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做人要大度!

“哼!我会的!我一定会努力将你们的罪行公诸于众,你们给我等着!”万凤学院的院长,狂跳着握拳吼道。

冰娆等人则全都以看傻子似的眸光看着他,看了会儿,他们啥都没说并扭头走掉。

跟个傻子吵架,那得多降低自己档次啊!

“该死的!你们给我回来!给我回来!”见攻击目标走掉了,万凤学院的院长更加火大的吼了起来。

可惜,冰娆等人走的飞快,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灵师总会副会长等人也轻瞥了眼万凤学院院长,转身走了。

就连五大学院的院长都没有留在原地陪着他继续发疯!

这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他们真想说,自己不认识他!

“等等我啊!你们!”万凤学院院长这时才反应过来,并追了过去,嘴里还嚷着:“小龙龙,等等我啊!”

当老鼠密探将这里的一切传回给冰娆,甚至还惟妙惟肖的学着万凤院长的模样,扭腰尖声叫着小龙龙时,冰娆等人都笑得前仰后合的!

小龙龙,这到底是谁啊?

见冰娆等人纳闷,沧云大长老一脸纠结道:“小龙龙是万龙学院院长,大名郑望龙!是前任万龙学院院长的儿子。”

原来如此,众人明白了。

“万凤学院院长叫周明风,也是前任万凤院长的儿子!两所学院院长向来有联姻的意向,只可惜,连着两代万龙、万凤的院长都是男子,因而,他们就只能当兄弟了!”接着,沧云大长老继续解释着。

“好基友?”冰娆秒懂!

怪不得她总觉得万龙、万凤的院长之间飘荡着粉红泡泡呢!原来他们两人是青梅竹马啊!只不过,小青梅和小竹马是同性!

“……”沧云大长老看着冰娆,基友啥的他不懂,但两人关系确实很好就是了!

另一边,万龙学院院长回了住处后,万凤院长也跟了进来。

一进房间,万凤学院院长就抱怨起来,“小龙龙,你怎么都不帮我呢?”

“我怎么帮你?怎么帮你?你跟冰娆吵架有意义吗?有那时间多想想如何洗去咱们两所学院身上的污点,不好吗?你倒好,还有闲心跟冰娆吵架!”万龙院长火大吼道。

“我、我还不是看那冰娆太气人了!”万凤院长小声嘟囔着。

“白痴!”万龙院长恨铁不成钢的骂着。

万凤院长有些哽咽,并可怜兮兮问道:“小龙龙,现在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万龙院长问。

“那些学生啊!你不是说,他们服用禁药的事情不会有人发现吗?现在好了,被人发现了,部分学生也提前暴发后患成了废人,若是、若是他们把咱们供了出来,咱们两大学院可就彻底毁了啊!”万凤学院院长担惊受怕的道,如果不是因为害怕,他至于想将冰娆拖下水吗?可现在好了,冰娆不但没能拖下水,小龙龙还埋怨他了!呜呜…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本来是不会被发现,可谁知道丹师总会那两个老东西会突然介入啊!我就想不明白了,那些学生怎么会提前将后遗症的隐患给暴露出来呢?这不应该该啊!不可能会这么快的!”万龙院长也一脸莫名其妙。

随后,他又补充着:“你也不必担心,又不是我们两个亲自将灭神给那些学生送去的,他们咬不到我们身上!不过,那些学生是不能在留了,不然,早晚都是个祸害!”

“杀掉?”万凤院长试探着问。

“这不废话!死人才不会说话!懂?”万龙院长低声道。

“嗯嗯,小龙龙,你最有办法了!怪不得从小我就那么仰慕你!”万凤院长虎目突然瞪得溜圆做扭捏状,眼中更是含情脉脉的望着万龙院长。

万龙院长顿时得意了,都要把尾巴翘起来了,前提是如果他有的话!

然后,两人慢慢靠近…

可以说,两人在房间里的一幕,都被某只精明的鼠小弟给拍成了视频,并带回了沧云皇宫别院。

当众人欣赏完,久久没有言语。

半晌,冰娆淡淡调侃着问:“你们都怎么了?让人给煮了?脸红什么啊?”

“娆、娆儿,这两货实在太恶心了!”包子一副做呕状,他是差点要吐了啊!

“小包子,你的关注点弄错了!你的注意力应该放在他们之前的对话上,懂?”冰娆无语道,她请他们来看的可不是小电影啊!这些人别弄错了重点好不好?

“……”包子有些恼怒,他、他弄错重点了吗?

“将这视频复制几份,分别给四大总会以及万启、万滔、万华的院长送去。”冰娆吩咐着鼠小弟们,当然,复制的工作得由包子等人来完成。

沧云大长老听了冰娆的话,额上早已挂满了黑线。

他不是惊异于冰娆要将视频送给四大总会及另外三大学院,他只是心疼这记忆水晶啊!

自从冰娆在沧云某一不算重要的库房发现了这东西,就将其占为已有了!

占就占了吧!那东西本来就是给人用的,他们沧云也不算多在意,可他们自己用行,至少肥水没流外人田,但如果将记忆水晶拿给四大总会以及另外三大学院,他就有些肉疼了,这么好的东西,外面绝对有价无市,他舍不得啊!

“冰娆,那记忆水晶很值钱的!”小心翼翼的,沧云大长老提醒着。

“我知道啊!你放心,鼠小弟们很精明,给四大总会及另外三大学院院长看完,就会把记忆水晶带回来!这点你无需担心,它们可比你会过日子!”冰娆笑着调侃道。

沧云大长老闻言心里这个郁闷啊!他不如老鼠会过日子吗?

可他哪里知道,这些小老鼠如此精明能干啊?

但他总算是知道,这些老鼠现在已经成了冰娆家养的小探子了,唉!冰娆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

用老鼠当探子,这想法真是绝了!

如此一来,只怕每个家族里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瞒不过冰娆了…

突然想到这儿,沧云大长老顿时感觉背脊阵阵发凉,这样下去,各大中小家族里,还会有秘密吗?

毕竟,谁也不会注意到老鼠这样的低级灵兽啊!

当然,冰娆饲养的小老鼠,看着也不像呆头呆脑的低级灵兽,这些货,一个个都精着呢!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养的?

还能怎么养?各种开发智力的极品天材地宝供应到位呗!

好在这些老鼠数量虽然多,但每只老鼠只需要一点点天才地宝,它们的等级就能上一个台阶,不然冰娆非心疼死不可!而且,喂养老鼠的决定是星儿拍板的,药材也是星儿提供的,冰娆没有权利说不!

而那些小老鼠们因为小白的存在,本就异常乖巧,现在呆在冰娆身边又能有此机缘,它们工作起来自然更卖力!

羡慕的看着拿到记忆水晶,朝四面八方跑去的鼠小弟们,沧云大长老只能望鼠兴叹,干流口水了!

与此同时,收到冰娆派鼠小弟们送去的记忆水晶,并集体围观了之后,四大总会以及另外三大学院怒了!

四大总会怒是因为万龙、万凤好大的胆子,居然拿学生做牺牲品,干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

另外三大学院怒,则是因为他们被万龙、万凤当枪使了,因为在视频中两人说了,他们三大学院之所以会有天才冒出,也是因为那几名学生服用了他们提供的灭神!而他们会这样做,也是不想万龙、万凤的那些天才太过引人注意,是拿他们当障眼法呢!

可恶!

岂有此理!

等他们看完记忆水晶中的视频,正想拿着记忆水晶去找万龙、万凤的院长算帐时,却发现送视频前来的小老鼠已经抱着记忆水晶又离开了,顿时,四大总会及三大学院都有些傻眼。

不是送来给他们的吗?怎么还拿回去了?

丫的!没有了证据,他们拿什么找万龙、万凤的院长算帐啊!

“小老鼠,快回来!”四大总会及三大学院的高层,想到这儿集体追了出去,但哪里还有鼠小弟们的影子?

亲眼看着离开的鼠小弟们又将记忆水晶拿了回来,沧云大长老总算相信了冰娆口中所言的,这些小鼠比自己会过日子的说法!果然如此啊!之前,他真是白担心了!

从这以后,沧云大长老对这些小老鼠们也越发关注起来,并且在观察过程中,他一天天的发现了鼠小弟们惊人的变化。

但此刻,鼠小弟们的变化显然还不明显。

看着鼠小弟们,沧云大长老又忍不住问:“娆儿啊,什么时候收拾万龙、万凤的院长呢?”

“收拾他们干嘛?”冰娆眨着眼睛,不解问道。

“不收拾吗?他们一直想往你们身上泼脏水啊!”沧云大长老提醒着。

“做人要大度!他们只不过动动嘴皮子,又没给我们造成实质上的伤害,所以,我们就不要与他们计较了!”冰娆善良道。

不过,冰娆的话却将沧云大长老刺激的一愣一愣的,这小丫头啥时成圣母了?她以前咋不这样?

瞧瞧之前,她都把沧云折腾成啥样了?现在好了,对外人,她成圣母了?

瞥了眼沧云大长老看怪物似的眸光,冰娆才懒得跟他解释什么,这货,一看就不懂得利用人的精髓!

四大总会和三大学院都知道了这事,会放过万龙、万凤学院院长?如此,哪里还需要她出手?她只要随时观察那几家的动静,并适时的抖出证据就好,至于体力活啥的,还是留给别人去做吧!

可惜,沧云大长老是不会明白冰娆的想法,这货,太单纯了!

随后几天,冰娆等人足不出户的在别院里休息。

在青云榜个人赛结束之后,将要进行的是丹师、器师以及驯兽师之间的切磋!

是的,丹师、器师和驯兽师之间的比赛就叫切磋,毕竟,学无止境,这三大职业更是如此,从彼此间的切磋中,大多人都可以从对手手中得到一些感悟,因此,他们把对手既看成是对手,也看成是朋友!

但也不是所有丹师、器师和驯兽师都会这样想,功利之人可谓大有人在!面对那样的人,基本上直接碾压就好,不用考虑他们心里承受能力!

另外,三大职业的切磋,通常在灵师比赛结束后的一周进行。

而冰娆刚刚休息了几天,便有丹师总会的高层找上门来。

来的还是熟人,齐暄和柳韬!

这两人上门,自然是为了丹师切磋而来。

十多年前,冰娆在冰城露的那一手,把许多丹师都给震慑了,并且,还激励了不少丹师努力专研丹道一途,今天他们主动送上门,就是来请冰娆出山参加丹师切磋的!

听到两人的目的,冰娆有些为难。

炼丹,她当然会,但吃的都是前世老本,今生,她炼丹的次数都是有限的,因为她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修炼星辰诀上,当然,这也是星儿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的。

不是他们不想炼丹,主要是时间不允许啊!

外面敌人那么多,随时虎视眈眈盯着,因而,提升实力才是王道啊!当然,提升实力的前提,也是他们目前不缺少丹药。

现在,齐爷爷和柳伯伯主动上门邀请,冰娆还真不太好意思拒绝,毕竟上次青云榜初选的时候,这两位长辈可是送了他们不少的丹药!

冰娆真心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并纠结着道:“齐爷爷、柳伯伯,我很久没有炼丹了!”

“哦,有多久没炼了?”齐暄眨了眨眼睛,问道。

“自从上次在冰城后,就没在炼过!”冰娆实话实说。

“……”齐暄有些黑线,这、这确实是够久了。

想了想,随后齐暄又安慰:“没关系,想当年,你没啥灵气都能出丹,现在能修炼了,炼丹肯定更不成问题了,所以,你只要随便炼炼就好!”

随便炼炼就好吗?

冰娆有些黑线了,这话若是让那些眼高于顶的丹师们听到,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柳韬的话更是直接:“嗯,随便炼个皇级丹药出来就好,小娆儿,柳伯伯相信你哦!”

“……”皇级丹药,那不是炼丹宗师才能炼制出来的吗?

冰娆无奈的看着柳韬,柳伯伯,您老知道我十多年没有炼丹了,还对我寄予如此厚望,让我说什么好呢?

柳韬用眼神回着,伯伯相信你!

其实,他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主要目的,则是希望冰娆能够一鸣惊人,顺便打击下参赛的丹师们。

而他也确实把这话说了出来,甚至叮嘱:“小娆儿,你一定不要留手,要狠狠的打击那些丹师,最好能令他们一厥不振!”

“柳伯伯,那些丹师和你有仇?”听见这话,冰娆忍不住问。

“没仇!”柳韬认真回道。

“那干嘛要令他们一厥不振?”冰娆不解了。

“嘿嘿!小娆儿,你有所不知。想当年,咱们这些被你打击到的丹师,大部分都成了炼丹大师了,这全都得归功于你当年的刺激!因而,这次比赛我们决定如法炮制,为的就是让那些骄傲的丹师认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免得他们一个个的都以为当个丹师就多了不起了,甚至把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了!所以,你只管打击他们!不要有任何顾虑,若他们真被刺激的出了什么事,也没有人敢找你麻烦,如何?”柳韬坏笑着道。

“原来丹师总会是想拿我当磨刀石啊?”冰娆实在无语,这种办法丹师总会居然也想得出来?这是对那些丹师有多不满啊?

“嘿嘿!”柳韬不好意思的干笑着。

“我有什么好处?”冰娆知道了丹师总会的意思,也不扭捏,直接要上好处了。

“你想要什么好处?”柳韬问,在他看来,小娆儿貌似啥都不缺啊!

“嗯嗯,小娆儿,想要啥尽管开口,只要丹师总会能办到的,都会尽量满足!”齐暄也保证道。

“给我们每人注册个丹师身份吧!”想了想,冰娆要求道。

“……”闻言,齐暄和柳韬都愣了愣,好半晌才道:“就这?”

“有问题?”冰娆忍不住问。

“没问题,除了这要求呢?例如丹药?不需要吗?”齐暄又问,冰娆只要几个丹师认证,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也让他有些过意不去。

见齐暄如此问,冰娆不禁有些好笑,这老头这胳膊肘儿拐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和他们关系亲近咋的?

“丹师认证实在太贵了,所以,我最想要的就是这个,至于其他的,你们看着给吧!我相信丹师总会肯定不会亏待我的!”冰娆淡笑着道。

“好孩子!你真是太善良了!”齐暄感叹道,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冰娆在送他和柳韬人情啊!因为来之前,丹师总会就已经做好了有可能大出血的准备,现在只破了点皮,这简直就是天大惊喜啊!

“……”冰娆让齐暄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善良啥的,她还真缺,主要是不想让这两位为难嘛!而且她也相信,丹师总会那么大个机构,也总不会太小气,所以,除了丹师认证她就不要什么了,让对方看着给呗!

给啥要啥啊!

就算自己用不到,送送人还是可以滴!没看到沧云大长老都在边上流口水了嘛?还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

使眼色咋滴?她就得听啊!

送走了心满意足的齐暄和柳韬,冰娆根本没给沧云大长老说话抱怨的机会,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目送着冰娆背影,沧云大长老干脆跟沧陌染抱怨起来:“陛下,这么好的机会,你可一定要劝小娆儿好好把握啊!机不可失啊!”

“媳妇有分寸,不用你瞎操心,如果太闲,回家生孩子去吧!”沧陌染没好气道,说完也走了。

沧云大长老则有些风中凌乱,嘤嘤嘤,他可全是为了陛下好啊!陛下咋就不领情呢?

这时,包子凑了过来,猥琐笑道:“大长老,看吧!不只有我关心你生娃的事呢!你真心应该多生几个,好证明自己的能力!”

“滚!老子不需要靠生娃来证明能力!”沧云大长老恼羞成怒道。

“啧啧!不会是说到你的痛处了吧?”包子很诧异的道,这老头,脾气还真火爆,居然如此禁不得刺激啊!

“滚滚滚!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沧云大长老轰苍蝇似的挥手道。

“大长老,你打我吧!”包子则一把抓住沧云大长老的爪子,强烈要求道。

边上听着的詹峰等人忍不住捂脸,这货疯病又犯了啊!

沧云大长老脸上也挂满了黑线,这货到底想干嘛?

抖了下身上的鸡皮疙瘩,沧云大长老受不了的转身想走。

包子一个箭步上前,紧紧抱住他的腿,哀求着:“大长老,求揍!”

沧云大长老怒火中烧,这可是这臭小子主动要求的啊!

想都没想,大长老凌厉出手!

包子机灵的闪过,然后也朝着大长老攻来。

大长老傻眼,尼玛,不是求揍吗?怎么还带还手的?

“嘿嘿!正当防卫而已!”包子笑得很荡漾,然后跟大长老你来我往的战起来。

打了几十回合,沧云大长老合计过味来,这货是想找人打架?

丫的!上当了!

反应过来的沧云大长老当即收手,然后还是转身走了。

“大长老,回来啊!”包子反应不及,大长老已经没了踪影。

“唉!”看了眼郁闷的包子,詹峰忍不住叹气道:“认命吧!没有人愿意跟你打的!”

这阵子,包子总想找人一战,家里的人几乎都被找遍了,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愿意配合下,可架不住包子天天找啊!以至于后来,他们见到包子露出想战斗的意思,就躲得远远的!如今,真是没有人愿意搭理这个秒变战斗狂人的疯子了!

“哼!我就不信找不到人打!”包子恶狠狠的放下话,并离开了别院到外面打野食去了。

他打野食的地方,正巧是万凤学院所在的小院。

说白了,他就是故意来找碴滴!

院外,他就吩咐自已的兽将院墙给推倒了!

然后,成功的吸引了万凤学院的学生!

想当初,万凤学院不少女学生都被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包子给狠揍过,如今一看到包子,难忘前耻的女子都小脸煞白,并忍不住连连后退,一副遇到坏人的恐惧表情!

有些胆小的女子,直接尖声大叫:“来人呀!有坏人!”

“别叫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包子有些黑线的吼道。丫的,他又不是强抢良家妇女来的,至于叫得如此凄惨吗?

“谁说没有?”突然,一声大喝自包子不远处响起,然后包子就眼睁睁的看着几个护花使者,手持武器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这些人,正是万龙学院的学生。

万龙学院和万凤学院的住处,只隔了一条街,因而万凤这边有任何动静,基本上都会惊动了万龙学院的人,但包子可没想到真会有人来英雄救美,只是道:“我是来找万凤老畜生的,你们确定要挡我的道?”

“万凤老畜生?”万龙学院的人愣了愣,谁啊?

“就是万凤的娘娘腔院长!”包子如实道,随后又问:“对了,那老东西和你们万龙的院长有一腿,你们还不知道吧?”

“……”万龙学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

“你们知道?”包子对此表示惊奇!

“休要胡说,败坏我们院长的声誉!”一名万龙学院的学生,涨红着脸怒斥着。

“切,你们家那个老畜生,还有声誉吗?”包子对此嗤之以鼻!

“该死的!说了让你不要胡说!”那人怒了,直接朝包子攻来。

包子见状,心里大乐,然后抬出一条微胖的腿,就将那人给踹飞了!

这下子,可惹了万龙学院学生众怒了。

丫的!擂台上被你们欺负不算,比赛都结束了,还要被你欺负吗?

瞬间,群情激愤的万龙学院众学生,准备群攻包子。

可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声:“冰娆来了!”

眨眼的工夫,万龙学院的学生作鸟兽散,甚至连英雄救美都顾不上了。

包子抻长脖子也没看到小娆儿在哪里,但对于冰娆的威力,他算是见识了。

瞧瞧!仅仅一个名字,就把万龙学院的学生都给吓到了,这可真是威力无边啊!

包子对此很佩服,但他也表示自己很不爽!

对手都被吓跑了,他找谁打架去啊!

呜呜…看到万凤学院的女子,一个个吓得有如风中残叶,包子也没了找她们麻烦的兴趣,关键是,那两个不要脸的老货不出来啊!

悻悻的回了别院,包子一直无精打采。

见状,詹峰忍不住暗自偷笑。

一天后,包子才缓过心里的小郁闷,不过,冰娆却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直到又过了两天,冰娆终于出了房间。

一出来,她就接收到了无数幽怨的眸光,当中以沧陌染的最为强烈!

可怜的他,自从齐暄和柳韬离开,已经三天没有见过冰娆了。每当他想见媳妇的时候,星儿都会告诉他,媳妇在闭关炼丹…

好在只有短短三天,众人承压受沧陌染的冷气时间不算太长,不然,非被他冻死不可!

现在冰娆出来了,众人眸中一致表达的意思就是,把这个快成望妻石的男人领走吧!别在荼毒他们脆弱的小心灵了!呜呜…时间久了,他们非崩溃不可!

所以,现在一见冰娆出来,他们都有如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般,感觉那叫一个亲切啊!

冰娆见他们如此,心里不禁直叹气,唉!这些家伙啊!都不怎么省心呐!

“我让主人突击练习了三天炼丹,如今,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另外我决定,等这次的青云榜结束,就给你们安排丹师训练!”这时,星儿突然道。

“丹师训练?啥意思?我们也得做丹师?”包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问道。

“怎么,你不想做?”星儿问。

“想是想,可我没有火属性啊!”包子诚实道,对了,他想起来了,小娆儿之前说过,要给他们每人弄个丹师认证,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他们全都要学习炼丹吧?

虽然说,丹师地位很高,但丹师也是个烧钱的职业,他们好不容易才攒下点家底,难道就要这样败光了?包子有点心疼。

“没关系,你们先学习下理论上的炼丹知识,等以后有机会在给你们抓个高级火焰融合,到时你们就可以炼丹了!”星儿听完,笑着说出自己的打算。

众人听得一愣愣的,听说,融合火焰很疼,想当初,沧陌染就貌似痛得死去活来!

“嗯,我很期待你们都成为丹师哦!”冰娆坏笑着,星儿的训练,绝对有他们受的!

想想这三天来,冰娆不分昼夜的炼丹,她都想要吐血了!

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只用想的,冰娆都快泪奔了。

三天时间,她炼制了上万枚丹药,算是彻底将自己的炼丹技术重新熟练起来了。

隔天,正是丹师切磋的日子。

冰娆等人吃过早饭,便出发前往市中心的比赛场地。

见到他们来,灵师总会副会长还以为他们是来观战的,毕竟,今天将会有许多丹师一鸣惊人,同时,这也是个挑选优秀丹师为其所在家族效力的好时机,正是如此,今天来了特别多的家族,甚至比之前灵师比赛时,来的家族还要多。

可当灵师总会副会长知道冰娆是来参赛的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小变态,还是一名丹师吗?

灵师总会副会长表示很惊奇,就是不知道冰娆的丹师等级是什么?

当灵师总会副会长看到齐暄将初级丹师的认证徽章给冰娆时,他了然了,原来是名初级丹师啊!

而给冰娆初级丹师的认证,齐暄还是有些纠结的。

主要是吧!他们丹师总会并不清楚冰娆丹师职业的真正等级,另外,这也是冰娆强烈要求的!

面对对初级认证如此执着的冰娆,他们还能说什么?只能尽量满足呗?但齐暄可以肯定,冰娆绝对不可能只是一名初级丹师,不然,他愿意把脑袋拿下来当球踢!

不久,丹师切磋也正式开始了。

参加切磋的丹师近一百名,大多都是近年崛起的丹师新秀,当然,其中也有中级和高级丹师,对于他们,比赛的要求自然也更高!

但丹师的比赛都是初级、中级、高级一起进行,最后在根据其个人表现进行排名。之所以将丹师们都混在一起,自然也是想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丹师切磋共分三轮进行。

前两轮,侧重考查丹师的基础知识是否扎识。

其中,第一轮主要是在规定时间内考核对药材的识别,第二轮则需要炼制指定的初级丹药,第三轮,则是自选丹药,丹师们可以炼制自己最为拿手的丹药!

当第一轮切磋开始后,参赛的丹师,都进入了紧张的情绪之中,只有冰娆,一派淡定自若。

当然,在这种紧张时刻,也没有丹师会注意到冰娆的淡定,众丹师的目光,都已经被高台之上的参赛者给吸引住了。

第一轮规定时间为十分钟,在十分钟之内,辨别出来的药材种类越多,最后所得分数自然也就越高!

而十分钟的时间,对于每一名丹师而言都是极大的考验!

这不仅仅要求眼力、同时也要求心理素质过硬,毕竟,万一参赛丹师太过紧张的话,很有可能会浪费掉大半时间。

正因为此,比赛刚刚开始不久,气氛就已经很紧张了,许多丹师及围观的众人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会打扰到台上进行比赛的丹师。

冰娆也朝台上瞥了眼,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怀中打滚的冰魄身上。

摸了摸冰魄肉呼呼的小身体,冰娆淡淡问:“冰魄,你是不是胖了?”

“胖了?我胖了吗?”冰魄眨着漂亮的紫眸,不敢置信的喃喃道,然后,还特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呜呜…果然圆润了,腰上还多了一个游泳圈!

难道说,自己最近吃得太多了?

可它饿啊!还不能吃饱了?

委屈的眨眨泛着泪花的美丽紫眸,冰魄伤心道:“麻麻,我只胖了一点点…”

“不止一点点哦!瞧瞧,这小肉肉,切下来都能炒上一盘了!”冰娆坏笑着,故意逗弄道。

“麻麻,你不会想吃了我吧?”冰魄伤心欲绝道,并提议:“麻麻,我不好吃的,你想吃不如吃青云叔叔呢!它是海鲜,肉多还嫩!”

“小冰魄,我真是白疼你了,你咋能这样建议主人呢?”边上的青云闻言,也伤心了,并含泪看着冰娆,可怜兮兮的哀求:“主人,说好的不会吃我的!你别忘记啊!”

“放心,我忘不了!”冰娆很黑线,咋就扯到吃上了呢?她只不过是开了个玩笑罢了!

“这就好!主人,我这么能干,家务活样样拿手,关键还会夹人,所以,你舍不得吃掉我的,是吧?是吧?”青云拟态爬到冰娆腿上,讨好的问道。

“青云这么能干,我当然舍不得!”冰娆面对如此傲娇的小螃蟹,只能用哄的。

“嘿嘿!主人最好了,么么哒!”得到了冰娆的肯定,青云放心了,然后就在冰娆腿上找地方趴了下来。

“娆儿,我也要么么哒!”见自家媳妇居然被只螃蟹占了便宜,沧陌染当即不干了。

“……”冰娆抬头望天,心道,她和自家的小兽闹着玩的,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啊?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亲,注意点影响好不?

看到冰娆小脸微红,沧陌染的爪子情不自禁的搭到了她的肩膀上。

啪!刚刚碰到冰娆肩膀的手,下一秒就被冰溪给打掉了。

“别占我妹妹便宜!”冰溪黑着脸道。

沧陌染泪奔了,只是搂了下肩膀,就算占便宜了吗?而且,这还是自己认定的媳妇,真是太没天理了!

可惜,冰溪自认自己就是天理!并严格执行着不许沧陌染占妹妹便宜的目标,可见,沧陌染被他看得有多紧了。

边上的柳妖精看着这几个家伙如此不正经,不由抹了把额上冷汗,并道:“你们不要闹了,都给我严肃点,别人正比赛呢!”

“奶奶,好无聊哦!要不,我先回去睡一觉?”冰娆试探着问,参加丹师切磋的人有九十八名,而她抽到了第九十二号出场,现在,才进行到第一位丹师,她得等到啥时啊?

“嗯,回家,回家,麻麻,咱们回家滚床单!”冰魄一听麻麻要回家,立即在冰娆腿上又打了几个滚,并拍着小爪子激动道。

滚床单?

冰娆听见这三个字脸黑了,是谁把她家好好的娃儿给带坏的?

“麻麻,回家滚床单吧!”见冰娆没反应,冰魄催促道。

“小魄儿,和你麻麻滚床单的人只能是我,你不行!所以,别打你麻麻的主意,不然粑粑会怒的哟!”沧陌染脸色也不太好,并恶狠狠威胁道。

“凭啥?你没来前,都是我和麻麻一起滚的!”不服气的冰魄,提醒道。

“还有我,我也一起来着!”不甘被忽略的染儿,也举着小爪子道。

“……”沧陌染简直快要抓狂了,这两个小东西曾经在他被囚的时候如此暖心,整个一贴心小棉袄,咋现在又变成了和他抢媳妇的小恶魔了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使与恶魔混合体?

见染儿也掺和进来,冰娆则不由自主的抹了把额上冷汗,并问:“染儿,滚床单你们是听谁说的啊?”

“包子叔叔!他总是说,请大长老回家滚床单!”染儿一脸纯真无邪道,并补充:“后来,我和哥哥问他滚床单啥意思,他说是回家睡觉的意思!所以,麻麻,咱们回家滚床单吧!”

在染儿看来,它和哥哥从小就睡在麻麻身边,当然也算滚床单喽!

“包子!你教坏我家儿子和女儿?”冰娆咬牙切齿的瞪向不远处一脸心虚的包子,包子则一个哆嗦,并连忙站起来解释:“小娆儿,我是跟大长老说的,可没想过教坏它们!”

对此,包子也很委屈的好伐!

------题外话------

亲们,中秋节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