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要当家主

“这、这是毒药?”闻言,齐暄的脸色当即变了,虽然说,毒药也是丹药的一种,可他真没想到冰娆小丫头会在青云榜的切磋中炼制毒药啊!

呜呜…这不是让他只能看不能吃吗?

幽怨的看了眼紫冥,齐暄又转头去寻找冰娆,却猛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丫头居然已经溜走了,这算是畏罪潜逃吗?

“不是毒药,但你们也不能随便吃!”在齐暄自动脑补一番后,紫冥才咧嘴一笑道。

“为什么?”一听这话,在场的人都有些不淡定了,并扯着嗓子大声道。

“因为这是给兽兽吃的啊!”紫冥坏笑着。

“给、给兽兽吃的?你确定?”齐暄有些结巴了,这么漂亮诱人的丹药怎么偏偏是给兽兽吃的啊?那他们咋办?只能看着?

“这叫兽元丹,是用来增加兽兽寿命的一种丹药,以你们人类对丹药划分的等级来说,属于皇级丹药!”紫冥轻笑着解释道,并将爪子中的兽元丹上下抛着玩,这个动作,看得丹师总会高层们一阵阵的胆战心惊!

皇级丹药啊!就这样被只貂当玩具一样的抛着玩吗?

而且,对于兽元丹,丹师总会的这些丹师也是知道的,只是冰娆炼制出来的兽元丹跟他们知道的不太一样,因而他们一时间还真没认出来。

但那丹药浓郁的灵气,却使得他们完全相信紫冥的话,这确实是一枚皇级兽元丹!

皇级丹药!那可是炼丹宗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啊!

等等!难道说,冰娆已经是炼丹宗师了?

众丹师总会高层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并满脸震惊的互相对视着,久久都无法言语!

目前,在流云大陆上的炼丹宗师不足五人,而现在在场的就有三位炼丹宗师,分别是丹师总会的两名副会长以及齐暄!

他们之所以成为炼丹宗师,那可是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啊!

可冰娆才多大?今年也不过十六岁吧?

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是炼丹宗师?

这说出去是不是有点吓人啊?

这得多妖孽,才能在十六岁的时候成为炼丹宗师?想他们十六岁的时候在干嘛?

哆嗦了下,丹师总会高层们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虽然十六岁的时候,他们已经过了玩泥巴的年纪,但显然也没好上多少!

人家冰娆呢?

十六岁就能炼制出皇级丹药,成为炼丹宗师了!

这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丹师总会高层忍不住集体泪奔,丫的!想当初是谁说冰娆废物的?如果废物都能像冰娆一样,不仅在灵师比赛中拔得头筹,又力压一众丹师炼制出皇级丹药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比废物还不如?

瞬间,在场的丹师心情全都不美丽了。

丹师切磋的成绩他们也没心情宣布了,并全都垂头丧气的低头不语,显然,他们全都受打击不轻!

紫冥看到他们的模样,对此虽然深表同情,但它也无能为力啊!谁让你们非得让娆儿美妞参加丹师切磋的?说好要给参加切磋的丹师一个打击,以激励他们上进,现在好了,连你们自己一并打击了!

唔!你们一起努力学习吧!

坏笑着,拿着手中的兽元丹,紫冥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等丹师总会高层们反应过来,在场围观的兽兽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啊!兽元丹!”其中一丹师总会副会长大叫道。

“副会长,那丹药是属于冰娆的,咱们没权利扣留!”某评委小心提醒,其实他更想说的是,那丹药已经落入了那只小貂手里,想拿回只怕是不容易!

“那怎么办?”丹师总会两名副会长挠头了,他们想留个做纪念啊!毕竟,这次的青云榜可是见证了冰娆这位炼丹宗师的诞生啊!这多有纪念价值!

“只能去找冰娆,把兽元丹买下来了!”齐暄出主意道。

众丹师一听,纷纷点头响应。

这个时候,冰娆正在院中享受着女王一般的待遇。

好几只兽兽围在她身旁,按摩的按摩,锤腿的锤腿,青云还拿着剥好了皮的葡萄在喂冰娆,总之,要多享受就有多享受。

当丹师总会的几位高层,来到冰娆院中看到这一幕,全都忍不住嘴角抽搐,冰娆可真是会享受啊!这些兽兽也真是狗腿啊!

他们可是从来不知道,兽兽为了人类可以做到这一地步!

要知道,九级灵兽那是多高傲的存在啊!

如今,眼前这几只九级灵兽,全都化身为小婢女,殷勤的为冰娆服务着!

啧啧!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几位特意跑一趟,可是有事?”看到他们,冰娆微张美眸,淡淡问道。

“小娆儿,我们丹师总会有意买下你炼制的那枚兽元丹,你看…”齐暄有些期待的问道,意思就是价格冰娆随便开,他们丹师总会财大气粗!

“我不是送了一枚给你们吗?”眨眨眼,冰娆诧异道。

“送我们的?”齐暄大惊道,然后又很委屈的看着冰娆:“那枚兽元丹,让紫冥给拿走了…”

“呃!可是我余下的那些,也分给兽兽们了啊!”冰娆一脸无辜的道。

“一枚也没有了吗?”齐暄郁闷道。

“不知道兽兽们有没有吃,要不,你去和它们沟通啊!”冰娆出主意道。

“只能这样吗?”齐暄有些傻眼,和兽兽沟通,安全吗?那些兽兽,会不会咬他啊?

“嗯,给了兽兽们的东西,我真心不好往回要,所以,你们如果想要兽元丹,只能去找它们商量了!”冰娆肯定道。

丹师总会高层闻言,面面相觑的互相对视着,然后下定决心,就去找兽兽们商量吧!

他们第一个找到的兽,就是紫冥。

紫冥知道他们的来意后,笑眯眯表示:“兽元丹可以给你们一枚,但我有什么好处呢?”

“……”丹师总会众人有些傻眼,一只貂在跟他们要好处?这不是人类才懂得做的事情吗?现在的兽,咋都如此精明了?

“不知道你想要啥好处?”良久,丹师总会的田副会长,才郁闷的开口问道。

“你们丹师总会,最多的就是丹药罢了,还能给我什么好处?这样吧!就来十万枚丹药吧!”紫冥皱着小眉头想了想道。

“十、十万枚?”丹师总会的人再次傻眼,十万枚丹药,你也说得出口?

话说,他们丹师总会最不缺的确实就是丹药,但这十万枚丹药他们可拿不出来,更主要的是,就算他舍得拿出十万枚丹药跟这只小貂换那枚与众不同的兽元丹,没个几年他也交不了货啊!

“嘿嘿,开玩笑的,给个一万枚就行,不能在少了,毕竟,本王小弟太多,一万都不够分的。不过,一万枚丹药,必须都是高级丹药,不然免谈!”见把丹师总会的人吓到了,紫冥又轻飘飘的改了口。

丹师总会高层听完,都忍不住风中凌乱,这玩笑开的,也太吓人了吧?而且,打折打的也够狠,从十万枚直接到一万枚,这落差实在太大了?

不过,一万枚丹药他们现在也拿不出来!

但他们也深知,紫冥应该不可能在给他们打折了!

唉!叹着气,齐暄可怜兮兮道:“紫冥啊!一万枚丹药咱们丹师总会现在也没有,你看这样行不?咱们分期付丹?”

对!分期付丹!

丹师总会两名副会长一听,立即在心里给齐暄点了个赞!别看这老头成天醉心炼丹,这心眼也是蛮多滴!

就是不知道紫冥会不会答应啊!

两名副会长,满脸期待的看着紫冥,眸中红果果的写着‘答应吧!答应吧!’

“分几期?一期又有多久?”紫冥淡淡问道。

“呃,十期吧!一期三个月!每三个月,我们交给你一千枚高级丹药,怎么样?”想了想,齐暄商量着。

“那岂不是要二年多?”紫冥诧异道。

“嗯嗯,只要两年多,我们就可以把丹药还清了,你应该相信咱们丹师总会的信誉啊!”齐暄讨好的笑着道。

“你们的信誉我当然相信,放眼流云大陆,敢跟我紫冥赖帐的人还没出生呢!可我想说的是,你们丹师总会的工作效率也太低了点吧?三个月,才能拿出一千枚高级丹药?啧啧!真是一群废物啊!”紫冥一脸的嫌弃。

齐暄等人忍不住泪奔了。

他们不是废物好不?

他们只是没办法将每月所炼制的丹药全都用来还债啊!毕竟,还得给其他势力一些,哪能都给这只貂啊!可这话实在不太好说,更是让紫冥误会大了!

“既然你们决定分十期给我一万枚丹药,那我也决定每次给你们十分之一的兽元丹,怎么样?公平吧?”随后,紫冥又道。

“这、这哪行啊!”齐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紫冥道,兽元丹是一个整体,绝不可以分期给付的,不然,丹药的药效可就全都没了啊!

“怎么就不行了?凭啥你们能分期,我就不行?”紫冥一脸不平道,说完,还拿出被它没收的那枚兽元丹,并故意弄出声响的嘎崩咬了一口,只剩下绿豆粒大小的一点点后,它才将那兽元丹给齐暄递了过去,并道:“呐!这次的十分之一!”

“……”

我去!你还真这样干啊?

看着被咬得参差不齐的可怜兽元丹,丹师总会的高层都忍不住醉了,这只貂能不这样任性吗?它真打算给他们这样一枚残缺丹药?

只要想到往后的每三个月,他们拿到的都是被咬得只有绿豆粒大小的丹药,他们就感觉风中凌乱!

这也太乱来了!

这样子也完全破坏了兽元丹的药效啊!他们想要的是完整的兽元丹,而不是这样的残次品啊!

啊啊啊!丹师总会高层们的内心是完全崩溃的!

而紫冥却十分不以为然的道:“分期就只能是这个样子滴!我也没办法啊!”

“我、我们不分期了,还不行吗?”丹师总会的某副会长,有些受不了的服软道。

“这才对嘛!我都给你们打折了,你们还这样,忒不地道!你们如此,以后咱们还怎么做生意啊!”紫冥略带不满道。

“我们知道错了,不过,我们丹师总会现在真没有那么多的高级丹药,能不能通融我们几天?”田副会长商量着。

“可以啊!什么时候你们准备好了高级丹药,什么时候咱们在交易!现在嘛,这兽元丹就归我了!”紫冥说完,把剩下的那点也给吃掉了!

看着紫冥如此败家,丹师总会的高层们真心心疼,虽然说,兽元丹是给兽吃的,可那也是皇级丹药啊,很珍贵的好不?

而皇级丹药之所以珍贵,主要也是因为哪怕是炼丹宗师炼制,也未必百分百成功!在加上冰娆炼制的皇级丹药又十分与众不同,所以,也就显得更加珍贵!

这样一枚漂亮的丹药,是完全具有收藏价值滴!

可现在,成了一只貂的零食了。

唉唉!叹着气,丹师总会的高层们,立即回去召集丹师们炼制丹药了。

他们之所以如此急迫,也是因为在走前,紫冥提醒的那句话:“你们速度可要快点,不然我手里的兽元丹被兽兽们吃光了,我可就没得换了!”

一听这话,他们还能不急?

就这样,丹师总会的丹师们开始加班加点的炼制丹药,甚至就连丹师切磋的成绩,他们都没有时间宣布了。

两日后,器师比赛也正式开始。

冰娆并没有参加器师的比赛,反而十分乐意安静的当一名围观的观众,但沧云大长老却不甘寂寞的跑出来刷存在感,并好奇问道:“小娆儿,你咋没参加器师比赛?”

“你想我去参加?”冰娆挑眉,淡笑问道。

“呃!”沧云大长老有些被噎住,这是他想让冰娆去参加,冰娆就会去的吗?他也只不过是好奇的随口一问罢了。

“小娆儿,你还会炼器?”半晌,沧云大长老才试探着问道。

“会一点儿!”冰娆淡定自若道。

“……”沧云大长老愣了愣,心道,还真会啊?

“大长老,你是想我会,还是不会呢?”这时,冰娆又问。

“……”沧云大长老默了,他该如何说?

“唉!就算我会炼器,也不会啥都参加啊!总得给别人点机会,你说是吧?”见大长老无言了,冰娆遂笑眯眯道。

“嗯嗯。”沧云大长老猛点头,嘴角都笑僵了。

“真乖!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吧!”冰娆夸奖着。

“……”沧云大长老黑线,安静的美男子是在说他吗?

面对沧云大长老的疑惑,冰娆已经不搭理他了。

当天的炼器比赛,共有两轮,第一轮也是考查器师的基本功,只要求炼制出初级灵器,类别不限。第二轮,则炼制自己最拿手、能代表自己最高水平的就可以了!

参加比赛的器师,没有丹师那般多,只有不足五十名,因而,只用了半天,比赛就结束了。

冰娆全程当观众,最后器师比赛的冠军,让器师总会某长老的爱徒给夺走了。

某长老的这名爱徒,是名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子,但因为有着器师的身份,本人又颇受器师总会看重,所以为人有些骄傲,不过,这本不关冰娆的事,谁知器师比赛刚一结束,那名夺冠后名声大燥的女子就跑到冰娆面前得瑟来了。

“你就是冰娆?听说你是丹师?我要向你挑战!”某女高昂着头,有如孔雀般傲慢道。

“你要和我比试炼丹吗?”眨眨眼,冰娆好奇问道,然后美眸还不由自主的转到沧陌染身上,暗自思忖,眼前这货莫非又是冲着沧陌染来的?

看出冰娆想法,沧陌染真是委屈到不行,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冤枉了,他根本就不认识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好不?

“我要和你比炼器!”某女眸中喷火,有些恼怒道。

冰娆闻言真心醉了。

话说,你问完人家是不是丹师,转头就要和人家比炼器?这是怎么个节奏?

咱们这思维能不跳得如此飞跃吗?

还是说,流云大陆已经装不下你了?请问,你想飞哪去啊?

“我并不是器师!”半晌,冰娆才道。

“没关系,丹师、器师异曲同工,你既然懂炼丹,必然也会炼器,所以,我们就比试炼器!”某女一厢情愿道。

冰娆等人听到这些话,都十分不可思议的看着某女,这货,精神还正常吧?

堂堂青云榜的器师比赛,咋让个蛇精病夺冠了呢?

沧云大长老这时看了眼冰娆,用眸光传达着他的想法,小娆儿,还不如你去参加了,也好过将出风头的机会给这精神不正常的女人啊!

冰娆也后悔,不过,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参加器师的比赛,而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想参加也晚了。

想了想,冰娆诚实道:“我不和你比器师,要比咱们就比丹师!”

丫的!

按冰娆的想法,凭啥你说比啥就比啥?想比?行!按本小姐的规矩来,本小姐就陪你玩玩,不然免谈!

某女一听,当即嚷道:“冰娆,你不是强人所难吗?我又不懂炼丹!”

“你不是说丹师、器师异曲同工吗?既然如此,会炼器的应该也会炼丹,所以,咱们比炼丹!因为炼丹是我的强项!”冰娆一脸真诚道。

某女闻言怒了,该死的,冰娆真是太狡猾了!

“虽然丹师、器师异曲同工,但并非所有器师都会炼丹!”深吸一口气,某女强忍怒气解释。

“刚刚你可没这样说啊?你很肯定的对我说,我会炼丹就应该懂炼器,怎么换到自己身上就不行了呢?你这双重标准难道也因人而异?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吧?”冰娆嘲讽道。

“就是,对自己有利的就怎么样都行,没有利的就百般推脱,这啥人吧!”边上的包子敲起边鼓,脸上的鄙视也毫不掩饰。

某女被包子和冰娆的一唱一和说的脸都红了,最后,有些恼羞成怒的她忍不住吼道:“我就因人而异怎么了?反正你必须跟我试试炼器!”

对于不讲理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所以,冰娆等人直接站起身,就准备离开赛场了。

某女一见他们想走,立即挡在他们面前道:“冰娆,你不能离开!我一定要打败你!”

冰娆很无言,这女人有病吧?

“这位小姐,你今天没吃药?”与女子对视了会儿,冰娆才叹气道。

“什么意思?”某女不解的问道。

“病得不轻!”冰娆不客气道。

“冰娆,你居然敢这样说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某女暴怒吼道。

“我还真不知道。”冰娆就是这么诚实,跟这女人墨迹了这么久,人家认识她,却没做下自我介绍,她怎么会知道对方是谁啊!

“我是冰菊,你的姨妈!”某女终于自报家门。

冰娆听完愣了愣,姨妈?

她啥时有姨妈的?她自己怎么不知道!而且,这位姨妈貌似对她蛮有敌意,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当姨妈的料啊!

看向冰溪,冰娆发现冰溪的脸明显有些黑。

“妹妹,别理她!冰家的疯子而已!”冰溪不愿意妹妹和冰家人有过多接触,因此十分嫌弃道。

“冰溪,你怎么说话呢?”冰菊一听,顿时怒火高涨!

“我说错了?什么姨妈?我可从来没见过你,所以,你不要过来套近乎,冰家人,都给我滚远点!”冰溪毫不客气的道。

冰菊当即被气疯了,指着冰溪,身子还一颤一颤的,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良久。

冰菊终于开口道:“冰娆、冰溪,你们这两个欺师灭祖的混蛋!亏家族看你们可怜还想重新把你们纳入羽翼之下,甚至让我好好和你们相处,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姨妈的吗?你们实在是太让我伤心了!”

“把我们重新纳入羽翼之下?啥意思?”冰娆绝美的脸蛋上尽是问号。

“当然是允许你们认祖归宗!你们要知道,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个被逐出家族的人能够重新回到家族的,你们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吗?”冰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吼着,声音之大半个赛场都听到了。

包子等人则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略显疯狂的女子,这货,痴心妄想症犯了?当真以为小娆儿兄妹稀罕重新回到冰家?

就连沧云大长老都对此事不置可否!

话说,他自认脸皮够厚了,可现在才发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比不上冰家的厚脸皮啊!

说的还挺好听的!

啥看人家可怜?

是看人家兽兽朋友多吧?

瞧瞧,多现实啊!

可惜,沧云大长老却不认为冰娆兄妹会对此感激涕零!

冰家的如意算盘,只怕是白打了啊!

同情的看了眼仍不自知已经有些惹恼冰娆兄妹的蠢女人,沧云大长老笑着道:“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都有点饿了!”

“哥哥,灭掉冰家算了!”没理会大长老的话,冰娆语气颇为冷淡的对冰溪道。显然,她已经被惹怒了。

“派一万九级灵兽去吧!”冰溪冷声道。

“一万够吗?听说冰家有一件初级圣器!”冰娆提醒着。

“那就把十万灵兽都派去,我看冰家人有没有机会使用那件圣器!”冰溪发狠道。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冰娆点头同意。

兄妹两人,三言两语决定了要灭掉冰家,却听得大长老等人额上冷汗狂流,十万灵兽前往冰城?你们这是想要吓死谁啊?

可冰菊听完冰娆兄妹的对话,却不以为然道:“开什么玩笑,我知道你们对家族有怨气,这话说说也就算了,以后都不许在提了!”

“噗!”包子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并对冰娆道:“小娆儿,人家以为你们在开玩笑呢!”

“冰小姐,我们是很认真的!”冰娆慎重道。

“冰娆,我是你姨妈,你应该叫我姨妈!”冰菊仍不以为然。

冰娆忍无可忍了,直接伸出一脚将冰菊踢飞了出去,瞬间,现场恢复了安静,冰娆等人也得以回家。

回到别院,沧云大长老不确定问道:“小娆儿,你真打算派十万灵兽去进攻冰城?”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冰娆淡淡反问着。

“呃!那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沧云大长老担忧问道。

“会有什么后果?上界派人来追杀我吗?”冰娆反问道。

“这只是一方面,我的意思是,你们兄妹毕竟姓冰,如果灭掉冰家的话,说不定会给别人冷血无情的印象,这对你们的声誉十分不利,所以,你们一定要慎重!”沧云大长老叹气道。

“难道只许家族追杀我们,我们报仇就会让别人认为冷血无情?这就是大家族上位者的想法?我们这样被逐出家族之人,在你们眼中都是自作自受、活该倒霉吗?”冰娆语气有些不善了,听得沧云大长老一个哆嗦。

不过,他还是如实道:“虽然我也不愿意承认,但确实是这样的!被逐出家族之人,一般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同情,哪怕这个家族很混帐,也鲜少有人会关心被家族驱逐的族人,强者为尊,在流云大陆上向来被奉行!”

“明白了!我和哥哥会将强者为尊的思想进行到底的!”冰娆保证。

“呃!”沧云大长老默了,他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啊?不然,冰娆的反应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样呢?

下一秒,冰娆已经招来了水晶当坐骑,并和哥哥、沧陌染等人带着众兽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沧云别院。

沧云大长老见状,连忙道:“等等我啊!”

说完,他当即跳到一只黑鹰背上,才总算跟上了冰娆等人的队伍。

“你跟来干嘛?”轻瞥了眼大长老,冰娆没好气的道。

“我、我来看热闹啊!小娆儿,你们真要灭掉冰家啊?”沧云大长老小心翼翼问道。

“我要灭掉的,可不是只有冰家!”冰娆坏笑着道,只不过,她一直没腾出手来收拾那些敌人,现在嘛,在她没有想动手的时候,那个叫冰菊的女人偏偏蹦出来刷存在感了,还一副施恩的模样,如此,也惹恼了她!

哼!她没有打冰家主意就不错了,什么时候轮到冰家打她和哥哥的主意了?

冰娆很火大,后果很严重!

浩浩荡荡的灵兽队伍,一出天河山不夜城,就立即引起了四大公会的注意,同时,他们也知道了冰娆兄妹在赛场时的言论,顿时都感觉心惊肉跳起来。

这小丫头火气可真是够大的啊!

这就要灭掉冰家去了吗?

冰家,身为十大家族之一,虽然排行最末,但在流云大陆上存在时间也不短了,可谓叶大根深,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灭掉的啊!相反,一个弄不好,冰娆等人说不定还会惹得冰家凶猛反扑,到时,谁胜谁负还真就说不好了。

而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情也都颇为复杂,做为新兴势力,他们是很看好冰娆的,可偏偏冰家身为老牌势力,同样不可小觑,如此,他们反倒估计不出谁胜谁负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四大总会采取了观望的态度。

同时,在器师总会,两名副会长却将某位长老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你怎么不看着点冰菊?冰娆也是她能惹的吗?现在好了,冰娆带着兽兽大军去灭冰家了,你们满意了?一群蠢货!就这智商还想要控制冰娆兄妹?”其中一位副会长骂得口沫横飞,气得脸都涨红了。

某长老则低垂着头不敢吱声,他也实在没想到,因为冰菊几句话就把冰娆给惹恼了。那小丫头平时看着挺好说话的啊!咋一面对冰家人脾气就如此火爆呢?

接着,又轮到另一副会长骂:“现在另外三大总会都在千方百设和冰娆等人搞好关系,你们可倒好,把人得罪的都要去灭掉整个一个家族了,你们、你们真是气死我了!就这么迫不急待的想去送死吗?十万兽兽大军啊!十个冰家也受不了啊!”

某长老头垂的更低了,心里更是郁闷到极点,呜呜…他一时大意了啊!

原想着,冰菊拿到了器师比赛的冠军,就对她管得松了点,可没想到,一时照看不到就给自己惹出事来了,唉!这都是命啊!

在器总会高层郁闷的同时,冰娆等人也已经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冰城。

带着黑压压的兽兽大军飘浮在冰城半空,冰娆兄妹可谓百感交集。

想当年,他们兄妹离开之时,冰家家主曾说过,以后冰家的地盘他们不许出现,现在,他们不但来了,还是来抢地盘的!

冰家吗?

既然他们也姓冰,想必也有资格拥有冰家吧?

随后,冰娆轻瞥了眼众兽兽,此时此刻,兽兽们都显得十分兴奋,不停的扯开嗓子开嚎,而各种兽吼,已经吓得守城侍卫小脸煞白、双腿发软,站都站不住了。

这、这些灵兽是准备攻城吗?

呜呜…好可怕啊!

守城侍卫已经认出了冰娆,但他们也算清楚冰娆、冰溪的情况,觉得这兄妹两人带着兽兽大军气势汹汹的赶到冰城,应该不是来跟冰家人叙旧的!

既然不是叙旧,那就只能是来打架的了!

侍卫们想到这儿,很想去提醒族人,冰娆等人来犯了。

可这腿软的跟面条一般,动都动不了。

这时,冰娆又淡笑着道:“朋友们,还是老规矩,只伤人不伤建筑!”

“嗷嗷!伤人不伤建筑!”兽兽们嘶吼着,表示明白!

对于这事,它们轻车熟路,早就有经验了!

似兽相识的吼声,突然在大长老脑中回荡,然后,他忍不住想给冰娆跪了。

冰娆,绝对是会过日子之人的典范啊!

伤人可以,因为人不是她的。

伤建筑不可以,因为建筑以后有可能归她所有,对吧?是这意思吧?

可没等沧云大长老想明白,冰娆已经命飞行灵兽载着他们飞进了冰城。

数量庞大的兽兽们一进冰城,便立即将冰城的天空给遮挡的严严实实,原本睛朗的天空,也变得不见天日。

霎时,冰城的人慌了。

这个时候,冰家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出了院子一瞧,差点没吓尿了。

“冰、冰娆,你要干什么?”认识冰娆的冰家人,见冰娆来者不善,不禁哆嗦着问道。

“我来接收冰家,至于你们,我不需要!”冰娆冷声道,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全都得死!

冰家人,她真心一个都不愿意见到!实在是太惹人厌了!她也不想以后在出个冰菊这样随便乱认亲戚的,那样非把她烦死不可!

冰家人听完冰娆不带丝毫感情的话,心里全都咯噔一下,这、这是怎么了?谁惹到这个女煞星了啊?

“冰娆,你冷静些,不要乱来!家族已经意识到了以前对你们兄妹的不公,因此愿意重新接纳你们兄妹,所以,有什么话都好说,有任何要求你也随便提。”冰家大长老见事情不妙,只能站出来劝道。

“你们想重新接纳我们兄妹,我们兄妹就得感激涕零?”闻言,冰娆嗤笑道。

“呃!一笔写不出两个冰字,咱们始终是一家人!”冰家大长老有些尴尬道,这小丫头一看就不是个听劝的,可不劝又不行啊!此时,他已经在心里将惹恼了冰娆的混蛋骂了个半死,究竟是谁惹到这个煞星了啊!

“一家人?你们问过我和哥哥,愿意和你们成为一家人吗?”冰娆嗤之以鼻道。

“冰娆,前任家主已经死了,无论以前你们有任何恩怨,都算过去了好不好?以后,等你们兄妹回归冰家,冰家愿意给你们两人长老的位置,你看如何?”冰家大长老好言好语道。

“没兴趣,我要当家主!”冰娆狠厉道。

“当家主?这…”冰家大长老有些为难了,自从前任家主,也就是把冰娆得罪狠了的那位死翘翘后,冰家就重新选了一位家主出来,可这位,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屁股都还没坐热呢!难道就要让位给冰娆了?

这事就算他同意,其他长老也不会同意啊!

更主要的是,新任家主怎么可能会愿意把家主位置让出来?再者,冰娆怎么看也不向是一心为冰家的人,让这样的人当家主,早晚有一天得把冰家给玩坏了,因此,无论从哪方面考虑,冰娆都不是家主最好的人选!

不受家族控制的人,怎么能成为一家之主?

见冰家大长老之前一副万事好商量的模样,在她说出要当家主后就开始纠结犹豫,冰娆冷冷一笑:“不想给也没关系,我自己抢!”

“嘿嘿!娆儿美妞,我把这所谓的家主带来了!”突然,紫冥的声音响起,冰家众人吓得连忙回头,然后就看到了令他们颇为震撼的一幕。

他们冰家的家主,此刻满身鲜血的被一只红色大螃蟹拎着,已经奄奄一息了。

而且,新任冰家家主只有身上伤痕累累,脸上却完好无损。

兽兽们揍他的时候,特意没有打脸,为的就是让冰家人可以轻易认出这位屁股都还没坐热乎的家主。

冰家大长老心惊肉跳的看了眼冰家家主,然后又急切的对冰娆道:“冰娆,快让你的兽放下家主,他并没有参与前任家主的事啊!”

“没参与?你敢说,小时候冰家家主那般对我和哥哥,你们冰家没有人知道?或许是没参与吧!但是却也放任了,所以,你们冰家人无论有任何下场,都不委屈!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就是你们还债的时候了!”冰娆似笑非笑道。

“别、别,冷静!冰娆,你千万要冷静,别冲动啊!这个世界,是离不开家族支持的,就算你当了家主,身边也不能没有族人支持,你说是吧?”冰家大长老瞧着冰娆异常认真,不禁有些慌了神。

这么多兽兽若是一起攻击,就算十个冰家也得被轰成灰,所以,他是真心害怕了。

“如果我说不是呢?这么多年,没有你们,我和哥哥不一样过得很好?所以,有没有你们真心无所谓,你们也别把自己看得太过重要了!在我眼中,你们一文不值!”冰娆淡笑着,不带丝毫感情的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