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三章 让他们一同上来可好?

三天时间,已经足够冰娆等人养精蓄锐了。

个人战的早上,冰娆等人早早就起来。

吃过早饭刚出了别院大门,冰娆等人就遇见了率领众兽来给他们加油助威的紫冥。

来天河山不夜城参加青云榜之前,紫冥做为摄政王被留在了沧云国,原本说好紫冥留在沧云坐镇,现在乍一看到紫冥,冰娆诧异不已的问道:“紫冥,你们怎么来了?”

“嘿嘿!我算计着时间,应该快到个人战了,所以,带着众小弟来给你们呐喊助威啊!”笑着,紫冥淡定解释。

“呃!那沧云国谁在看家?”冰娆好奇道。

“那个白胡子老头啊!”紫冥理所当然道。

“摄政王,您怎么连老祖宗都给折腾起来了?”边上的沧云大长老一听这话,连忙不赞同道。

其实他还想说,老祖宗那么大年纪了,还让他为国事操心好吗?但他不敢说得如此直接,不然,这只貂发火倒霉的可是他啊!

“折腾他怎么了?沧云国不是他家的啊?让他管几天怎么了?能累到哪里去?”听完沧云大长老的话,紫冥火大吼道。

“呃!”沧云大长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只貂的小爆脾气可真够大的!

再者,不提老祖宗的事,咱们就说说别的吧!

来天河山不夜城观战,你带来这么多的兽好吗?

要知道,冰娆等人就带了近一万只兽过来,现在紫冥又带了…目测了一下,紫冥身后跟着的兽,至少在五万以上。其中还有不少的飞禽!

这妥妥是来吓人的啊!

“紫冥会长,天河山不夜城的守城侍卫,没说不让您老人家进城吗?”对此,沧云大长老真心好奇,这么庞大的兽兽阵容,是个人都要吓死了,紫冥这只貂居然带着众兽大摇大摆的进了城来,并且找到了这里!

“哼!谁敢拦本王?拍不死他!”紫冥有些暴力道。

“……”沧云大长老默了。

说完这话的紫冥,则跳到冰娆怀里撒娇道:“娆儿美妞,我可想死你了!”

“……”摸了摸紫冥柔软的绒毛,冰娆很无奈,几天不见,她又成美妞了!

“嘿嘿!这年头,是个母的都会被叫成美人,咱当然不能跟她们一样,对吧?另外,我听说你被只母的给欺负了?走,本王给你报仇去!”紫冥晃着自己毛绒绒的大长尾巴,提议道。

“……”沧云大长老继续默,心里还替赫连星默哀了三秒钟,可怜的家伙,让紫冥这只貂给惦记上,还有你的活路?天才啥的,兴许过几天就不是了呢!

冰娆则道:“马上就个人战了,个人战的时候在报仇好了!”

“嗯,听说战场上允许死人,如果个人战弄不死她,私下里本王在去找她!”紫冥恶狠狠道,总之,那个贱女人死定了!

“放心,我会好好陪她玩的!”冰娆淡笑着保证!

“娆儿美妞,要我说,你就是太善良了!那种母的,就应该像拍死只苍蝇似的直接拍死啊!留她都嫌浪费空气!”见冰娆这样说了,紫冥还小小的抱怨了下。

沧云大长老闻言直接风中凌乱。

冰娆善良?

艾玛!你知道三天前的团战万煌学院杀掉了多少人吗?仅死在冰娆手里的,就有好几大千啊!这还叫善良?当然,这只貂说善良,那就肯定是善良的,大长老不敢反驳啊!

而其他人对于紫冥的善良之说到是没什么反应,甚至像沧陌染、冰溪这样的凡事以媳妇、妹妹为重的,也都十分赞同紫冥的话,媳妇确实太善良了!

如今善良的媳妇(妹妹)就要上擂了,他们还真是有些担心呐!

想着,沧陌染和冰溪异口同声道:“娆儿(媳妇),擂台上可千万别手软啊!该杀掉杀,免得给他们蹦达的机会!给自己造成麻烦!”

“我明白!”冰娆点头。

沧云大长老有些同情冰娆的对手了,话说你们如此纵容冰娆行凶,这样真的好吗?

好吧!擂台上确实生死不论!

但故意杀人也是不好滴!是吧?是吧?

沧云大长老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奈何他人微言轻,在冰娆等人眼里根本没啥份量,所以,这些话他也只能憋在心里了!

随后,一行人前往市中心广场的比赛场地。

已经知道紫冥带着众兽前来观战的四大公会副会长,这个时候则集体站在了入口处,为的就是欢迎他们,顺便跟紫冥打好关系,以免它带来的兽兽闹事!

没办法,他们不可能不担心,这些兽兽简直就是不安定因素啊!

前几天冰娆带来的近万只兽,已经令他们提心吊担了,现在可好,紫冥这只貂居然又弄来了五万,这还能好好玩吗?还让人活不?

谁知紫冥见了他们,就跟陌生人似的,根本理都不理!显然,小气的紫冥在记仇呢!

四大公会居然迫于压力公然让五大学院的人欺负它家娆儿美妞,这样的罪行简直就是不可饶恕滴!所以,想它给好脸,没门!

带着兽兽浩浩荡荡的走进赛场,紫冥不客气的直接霸占了万滔学院和万启学院的观战席,而两大学院的师生们,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只能委委屈屈的坐在了坐位旁边的过道上,怎么看都像受尽欺负的小可怜!

好在只要他们乖乖的,他们身边坐着的兽也不会找他们麻烦,不然,他们非郁闷死不可!而冰娆看到他们的模样,都忍不住在心里笑翻了。

紫冥实在是太可爱了!

冰娆尤其喜欢看它欺负人!因为她觉得,那样的紫冥,特别的活泼精神,在加上拟态时小小的一只,简直可爱到爆啊!

似乎知道自己取悦了娆儿美妞,紫冥傲娇的大长尾巴都翘起来了,接着,兽兽们便目送着冰娆等人去了场地中央。

经过前几天的团战,今天参加个人战的仅一千多人,而赛场上搭建了十座擂台,也就是说,算上守擂和攻擂方,同时可以有二十人上场比赛。

不过,谁先上场,首战的擂主又是谁,则需要抽签决定!

待一千多人抽过签之后,首场守擂方的名单也就新鲜出炉了。

在这份名单中,首任守擂擂主除了五大学院各有一名学生外,其余五人则是冰娆、沧陌染、冰溪、以及包子和无名!

听着这份名单,冰娆又抬头往贵宾席望了眼,顿时,把贵宾席上四大公会的副会长都给吓得一哆嗦。

冰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莫非是在告诉他们,她怀疑这份名单被做了假吗?

天地良心!他们可真没动手脚啊!

别说之前不会,现在看到紫冥带来了这么多兽前来观战,他们更不敢动什么手脚了,他们四大公会可是一心跟冰娆等人交好的啊!

千万、千万要相信他们!

这时,边上的钟伯也看了眼四大公会的副会长,说实话,他对这份守战名单还是很满意滴!

但他脸上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因此也就令四大公会的副会长更加提心吊胆了!

“这、这名单实在太巧了,万、万煌学院首战居然上了五人!”干笑着,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尴尬道。

“嗯,是巧了点,其实,咱们万煌学院完全可以上十个人的!”钟伯淡淡一笑道。

四大公会的副会长,闻言全都苦着一张脸,这是生气了啊!

他们绝对想不到,钟伯说的是大实话,如此,个人战决赛的时候也就没有其他学院啥事了!

嘿嘿!如果五大学院的个人战连前十都进不去,想想还是蛮过隐滴!

怀着好心情,钟伯又将目光转到了擂台之上。

个人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可上擂前,包子突然捂住肚子蹲了下来,小脸霎时苍白如纸,额上豆粒大的汗珠滚滚滴落,冰娆见状,连忙走近问道:“包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小娆儿,我肚子好疼,想上厕所!”包子有些不好意思道。

“吃坏肚子了?”冰娆诧异道。

“貌似是!”包子觉得很郁闷,怎么偏偏在个人战开赛前拉上肚子了呢?这简直太让人郁闷了!

“可其他人都上擂了,你认为五大学院会给你上厕所的机会?”冰娆有些无力道。

“那、那怎么办?不去厕所,我坚持不下来!”包子急的都要哭了!

“上了厕所我怕你也坚持不住!来,把这吃下去!”冰娆跟星儿沟通了下,才拿出一粒白色丹药递给了包子。

包子接过,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瞬间,那种想拉肚子的感觉便不见了踪迹。

冰娆怕其他人也闹肚子,给了哥哥、沧陌染等人一人一粒白色丹药,看着他们吃下后,她才放心的站到了擂台上。

不久,哨声响起,万众期待的个人战终于打响了!

个人战,体现的完全就是自身实力了,而个人战,往往也是一举成名的好机会!特别是那些新近冒出来的各路天才们,都指望着能在个人战上一鸣惊人呢!

现在看到万煌学院有五人上擂台守擂,五大学院的大部分参赛者们都在心中暗笑,个人战是车轮挑战的形式,他们就不信冰娆等人能坚持多久?而一但他们体力松懈下来,可就没机会在个人战上出彩了!甚至有可能连前十都进不去,不知道这样的事实会不会令万煌学院郁闷呢!

而万煌学院最先上阵的这五人,也被五大学院的参赛者认为是万煌学院最强的五人!

五大学院的观众席,还因此开设了场赌局,就赌这五人中的冰娆、冰溪以及沧陌染能守住多少次擂台!

正当五大学院的学生暗中下注的时候,一只巨大钳子突然伸到他们面前,笑眯眯道:“带我玩个呗!”

呃!五大学院的学生看着想要下注的红色大螃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话说,这又没你这只螃蟹什么事,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我也想下注!”青云见五大学院的人只傻傻的看着它,却谁都不吱声,只好又将话重复了一遍。

“你有钱吗?”一名身着华服的年轻男子,淡淡一笑的问着。他是这场赌注的庄家之一。

“有啊!我有零花钱的!”青云憨厚的笑着道。

“既然有钱,那是可以下注滴!”华服男子点头同意道。

“真的?可万一我赢了,你们确定赔得起吗?”青云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本公子可是赫连家族的直系,难道你还信不过赫连家族的信誉?”华服男子一脸自豪道。

“我还真信不过!”青云很诚实。

华服男子顿时有些恼了,并火大吼道:“我爷爷是赫连家族的大长老,这样的身份,难道还会欠你钱不成?”

“有可能!要不,你给我写张字据吧?我看这场赌注是你们好几家联合开设的,所以,但凡有参与的庄家都给我签个字吧!如此,我才能放心!”青云提议道。

面对眼前如此小心谨慎的红色大螃蟹,华服男子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他可不敢得罪眼前这只螃蟹,因为他记得很清楚,这只螃蟹正是夹断了家主爷爷和代家主大伯命根子的那只啊!

转头跟几位狐朋狗友商量了下,华服男子代表几名庄家同意了。

青云点头,转身跑回了自己的观战席,跟同它们坐在一起的柳妖精说了下事情经过,柳妖精便一脸纠结的给它写了张字据。

边写,柳妖精还在心里叹气,青云等兽又要算计人了呐!可怜的家伙,还真以为能占到青云等兽的便宜?

要知道,娆儿的这些兽,可是一个赛一个的精明啊!

写完字据,柳妖精交给青云,青云便一路小跑的又回了下注地点。

盯着几位庄家签好字,青云便拿出了自己的零花钱!

看着有如小山般庞大的晶石出现在自己面前,华服男子等人全都有些傻眼!

我的天!

这是多少钱?

虽然眼前的晶石都是下品,但这数量足够多,应该能有好几个亿吧?

看到一只螃蟹的零花钱居然是他的无数倍,华服男子顿时泪奔了。

出身赫连家族,一直以来都是他的骄傲,现在看来,他混的居然还不如一只螃蟹?

这还有天理吗?

呜呜…华服男子让青云给打击的险些崩溃了!

抽着嘴角,华服男子指着地上的晶石问:“你确定这是自己的零花钱?”尼玛!要不要这么多啊?

“当然了!”青云嘿嘿笑着,然后又道:“这仅是一部分,其余的我没带在身边!所以,只能下这点注了,你不会嫌弃吧?”

“……”华服男子好想骂脏话,非要这样打击人吗?

而且,不只他脸色难看,在场的其他人脸色也都不太好看,他们已经被那亮闪闪的晶石给晃花了眼睛,这、这真是一只螃蟹的零花钱啊!

我去!他们一辈子只怕都不会攒下这么多的零花钱!

现在,这只螃蟹又用零花钱来下注,看上去还自信满满的!

经过清点,青云拿出来的晶石共有五亿!

五亿全部被下注后,青云选择了连胜场次最多的一百场并拿到了下注单,上面,冰娆三人的赔率为一赔十!也就是说,如果冰娆等人能连胜百场,那么青云就可以坐等收钱了!

事实上,青云在看到对方的下注单后很想说,主人他们连胜二百场也么问题的,还有这赔率,能不能在高点?不过,知足常乐,所以,青云觉得它还是见好就收吧!毕竟,能拿到十倍的钱也算不错了!

下完注,怀揣着下注单,青云哼着小曲就回了观战席。

见它回来,柳妖精好奇的问道:“青云,你下了多少钱的注?”

“不多,只有五亿!”青云有些羞涩道。

“……”柳妖精沉默了,她想说,你这个禽兽!五亿绝对会把人玩死滴!

同情的瞥了眼丝毫不知晓自己即将欠下巨额债务的华服公子等人,柳妖精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偏偏这时,紫冥又递过来一个储物戒子道:“这里还有点钱,是兽兽们一起凑的,你在去下一次!”

“好嘞!”青云这个开心,然后屁颠屁颠的又跑了趟腿。

“紫冥,你们凑了多少钱出来?”柳妖精好奇的问道。

紫冥伸出三根爪指,笑而不语。

“三亿?”柳妖精猜测着。

“奶奶,不是三亿,是三十亿哦!”冰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并钻到柳妖精怀里道。

“……”三十亿的十倍,柳妖精觉得自己已经不会算数了,这下子,庄家还不得倾家荡产?

刚这样想,青云也拿着下注单又兴奋的跑了回来,显然,它已经成功下注了!

当然,兽兽们如此土豪的行为,也令华服男子等人彻底崩溃了!

这年头,兽兽都这么有钱了吗?

不过,好在冰娆等人不可能连胜一百场,不然,他们非倾家荡产不可!

可以说,正是华服男子等人不相信冰娆三人能连胜百场,因而他们才会如此痛快的同意青云下注,否则,岂不白白给对方送钱了?

但等个人战第一场开打后,华服男子等人便全都震惊了!

秒杀!

居然是秒杀!

眨个眼的工夫,冰娆、冰溪和沧陌染这三个众人眼中的大变态,就直接秒杀了对手。

而后上场的几名对手,也全都是一下子就被秒杀!

个人战的规则,下了擂台就算输,因而冰娆等人在开场前几轮,对手实力相对较弱的情况下,根本没给对方什么机会,都是直接就将他们打下了擂台,以节省体力!

而他们这样的行为虽然十分令人震惊,但因着对手实力不高,所以围观众人也就习以为常!

可当上擂挑战的对手慢慢由大灵师换成了灵王,冰娆三人仍然是秒杀对手之后,围观众人便在也淡定不起来了!

灵王都秒杀了,难道只有灵皇才能绊住他们连胜的脚步吗?

几乎一分钟就不到就能秒掉一名对手的冰娆三人,短短半个小时,就已经连胜了三十多场,这样的事实,已然令开了赌局的华服男子等人震惊的全都傻了。

这、这样下去,他们只怕要赔的裤子都穿不上了啊!

想到那只大螃蟹拿来的三十五亿,华服男子等人都有些哆嗦了,并忍不住在心中暗自祈祷,快出来个厉害点的对手,终结了冰娆等人的连胜记录吧?

呜呜…他们不想赔钱啊!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

一个小时过去,冰娆三人的连胜记录扩大到了六十五场!

当然,这期间,他们的对手也全都是灵王,至于新近冒出的天才灵皇,他们还一个都没有碰到。

不过,冰娆三人并不着急,慢慢打呗!现在才一个小时,时间有都是!

包子和无名两人同样不急,虽然他们连胜的人数只有冰娆三人的一半,但他们才不要跟那三个变态比!

变态,都是用来瞻仰滴!

又过了半小时,冰娆三人再次轻松秒杀了三十名对手!

如今,距离冰娆三人连胜百场的赌注,只差五场了,但青云已经迫不急待的跑到华服男子身边,等着收钱了!

看到这只螃蟹这么快就来讨债,脸色本就不太好看的华服男子小脸整个都黑了!

丫的!谁能想得到冰娆三人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变态啊!这下子他们真是骑虎难下了!

干笑了两声,华服男子忍不住提醒:“现在还差五场,冰娆他们三个未必会赢的!所以,你不会开心的太早了!”

说这话的时候,华服男子不知道鼓足了多大的勇气,而青云则只是同情的看着他,并安慰:“我知道你是想开解自己,没关系,你想怎么说都行,我完全理解,顺便,请帮我把钱准备好,爷我先不回去,就在这里等着拿钱了!”

“……”华服男子眸中泪光闪烁,话说,你回去可以吗?

青云是说不回去就不回去!

就这么任性!而且,它还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华服男子身边,并拍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当看到冰娆又秒杀掉一名对手后,青云还笑眯眯提醒:“还差四场了哦!”

“……”华服男子不吱声,装听不见。

“三场,两场!”青云继续报数。

华服男子很想大吼,大螃蟹,能不能闭上你的嘴?

“嘿嘿!只差最后一场了!”冰娆又胜了一场后,青云不禁得瑟道,然后还站起来欢呼:“主人,加油!主人,威武!主人啊!咱们可把零花钱都用来下注了,你只要在赢一场咱们就可以坐等收钱,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了!主人,加油!冰溪,加油!小染染也加油!”

青云的嗓门很大,擂台上的冰娆听得清清楚楚,并且,她还表示了解的朝青云挥挥手,然后又握了下拳头让它放心!

“嘿嘿!瞧,主人就要胜了!”青云开心道。

“未必!下个对手可是灵皇了!”华服男子已经看到了上擂之人,正是万龙学院近来风头最劲的新任天才,卓浩然!

这个卓浩然,之前一直默默无名,在万龙学院的时候也相当的不起眼,可不知道为何,居然在一次院内的比试中爆发,并且以二十五岁的年纪就晋阶灵皇,如此,自然名声大噪!

现在,万龙学院更是将他当成了一匹黑马,也希望他能在这次的青云榜上一鸣惊人!而看到了卓浩然,华服男子自然放心了!毕竟,卓浩然的实力,目前在万龙学院可是排名前十的!他就不相信,冰娆在战斗了九十九场的情况下,还有力气跟卓浩然战斗!

而此时卓浩然的上场,也多多少少有试探冰娆的意思。毕竟,已经战了这么多场,冰娆体力上肯定有所损耗,如果卓浩然因此将冰娆打下擂台,对于五大学院来说绝对是件大好事!

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卓浩然这个风头最劲的天才一上场,刚说了句:“你认输吧!”就被冰娆一脚给踹飞了!

虽然没有被踹下擂台,但卓浩然也是极其狼狈的以大字形趴在了擂台上。

顿时,满场哗然。

这、这…

看到这一幕的人,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此情此景,令人情何以堪啊!

华服男子同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擂台上惊人的一幕!

自从出名后,卓浩然的脾气也见长不少,如今,受此羞辱想必会下狠手了!

不过,华服男子还是多少有怜香惜玉之心,甚至觉得冰娆这样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若是被揍得太惨,有点说不过去,但只要一想到如果冰娆赢了,他就要给那只螃蟹好几百亿的钱,他的心又冷硬了起来,还是让冰娆输掉吧!只是别输太惨就好,毕竟是女孩子嘛!

不得不说,华服男子还是很了解卓浩然的,卓浩然受此羞辱后果然大怒,狼狈的从擂台上爬起来,他便满脸怒火的狠瞪冰娆道:“冰娆,我本想放过你,这可是你自找的!”

“废什么话?本小姐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两个字,所以,快开始吧!别跟个女人似的墨墨迹迹的!”冰娆有些嫌弃道。

“你!受死吧!”卓浩然大吼一声,一道磅礴灵气已经从他手中释放了出去。

冰娆美眸中闪过一丝嘲讽,看在对方是啥天才的份上,她才给了对方多一点表现的机会,对方还当真了!

天才,哪是那么好当的?

不知道啥叫枪打出头鸟吗?

而现在,这只出头鸟正往自己枪口上撞来,如此,也就怪不得她了!

一道火属性灵力,化身一道绚丽的火红凤凰,直冲天际,之后又俯冲而下,先是撞飞了卓浩然释放出来的灵力,紧接着又将卓浩然给打了下擂台!

几乎秒杀的战斗,已经令围观众人说不出一句话来,这、这简直不是一般的变态啊!

卓浩然这个堂堂灵皇,居然在灵者手上过不上两招!这科学吗?这科学吗?

有不少人倍感崩溃!

青云榜这样的重要赛事,按理说一般是没有灵者这种初为灵师的人参加的,至少在五大学院中,灵者就只能当观众,而冰娆,挂着灵者等级的灵师徽章,居然秒杀了卓浩然这个灵皇!

如此事实,让人如何接受?

华服男子更是面如死灰!

完了!完蛋了!

接着,华服男子扑通一声,晕倒在地。

别说观战的众人接受不了,以至于久久无法回神,卓浩然这个当事人,也同样无法接受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被打落擂台,跌落地面又努力爬起来的卓浩然,满脸震惊的看着擂台上站得笔直的倾城女子,心里极其苦涩与郁结。

这次的青云榜,他很重视,也本以为可以拿到好成绩,谁知道上擂不到两分钟,就被冰娆给打了下来,他甚至没有看到冰娆是如何出手的!

噗!

突然,心情郁结的卓浩然,气得喷了一口鲜血,然后,他整个人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冰娆见状,无辜的耸耸肩膀,并淡淡的笑问边上裁判:“请问,这样一个个的上擂,得打到啥时啊?”

听冰娆这样说,裁判心里一惊,啥意思?啥意思?

“让他们一同上来可好?一对N我没有问题的!”冰娆笑眯眯的商量着,美眸中还满是期待。

被个倾城美人如此盯着看,裁判纵是在强大的内心,也有些受不了了!呜呜…美人虽然养眼,但说出来的话咋就如此令人心惊肉跳呢?

而且,你是没有问题了,可他们有问题啊!

都让你一个人干掉了,其他人打啥?

心里这样想的同时,裁判不禁同情的看了眼五大学院所在的擂台,冰娆这边有三人连胜了百场,就连实力相对弱些的包子和无名,都各赢了五十场了,可那五座擂台上,却还在艰难的进行着第五场战斗,如此悬殊的胜场差距,让人可怎么活啊?

不仅裁判心里这样想,贵宾席上五大学院的高层,从自家学院学生不断被秒杀开始,这脸就一直是黑的!

特别是看到卓浩然上擂,同样被秒杀后,万龙学院院长的心情就没有美丽过!他整张脸都跟滴了墨汁似的,黑到不行!

钟伯却心情大好!

虽然他不清楚为何娆儿五人遇到的都是五大学院的人,但这样正好!他可是相当希望万煌学院的学生都能进入最终决赛滴!想到前十名都被万煌学院包了,他这心情就美丽到不行!

哈哈!用想的都觉得过瘾呐!

这下子,五大学院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

让你们作!活该!

正想着,五大学院学生所在的其中一座擂台终于换了擂主!

被取代的,正是万龙学院的学生!

而取而代之成为擂主的,则是之前一直相当低调的詹峰!

即便站上擂台,并成功夺擂之后,詹峰依然一副羞涩的表情,看得万龙学院院长真是咬牙切齿!

丫的!刚刚战斗的时候打人打得那么狠,现在一打完人,你就装上小白花了?

可恶!实在是可恶!

心里暗骂着,万龙学院院长把心一横道:“冰娆不是想一对N吗?我们万龙学院没有意见!”

万龙学院院长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则暗搓搓想着,这可是你自找的!哼!敢说如此大话,就等着被群殴吧!

四大公会的副会长闻言,看了眼钟伯示意他表态。

钟伯笑笑,附和着:“既然万龙的院长都同意了,我也没意见。”

“我们也没意见!”四大公会院长随后异口同声道。

他们还就不信了,群殴之下,冰娆还能如此轻松的应战?

很清楚他们心里在想什么的钟伯,早在心里笑翻了,可悲的家伙,忘了团体战时的教训了吗?

事实上,五大学院还真不是忘了团体战时被群秒的情况,只是他们仍抱着一丝侥幸,觉得冰娆只是运气好而已,毕竟,团体战的时候万煌学院可不是只有冰娆一人!

现在嘛,冰娆独木难支,他们就不信冰娆还能一下子秒掉擂台上的所有人!哼!小丫头,不自量力可是要吃亏的!

五大学院院长心中略有些得意,并满心期盼的等着看冰娆笑话了。

同时,四大公会的副会长也将可以一对N的决定传达了下去。

冰娆所在擂台的裁判知道这个消息后,直接问冰娆:“你要求多少人一起攻擂?”

“先来一百人吧!”冰娆想都没想就直接道。

“……”裁判默了,参加个人赛的学生,加在一起才一千六百人,之前又被冰娆、冰溪、沧陌染、包子以及无名干掉四百个,如今人数只有一千二了,而总共的一千六百人,原本是要分成两到三天进行战斗的,如今,你一天就想把人全包了吗?

“有问题?”眨眨眼,见裁判久不出声,冰娆忍不住问道。

裁判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跟冰娆大眼瞪小眼。

“我本来想说两百人的。”见状,冰娆极其委屈道,言外之意就是在说,这已经是她的最低要求了。

“……”裁判继续沉默。

这时,裁判又收到消息,冰溪和沧陌染也要求一对N了,人数上同样要求一百人上擂挑战!

你们这三个禽兽!

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你们还是人嘛?

裁判在心里暗骂,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的看着冰娆,希望她能改变主意,至少,给青云榜留点可看性啊!难道说,这届青云榜要成为最快结束的一届了?

青云榜通常来说,应该至少进行半个月的!

因为除了灵师比赛,还会有各大学院器师、丹师以及驯兽师之间的较量,而灵师比赛大约一周结束,器师、丹师和驯兽师的比赛也同样是一周,但现在让冰娆三人这样一弄,灵师比赛只怕用不了三天就可以宣告终结了,那接下来的时间怎么办?大眼瞪小眼吗?

裁判很纠结!

做了多年青云榜的裁判,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冰娆、冰溪、沧陌染这样的参赛学生,说好的个人战呢?怎么比着比着就变成一对N的群战了?

如此,即便别人打败了你们,你让他们能高兴得起来?而若打不赢,那些人还不得郁闷的想撞墙啊!

甚至冰娆三人敢如此要求,裁判已经预见到那百人的下场了!

眼前的小丫头可不傻,没把握的事情自然不会做!

哎呀呀!这一对N的战斗真打下来,以后那些人的自信心只怕也要大受打击了!并且大有可能一厥不振!

小丫头,给别人留条活路哇!裁判用眼神哀求着。

我想快些结束战斗啊!累了!冰娆用眼神回着。

裁判气结,你还累了?累了才要一对N的?这什么逻辑?

贵宾席的万龙学院院长,见冰娆和擂台上的裁判眉目传情,心里气得直发颤,并火大吼道:“五号擂台还在等什么?怎么还不开始?继续浪费时间,就做弃权处理了!”

五号擂台正是冰娆所在擂台!

听了万龙院长的话,冰娆无辜道:“瞧,有人急了,快开始吧!不然我就要被人判定弃权了!”

裁判叹气,这可是万龙院长自己找死啊!他已经尽力了!

“对了,赫连星给我留到最后,我要跟她一对一的挑战!”就在裁判准备吩咐工作人员安排攻擂学生时,冰娆又补充了句。

裁判很无言,赫连星,你自求多福吧!

很快,一百人上了擂台!

虽然擂台很宽敞,但一百人站上去还是显得有些拥挤,冰娆见状,只好跟裁判商量:“你们擂台太小了,还是让他们分成两轮上擂吧!不然我施展不开!”

“……”不是他们擂台小,而是自有青云榜以来,从来没有人跟你一样,要一挑一百!你、冰溪、还有沧陌染,你们是千百年来的独一份啊!

相较之下,万煌学院的包子、詹峰和无名就显得正常多了!

至少,人家还是一对一在慢慢战斗着!

不过,冰娆的要求裁判还是很赞成的,一百人立即被分成了两组,而两组人看冰娆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在他们眼中,冰娆简直就是不知死活!现在又不是团体战,难道她以为冰溪、沧陌染还能帮到她吗?

更主要的是,他们这一百人中,可是有五名灵皇。就算冰娆能秒掉一名灵皇,五个一起上的话,她还全能秒掉?

这样的事实,压根没有人相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