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四十章 学长?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做梦也没想到,这只紫貂居然把事情做的这么绝,不但送了男宠过来,还要监督人家洞房,这、这不是要把家主往死里逼吗?

要知道,家主遭受意外本就够伤心的了,可这只貂却偏要往家主伤口上撒盐,这可真是狠啊!

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如果对方执意要监督完主母洞房才能离开,家主,我们该拿什么拯救你呢?

不知所措的赫连家族长老们,一个个都跟没娘的孩儿般,脸上表情那叫一个可怜。

他们心里苦啊!

赫连家族怎样才能躲过这一劫呢?

自从前阵子家族死掉几名灵尊后,他们赫连家族一直在休养生息,可是想不到居然祸从天降,自己找上了门!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赫连家族长老们愁肠百结时,紫冥已经不动声色的给凤烈使了个眼色,凤烈会意,然后又将身后哆嗦的十名男宠丢到了自己背上,并嗖的一下飞走了!

紫冥则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一张小巧精致的躺椅,翘着二郎腿悠闲的趴在上面等着他们拿主意!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深陷自己的思绪中,谁都没发现凤烈和男宠们都不见了踪影,这个时候,凤烈则偷偷摸进了沧云大长老公和商云公主的院子,将侍卫和婢女打晕后,才往两人房间各塞了五名男宠进去…

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完这一切,凤烈又跟没事鸟似的,回了前院,并降落到紫冥的躺椅上。

两兽心领神会的交换了下眼色,便淡定自若的趴下等着他们决定了。

等待间隙,两兽还睡了个午觉!

无意中抬头发现紫冥和那只鸟睡着后,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只感觉头上一片乌鸦飞过,好嘛!他们愁到不行,这两货居然睡上觉了!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并大声嚷着:“大长老,出事了!家主、家主出事了!”

“家主怎么了?”赫连家族大长老顿时一惊,家主不是在自己的院落休息吗?怎么会出事的?

“家主、家主…”侍卫跑得直喘,半天也没说上来家主到底怎么了,可把赫连家族的长老们给急坏了。

赫连家族二长老更是揪着侍卫的衣领,大声问:“家主到底怎么了,你到是快说啊!”

“家主、家主去捉奸,结果不小心被门槛绊倒,流了很多血,晕过去了!”结巴着,侍卫好不容易才说出了事情经过。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听完大惊,家主去捉奸?这话信息量好大啊!而且,家主捉的哪门子奸啊?

转头,赫连家族的长老们顿时大惊,对了,那十名男宠呢?

怪不得他们一直觉得少了点啥,原来是那些男宠不见了啊!

难道说,男宠已经到了主母她们那里?

想到有这个可能,赫连家族的长老们霎时都着急起来!

“快,去看看家主怎么样了!”赫连大长老急忙道。

“吵什么啊?”就在赫连家族的长老们急三火四想要去看家主情况时,一道不耐烦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众长老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到是那只貂醒了!

见紫冥醒了,赫连大长老便小心翼翼问:“紫冥会长,不知道那十名男宠哪里去了?”

“他们啊?我让小烈烈把他们送到你们家两个活寡妇那里了啊!那两个老女人对男宠们很是喜欢,现在应该洞房了吧!”紫冥笑眯眯,有些猥琐道。

“啊!您、您怎么能这样?”赫连大长老面如死灰,果然是这只该死的貂搞出来的事啊!

家主!您节哀吧!

这只貂他们赫连家族惹不起啊!

心里已经对此事判了死刑的赫连大长老,面上却仍然一脸幽怨的看着紫冥,仿佛在埋怨它多事似的!

但紫冥毫不为意,并继续笑眯眯道:“你们不是同意收下那十名男宠了吗?我直接把他们送到大长公主和商云公主那里有什么错?我也没想到那两个女人居然如此着急的就和他们洞房了!唉!这没有男人真是不行啊!瞧把她们给饥渴滴!啧啧!”

“这事、这事我们另有安排啊!”赫连大长老唉声叹气道。

“嗯,知道,我明白你们也一定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就善解人意的主动替你们做了,不必感谢我,真的,只要好好对待这十名男宠就好,对了,我会定期派兽来检查的,如果他们在赫连家族受了委屈,你懂得?”紫冥一脸慎重道。

赫连大长老听得直郁闷,这只该死的貂搅和的赫连家族不得安宁,他们还得感谢它?做梦去吧?

此时此刻,赫连大长老撕了它的心都有了!

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啊!

万一因他一时冲动而成了赫连家族的罪人,他如何对得起祖宗?

深吸一口气,赫连大长老硬是忍下了心中怒火,然后,带着一票长老去看家主了。

紫冥和凤烈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连忙跟上去看热闹。

到了赫连家主的住处,两兽便看到赫连家主小脸苍白、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他的衣襟处,还染上了一大片的血迹,此刻,那血迹都已经凝固了。

啧啧!这老头气性还挺大的!

紫冥忍不住暗道,真是,至于这么生气吗?不就是被戴了绿帽子?多大点事啊!咋就这么想不开?

“赫连家主还活着吗?”看了半晌,紫冥故意问道。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被噎得都想吐血了!

话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什么叫还活着吗?

家主还喘气呢,感觉不出来啊?

“老大,估计已经不行了!看样子赫连家族要办丧事了,不如咱们等看完热闹在走吧!”坏笑着,凤烈提议道。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觉得赫连家主活不长了!”紫冥十分赞同道。

听着两兽的对话,赫连家族的长老们都异常愤怒!

何着你们把赫连家族的丧事当热闹?

呸呸!哪来的丧事?

谁说他们家主要挂掉了?

家主只是昏迷而已!懂不懂?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内心火大的腹腓,但面对两只故意捣乱的兽,他们真不敢随意发火,不然,岂不给了它们找碴的机会?

但不说点啥,他们这心里也真是郁闷够呛!

可说啥啊?

“长老,大爷也…”突然,又有侍卫跑来,并结巴着道,甚至没等他把话说完,赫连大长老就一把揪住了侍卫的衣领,紧张问:“大爷怎么了?”

赫连大长老口中的大爷,也就是赫连家族之前的代家主,赫连呈的爹!

这个时候,听闻家主及前代家主接连出事,赫连家族长老们这心理承受能力都已经脆弱到不行了。

被赫连家族大长老揪着的侍卫,更显紧张,小身子都忍不住哆嗦起来,不过,他还是勇敢道:“大爷也去捉奸,并在捉奸的时候不小心把头撞到了桌子角上,现在同样昏迷不醒了!”

“赫连大长老,我说你们赫连家族这人都咋的了?体质都这么差呢?不是被门槛绊倒,就是撞到桌角?要不要这么想不开啊?”没等赫连大长老说点啥,紫冥就抢着道。

凤烈咧嘴坏笑的在旁边敲边鼓,“老大,估计是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失调!唉!看样子赫连家族要连办两场丧事了!老大,咱们还真不能走,还是留下来帮忙吧!”

“你说的很对,咱们不能这个时候走,万一赫连家族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咱们也好搭把手啊!”紫冥赞同点头。

赫连家族长老们听完,都忍不住在内心深处哀嚎,你们还是走吧!求你们了!

他们真心受不了有兽这样诅咒赫连家族了,尤其这两货的嘴还都这么损,万一家主和前代家主醒来听到这样的话,没准能真被气死过去!

可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而这两货还不是他们请来的,只怕就更难送走了吧?

怎么办?怎么办?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郁闷到都想要撞墙了!

突然,床上的赫连家主这个时候醒了。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赫连家主就嚷着要去杀掉那几名奸夫,还声称要休掉沧云大长公主!

当赫连家主这样说的时候,赫连大长老连忙给其使眼色,可愤怒的赫连家主根本没看到,还越说越生气,最后,自己从床上爬了下来,就要去清理门户。

紫冥听着,轻咳了两嗓子才恶狠狠道:“想杀掉我送的男宠?丫的!谁给你的胆子?想休掉沧云大长公主,又是谁给你的胆子?”

听到这话,爆怒的赫连家主愣了愣,才傻傻的问:“你是谁?那几个奸夫是你送来的?”

“正是本王!”紫冥有些小得瑟道。

“你、你好大胆子!”赫连家族火冒三丈的大吼着。敢给他戴绿帽子,真是岂有此理!

“我胆子确实大!可给你妻子送几个男宠怎么了?身为沧云的摄政王,难道我不应该关心下我们沧云大长公主的幸福吗?你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还想独占咱们沧云的大长公主,你想得还挺美滴!”眨眨眼,紫冥不以为然的刺激道。

“你、你!”赫连家主被刺激到不行,尤其听到自己是不能人道的男人这话时,他更是气得浑身直打颤!

丫的!自从他…还没有人敢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说!

可这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貂,却彻底的羞辱了他!

对了!对方自称是沧云的摄政王?

“沧云已经堕落到用只貂来摄政了吗?”怒火中烧的赫连家主嗤笑着,鄙视道。

“家主…”赫连大长老给赫连家主使眼色,想提醒他这只貂惹不得!

这段时间,家主一直深居简出不问事事,因此并不知道前些日子沧云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这只貂的能力,所以赫连大长老真心不想家主得罪了这只貂,否则,只能给家族惹来无穷祸患啊!

可此刻的赫连家族哪里能顾得上这些,先前老妻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就已经把他气得吐血了,现在又听见某貂说他是不能人道的男人!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刺激?

这一刻,赫连家主只想杀掉这只毒舌的貂!

而面对赫连家主的挑衅,紫冥也不气,并笑眯眯道:“用只貂当摄政王,总好过用个不能人道的老男人当家主吧?听说你们父子都有这个毛病?哎呀!真是怪可怜的呢!父子同时不能人道,你们那媳妇不是守活寡了吗?好在本王善良,给她们送了几个男宠,不然,她们后半生可怎么过啊?对了,你也不必太感激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你!”赫连家主忍不住了,并愤怒的朝着紫冥扑了过来,紫冥不慌不忙,轻抬小腿踹了过去,直接又把赫连家主踹进墙角!

扑通一声,赫连家主疼的背都弓了起来,而他那愤怒的眼神,却直射向紫冥,这只貂还真敢?

“嘿嘿!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要知道,论动手脚本王从没输过,另外,赫连城外,我还有一万小弟在待命呢!若你们真想与我打架,本王绝对奉陪到底!”紫冥满不在乎的挑衅道。

赫连大长老等人闻言却心头一跳。

一万小弟在城外待命?这是啥意思?

难道说,对方要进攻赫连城?

感觉大事不妙的赫连大长老,连忙派人前去打探消息。

消息回来,知道城外驻扎了一万只九级灵兽后,赫连家族长老们的脸色霎时苍白如纸!

一万只九级灵兽!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这只禽兽!

面对紫冥如此禽兽的吓人行为,赫连大长老只能把张老脸笑成一朵菊花,并讨好道:“紫冥会长,我们赫连家族对您的善意深表感激,现在,能不能请您移驾至客房休息?”

“为嘛?我还没和赫连家主谈完呢?他貌似对我送来的男宠很有意见,所以,我不能去休息,我要耐心的等着他接受此事!不然,我心不安呐!”

你在这里,我们心才不安呐!

赫连大长老内心腹腓着,嘴上却道:“紫冥会长放心,我们会负责说服家主接受此事的!”

“真的?”紫冥对此半信半疑。

“真的!绝对真!”赫连大长老保证着。

“既然如此,我就相信你一回,你可不能骗我啊!不然,我会生气的!”紫冥警告着。

“我保证不骗您!”赫连大长老认真道,就冲着城外那一万只九级灵兽,他也不敢骗这货啊!

等好不容易哄走了紫冥和凤烈,赫连大长老才耐着性子,给赫连家主讲了紫冥的身份,以及前些日子沧云发生的事情,另外,也告诉了他赫连月已经挂掉了!

听完半天都无法回神的赫连家主,就那样傻愣愣的坐着,都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半晌,赫连家主才咬牙切齿道:“冰娆!又是冰娆这小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从赫连大长老口中得知冰娆居然有了这么多的兽兽帮手,又害得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殒命后,他对冰娆真是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可赫连大长老听到他的话,却是一脸紧张的连忙捂住他的嘴道:“家主,慎言!城外有一万只九级灵兽驻扎,万一这话传到那只貂的耳中,赫连家族可要倒霉了!”

“什么?一万只九级灵兽?”赫连家主大惊失色,然后又怒道:“难道我们赫连家族就忍下这口气?冰娆,不过是冰家逐出的一个小贱人,她凭什么受到那些九级灵兽的青睐?”

赫连家主又气又妒,想了想他又吩咐道:“大长老,你派些人去招降那些九级灵兽,我就不信,那些九级灵兽会愿意跟在一个没有家族庇护的小丫头身边!哼!那小丫头能给它们的,我们赫连家族都能给!那该死丫头不能给的,咱们赫连家族也能给!”

“呃!家主,从古至今,就没有招降灵兽一说!”对于家主的乐观,赫连大长老是不赞同滴!

“那就收买!总之,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分化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就不信,以我们赫连家族的财力、物力,会收买不了几只九级灵兽!”赫连家主发狠道。

赫连大长老一想也是,虽然不知道冰娆是怎么跟兽兽达成协议的,但试试总没什么损失吧?

而后,赫连大长老派出了二长老出马。

在赫连大长老看来,二长老能言擅辨,最适合去做这样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被请至客院的紫冥,也通过神识监控得到了这个消息。

凤烈则一脸愤怒:“不知死活的人类,居然敢抢咱们的小弟!让我去消灭他们!”

“急什么?没听人类有一句话吗?无所谓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我到要看看赫连家族能拿出怎样的筹码,让城外的兽兽背叛我!”紫冥有些期待道。

“老大,难道你就如此忍气吞生?”凤烈不可思议道,紫冥老大的脾气啥时这样好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紫冥叹着气道,还四十五度角望天,摆出一副忧桑的表情。

凤烈眨眨眼,这样也行?

“老大,我去城外瞧瞧啊!”不放心的凤烈,想了想道。

紫冥点点头,目送着凤烈飞走的背影又叹气道:“小家伙太急燥了,还是缺少锻炼啊!”

等到凤烈飞到城外,看到前去劝降的赫连二长老,正被上万只兽兽抛在半空,当起了空中飞人后,不禁乐了!

嘿嘿!这个游戏不错啊!

此时,赫连二长老早已小脸煞白,吓得都要尿了好吗?

“咦?你们咋来了?”仿佛发现新大陆般,凤烈又飞到同样脸色不好看的沧云大长老等人身边,好奇问道。

看到那只黑色小鸟,沧云大长老连忙急切问:“摄政王呢?男宠你们已经送去了?”

“老大在赫连家,十名男宠我们已经送给沧云大长公主和商云公主了,你就放心吧!”凤烈笑眯眯道。

沧云大长老脸有些黑了,他们不是担心这个好不?

“而且,他们已经洞房了!”紧接着,凤烈补充道。

完了!完了!

沧云大长老等人脸色又黑了几分,这下子,沧云和赫连家族的关系算是彻底掰了啊!

赫连家族肯定也恨死他们沧云了!

沧云大长老很忧桑,可他们真的尽力了啊!

要怪就只能怪他们赶到赫连城的时候,被守在城外的兽给拦住了去路,有这一万只兽虎视眈眈,他们想进城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啊!

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放弃阻止紫冥的打算,并同情的瞥了眼赫连二长老,唉!可怜的家伙,都要被一万只兽给玩坏了!

等兽兽们玩够了,交由凤烈把赫连二长老带回去的时候,赫连二长老的状态简直比死掉还惨上几分!

特别是当赫连大长老等人看到二长老那副生命垂危、受尽折磨、小脸煞白并且身上还有异味渗出的模样时,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怎么了?

被谁给摧残了?

他们见到赫连二长老的时候,二长老已经差不多昏迷了,好不容易等二长老醒来,赫连大长老正想问问他到底什么情况,可还没等开口,二长老就哇的一下,嚎了出来!

嚎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真是听者流泪、闻者伤心!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傻愣愣的,全都搞不清楚状况!

到底是怎么了?

等赫连二长老嚎够了,才哽咽着道:“大长老,那些兽兽都不是人,是禽兽啊!它们太坏了!我在也不要见到它们!”

“……”赫连大长老等人默了,兽兽本来就不是人啊!

不过,看赫连二长老这副受尽摧残的小媳妇模样,他们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了。

安慰了赫连二长老好久,总算把这备受折磨的小老头安抚好了,赫连大长老才带着长老们离开他的房间。

回了议事厅,赫连大长老询问众长老意见:“你们说说,还要不要派人去收买兽兽?”

“要不,让三长老去试试?”有长老不愿意死心,并试探着提议道。

坐着的赫连三长老一听,顿时炸毛了!

“凭什么让我去?要去也该大长老去!”三长老扯着嗓子吼道。

赫连大长老有些黑线,暗自骂道,你不想去也用不着拖我下水吧?你咋不说让家主去?

赫连三长老到是想来着,可是家主的状况能去吗?

而提议让三长老前去收买兽兽的长老也理所当然道:“大长老要坐镇家族,二长老又受了惊吓,所以,现在自然得三长老出马了!”

说的好!赫连大家长给了某长老一个赞赏的眼神。

三长老却悲剧了!

看样子他是非去不可了?

硬着头皮,赫连三长老也出了城。

城外驻扎的兽兽一瞧,又来玩具嘞!

二话不说,兽兽们便集体将赫连三长老包围了!

由某蟒蛇起头,只见他的尾巴尖一卷,赫连三长老就被抛到了半空,然后,上万的兽兽开始抢赫连三长老这颗球…

这次,为了玩的尽兴,兽兽们还特意弄了张网汉球门,而可怜的赫连三长老,则被它们当成球一般的抢来抢去!

可见,他的下场,简直比赫连二长老还要惨!

边上围观的沧云众长老,而对此情此景简直不敢直视啊!这帮兽兽,实在是太会玩了!

等三长老被丢回赫连家族的祖宅,已经彻底的昏迷不醒!

见状,赫连大长老只能去见家主,将情况一汇报,赫连家主那脸色就跟调色板似的,变来变去!

狠狠的握拳,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堂堂十大家族之首的赫连家族,就只能任由这些兽兽欺负?

被欺负完,他们还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

赫连家主内心愤愤不平!

赫连大长老心里何曾好受?可是现实就是如此,他也无奈啊!

好不容易说服家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才悻悻的离开了家主房间。

三天后,赫连家族也成功的送走了紫冥和凤烈这两位瘟神!

送走它们后,赫连家族连忙命令族人关城闭户,谢绝一切闲杂人等入内!特别是紫冥等兽!

可他们防得了兽兽们吗?

你们关了城门又如何?

凤烈直接带着一大群会飞的兽从你城墙上飞过,并且,每星期来一次,美其名曰,看看它们送来的男宠生活的好不好,另外还带话,紫冥老大很关心他们,若是他们少一根汗毛,后果自负!

有了凤烈带的话,赫连家族的长老们都恨不得把那十名男宠当成祖宗给供起来了!

唉!没办法,谁让人家后台太硬,他们惹不起啊!

自选秀活动之后,流云大陆上着实安静了一段时间,特别是沧云国所属家族,都各自夹起尾巴做人了!

要问他们为何突然变得老实了?

答案很简单,家族后院起火,成天打来打去、吵吵闹闹的让人不得消停,谁还有心思弄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啊!

甚至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如果他们在敢没事找事,自家肯定还得更乱!

一个月后。

极其无聊的紫冥,忧桑的看着站在大殿之中,全都规规矩矩的大臣,淡淡问:“本王很无聊,你们还有什么好点子可以让我玩的,不如说出来啊!”

“摄政王,咱们没啥好点子!”张家家主郁闷道。

“要不,咱们再来一次选秀吧!你们各自家族再送点女孩子来参加啊!”紫冥眯了眯漂亮的紫眸,提议道。

“摄政王,选秀劳民伤财,依臣等看以后还是取消算了!”有大臣吓得一哆嗦,并连忙阻止道。

还选秀?

选完都送到自家去了?偏偏送来的还都是死对头家的女子,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啊!

所以,他们真心不敢在让摄政王折腾了,他们害怕了!现在每天回到家,家里都乌烟瘴气的堪比战场,这让他们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紫冥显然不愿意轻易放过他们,并一脸纠结道:“可是本王觉得蛮好玩的,但劳民伤财还真是个大问题,要不,以后选秀的钱你们各家给本王出了吧!”

“摄政王,臣等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上千人要养活,实在拿不出闲钱,所以,还是直接取消选秀吧!”大臣们一听,都受不了道。

“唉!既然你们如此强烈要求,本王若是不答应,岂不显得不尽人情?”紫冥善解人意道。

“谢摄政王体恤!”众大臣郁闷道,并忍不住在心里暗自叹气,这算什么事吧?明明就是他们被整了,可他们居然还得感激对方?

满意点头后,紫冥又补充了句:“不过,万一以后再有大臣想要建议选秀怎么办?本王总不能不听取臣意啊!”

“以后谁在敢提选秀,就是与我张家为敌!”张家家主第一个跳出来发狠道。

其余大臣纷纷响应。

紫冥继续点头,并笑道:“咱们也别一棍子把人打死,这样吧!以后若有大臣在提选秀,选秀所需费用就让他独自承担!”

“摄政王英明!”众大臣齐声道,同时不由自主的抹了把额上冷汗,看样子此事算过去了!

真是好险啊!

搞定众大臣,紫冥满脸笑意的退朝回了院子。

星儿见到它回来,坏笑着道:“你还挺有办法,这些大臣都被你整得老老实实的!”

“那还用说?本王是谁啊?对付几名智商欠费的大臣,都不用动用武力,本王智商就足够秒杀他们滴!”紫冥得瑟道。

“看把你能耐滴!”星儿很无奈。

紫冥十分傲娇,随后又问:“都快两个月了,娆儿美人他们什么时候出来啊?”

“这两天吧!他们的魔鬼训练已经到紧要时刻了!”星儿笑得十分神秘。

所谓紧要时刻,是因为冰娆等人已经被这魔鬼训练给整得不要不要的!

越到最后时刻,冰娆等人才发现先期的训练对他们而言真的只能算是小儿科!

到了后期,除了安静吸收灵气时,他们能有片刻的安宁,其余时间,他们不是在战斗,就是身陷幻境险些无法自拔!

战斗,对手也慢慢的由一对一改为一对N,甚至对手还会逐渐增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娆等人都人已经被折磨的快要疯掉了,而他们也早已精疲力竭,每天只是凭本能战斗的时候,星儿出现了!

星儿的出现,有如天籁般照亮了他们的人生,让他们看到了一丝希望!

星儿的第一句话:“累吗?”则是差点把他们气吐血。

能不累吗?亲,你要不要试试?

众人中,最累的当属冰娆、沧陌染、冰溪和钟伯,他们也是受到星儿关照最多的,所以在看到星儿时,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想静静!

“主人啊!你们实在是太弱了!要知道,我安排的这次魔鬼训练,可是强度最弱的一次呐!”看到冰娆累得不行,星儿略有些失望道。

冰娆简直快要抓狂了,如此程度的训练,还是强度最弱的一次?

星儿,你是想玩死我们吗?

“嘿嘿!主人,咱们先出去吧!”见冰娆累到不愿意说话,星儿随即又笑眯眯提醒着,心里却在想,下一次的魔鬼训练安排在什么时候好呢?

冰娆累得根本不愿意起身,星儿见冰娆耍起无赖,只能无奈的背起她,出了试炼空间。

等把冰娆移出星戒,星儿又直接把冰娆送到了她房间的床上。

正在床上趴着的紫冥见状,不由诧异问:“娆儿美人这是怎么了?”

“紫冥,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啊!”冰娆美眸含泪,可怜兮兮道。

“啊!不是吧?”紫冥忍不住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冰娆。

星儿无奈叹气道:“主人,哪有那么严重!”

“娆儿美人这是累到了?”紫冥反应过来,体贴的为她按摩起来。

冰娆感动的看着紫冥,还是紫冥好啊!这才是真正的暖男吧?

“对了,哥哥和沧陌染他们怎么样了?”冰娆想起他们,忍不住问。

“人家比你训练的效果好,都可以晋阶了!”星儿诚实道。

“……”冰娆有些委屈,这能怪她吗?星辰诀很难修炼的好不?

随后,她又挣扎着爬起来:“我去瞧瞧他们!”

紫冥点头,然后抱起冰娆,让凤烈载着他们去找冰溪等人。

此时,冰溪等人正在上次包子他们晋阶的地方,接受天雷洗礼!

由于晋阶人数有些多,因此雷声震天,手臂粗的闪电更是在天空狂肆的飞舞着,有如凶猛的巨龙,时不时的一头狠狠扎下,目标正是下方在晋阶的众人。

当远处观望的冰娆看到除了哥哥、沧陌染以及钟伯外,包子等人居然也在,不禁愣了愣,并诧异的看向星儿:“你也给他们改换功法了?”

星儿点头,并解释:“这些人实力太低,修炼的功法等级也太低,所以,我选了很久才选了承天诀给他们修炼,现在看来,他们在试炼空间的修炼效果不错啊!”

星儿对包子等人的状况实在是太满意了!

这可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人呐!

“这…是他们第三次晋阶了?”六道劫雷结束之后,冰娆见天空的乌云还没有散去,似乎继续在酝酿着,遂问道。

“正是!除了主人你还没有晋阶,其他人都已经是第三次晋阶了!”星儿笑着回道。

冰娆闻言泪奔了,看样子星儿说的没错,其他人的训练效果确实都比她好啊!

呜呜…幽怨的看着星儿,冰娆还时不时担心的看看哥哥、沧陌染等人,第三次晋阶的劫雷有十二道,她曾经经历过,因此很清楚那劫雷的威力,所以此刻她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直到十二道劫雷全部结束,冰娆悬着的心才算真正放下!

等最后一道乳白色光柱也消失之后,冰娆才走到近前。

此刻,沧陌染等人身上一片漆黑,甚至还散发出一阵阵焦糊的味道,不过,他们却明显感觉体内灵气的磅礴,已经到了别人无法想像的地步。

特别是包子等人,简直激动到不行!

现在的他们,真想立刻找人打上一架啊!

看到冰娆后,包子便满脸兴奋要求道:“学妹,咱们打一架吧!”

“……”冰娆无言了,包子啥时也这么爱打架了?

“我来和你打!”见包子貌似有欺负媳妇的嫌疑,沧陌染顿时不干了!

包子一听沧陌染要和自己打,连忙摇头,并固执道:“我只和学妹打!”

“你确定?”冰娆叹着气问。

“确定!”包子肯定点头。

冰娆心中郁闷正好无处发泄,有小包子主动送上门来,她还会客气?

正因为此,两人刚一开战,冰娆就毫不客气的一起甩出几道灵技,刹那间,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小包子就被秒杀掉了!

面对如此事实,包子简直悲愤欲绝,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好吗?

冰溪、沧陌染见状则忍不住哈哈大笑,包子这个笨蛋,真以为晋阶了就可以欺负娆儿了?

对此,冰溪感受最深。

想当初,他晋阶之后,还不是照样打不过娆儿?

而有了包子的前车之鉴,本来跃跃欲试的詹奎等人也偃旗息鼓了!

冰娆小姐的实力,除了变态这两个字,他们已经找不出任何形容词了!

秒杀了小包子,冰娆心情大好!

等众人回了皇宫,紫冥将这段时间的事情一汇报,冰娆等人全都听得目瞪口呆!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紫冥居然做了这么多事吗?

还有那选秀?简直大快人心啊!

沧陌染听完,情不自禁的夸奖道:“做的不错,摄政王,以后沧云政务还得你多多费心啊!”

“啥意思?你还想甩给我?”紫冥眨眨眼,不解问道。

“我得修炼啊!”沧陌染理所当然道,顺便在心里补充,当然更主要的是,得陪媳妇!

“你就不怕我把沧云给玩坏了?”紫冥无语道,它是接了个烫手山芋吗?咋还甩不掉了?

“不怕!”沧陌染想的是,就凭你这段时间的丰功伟绩,在把沧云玩坏前,先被你玩坏的肯定是其他家族!所以,要坏大家就一起坏吧!

“这可是你说的!”紫冥一副你不要后悔的模样道。

“紫冥,你还真得继续管着,因为他们还得前往天河山不夜城参加青云榜呢!”星儿提醒道。

冰娆这才想起这事,忙问:“青云榜还有几天了?”

“三天!咱们可以明天出发!”星儿笑着道。

冰娆点头。

隔天,冰娆等人正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有侍卫来报:“冰娆小姐,外面有两个自称是您学长的人求见!”

“学长?”冰娆诧异了,失联多时的学长,咋这时候冒出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