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冰娆他们肯定有问题!

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听这话,难得的又沉默了许久,万凤学院的院长一瞧,也就更加确定,灵师总会副会长手里的检查结果肯定是不好的,不然,这家伙怎么可能会如此?

这时,钟伯也疑惑道:“周副会长,有什么结果你就直接说吧,怎么还扭捏上了?”

“……”灵师总会副会长有些抓狂,这事要那么好说出口,他会如此犹豫吗?

“怎么,是有什么问题吗?”沧云大长老也感觉到不对劲,并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轻叹了口气,灵师总会副会长才轻声道:“经过检查,问题相当严重!”

“我就说,冰娆他们肯定有问题!”万凤学院的院长一拍大腿,解恨道。

淡淡的瞥了眼万凤学院院长,灵师总会副会长无奈道:“有问题的不是冰娆等人,而是五大学院的那些天才!”

“这不可能!”万凤学院院长一听,当即暴跳了起来,脸色都变了!

“检查的结果就是如此,五大学院的那些所谓天才,全都服用了同一种禁药,灭神!这种药相当霸道,而且副作用强劲,现在,有一些人已经筋脉尽断,此生都成废人了!”灵师总会副会长解释道。

“这、这怎么可能呢?”万凤学院院长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灵师总会副会长同情的看着万凤学院院长,心里暗道,事实就是如此啊!你不接受也不行!

“那冰娆呢?冰娆他们吃了什么药?”突然,万凤学院院长又发飙问道。

“我说万凤的院长,你这货啥心理啊?五大学院的学生出了事,你就也希望咱们万煌学院的学生陪着,是不是?”钟伯闻言,有些无语道。

“冰娆等人肯定也有问题,不然他们自身实力怎么会与灵师等级不符?”万凤学院院长肯定道。

“冰娆等人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体内灵气相当磅礴,因而才能表现出与自身等级不符的强劲实力,这是功法的关系,不属禁药范围!”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如实道。

“哼!什么功法,居然如此厉害?”万凤学院院长摆明了就是不信这话,这是在骗鬼吧?他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没听说过如此厉害的功法?

“这要你管?功法都是修炼者自身最重要的秘密,怎么可能会告诉你?”钟伯有些嗤之以鼻道。

“为什么不能说,你们心虚吗?”万凤学院院长扯着嗓子大吼着。

“这跟心虚有关系,要不,万凤学院院长也把自己修炼的功法说出来让大家听听?”钟伯笑眯眯提议着。

“那怎么可能?”万凤学院院长当即拒绝!

“哦,你不可能,就要逼着咱们说,这是所谓的双重标准吗?”钟伯似笑非笑道。

万凤学院院长面对钟伯的嘲讽怒道:“你们能和咱们五大学院一样?”

“如此说来,万凤院长认为五大学院高人一等?”钟伯又问。

“当然!咱们五大学院在流云大陆上名声显赫,岂是你小小万煌学院能比得了的?”万凤学院院长激动道。

“是不能和你们比,你们突然冒出来的那好几十名天才连伤害身体的禁药都敢用服,谁能和你们比啊?”钟伯讽刺道。

“另外,你们五大学院既然那么厉害,前十名中怎么就没有一名学生是五大学院的呢?”钟伯又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万凤学院院长被气得哑口无言,颤抖的指着钟伯,好半晌只说出一个字来。

可见,他是真的被气到了。

“钟伯,这事咱们心里知道就好,就别往外说了!”不甘寂寞的沧云大长老,笑眯眯的敲边鼓!

“也是,其实我又何尝愿意这样说,可有人非得逼我啊!”钟伯一脸的无辜,并强烈表示:“功法本院长是绝对不会透露的,所以你们就死了这个心吧!”

“嗯嗯,各家功法都是一个家族最宝贵的财富,这确实不好往外说!所以,万凤院长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反倒是你们五大学院,是不是应该把自家学生服用了禁药的事情解释清楚?不然,我可就要代表沧云讨伐你们了!要知道,自古以来,服用了禁药的人,下场可都不怎么好!虽然那些学生只是中小家族出来的,可你们也不能如此祸害人家学生的身体啊!这一个处理不好,没准会惹了众怒的!”沧云大长老慎重提醒道。

这话一出,包括万凤学院院长在内,五大学院院长都冷静了下来,这事确实棘手啊!现在该怎么办?而且,刚才万凤学院院长太过得意忘形,禁药一事已经公诸于众,显然是瞒不住了!

这不,在场的观众们听闻此事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贵宾席,一脸的不知所措。

特别是一些家族代表,此刻脸色更是晦暗难测,显然都在心中思考着此事所带来的影响。

面对这种情况,五大学院院长也头痛了。

涉及服用禁药的学生中,万龙和万凤学院就占了近三分之二,其中万龙学院有十五名,万凤学院十三名,而另外三大学院,万启、万滔、万华出事的学生相对较少,他们三大学院加在一起,共有十一名学生被波及,如此丑闻,五大学院一个没跑了,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毕竟,五大学院表面上关系是相当好的,如果他们跟人说,他们是无辜的,只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不然,怎么就只有你们五大学院学生出事了?

另外,这么多年来,青云榜已经不知道进行了多少届了,每一届的最大赢家都是由你们五大学院轮流坐庄,这其中要说没有啥猫腻,谁信?

如此一来,在场充当观众的各大中小学院代表,脸色也全都不虞起来!

特别是那些中小学院的学生,一直以来,他们都被五大学院压迫的很惨,现如今,看到五大学院倒了霉,他们如何能不开心?

一时间,他们投向五大学院学生的目光,都充满了深深的鄙视和强烈的反感!这让五大学院学生如芒在背,心头也十分的不是滋味!

从曾经万人敬仰、高高在上的五大学院学生,到如今沦落为众人眼中服用了禁药的所谓天才的同学,这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也让他们对服用了禁药才制造出来的天才们,产生了极大厌恶!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他们全都害惨了啊!

想到这儿,五大学院的学生纷纷涌到贵宾席,有对此结果表示质疑的,有要求惩罚那些服用禁药学生的,甚至还有要求取消这次青云榜的,总之,各种奇葩要求应有尽有!

“大家都冷静下,听我说!”灵师总会副会长见事情闹大了,连忙清咳了几嗓子,并安抚着,然后,他又朗声道:“首先,我想说的是,这次的检查结果肯定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是丹师总会的两名副会长亲自确认的,因而检查结果你们无须担心!”

“其次,那些学生服用了禁药,肯定是已经违返了比赛规则,按照青云榜的相关规则,对于他们的惩罚由胜利者来决定,因而我们又征求了冰娆等人的意见,他们的想法是,那些人服用了禁药已经是最大惩罚了,因而最后我们灵师总会代表四大公会宣布,取消服用禁药的学生的一切成绩,并且终身禁赛,希望众学子能对此事引以为戒,千万不要在出现这样的事情,毕竟,修炼还是得一步步来,一口是吃不成胖子的!”

“第三!这次青云榜不会取消,否则,对其他人又何尝公平?”

说出了这三条,灵师总会副会长脸色也慢慢板了起来。

在他这样说了之后,如果这些学生仍然不懂得见好就好,可就怪不得他了!

“其实,如果你们对这次的检查结果有所怀疑,完全可以请各家丹师在去检查一番,我相信,你们总有几个交好的丹师,他们肯定不会骗你们!”突然,钟伯淡定自若提议着。

在场的人一听,是啊!

他们可以让家族的丹师去检查啊!

想到这儿,立即有人转身离开了贵宾席,去找自家丹师了。

钟伯见自己的话起了点作用,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这些笨蛋啊!

检查的结果是经过丹师总会两名副会长确认的,难道还会有假吗?而他们若真找人去复查,那摆明了就是不相信丹师总会的副会长啊!被人如此质疑,谁会高兴?

不过,他可不会在意对方会不会得罪了丹师总会,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而五大学院院长听完钟伯的提议,脸色又黑了几分。

显然,他们也了解钟伯的意思了,不然,他们怎么不敢质疑此事呢!

丹师总会副会长那是什么人?炼丹宗师级的大人物,也是你敢得罪,敢质疑的?

不久,丹师总会的一名副会长,黑着脸来到了贵宾席,并冷嘲热讽道:“五大学院的学生们,真是越来越有出来息了,五位院长教育的好啊!”

呃!闻言,五大学院院长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同时陪着笑脸道:“田副会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能有什么误会?只是有几个家族派了名丹师去检查那些服用禁药的学生而已!”丹师总会副会长凉嗖嗖道。

还真去了?

五大学院院长有些惊了,他们还以为,不会有丹师愿意做这样的事,因而根本就没有阻止,想不到,还真有不长脑子的啊?

一名小小丹师,居然敢去质疑炼丹宗师检查出来的结果,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以后五大学院的人,如果需要丹药的话也不要在找咱们丹师总会了,直接找那些丹师就好,丫的!咱们丹师总会以后不做你们五大学院的生意!”丹师总会副会长,随后又说出了这个可怕的决定。

顿时,五大学院院长小脸煞白,这、这怎么可以?

“哈哈!丹师总会的决定真是英明啊!我举双手双脚支持!”没等五大学院院长说点啥,钟伯便首先表态道。

看到五大学院院长吃瘪,这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嗯,确实是英明的决定!我们沧云国也表示强烈支持!”沧云大长老也笑眯眯道,心情简直大好!

一直以来,丹师总会的出药量都不算太大,因而被各家族抢得很凶猛,特别是五大学院,借着以各大家族的良好关系,他们占据了丹师总会每年出药量的三分之一,如此,各大家族分到的丹药配额自然就少了许多,现在丹师总会放话不供应五大学院丹药了,他们五大学院的优势自然也就没有了!这样的结果,怎么能不让他欣喜?

这次青云榜,果真是没有白来啊!

瞧这好戏一台台,简直要晃花了他们的眼啊!

“田副院长,这是个误会,他们的做法,跟我们五大学院没关系啊!”看到钟伯和沧云大长老一唱一和的模样,五大学院院长真是恨得咬牙切齿,但现在,他们却顾不上这些,毕竟,哄丹师总会的两位副会长,才是重中之重啊!

可丹师总会的副会长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只是冷哼一声,并一脸傲娇的将头转向另一边。

事实上,丹师总会如此做,也是因为跟冰娆达成了一项协议。

那就是,每年冰娆供应他们一定数量的药材,虽然是市价,但其中有些药材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有了那些药材,他们丹师总会这些老古董们,自然可以炼制出来传说中的丹药,这对于他们在丹药一途上的突然也有着极大好处,如此,他们怎么可能不站在冰娆这边?

利益驱使,在加上某些人对他们的怀疑,让丹师总会心安理得的抛弃了平日风光无限的五大学院,转而选择跟冰娆合作!

不过,五大学院院长见丹师总会这位副会长如此,却是急了!

五大学院之所以在流云大陆地位极高,可全靠着每年从丹师总会买到的丹药呢!如果没有了丹药,不出几年五大学院就得沦为二流学院,这让向来高高在上的五大学院绝对接受不了!

可丹师总会这位任性的副院长,就是不搭理他们,这样的事实简直快要令五大学院院长崩溃了!

怎么会这样啊!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就在这时,冰娆、冰溪以及沧陌染与丹师总会另一位副院长有说有笑的走到了贵宾席,他们是来找钟伯和沧云大长老的。

唔,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该回家休息了啊!

谁知五大学院院长一见到冰娆,当即暴怒起来:“冰娆,是不是你在搞鬼?”

冰娆眨眨眼,不解道:“五位前辈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你别装傻!你说,你是不是对之前的检查动了什么手脚?”万凤院长直接质问。

冰娆看傻子般看着万凤学院院长,无奈叹气道:“前辈今天没吃药就出来了吧?”

“你、你什么意思?”万凤学院院长愣了愣,他吃什么药?他又没有病!

“幻想症都犯了,这样可不好,快回家吃药吧!可别逮谁咬谁,万一真把人给咬了,再传出万凤院长有疯病的传闻,这多影响前辈的名誉啊,你说是吧?”冰娆十分善解人意的劝道。

却把万凤院长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完全黑掉了。

“冰娆,你少耍嘴皮子,我问你这事是不是你搞的鬼?”深吸一口气,万凤院长怒问。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检查的事情,由丹师总会负责,不如,你问他们啊!”冰娆提议。

“嗯,事情是我和田副会长经手的,万凤院长有什么想问的吗?”丹师总会另一名副会长十分配合冰娆道。

“我想知道,在禁药事件中,冰娆究竟有没有做手脚,请丹师总会如实回答!”万凤院长一脸认真道。

“她能做什么手脚?那禁药的配方在流云大陆上早就失传多年,除非一些古老家族,不然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所以,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这事与冰娆等人无关!”丹师总会另一名副院长慎重道。

“难道她真的没服用禁药?那她实力高出自身等级那么多,又怎么解释?”万凤学院继续质问着。

“我不是说过了,是功法的关系吗?”田副会长皱了皱眉头道,何着他之前的话全都白说了,五大学院的院长根本不信吗?

“冰娆,你敢不敢将自己修炼的功法公诸于众?”万凤学院院长随即要求。

“我为什么要将功法公诸于众?万凤院长的要求过份了点吧?还是说,三大国、十大家族的功法,都能公开让流云大陆上的人免费学习?”冰娆笑了,并好奇问道。

“这、这当然不可能!”万凤院长心猛的一跳,并连忙道。

“他们不可能,我就得公布?万凤院长,你果然病得不轻啊!瞧,都开始说上胡话了!”冰娆脸上表情可无奈了。

“不公布,你就是心虚!”万凤院长火大道。

“如果这样想,会让你心里好受些,那尽管想吧!”冰娆懒得搭理这异想天开的家伙了,并转头对钟伯和沧云大长老道:“爷爷、大长老,咱们回去吧!不然,跟疯子呆一起久了,会严重影响咱们的智商!”

“嗯,回去吧!五位院长,回去睡个好觉,没准能梦想成真!”临走前,钟伯笑着建议。

五大学院院长气得抓狂,特别是万凤院长,简直疯狂到不行。

灵师总会副会长看了眼万凤院长,心道,这老家伙不会真有什么疯病吧?

艾玛!他还是离远点吧!

很快,四大公会的高层也纷纷撤退!

整个贵宾席只留下了郁闷的五大学院之人。

隔天,流云大陆上又不知怎么起了一则流言。

这则流言,不但和五大学院有很大关系,而且,还关系到以前青云榜的成绩。

流言中质疑了五大学院在以往青云榜上取得的亮眼成绩,甚至怀疑他们以前就有作弊的行为,不然,为什么每回青云榜,都是由他们轮流夺榜?

而这流言一出,就有如星火燎原般,怎么都控制不住的疯狂蔓延起来,五大学院的高层很想控制流言的趋势,却发现他们越是制止,这流言传播的速度便越快,如此事实,简直快要把他们给逼疯了!

“冰娆,肯定是冰娆干的!”成了真正难兄难弟,聚在一起并且商量对策的时候,万凤院长怒火中烧的吼道,并将责任都推到了冰娆身上。

万滔学院院长皱眉:“这不太可能吧?他们从昨天回了沧云的别院,到现在都没有出过院子,如何散布这谣言?”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万凤院长火大道。

“也有可能是其他中小学院,前些年,他们被咱们打压的太狠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扳回一城的机会,他们岂会轻易放过?”想了想,万滔学院院长才道。

对于冰娆的问题上,他还是比较理智的,毕竟,好歹跟冰娆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对于冰娆他多少还是了解的。

冰娆那个人,你不去惹她,她可不会主动来招惹你们,同样,一但有人招惹到她,那也得有心里准备承受她的报仇,而万滔学院的院长深知,目前为止,招惹过冰娆的人基本上都没得到什么好处。

看看以赫连家族为首的五大家族就知道了,他们与冰娆的矛盾已经深到用刀都砍不断了,可冰娆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还有沧云国。

沧云国的沧幕华看冰娆多不顺眼啊!

现在他怎么样了?

成了沧云太上皇,据说连自己的寝宫都出不了!这可都是因为冰娆啊!而沧云国的众长老,哪个不得哄着冰娆?

因而,万滔学院院长很清楚,想跟冰娆作对,光有强大的势力是不够的,还得有覆没的心理准备啊!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们想借各大家族的势,人家也百般推脱,如此形势,正是他们应该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啊!还瞎蹦达啥?难道非得逼得冰娆对他们出手才行?

不过,万凤学院院长显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压根听不进别人的话,如此,万滔学院院长也就懒得跟他废话了,反正,无论万龙和万凤有啥活动,他们万滔肯定是不会参加的!

“这不可能!除了冰娆,他们没那个胆子!”听完万滔院长的话,万凤学院院长反驳道。

万滔院长啥也不说了,他算看出来了,不管他说啥,这货都有理由反对,并认定了流言是冰娆所为,如此,他还能怎么办?

万启和万华两位院长也觉得冰娆应该不至于这样做!

虽然他们和那小丫头相处时间短,但却深知那小丫头聪明的很,她应该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更主要的是,人性本就如此,若是没出现禁药这事,五大学院自然还是高高在上的五大学院,可一但出了事,他们以前的成绩,自然也会受到别人质疑,特别是那些曾经被他们打压过的学院,更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同时万启和万华的院长也认为,相比他们同冰娆所在万煌学院的矛盾,五大学院同其他学院的矛盾显然更深!

可以说,在场的五位院长,都有着各自的小心思,因此,他们虽然名为商讨此事的解决办法,但却谁都没能说出有用的意见。

不久,五人聚会便解散了。

与此同时,一直严密监视五大学院的老鼠密探,也将消息传回了冰娆处。

冰娆听闻这个消息,却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并吩咐包子将两名学长请过来。

那两名学长到了冰娆所住院子后,都有些奇怪冰娆为何突然找他们,而且,不知为何,他们心里突然涌起一丝不安!

“为什么?”见两名学长来了,冰娆直截了当问。

两人被问懵了,并傻眼的看着冰娆,啥意思啊?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冰娆见两人装傻,只好重复道。

“我们做什么了?”两名学长眨眼睛,一脸无辜道。

“包子会拉肚子,是你们搞的鬼吧?”冰娆见两人还装上无辜的,有些好笑道。

“学妹,我们知道你们包子关系好,可你也不能因此而污蔑我们啊!他明显就是吃坏了东西,怎么能怪到我们身上?”两名学长有些不服道。

“非要让我把话说明白?”冰娆见两人死不悔改,无奈叹气道。

两人默不作声。

这时,沧陌染递给冰娆一份文件,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自己看吧!”冰娆将文件丢到两人面前道。

两人拿起文件,当即脸色大变。

“学妹,你居然调查我们?”两人大怒,这是对他们的羞辱啊!

“写的什么?让我瞧瞧!”包子见两人神情不对,一把抢过文件看了下去。

文件上写着这两名学长的自出生以来到现在的所有事情,其中有几件大事还做了标注,特别是他们曾经参加的佣兵团,并非参与任务而覆没,而是因为团员们自相残杀!还有个人赛的时候包子会拉肚子,也是这两人在他们的食物中下了巴豆,目的就是希望他们无法继续参加青云榜!

此事的罪魁祸首,正是五大学院!

当然,他们所下的巴豆,只下在了早上的粥里,而那粥包子喝的最多,因而反应来的也最快,不然真等上了擂台,一切可都晚了!

看完,包子的脸色都不好了,并一把将文件丢到这两名学长脸上,怒吼着:“你们还是人吗?为了利益,连自己学弟都给杀了?还下毒害我们?”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两名学长见事情瞒不住了,只能承认,并装可怜道。

“被逼无奈?我把你们杀了,事后是不是也可以说是被逼无奈?”包子闻言怒火中烧的吼道。

“学弟,我们不想的,再说,你们不是啥事都没有吗?而且,还包揽了前十名。”其中一学长忍不住道。

“我们没事,可不等于你们也没事!”包子愤怒道,并跑了出去。

很快,包子又回来了,然后拿了一大把丹药不客气的塞进两人嘴里,并吩咐自己的兽兽将两人拎了出去。

“娆儿,他们怎么处理?是咔嚓了,还是怎么样?”转头,包子又问冰娆。

“嘿嘿!留着,留着,以后试药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星儿,坏笑道。

“……”包子忍不住哆嗦了下,暗道,你狠!

对于星儿的决定,冰娆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而且,冰娆知道,星儿是有地方关着他们的。

在星戒之中,有一个监狱。

那里虽然早就被星儿规划出来了,但至今还没有一个囚犯使用过,如今,她这两名便宜学长反倒成了那所监狱之中的首批客人了。当然,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冰娆可一点都不同情他们。

而被包子喂了一大把各种奇葩药效的丹药,本就折腾的死去活来的两名学长,在进了星戒监狱后,苦难的日子才算真正来临了!

当然,这两人的出现和失踪,虽然都很突然,但却没有给冰娆等人带来任何的影响,他们就如同两个不起眼的小水花,落到水中后甚至激不起任何涟漪,就被众人给遗忘了!

两日后,青云榜各人赛总决赛也正式开始。

由于进入决赛的都是万煌学院的学生,因而,总决赛已经没有了什么悬念,甚至不少人都认定,冠军将会在冰娆、冰溪以及沧陌染之间产生!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包子等人一见到对手是这三位,就集体认输了!不是他们不想和他们打,而是打不过啊!如此,还浪费时间干嘛?有那时间,回去睡会好不?

等轮到冰娆和沧陌染之间的战斗时,沧陌染本能的也想认输,不过,冰娆一句话却使他改了主意。因为冰娆说,“我可不打算要个实力不如自己的男人!”

一听这话,哪个男人受得了?

沧陌染急于证明自己,因而着急的和冰娆过起招来。

你来我往的战了数百回合,两人仍然难分胜负,而他们之间那精彩绝伦的战斗,也令在场众人看得如痴如醉。

这一刻,他们才惊觉,这次的青云榜算是没白来!

瞧瞧人家,还未婚夫妻呢!打得多认真啊!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沧陌染出手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他怕不小心伤到冰娆,可见冰娆面露不虞的时候,他便立即改了主意,并认真对待起来。

两人都使出了杀手锏,灵技更是如水般猛劲往外抛,直看的围观众人心疼不已,这些灵力,不知道要攒多久啊!就这么打出去了?

仍然坐上贵宾席的万凤学院院长见状,又咬牙切齿道:“他们灵力怎么那么多?这不科学,这都赶上一名灵尊所存储的灵力了!他们肯定有问题!”

面对万凤学院院长的质疑,贵宾席上的其他人只想说,拜托安静下好吗?你实在太吵了!

“你们没听到我的话吗?他们自身所拥有的灵力与实力不符啊!”见没有人搭理他,万凤学院院长忍不住吼道。

“万凤院长,这种事是嫉妒不来的!”轻叹了口气,灵师总会副会长一脸无奈道。

“我嫉妒?你说我嫉妒?”万凤院长指着自己,不敢置信道。

“嗯。”灵师总会会长点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我才没嫉妒,我说的都是事实!”万凤学院院长火大吼着,可惜,没有人搭理他!

怒瞪着擂台上风华绝代的沧陌染、以及倾国倾城的冰娆,万凤学院院长眼睛都喷火了,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优秀到令人忘尘莫及!

无论容貌、气度以及实力,都让人没办法不嫉妒!

这两货,天生就是众星拱月的那个月,是众人仰望的存在啊!

可万凤学院院长怎么乐意仰望着两个小辈,因而,他的眸子一直在喷着熊熊怒焰,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冰娆和沧陌染只怕早就死个千八百回了!

这个时候,冰娆和沧陌染全身心都沉浸在痛快淋漓的战斗之中,本应不受外物所影响的他们,都明显感觉到一道不甚友好的目光,又打了会儿,两人停手!

裁判见状,判定两人平手!

“我输了!”沧陌染主动道。

“你并没有输。”冰娆很无奈道。

“输了,我实力在你之上,却没能赢过你,这本身就已经输了。”沧陌染郁闷道,他可是晋阶三次了啊!而媳妇才两次,不过,他是不在意媳妇比自己强大滴!这样的媳妇,才不会被人欺负嘛!而他甘愿做媳妇的贴心小棉袄!

想着,沧陌染的眸光越发的柔情似水,边上离得最近的裁判,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了,这妥妥是在虐单身狗啊!

不想被虐的裁判,主动离开了擂台。

而擂台之上的冰娆和沧陌染,却四目相对…

良久,观众席的众人也全都受不了了,这两货,就不能考虑下单身汪们的感受吗?不带这样刺激人的啊!

“媳妇,咱们下去吧!”这时,沧陌染终于反应过来。

冰娆点头,休息了半个小时,就轮到她与哥哥的战斗了。

一上擂台,冰溪主动认输。

冰娆很无奈,冰溪却笑着道:“我从小就打不过你,这你知道的。”

接下来的一战,是沧陌染和冰溪。

上了擂台后,沧陌染便认真道:“大舅子,我是不会让着你的!”

“嗯,我也不会让着你!另外,请别叫我大舅子,我现在还不是!”冰溪纠正着沧陌染的口误。

沧陌染险些抓狂,他算看出来了,这大舅子是故意的,是想给他制造情敌吗?哼!他才不怕!媳妇谁都抢不走!

随即,沧陌染怒而出手!

他的攻击凶猛而凌厉,冰溪的防御也坚实厚重。

两人全都属于攻防极为平衡的人,因而你来我往的战了数百回合后,都很难奈何得了对方,最后,两人的战斗也以平局而告终。

等计算成绩的时候,由于沧陌染和冰溪在与冰娆战斗中,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认输,因而冰娆毫无争议的得到了此次青云榜的冠军,沧陌染、冰溪则因为成绩相同,并列第二。

知道这个成绩后,冰溪、沧陌染不禁异口同声的大声道:“妹妹(媳妇)威武!”

可见,冰娆得到冠军,简直比他们两人夺冠还要高兴!

特别是沧陌染,兴奋到不行!

一直以来,总有人拿他的身份来说事,百般嫌弃冰娆,因而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媳妇在青云榜上能够夺冠,如此,看谁还敢在说三道四?

要知道,青云榜可是流云大陆上千百万年来最重要的一项传统赛事,规模极大,而夺了青云榜的冠军,还会被载入青云榜的史册,千古流名!

只要一想到千百万年后,还有人会知道媳妇的名字,沧陌染就激动到不行!

媳妇,永远都是最优秀的!

另外,据沧陌染所知,自有青云榜以来,貌似还没有女子夺冠的记录,因而,媳妇这是又创了新记录了啊!

沧陌染好开心,但偏偏有人看不得他们开心。

万凤学院院长见青云榜桂冠居然被个女人得去了,心里极度不平衡道:“哼!被个女子压过,你们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我们就是高兴,要你管?万凤院长,如果这么闲,不妨多想想如何对大众解释以往青云榜的猫腻吧!为何往届青云榜的前十,都被你们五大学院承包了呢?”沧陌染淡淡道。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当然是实力造就的!”万凤学院院长一脸自信道。

“是吗?”冰溪故意拉长声音道。

“当然!说我们青云榜有猫腻,我看你们也有吧!别忘了,这次青云榜的前十可是全被万煌学院的人包揽了!”万凤学院院长咬牙反驳道。

“我们可没服食禁药,此事丹师总会可以做证!”冰娆听见这话,笑眯眯道。

万凤学院院长被噎到不行,涨红着脸,瞪着冰娆许久他才恶狠狠吼着:“那也证明不了你们没使手段!”

“说的也是,那就请万凤院长努力搜集证据,好给我们定罪吧!我们等着你!”冰娆依然笑得云淡风轻,一派轻松自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