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四四:斗转星移

当苏苓的声音传来,月琴歌满目震惊之际,倏然间就听到了一阵长剑刺破血肉的声音!

何等的清晰,何等的刺耳!

就连月琴歌自己都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瞠目睇着她!

没想到,苏苓竟然趁着自己走神之际,真的逃出了他第二个阵法!

可是,他腹部忽然间涌上的刺痛和浑身乏力的感觉,也让月琴歌缓缓低下头!

当入目的一片血红映入眼帘,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漂亮妖娆的脸颊泛出毫不掩饰的恐惧,瞬也不瞬的看着他那横穿了他整个腹部的长剑!

带血的剑身潺潺滴下鲜血,染红了他脚下了一片洁白!

月琴歌喉结不停的滑动,直到他缓缓抬眸看着苏苓时,才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低沉沙哑,“苏苓……你竟然敢……”

话音未落,他便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

因为那么刺骨的疼痛,几乎抽走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瞪着苏苓,那么深沉的恨意以及遗憾!

可,即便如此,彼时站在他面前的苏苓,菱唇却泛出一抹惊心动魄的冷笑,“月琴歌,现在你是否还怀疑,我到底会不会动手呢?”

苏苓的话,不乏挑衅的嘲讽!

而月琴歌望着这样的苏苓,忽然间感觉自己竟愚蠢的如此彻底!

他怎么会认为苏苓是一般寻常的女子,他怎么能这么低估她的能耐!

但是,不论如何,月琴歌的心里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努力的转眸看向凰老三,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脱口说道,“看来你在她的心里,也不过如此!

方才,她依然陷入了本宫的幻境,唯有杀了你才能破开阵门!哈哈哈!

原来你们两个之间,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相爱!一个能够在愤怒中就对你长剑相向的女人,你还当成宝贝?哈哈哈!”

月琴歌此时想要尽全力的离间苏苓和凰老三的关系!

可接下来,他所听到的话,却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但听,凤眸含笑的苏苓,款款上前两步,拉近了与月琴歌之间的距离后,她缓缓开腔,“月琴歌,以这等拙劣的手段想要挑拨我们的关系,看来我一直是高看你了!”

彼时,月琴歌一方面要忍受着腹部传来的疼痛,一方面还要听着苏苓的冷嘲热讽!

激动之下,也导致他身上的血液倒流,伤口处鲜血涌出的也越来越多!

终于,在苏苓冷笑说完后,他还不待开口,瞬时就感觉到一阵让他难以忍受的疼痛袭上脑海!

尤其是他因失血过多而开始反应迟钝的大脑,已然跟不上苏苓的节奏!

他亲眼看着苏苓握着手中的长剑步步后退,而月琴歌的腹部也赫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少了长剑的阻碍,鲜血愈发肆无忌惮的从伤口处留下!

那喷涌的仿佛一条血柱般,让月琴歌的恐惧越来越深!

他用力捂着伤口,但是乏力的指尖却怎么也挡不住鲜血的肆意奔流!

“苏苓,本宫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一定……一定……”

月琴歌捂着腹部,他白希的手掌也很快就染了一片的猩红!

不多时,远处的筱雪见此便忙不迭的跑了过来,她先是看了看苏苓,随后她睇着月琴歌,道:“皇……你怎么样?”

其实筱雪很想再喊一句‘皇爹’,可是回想起之前他冷漠不屑的态度,话到嘴边还是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她当然知道,事到如今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

就好比当初她有多么期望月琴歌的疼爱,那么如今对他就有多么的失望!

筱雪怔怔的看着月琴歌颤抖的身子,想要上前,却发现步履沉重的无法挪动一步!

如今,旦夕之间她从有爹有娘的太女,不但变成了生父生母不详的孤女,甚至还可能要承受着失去他们的痛苦!

他之前说的没错,母皇的确得了重病,而且还是最令人不齿的花柳病!

她虽然很不愿意将这些事情联想在皇爹的身上,但是似乎能够一手促成这一切的除了他,也就再没有别人!

当月琴歌听到筱雪的声音响在自己的耳畔时,他那张惨白中仍透露着妖娆的脸蛋忽地泛出了不少的希望,他举目看着筱雪,竭力的说道:“雪儿,你是皇爹的孩子!一直都是,你替皇爹杀了她,只要你杀了苏苓,你要的皇爹都会给你!”

月琴歌不想死,一点都不!

然而,此时筱雪眉宇间挂着一抹心寒的冷意,上前轻轻抚着月琴歌时,低声问道:“皇爹,直到现在,难道你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夏筱雪,你放肆!”

月琴歌不停喘息着以平复伤口传来的剧烈疼痛!

他狰狞的眸色睇着筱雪,若非身负重伤,恐怕他一定不会轻饶了筱雪!

可惜,事实如此,尽管月琴歌依旧不肯服输,可筱雪却细声的呢喃,“皇爹,让母皇得病的人,应该也是你吧!”

“夏筱雪,你没资格质问本宫!你若现在杀了苏苓,本宫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你依然还是太女,本宫也……”

“月琴歌,收起你的那一套吧!本太女不稀罕!既然你说我们之间没有半点关系,你认为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本太女说话?”

筱雪倏然间转变的态度,让月琴歌明显一怔!

似乎怎么都无法想象,曾近对他那么言听计从的筱雪,如今竟在眨眼间就能将一切都推翻!

月琴歌此时已经难以站稳身形,他不停的摇晃着,努力的想要保持自己的风度,可就在筱雪冷笑收回搀扶他的手臂时,月琴歌就狼狈的跌倒在雪地中!

此时他一袭白袍染了刺目的红,在他当时出现在众人前令人多么的惊叹,那么这时候的他就只剩下无数人的唏嘘声!

枉他猖狂无畏,自视有阵法傍身就在这里口出狂言,为所欲为!

同样,他的这份猖狂,在眨眼间被苏苓踩在脚下后,所有人狂热的目光瞬间都看向了苏苓!

月琴歌有多么狼狈,那么苏苓就有多么耀眼!

她如雪中冷仙一样傲然立于雪景中,睥睨的姿态,狂傲的霸气,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连凰老三都不得不承认,此时的苏林是极具吸引力的!

不同于她平素的顽劣和张扬,反而是那股子淡漠冷静的沉着,让人心悦诚服!

“月琴歌,你输了!你可还记得,我们之前的赌约?”

苏苓睥睨睇着瘫倒在地上的月琴歌,一袭白色狐裘随风荡漾!

她气势如虹,凤眸冷厉,菱唇轻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傲然!

闻声,月琴歌不停的摇着头,就连他身后的碎发都凌乱的散落在腮边,呢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天下间,从来没有人能破了心魔阵!从来没有!苏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人,你不是……”

承受着被长剑贯穿身体的疼痛,同时还不得不接受自己落败的事实,月琴歌极尽崩溃!

明明上一刻他还是傲岸天地间的前朝太子,怎么会眨眼间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月琴歌,愿赌,服输!”

‘如果你输了,你就自裁于天下!’

在苏苓耐人询问的口吻中,月琴歌的耳边不停的回荡着之前她所说过的话!

自裁于天下?!

这怎么能行!

他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好不容易将生平谨慎的夏绯绵玩弄于鼓掌之中,到头来他怎么会落败在苏苓这个黄毛丫头的手里!

“流——华!”

当月琴歌抬眸看到筱雪那同样冷漠却暗藏悲痛的眼神,他最终转开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月流华!

他的儿子,他如今能依靠的,就只有他了!

远处,正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一切的月流华,蓦地听到月琴歌的呼唤,他下意识的就想要迈步上前!

但一念之间,他又强迫自己停下了脚步!

就那么站在十几米之外的地方,望着已经相当虚弱的月琴歌,他红唇紧抿,眸光挣扎!

不多时,他沉沉的吸了一口气,侧目睇着凰老三,轻声问道,“盟主,能不能将他交给我处置?”

闻声,苏苓蹙眉,而信步前行的凰老三,却对此没有半点商量的口吻,阴凉的说道:“不能!”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