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鬼训练,摄政王威武!

封了紫冥摄政王之后,冰娆、沧陌染等人及众兽兽就被带进了星戒。

可以说,在场的人,除了柳妖精、齐亚枫他们这些有其所在家族的,一个都没跑了,全都在这次魔鬼训练的范围之内,要说柳妖精、齐亚枫等人为啥没有份?

星儿会说,你当我傻啊!

人家要家族有家族,要父母有父母,是好是坏也轮不到自己来管啊!更主要的是,虽然他们与自己关系很好,但比起包子等人,星儿还是没办法把他们当成真正的自己人!星儿对他们仍有远近亲疏的想法!

毕竟,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也没有人能保证他们所在家族会和自己主人永远交好!

这人啊!除非真正肝胆相照的朋友,一般来说不过利益驱使罢了!

现在是主人有令他们高看一眼的本事,若是将来没有了呢?

这些事,星儿不得不防!

正是如此,星儿的魔鬼训练才没有将他们也算在其中!

至于兽兽,则是要轮换着进行魔鬼训练,这主要也是因为兽兽太多的缘故,而没有参加魔鬼训练的兽兽,星儿自然也有安排,那就是由凤烈带队去做任务!

实力,他们现在需要,钱更需要!

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之后,星儿给冰娆等人安排的魔鬼训练才真正开始了。

魔鬼训练自然要在试炼空间中进行!

在那里,星儿对时间的缓速控制可以达到一比一万,也就是说,在试炼空间里呆上一天,差不多相当于在外面十年。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了,当然,这还仅仅只是星儿现在对时间控制的程度,等将来冰娆实力更强,他对时间流速的控制自然也会比现在还要强!

这个时候,可以算是他最弱的时候!而且,他的能力也同冰娆的实力有相当大的关系!

主人实力越高,他的能力才越强嘛!

有了星儿这个做弊器,冰娆等人的修练绝对事半功倍!

不过,除了冰娆、沧陌染以及钟伯和兽兽们,其他人都不太清楚自己所呆的地方是哪里,星儿也没有告诉他们,并且,在将他们移进星戒后,就把众人给分散开了。

众人每人一个独立的试炼空间,在试炼空间中,星儿已经设定好了试炼的程序,什么时间该做什么,都一目了当。

而魔鬼训练共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自然是吸纳灵气!

试炼空间中的灵气,是星戒之中最多最浓的地方,在那里吸纳上一天,堪比外面吸收三年!

第二部分则是战斗,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单人战、群战皆应有尽有!

第三部分则是综合训练,在星儿设定的程序中,试炼空间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及时调整对他们的训练安排。

另外,三部分训练也交替进行,什么时间开始,到什么时间结束,皆由试炼空间根据个人情况决定!

将冰娆等人及兽兽们丢进试炼空间后,星儿就跟个没事人似的出去溜达了!

冰娆等人及兽兽们,则进入了深度闭关之中。

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吸呐灵气!

因而,一进入试炼空间,众人选择了各自喜欢的姿势,或盘膝,或侧卧来吸纳灵气,兽兽们则一律趴着睡觉!没办法,谁让人家在睡眠中就能修炼呢!这也是最令人类羡慕嫉妒恨滴!

当然,他们的突然闭关,也令沧云国的大长老等人措手不及!

这不,星儿刚刚出了星戒,正想去找紫冥,就在门外听见大长老等人正满脸怒色的质问紫冥。

意思不外乎就是,陛下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闭关?陛下皇位坐稳了吗?怎么也得好好的巩固下自己的权利吧?另外,都不和他们打声招呼就擅自闭关,这分明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啊!

紫冥闭着眼睛,耳边传来几个老头叽叽喳喳的怒吼声,但它完全听耳不闻,并继续睡觉,甚至还打上了小呼噜!

看到紫冥这个样子,大长老等人真是气得肺都要炸了!

陛下闭关!身边亲近的人也闭关!只留下这样一只貂大爷,就啥也不管了?陛下的行为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万一沧云国有要事,到时找谁做主啊?

大长老等人感觉到极其苦逼,这也是最令他们为之纠结的,那就是沧云国群龙无首了。

再者,陛下若真想闭关,完全可以和他们商量下啊!甚至可以安排长老会监国,可偏偏沧陌染啥都没说,如此一来,沧云国日常事务由谁处理?

大长老等人想得很多,紫冥则完全无视了他们的存在睡得香甜。

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星儿幻化的小奶娃,迈着小短腿一脸茫然的走了进去。

转身看到星儿这小奶娃,大长老等人也没太放在心上,此时此刻,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紫冥这只貂的身上!

大长老等人认为,跟只貂沟通好过找个小奶娃子沟通,而且,冰娆有多重视这只貂,他们可比谁都清楚,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星儿被无视的很彻底。

星儿也不恼,只是扬着漂亮的小脸蛋,轻声问道:“你们吵什么啊?没看到紫冥在睡觉吗?”

“小娃子,一边玩泥巴去,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二长老没有耐心的吼道,显然,他已经快要被沧陌染不负责任的行为给气疯了!这就是他们的陛下吗?

真是太没有责任心了!

二长老很愤怒,如果不是找不到沧陌染,他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来呢!

星儿听完二长老的话,小脸一黑,并淡淡道:“小爷长这么大,就从没完过泥巴!要玩,也应该是你去玩吧!”

说完,星儿极其委屈的跑到紫冥身旁,一把抱起紫冥娇小的身体,然后将脸埋进紫冥柔软的绒毛中,就开始告状:“紫冥,有人欺负我!呜呜!”

“……”二长老有些傻眼,他欺负这小奶娃了?他不就是说了句,一边玩泥巴去吗?这也算欺负?

二长老也感觉委屈了,不带这样冤枉人的啊!

这时,紫冥缓缓睁眼,一丝紫色流光快速从紫冥美丽的紫眸中划过,然后,就见它小爪子一扬,二长老被打飞了出去!

被打出房间的二长老,扑通一声,掉进了院中的观赏鱼池,整个人成了落汤鸡不说,还啃了一嘴的泥巴!

见状,星儿圆满了。

嘤嘤嘤,有个护短的兽兽保镖就是好啊!

狼狈爬起来的二长老,则顶着头顶的水草,怒瞪着紫冥,这只貂实在是太过份了!

堂堂二长老,整个沧云的四号大人物居然被如此对待,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可惜,紫冥根本不在意他的愤怒,并淡淡一笑道:“怎么,想与我单挑吗?”

说着同时,紫冥还勾了勾小爪子,示意二长老过来。

二长老哆嗦了下,并小脸煞白的连忙道:“不、不单挑!”

呜呜…这只貂很可怕啊!它能号令二万来只九级灵兽呢!二长老想到这儿当即便怂了!

“那你瞪我干嘛?”紫冥笑着又问。

“我瞪了吗?我只是眼睛大了些!”二长老十分没出息的道,然后慢吞吞的从鱼池里爬出来,以确保和紫冥的位置足够远,不然,在被它来上一爪子,他说不定就要挂掉了!

“你的眼睛很大?”眨眨眼,看了眼二长老,紫冥脸上尽是不敢置信。

“很大!所以,我不是在瞪人,只是眼睛天生长这样,你、你不要误会!”二长老理直气壮的解释。

大长老有些听不下去了,一边在心里埋怨二长老没出息,一边又叹着气问紫冥:“陛下闭关前,可有留言交待?”

这才应该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啊!而不是什么眼睛大小!所以,二长老,请有点出息好吗?

“还真有!”紫冥咧嘴一笑。

大长老等人一听,心当即放下大半,他们就说嘛,陛下怎么可能如此不负责任?

“陛下交待了什么?”随即,大长老忙问。

给星儿使了个眼色,星儿拿出一张明黄色圣旨,并像模像样的读了起来。

见到圣旨如见君,身为拥护皇权的长老们,自然要给出足够的面子,虽然他们没有跪地接旨,但在场的每一位长老都弯着腰,一副虔诚听旨的模样。

圣旨上,无非是说朕自觉实力太低,因此要闭关修炼,沧云国诸事宜交由摄政王处理!

可这摄政王又是谁?

听完言语简炼的圣旨,大长老等人完全被弄糊涂了!

要知道,摄政王这个职位可是至关重要啊!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权利并不亚于陛下,可以说,如果摄政王有谋逆之心,决对一反一个准!当然,前提得是当今陛下昏聩无能的情况下!

可他们的新皇,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昏庸无能之辈啊?怎么就给自已搞出个摄政王,来夺权呢?

这样说吧!在沧云国的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摄政王这一位置,但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因而数千年下来,沧云国已经很久没出现摄政王这个对大长老等人来说有些陌生的职位了!

更主要的是,摄政王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难道是老祖宗?

如果真是老祖宗,大长老等人还真就放心了!

当问出这个问题,并耐心等着紫冥给他们答疑的时候,他们就见紫冥又取出一张圣旨,打开在了他们眼前!

瞪大眼睛,看完圣旨上的内容,大长老等人的脸都有些黑了。

“你、你…”指着紫冥,大长老有些结巴了!

“你们心心念念的摄政王正是本座!”紫冥略带得意的笑着道。

靠!有没有搞错!

陛下居然让只貂来做沧云摄政王!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

大长老等人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样的事实,简直太令人抓狂了!

怎么就是只貂呢?

为啥是只貂啊?

看着大长老等人略带嫌弃的小眼神,紫冥也不恼,并一脸看晚辈的模样看着大长老等人,并善解人意的笑着道:“爷知道你们对此很意外,但你们应该相信小染染的眼光,选择本座当这个摄政王,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们不是意外,分明就是接受无能!

试问,就算他们心在大,也没办法接受一只貂的领导啊!

淡淡的忧桑,此时此刻无差别级的环绕在大长老等人身旁,见他们如此,星儿来了句:“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摄政王吗?你们要不要跟死了祖宗似的?如果实在不服,就打一架!谁的拳头大,谁就当老大!”

啥叫小小的摄政王?

摄政王可是很重要,同时还是有篡位危险的职位!

还有啊!他们的祖宗可没死,那老头还活的好好的,所以小盆友,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

至于打架?

一爪子就能把实力强悍的二长老打飞出去的貂,统领十万只兽兽的貂,他们敢惹吗?

内心无限腹腓的大长老等人,这些话没一句敢说出来,因为紫冥已经用极其不善的紫眸,在他们身上如雷达般的扫来扫去了。

众长老浑身一个激灵,当即强打起精神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地面,他们居然不太敢和紫冥对视啊!

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接受还是不按受呢?

众长老内心无比纠结。

思考良久,他们还是决定接受这个残忍可怕的事实,他们沧云国,有了只紫貂担任摄政王!

没办法,对方拳头硬啊!不妥协是绝对不行滴!

见对方接受了自己担任摄政王,紫冥开心的笑了!

这样才能继续愉快的玩下去啊!不然,它只能用拳头来让他们同意了!

隔天例行早朝的时候,紫冥便大大方方的坐上了龙椅!

下首站着的众大臣见一只貂又占据了陛下的专座,都感觉莫名其妙,可惜,没有人敢直接问啊!

大长老面对众大臣的疑惑,清了清嗓子才一脸慎重道:“从今天开始,紫冥会长将是咱们沧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

摄政王?!

大臣们全都有些傻眼。

他们没听错吧?

一只貂,当了他们沧云的摄政王?

虽然说,这只貂很厉害,还是兽族联盟的总会长,可貂就是貂啊!

他们活了这么久,就没听说过谁家用只貂来摄政的!

陛下这是对沧云不满吗?

不然怎么可以如此儿戏?

一时间,众大臣群情激奋,反对声一片!这个时候,他们显然忘记了眼前的兽兽不好惹,特别是某貂身旁还有几只九级兽兽在殷勤服侍…

首先出头的,是和胡家穿一条裤子的张家家主。

张家家主原本一直害怕自己家族会因为和胡家走的近,而受到陛下的清洗,但见胡家现在还好好的,除了胡里这个家主生死不明,胡家其他人都平安无事后,他的胆子便也大了起来!

而且,他之所以如此反对,也是觉得可以趁机在众大臣中树立自己的领袖地位,要知道,以前众臣之首可是由胡家担任的,现在没了胡家,他们张家自然要崛起!

此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法不责重!

这么多大臣都反对,陛下总不能都咔嚓了吧?更何况,陛下现在又没在,他就不信这只貂敢把他们都杀了!

紫冥当然不会把他们都杀了,笑话!都杀了,它哪里还有玩具?

但这出头鸟不教训下显然不行,因此,紫冥给身边的猛犸虎使了个眼色,某虎便立即会意的冲了下去,二话不说对张家家主就是一顿揍!

某虎身为沧云老祖宗的兽,自然高傲无比,而众大臣眼见它如此残暴,更是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有些心思清明的,虽然搞不懂这只虎是啥意思,但考虑到对方的身份,也不禁暗自猜测,那只貂当摄政王,难道是老祖宗同意的?如此的话,他们岂不是在质疑陛下和老祖宗的决定?

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部分大臣便情不自禁的哆嗦了。

顺便瞥了眼被揍得臂青脸肿,哀嚎声不断的张家家主,原本强烈反对紫冥当摄政王的大臣,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吱声了。

笑话!当众就敢殴打大臣,还是两朝元老,这些兽岂不真的无法无天?

面对不讲情面,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兽,他们除了认命还能怎么办?

随后的时间,众大臣都跟哑巴似的,鲜少发言。

紫冥见他们如此,不禁暴怒道:“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本王可没时间浪费在你们身上!”

“……”粗鲁!这只貂说话可真够粗鲁的!

“机会可给你们了,是你们自己不说的!退朝!”紫冥吼了一嗓子,便跳下龙椅先跑了。

它一走,众大臣便把大长老等人给围上了,并七嘴八舌的提出许多疑问。

大长老见状真是头疼极了。

早知如此,他今天就不应该来啊!要知道,身为大长老,他可是不需要出席例行朝会的,现在好了,被缠上了!

大长老头一次觉得,这些大臣太招人烦!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难道没看出来,他心里也不爽?

“都给我闭嘴!该干嘛干嘛去!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老祖宗也是赞成的,所以,你们最好尽快接受,不然后果自负!”大长老眼见众大臣吵个没完,遂直接吼了起来。

众大臣当即哑声,然后,他们便目送着大长老飘然离去。

大长老都走了,他们还有呆下去的必要吗?

互相对视了眼,众大臣,包括被揍了一顿的张家家主,都走得干干净净。

随后的几天,大臣们有了张家家主的前车之鉴,加之此事又是经过老祖宗首肯的,因而他们也老实的许多。

只是每次听到紫冥或它身边的兽大吼:“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无事退朝!”的时候,他们都要纠结一阵子,因为,这些兽实在是太粗鲁了啊!

但因为张家家主曾经的遭遇,他们不敢在当面质疑紫冥了,可在害怕也阻止不了有人想要背后告黑状,这其中就包括张家家主。

以张家家主为首一众不安份的大臣,有事没事就往老祖宗住的宫殿跑,并打着探望老祖宗的名义告黑状。

听得多了,白胡子老头也有些火了。

丫的,你们收敛点不行?这还没完没了了!

所以这次,当张家家主为首的众大臣第N次来指责紫冥等兽说话粗鲁的时候,白胡子老头彻底火了,并训斥道:“你们一天天吃饱撑的闲着没事是不?告状?你们以为你们在我这里告状,摄政王不知道是不是?告诉你们,人家门清!只不过,人家懒得搭理你们!在瞧瞧你们,上窜下跳跟个跳梁小丑似的,就你们这样的,还想跟摄政王斗?你们这辈子都没机会了,所以,趁着摄政王还没有发威,你们最好都给我老实点,不然,真出什么事我可不会给你们擦屁股!”

吼完,白胡子老头直接把张家家主等大臣给轰了出去。

等撵走了人,猛犸虎从内室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轻瞥了眼白胡子老头,它才一脸嫌弃道:“虚伪!”

“你!”白胡子老头让自家兽给气得差点吐血,颤抖的手指指着猛犸虎,他无奈道:“我可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啊!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说我虚伪?好歹我们这么多情的主兽情谊,难道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

白胡子老头这个伤心啊!

真是白养这两只兽了!

一见到冰娆的那些黑心兽,这两货当下就把自己这个主人丢到一边了,可以说,若是自己不去找它们,这两个小白眼狼就不带主动回来看他一眼的!呜呜…

如此事实,简直令白胡子老头伤心欲绝!

为嘛会这样呢?

可即便白胡子老头都如此伤心了,猛犸虎居然还是不领情,并继续嫌弃道:“你是为了帮我们?你分明就是怕咱们紫冥老大找他们麻烦啊!所以说,你忒虚伪!”

“你!”白胡子老头哑口无言,良久,才不解问:“你也是只九级灵兽,怎么甘心认只貂当老大?”

他想不明白啊!

按理说,猛犸虎在兽族之中的血脉明明在紫貂一族之上啊!而流云大陆上的貂族,除了紫冥这个与众不同、有可能是变异品种的貂,他还真没见到有九级貂出现过,因此,他想破脑袋也弄不明白,自己这两只九级灵兽,怎么就愿意给只貂当小弟呢?

那只小貂究竟有什么本事,居然可以号领群兽啊?

最近,白胡子老头没事的时候就在研究这事,可想得头都大了,他也想不通,所以趁此机会,他直接问上了!

“切,你懂毛线?咱们老大,那是普通的貂吗?”猛犸虎见自己这便宜主人不懂,又鄙视上了。

当然,这老头不懂也正常,毕竟,他又不是兽,怎么能理解兽兽们见到紫冥老大时那带着虔诚膜拜的心情!

它们老大!那可是貂族老祖宗,远古时期十大王兽之首啊!

想当年,龙、凤、麒麟、白虎以及玄龟这些兽中大族,都对紫冥老大马首是瞻,它一小小的猛犸虎又怎么能例外?

不过,这些事情它肯定是不能说出来,不然把这老头吓个好歹的可咋办?

“呃!难道紫冥会长是变异品种?”白胡子老头试探问道。

“变异毛线!咱们老大,出生起就这样牛叉!唉!你们人类是不会懂得滴!”猛犸虎一脸忧桑道。

它的话,听得白胡子老头火气大涨,忍不住伸手给了猛犸虎一个暴栗,白胡子老头才吼道:“毛线毛线的,你也没完了是不是?你以为自己是猫咪,那么喜欢玩毛线?记住!你是只虎!流云大陆上唯一的猛犸虎!”

“臭老头,这不用你提醒我!想当初,若不是你们这些人类想打我们珍贵牙齿的主意,我们猛犸虎一族会灭绝?会只剩下我一个?而可怜的我,还得被迫跟你签订契约,好在是平等契约,不然,我还不被你欺负死了!”猛犸虎提起伤心事,忍不住热泪盈眶,并激动道。

白胡子老头闻言有些尴尬,并弱弱道:“当年我还小,你不应该把猛犸虎一族灭绝的帐算到我身上啊!另外,若是没有我,你不也早就…”

“我也早就死了,是吧?”猛犸虎怒道,然后又委屈不已的哽咽着:“哼!我就知道你们人类都不是好东西,当然,小丫头等人除外,你们这些人,除了会欺软怕硬,还会什么?而且,当年若不是因为你小,我还不会和你契约呢!”

“呃!好了,好了!咱们不要吵了。咱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咋能窝里斗呢!”见自已这脾气火暴的猛犸虎越说越来劲,白胡子老头连忙服软,在说下去,他还真怕自家的兽离家出走啊!毕竟,人家现在有后台,他惹不起啊!呜呜…

委屈了一下下,白胡子老头又主动转移话题道:“话说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现在沧云国又来了这么多兽,你好歹在那些母老虎中挑个自己喜欢的,娶个媳妇生个娃,延续猛犸虎一族血脉啊!”

“你以为我不想?”猛犸虎悲愤的瞪着白胡子老头,没好气道。

“想就找啊!”白胡子老头理所当然道。

“那些母老虎高傲的很,才不会找个有主人的兽当老公呢!所以,我这辈子只能跟你这个遭老头子一起混了!”猛犸虎实话实说道,并补充:“除非你愿意与我解除契约!”

“……”白胡子老头无言了,说了一大通,解除契约才是这只老虎的主要目的吧?

可是,解除契约神马,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虽然说,眼前的猛犸虎不太听话,他让做的事,十件至少有八件不会去做,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只九级灵兽!

哪怕是一只不太听话的九级灵兽,那也是镇宅兽般的存在,哪能说放生就放生?

至少有它在,敌人来犯前得考虑考虑!

想着,白胡子老头就跟没听到般,对猛犸虎道:“该干嘛干嘛去吧!老头子我要休息了!”

“哼!人类最坏了!”丢下这么一句,猛犸虎又给了白胡子老头一个大白眼,就高傲的转身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白胡子老头无奈失笑,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郁闷的他,只能找来大长老训斥一顿,以消自己心头之恨!

大长老被训过,自然也得找人训斥!

就这样,当天,沧云国上至白胡子老头,下到普通大臣全都没跑了,他们一个个的心情全都遭透了!

第二天早朝,被训得灰头土脸的大臣,全都抑郁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紫冥见状一笑,看样子今天又没事啊!那它就给他们找点事吧!免得他们一无聊,就又跑去告自己黑状了!

好在那老头信任自己,没有听他们的,不然,郁闷的可就是自己了!

这样想过,紫冥便清了清嗓子道:“鉴于你们一个个全都吃得肥头大耳,有碍身体健康,因此本王经过深思熟滤,决定安排你们去做点公益事业!”

众大臣闻言,才不约而同抬头。

公益事业是神马?

“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你们都要去做公益事业!唔!今天下午你们的任务,就是把整个皇宫的琉璃瓦擦干净,记住,要跟新的一样!不然,后果自负!”面对众臣的疑惑,紫冥笑眯眯答疑道。

众大臣算听明白了,这位所谓的公益事业,就是让他们去干活,而且,干的还是侍应婢女的工作!

这、这实在是太过份了!

当下,有大臣质疑,并大着胆子问:“摄政王,我们把侍应婢女的工作都做了,他们做什么?”

“他们啊!有了你们,自然用不到他们了。因此,为了开源节流,本王决定解雇一部分侍应婢女,总不能养着他们白吃饭啊,你们说是不是?”紫冥淡笑着解释,并忍不住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这段时间,它之所以看着某些大臣上窜下跳却没有过问,就是在思考如何为皇家节省开资呢!

现在好了,办法有了,它也有时间整治这些大臣了!

就让他们去劳动,又不给他们额外发工资,自己还能省钱,何乐而不为啊!

紫冥是乐意了,可众大臣不乐意啊!

凭什么?他们高高在上的重臣,又是各自家族家主,怎么能去干奴才的活?

看出众大臣想法,紫冥也自认民主,因此它又道:“不想做的也可以不做,但前提是,得能打得过我!不然,你们就认命吧!”

我去!谁能打得过它?

在场的大臣们,放到流云大陆上也可称之为强者,但在紫冥面前,他们却不由自主的变怂了,特别是看到某貂一副跃跃欲试的小模样,谁敢不认命?

认命的大臣,下午集体来皇宫打扫卫生了!

但紫冥显然信不过他们,居然还派来了一百只九级灵兽当监工!

这样的事实,简直太令人悲愤了,可有什么办法?他们只能强打精神,因为他们只要稍稍出神,就会立即受到那百只九级灵兽的攻击,在这种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谁敢不老老实实的?

从下午擦到晚上,琉璃瓦算是干净了,可众大臣走路回家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颤,他们实在是累坏了,不,准确的说是又累又饿,因为皇宫不管饭啊!

回到家中,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他们全都累得趴桌子上就睡着了。

睡前,众大臣还在想,快点结束这痛苦的生活吧!那只貂实在是太能折磨人了!

但这仅仅才是个开始!

从那天起,几乎每天下午众大臣们都有额外工作要做,先从擦皇宫的琉璃瓦开始,然后清扫宫院、修剪花草、清理鱼池等等,但凡能想到的,紫冥都让众大臣认认真真的做了遍。

等皇宫里打扫干净,整个皇宫如同新落成的那般明亮洁净时,众大臣的工作又延伸到了宫外。

宫外,要做的是清扫每一条街路!

众目睽睽之下,大臣们拿着扫帚,在无数诧异震惊的眸光注视下,硬着头皮开始工作了。

这在日后也成了他们的例行工作。

而这些体力活也使得他们没有多余时间去考虑其他。紫冥,则因为这一系列精简节约的创举,在沧云国的声望达到了顶点并出尽了风头!

沧云国长老院。

此时,长老们全都愁眉苦脸,如丧考妣!

“大长老,得想想办法啊!在让那只紫貂这样搞下去,沧云国还有陛下的位置吗?”某长老一脸担心的道。

可以说,在陛下莫名其妙闭关的这段时间,从未露面的陛下,差点被民众给遗忘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只紫貂在百姓心中有了极大影响力,长此以往,谁还会记得陛下啊?照这样下去,沧云只怕要不了多久就被兽兽给占领了!这如何不令他们心惊胆战?

正因为害怕,众长老才窝在一起召开秘密会议,想商量出一个可行的办法,不然,以后他们这些长老只怕都要失业了!

大长老也叹气,他同样想不明白,那只紫貂不就是让大臣们做了一阵子清扫工作吗?咋就如此得民心呢?

身在高位,大长老等人自然无法理解沧云皇都普通百姓的想法!

在那些普通百姓心中,每天看到以往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沧云重臣,拿个扫帚在扫地,他们就觉得心中特别爽快!

要知道,这些工作,平日里在众臣眼中可都是低人一等的,如今低人一等的工作却由沧云的大臣们在做,而普通百姓随时随地有机会围观,这多过瘾啊!

正是有这种仇富的心理,因而百姓们在看到众大臣所受待遇后,才会特别的感激紫冥,如果可以,他们甚至想大呼:“摄政王威武!”

摄政王可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啊!

不过,会让百姓心中有如此强烈的反响,紫冥也是很意外滴!但身为一只特别淡定的吞天噬魂貂,它真心觉得这没什么,无心插柳罢了!当初,它只是想让这些大臣忙碌些,免得他们总是没事找事!

现在,大臣们是忙碌了,可紫冥的威望也上来了,如此,不得令长老们紧张起来。

同时,他们最期盼的,就是陛下能快些出关,可别在让一只貂来祸害自家大臣了!

但显然,这只能是一个奢望!

因为此刻,沧陌染根本没时间顾及此事。

魔鬼训练中的众人,这个时候正在跟自己的对手战斗呢!

吸纳了一段时间灵气后,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醒来,而醒来后,冰娆等人便感觉自己体力灵气满满,似乎已经饱和了。

这种情况令众人诧异不已,而星儿也有后手!

灵气饱和之后,星儿安排的战斗立即打响。

先是单人战,以擂台形式进行。

最开始,对手实力居然还是比自己低的。而且,一连十人,对手实力都比冰娆等人要低,面对这种情况,不少人懈怠了。

但相当了解星儿的冰娆可不敢放松,因为她知道,星儿肯定不会平白无顾的安排一些比自己实力低的人来与她战斗。

什么是魔鬼训练?

跟比自己实力低的打,那能叫魔鬼训练吗?

骗鬼呢?

这绝对是星儿的障眼法,目的就是为了迷惑他们!

不得不说,冰娆真相了。

在她从早打到晚,打了好几天直接就能秒掉的对手之后,她对手的实力陡然一变,换成了与自己实力相当的!

面对实力相当的对手,谨慎的冰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她怕星儿还有陷阱在等着她!

但奇怪的是,打了许久之后,冰娆想像中的陷阱却并没有到来,可她每次战斗的间隔时间却在一点点的缩短!

仿佛不知疲倦似的,冰娆的对手不停变换着,根本不给她喘口气的机会,不知道多久过去,冰娆已经香汗淋淋,有些喘上了。

可她的对手,却依然在迅速的变换着。

到最后,对手更是接连上阵,跟她玩起了车轮战!

冰娆也累得气喘吁吁,都想骂人了!

这分明就是想玩死她啊!

“星儿!你想累死我吗?”趁着攻击的间隙,冰娆朝着虚空大声道。

“主人,你可以的,加油吧!”星儿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然后便杳无踪迹了!

冰娆暗恨,只能强打起精神,继续永不停歇的战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