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四五:一无二

“不能!”

凰老三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几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沉着,冷静,孤傲,阴测!

同样,完全没想到凰老三会直接了当的拒绝,月流华一时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他虽然长居汴城,但是对于外界四国的大体情况也或多或少的了解!

这一次,月琴歌是真的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尤其是他明白凰老三的离场,身为齐楚国的王爷,定然会誓死维护国之稳定!

说起来,这个便宜爹虽然十恶不赦,但毕竟没有掀起多大的风量,怎么就不能交给他处理呢?!

“盟主,真的不能?”

好不容易回神的月流华,一抬眸就看到凰老三已经快走到苏苓的身畔,他不禁小跑上前,不死心的在他身边又追加了一句!

彼时,凰老三的眸子略带担忧的看了一眼苏苓,旋即他眉宇微凝,斜睨着月流华,但还没开口,就听到苏苓先问道:“月流华,你是想让我失信于天下,还是想陷你爹于不仁不义之中?

这里这么多人,方才打赌的时候,你为何不出面?现在来求情,你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被苏苓反将一军,月流华顿时哑口无言!

怎么就上升到失信于天下还有不仁不义的境地了!

有这么严重?!

他这个便宜爹都已经快死了好不好!

就他这个样子,还能干啥?!

月流华的心性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自然是怎么想都想不通!

苏苓也是以退为进,说完一袭话后,见月流华陷入沉默,她也转开眸子,不想和他做过多的纠缠!

只是她微微轻晃的身影,让凰老三的眉宇蹙的更加紧了几分!

别人被苏苓的恣意傲然所感叹着,但是他却在苏苓破了阵法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然而,为了配合苏苓将一切都解决,凰老三也不得不强忍着心里的烦躁和不悦!

见苏苓的身形几不可察的晃动了一下,他二话不说就上前站在了她的身侧!

这样近距离的贴身而立,果然就让凰老三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不是月琴歌的,而是从苏苓身上传出来的!

那么,刚才在心魔阵法中,到底她都经历了什么?!

而她心底里的心魔,又到底是什么!

这些,凰老三都只能暗自的猜测着,而趁着月流华还没回神,苏苓手中长剑对着月琴歌一指,冷笑,“怎么?堂堂前朝太子,连这点担当都没有?月琴歌,是不是还想等着我出手?”

彼时,对于月琴歌来说,苏苓的话无疑是一种最轻蔑的讽刺!

连他自己都能够感觉到,生命流失的是何等的明显!

可是他对这个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的眷恋,金银财宝,权势地位,珠光宝气,极权一身!

每一样都是他从小就追求的!

他渴望万人敬仰的场面,也渴望左拥右抱的奢靡!

可如今他什么都来不及做,竟然被苏苓彻底给毁了!

“苏苓,本宫不会原谅你的!本宫做鬼都不会原谅你的,你给本宫记住,你今生一定会不得好死,你一定会……”

‘撕拉——’

月琴歌话音未落,苏苓已然手起剑落,从今往后,她不会再给任何人任何翻身的机会!

但凡与她有多争端的人,她也不会再有什么可笑的怜悯之心!

就如同,眼前这个男人,是月流华的父亲一样!

苏苓长剑挥落,一条狰狞可怖的血痕就直接横穿了月琴歌的整个脖颈!

望着月琴歌那双还未扩散的瞳仁,苏苓一字一顿,“我的命,由我来定!月琴歌,不得好死的后果,你先尝一尝吧!”

我的命,由我来定!

猖狂,霸气,狂傲,自负!

可,这就是亲手破了天下间令人闻风丧胆的术法之阵的苏苓亲口所说的话!

而月琴歌,也在苏苓这样狷狂的话语中,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另一旁,当月流华回神之际,眼前就飞起了一道血线!

他幽幽的叹息着,缓步上前,心尖竟然有些踌躇,望了望苏苓,又看了看漠然的凰老三!

在月琴歌残存的最后一丝气息之前,他低声开口,“你……安息吧!”

虽然感觉到一丝愤怒,但是在月流华的心里,更多的是迷茫!

这个莫名出现的男人,以及他口中自己的身世,一切都来的那么仓皇!

让他没有一丝丝的防备!

甚至脸颊上滚烫的痛感,还在提醒着他,这个自称是他亲爹的男人,在不久前还狠狠的掴了他一巴掌!

如果说,他能够在月琴歌的身上感觉到定点的关爱和疼惜,或许他都不会选择默不作声!

可惜,一切只是如果!

月流华缓步上前,凛着的脸颊上,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沉闷!

直到蹲下身子,缓缓伸手遮住月琴歌死不瞑目的双眼时,他再次发问,“现在,能交给我处置不?”

苏苓不语,凰老三不语!

所有人默默无声!

此情此景,月流华喟然一叹,从自己的身上解开披风后,盖在月琴歌的身上,随后他弯身将他抱起,那萧索的身影带着几分落寞!

当他抱着月琴歌的尸体站起来,和凰老三四目相对时,低低的呢喃,“这个男人,我虽不承认他是我爹,但也许这是事实!

你们的做法我不置喙!但……还请卸下我身上的所有包袱!经过了这么久,我欠你的也应该还清了!”

彼时,月流华的脸颊上是难得一见的认真和坚定!

不论如何,他似乎再难以安稳的和这些人并肩而立!

他不恨,只是怪天意弄人!

当他说完这些话之后,便抱着月琴歌一步步沉重的离开!

直到他身影走出了十几米的距离后,凰老三则目光如炬的凭空开腔,“汴城,永远是你的!”

“多……谢!”

听到这一句,月流华的身形一僵,他看了看怀里的月琴歌,唇角泛出一抹苦涩的笑!

他似乎真的不该离开汴城,如果当初选择拒绝的话,那么他还是他!

可如今,他的身份是前朝太子的儿子,又有多少人会对他视如仇敌呢?!

远走的月流华,带走了月琴歌!

忠义两难全,生死难再见!

在那一日之后,这片天地之中,依旧如往昔一样行驶着它的轨迹!

但奇怪的是,前朝废城发生了这等变故,偌大的天下间却从没有任何的流言蜚语!

甚至,没有见过月流华的人,依旧不知道他的存在!

因为,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再次回到了汴城,从此再没有离开一步!

有的人,在错的时间选择了错的方式,而有的人则在对的时间,选择了漠然的离开!

月流华的离去,对其他人来说,虽造不成什么伤痛,但他风华无双的身影,却再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了痕迹!

选择回归汴城,对月流华来说,也许是他今生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否则,他也许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遇见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当月流华离开之后,在仅存的夕阳余晖下,那片已经和白雪融为一体的血迹渐渐变成了一朵枯萎的莲花!

被冷风渐渐吹起的落雪,如同在地面上覆了一层银纱!

血迹被淡淡的遮住,而浑身紧绷的神经倏然放松的苏苓,在所有人都走到她面前,想要对她开口称赞时,苏苓的身子却蓦地一歪,浑身无力的靠在了凰老三的身上!

见此,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斥着担忧和胆颤!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受了伤?!

谁动的手?!

无数个问号在所有人的心里盘旋升腾着,而缓缓吐出浊气的苏苓,却尴尬一笑,看着凰老三阴沉的俊彦,干巴巴的说道:“没事,是小伤!不然,怎么破开阵法!”

话落,筱雪连忙上前,“苓子,你受伤了?你不要命了吗?!难道一定要用自己去赌?值得吗?!”

此时筱雪的质问带着哭腔,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了解苏苓的!

但是直到不久前的那一刻,她一个女子让所有人退后,以单薄的身躯去迎接未知的危险时,筱雪也才终于明白,她就是她,独一无二的苏苓!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