不足,去了那里,十有八久会吃不饱…”星儿一脸嫌弃道。

“既如此,那老头为何要带着冰家其他人前往希望之城?”冰娆百思不得其解。

“觉得那里安全吧?”星儿猜测着。

“不仅如此,这完全是苦肉计啊!冰家那老头是想让你内疚罢了,同时也是让你不会打冰家族人的主意。”边上的沧云大长老闻言,了然道。

身为家族中人,他太了解家族中这些老不死那些弯弯道了,这不,明着是离开了,但暗地里还在算计着冰娆小丫头呢!

“如果冰家人不找死,我暂时是不会打冰家人主意的。”冰娆笑着道。

“不灭掉了?”沧云大长老诧异道。就这样放过冰家了?

“大长老,你变暴力了,这样可不好!人家冰家都净身出户了,我又怎么好赶尽杀绝呢?”冰娆笑眯眯道。

“……”沧云大长老有些幽怨,他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这小丫头着想?要知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冰家斩草不除根,说不定以后会有麻烦的!

但冰娆显然不在意,所以沧云大长老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嘴了,免得惹这小丫头讨厌啊!

当然,冰娆也不是突然间就圣母了,她也是想看看冰家那老头的真正手段啊!

就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情况下,冰娆和退守希望之城的冰家人,暂时合平共处了!

随后,冰娆也派兽去通知了冰家那名老者,同意将希望之城划分给他们,但冰家人就不要轻易离开希望之城了!

老者自然答应。

与此同时,冰娆占了冰城的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般,传遍了整个流云大陆。

有人震惊,有人恐惧!

特别是与冰娆有矛盾的那些家族,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会是他们,因而一段时间里,他们把尾巴夹得更紧了,恨不得隐身地下似的,只求冰娆不要注意到他们。

两天后,冰娆安排了部分兽兽坐镇冰城,她则带着众人及其它兽兽又返回了天河山不夜城。

因为,天河山不夜城的驯兽师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冰娆等人及兽兽们赶到的那天,正好是驯兽师比赛的当天早上,他们没有前往别院,而是直接去了赛场。

既然是驯兽师的比赛,比的自然是驯兽。

驯兽师总会为此也准备了许多中高级灵兽以备不时之需。

而这些准备好的灵兽,最高的为七级,最低的则只有三级。

当被囚的兽兽们被装进笼子抬到场上后,坐在冰娆身边围观的众兽便立即不淡定了。

不知道是哪只兽大吼了一嗓子:“大胆,居然敢抓了这么多兽!”

随后,众兽也都跟着大声开嚎,嗷嗷声不断响彻底在赛场,而比赛场地上,一只被抓住的七级灵兽则配合着吼道:“愚蠢的人类!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眼看着赛场乱成了一锅粥,哪里还有驯兽师敢上场?

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也全都哭丧着脸,这算咋回事啊?还能不能好好比赛了?

几名高层,去找了柳妖精。

柳妖精也纠结啊!

这些兽兽看到兽族被囚有些情绪也正常,可比赛还是要进行下去的。

无奈,柳妖精只能去找冰娆。

冰娆看了眼奶奶,提议道:“要不把笼子里的兽都放出来吧!看哪个驯兽师有本事驯服,毕竟,驯兽这种事,还是两厢情愿比较好!”

两厢情愿?

柳妖精有些黑线,并暗道,这些驯兽师可没小娆儿你那样的亲和力啊!再者,她甚至敢肯定,一但将笼子里的兽都放出来,这些兽即使不跑,只怕也要伤害到驯兽师了!

不得不说,柳妖精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但只犹豫了一下,她就同意了冰娆的意见。

不过,笼中兽兽的行为还是有些令柳妖精出乎意料之外,因为那些兽兽既没跑,目前也没有伤人事件发生,但她还是不放心,只能让水晶上台坐镇,顺便保护驯兽师们。

水晶上台是很不情愿的,甚至一到台上,它就一屁股坐在了那只七级灵兽身边。

那七级灵兽是只金钱豹,看到水晶后,它立即十分狗腿的道:“老大,收我当个小弟吧!我仰慕您已久!”

“老娘收小弟眼光极高,你行吗?”轻撩眼皮,水晶淡淡道。

“行!行的!小弟曾经在人类世界生活过一阵子,该懂的都懂,所以老大,小弟一定会服侍好您的!请收下小弟我的膝盖吧!”说完,那只金钱豹便扑通一声跪在了水晶面前,眸中尽是火热。

“唔!既然你如此迫切渴望,老娘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了!”水晶见状,略带得瑟道。

贵宾席上旁观的驯兽师总会高层们,见到副会长的水晶毫不费力就收服了这次驯兽比赛实力最强的一只兽,都有些风中凌乱,这比赛还能进行下去吗?

柳妖精老脸有些微红,水晶啊!你都那么多小弟了,还和驯兽师们抢吗?更主要的是,她让水晶上台是为了震慑这些兽啊!现在到好,水晶自己收上小弟了!

接着,柳妖精便目送着水晶带走了那只金钱豹…

水晶是将金钱豹带到紫冥面前了,并介绍道:“小弟,这是我老大,你要叫紫冥陛下!”

“紫冥陛下好!”金钱豹十分机灵,并连忙匍匐在地以示对紫冥的尊重。

紫冥则淡淡一笑道:“起来吧!既然入了咱家门,以后就要乖乖的知道不?要唯我家娆儿美妞的话是从,娆儿美妞让你干啥,你就得去干啥,不许拒绝,懂?”

“懂!懂!”金钱豹一个劲的点头应着,还偷偷看了眼紫冥口中的娆儿美妞,脸上带着几分讨好。

这人类可是大BOSS啊!必须侍候好了!

边上的冰娆,听着紫冥和金钱豹之间的对话,不禁有些黑线,话说亲,你们这样拐走了驯兽师总会的兽,就不怕人家来找你们麻烦啊?

同情的往贵宾席瞥了眼,冰娆明显发现,驯兽师总会的一众人,脸上都十分纠结。

但水晶和紫冥显然不在乎,驯兽师比赛吗?

既然驯的是兽,那就别怪它们捣乱啊!谁让它们也是兽的!

以前,兽兽如同一盘散沙没有人管,才会被人类奴役,现在,它们都有兽族联盟了,哪里还容许人类如此对待兽兽啊!而这,才仅仅只是开始罢了。

在众驯兽师胆战心惊中,驯兽师的比赛总算是开始了。

但从一开始,众驯兽师就遇到了难度,那就是兽兽极度不配合!

哪怕对方是只三级灵兽,也跟打了兴奋剂似的,对他们面露不屑,如此事实,简直快让驯兽师们抓狂了。

而一个小时下来,他们都没有驯服成功一只兽。

驯兽师比赛的时间为五小时,眼看时间一分分过去,数十名驯兽师都着急了,愤怒之下,他们跟着兽兽在台上玩起捉迷藏来…

冰娆见状,知道今天的驯兽师比赛八成要比不成了。

站起身,她准备回去休息了。

见冰娆要走,沧陌染等人和兽兽们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冰娆看了眼他们,无奈道:“咱们回去吧!”

众人及兽兽们点头,冰娆便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驯兽师总会的人见冰娆把场内围观的兽兽都带走了,刚松了一口气,就眼见台上一直与驯兽师们捉迷藏的兽,也都追着冰娆等人及兽兽们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去!这是要逃跑吗?

贵宾席上驯兽师总会的人纷纷起身,有些焦急的看着台上兽兽们跑去的方向,都不知所措了。

今天这驯兽师比赛,可真是令人无语啊!

从没听说过哪届驯兽师比赛,兽兽都跑了的?这接下来还怎么玩?

不仅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不知所措,台上参赛的驯兽师也集体傻眼,并呆呆的站在台上,没了反应。

柳妖精对此颇感头疼,可她能说什么啊?

“宣布今天的比赛停止吧!”柳妖精转头吩咐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

高层们全都幽怨的看着柳妖精,副会长,都是您家孙女干的好事啊!

“你们这样看着我也没用啊!那些兽兽又不听我的!”柳妖精苦笑着道。

“那能不能跟冰娆商量商量,这样下去,驯兽师这个职业还不没落了?”有高层担心道,没有兽兽可驯服的驯兽师,算什么驯兽师啊?

“我试试看吧!”柳妖精犹豫着点头。事实上,她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等回了家,柳妖精直接去找了冰娆。

冰娆都没用柳妖精开口,就直接问道:“奶奶,可是为了驯兽师们的事情来的?”

“嗯,娆儿,驯兽师若是无兽兽可驯,这个职业可就要没落了。奶奶身为一名驯兽师,实在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柳妖精担心道。

“可是兽兽们也不希望看到同伴被驯服啊!所以奶奶,兽兽和驯兽师之间必须有人做出让步!”冰娆提醒着。

“娆儿,你的意思是,让驯兽师们做出让步?”听明白冰娆的意思,柳妖精不确定的问道。

“也不能算是让步吧!我是觉得,驯兽师总会的那些驯兽师们,可以改变一些老观念,采用新的驯兽方法来与兽兽们沟通,是沟通,不是驯服!”冰娆淡笑着说出自己的真正想法。

“沟通?他们行吗?”柳妖精有些犹疑。

“看他们想不想做了,只是和兽兽沟通起来,肯定不会向以前直接强制驯服那般容易,毕竟,兽兽们天生敏锐,若是驯兽师们不真诚对待,恐怕会适得其反!”冰娆慎重道。

柳妖精知道娆儿说的有道理,可她怕驯兽师们不能接受啊!毕竟,这种沟通需要的不仅仅是足够的耐心,还要求驯兽师们有足够的亲和力,如此一来,不知道多少驯兽师要失业了。

看出奶奶的担忧,冰娆又道:“优胜劣汰,驯兽师们也应该如此!”

“我得跟大家商量下!”柳妖精思考一番,就迫不急待的前往驯兽师总会。

将高层们很快召集到一起,柳妖精跟他们说了冰娆的想法。

知道冰娆希望他们多与兽兽沟通,而不希望他们一味用强驯服兽兽后,当即就有人反应极大的反对道:“这怎么可能?兽兽可不是那么容易交朋友的!”

“所以,才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耐心!”柳妖精补充道。

“可这样下去驯服一只兽兽谁知道要浪费掉多少时间啊!”又有人提出疑意,言外之意就是这样做会耽误驯兽师们赚钱的!

“不这样,以后驯兽师们只怕都没有生意可做了!别忘了,兽族已经成立了联盟,难道它们会眼睁睁的看着人类在像以前那般肆意捕捉兽兽?咱们也是时候改变一些老观念了!”柳妖精一脸认真道。

驯兽师总会高层们闻言都沉默了,他们确实不愿意改变现状,但现实显然很残酷,逼得他们不得不去改变!

“都好好想想吧!我言尽于此,以后驯兽师们会如何,你们心里应该有数!”说完,柳妖精便起身离开。

高层们继续沉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高层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副会长的话,很有道理!”

“是有道理,可若是一年都驯服不了一只兽,驯兽师们岂不是要饿死了?”另一高层担忧道。

一直以来,驯兽师都和丹师、器师、灵师,并称为四大职业,其中驯兽师、丹师和器师都属特殊职业,在流云大陆上地位极高,可现在,丹师、器师地位依然稳若泰山,但驯兽师却因为兽族联盟的崛起即将没落,如此巨大的反差,真心让这些向来高高在上的驯兽师总会高层有些接受无能!

但若不接受,以后想要捕捉兽兽显然难度极高,一个弄不好,在惹来兽兽大军…

联想到十万兽兽大军进攻驯兽师总会的盛况,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都不禁小脸煞白,仅用想的,他们就觉得胆战心惊啊!等那一天真正到来,只怕不用兽兽来打,他们自己都要吓尿了!

呜呜…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有些怂了!

“咱们还是答应吧!”有人起头道。

一时间,众高层纷纷响应。

可怎么个沟通法,驯兽师总会的高层们却有些犯难了。

最后,他们决定去找冰娆取经。

若说谁身边兽兽最多,谁和兽兽们关系最好,当属冰娆啊!

去了沧云别院找冰娆的驯兽师总会高层,也见到了兽兽们殷勤服侍冰娆的情景,顿时,他们全都目瞪口呆!

这、这是真的吗?

“看什么看?没看过青云大爷啊?”正在给冰娆削果皮的青云,接收到驯兽师总会几个傻老爷们诧异震惊的眸光,有些不爽道。

“呃!我们…”驯兽师总会高层有些尴尬,他们能说,是被兽兽们狗腿的举动吓到了吗?

看着冰娆这里的兽如此温柔体贴,在想到自家的兽那般高冷,他们心里都有些不平衡了,人家的兽是怎么调教的啊?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啊!

“来找我有事?”见状,冰娆笑着问道,并成功化解了对方的尴尬。

“我们是来取经的!想跟你学学如何跟兽兽们沟通。”驯兽师总会高层,有如小学生般,异常谦卑的低声道。

“这样啊?”冰娆眨眨眼,然后看向青云:“青云,你教教他们吧!”

“好嘞!这几只肥羊就给我!”青云欢呼一声,将削好的水果递给冰娆,然后迈着大步爬到驯兽师总会高层身边,煞有其事的打量一番后才道:“身板都不错啊!应该禁得起折腾!”

几名驯兽师总会高层闻言集体傻眼,啥意思?啥意思啊?

“别怕,我会给你们留着一口气的。”青云拍了拍眼前几人的肩膀,保证着。

“那个…青云,我们是来学习如何与兽兽们友好沟通的!”吞了口唾液,一名高层忍不住提醒道。

“我知道啊!你们想和兽兽打成一片,成为朋友嘛!”青云了解点头。

“对,没错!”那名高层傻呼呼点头道。

“可咱们兽兽天生好战,想和咱们成为朋友,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得扛揍,所以,你们就先从挨打开始学起吧!”青云解释着。

“挨、挨打…”驯兽师总会高层们凌乱了,还得先挨打?呜呜…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冰娆和兽兽们的友谊也是打出来的吗?

看出驯兽师高层们的想法,紫衡又阴恻恻的笑着道:“正如你们所想,我和小娆儿的友谊就是打出来的!我们可打了好几年呐!打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最开始的时候,是我欺负小娆儿和冰溪小鲜肉,后来就变成他们虐我了,而且,打着打着,咱们感情也越来越深,你们懂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