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0 洛阳失踪,熟人作案

周长安的电话拨打了好一会儿,那边仍旧是显示现在拨打的电话是无人接通的状态,“难不成是生气了?”周长安开始自言自语了一会儿,而警局的事情实在是太忙了,周长安就开始忙活其他的事情了!

也不怪周长安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面,这洛阳从小到大都是那种女霸王,女恶霸的那种人,谁会这么不长眼的就打她的主意啊,这不是找死么?所以周长安只当做是洛阳没有看见自己拨打的电话,或者是怄气了吧!周长安微微叹了一口气,就出去继续询问关于死者的情况了。

而佟秋练则是担心洛阳这个样子出门或出些问题,所以在估摸着洛阳应该到军区的时间,就给洛阳打电话了,自然是显示的无人接听了,“这是在忙活什么啊,怎么不接电话啊!”佟秋练看了一眼手机,给洛阳发了几条短信!

而此刻的洛阳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还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是有些失去嗅觉的,周围都是黑色的,洛阳想要动一下,但是自己的脑子是那么的清醒,但是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完全动弹不了,整个身子都是被什么东西裹住的,完全使不出一点的力气,洛阳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因为最近他们在跟踪那个贩毒组织的事情,难不成是被发现了,他们这是准备借机报复么?洛阳能够听见外面的车水马龙的声音,但是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嘴巴也是被封住的,洛阳心里面那个急啊!

“特么的,到底是谁啊?居然绑架我啊,真是活腻了么?千万不要让我知道是谁绑架了我,不然我非要把他碎尸万段了不可,尼玛,我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么的挫败!”谁说不是呢,这洛阳从小到大都是京城一霸啊,谁敢惹她啊,有些人看到她都是躲着她的。

和她一起长大都是男孩子居多,一听说洛阳去当兵了,都是在心里面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能够收了这个恶霸了!”不过洛阳在军中仍旧是横着走的那种,完全是无视别人,你不满意我,我就用实力让你服气,这种被人捉住,自己居然连这个人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楚,“尼玛,真是要死了!被人知道要丢脸死了!”

不过很快的洛阳突然就想到了周长安那个混蛋,“都是因为周长安你这个混蛋。不然的话,老娘怎么会戒备心那么松懈,居然就被人这么抓住了,尼玛,等老娘回去的,我非让你跟我姓!”洛阳在心里面愤愤的想着,不过洛阳的心里面还是在揣测这个人到底是谁啊,毕竟自己穿着军装,开着军车呢,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会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面来,果然是胆子很肥啊!

洛阳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车子里面的,但是面前是一片漆黑的,而且这里能够闻到一股味道,这个味道……这个车子!“尼玛,这是我的车子啊!”洛阳真是忍不住的想要将这个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边,绑架了一个女军官,居然还这么嚣张的开着我的车子招摇过市,这个人的胆子还真不死一般的大啊。

很快的车子经过了一阵颠簸,到了一个地方,洛阳听见了车子熄火的声音,洛阳其实心里面并没有多么的害怕,她的身上面还有车子上面都是有定位追踪装置的,等自己过一段时间没有回去,自然会有人找自己的!

但是这种想法紧紧只是维持了一段时间而已,因为洛阳感觉到了后备箱被打开了,阳光过于刺目了,洛阳的眼前瞬间出现了短暂的眼盲的状态,都是一片白的,而就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自己的眼睛上面被蒙上了一层东西,布的,但是将自己的眼睛整个蒙住了,洛阳知道此刻的自己肯定就像一个木乃伊!

而洛阳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儿,因为洛阳的身子是动弹不得的,所以她感觉到了有一双手在自己的某些部位开始检查,然后她的枪,她的匕首,她脖子上面的项链,也就是自己的定位追踪装置被取了下来,这个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啊,而且洛阳知道自己动弹不得,所以一直都没有挣扎!

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绑匪的气息十分的稳定,从始至终的心跳呼吸都不曾加快过,不过闻着气息,洛阳觉着这是个男人,就是在自己身上面的手都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的心理素质这么好。

而洛阳在听见了金属落地的声音之后,就感觉到了一阵晕眩,然后她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抗在肩上面了,这个男人的身子应该很健硕,或者是身体素质很好,因为他走路的时候,很稳健,脚步都是丝毫不凌乱的的那种,只不过这种感觉让洛阳觉得十分的不舒服,这种倒挂的感觉,她很不喜欢。

“一步,两步,三步……”经过;额专业训练的洛阳,自然知道,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自乱阵脚,所以洛阳下意识的开始记起来绑匪大致走的脚步,很快的洛阳就被丢尽了另一个地方,很硬,而随着东西呗关起来的声音,还有接踵而至的引擎发动的声音!

“尼玛,我这是从一辆车子被转移到了另一辆车子里面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反侦察的意识居然这么强,自己刚刚不是白白数了步数了么?特么的,我刚刚也是够无聊的!”是啊。够无聊的,因为此刻的洛阳完全不知道绑匪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是谁,他想要做什么,就是这个绑匪到现在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也是够了。

洛阳只能开始闭目养神了。听天由命吧,不过洛阳已经开始在心里面隐隐的期待周长安会来救自己了,“他知道我出事了,应该会来救自己的吧,到时候我就以身相许好了!哈哈……”洛阳市那种比较乐天派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自我调侃一下了。

而直到晚上面,佟秋练都没有收到洛阳的任何回复。“还在等电话?别担心,洛阳这么多年又不是在军区白混的,能出什么事情啊,也许就是被周长安打击到了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开始顾影自怜呢!”萧寒说着给佟秋练夹着菜,佟秋练点了点头,也不是不放心,就是心里面还是觉得隐隐的不安。

“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里面就是觉得有点不安,怎么办?”小易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佟秋练,这晚饭大家都吃完了,妈咪居然还一口都没有吃,这面前的盘子里面都已经被爹地堆成了一座小山了。

“妈咪,要不你就打电话给洛阿姨的单位不就好了么?”佟秋练点了点头,翻了翻手机通讯录,佟秋练也是醉了,她的手机里面存储的号码还真是不太多,而能够联系得到洛阳的人还真的不太多,将手机通讯录翻了几遍之后,佟秋练还是拨通了徐敬尧的电话。

徐敬尧正在看书研究案子,突然看到是佟秋练的电话,心里面也是有些诧异的,因为自从前面的谈话有些不欢而散之后,佟秋练和自己的联系也是很少了,“喂——小练,有什么事情么?”徐敬尧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上面的手表,已经七点半了。

“洛阳回去了么?”佟秋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感情,徐敬尧放下书,“没有啊,我也在找她呢。手机已经直接关机了,找不到人,不过她应该快回来了吧。九点的时候我们还要就那个新型毒品的案子开一个专门的会议,她是会议的主持,怎么可能不回来呢!现在距离九点还有一个半小时,应该快回来了!”

“她中午就说要回去的,到现在天都黑了还没有回去么?”佟秋练直接起身走到了一边,萧寒和小易对视一眼,似乎都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那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联系到她了!”

“不会和周长安在一起了吧,这几天她的状态都不太好,我估摸着是因为周长安吧,她最近做什么事情都是漫不经心的那种,还时常发呆傻笑。估摸着是想男人了吧!”佟秋练伸手抵了抵额头,是啊,徐敬尧是研究人的心理的,况且这洛阳对周长安的感情也是丝毫不藏着掖着的,这明眼人都是看得出来的。

“我打电话问问周长安吧,我们先保持联系,洛阳要是回去了,给我电话!”佟秋练觉着和徐敬尧说话的时候,有些时候你会觉得很累,因为这个男人几乎是可以看穿你的一切的,所以你会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嗯!”徐敬尧挂了电话,对着电话苦涩的一笑,自己能够看透许多的人的内心,甚至有些时候能够洞察犯罪嫌疑人的内心活动,或者说他们接下来会做的事情,但是这个东西一旦是到了自己的身上面,自己怎么就是看不透呢。

尤其是最近和施施之间的频繁见面,更是让生出了一股浓烈的挫败感。尤其是施施在和顾北辰说话的时候那种撒娇,肆无忌惮的撒野,让徐敬尧的心里面简直如同刀绞一般的疼痛,而这个时候,徐敬尧的电话又一次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徐敬尧的心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了一点的悸动和喜悦。

只不过像是模式化一般的接起了电话,“喂——”就是语气都是生冷的有些吓人,但是那边的女人似乎丝毫都不受影响一般,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有的没的,“我去看你吧,最近正好放假没事!”

“不用了,我这边你过来也不太方便,你过来了,我也没有办法陪你啊,我来这边是办案子的,又不是谈情说爱的,你就好好待着,我这边案子结束了,就立刻回去陪你!”不知道怎么的,本来想要时时刻刻都在一起的人,此刻徐敬尧却一点都不想要见到她,而且心里面没有由来的生出了一丝心虚!

“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啊,最近你的母亲又开始挑剔我了,哎——我真的觉得你们家的规矩好多啊,尤其是你现在又不在我的身边,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么?”女人的声音娇嗔,还带着一丝期许!

不自觉的徐敬尧就开始研究女人的心理活动了,而下意识的,徐敬尧就直接脱口而出,“我也想你,等我回去!”那边的女人果然很高兴,徐敬尧只是无奈的一笑,公式化的对话结束之后,徐敬尧打开书,书里面夹着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面的男孩和女孩都很小。

男孩手中抱着一本书,站在那里,脸上面没有什么表情,另一只手则是显得有些僵硬的搭在女孩的肩膀上面,而女孩笑得十分的灿烂,徐敬尧兀自一笑,“施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啊!”但是空荡荡的屋子里面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

此刻的施施正枕在顾北辰的腿上面看电视了,顾北辰则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北辰,好无聊啊,最近都没有戏拍,好闷啊!”顾北辰挑了挑眉毛。直接从文件的下面将一个文件抽出来,放在了施施的面前!

“这个……”施施直接跳了起来,从顾北辰的手中拿过了文件,因为这个文件夹外面的贴着一个便利贴,上面写着,“Wedding……”施施看着文件夹,又看了看顾北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是……”

顾北辰倒是很少看见施施这么呆萌的模样,伸手不自觉的揉了揉施施的头发,眼睛仍旧是那副死人眼,看起来没有一点的人气儿,不过那眼中,满满的都是施施的倒影,这让施施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你是想要和我……”

顾北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示意施施将文件打开,施施似乎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整个人的心跳都开始加快了,而打开之后,这里面全部都是一些婚纱照,施施有些茫然了,难道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策划流程什么的么?

“不高兴了?”顾北辰哪里知道施施是因为什么不高兴的啊,而长时间的相处,顾北辰已经下意识的将施施抱在怀里面了,这施施要是抽风了,生气了,可是很容易暴走的,“嗯?”顾北辰的还反问了一句!

“顾北辰,你特么的是在耍我么?你不是要和我结婚的么?这是个什么东西啊,别人的婚纱照!你是几个意思啊!”施施说着将文件直接摔在了地上面,倒是惹得刚刚下来的顾南笙和顾珊然纷纷侧目。

“珊然宝贝,我觉着现在的这种情况,我们非常不适合下楼!”顾南笙已经感觉到了自家的小叔那不悦的眼神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忽然觉得我的肚子似乎不是太饿了!”顾珊然说着拉着顾南笙就几个健步直接冲上了楼,两个人躲在楼梯口,“我们看会儿戏吧,正无聊呢!”顾南笙则是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话说这刚刚你也跑得太快了一点吧,简直是吓死宝宝了!

“你小心点儿,别被小叔发现了,不然你就等着吧……”顾南笙靠在墙上面,但是眼睛的余光还是不时的朝着楼下面瞥,话说,这两个人超级的话,那可是可以媲美世界大战啊。哈哈……有好戏看了!

“你不喜欢!”顾北辰双手搂着施施的腰,认真的看着施施,施施也是觉得够了,顾北辰这货以前也是没有谈过恋爱的,这施施之前并不知道啊,这顾北辰是谁啊,黑道军火教父啊,他们相遇的时候,那个时候的顾北辰前呼后拥,在黑道白道都是可以呼风唤雨的人,这种人很自然的就会让人联想到那个什么前呼后拥,后宫佳丽三千那种……

但是这货居然还是个处男,虽然说两个人的第一次施施也是吧,不过施施虽然实战经验为0,不过这理论知识很丰富啊,所以两个人在床上面还是讨论了好一阵子,结果这货无师自通,自己愣是几天没有下得来床!

顾北辰在谈恋爱方面也是个新手,他完全不知道如何讨女人的欢心,有的时候像个木头,有些时候又开窍的让施施无语,就比如现在。自己都说了,自己本来是以为这是给自己的一场婚礼,结果呢,是别人的婚纱照,这是什么鬼,就像是最近常有人说的,我的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我喜欢毛线啊,别人的婚纱照我喜欢做什么!”施施简直是想要暴走,但是这货箍住自己的双手实在是掰不开,弄得施施真是觉得很无语啊,“你还能松开些么?你弄得我都疼了!”

“我知道不疼!”施施真想一脚直接踹在顾北辰这种面无表情的脸上面,不疼?你妹啊,又不是箍住你的腰,你当然不疼了!“为什么不喜欢!”

“别人的婚纱照我为什么要喜欢啊!”施施知道自己挣脱不开,直接就赖在了顾北辰的怀里面,开始无语望天了!

“你看看你喜欢哪个,我们就去拍哪个……”顾北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了冷清,施施却乐了,“你说什么,拍婚纱照么?”

“嗯!”顾北辰仍旧是死死地抱着施施,施施简直无语了,自己刚刚很想跳起来欢呼的,但是发现自己压根就挑不起来,“你还能松开一些么?我又不会跑!放心吧!”施施的声音又是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甜腻!

这顾北辰虽然说很受用这一套,但是介于刚刚施施那种想要暴走的状态,顾北辰直接给施施回了一句,“不放心!”施施简直想要直接回头掐死顾北辰,有木有,这个男人还能不能有一点的风情啊。真是的!

“那我回头亲你一口行不行!能松开我么?”施施此刻是被顾北辰箍在胸前的,这想要扭过头也是很困难的,顾北辰果然松开了一些,施施在心里面开始嘀咕了,哼——果然男人都是食色动物啊!但是只是松开了一些,施施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子一瞬间的腾起。整个人直接坐在了顾北辰的腿上面,顾北辰的一只手仍旧是占有欲很强烈的箍住施施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直接捏住了施施的下巴,直接就封住了施施的红唇!

“唔——”施施简直想要哭了有木有啊,不是说好了我亲他的么?为什么结局会变成这个样子啊,真是够了啊!“喂——”施施挣扎着想要推开顾北辰,但是嘴巴张开的这个瞬间,却给了顾北辰趁虚而入的机会,顾北辰直接长驱直入,拼命的汲取着属于施施的甜美。

“小叔果然是个禽兽啊,啧啧……”这好戏是没有看成了,顾南笙伸手搂着顾珊然,看着顾珊然前面那隆起的肚子,心里面满足的很,“行了,我们回去吧,我回去给你揉揉腿,刚刚不是说很酸么?”

“对啊,很酸啊!”顾珊然的嘴巴上面虽然应着,但是眼睛却还是死死地盯着在客厅里面吻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啧啧……干爹果然很是生猛啊。

“顾北辰,不是说我亲你一口么?你怎么……”施施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话到了嘴边,就直接被咽了下去,因为此刻的顾北辰,眸子深邃,那本来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面,都是满满的自己,顾北辰就直勾勾的看着施施,那眼神过于灼热过于热切了,施施的脸都忍不住红了。

“那你亲吧!”顾北辰说着指了指的侧脸,施施真是想要一巴掌抽上去,尼玛,你这是吃了我的豆腐,现在还想要得寸进尺的那种么,“那个,我们先选一下那个婚纱的拍摄场景好了,你觉得呢!”

“嗯!”顾北辰应了一声,施施立刻在心里面开始欢呼雀跃,但是顾北辰接下来又说了一句,“亲了再看!”施施简直想要暴走啊。尼玛,还没有完没了了,但是施施最后还是屈服在了顾北辰的淫威之下了。

而此刻的佟秋练正在和周长安通电话,周长安这边刚刚送了那些女人回去。正准备吃饭呢。“佟法医,怎么了?是不是案子有进展了啊!”周长安此刻满脑子都是案子,就是晚饭也是买的盒饭匆匆对付一下而已。

“你看到洛阳了没?”佟秋练单刀直入。周长安一边吃饭一边说,“没有啊,今天都没有见到过她,怎么了?我中午给她打电话都不接我电话了。真是的,也不知道哪里惹着她了,她下次见到我该不会要直接揍死我吧!”周长安说着还自己干笑了两声,“洛阳怎么了么?你找她干什么啊!”

“洛阳失踪了……”佟秋练此刻算是明白了,洛阳居然消失了一个下午了,就算是不想接别人的电话,但是周长安的电话总是要接的吧,为什么就是周长安的电话都没有接,佟秋练真是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踏实!

“失踪?不可能吧,她能失踪去哪里啊,是不是军部那边有事情啊,她经常有时候失踪好几天甚至是个把月的,放心吧,应该没事的!”其实这不过是周长安顺便安慰自己的话,洛阳应该不会出事了吧,周长安放下筷子,心里面的那种焦虑不安也在慢慢的放大!

“军部没事,我刚刚打了电话给徐敬尧,他说他们九点钟还要开会,而且他也不知道洛阳去哪里了!”周长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八点钟了!而下午始终没有拨通的电话,再一次让周长安的心里面蒙上了一层阴影!

周长安直接拿着手机到了自己的座机前面,拨通了洛阳的电话,而这一次显示的则是关机,“不会的,洛阳怎么可能会出事呢,她从小就是我们那里的一霸啊,谁不怕她,放心吧,再说了,她可是经过了特种兵的训练的,怎么可能出事呢,放心吧,没事的,九点到了,她肯定会去军区开会的,她那么有责任心!”其实周长安的手已经开始在微微颤抖了。

“希望如此吧,那保持联络,我就先挂了!”佟秋练说着。直接将电话挂了,而周长安听着手机的盲音,直接就冲了出去。赵铭一群人则是看着周长安疯了一般的冲了出去,然后不到一分钟,又冲了回来,“车钥匙!”周长安开始在自己的桌子上面开始翻翻找找,脸上面都是紧绷的。

“车钥匙的,特么的,我的钥匙呢!”所有人看着周长安将办公桌反的凌乱。赵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你身后的挂钩上面!”周长安一回身。“特么的。我怎么忘记了呢,一直都是放在这里的啊!”他们也想问,一直都是挂在那里的啊。那你在桌子前面翻翻找找干嘛呢!

“我有事出去一会儿,有情况电话联系我!”说着拿着手机和钥匙就往外面跑,走廊上面就听见了渐行渐远的跑步声音,而还在吃饭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队长,你说这个周队长这么着急忙慌的是准备干什么去啊!”

“找女人呗!”赵铭说着继续吃着盒饭,而别的人则是继而都是一笑,“队长,你说这周队长还真是个榆木疙瘩,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也是喜欢洛少校的话,这怎么弄得好像自己那么不情愿一样的,我也是觉得醉了!”李耐一边把饭,一边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

“他啊,什么都不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自己到底喜欢谁,这个啊,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他是根本不会开窍的,哈哈……你们看着吧,看周队长这么火急火燎的样子,你们猜这次洛少校会不会放什么大招啊!哈哈……”

“放大招。能放什么大招啊,这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洛少校是一个都不会,说实话,这还真是有些吃亏了,保不准我们周队长就是喜欢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呢!”

“行了,都别废话了。那边还有喜多的事情要去查呢,你们都闲的淡腾了是吧,赶紧吃饭。完了赶紧给我查案子去,今晚加班啊,你们都别想回去了,都给我做好心理准备!”赵铭说完,办公室里面就传出了一声声的哀嚎声音,倒是赵铭似乎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打电话过来的人是佟法医,刚刚周长安明确的叫了佟法医,若是这个事情和案子有关的话,他不会不叫我们自己行动的,那么和洛少校有关的话,为什么会牵扯到佟法医呢,还是说是佟法医配合洛少校演了一出戏?哎——真是烦人,不想了,还是赶紧吃饭吧!

而此刻的周长安开着车子,因为是警车,所以在车流中穿梭的时候,并没有人阻拦什么的,倒是畅通无阻的,周长安一路上面都在给洛阳打电话,完全是关机的!

周长安心里面那个急啊,到底是去干嘛了啊,人怎么就没了呢,真特么的见鬼了,周长安是有洛阳随行官的电话的,电话刚刚接了起来,周长安就急切的询问洛阳的情况,但是得到的消息和佟秋练说的一样。洛阳已经消失了一个上去了。

“周队长,我们还以为洛少校是去找你了,现在距离开会的时间也就剩下半个小时了。我们少校为什么还不回来啦!”那边的声音显然也是十分急切地,周长安烦躁的一直按着喇叭,这个时候外面的车流还是很多的,周长安的心此刻也像是此刻的车流一般。堵得难受!

“她没有来找我啊?谁说她找我去了!”周长安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以往发生任何的事情。周长安都是可以很好地应对的,但是最近因为偷亲的事件,周长安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洛阳,这也弄得两个人有几天没有见面了!

“特么的,洛阳。你到底是去哪里了啊。真是活见鬼了。你也能失踪!”周长安实在是不想说失踪这两个字,但是这洛阳偏偏就是失踪了啊,完全联系不到人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我们少校那么喜欢你,就算是不见你,也肯定是躲在哪里偷偷看你去了,肯定是去过警局的!”而周长安则是因为那句话,“我们少校那么喜欢你”!而心里面都是震荡,洛阳是真的喜欢自己的么?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洛阳那种女霸王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你在胡说什么啊!”但是周长安的内心却是忽然的变得有些雀跃,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忽然豁然开朗,觉得每一寸呼吸进去的空气都变得格外的清新了。

“周队长,你不是吧,这么迟钝,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我们少校喜欢你好么!就是因为你这么迟钝,所以才还得我们少校那么的痛苦!你真是个混蛋!”说完那边的电话就挂断了,而周长安的心里面却是久久不能平复的。

洛阳是一个是一个十分深沉内敛的人,就是他的爷爷也曾经给过洛阳很高的评价,说自己要是娶了洛阳那可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洛阳这孩子自尊自强自傲,只是可惜了投错了胎,若是生成了一个男人,那前途肯定不可限量!”

“生成了女人又怎么了,她要是不是女人,我怎么娶她啊!”那个时候的周长安年纪还不大,每天都被洛阳欺负,他听过自家的表哥说,若是你以后娶了洛阳,你就可以天天把洛阳压在身下,每天欺负她,所以有一段时间周长安的愿望就是能够娶洛阳,。然后回家欺负她!

“女人啊,女人容易被感情束缚,而且女人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和容易被束缚,不过你还小,你不懂,长大了你就懂了!”周长安自然是似懂非懂的,一直到洛阳当兵之后,在部队受到了排挤之后,周长安才明白,有的时候男女之间的所谓的平等真的只是说说而已,有些男女不平等的状态,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周长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些,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用,那心脏的跳动一点都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快,弄得周长安都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了。

“洛阳,我以后要娶你回家做老婆!”周长安那个时候不过才小学而已,洛阳那个时候仍旧是干净利落的短发,和个男孩子一样。况且那个时候女孩子发育的早。洛阳居然比周长安还高一些!

洛阳则是眯着眼睛看了看周长安,“娶我?你的胆子很大啊!”周围的小朋友很多,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也都是在一旁开始起哄了!“哟哟——周长安要娶洛阳喽……”孩子也挺喜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当时的周长安羞愧的差点没有直接一头直接撞死了,他只是咽了咽口水,无视洛阳威胁的眼神,“是啊。我要娶你!”然后每天回家就能够天天欺负你了!这后面的话自然是没有敢说出口的,而周长安也是完全没有机会说出口的!

因为就在他刚刚说完的时候,洛阳已经直接一拳头砸在了周长安的眼睛上面,“我在给你个对称的好了!”说着又是给了周长安一下子,“你要是以后再敢说这样的话,我就打得你亲妈都不认识,听见了没?”

周长安那会儿就特没有骨气的点了点头,然后遭到了周围的人无情的嘲笑,“你们别笑了,谁再笑,我就揍谁!”所有人都闭着嘴巴,不敢说话了,而洛阳则是狠狠地瞪了周长安一眼,吓得周长安整个人都是一哆嗦啊!

周长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都是想的以前的私情啊。真是的。洛阳……那你到底在哪里啊!周长安的车子在C市胡乱的行驶着,完全没有一点的目标,直到接到了军区那边的电话,所有人这才意识到……洛阳是真的失踪了,因为关系到军官的问题,所以军部那边派人直接到了警局,经过一番调查,他们在警局边上发现了洛阳的手机,只不过已经没电了。

周长安的手里面拿着洛阳手机,眼神阴鸷,而洛阳的身上面和车子的定位追踪装置也是陆续被找到了,但是洛阳却直接失踪了。

白少言是去了现场的,而此刻的因为周长安和洛阳的特殊关系,周长安没有被允许去现场,“现场发现了一些类似于胶带的东西,车子的后备箱是打开的,在里面发现了几根头发,初步判断是属于洛少校的,地上面散落着枪支和匕首之类的,经过证实也是属于洛少校的,而现场发现了一些别的车子的车辙,但是车辙很快就消失了,现在已经被车子的车辙进行比对分析了!”

“什么时候出结果!”周长安的声音清冷得像是没有什么感情一般,他只是看着洛阳的电话,此刻已经充好了电了,里面的屏保居然是自己的照片,这照片比较模糊,但是这里的人真的是自己就成了!

“最快的话也要等明天!”这都已经十点多了,就算是加班加点的,也是不可能现在就立刻出结果的啊,况且又不是他一个人着急,所有人都很着急啊!

周长安点了点头。但是此刻的心里面却是一片灰暗,死水一般,他只是看着洛阳的手机,每一次看见里面的东西,似乎都死在挖他的心,疼得让人窒息,“洛阳,你是个傻子么,你喜欢我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呢,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了,霸道的说我们在一起吧,看起来那么的没心没肺!

“其实洛少校表现得很明显了,我们都看得出来!”赵铭在一边伸手拍了拍周长安的肩膀,周长安则是抬头看了看周围站着的人,他们也是纷纷点头,“是啊,大家都看得出来,洛少校是喜欢你的啊,只不过你一直不知道罢了!估计这世上面也就只有你不知道了!”一个人耸了耸肩膀!

周长安忽然就笑了,他笑得很大声,很诡异,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选择了直接走出了办公室,给周长安留下了一个单独的空间,只不过此刻的周长安却是笑着笑着,忽然眼中就流出了一滴眼泪!

“洛阳,你到底在哪里啊……”周长安死死地攥着手机。

此刻的洛阳一路的颠簸,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而她知道那个人下车了,但是那个人却并没有打算放自己出去,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面,洛阳此刻对时间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看不见,只能靠耳朵,但是这里安静得出奇,像是死寂一般,沉闷的让人觉得有些难受。

很快的洛阳感觉到了后备箱被打开了,那个人仍旧是扛着自己不知道到了哪里,将自己直接扔到了地上面,洛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的脊椎骨撞到地面,很疼,洛阳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此刻的洛阳只能听见脚步声音,一个人的声音!

然后洛阳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洛阳感觉到了双手被绑起来,此刻的脚是没有着地的,这样的话,自己的力气很容易消失殆尽的,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啊!

而很快的洛阳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上面的束缚被一个个解开,而这个人用的是应该是道具,因为洛阳对这种东西很敏感,尤其是是这种冰凉的金属质感的东西。

“身材比例很好!”这个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让洛阳如遭雷劈,因为这个声音洛阳听过!洛阳此刻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是他,自己是不会听错的,为什么会是他,洛阳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题外话------

今天是中秋节,谢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亲们,不知不觉我都写了这么多字了,其实我也知道有的地方写的不太好,不过还是特别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下面说几个重要的事情,之前和大家说了下一个文会开系列文,我也征集了一下大家的意见,下一篇文还是决定写施施和顾北辰的故事,里面自然会带一些童养夫的事情,而洛阳和长安的故事则是会在这篇文下面以番外的形式不定时的更新!

番外是不定时更新的,所以大家订阅的时候可以注意一下,想看他们故事的亲们可以订阅,不想看的不订阅也没有关系,是独立的故事,和正文没有什么影响的!

最后祝大家中秋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