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七章 帮我看着点火!

“那你说的时候,不能背着点我家娃?”冰娆火大道,她家娃还小,这不是教坏小孩子吗?

包子很无言,其实,他想说的是,你家的娃向来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所以,他实在是防不住啊!

这时,冰娆又将目光转到大长老身上,叹气道:“大长老,你老人家也一把年纪了,能不能不要总拿自己的房中事出来和别人讨论啊?我家孩子还小呢?你这样做,会给它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知道吗?”

沧云大长老闻言,张了张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去!是他拿房中事来和别人讨论的吗?是那死包子成天说让他回家生孩子好不?大长老心里这个委屈,不知道他这算不算躺枪?你们吵架,能不能不要波及无辜啊?

早知如此,自己就不应该和他们坐在一起啊!

沧云大长老悔的肠子都青了!

看了眼不远处的贵宾席,他犹豫着自己要不要换个地方坐呢?

可陛下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他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想要换座位,呜呜…

见大长老不吱声,冰娆故意傲娇的哼了声,心里则忍不住暗笑,这家伙,八成是气到了吧?活该,谁让他喜欢帮着沧云老皇帝的?想当初,自己就想收拾他了,只是一直没机会而已。

给了大长老一个小小教训后,冰娆就抱着冰魄和染儿,回家睡觉去了。

见冰娆真的走,沧云大长老真心醉了。

话说,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参赛者,人家在比赛,你不看下对手的虚实,只想着回去睡觉,这样真的好吗?特别是看到自家陛下居然也想跟着回去时,大长老真是无言。

他家陛下,没救了!

真的!彻底的没救了!

哪有黏媳妇黏成这样的?

难道一会儿看不到,媳妇就能跟人跑了怎么滴?

冰娆当然不会跟人跑,但是沧陌染却真心困了!

可以说,这三天来,不知道媳妇啥情况,他是吃不好、睡不好,现在媳妇出来了,他放心了,困意也就上来了。恰好媳妇又要回去睡觉,所以,他就也想回去眯会儿,哪曾想居然让大长老误会了啊!不过,误会就误会吧!他才懒得解释!

但冰溪却不愿意看到妹妹和沧陌染单独回去,所以,他也要回家去!

听见一个个的都要走,沧云大长老有些风中凌乱,今天不是来观战的吗?这都急着离开回去睡回笼觉算怎么回事啊?

可惜,沧云大长老人单势孤,根本阻止不了任何人!

柳妖精见边上的沧云大长老急得上窜下跳,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老家伙还是不淡定啊!这点上,对方必须得跟她和钟伯学啊!因为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都十分淡定!

这也才会像是娆儿做出来的事嘛!

“大长老,淡定,不过是回去睡一会儿而已,天塌不下来!”最后,柳妖精被沧云大长老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弄得忍无可忍了,并淡定自若安抚了句。

“柳副会长,难道你都不阻止他们胡闹吗?”沧云大长老小心问道。

“你说他们回去睡觉是胡闹?难道你都不用睡觉的?有本事,从今天开始你别睡,不然我会鄙视你的!”见沧云大长老说自家孙女,柳妖精不乐意了!

这老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她家孩子,也是你一个外人能说的?

“……”听柳妖精说完,沧云大长老又被刺激的一愣一愣的,有这样惯孩子的吗?冰娆,就是被他们给宠坏的吧?是吧?是吧?

沧云大长老不敢吱声了,因为钟伯那不善的眸光,也阴恻恻的朝他扫了过来,呜呜…一个个的都欺负人哇!

你们欺负老实人,没有好下场!

沧云大长老内心腹腓不停,但面上却还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柳妖精道:“柳副会长,我错了,你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

“哼!知道就好,别跟你家那老妖婆似的,就看别人不顺眼!”柳妖精也傲娇道。

他家老妖婆?谁啊?

沧云大长老脸上尽是问号,他真心不知道柳妖精说的是谁!

看出他的想法,钟伯轻咳了几嗓子:“就是沧云大长公主!”

“……”沧云大长老默了,大长公主和他算是堂兄妹关系,两人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不过,他也知道大长公主那人有些虚荣,说话也尖酸刻薄,但他没想到的是,柳妖精对他家那位堂妹的厌恶都已经不加掩饰了吗?

“怎么,想替自己堂妹抱不平?”瞧着大长老傻愣愣的,柳妖精嗤笑道。

大长老委屈的恨不得摔桌子了,丫的!不发表意见难道也有错吗?他只是不想参与而已啊!为何非得逼他表态呢?

当然,跟柳妖精对着干,大长老肯定是不敢!

因为,冰娆家的这些兽,他一只都惹不起,更何况,他家陛下又是个胳膊肘儿往外拐的,到时肯定不会站到他这边…

诸多不利于自己的因素,使得沧云大长老很快做出了投诚的决定,并讨好笑道:“哪能呢!我可是帮理不帮亲!”

“哈哈!这话太好笑了,死鬼,你信吗?”柳妖精大笑,然后看着钟伯问。

“不信!沧云就没有这样的人!现如今,大长老是害怕遭到咱家这些兽的围攻才不敢说实话的,但他心里肯定不是这样想的,唉!在沧云住了几十年,他们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们拉的什么屎,可见我有多了解他们!”钟伯一脸鄙视道。

他的话,说的大长老满脸通红,并且格外无语。

话说钟伯,把话说得如此明白,这样可以吗?

还知道他们拉的什么屎?请问,他现在想拉什么样的?

“你还别就不服气!难道我不了解你们?”见大长老貌似有些不服,钟伯扭头看着他问道。

大长老只能叹气,并表示:“你确实很了解我们!”

“当然,我连你一天滚几回床单可都清楚,还有喜欢用什么姿势滚,这些全都瞒不过我啊!”钟伯坏笑着故意道。

“……”我去,你这老流氓!

沧云大长老气得脸成了猪肝色,并怒瞪着钟伯,钟伯则一脸无辜道:“我也不想知道这些,可你知道,咱家里那些小密探每天都事无俱细的汇报你们各家的事情,我想装着不知道都不行啊!”

定了定心神,稍微冷静下后,沧云大长老哀求道:“能放过我吗?让那些小老鼠离开我家好不?”

“不好!就是得收集你们的糗事当证据,万一哪天你们对我孙女不好,或者欺负我孙女,我就把这些事情抖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所以,谁也不能阻止我!”钟伯略带得意道。

听钟伯这样说完,沧云大长老真想给他跪了,你家孙女身边那么多兽,谁敢欺负她啊?那不是找死吗?

而且,看现在这形势,难道被欺负的人不是他们吗?

沧云大长老真心觉得,他们才是被欺负的可怜人哇!

“咦!娆儿呢?”就在大长老暗自垂泪,孤芳自赏时,突然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然后,大长老就看到齐暄朝着他们方向走来。

看到齐暄,沧云大长老仿佛见到了救命恩人,当即热泪盈眶并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齐暄接收到大长老的眸光,顿时浑身一哆嗦,这老货在搞什么?干嘛看着他哭啊?

不过,他可不是来找沧云大长老的,没看到冰娆,齐暄真是好奇极了。

沧云大长老则抢着道:“娆儿回去睡觉了!”

“……”轮到齐暄愣神了,这个时候回去睡觉,倒确实像冰娆那小丫头的风格!

“哦!那等快轮到她的时候,记得派只兽回去提醒她吧!可别耽误了比赛!”随后,齐暄表示理解的道。

大长老听完依然在发愣,这就完了?难道齐暄大师就不讨伐下冰娆肆意妄为的睡觉行为?就这样轻飘飘的揭过了?一会儿轮到她时,还让人去叫?

我去!这待遇是不是太高了点?

见鬼般的看着齐暄,大长老觉得肯定是今天他睁眼的方式不对,他需不需要回家去重新醒来啊?不然这些人怎么都如此纵容冰娆的行为呢?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觉得冰娆行为很过份?

大长老突然觉得,活了这么多年,冰娆一次次的刷新他的三观,让他觉得自己有些不会做人了!这是因为他老了吗?跟不上形式了?

大长老有些自怨自艾了,可惜,却没有人理会他,齐暄、钟伯以及柳妖精三人,全都无视了他闲聊起来。

瞬间,大长老就被孤立了!这样的事实,简直令大长老伤心欲绝。

数小时之后,总算快要轮到冰娆上场了。

不想在被当成布景板的沧云大长老,当即自告奋勇的要回家告知冰娆,见他如此积极,柳妖精等人也没阻止。

可当大长老走后,他们却全都笑了。

他们知道,这老头早就坐不住了!

等大长老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恰好看到冰娆、沧陌染以及冰溪掐着点的准备离开了。

“咦!大长老也回来睡觉了?这就对了!”没等大长老开口,冰娆就笑眯眯道。

“我是回来叫你的!”大长老有些黑线道。

“这样啊!那谢谢大长老了,有机会,再送你几个美人当小妾!”冰娆认真保证着。

“我不要!”大长老火大吼着,老脸气得涨红。

“是不要美人,还是不要小妾?”冰娆好奇的问道。

“这有区别吗?都不要!”大长老继续扯着嗓子吼道。

“我明白了!”冰娆点点头。

大长老脸上却尽是迷茫,并问:“你明白什么了?”

“你不想要美人,也不要小妾,那就是喜欢长得丑的,想娶平妻啊!对吧?”冰娆坏笑着道。

“对个屁!”大长老真正火了,可恶的小丫头居然曲解他的话!这若是传出去,他还怎么做人啊!

“大长老居然骂脏话?”冰娆对此表示很惊奇。

“……”这是重点吗?是吗?

“大长老,火气别这么大,你这样子只会让我以为你某方面欲求不满呢!”冰娆笑眯眯道。

“……”大长老表示自己很忧桑,他不吱声了好伐?

“走吧!去赛场!”见大长老没电了,冰娆才道。

一路跟在冰娆三人身后,大长老的心情起伏不定,一会儿郁闷,一会纠结,怎么都美丽不起来。

回了赛场,知道下一个就是冰娆了,大长老才算松了一口气。

今天呀,他就是来被涮滴!

不过,等轮到冰娆上场,有些欠虐的大长老,还是忍不住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之前丹师的最好成绩,据说是辨认出五百种药材,而青云榜上的药材辨认,里面会有许多相近似的药材,因而,是绝对考验眼力和经验的!

也不知道冰娆能认出几种啊?

对此,大长老真心担心。

可以说,在家里的时候,他就没见冰娆碰过药材!

唉!可别一种都认不出啊!

带着忐忑,大长老目光便没有在离开过不远处的高台。

这个时候,冰娆已经站在了擂台上。

因为之前灵师之战的一举成名,很多人都认识冰娆了,因而她刚一上场,便有粉丝在疯狂喊着她的名字,但这些粉丝自然比不上兽兽群体庞大,因而他们的叫喊声很快就被兽兽们的声音盖了过去!

一时间,赛场响起了各种兽的嚎叫,整个赛场也被打造成了森林般的感觉,见状,丹师总会的人都有些头疼了。可惜,没有人敢去阻止兽兽们的欢呼雀跃,不然,被咬怎么办?

过了好一会儿,兽兽们才在冰娆的示意下安静下来。

然后,冰娆美眸便朝着不远处桌子上堆在一起的药材望去。

当看到诸多药材,乱七八糟的被混着堆放在一起,冰娆真心有些醉了。

就算你们想给丹师们制造难度,也不用如此对待这些药材吧?这事若是让星儿知道,它非心疼死不可!要知道,星儿对药材可是很亲滴!

想着,冰娆缓缓走近了桌子。

等裁判开始记时,冰娆便手脚利落的开始区分药材。

桌上的药材足有上千种,而十分钟时间又相当短,冰娆也不敢耽误,手稍微顺了点之后,她便开始一心多用,同时挑四、五种药材出来,并把它们放到独属于自己的小木盒中。

台上的裁判看着冰娆这速度,简直傻眼。

贵宾席上丹师总会的人,眼见冰娆几乎看都没看就把药材往盒子里放,都担心到不行,这样行吗?不会是胡乱拿的吧?

而且,越往后他们越傻眼。

等手更顺了之后,冰娆便直接抓起一把药材,看都不看并用灵力将药材抛入规定的盒子里。

这…

丹师总会的丹师们见状,都有些不淡定了!

胡闹!这是在胡闹吗?

哪有人这样辨认药材的?

要知道,上千种药材里,可至少有好几百种是外表非常近似的,如此,也不需要好好辨认一番?

冰娆如此表现,也让众参赛丹师们认定,这家伙肯定是个新手!

等十分钟时间结束,桌子上散放的药材,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在记时的裁判看来,冰娆收拾东西的手法很利落!至于药材辨认,他就不敢恭维了!但没准能蒙对几种呢!

给了冰娆一个安抚的眼神,裁判目送着冰娆下了擂台,然后,又将冰娆分好的药材送到了评委席。

这边,冰娆一派轻松的刚回了万煌学院观战区,担心的额上冒冷汗的沧云大长老,便立即上前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把握蒙对几种啊?”

“蒙?”冰娆黑线,难道自己刚刚的行为,在外人眼中就是蒙?

“嗯嗯,能蒙对几种?”沧云大长老眼巴巴的问道。

“大长老,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辨认,绝对没有蒙!”冰娆无奈道,这老头就对她如此没有信心吗?

可大长老摆明了不信,并安慰道:“没关系,重在参与嘛!尽力就好!”

冰娆无话可说了,并郁闷的直接坐下。

另一边,看到裁判拿过来的药材后,整个评委席都震惊了,因为冰娆挑选出来的药材,准确率高达百分之百,不仅如此,上千种药材她还全都挑选出来了!

这、这可能吗?

这还是人吗?

要知道,短短十分钟的时间辨认上千种药材,在场的评委都自信没有那个能耐,可冰娆却做到了,这如何不令人震惊?

很快,这一成绩也汇报到了贵宾席。

丹师总会的两名副会长闻言,整个人全都呆怔住了。

想他们当年,十分钟时间也不过辨认出六百种药材,可冰娆,却是将药材全都辨认出来了!

我的天呐!这样的成绩简直能吓死人啊!

有些复杂的看着满脸兴奋的齐暄,两人不得不承认,这老头比他们眼光好啊!

冰娆,确实非池中之物!

可也正因为冰娆太过优秀,会不会将那些丹师们都打击的从此一厥不振啊?

丹师总会的两位大佬有些担心起来,如果冰娆的出现没有对丹师们起到督促的作用,反而弄巧成拙了,可怎么办?

短短瞬间,两位副会长纠结的肠子都要打结了,但显然,让冰娆这个时候退出更不现实,如此,还有可能惹恼了冰娆,唉!算了,听天由命吧!

同时,冰娆的耀眼,也让丹师总会的两名副会长决定,成绩暂时不宣布,等三轮过后一起宣布吧!不然,某些心灵脆弱的丹师,指不定都无法完成后面的比赛了。

第一轮结束之后,第二轮马上开始了。

近百丹师同时上台炼制初级丹药,宁神丹!

宁神丹虽然只是初级丹师,但却有提神醒脑的做用,因而平日里十分受到灵师们的欢迎,这种丹药也相当畅销,属于需求量很大的一种初级丹药。

也正因为宁神丹属热门丹药,因此丹师总会才将这丹药作为考核丹药。

按丹师总会的想法,这样一种经常炼制的丹药若是都炼制不好,干脆在回家多练习几年吧!短时间内就不要出来晃了,因为没有谁会放心把自己的药材交由宁神丹都炼制不好的丹师来炼制!

当然,参加切磋的丹师们也清楚,丹师总会是想考查他们的基础,因此知道自己要炼制的是宁神丹后,丹师们便都开始挑选丹师总会为他们准备的药材去了。

宁神丹的主料为宁神花,这是一种只生长在悬崖边的草药,虽然采集时有些难度,但宁神花数量庞大,又极好养活,因此,大多丹师炼制宁神丹的宁神花,都是自己种植出来的。

丹师总会提供的宁神花,有丹师总会自己种植的,也有野生的,而且品质差参不齐,就看丹师们自己如何选了!

一般来说,药材品质越高,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当然也会越好,所以,对于好品质的宁神花,丹师们都想要!但偏偏丹师总会准备的上好品质宁神花数量极少,因而谁能抢到只能是运气了!

眼见丹师们为了一份好的宁神花差点大打出手,冰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草药品质固然重要,但如果后期提纯的时候能够将杂质去除干净,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同样会很完美,可如果草药品质极佳,但提纯度却太低,炼制出来的丹药却只能算二流,可惜,这些关联眼前这些丹师显然都不懂,他们太看重药材品质了!

等丹师们拿完了炼制宁神花的药材,桌上便只剩下一份药材了,那自然是为冰娆留的。

不用看冰娆也知道,那药材的品质有多差!

裁判将那份药材交到动都没动的冰娆手上,还安慰了句:“尽力就好!”

冰娆黑线了,她看上去像是在忧愁吗?

好吧!为了配合裁判的好意,冰娆决定还是表现的幽怨一些为好,毕竟,不能白让裁判替自己担心啊!

“尽力就好,压力不用太多!”见冰娆露出了难过的表情,裁判又忍不住安慰了句,才离开。

冰娆无奈的目送着裁判背影,然后开始炼制丹药。

为了公平,第二轮切磋的药材还有丹炉,都是由丹师总会提供的,因而,想在丹药品质上分出高下,只能看丹师们的炼制手法了。

点火,投放药材,提纯…冰娆一系列动作都有条不紊,等到出丹时,她的丹炉之中更是飘出一股异香,这个时候冰娆知道,宁神丹她已经完成了。

虽然冰娆是最后一个开始炼制的丹师,但她却是第一个完成宁神丹炼制的!而且,她只用了不到两分钟。

台上的丹师见她速度这么快,都有些怀疑她能炼制好宁神丹吗?

不过,想到冰娆拿到的宁神花质量最差,他们便忍不住暗想,难道冰娆炼制失败了?

可那醉人的香味又怎么解释?

他们乍一闻到,都瞬间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

当然,冰娆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将炼制好的丹药交给裁判,并用特制玉盒装好后,冰娆便转身离开了。

裁判将冰娆炼制的宁神丹送到评委席后,评委们便迫不急待的想要一睹其芳容!不过,按照规则,只有等所有丹师都炼制完丹药,他们才会一起评判,这也是为了禁止某些评委在评判中带有私人感情,以至于对其他参赛者不公。

可面前放在眼前的玉盒,他们却只能用看的,这种感觉真心不好受啊!

这个时候,丹师总会的两名副会长和齐暄一起过来了,他们也是来看冰娆炼制出来的宁神丹的。

有了这三位大佬的首肯,评委们当即雀跃了!

一名评委小心翼翼的打开玉盒,看到里面晶莹剔透的丹药后,那名评委顿时大吃一惊!

这是宁神丹?

为嘛和他见过的不一样啊?

一般的宁神丹,虽然也是白色,但却是奶白色的,可眼前的宁神丹,却有如透明水晶般,从里到外全都晶莹剔透的漂亮到不行!如果这真是丹药,谁舍得吃啊?

见这名评委面露异色,其他评委、丹师总会的两名副会长以及齐暄都倍感诧异,这是怎么了?难道丹药炼坏了?

“咋了?小丫头十多年没炼制过丹药了,所以,你们不要对她要求太高了!”见状,齐暄忍不住道。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丹药!”某评委诧异的看了眼齐暄,才道。

说完,他将玉盒面向众评委及丹师总会的三位大佬!

“咦?”

“呀!怎么会这样?”

各种震惊、不敢置信的惊呼声接连响起,一瞬间,他们全都愣住了。

特别是齐暄,小丫头炼制出来的宁神丹咋这么漂亮啊?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一枚透明的水晶珠子?

要知道,冰娆十年前炼制出来的丹药,可不是透明的!

面对这样的事实,哪怕自认见多识广的丹师总会两名副会长,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们内心深处的震惊了!

小心的拿起丹药仔细辨认,丹师总会的田副会长当即更加震惊:“好惊纯的宁神丹!里面居然还有许多灵气!”

说完,他直接将手里拿的那枚宁神丹塞进嘴里。

其他人见状,连忙阻止,这么漂亮的丹药,这老家伙怎么敢吃啊!

可那水晶珠子般的宁神丹入口即化,他们想抢夺已经来不及了!

田副会长吃掉一枚宁神丹药,连连称赞:“好!好!好!真是太好了!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宁神丹!”

说话的同时,田副会长还满意的摇头晃脑!

齐暄等人见他如此,都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好在冰娆炼制出来的宁神丹并非只有一枚,因而齐暄也手疾眼快的抢了一枚,并飞快的装进自己拿出的小玉瓶,塞进了他的储物戒指中。

这算是他的私货了,谁都休想抢走!

“齐老头,你过份了啊!”另一副会长一脸不满道,拿东西咋也不叫上他呢?想着,他干将整个盒子都给抢走了!

“副会长!”这下子,众评委们不干了!

霎时,评委们不顾形象的跟那名副会长争夺起来,这个时候,副会长啥的都成浮云了,他们心里想着的只是不能让副会长独占了宁神丹!

看着这些半大老头为了宁神丹不顾形象的扭打在一起,不远处的裁判真心要跪了,话说,只是一些宁神丹,你们至于吗?而且,那是参赛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你们现在就给私吞了,这样真的好吗?

你们这样的行为,有考虑过参赛者的感受吗?

当然,冰娆是不知道丹师总会的那些老头已经因为自己炼制的宁神丹抢疯了!

更主要的是,就算她知道也没有办法啊!

不久,台上的丹师们也纷纷完成了宁神丹的炼制。

第三轮的比赛,则是自选丹药及药材,当然,炼成的丹药所有权也归参赛丹师本人所有,但丹师总会却拥有优先购买权!

因着冰娆之前丹药的与众不同,第三轮比赛刚一开始,她便吸引了所有丹师总会高层及评委们的注意。

大家都想知道,冰娆在这轮打算炼制什么类型的丹药。

看到冰娆拿出一样样天材地宝时,围观的丹师总会众人都有些风中凌乱了。

我去!这是要炼制什么极品丹药啊?

要知道,冰娆所拿出来的每一样药材,单独使用都可以做为某些丹药的主料了,可现在,冰娆这是打算将这些药材混到一起炼制?

这行吗?

会不会因为灵气太过浓郁而爆炉啊?

当看到冰娆最后又拿出一个黑漆漆的丹炉后,丹师总会的人更惊讶了。

这丹炉看上去又黑又旧,好像不知道多久没被使用过了,确定能用来炼制丹药吗?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冰娆井然有序的将药材一样样的投入丹炉之中。

我去!这是要干嘛?

还没点火好吗?

炼制丹药的正常程序,必须先将丹炉点燃并预热,这一流程冰娆也是知道的!可现在,咋还没点火,就直接上药材了?

可以说,看到这一幕的丹师都被弄糊涂了。

特别是看到冰娆在将药材全部塞进丹炉,然后在慢悠悠的点火后,他们更是被弄得一愣一愣的。

难道说,这是想小火慢炖?

好奇的看了会儿,众人全都有些醉了。

还真是小火慢炖啊?而且,冰娆居然还往丹炉里添了点水!

这、这…

丹师们还是头一次听说,炼丹要加水的!这是炼丹吗?是吗?

只顾傻愣愣的看着冰娆动作,以至于不少丹师都差点忘了炼制自己的丹药,直到裁判提醒,已经半小时了,他们才猛的反应过来!并开始炼制自己的丹药!

而冰娆,对于自己制造的骚乱却丝毫不以为然,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冰娆便笑眯眯的看着裁判道:“帮我看着点火啊!我先睡会,麻烦提前半小时叫我下!”

“……”裁判闻言很想给冰娆跪了,丹药切磋的时候你睡觉也就罢了,还让他帮着看火?另外,他堂堂裁判居然还多了一个新功能,那就是闹钟!

冰娆小盆友,你这样任性,你家人知道吗?

抬头往沧陌染等人方向瞥了眼,裁判悲伤的发现,他们都十分淡定!

与此同时,冰娆则已经拿出一张躺椅,闭上眼睛睡了!

在她刚闭上眼睛不久,一黑一白两只可爱到暴的小狐狸还跑上台来,窝进冰娆怀里给她充当温暖又柔软的抱枕!

啧啧!这待遇啊!

裁判看得直眼热,但两只小狐狸显然不是好接近的,他刚一瞄,两个小家伙就立即朝着龇牙瞪眼,害得他只能老实原地呆着。

观战区的沧陌染见状,心里真是羡慕嫉妒恨,话说,他也想上台去陪着媳妇,怎么破?

“陛下,娆儿她…”这时,边上坐着的沧云大长老,看着沧陌染欲言又止。

事实上,他想说,冰娆这样做真的好吗?

之前回家睡也就罢了,现在倒好,还在台上睡了。

这、这可是在炼丹啊!

难道她就不怕丹药糊了?

冰娆当然不怕,因为她用的是传说中失传已久的灵水炼丹法!这种方法,正是为她这种懒人设计的,绝对糊不了!

另外,灵水炼丹法还不会耽误丹师去做些其他事情,只是这种炼丹法非常特殊,要求掌握这种炼制方法的丹师,必须拥有足够多的灵气,因为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灵水炼丹法需要足够的灵气支撑,否则,炼丹必定失败!

但如果丹师自身灵气足够,用这种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比普通炼丹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在质量上绝对要高上一个等级!可这种方法却太费灵气,所以即便是冰娆,都不愿意轻易使用灵水炼丹法!

也就是这次她想把这些丹师先给弄糊涂了,然后在震慑住他们,才会想到用灵水炼丹法,至于要睡觉,还真不是她任性的表现,只是消耗了太多灵气,她需要补充啊!

睡觉,正是冰娆补充灵气最好的手段,从这点上来说,她的修炼到是和兽兽们有异曲同工之效。

第三轮比赛时限三小时,在两个半小时的时候,肩负着闹钟职责的裁判,就打算将冰娆给叫醒了。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冰娆缓缓睁开眼睛,笑着看了眼裁判道:“谢了!”

“不客气!”裁判额上滴汗并连忙道。

看着时间还剩半小时,裁判忍不住提醒:“冰娆小姐,你得加快速度了,只有半个小时了!”

“嗯,我很快就好!”冰娆见裁判有些替自己捉急,只能保证道。

然后,冰娆将炉火转大,并迅速将水收干,这个时候,炉中的药材也都融化的差不多了,紧接着,就轮到了提纯!

用灵水炼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纯度本身已经很高了,因而提纯也就变得相对简单,待提纯过后,就是成丹了!

冰娆这一系列动作,十分钟不到,丹炉中便有诱人的香味徐徐飘出,裁判知道,这是丹成了!

顺便,裁判又忍不住在心里总结了下冰娆的炼丹过程。

前两个半小时,只用了两分钟投放药材,然后就在睡觉,醒了后,从将炉中的水烘干到成丹,不到十分钟,可以说,冰娆有效的炼丹时间,只有十来分钟…

成丹后,看台上的兽兽们也都沸腾了!

各种兽吼,又开始接连不断的在赛场中央响起,并且,在也没有人能阻止!

众人也都有些搞不清楚,这些兽兽突然疯狂个什么劲啊?这是受啥刺激了?

好在此时此刻,所有的丹师都完成了炼制,不然被它们那样一打扰,非得前功尽弃不可!

盛装丹药时,冰娆拿出了一个木制小瓶子!而且,她装丹药时速度极快,就连离她最近的裁判都没看到冰娆是如何动作的。

装好丹药,冰娆才将小木瓶里的丹药分出来一粒,装进另一只更小的木制小瓶里,并递给裁判交任务。

裁判秒懂,看样子冰娆的成丹,又是炼制了不仅一枚啊!

目送着冰娆飘然离去的背影,裁判将冰娆炼制出来的丹药,送到了评委席。

丹师总会的几位大佬,这个时候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看到裁判只拿来一枚丹药,他们当时就把老脸给耷拉了下来,但裁判也没办法啊!冰娆就只给了他这一个!

很快,齐暄就将小木瓶里的丹药取了出来。

刹那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圆!

这是什么丹药?怎么这么漂亮夺目啊?

同样的疑惑,再次出现在丹师总会几位大佬心中。

只见那枚丹药,通体金色,透明状,里面似有液体在缓缓流动,丹药外部,一道流光萦绕在其间,可见,这枚丹药已不仅仅是漂亮两个字能形容的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一枚什么丹药,但那丹药此刻被齐暄拿在手中,因此他也想学着之前某位副会长的方法,将丹药品鉴一番!

察觉到齐暄的意图,丹师总会几位高层顿时大惊失色!

“不要!”

“不要!”

众人齐声大叫。

齐暄却不管不顾,只想往嘴里塞。

突然,一道紫色残影飞快的奔到齐暄面前,一把夺走了那枚漂亮至极的丹药,见状,丹师总会的高层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好在紫冥手快,不然这枚不知名的丹药可就要不保了啊!

“紫冥,还给我!”丹药被夺的齐暄,可怜兮兮的看着紫冥,幽怨道。

“啥都敢往嘴里放,也不怕毒死?”紫冥坏笑道。

------题外话------

可算找到了,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