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四六:信口胡诹的五月

“苓子,你受伤了?你不要命了吗?!难道一定要用自己去赌?值得吗?!”

面对筱雪关切的询问,苏苓含笑摇头,“没大事,就是胳膊上划了一剑!”

苏苓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当筱雪强行掀开她身后的披风,轻轻抬起她的手臂时,眼眶顿时就红了!

那整条手臂,由于被狐裘挡着,所以没人看到她的上臂处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那怎么能说是划了一剑,根本就是砍了一剑还差不多!

筱雪见此就强行拉着苏苓,边走边说,“我们先去把伤口包扎一下!”

言罢,筱雪就明显感觉到苏苓的抗拒!

“等等!”

“你还要干嘛?真不要命了?”

筱雪愤懑的瞪着苏苓,一方面是怪她不够珍惜自己,另一方面也有对自己的怪责!

如果她能够早点发现皇爹的身份,是不是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事!

如果她能够将心思更多的放在朝堂,或许她也能提前发现些许的风吹草动!

闻声,苏苓便含笑的看着筱雪,轻轻摇头后,素白的指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地方!

众人见此,纷纷侧目看去!

登时,才发现它们竟然忘记了玉伯的存在!

虽然他已经被困在了阵法之中,但是难保他不会有打开阵法的一天!

这样的隐患,还是今早除去的好!

而且,虽然月琴歌死了,但是回想曾经,很多的事情可斗是这个老头一手策划的!

所以不得不防!

“交给我吧!”

凰老三轻轻看着苏苓的纤腰,力道轻柔中又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力度!

他虽然很着急苏苓手臂上的伤势,但是他更明白,如果她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就算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

“不必!我,自己来!”

苏苓展眉吐息一瞬,说着就作势想要离开凰老三的怀抱!

然而,她还没走上两步,手腕就被人一把拉住,身形一歪,险些一个趔趄的苏苓,还来不及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整个人就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当她好不容易敛着柳眉看去,就见凰老三冷峻的表情阴沉的犹如黑夜!

彼时,他抱着苏苓,以狂狷不容拒绝的态度,跨步往金銮殿的回廊走去!

见苏苓表情还带着诧异,他朗声开腔,“本王同意你自己动手,但前提是先包扎伤口!否则,免谈!”

凰老三在苏苓面前,一旦以‘本王’自称,就代表着他要么生气,要么在故作冷静!

但很显然,此时此刻他很生气!

一方面是因为苏苓的不爱惜自己!

而另一方面,则是他自己对苏苓的无可奈何!

这个女人,恐怕他这辈子都注定要栽在她的手里!

苏苓淡淡的叹息一声,尤其是看到凰老三刚毅的脸颊已经挂起了阴沉沉的飓风时,她只能抿着唇任由他抱着自己离开人群之中!

原本,她并不觉得自己伤的很重,之所以会有些体力不支,完全是由于之前在阵法内的时候,她天人交战之际,所带给她的疲乏!

苏苓被凰老三狂妄的抱走,而站在原地的众人,则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

天色已经彻底墨黑下来,初冬的深夜也愈发的冷而寒!

另一边,被凰老三抱回到之前的大殿后,苏苓刚刚坐稳,门外的五月就骑着大毛冲了进来!

“娘亲,我来了!”

说来奇怪,在之前苏苓独自一人迎战月琴歌的时候,好像五月在那个时间里,并不在场!

当然,那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专注在阵法中的苏苓身上,自然是忽略了五月这个小不点到底去了哪里!

彼时,苏苓含笑对着五月招手,而后凰老三则亲手解开她身上的狐裘披风!

在大殿烛火的照映下,父女俩这才发现,原来苏苓的整条左臂都已经被鲜血所染红了!

就连她一直隐藏在披风中的指尖,都沾染了干涸的血迹!

此情此景,凰老三的呼吸猛然一窒!

“你就这么对待自己的?”

凰老三口吻带着苛责,但动作却极为小心呵护的卷起苏苓宽大的云袖!

他眼底泛出一层层心疼的涟漪,紧抿的薄唇泄露了他的紧张和难过!

他怎么会不知道,苏苓心里的心魔到底是什么!

从月琴歌所说的话中,谁都能够明白那阵法的精妙之处在哪里!

一个人一旦陷入了自己的心魔之中,若非有强大的内心和自控力,恐怕就真的走不出来了!

如果说第一个百花幻门阵是月琴歌的试探的话,那么第二个心魔阵就分明是想要以此来控制住苏苓!

她的心魔,必是五年前离开时所发生的一切!

苏苓微微勾着菱唇,扭头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随即轻笑,“没什么,小伤而已!还不致死呢!”

“你……”

对于苏苓这般无谓的样子,凰老三心里郁结难舒!

他担心,他忐忑,他故作镇定,却不代表他真的冷静!

天知道,在苏苓陷入阵法中的时候,他在内心深处默默地想,如果她真的因此出了事的话,那么一切后果他会和她一起承担!

她想要自己战,他就成全她!

但她若有意外,他亦陪着她!

感情到了此种地步,已经不存在值得或者不值得!

只有做和如何做!

他如今能做的,就是全力配合苏苓,尽他所有的可能去配合!

眼下,凰老三因苏苓的话而哑然,棱角分明的俊彦如覆了一层二月寒风般的刺骨!

只是,他轻轻擦拭和包扎的动作,依旧是极尽的温柔!

在凰老三抿唇神色不悦的为苏苓轻柔包扎之际,一旁的五月也趴在大毛的身上,在几步之遥的地方托着腮看着他们!

“娘,疼不疼?”

五月的脸蛋上泛出淡淡的心疼之色,虽然她不太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娘亲受伤她心里也好难过!

“不疼!”

苏苓笑着回了一句,随即五月的眸子内就划过一抹涟漪!

她从大毛的身上跳下来,迈着小碎步跑到他们二人身侧,仰着小脸问道:“娘,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啊?”

闻声,苏苓的注意力就被五月所吸引!

她了解五月,如果不是有什么原因的话,她不会突然有此一问的!

苏苓慧黠的眸子一闪,轻轻眯着凤眸,以右手捏了捏五月的脸蛋:“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我该怎么打算?”

果然,知女莫若母呢!

五月暗暗咂舌,随后她余光瞄了一眼凰老三,喘息一下,正想要说什么,但下一瞬又生生给憋了回去!

最终,五月舔了舔唇角,说了一句毫无营养的话,“我就想说,我好想你啊,娘亲!”

五月说着就扑倒苏苓的怀里,像是一只猫咪一样,在她怀里蹭了蹭!

凰老三不傻,他如何看不出苏苓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小家伙,肯定是有什么事不想让他知道的!

他黯然无声的喟叹一瞬,随后将苏苓的伤口以干净的绢纱包扎好后,他倏而缓缓起身,拿着狐裘给苏苓披上后,便不发一言的走了出去!

见此,五月的眸光大亮!

直到凰老三的身影彻底陷入殿外的墨色中,她再三确定后,才爬到苏苓的身边,抱着她的脖子,低声说道,“娘亲,我把那个女人给制服了!就等着你去收拾呢!”

“哪个女人?”

由于五月说的没头没尾,苏苓一时间也有些惊讶!

然而,五月一见苏苓懵圈的样子,不禁蹙眉,小手一掐腰,“就是长得没脸见人的,整日用白纱遮脸的丑女人啊!”

苏苓:“……”

原来说的是她!

如果不是五月的提醒,她可能还真的想不起她来!

但她的宝贝姑娘都为她做了这么好的开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又怎么能再次放虎归山!

“呵,不愧是娘的好闺女!”

苏苓凤眸诡异的闪过异色,随后单手抱住五月,在她柔嫩的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娘,我把她捆在凤府里了!你可别心软啊!那个丑女人,之前她还对欺负过我呢!”

五月信口胡诹,但她说的真真切切的模样,顿时让苏苓俏脸一寒,“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之前我被玉老头骗过来的时候!娘亲,难道你没觉得我的脸蛋都胖了吗?但这不是胖的,这是肿了!她打过我,好疼好疼呢!”

谷兰,躺枪!

题外话: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