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四三:月琴歌,你认为我会不会下手

虽然这阵法的攻击力是最弱的,可偏偏这阵法胜在能够直击对方的心灵!

让人无法分清现实和幻境,而一旦对方在阵法中被吸引,那么这辈子都无法再走出来了!

该死!

真是该死!

月琴歌的愤怒显而易见,尤其是他眼底带着淡淡的痛心神色,让苏苓觉得有些惊奇!

此时,她已经彻底从阵法中脱离出来!

她挑着柳眉,凤眸精光四溢的睇着月琴歌,带着三分挑衅,七分沉定!

让月琴歌更是愤怒的无法自已!

“苏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本宫的阵法给毁了?!”

闻此,苏苓笑了,原来只要破解阵法,那么就这个阵法就算是毁了!

既然如此,她现在倒是巴不得月琴歌将所有的阵法都用在她的身上,她还就不信了,月琴歌能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阵法!

“原来自诩前朝太子的你,能力也不过如此!

一个由心而生的幻境而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苏苓如此狂妄的言语,远处的月流华默默的低下了头!

他想,他那个便宜爹,一定要气死了!

这个百花幻门阵,他曾经在随身携带的古籍上看到过!

只不过他的能力有限,参透了多年都无法完成百花幻门阵!

而且,难怪便宜爹会那么生气,因为阵法只要被破解之后,就相当于被毁了!

如果想要再重塑同样的阵法,就必须要重新构建!

想来这百花幻门阵,一定是他经年累月累计下的经验,才能将阵法融会贯通!

啧啧啧,估计便宜爹要气死了!

苏苓的狂放和恣意让月琴歌愈发愤怒难平,他陡然间身形一转,再次后退了几步之后,伸手就对着苏苓又点动了几下指尖!

而这时,苏苓眼前的场景再次发生了变换!

只不过,她在看到陷入阵法之前,再一次关注到了月琴歌的动作!

设下第一个阵法的时候,他向自己的方向走了两步!

而这一次,他设下阵法之前,却是后退了三步!

如此说来,不过她所观察到这些,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证明一下!

此时此刻,在苏苓的心里已经对月琴歌的手法有了少许的了解!

只不过,接下来她要面对的,则是一场比之前的场景要残酷许多的雷雨交加!

她身上依旧披着白色的狐裘,但是天空之上,却缓缓飘下了细雨!

伴随着雷声轰隆,细密的雨点打在她的身上,很快就黏湿一片!

苏苓镇定的体会着雨滴,很快细雨就变成了骤雨!

滂沱的大雨冲刷着泥泞的地面,而这一次她所看到的场景,却比之前的百花幻门阵更加让她感觉真实!

这,竟又是一道触动心底记忆的幻境!

只不过,这一次她成了局外人!

随着天空不停裂下的惊雷,还有渐渐漆黑的天色,她站在泥泞的原地,很快就在细密的雨线中,看到了一座熟悉的阁楼!

还有,熟悉的身影!

竟然,是她自己!

此时的苏苓就感觉自己像个旁观者一样,亲眼看着她的身影缓缓穿过回廊,淋着雨走到幽谷阁的前!

记忆最深处的那个伤心雨夜,如此清晰的呈现在她的眼前,瞬间就让苏苓感同身受!

她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伤心欲绝的样子,也看到了阁楼上面相拥的二人!

那么刺眼,那么真实!

凰老三,抱着的谷兰!

他们的呼吸交错,如一把利刃一样,狠狠的戳在苏苓的心尖!

直到她看到幽谷阁前的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影,在跌倒前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时,才轻轻吐了一口气!

由于眼前的场景曾经是苏苓心里最深沉的梦靥,所以此时她所有的心绪全都被眼前的一切所牵引着!

以至于被困在阵法中的苏苓,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已然忘了这是阵法,而非现实!

金銮殿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任何的动作!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脸颊痛苦的苏苓,谁都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么!

彼时,一直关注着苏苓的凰老三,也悄然打量着月琴歌!

不多时,他忽地薄唇蠕动,似是什么都没说,但又似是在说着什么!

在如此紧急的时刻,就连月琴歌都无比专注的看着阵法中的苏苓,自是没人看到人群之后,有几个身着墨色锦袍的男子,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阵法中,苏苓一瞬不瞬的看着被权佑擎抱住的自己,当初那*的事情,犹如开闸的洪水一样倾泻而出!

当她被权佑擎抱在怀里时,身为旁观者的她,这才看到,他心疼的凤眸中,竟飘然的话落了一滴泪!

可在当初那个雨夜,她竟彻底的将这一切的都忽略!

果然啊,这*心碎的永远不是一个人!

她多么清楚的看到权佑擎眼里毫不掩饰的心疼和爱意!

那是一种何等深沉的隐忍和克制!

可是,阁楼上的两个人,就那么相拥含笑的看着他们两个远走,笑得那么刺眼,又那么和谐!

苏苓感觉自己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仿佛心底里隐藏着最不堪的一切被血淋淋的掀开!

那种窒息般的难过,那么彻骨的疼痛,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谷兰……

谷兰……

一个让她记在心底最深处永远都无法原谅的人!

如果她单纯的只是爱上凰老三也就罢了,可偏偏她是楼宸的探子,甚至和楼宸联手将她和凰老三之间彻底的离间!

离间?!

没错,要她死!

只要她死,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不管凰老三是不是爱她,只要她死,那么一切就会回到原点了!

苏苓的身后拖曳着黏湿且沉重的狐裘,就连裙摆都已经被泥泞的土地将雪白的狐裘染成了黑色!

没错!

她要谷兰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一个蛇蝎女人,却在表面装的那么清纯可人,她怎么能!

眼下,苏苓好似陷入了梦靥魔怔一样,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边为何会突然多了一把剑!

在她再次看到幽谷阁的二层窗口里,凰老三和谷兰的笑意再次疯狂的闪现后,她承认她嫉妒了!

她从未说过爱他,可是却早已爱入骨血!

此时,苏苓狰狞的杀气升腾在脸颊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苏苓这是要做什么?!

阵法中,苏苓一步步走进幽谷阁,阁楼中漂浮的谷兰花香,再次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长剑拖地,剑尖在土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她走上阁楼,一步步稳健的踏上楼梯!

阁楼之中,她现身之际,就看到凰老三和谷兰同时回身!

就连凰老三袒露上的胸膛上,还挂着那么刺眼的汗珠!

“王妃姐姐,你怎么来了?让你看到我和尘哥这样衣衫不整的样子,真是太抱歉了!”

谷兰还是印象中的那种的温婉清澈,可不同的是她那双眸子里却挂满了嘲讽和得意!

听到这句话,苏苓的眸子划过一抹幽深的异色,冷笑,“抱歉?如果你真的抱歉,又怎么会和他*?”

这,是阵法中,苏苓第一次开口说话!

同样,外面所有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见到这样的场面,凰老三的心也被吊起来!

他想,他大概能够猜到,苏苓到底看见了什么!

一瞬间,他厉色荏苒的眸子,狠狠的刮向月琴歌!

冷厉,杀气,狠戾,阴鸷!

阵法中的苏苓,俏脸上如同血雨腥风即将来临般,冷鸷无比的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她菱唇绽放出一抹芳华无匹的笑,手中的长剑缓缓抬起,“既然你们这么相爱,那就一起去死吧!”

彼时,能够清楚的得知幻境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月琴歌,冷不防的看向凰老三,对上他阴鸷的眸子,邪肆一笑,“想不想知道,她到底会不会对你下手?”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

月流华先声夺人,上前一步瞪着月琴歌就开口质问!

闻声,月琴歌冷笑,“想要解开这个阵法很简单,因为那阵门就是你幻影的心脏!你们说,她在陷入了魔怔之中的时候,到底会不会下手呢?”

月琴歌此时笑得格外的猖狂!

然而,当他话音落定之际,苏苓的声音却如同天外之音一样,蓦然传来,“月琴歌,你认为我会不会下手!”

当苏苓的声音传来,月琴歌满目震惊之际,倏然间就听到了一阵长剑刺破血肉的声音……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