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保证不踹,才怪!

冰娆也不在乎他们是否相信,等第一组的五十人先行上场后,她一道烈焰焚心下去,五十人的对手便立即被秒掉了一大半!

霎时,满场再次震惊!

这、这是人吗?

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群攻?

站在擂台下等待战斗的五十人面对此景虽然也心惊肉跳,但他们还是忍不住给冰娆的强大找了借口。

第一组的五十人里,可没有一位灵皇啊!

这样想过,仍在等着上场的五十人心里都平衡了。

尤其是那五位灵皇,脸色虽然不好看,但至少心情平复了,不然,只怕还没上场,冰娆的强悍便要影响他们的斗志了!

这时,冰娆又出了一次手!

五十人的挑战者,皆被悉数打了下擂台!

轮到余下的五十人上场后,他们先是排了个整齐的队型以方便防御,并且都很是警惕的看着冰娆,然后,便先发制人!

面对同时出手的五十人,冰娆不慌不忙,先是给自己上了一道防御土墙,接着,仍然是烈焰焚心出马,刹那间,五十人的整齐队型就被打得四分五裂!

趁着这间隙,冰娆又上了一道烈焰焚心,数不清的火红莲花,便飞舞着朝那五十人攻去。

火红莲花看似小巧,但热度及攻击力都相当惊人,一但沾染就会被烧伤!

冰娆两道攻击下去,实力相对较低的灵王,便都被收拾掉了。

短短数分钟,擂台上就只剩下五名实力最为强劲的灵皇,当然,这也是冰娆故意留下来的!

看着五名神色有些惊慌的灵皇,冰娆笑眯眯的安抚着:“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我去!谁要你温柔啊!

裁判也愣了愣,心道,你温柔能咋滴?还不是要出手?难道说,会对这五位手下留情吗?要知道,这五位可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新晋天才啊!

五位天才若是一起出手才能将冰娆打败的话,他们的天才之名只怕也…

但如果他们五人一齐出手都打不过冰娆呢?

天才是谁只怕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突然间,裁判居然有些期待冰娆能打败这五名天才,不为别的,就冲着自己和冰娆在擂台上一起呆了这么久,他也应该支持冰娆的吧?是吧?是吧?

面对裁判突然期待起来的表情,冰娆倾城一笑,然后瞬时出手!

灵技还是火属性,但她却换了。

这次,不在是群攻击范围最大的烈焰焚心,而是只和烈焰焚心差了一个字的烈焰残心!

烈焰残心她一般很少使用,因为说它是群攻的话,它有些鸡肋,可它的攻击范围却又不仅限于一个对手!它的可攻范围正好为五人,就仿佛为擂台上的五名对手量身定做的一般!

对此,冰娆相当满意。

一道烈焰残心释放出去,对面五人顿时更慌了,因为那五人明显感觉到这道灵技似乎比之前的那道更强!而且,现在这道灵技也没有什么绚丽漂亮的特效辅助,直接上来就是五道暗红色的灵力直逼人心口!

五人面对如此可怕的灵技,很想躲开,但他们却突然感觉腿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似的,根本动弹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五人更加的惊慌失措!

与此同时,烈焰残心已经打到了他们身上!

噗!五人集体口吐鲜血,根本毫无反抗能力的就被击中,然后,五人的身体便直挺挺的跌下了擂台!

这一切的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五人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输掉了比赛。

另外两个擂台之上,冰溪和沧陌染也赢的相当轻松!

仿佛在强的实力,在他们面前都有如纸糊的一般,根本不堪一击!

静谧!

绝对的静谧!

整个赛场霎时安静下来,无论是贵宾席还是观众席上的众人,几乎都目瞪口呆的注视着眼前一幕!

只有钟伯以及沧云大长老等人,笑得开怀!

沧云的众长老更是开心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好啊!轻松取胜!

真是太好了!

哼!还天才呢!

就这般不堪一击吗?纸糊的吧?

转头,沧云大长老还故意挑衅的看着五大学院院长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天才啊?咋这么不禁打呢?”

五大学院院长脸黑得有如墨汁般,阴沉沉的僵着,谁都不愿意搭理这个有些得瑟的老头!

偏偏沧云大长老还情不自禁的道:“一会在来几个百人战,这战斗就差不多了吧?”

这下子,他的话终于把五大学院院长给惹毛了!

万龙学院院长嗤之以鼻道:“做梦去吧!这才上了几个天才?咱们五大学院的天才加在一起,可有好几十人呢!”

“怎么会有那么多?而且我有点想不明白,为嘛那些世家少主、皇室皇子至今还是灵王,那些平日里明不见经传的学生却成了灵皇呢?你们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啊?”沧云大长老一脸狐疑道,他可是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毕竟,如果一个人想隐瞒实力很正常,可好几十人一起隐瞒实力,这就有点太巧了吧?

巧的有些不像真的!

“要你管?我们怎么可能动什么手脚,怎么动?你说?你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来,那可就是污蔑!”万龙学院院长一听,有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咪般,气得直接扯着嗓子大吼了起来。

沧云大长老仿佛哄小孩子似的道:“瞧,急了吧?急什么呀?我只不过随便说说!你急可只能证明自己心虚啊!”

“你!”瞪着沧云大长老,万龙学院院长真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这老东西咋越老越招人烦呢?

转而,万龙学院院长突然又笑了,并道:“你们沧云之前瞧不上冰娆,如今也打脸了吧?还好意思说我!哼!”

“那又如何?咱们沧云知错能改,现在跟冰娆的关系可好到不行呢!你没看到她的那些兽族朋友如今都在沧云定居吗?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和咱们沧云关系和谐啊!”沧云大长老厚着脸皮道,心里则直郁闷。

丫的!之前是哪个混蛋说冰娆是废物,配不上他们陛下的?如果冰娆这样的都配不上,流云大陆上只怕也就没有人能配得上陛下了!

好在,一切都还没到无法搀回的地步,都还来得及!

想着,沧云大长老不禁有些庆幸了!

而万龙学院院长听沧云大长老这样说,不禁继续嗤笑道:“你确定不是自我安慰,确定那些兽兽不是为了监督你们?”

“当然不是!”沧云大长老肯定道。

“嗯嗯,我们不是的!我们很喜欢沧云!本王还是沧云摄政王呢!”不知何时出现在贵宾席的紫冥,突然插嘴道。

“……”万龙学院院长默了,沧云这不要脸的,居然让只貂当摄政王,这是想要亡国吗?

沧云大长老的老脸又笑成了一朵菊花,并得瑟道:“你听到了吧?咱们沧云跟兽兽的关系可是相当和谐的,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万龙学院院长忍不住撇嘴,并鄙视的看了眼沧云大长老没在说话。

紫冥这时又皱眉道:“我听说有一种丹药,可以瞬间提升人的整体实力,使得参赛者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他们不会是服了那种药吧?”

“怎么可能?”万龙学院院长一听顿时跳脚!

这样的罪名他们万龙学院可不能担着,因为青云榜的比赛中,是绝对禁止使用提升实力的药物的,这种药对身体的伤害异常大,属禁药一类!

“没有你急什么?心虚啊?”沧云大长老轻瞥了眼万龙院长,淡淡道。

“八成是心虚了!”边上的钟伯插嘴道。

“你、你们不要污蔑我!我们学院的学生才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万龙学院院长面对眼前两人一貂的一唱一和,脸色更黑了!

这三个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啊!故意抹黑万龙学院!

“不好说!”紫冥笑眯眯,淡定自若道。

“嗯,是不好说,要不请丹师公会的丹师去检查下如何?听说但凡服用了禁药的,身体都会跟正常人的不一样!”沧云大长老提议着,并将话茬抛给了丹药总会的副会长。

丹师总会副会长有些纠结,瞧这形势,五大学院的院长就不会愿意让他们检查,现在,沧云大长老却偏偏拖他们下水,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建议检查,应该给众参赛者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不然,对于其他人多不公平?”钟伯举双手赞成!

按他的想法,查吧!查吧!最好你们都查出来毛病才好,这样万煌学院就赢得更轻松了!

紫冥闻言则道:“还是在赛后在查吧!现在不要影响了比赛进程!如果赛后查出来那些天才服用了禁药,就取消他们资格,如何?”

“冰娆他们呢?他们的实力与等级明显不符,是不是也应该好好检查下?”听紫冥这样说,万凤学院院长当即反唇相讥。

“可以啊!咱们不怕查!”紫冥淡笑着道。

万凤院长气结,这意思是他们怕查?

五大院长面面相觑,现在怎么办?有些骑虎难下了呢?

“嗯嗯,都一起查查吧!这样才公平!”听了紫冥的话,沧云大长老也赞同!

“五大学院有意见吗?”灵师总会副会长问。

“你们才是青云榜的主办者,他们有意见也得受着啊!而且,这也是为了对众多参赛者公平公正,我相信,所有人都会积极配合滴!咱们万煌学院就第一个配合!”钟伯没等五大学院院长吱声,就率先响应道。

“……”灵师总会副会长默了,青云榜举办多年,就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啊?

五大学院院长也很郁闷,想他们在流云大陆上风光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被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呢!

“算了!我看咱们也别为难五大学院了,他们估计是心虚,根本不敢让丹师检查!”叹着气,沧云大长老一脸无奈道,接着又补充:“还是就这样吧!咱们吃点亏没啥,可别让五大学院没面子啊!毕竟,五大学院可是咱们流云大陆上最负盛名的学院,名声不能受损啊!”

“说的也是!”钟伯也深以为然的点头。

最后,紫冥也同意了。

五大学院院长听着他们的话,脸色更难看,黑的都看不出本来颜色了,并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些该死的家伙,冷嘲热讽的以为他们听不出来?

哼!不就是检查吗?

五大学院认为自己不怕!所以,他们不能让对方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一时冲动之下,万滔学院院长怒火中烧道:“不就是检查吗?谁怕谁啊?”

“这么说,你们同意了?”沧云大长老笑眯眯看了眼五大学院院长。

万滔的院长一吼完其实就有些后悔了,可话都说出去了,在收回可就丢人现眼了,因而他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是同意了,但另外四大学院的主我可做不了!”

“嗯,没关系!你们同意吗?”钟伯笑着问。

万启和万华两大学院院长只能僵硬的点头,都这样了,他们反对有用吗?

不过,他们这三所学院院长一答应下来,万龙和万凤两大学院的院长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五大学院之中,万龙和万凤冒出来的天才是最多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有他们两所学院拒绝接受丹师公会的检查,这岂不是要落人口实?

不得已之下,他们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见五大院长都同意了,灵师总会的副会长也松了一口气,这下子,万煌学院应该满意了吧?不会在计较他们之前迫于五大学院的压力而更改青云榜规则了吧?

讨好的朝钟伯笑了笑,检查事宜被安排在了赛后。

同时,冰娆、冰溪以及沧陌染三人的擂台上,又各自迎来了一百名挑战者。

这次挑战的百人队伍,其中的灵皇人数有所增加,都达到了十人!

冰娆、冰溪和沧陌染战术基本一致,都是先收拾掉实力低的,然后专门对付那十名灵皇。

当收拾掉其他人,独自面对十名灵皇时,那十名灵皇看着冰娆、冰溪、沧陌染的眸光都是不善的!而他们脸上更是一片傲然之色,仿佛根本不将擂台上一对N的三人放在眼中。

冰娆、冰溪、沧陌染也不恼!

按部就班的收拾掉对手后,围观的众人已经由目瞪口呆改为了淡定自若。

相反,如果冰娆三人无法秒掉灵皇,他们才会感觉到诧异呢!

就这样一轮轮的打下去,当挑战者只余下不到三百人时,冰娆、冰溪以及沧陌染收手了!

总得给其他人点机会啊!是不是?

所以,他们将一对N改为了一对一!

这个时候,擂台上的守擂方又多出了两名万煌学院的人。

无端和卫扬!

两人刚打完五场,见冰娆三人放慢了速度,就心知肚明是在给其他人留着对手了!而此刻,余下的二百多人中,灵皇的数量已经不足五人!

当然,齐亚枫、肖敬等人也都还没有上场。

抽签的时候,他们抽到了倒数第二组,如果不出意外,按照现在的形式,他们也将有机会进入前十的总决赛!

如此,他们只需要等待就好!

但都没怎么打就能进入决赛的话,貌似有些胜之不武啊?

唉!都怪娆儿他们实力太强悍!不过,就算娆儿给了他们机会,面对参赛的好几十名灵皇,他们只怕也排不上什么好名次!

如此想过,他们真心觉得,那还是轻松点吧!至少还能拿来气气人呢!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进,挑战者的人数也在逐渐减少中。

见此情景,冰娆等人彻底放弃了可以秒杀的战斗,而改为慢慢打,好给齐亚枫等人一些战斗的机会,因为现在擂台上的守擂者中,有八个都是万煌学院的人,而另外两个前十的名额,冰娆也打算占上!

等到齐亚枫、肖敬等人站上擂台,已经感觉到打累的包子、詹峰、无名便主动认输,将擂台让给了他们!反正他们的分数差不多够了,也无需在打了!

不过,冰娆三人到是没急着下去,而冰娆,还有一个对手赫连星在放养着呢!

等余下的挑战者只剩下十人时,冰娆给擂台上相处多时的裁判使了个眼色,裁判会意,便安排赫连星上场了。

上了擂台的赫连星,此刻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反而一脸惊恐的看着冰娆,美丽苍白的小脸蛋上满是惧色!

冰娆这个变态!变态啊!

赫连星真心后悔,之前没事去挑衅冰娆干嘛呢?现在好了,冰娆真成自己的对手了,而见证了冰娆变态的赫连星,此刻已经无力去挑衅冰娆了。

冰娆则笑笑,二话不说一脚踹上了赫连星的肚子!

赫连星措不及防,直接四脚朝天的跌倒在地。

冰娆有些内疚,并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战斗已经开始了,原来裁判还没有吹哨呢!”

“……”裁判表示很无辜,他这算躺枪吧?是吧?

赫连星则一脸悲愤,尼玛!没吹哨你就上脚?实在是欺人太甚啊!

不过,赫连星刚刚从擂台上爬起来,还没等站稳,冰娆又一脚踹了上去的时候,她已经气得无力吐槽了!

她就算在傻,也看得出来冰娆是故意的了!

可偏偏冰娆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啊!我这纯属条件反射!看到被我打倒的东西想起来,就会忍不住补上一脚!”

“……”裁判很是同情赫连星,但他无能为力啊!

赫连星也气得吐血,啥叫看到被打倒的东西就会忍不住想补上一脚?那她还起不起得来了?

小心谨慎的赫连星,怕冰娆在踹她,一时半会都没敢起来。

看到她就那样在擂台上四脚朝天的趴着一动不动,围观众人都忍不住有些醉了。

话说,你这也太不顾及形象了吧?

好歹现在也是赫连家族的大小姐,能不干这样丢人现眼的事吗?

就算输,咱们是不是也得输得堂堂正正啊?

但赫连星摆明了不想输,也不想在被踢,所以,她宁可丢脸的躺在地上,也不肯起来。

对此,裁判表现很无奈,这纯属耍赖的行为,算不算犯规啊?

可看到冰娆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裁判放弃多管闲事了!貌似冰娆也玩得蛮开心的!

可贵宾席上,万凤学院院长的脸在见到赫连星如此作为后,整张脸都耷拉了下来,这、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赫连星就是不起来,你能有啥办法?

这时,沧陌染、冰溪等所在擂台,都已经结束了各自战斗,只剩下冰娆所在擂台,她和赫连星还在僵持着。

下了擂台,沧陌染、冰溪等人立即来到冰娆的擂台边观战。

“媳妇,把她踢下去算了,别浪费时间了。”见媳妇不动手,赫连星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更是不肯起来,沧陌染有些不耐烦道。

冰娆听话的点头,然后一点点走近赫连星,居高临下的问道:“赫连星小姐,还要打吗?打的话就自己爬起来,不想打的话,我就直接把你踢下擂台如何?”

“……”赫连星有些茫然,还打吗?丫的!打不打她都不能让冰娆将自己踢下擂台!那多丢人啊?她可是新晋风头最劲的天才,如果那么狼狈的输掉比赛,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想着,赫连星已经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并警惕的看着冰娆道:“冰娆,战斗还没真正开始,你不能在踹我!”

“嗯,我保证不踹,才怪!”说完,冰娆就又是一脚!

赫连家的女人,都这样的讨人厌,如何能不踹?

啊的一声尖叫,扑通一声,赫连星则跌到了擂台周围的围栏上,围栏之间距离又很宽,她更是险些跌下擂台!

冰娆见状,直接拽住她的一条腿,又把赫连星给拖了回来!

围观的裁判一直看着,额上冷汗直冒,在补上一脚不就下去了,还拖回来干嘛?仿佛感知到裁判心思,冰娆委屈的提醒着:“裁判,你还没有吹哨呢!”

“……”好吧!裁判差点给固执的冰娆跪了,而他相信,冰娆会这样说,应该是为了让赫连星心服口服!可在没吹哨前,你就把赫连星给折腾得头发乱了,衣服脏了,小脸上满是惊慌,这样真的好吗?

冰娆才不管这样好不好,在裁判哨声响起后,冰娆对着被她拖回来的赫连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并直接把本就不是很清醒的赫连星给打蒙了!

即便这样,冰娆仍然没有放过赫连星。

一番拳打脚踢之后,赫连星脸肿了,嘴角血液根本止不住的哗哗往外淌,一张嘴,牙齿也都争先恐后的朝外跑…

惨!真惨!

裁判忍不住想捂脸了!

还有冰娆,明明可以靠灵技,却偏偏使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达到羞辱赫连星的目的!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坏了!但看着却挺过瘾的啊!

贵宾席上,万凤学院的院长看到赫连星被冰娆如此对待,气得大怒,并直接开吼:“冰娆实在是太过份了,她怎么能如此对待一名女子?”

“咱家娆儿也是女的啊!这有什么?还是说,你想看到她如此对待一名男子?万凤院长,你还挺重口的!自己学院没有男子,就希望别家学院的男生倒霉吗?你这什么阴暗心理啊!这种想看别人倒霉的想法可是要不得的啊!”钟伯闻言,一脸不赞同的道。

万凤学院院长被钟伯的话气得差点吐血,尼妹,他不是这个意思好不?该死的家伙,居然曲解他的话!

万凤院长很愤怒,而另外四家学院的院长看着他的脸色则有些不善。

“你们不要受这家伙挑拨,你们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黑着脸,万凤学院院长解释着。

“我们知道,不过钟伯说的也没错,两个女人打架罢了,咱们最好不要参与!”万滔学院院长听了,略带无奈道。

不参与,赫连星还不被冰娆给折磨死了?

万凤学院院长有些不安,赫连星好歹也是万凤学院捧出来的,若真毁在冰娆手里,对他们学院的名声也会有影响啊!

可惜,没有人了解他的心声,贵宾席上坐着的人,都冷眼旁观冰娆虐打赫连星,根本没有人愿意阻止!

万凤学院院长倒是想阻止,可灵师总会的副会长知道他的意图后则淡淡提醒:“战斗还没有结束,任何人都不允许无故打扰,不然,影响了比赛双方发挥,谁负责?”

见灵师总会是这个态度,自己的想法又没有人支持,他只能将满腔怒火收进肚子,并用喷火的眸子狠狠瞪着冰娆。

冰娆察觉到贵宾席上传来的那道仿佛要杀人的眸光,抬头瞧了眼,然后又给了对方一个倾城笑容,并继续旁若无人的揍着赫连星!

等冰娆终于揍够的时候,赫连星的脸已然肿得看不出本来面目了,并衣衫凌乱、气息全无的晕了过去!

冰娆可以肯定,赫连星还活着!

接着,冰娆又一脚将赫连星踹下了擂台。

做完这一切,冰娆也拍了拍手,大摇大摆的下擂。

等在下面的沧陌染见媳妇下来了,连忙迎上去,并抓着她的手心疼的问:“疼吗?手打疼了吧?脚踹疼了吧?”

“……”沧陌染声音不小,前排观众基本都听到了他的话,顿时,众人都忍不住风中凌乱!

话说,你们这样秀恩爱,真的好吗?

冰娆则笑笑:“不疼,只是我打累了,要不然还能在揍会儿呢!”

“那就好!”沧陌染放心了,然后,一大票人簇拥着冰娆离开了赛场中央。

最后一统计成绩,万煌学院的学生果然包揽了前十名!

冰娆、冰溪、沧陌染、包子、无名、詹峰、卫扬、无端、肖敬以及齐亚枫,全部进入了部决赛。

对于战况,钟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五大学院的院长们集体阴沉着脸,虽然他们对于这样的状况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面对这样的结果时,他们心里还是没办法完全淡定!

说好的五大学院内部争霸赛呢?

怎么变成万煌学院的独家表演秀了?

更有甚者,他们五大学院居然无人进入前十!这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要知道,以往的青云榜,前十可是基本都被五大学院包揽的!现如今,却被名不见经传的万煌学院给承包了,这不是在打他们脸吗?而且,还打得啪啪的!因为万煌学院的学生实在是太少了!这样的事实,换谁能接受?

五大学院院长脸如锅底,神色不善。

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万凤学院院长更是激动到大吼:“检查!我们万凤学院要求四大公会彻底检查,冰娆等人实力为何与他们的灵师等级不符!这不科学!”

“嗯,我同意检查!”钟伯淡定自若道。

“这不是之前就说好的吗?五大学院的灵皇可别落下了,他们也要一同接受丹师公会检查的。”沧云大长老难掩喜色的提醒着。

他已经开心到不行,之前,还以为这次的青云榜很难打,可没想到万煌学院的学生居然如此给力!陛下选择万煌学院果然是明智的啊!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接受检查吧!”灵师总会的副会长随后道。

就这样,冰娆等人刚刚回到万煌学院的观战席,就接到灵师总会工作人员的通知,说是有人对他们的实力有所怀疑,因而要求丹师总会对他们进行检查。

闻言,听见这话的观众们都愣住了,啥意思啊?检查什么?难道胜利还能有啥猫腻不成?

冰娆对此虽然也诧异,但她很痛快的就接受了。

查就查呗!他们不怕!

等到了丹师总会安排好的房间,冰娆发现同样等着的还有那好几十名所谓的天才时,冰娆乐了!

看样子不仅仅只有他们受到怀疑啊!

这样很好!十分公平!

在他们接受检查的同时,今天的个人赛也就正式结束了。

由于总决赛全都是万煌学院的学生,因而悬念已经不大,但为了让冰娆等人休息好,总决赛的日期还是定在了三日后,对此,五大学院也没啥意思!

事已至此,有意见还重要吗?已经没他们啥事了啊!

但他们犹不死心,并祈祷着丹师总会的检查能给冰娆等人检查出点啥问题,如此一来,这成绩自然不作数了!

心里暗搓搓的起了阴损的想法后,五大学院院长的脸色顿时好看多了。

紫冥见他们如此,心里鄙视不已。

这就是人类啊!就是看不得别人好!

不过,眼前这些人如何都不关它的事,它只希望,这些人不要惹到娆儿美妞头上就好,不然,可就不要怪它发飙了!

静悄悄回了万煌学院的观战席,紫冥正好看到青云悻悻的回来。

“钱拿到了吗?”紫冥淡淡问。

“没啊!那家伙居然晕过去了,现在都还昏迷不醒呢!”青云一脸郁闷道。

“各种叫醒的方法都试过了?”紫冥眨眨眼问。

“到也没有!”青云想了想道。

“那还等什么?快去试啊!”紫冥催促着。

“可就剩下夹掉他的…其他的我都试过了!”青云小声道。

“这都没醒?难道挂掉了?”紫冥很诧异,随后道:“走,本王跟你去瞧瞧!”

说完,紫冥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在了前面,而它一走,后面自然又跟着一群浩浩荡荡的小弟。

此时的华服男子,已经被人抬到了观战席的坐椅上,当看到一只紫貂带着一大群兽远远走来,正围着华服男子的众人当即吓得让了一条路出来。

径直走到华服男子面前,紫冥伸出毛绒绒的小爪子捅了捅对方苍白的小脸蛋,坏笑道:“还真晕了啊?”

可不真晕嘛!咋都叫不醒啊!

青云十分郁闷的暗自叹气。

紫冥随即又道:“喂,醒醒吧!在不醒来,可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哦!”

啥意思?

在场众人听见这话,不免心惊肉跳!

这只貂,能不说这种恐吓别人的话吗?

别说华服男子了,他们仅用听的都觉得害怕啊!

可紫冥根本不管那个,只是扬了扬爪对身后兽兽道:“给这家伙好好洗个澡吧!”

我去!还要给洗澡?

这算是死前的断头澡吗?

不得不说,在场众人脑补的挺多,可下一秒,他们便全都傻眼了。

这是在洗澡吗?你家洗澡用尿洗?

只见紫冥身后的兽兽,一脸羞涩的排好队,然后一个个蹲到华服男子脸上,伴着阵阵哗哗声,庞大的尿便悉数浇上了华服男子的脸!

尿骚味直冲鼻端,在场众人都受不了的往后退了好几大步,并更加惊恐的看着紫冥,这只貂可太损了啊!

这时,青云又上前一步威胁着:“喂,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你若是在不醒来,小爷我可要出钳夹掉你的…你懂的!到时,你就和赫连家主以及那位代家主一样了!啧啧!赫连一门都不能人道,这是怎样的一种盛况啊!”

说这话的时候,青云居然还有些期待!

然后,众人又情不自禁的看向出言威胁华服男子的青云,这只大螃蟹也不是只好蟹啊!

人家昏迷已经够可怜了,你们居然还如此欺负人家?

不过,不得不说,青云的威胁还是卓见成效滴!

因为在青云话音落下不久,华服男子的眼皮子便动了动,然后,他缓缓睁开眼睛,还不由自主的抹了把脸上的水,并傻傻问道:“这是下雨了吗?今天的雨,怎么这么臭啊?”

是下了,但下的不是雨,而是尿!

众人同情的看着华服男子,谁都没有点明事实,不然,怕他接受不了自杀!

唉!可怜的娃子啊!你受苦了!

“嘿嘿!醒了?太好了,快还钱!”青云见对方总算醒了,一只大钳子直接伸了过去。

看见伸到自己面前的钳子,华服男子还有点迷茫,并傻呼呼问:“什么钱?”

“尼妹!你想赖帐啊!”青云暴怒了,直接一钳子朝着华服男子的下半身狠狠砸去!

嗷的一声,疼得华服男子直接窜了起来,并一脸痛苦的弯腰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这只螃蟹真是太狠了,他不就一时没想起来嘛!呜呜…会不会断掉了啊!

众人惊恐的看着青云,又同情的看了眼华服男子,不由自主的再后退了好几大步,这只螃蟹,忒危险了!得远离啊!

珍爱生命,远离螃蟹!

但青云却仍觉得不过瘾似的,并将钳子夹得咔咔作响,顿时,华服男子给它跪了!

“大爷,饶命啊!小的知错了!”华服男子小可怜般哽咽着,害怕道。

“说!什么时候给我钱!”青云大爷大长腿往华服男子面前一横,并怒声质问着。

“我、我们没有那么多!呜呜…要不,我们卖身给您抵债啊!”华服男子哭丧着脸道,他真是又怕又郁闷啊!谁能想得到,好好一场赌局,居然让他们输得倾家荡产呢?而自己开赌局欠了这么多钱,别说家族拿不出这么多,就算家族有,只怕也不会帮他还啊!

“谁要你们卖身?你们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告诉你们,我青云大爷只要钱!如果不给,我就带着这些兽兽兄弟去你们各自家族讨债了!”青云威胁道。

“青云大爷,放过我们吧!”华服男子哀求着,小脸也煞白。

“哼!拿钱来就放过你们!否则,没门!”青云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道。

华服男子急得额上直冒冷汗,如果可以,他真想再次昏过去啊!可他不敢,否则,这只螃蟹说不定真的会夹断他的命根子啊!

呜呜…就在华服男子有些六神无主时,贵宾席上突然传来了说话声。

“诸位,都安静一下!”说话的,正是灵师总会的副会长。

此时,这位灵师总会的副会长脸上十分纠结,眉头更是皱得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没办法,能不纠结吗?

他要宣布检查结果了啊!

可是手里这结果一宣布出来,定要引起轩然大波啊!而此事引发的后果,也会是相当严重的!

见灵师总会副会长脸色极其难看,万凤学院院长不禁兴灾乐祸道:“周副会长,快些公布检查结果吧?怎么,难道是冰娆等人都服用了禁药,才令你如此为难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