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八章 依琳的打探,弟弟到来

上官雪妍看着起身走出去的人,她说的不单是警告她而已,要是她真的有那一天做出危害到西越的事,她一定不会饶过她。至于其它的她现在不会去计较什么,她既然说不会插手她要做的事情,她就不会去插手。但是她也不会让她逃脱自己的掌控。

“找人注意着点她。”上官雪妍淡淡的在空旷的屋里说了这么一句。

上官雪妍的话没人回答,但是她知道有人去做了。她身边不但有轩辕玄霄安排的暗卫,怀有华夏宗的人,都是用来帮她做事的。

上官雪妍说完又拿起那个完成软甲继续缝制,其实这么好的材料让她就这么缝制挺可惜的,要是让宸炼制就会更好,但是宸做出的东西毕竟不属于这里。

走出圣王府的董依琳还是有点出汗的,那是紧张的。她觉得她经历过生死,真的没什么可怕的。但是还是有些事情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就拿这圣王妃来说,她知道自己的所有事情,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她的一点事情。就是哪一天她们要谈判,她也没有什么筹码可用。

这圣王妃到底是谁,能看出自己的身世之谜,难道她和自己一样,可能吗?自己上一世可没有她的存在,这一世不但有她,还有圣王府,应该说现在所存都是和她有关联的人。原本应该早亡的玄王爷成了圣王爷;原本在政变中落败的陛下,现在就一直在位。这些难道都是因为她的存在而改变的吗?她到底是谁才能改变这么多人的命途,就连自己能活下来也是因为她。她是谁,又是从那里来的。

“小姐,你怎么了,圣王妃说什么了吗?”夏荷看着从出了圣王府就一直什么都不说的小姐小心翼翼的问。这圣王妃不会对她们家小姐说了什么吧,要不然小姐怎么一直有点恍惚的样子。

“我没事,圣王妃没和我说什么,只是要我回去好好养伤就行了。对了,夏荷最有名望的了空大师是不是就在上京的郊外?”董依琳被夏荷打断了思绪,先是回答她的问话,然后才想起另一件事于是问。

“了空大师就住在上京外的碧落寺,小姐怎么想起问他了?”夏荷对于小姐刚入上京就能知道了空大师也不奇怪,毕竟那了空在西越乃至四国都很有名望。

“想去碧落寺上香,这次我也算是大难不死了,理应该谢菩萨保佑才是。”董依琳知道那些事她必须要隐瞒着的,不要说是身边的侍女,就连母亲她都不能告诉,她即使说了又有谁能信她的。至于去碧落寺那是她有事要做,那事只能借助了空大师的威名了,但是就是不知道了空会不会帮她。

“小姐说的也是,那等下我们回去要和夫人说一下,就是不知道了空大师有没有时间见我们,听说大师现在经常在闭关。”夏荷听到自己小姐说的她也觉得是应该的,小姐这次是真的很凶险。

“是该让母亲同意才行。”董依琳也知道要是没有母亲的同意她自己也是去不了得。

董依琳回到府中就先去了自己母亲的院子。

“娘,女儿回来了。”董依琳进了屋子走到站在窗子边的董夫人身边说,她知道母亲是在等她回来。

“依儿,回来了。圣王妃怎么说,你的身子没什么问题了吧?”董夫人听到女儿的声音就着急的问,毕竟女儿前两天吓到她了。

“娘,圣王妃说我没事了,您不用担心。娘女儿现在很好,以后也不会有什不好的,圣王妃的医术是真的很好,她把脉都不用我靠近的,他只要用一根丝线就行了了。我当时都吓坏了,从没见过如此诊脉的。”董依琳担心母亲继续询问她的身体,于是她转移了话题。

“真的吗?娘也没见过,那用丝线也可以把脉吗?圣王妃的医术我也只是听说过,你知道她那身份高贵,很少有人敢去找她治病的。上京不论是官员还是百姓生病大多去医阁求医。除非医阁里的大夫救不了的人,她才会出手,但是只要她出手没就有她治不了的病。我以前也都是听人说的,但是看到依儿能好,我也就信了。”董夫人对于圣王妃的医术也是很好奇,不过她大多都是听说的,再说她到上京也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没见过上官雪妍给人治病。

董依琳看到母亲果然转移可话题,她也暗松了一口气。但是她想知道关于圣王妃的事情。

“母亲,这圣王妃原本是哪家的小姐?她的家人怎么会让她去学医?”董依琳她是真的好奇,上一世她也没听说过西越有什么地方会教授女弟子医术的。

“这圣王妃听说当年也只是一个冲喜的孤女,只知道她出身于一个很偏僻的村子,是被当地的县太爷送过来的。但是最近这些年上京有人传言说她不是孤女,但是也许只是落难了。三年前就在街上一个官家少爷仗势欺负了一个面生的少年,但是谁也没想到那少年给打了回去。那挨了打的少爷当时身边很多人,他们为了帮自己少爷想群殴那少年,但是那少年还没动手的时候他身边就出现了一个。突然出现的那人上京很多人都认识,那是圣世子的贴身侍从。等那侍从料理完那些人,圣世子也出现了,他叫着那个少年小舅舅。圣世子是沐府的嫡亲外孙,但是却叫的不是沐府的世子。可是谁也不怀疑圣世子是叫错人了,他看着那少年很亲,还说母妃在等那少年,那少年看到圣世子也很亲。当时大家猜想既然被圣世子称为舅舅,而又不是沐府的,那就只能是现在圣王妃的弟弟。所以从那以后就有人说那圣王妃当年也许是落难了才会被送来冲喜的。至于圣王妃是哪家的千金,这个一直都没有人知道。上京也没有一家姓上官的人家,上官这个姓氏很少见。”董夫人被女儿扶着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然后说着她从宴会上听到的消息。

“没人怀疑过圣王妃的身份吗?”董依琳又问,那上官姓氏她是一直都没听说过。

“有什么好怀疑的,无论她的出身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她就是圣王妃,圣王爷也许知道她的身份也说不定呢。”董夫人觉得女儿还是一个孩子,很多事情她不懂,所以也不用说那么明白。

“是,娘我想去碧落寺给菩萨上香。”董依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了,她觉得这圣王妃的事,她现在能知道也就只是外面的传言了。

“给菩萨上香,是该去。娘陪你一起去,也可以随便问问了空大师,你的因缘如何。当然也让菩萨保佑你能有一个好姻缘。是娘无能才会耽搁了你的亲事,让你到现在还没定亲。”董夫人想起自己女儿的亲事她也是发愁呀。在赣州的时候她做不了住,每次她想给女儿说一门亲事总会被老夫人以各种借口阻止了。后来老夫人干脆告诉夫君说她没按好心,想害死她。老夫人说她找人算过命,二孙女和她相克尤其是她的亲事,一定不能在十五岁之前说亲,不然她就会被克死了。这么荒唐的理由夫君竟然信了,从那天以后他也不让自己给女儿说亲了。就这样女儿的亲是就被耽误了下来,现在他们不再赣州了,女儿也快十五岁了,她可以给她找户好人家。

“娘,女儿不嫁,一辈陪着您。”董依琳听到母亲说道自己的亲事,先是哆嗦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稳住了,那些都没开始,她还有机会。

“你说什么傻话呢,娘一定给你找一户殷实的人家,虽说不能和你堂姐一样,但是也不会亏待你的。”董夫人拍着自己女儿的手说,外面的流言她已经知晓了,但是等年后侄女和王公子成了亲,那些和他们都没关系了。

董依琳知道这去碧落寺的事算是说定了,她又何母亲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上官雪妍正在屋里忙碌,她知道在出征以前玄霄都会很忙,就连墨儿从昨天开始也忙碌了起来,说是他要去西大营练兵去了。上官雪妍知道儿子那练的是那些自己交给他的行军时可用的阵法,例如鹤翼阵、偃月阵等阵法,当然还有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阵。阵法的操练,是古代治军的重要方法。通过操练,交给士卒进退的规矩、聚散的法度,让他们熟悉各种信号和口令,在战斗中做到令行禁止。协调一致,只有这样,才能发挥整体的合力。

那些阵法自己都写在给墨儿的兵书上了,玄霄在练兵的时候都应该有练到。那些他们父子和淳于将军他们都熟悉,但是那八卦阵淳于将军就不知道了。他们不是防备着淳于将军,而是在防备各国的探子。兵营里不是说有没有他国的探子,而是说那些探子是一定存在的,就是不知道那人是谁而已。而且恐怕不止是一个,所以他们练兵的时候也是要格外小心才行。

“王妃,两位舅爷来了。”就在上官雪妍在想其它事情的时候,外面就传来雯绣的声音。

“是雪枫和洛儿,快点让他们进来。”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软甲笑着说,她没想到两位弟弟来了好像还不到半年之期吧。

上官雪枫回到谷中的第二年也成亲了,孩子也已经五岁左右了。至于洛儿明年也要成年了,他这些年有一半的时间是在他们这里的,剩下的时候他在医谷里。医谷这些年成了真正的世外桃源,那里没有一点纷争。她和云霆雪的十年之期也快到了,但是她知道即使十年之期过了,他们云家也会继续守护这着医谷。他们这十年也都相安无事,云家的血隐咒也再没发作过,云家这几年也再也没害怕过血隐咒,云家兄弟也都陆续成亲了。

“大姐。”

“大姐。”

两声呼唤在上官雪妍的耳边响起,上官雪枫和上官雪洛进门就看自己的姐姐在等着他们。

“他们怎么来了,快坐。路上累了吧,你们来也不说一声,我让人去接你们。洛儿这是又长高了,爹娘怎么样,含笑和智儿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上官雪妍站起身让他们坐下,然后自己拉着小弟上下看一看。才半年没见,他长的真快。

“大姐,是大哥在家待不住了,说想来早点看看你和姐夫他们。大姐放心吧,爹娘都很好,大嫂和小侄儿娘舍不得让他们来。大姐,墨儿和少泉呢,不在家吗?”上官雪洛回答上官雪妍的问话,他很依赖大姐,这些年他会的医术或者武功都是大姐亲自教导的。他和两个外甥的关你也很好,他们不像甥舅倒像是兄弟,而他就是那个被他们照顾的小弟弟。

“他们在西大营,要晚上才能回来,你等他晚上回来就能见到了。”上官雪妍拉着上官雪洛坐下,然后给他拿了一个桌子上的水果,自己也坐下和他们说。

“西大营,他们又去西大营练兵去了,练什么兵嘛,又不打仗。”上官雪枫咬了一口苹果,不经心的说。在他看来现在就是国泰民安的时候,在说他也没听说要打仗。

“你还是老样子。算了,你以后还是待在医谷不要出来了。”上官雪妍无奈的上官雪枫一眼,他都而立之年了,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西越的边境一直受到东篱的滋扰,难道他没听说过吗?

“大姐这是要开战了,墨儿会去吗,那我是不是也可以一起去?这些年我一直在连武功,虽然不如墨儿但是也算是高手了,要不然我去当随行军医也行。”上官雪洛和轩辕云墨还有现在的太子爷轩辕锌铭他们经常在一起,所以他听他们说过这东篱和西越早晚有一仗要打,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他也想去战场上出自己的一份力,曾经西大营练兵的时候他也在。

“开战,大姐真的要打仗了?”上官雪枫听到弟弟的话差点被苹果给噎着了,他才说完不会打仗,接着就听到弟弟的这句话。

“是呀,你姐夫和墨儿他们下月初六出征,这事你们先不要对外说。洛儿至于你想去战场的事我也不拦着你,但是你要保护好自己。雪枫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是不能去的。”这决定迎战的事情,也只是小范围的人才知道。

上官雪妍答应了上官雪洛和墨儿他们一起去,但是却打断了上官雪枫那蠢蠢欲动的想法。

------题外话------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