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弄巧成拙

被某蟒蛇尾巴尖碰到的男子,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他们…这是被蛇给调戏了吗?

呜呜…被条蛇调戏,他们是有史以来的头一份吧?

但,有被调戏嫌疑的男子却根本不敢反抗,甚至连嘴角血液都不敢擦掉,这条蟒蛇实在是太恐怖了,那可真是说翻脸就翻脸啊!

强忍着恐惧和疼痛,这些男子身体站的有如松柏一般挺拔,围着他们不停转圈的某蟒蛇,真是越看越满意啊!

显然,这批忍到最后的男子,十分得它心啊!

最后,某蟒蛇给了他们这些人十分高的分数。

后面几组上场后,某蟒如法炮制,好在众男子都有了心理准备,并且在被打倒的第一时间都想尽力法努力爬起来,因而后面几组的成绩反而比第一组都要好!

面对这样的成绩,某蟒开心到嘴都合不拢了。

看到它那副无比得瑟的小模样,齐亚枫等人忍不住嘴角狂抽。

话说,又不是给你在选男宠,你得瑟个什么劲啊!

仿佛察觉到他们想法,某蟒蛇还给他们抛了个魅眼,顿时,齐亚枫等人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并暗道,可别来调戏他们啊!他们不吃这套滴!

某蟒蛇当然不会调戏他们,因为它还在等着下一轮选秀的时候欣赏下小白脸的脸蛋呢!

在某蟒蛇的期盼下,已经服过疗伤丹药的小白脸们,又按组别悉数登场了。

这次,兽兽们集体出动,又是看牙口,又是看爪子的,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才把第一组的五十名男子检查完。

瞧着它们仍跟检查牲口似的认真检查,齐亚枫等人都觉得有些醉了,这些家伙实在是太乱来了!

但紫冥却对众兽的行为很满意,检查小白脸就得这样仔细啊!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怕太惊世骇俗,它都想检查下他们小丁丁的大小了!

唉!紫冥叹着气,心里颇感遗憾!

貌似感知到它想法似的,紫冥小弟猛犸虎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一把扯下了面前男子的小裤裤,吓得某男条件反射的捂住身上重要部位,并且小脸已然煞白!

齐亚枫等人也被那只有着长牙的大老虎的举动给弄得一愣一愣的,这是在耍流氓?

次奥!还带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扒裤子的?

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下流了!

啊啊啊!齐亚枫等人都被刺激到了。

围观的众长老,也有些哆嗦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老祖宗,你知道自己家的兽在耍流氓吗?而被扒了小裤裤的男子,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想他活了这么久,还从未被只兽给扒过裤子!

紫冥也愣了下,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

哈哈!这只老虎果然懂它!

既然有兽替它做出了决定,那检查就再多出一项吧!毕竟,某方面的能力对于一个小白脸来说,同样至关重要!

给站在大厅中央的兽兽们使了个眼色,兽兽们心领神会,然后趁众男不备,它们集体用力一扯,在场五十名男子的小裤裤便都被扯掉了!

条件反射般不约而同的捂住重要部位,众男脸色煞白的看着眼前的兽,它、它们想要干嘛?

麻麻,救命!有兽耍流氓啊!

看色狼般看着眼前的兽兽,众人一副被人强了的表情也十分的醉人!

齐亚枫等人和在场的长老们都忍不住捂脸,这情景,真是不忍直视啊!

这时,啪的一声脆响,一名男子的屁股又被某兽打了下,打完,某兽还笑眯眯道:“蛮有弹性滴!”

说话的同时,又强行拉下那名男子捂住重要部位的手,快迅瞥了眼,并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录着目测的数据!

其它兽兽有样学样。

就听整个大殿啪啪声不断响起,大长老等人的老脸则越来越红,这、这情景真是太刺激人了!

好不容易被刺激完,兽兽们也成功放过了这组男子!

随后上场的几组,自然也要享受这样的待遇,可纵使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仍然被打击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有兽在为他们进行目测的时候,居然叹着气,甚至有不少人在被检查完小丁丁后,还接收到了兽兽们同情的目光…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人崩溃啊!

而他们根本不敢问,你们啥意思?啥意思?

数小时后,几组男子经过兽兽们认真细致的检查,都完成了第二轮。

结果,也没有那么快能出来,最后紫冥决定,成绩第二天在公布,参选的男男女女回住处等消息就好!

到了第二天,大臣们比选秀的人还着急知道结果,因此,他们早早就赶到了皇宫大殿。

这个时候,紫冥却还没有醒来呢!等它醒来,知道众大臣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后,不禁咧嘴一笑。

嘿嘿!瞧给你们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着急当新郎呢!

大臣们能不急吗?

这可是关系着各家的利益啊!

在抓心挠肝的等了好几小时后,紫冥姗姗来迟!

眼巴巴的看着紫冥落坐,张家家主就迫不急待的问:“摄政王,成绩可是出来了?”

“出来了!这成绩可是大长老等人连夜统计出来的,所以,你们可要记着他们的辛苦啊!”紫冥笑眯眯道。

“当然!大长老等人辛苦了!有机会臣等一定会好好感谢谢他们滴!”张家家主连忙道。

“那就不必了,我已经替你们谢过他们了!”紫冥神秘笑道。

众臣听紫冥这样一说,都纷纷给紫冥拍了通马屁,说的最多的就是摄政王善解人意,诸如此类!

而后,大臣们又小心翼翼、满脸期待的看着紫冥。

紫冥知道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成绩,也不在卖关子了,并笑着道:“这次选秀的成绩很不错。但其中最优秀的当属张家小姐以及胡家公子!”

听到紫冥这样说,张家家主傲娇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而胡家代家主也一脸的得瑟,显得十分骄傲。

这位胡家代家主,是胡家在胡里下落不明后,所选出来的临时负责人,前两天才接替了胡里原本的职位刚刚走马上任,因此,正是想要好好表现的时候。

现在,一个选秀,让他们胡家男儿大出风头,他能不高兴吗?这证明他们胡家男子出色啊!

张家家主和胡家代家主也心知肚明,这只貂这样说,选秀的女子组和男子组的冠军肯定是跑不了了!

果不其然,选秀的男女冠军正是这两位。

可知道女子组冠军是张家那位胖小姐后,张家家主却涨红着老脸,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这、这实在是…他能说,兽兽们的审美很奇葩吗?不用问张家家主都知道,他们家那位胖子会得冠,多半是因为兽兽评委给的分数太高了!

呜呜…他的女儿呢?他那漂亮的女儿第几啊?

按理说,以张家家主的自信,自己那漂亮的女儿怎么也能进前三,但现在他却不太敢确定了,因为,兽兽们的想法你莫猜!

大臣们在知道这一结果后,心里笑得肠子都要断了!

这个结果,实在是太那个了!

好在男子组冠军很正常,选出来的那名胡家男子,是众男中最强壮的一位。

好吧!兽兽们都是看重力量滴!他们能理解!

冠军花落张家和胡家之后,紫冥又慢悠悠的公布了二、三名。

女子二、三名,分别为李家小姐和孙家小姐。

这两名小姐所在的家族,也同属沧云管辖,但她们所在的家族却只是个小家族,在场的大臣根本听到都没听过,不过,对这两位小姐,大臣们却还有印象。

因为这两人,是除了张家那胖小姐外,长得最丑的两位!

不由自主的抹了把额上冷汗,大臣们想说,确定这次选秀是选美?而不是选丑?

不然为什么,得到名次的女子都是此次选秀长得最丑、最不出色的呢?

他们各自家族精心培养的千金们,居然连前十都没进去,这能不令人扼腕吗?

这下子,大臣们很肯定,眼前这只貂是故意的了!

但,明知对方故意的,他们也不敢说!只希望这只貂多多少少能给他们点面子,别让他们面上太难看啊!

当然,相对于女子组的情况,男子组就显得正常多了。

成绩公布完,众大臣又眼巴巴的看着紫冥,心里不停捉摸自家女儿有没有机会进宫伴驾,可惜,紫冥愣是啥都没说!

一连晾了他们两天,紫冥才派兽去通知他们,晚上要开庆祝宴,所有大臣必须都参加!

有了紫冥这话,大臣们都紧张起来。

期间,有大臣曾经探过紫冥的话,当时紫冥回的是,它自有安排!而现在,迎来了庆祝宴,莫非自家女儿有着落了?

想到这儿,众大臣们都兴奋起来!

庆祝宴当天,大臣们被兽兽们灌了不少的酒,宴会结束时,他们全都喝得醉熏熏的,许多大臣直接不醒人事!

见状,紫冥善良的安排他们在皇宫住下!

第二天众大臣醒来,都迷茫了一阵子。

可当他们看清眼前环境以及身边状况,他们全都吓得魂不附体!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在哪里?

瞧这里的摆设,应该是皇宫标配的基本摆设吧?

更主要的是,他们身边躺着的红果果的女子是谁啊?

婢女?

身边女子共有五名,都侧身背对他躺着,每名女子都红果果,雪白的皮肤上还有不少激情过后的痕迹,显然,昨天晚上发生了令人难以启齿的事啊!而在场,只有他这一个男子,不用说,这事肯定是他干的!

想到自己有可能在皇宫睡了婢女,大臣们都吓得脸色苍白如纸,这、这可是怎么办?

更主要的是,他们害怕床上的五名女子不是宫女啊!

某大臣小心翼翼的将其中一名女子的脸翻过来,看了眼后顿时放心了。

这是张家那老匹夫的女儿啊!好在不是皇宫婢女!

等等!张家老匹夫的女儿,不是参加了选秀吗?

想到这儿,某大臣脸色又难看了起来,他居然睡了死对头,张家老匹夫的女儿!而这位小姐,还是参加了选秀,是给皇帝陛下准备的女人!

皇帝的女人?!

某大臣顿时心惊肉跳!

这可怎么办?

会不会掉脑袋啊?

呜呜…根本不明白怎么会有女人在自己床上的某大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酒后乱性,害人不浅啊!

可这些女人怎么会在自己床上?

难道说是自己喝醉了酒,不小心走错路,摸到这里的?

这位大臣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头都开始疼上了!

睡了张家小姐的这名大臣姓赵,跟张家家主一向不对付,两人相爱相杀多年,从来都是互相拖后腿,给对方使绊子,如今,对现在这种情形,这位赵家家主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要不,趁没有人发现,他溜走?

想着,赵家家主已经站起了身,草草的穿好衣服,他打开房门就想往外跑…

可刚打开门,赵家家主就看到一只银狼站在门口,咧着嘴在看着他笑。

赵家家主顿时心头一跳,这、这是怎么个情况?

“醒了?老大有请!”银狼笑眯眯道。

赵家家主心知肚明,这只银狼口中的老大就是那只貂,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下,他只能跟在某银狼身后去见紫冥。

这个时候,紫冥正在大殿。

赵家家主到的时候,大殿之中已经有不少大臣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了。

而这些大臣,全都衣衫狼狈,整个人也都灰头土脸,一副倍受打击的模样!

紫冥则趴在高高的王座上,微眯着一双慑人紫眸,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一众大臣,但它却一句话都没说。整个大殿也一片静谧,气氛沉默闷的已经到了压抑的程度!

接下去的时间,依然有大臣接连不断的被带到了大殿之上。

后来的大臣们,反应跟之前这些如出一辙,都如丧考妣般郁闷到不行!

良久。

等众大臣都到齐了,紫冥才叹着气淡淡开口:“你说说你们,本王都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了!自制力咋就那么差呢?只在皇宫住了一晚都能给本王弄出事来!早知如此,本王昨天就不应该一时心软的将你们留宿皇宫,现在好了,出大事了吧?”

众大臣闻言都不敢吱声,事实上,也是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也不清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甚至,他们都有些怀疑这事是眼前这只貂弄出来陷害他们的,可他们没有证据啊!因此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呜呜…众大臣们郁闷的都快要吐血了!

如今,骑虎难下,他们也有些提心吊胆,不知道这只貂会如何处置他们!毕竟,沧云国历史上还没发生过选秀女子陛下都还没有过目,就被大臣们睡了的先例!

忐忑不安的站在大殿,众臣一言不发的任由紫冥骂个够本,等紫冥唉声叹气的骂够了,才庆幸道:“好在我有先见之明,昨天就把女子组的前三名送给了太上皇当妃子,否则,她们若是也被你们给睡了,我得多郁闷啊!”

“唉!既然发生了这种事,这些女人肯定是没有用处了,要不都杀了?”紫冥自言自语的道。

边上的猛犸虎一听,立即求情道:“老大,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咱们可不能轻易杀生啊!依小弟看,既然那些女子都被这些爱卿给睡了,不如就赐给他们好了!”

“赐给他们?这样行吗?另外,他们胆敢睡了选秀女子,这可不是小罪啊!”紫冥有些纠结道。

听到这只貂貌似要给自己定罪,众大臣心里都突突直跳,不会小命就这样没了吧?

呜呜…他们冤枉啊!

“老大,他们也不是故意的,酒后乱性嘛!人类经常这样,咱们身为兽兽,还是多理解下嘛!”某蟒蛇也跟着求情。

“好吧!看在你们面子上,我就不治他们的欺君之罪了!”紫冥十分大度道。

大臣们一听不治罪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随后紫冥又道:“现在,本王将被你们睡过的女子赐给你们当平妻,记住,是你们对不起她们,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待她们,如果让我知道你们对她们不好,哼!后果自负!”

紫冥的话,众大臣就没有敢说不的!

大臣们唯唯诺诺的应下后,唯恐天下不乱的猛犸虎又开口了。

“老大,您给这些大臣赐了平妻,对他们的正妻貌似也不太公平吧?”猛犸虎一脸同情道。

听到这话,大臣们归于原位的心又狂跳了起来!

尼玛!啥意思?啥意思?

那个谁?能不能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啊?可别在说话了啊!不然,他们准倒霉!

不得不说,这些大臣还是很有选见之明滴!

因为猛犸虎的话音刚落,紫冥的兴趣就被挑了起来,并问:“此话怎讲?”

“你一片好意给大臣们赐了年轻貌美的平妻,可他们已经人老珠黄的正妻就要倍受冷落了!唉!女人啊!就是命苦,给男人生儿育女不说,还得忍受男人一个个的往家抬女人!老大,我们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男女平等也不能只是用嘴说说的!”猛犸虎义正言辞道!

“你的意思是?”紫冥眨眨眼,眸中一丝笑意闪过。

“男女要平等!既然给人家丈夫赐了五位年轻貌美的平妻,那么给他们正妻,自然也要赐几位男宠,这样才公平!”猛犸虎提议道。

大臣们闻言,都有些风中凌乱。

男人跟女人能一样?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对于强者,自然允许多妻,可女人却显少会找男宠,现如今,这只貂若真明目张胆的给他们各家的当家主母赐下男宠,传出去他们还要不要做人啊?

“摄政王三思啊!”张家家主受不了了,他快要被气疯了!这些兽,实在是欺人太甚啊!

“嗯,本王已经思量再三,觉得猛犸虎说的十分有道理!就按照它说的办法,给你们家里的当家主母每人赏赐三个男宠吧!你们也无须吃醋,这已经比赏给你们的少了!所以,你们的地位依然稳固的很!放心!”紫冥笑着安抚!

大臣们集体抓狂,他们担心的是自己地位不稳吗?

丫的!他们是不想自家的主母给他们带绿帽子好不?而且,这事若是传出去,以后他们还怎么抬头挺胸、堂堂正正的做人啊!

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对了,你们可不许因为争风吃醋,害了这些男宠的小命啊!若是被本王知道,后果绝对要自负,说不定本王一怒之下,再赐给你们家里主母、平妻十个八个男宠,到时你们哭都来不及!”紫冥接着警告道。

大臣们则低垂着头,心里怨念不断!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以后,家里还能有消停日子吗?

想到未来,众大臣都感觉到了一丝茫然!

不久,被赐给他们的女子,也都被带上了大殿,这时,众大臣才知道自己家的女孩子都被谁给睡了!

我去!都是自家的死对头啊!有的甚至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而被带到大殿的女子,则满面惊慌并泪流满面,整个大殿一片嘤嘤啜泣声。

见状,紫冥又善良的将他们暂留皇宫,不然这样的女子带出去,多丢人啊!

还是昨天晚上那间房,大臣们和新鲜出炉的平妻们被关在了一起,门口有兽守着,按紫冥的说法,女人就是得哄,啥时把自家女人哄好了,才可以离开!

听着哭声,看到眼前五名女子各个哭得梨花带雨,但在场的大臣却没有一个有心思哄的,出了这样的事,自家所有计划都被打乱,他们早就郁闷到不行,哪里还有什么耐心去哄女人啊!

“哭?哭屁啊!老子还想哭呢!”大臣们愤怒的声音接连传出房间,门外守着的兽兽们暗自发笑,嘿嘿,老大果然有先见之明,瞧,还没领回家就先窝里反上了!

同一时间,紫冥已经派自己的兽小弟们,各自带着三名男宠,登堂入室的去了诸位大臣家中。

某兽宣读完紫冥摄政王的旨意,众大臣家中的当家主母们那小脸蛋就跟调色板似的,变来变去!

一开始,听说自家男人睡了选秀女子,并被迫不得已的摄政王赐为平妻,主母们心中是愤怒的!丫的!小妾她们还勉强接受,这平妻是什么鬼?

后来听到摄政王为了将男女平等落到实处,又给她们赐了三名男宠,她们的表情就更精彩了!

而且,无论平妻还是男宠,都是摄政王所赐,不但不能杀,还不可以打发掉!这样的事实,简直令各家主母郁闷的想要撞墙了!

怎么会这样?

这绝对是弄巧成拙的无妄之灾啊!

选秀明明是给陛下选的,最后反倒便宜了众大臣!

已经不愿意去思考事情究竟是怎么个过程的当家主母们,都被深深的打击到了!

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兽兽们送来了人很快就离开了。

各家的当家主母们,看着眼前三名年轻男子,纠结的眉头都能夹死只苍蝇了!

唉!连连叹气的主母,跟着三名男宠大眼瞪小眼,突然,主母明显感觉身体有些燥热…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回到家的大臣们,正想回房间跟主母好好解释下这些事,推门进房后,却猛的看到自家当家主母居然在和三名男子滚床单,霎时,他们只感觉眼前阵阵白光闪过,然后又是一片漆黑,紧接着,受不了这强烈刺激的大臣,不少都气得昏厥了过去!

等到大臣们醒来,各家之中自然又掀起了一场场轰轰烈烈的家庭大战!

当紫冥听到手下小弟们详细的汇报,乐得差点没在地上打滚!

而这消息自然瞒不住,很快,长老们也都知道了。

大感不妙的众长老,又急急忙忙的跑去找老祖宗。

白胡子老头看到他们,直接说了句:“不用说了,我这里还有几名女子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大长老们傻眼。

老祖宗这里,那只貂也给送女人了?

我去!它究竟想要做什么?

大长老们很忧桑,紫冥给他们送去的女人,正是他们打分最高的那几个啊!

用紫冥的话说,你们给出这么高的分数,想必是对她们有意思,所以,她们就赐与你们了!

如此,几位当了评委的长老真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但他们绝没想到,老祖宗这里居然也有被送来的女子!

随后,猛犸虎从外面走进来,笑眯眯解释:“老大说了,我这便宜主人是沧云国老祖宗,而对于有辈份的人咱们更得尊重,所以,少了谁的也不能少了我家主人滴!”

“……”白胡子老头默了默,求收回!他不介意少了自己的!

但他也心知肚明,那只貂只怕不会轻易改变主意,不然,也不会利用一次选秀,把沧云国诸位大臣的家搅得乌烟瘴气,唉!早知如此,他当初就应该拼了老命的阻止这次选秀啊!

现在好了,秀是选了,可参加选秀的女子一个没跑的都被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给承包了!这算什么事吧?

白胡子老头心里的郁闷,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而猛犸虎好像嫌他还不够郁闷似的,又委婉道:“老大还说,参加选秀的女子有些少,很多长老都没分到,老大最讲究公平了,所以,你们看咱们啥时再办一次选秀?”

面对猛犸虎期待的眸光,白胡子老头及在场长老们都有些风中凌乱了。

还办?

算了吧!

这一次选秀搞出来的事就够够的了!

再来一次,他们都要有想死的感觉了!

“选秀,以后还是算了吧!”良久,郁闷的白胡子老头才道。

在场长老们也纷纷点头,这选秀选来选去分明就是给他们选的啊!怪不得当初那只貂答应的如此痛快呢!现在好了,人家得偿所愿了!

猛犸虎闻言纠结道:“这事你们跟我说没用啊!选不选得老大决定,你们最好亲自去和他们说,还要当着众大臣的面说,不然,大臣们也不会死心啊!他们还是很喜欢选秀的,这不,每人都得了五个美娇娘,他们睡觉都能乐醒啊!”

“对了,你们现在别去找老大说啊!它出去了!”猛犸虎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了句。

“摄政王去哪了?”白胡子老头忍不住问。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自家兽说紫冥出去了,他这心里强烈的不安起来,不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吧?

大长老也同样担心,并一脸紧张的看着猛犸虎,猛犸虎则淡淡一笑,“老大去赫连城了!”

“去赫连城做什么?”大长老脸色有些发白,那只貂莫非是去找赫连家族麻烦?

看出大长老想法,猛犸虎极其鄙视道:“你把老大想成啥样兽了?它怎么可能会去找麻烦!”

不会吗?不会吗?

那为何他们心里都深感不安呢?

“安啦,老大是做好事去了!”猛犸虎如实道。

“做啥好事去了?”在场的人异口同声问道。他们可不觉得,紫冥那只貂会和赫连家族有交情。

相当初,赫连家族可是被兽兽大军弄得很惨,离开沧云时那叫一个狼狈不堪,这种情形下,某貂去了赫连家族,能不让他们多想吗?

“去给赫连家的主母送男宠啊!赫连家族如此支持沧云,咱们绝对不可以亏待了他们!”猛犸虎深以为然道。

“啊!”大长老大惊失色,这男宠都送到赫连家族了啊!不用猜他也知道,这男宠是送给谁的!

赫连家族的当家主母,不正是他们沧云国的大长公主吗?更主要的是,赫连家族家主,成了太监!

如此,送男宠也算名正言顺!

可这样真不行啊!

沧云因为知道赫连家主不能人道,所以送了男宠过去,这不是打赫连家主的脸吗?

虽然说,赫连家主早在成了太监后就没啥脸面了,可打和不打绝对是两回事啊!

白胡子老头也想到了这点,遂脸色大变的吼道:“快把摄政王追回来!”

出关后,白胡子老头可是没少收集冰娆的情报,自然知道她与赫连家族不睦已久,现在好了,紫冥明目张胆的上门给人家送男宠,这、这可不仅仅是打脸,分明就是挑衅啊!

“晚了!老大估计已经到了!凤烈的速度,不是你们能想像的!”猛犸虎一脸兴灾乐祸道。

“……”

纵使如此,大长老等人还是追了过去。

正如猛犸虎所言,这个时候,紫冥还真到了赫连城。

只不过,它还没被请进赫连家族。

赫连家族的侍卫见它是只貂,也有些轻视它!因而,紫冥大怒之下,直接命令凤烈:“小烈烈,给本王砸!”

“好嘞!”凤烈喜欢干这事,二话不放,几个火球就从它口中喷射了出去。

赫连家的侍卫见这只黑色小鸟居然能喷火,震惊之余才惊慌失措的想着救火!

但凤烈的南灵离火是那么好救的吗?

短短几分钟不到,赫连家族的建筑就被毁了大半,而赫连家族的长老们也慌慌张张的从院中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有长老紧张问道,看着毁掉大半的祖宅,长老们简直痛心疾首!

“大长老,是这只貂和鸟儿干的!”侍卫连忙汇报。

听到这话,长老们目光都转到紫冥身上,霎时,他们瞳孔猛缩,这只貂不是兽族联盟的那位吗?它怎么来赫连家族了?

“原来是紫冥会长驾到,老夫有失远迎,望恕罪!”赫连大长老强扯嘴角,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郁闷道。

“既然你也知道自己等人有罪,那本王就饶恕你们了!”紫冥淡淡一笑,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

闻言,赫连家族大长老深感郁闷,话说,他只是客气客气,你就这样直接定罪,真的好吗?

知道这只貂惹不起,不然,万一惹恼了它,对方领着十万兽兽大军攻打赫连家族…

那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因而,哪怕心里在郁闷,赫连家的大长老也得赔着笑脸继续道:“紫冥会长前来赫连家族,可是有要事?”

“嗯,是有要事,可你家这门太难进了,没办法,本王只能使用非常手段把你们引诱出来,那个啥,你们不会生气吧?”说这话的时候,紫冥貌似还有些忐忑。

非常手段?

还真是非常手段!要知道,这可是赫连家族的祖宅啊!从盖好这间宅子,这座宅院就没受过如此重创!现在好了,被毁掉大半!重修到是小事,关键是这心里郁闷啊!

明明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还不敢报仇,这换谁能受得了?

静默了下,赫连大长老才淡定问道:“不知是何要事?”

“看到他们没?”紫冥转头指着身后的十名年轻男子问。

“他们是?”赫连大长老纳闷问。

“听闻赫连家族有两名寡妇,本王一时不忍她们孤单寂寞,就给她们送了十个男宠过来,一人五个,公平公正,对了,你们无须太感谢本王,这都是本王应该做的,谁让你们当家主母是咱们沧云的大长公主呢!都一家人,大家就不必谢来谢去的了!那多虚伪啊!你说是不?”

紫冥的话,连珠炮似的发射了出去,听得赫连家族大长老一愣一愣了。

但他也算听明白了。

原来,这只貂是来给他们家的两名寡妇送男宠的!虽然说,这事感觉怪怪的,可他更想知道,对方口中的寡妇是谁,怎么就引起这只貂的注意了呢?

想着,赫连大长老已经问了出来。

“就是沧云大长公主以及你们代家主赫连呈的妈啊!”紫冥笑眯眯答疑道。

“……”赫连家族在场的长老们,都石化了许久才回神。

那个…大长公主和商云公主,两人都不是寡妇啊!

以为紫冥不知道,赫连大长老耐心解释:“紫冥会长,虽然我不知道您怎么会误会大长公主和商云公主是寡妇,但我要慎重的告诉您,她们两人的丈夫还活得好好的!”赫连大长老颇有耐心的解释。

“我知道她们的丈夫还活得好好的。”紫冥点头道。

那你还给人家送男人?这是故意的吧?是故意挑衅吧?

紫冥当然是故意的啊!

并且,它还十分认真补充道:“可是,你口中的那两人虽然还活着,但却不能人道了,所以,咱们沧云公主还有那位商云公主都是在守活寡啊!这种情形之下,我怎么能不为她们考虑呢?”

“你们也是人,应该知道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所以你们不会残忍拒绝我的一片好意吧?当然,你们也用不着嫉妒她们受到本王关照,如果以后你们也不能人道了,本王也会同样给你们的妻子送男宠的!放心,本王绝对一视同仁!”紫冥拍着小胸脯认真保证。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听得直郁闷,你给家主父子的女人送男宠也就罢了,怎么还顺便诅咒他们呢?

诅骂别人不能人道,你也太狠了点吧?

在场的赫连家族长老内心都愤愤不平,但想到对方所拥有的兽族大军,在多的愤怒他们也得忍下来!

可他们的怒火可以忍下,这只貂带来的十名男宠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收下送给家主父子媳妇的男宠?

艾玛!家主若是知道,不得气吐血啊!

本来,这段时间家主的脾气就有些爆燥,现在若是在弄这样一出,家主承受得了吗?

但不收下,又如何拒绝才不会惹恼了这只貂?

万一这只貂是故意来找事的呢?

思前想后,赫连家族的长老们实在是太纠结了!

想拒绝,但又不敢!可不拒绝,这事说不定会把家主直接气死,而拒绝的后果貌似也挺严重!

大长老与几名长老传音交流了一番,最后把心一横,算了,不就是几名男宠吗?

收就收了!

大不了先收下,等这只貂离开后在把这十名男子打发出去就行了!

可以说,赫连家族的长老们想得很美好,但现实却很残酷!

因为在他们同意收下十名男宠后,紫冥也没有马上离开,反而一脸猥琐的问:“什么时间安排他们洞房啊?等他们洞房过后,我才能放心离开!”

“……”

我去!还带这样滴?

这是逼着他们让家主带绿帽子啊!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泪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