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四十章 再见凤羽,城门送别

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抿嘴一笑,然后走进屋去。轩辕玄霄的想法她不是不动心,虽然她也想过一点恬淡的生活,但是她知道他们两人现在是都没有那样机会的。她也有太多的人要去顾忌太多的事情要做,而他轩辕玄霄也不可能置西越不顾。自己虽然欣赏他的不贪恋权位,但是也不想他为了自己的私事不去肩负他应该承担的责任,那样一个没有大义的人,不是她上官雪妍心仪的人。宸说她得到紫莲戒的时候就代表了她可以得到强大的能力,但是同时也背负了一般人不能背负的责任。那样他的伴侣也必须要和她一样,可以舍己为人才行。

西越眼看就要和东篱开战了,这一仗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胜利要么失败。一旦西越大获全胜东篱必须臣服,西越就要好好地安抚东篱甚至其他两国的人。还要养回西越在战前的转态,这时候作为西越的第一王爷他不可能在西越最需要人的时候离开西越。但是要是西越落败那他轩辕玄霄更不能离开,有什么后果他会选择和陛下一起承担。

在上官雪妍看来“要么失败”这种情况好似不可能存在,但是她要说的主要是轩辕玄霄是个有担当的人。

“好,等西越不需要我们了,我们就去过我们的田园生活。我行医,你打猎。”上官雪妍回到屋里坐回桌子边拿起针线篓子的另一件软甲继续她自己的事情,但是却轻声回答轩辕玄霄的话。

轩辕玄霄好像早知道她会怎么说一样,他走上前挑亮烛火并端着靠近她,看着她做事。

轩辕云墨他们回来过来请安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就是一副恬静的画作,轩辕云墨拦着着要进去的大舅舅,他们又悄悄地的离开了悠然院,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其实他们进来的时候轩辕玄霄知道,但是看在他们很识趣没打扰他们的份上他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天晚了,他们也该休息了。

“妍儿,我们休息吧,晚了。”

“恩,我这也做完了。”上官雪妍掂着手里的软甲看看,其他几人的软甲他还没有做完,时间还够用的。

轩辕玄霄一把夺过那件软甲,然后抱起上官雪妍走向了卧室。

第二天吃过早饭轩辕玄霄又了宫里,而轩辕云墨他们也是又去了西大营。圣王府中又剩下上官雪妍一个人,反正她有事情要做也不觉得孤单。

“宗主,刚刚传回消息。董小姐去碧落寺见了空大师,让他给她算姻缘,而且那测算的结果还是她给了空大师。但是了空大师以出家人不打妄语为由给大师拒绝了。”一人突然出现在上官雪妍的身边说。

“写什么?”上官雪妍头也没抬的问。

“此女命格诡异,婚前克亲,婚后克夫。”那人一字一句的说。

“让了空答应她。”上官雪妍好奇那董小姐现在要做什么,竟然毁坏自己的名声。

“是。”那人恭敬的回答,然后消失。

那些人和事都和上官雪妍没多大的关系,她依旧忙着自己的事情。

上京的街上依旧繁华,一点也看不出即将有一场大战的样子。双口街的其中一个院子里,两个人不知道他们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我们现在先不管外面的传言了,我这几天无意中听到说户部在购买粮草,不知道是不是要打仗了,但是我们要的东西还没找到。那个人真没用竟然这么多年都没找到那件东西,不过现在她人已经到上京了那就是在我们的掌握中。加上今天外面的传言看来我们也要改变计划了,一定要在开战之前找到那样东西,要不然我们谁也没命回去。你先去想办法找那件东西,我在打听一下是不是要打仗了。”一个黑衣人对着一个中年男子说。

“是,属下明白这就去。”

那中年男子恭敬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离开,然后自己也离开,他要去办自己的事情了。

出征的时间在慢慢的临近,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今天的朝堂氛围似乎和往日不一样,很多平时不上朝的人也都出现了,很多人都在猜测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要说。那些已经知道的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的什么也不说。距离出征的时候没几天了陛下也不隐瞒着,在早朝颁了旨意以圣王爷为统帅,带领西越大军于五日后开拔边境,责令各个部做好准备以免贻误战机。朝堂上轩辕玄霄当着文武大臣的面接过帅印和西越的旗帜,他认了这份责任,虽然他知道这份责任很重,但是他责无旁贷。

下面的臣子无论愿不愿意,现在都已经成了定局,他们已经什么都不能说了。

但是有些心思不良的人,在这几天会做些什么事就没人知道了。

五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上官雪妍一早起来和往常一样做早饭,然后和他们一起吃。也许是因为离别,早饭的时候轩辕云墨兄弟和上官雪洛要比以前活跃的多。上官雪妍也陪着他们说笑,上官雪妍看着儿子们,自己和他们一样大的时候,已经开始在执行任务了,就当他们去执行任务去了,很快就能回来。

吃完早饭,上官雪妍把他们叫回自己的院子中,她做的软甲他们还不知道呢,是该给他们了。

“随墨、小峰去取少爷们的盔甲来。”上官雪妍走进院子,然后对着站在院子中的两人说。

“是,王妃。”

上官雪妍回到屋里拿着自己已经做好的软甲给他们:“洛儿、墨儿、少泉这是我给你们做的金蚕丝软甲你们穿在盔甲里面,它很薄的但是防御力很好。最关键的是它这上面的绑带里都是药粉,危险的时候它就是你们的保命药剂,你们可要保管好。少泉母亲另外给你一把,此剑名为响泉剑,祝吾儿战场上建功立业;洛儿这柄链子刀是大姐给你的,你一点要安全回来,要不然大姐可没脸回去见爹娘了。墨儿你的武器娘亲就不给你另备了,玉箫雪柳剑已经和你心意相通了,它会在关键的时候护主,娘亲祝吾儿此战一展所长。小麒这是你的盔甲,你宸叔叔说这是你父亲留下的。”上官雪妍给他们软甲之后,又给轩辕少泉一把响泉剑,每次剑出鞘的时候都会有清冽的泉水声,它不是一把灵器但是也是一把宝剑。至于给弟弟的那柄链子刀,也是经过宸改装的,上面有好几个机关,可以让敌人防不胜防。最后给小麒的盔甲,那是因为墨儿他们都有,要是就它没有要是一定不乐意的,小麒现在还是小孩子心性。自己问辰要给它准备什么的时候,宸就拿出这套火红的战袍,说这是司麒最初跟着上神南征北战时候的战袍,现在可以给小麒用。

那件看着很大的战袍,在宸的手中很快就变为很小的战袍,刚好适合小麒的那小身板。

轩辕玄霄看着妍儿送了武器给儿子和小舅子,连那只小麒麟都有。怎么就他没有,自己在她心中果然不如他们重要,轩辕玄霄又在一边怨念了。

“娘亲,儿子一定不辜负您多年的教导。”轩辕云墨知道他上战场娘亲担心他,可是娘亲却什么都没说。娘亲教导了自己怎么多年,也是自己应该给娘亲展示她的教导成果的时候了。

“儿子谢母亲,儿子一定用着母亲给的这把剑奋勇杀敌。”轩辕少泉他就知道其实母亲一直知道他什么想的,即使母亲没劝过自己,但是也是让自己在用自己的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

“大姐放心吧,我一定安全回来。我还想大姐继续教导我呢,很多事情小弟还不懂。”上官雪洛微笑着说,眼前之人是他大姐,但是更多的时候又像是他的母亲,他怎么舍得她伤心自责。

“好,我等你们回来。来,我给你们穿上盔甲。”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三人,她虽然不忍他们上战场尤其是还没成年的洛儿,但是她也不会去阻止他们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上官雪妍先给他们穿上软甲,然后又给他们穿上盔甲。这盔甲不是上官雪妍做的,但是材料也是用的最好的,样式也是最好的。

“很威武。”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眼前的儿子和弟弟赞许的说。

上官雪妍给他们三人收拾妥当,然后拿起立在屋内的轩辕玄霄的盔甲,也给他穿上。

“玄霄这是我的佩剑,你见过的。我虽然不能陪着你,但是我可以让凤羽代替我陪在你身边,但是这剑你要慎用,不到危机关头不要出鞘。凤羽替我保护好他们,不许闹脾气。”上官雪妍给轩辕玄霄穿好盔甲之后,拿出自己的凤羽神剑交给轩辕玄霄。她给他剑只是想让他在危险的时候保命用,但是凤羽毕竟是神剑哪怕被封印了,也有不小的杀伤力。

凤羽有自己的思想,也许不一定会受轩辕玄霄的把握,但是有宸就没多大的问题。

“妍儿,我把它拿走了你用什么防身?”轩辕玄霄接过那把黑黢黢的剑,她知道这是妍儿的佩剑,他也只见妍儿用一次。这剑看着不怎么样,但是能让妍儿如此看重的剑又怎么会是凡物。

轩辕玄霄知道他走后这上京的安危他交给她了,但是自己要是拿走了她的佩剑,那她怎么办?

“我有平时用的武器就是那条纱绫,这剑我也用不着。走吧,你这大帅也该出现了,太子说不定正在城门口等着给你送行呢,我送你们到城门口”上官雪妍弯腰给他把剑挂在腰间,解释着她不需要凤羽神剑。轩辕锌铭这次的战场没让他去,他是西越未来的皇帝,太重要了。

“嗯。”轩辕玄霄知道她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他也只能随她,他也不能让太子等的过久了。

他们一行人六人从圣王府出发,走去城门口。

今天的上京万人空巷,他们都挤在了城门口,不论那士兵之中有没有他们的亲人,他们都会送别那些人。他们看见圣王府的马车自动让出一条道路给他们,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坐在马车里,外面三个穿着盔甲的人和一个而立男子护在左右。走过人群马车停下,轩辕玄霄自己走出马车随后扶下上官雪妍,骑在马上的人也翻身下马。

“皇伯父,皇伯母。”轩辕锌铭走到轩辕玄霄夫妻面前行礼。

“有劳太子久候了。”轩辕玄霄对着轩辕锌铭行礼。

轩辕锌铭双手托着轩辕玄霄的胳膊:“小侄也刚到,皇伯父的话严重了。皇伯父此次出征是为了西越,理应是小侄迎接才是。父皇说他不能来送您,望您见谅才是。等您旗开得胜的那天父王亲自引您入城。”轩辕锌铭在轩辕玄霄他们一家人面前从不摆自己的身份,他也算是从小在圣王府长大的。在他们面前他就和他们的孩子一样,可以得到一样的教导和疼爱。

“王爷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时候该出发了。”说话的是淳于行波的二叔淳于将军的二儿子,淳于老将军和长子这些年都一直在边关抵御东篱的骚扰。

“上酒,皇伯父锌铭敬您、淳于将军和各位将士。祝你们得胜归来,等你们回来的那天我们在一起喝庆功酒。”轩辕锌铭拿过身边人托盘上的酒碗举高,高声说。

“谢陛下,谢太子殿下。”十万的人声音传到很远处,就连站在宫里的轩辕玄耀都听到了。

“业公公,你说西越能胜利吗?皇兄又一次替了我,我现在有的这些都应该是皇兄的。你说朕是不是太自私了,也不知道皇兄会不会怪我?”轩辕玄耀站在德政殿的门口面朝城门的地方,也不知道他是在问身后的爷公公还是问他自己。

“陛下,圣王爷不会怪你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让圣世子一起去了。圣王爷也不想您太劳累了,他这是自愿为您分单呢。陛下您忘记圣王爷昨天和您说的事了,他说这西越不单是您的责任也是他的,这些征伐之事让他去做,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陛下您切勿辜负了圣王爷的心意才是。”业公公走上前一步和轩辕玄耀说。

“是呀,我不能辜负了皇兄心意,他们在边疆征战,这后方的都城我要守好才行。回去,看折子去。”轩辕玄耀说完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德政殿。

“墨弟弟、少泉、表哥、子午、行波,鹏举、念宁,洛舅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说好的凡事一起去做,很遗憾此次不能和你们并肩作战了。这碗酒是我敬你们的也是我罚自己的,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们。”轩辕锌铭敬完轩辕玄霄然后又端起一碗酒走到轩辕云墨他们面前。

他们的关系是最好的也是最亲密的,但是大了之后自己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再也不能和他们一起玩乐了。现在他们可以一起奔赴战场唯独他不能去,他觉得是他没有兑现小时候的若言。战场凶险,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祝贺他们得胜归来,如此简单而又没有助力的几个字。

“铭哥哥我会多帮你杀几个敌人,你自己在上京也要小心,我们走后上京想来也不会平静了,你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去找娘亲,她一定会帮你的。”轩辕云墨一口喝下碗中的酒,然后叮嘱轩辕锌铭。

“我知道,墨弟弟。”轩辕锌铭拍着他的肩膀和他说,都到这个时候墨弟弟还在关心着他。

“表弟,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时间去府中看看,大哥外任没回来我又走了,想必祖父和祖母他们都会孤独的,你有时间就去看看他们。”白流冰终于收起他那玩世不恭的性子,说了一句比较实在的话。

“表哥,这个你放心吧,我会经常去的。”轩辕锌铭答应的很爽快,表哥顾念的也是自己的亲人。

“好了,你们要叙旧还是等我们回来吧,现在我们要出发了。”轩辕玄霄走过来阻止他们继续攀谈,他们的时间是真的到了。

“是,大帅。”他们几人抱拳回答他。

“宸,你也跟着去吧,帮我保护好他们,有你在我和他们之间互通消息也方便一些。”上官雪妍把宸放在轩辕云墨的怀中,哪里还有小麒。她和宸的交流即使远隔千里万里都可以无障碍,可比那些会被人劫走、射杀的信鸽强多了。再说有宸在,她是真的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了。

“那女人你也要小心一点,遇到麻烦事立刻联系我。”宸没反驳只是对着说了一句。

“知道了。玄霄你们出发吧,我弹一首曲子为你们送行。”上官雪妍伸手接过雯绣一直抱着的琴盒,从里面拿出那把文鹏举曾经使用过的古琴。

“好,上马,出发。”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翻身上马。

上官雪妍一只手托琴,一只手弹奏。那是一曲经过改编的精忠报国很适合现在的场景,轩辕玄霄他们在上官雪妍的琴声中,卷起尘土远离上京奔赴战场。

上官雪妍的琴声也慢慢的加注内力,所以轩辕玄霄他们走了很远还能听到她的琴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