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六章 强娶报仇(下)

永宁殿,北堂国贵妃住的宫殿。

秦恬在两名侍卫的带领下,七拐八拐的在皇宫中走了好一会儿后,总算走到了。

阳光下,只见前方红漆漆的高大殿门,殿门正上方高高悬挂的刻着龙飞凤舞的“永宁殿”三个字的牌匾金光闪闪。

“你在这等着,我先进去禀告一声。”两名去客栈中把秦恬接来,一直带路的侍卫,在这时停了下来。其中一人回头对秦恬说了一声后,便独自先进入殿门。

一直在殿门口守着的侍卫没有阻拦,继续站在殿门两侧把守。

不久,进去禀告的侍卫出来,传话给秦恬道:“贵妃娘娘现在有事,你先在这里等等。”

秦恬心中就算再怎么不愿意等,一时也只能等了,表面上一点都无所谓的样子淡淡笑笑。

一个五六岁的穿着贵气的小男孩,在这时忽然从殿门里面探出小脑袋来,偷偷往外面看。

秦恬一眼看到,立马认出来就是他两天前救下的那个小男孩。

守在殿门两侧的侍卫与带秦恬进来的两名侍卫,顿时纷纷转身面向探出脑袋来的小男孩,动作一致地单膝下跪,“十一皇子。”

小男孩看着,索性直接从殿门里面跑了出来,跑到秦恬的面前,高高仰起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开口,“没想到我母妃真的把你叫进宫来了。说吧,你那天救了我,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出手相救的,我只是举手之劳,你不用特意谢我。”秦恬低头回道,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不行。”小男孩摇头,“你救了我,我就一定要谢你。等一下看到我母妃后,不管你想要什么,直接对她说,她都会赏赐给你的,我已经和她说好了。不过,你一定不能对她说我那天哭鼻子了,侍卫们也都没有说。”

秦恬忍不住再笑了笑,倒是个有趣可爱又聪明的小孩子,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已经可以把一长串话说得这么有条不絮。

“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一定不能说我哭鼻子了。”见秦恬不回答他,小奶娃一本正经地重复一遍,非听秦恬亲口应了为止。

秦恬笑着点了点头,“可以。”

“那我带你进去吧,可以到里面坐下等。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恬,我叫秦恬。”进去等也好,秦恬一边回答的同时,就一边跟上小男孩的脚步走了进去。

进去后,首先入眼的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好像一座花园一样,一圈环视下来不但有假山,还有雕栏玉砌的走廊,然后是一座很大的宫殿,说不出的金碧辉煌。

殿门处单膝跪下的一干侍卫们哪敢阻拦,眼睁睁看着秦恬走进去。

“走,先去那里坐。”带秦恬进入后的小男孩,就带着秦恬到宫殿外面的走廊去坐,身上既有着不同于这个年纪的小小成熟与人小鬼大,又有着这个年纪的活泼好动,不喜欢一天到晚被困在宫中没好玩的,又很少能出去,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人难免热情新鲜,再加上又是救过他的人。

秦恬跟过去坐下,隐约中不难听到宫殿内传出来的声音,明显有个女人在冲着谁发火,期间还伴随着砸东西的声音,噼里啪啦的。

小男孩自然也听到了,不过早已经习惯,小声对秦恬道:“其实你不用害怕,只要你不惹我母妃生气,我母妃是不会乱骂人的。”

秦恬点头,看得出来面前这个小男孩似乎真的很喜欢他。而他的身份摆在这里,他只要和他混熟了,亲近了,好处绝少不了他的。

半响后,一个婀娜多姿眉目如画的美貌女子一扭一扭地从宫殿内走出来,长长的衣摆华丽丽地拖在身后。

秦恬本能地侧头看去,有道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向来喜欢美女。下一刻,就在秦恬忍不住想再多看一眼的时候,手突然被一只小手拉住,拉着他往宫殿内去,“她总算走了,我这就你带你去见我母妃。”

秦恬一时甚至来不及说什么,就这样被小男孩拉入了宫殿。

此时的宫殿内,地面上一片狼藉。

小男孩口中所唤的“母妃”,也就是北堂国现今后宫中身份最尊贵的贵妃——水俞,正一手支着头面色难看地坐在前方的软榻上。

站在水俞旁边的老嬷嬷,本想马上劝劝水俞,让水俞别动气了,免得伤身,不值得,但没想到小小的北堂宇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拉着个陌生的大男人跑进来,生怕北堂宇踩到地面上的碎瓷片伤到小脚,一时间只得先连忙提醒北堂宇,“小皇子,小心脚下。”

水俞此刻的心情相当不好。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就是老皇帝前段时间刚纳入后宫的那些女人中最得宠的丽婕妤。原本她还想拉拢她,只要她肯站在她这边,她绝不会亏待了她,可没想到她竟然把她当踏脚石了,表面上愿意站到她这边来,还主动说愿意为了她在老皇帝耳边多吹吹枕边风。

刚开始,也确实有成效,老皇帝爽快地答应了她提出的请三国使臣前来北堂国一事。

为了此,这段时间来她几乎天天安排她侍寝,真没半点亏待她。可就在几天前,当御医诊出她怀了龙种后,她真面目就露出来了。

想她水俞,在这北堂国后宫中怎么说都已经摸打滚爬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机关算尽了,就连皇后也已经被她彻底扳倒,没想到现在竟会栽在一个小妮子手中,被一个小妮子给耍了。

对于下方跑进来的北堂宇,他是她在这后宫中为老皇帝生的唯一的骨肉,尽管心中并不爱,但必须要有一个亲生儿子才能在这后宫中更加站稳脚步。这两天实在被他磨得没办法了,只能答应他把“恩人”接到宫里来赏赐赏赐,但眼下心情都已经被刚才那丽婕妤给破坏了,水俞实在已经没什么闲情逸致,只想一个人先好好休息休息,想想下一步怎么走。

“母妃,他来了,就是他救了我。你昨天亲口答应过我的,你说会……”

“母妃现在很累,明天再说。”

“母妃,他都已经来了。”北堂宇嘟起嘴来,拉着秦恬的手不肯松开。

水俞皱了皱眉,有时候真的觉得这北堂宇实在烦人,“母妃说明天就明天,你没看到母妃现在很累?”

北堂宇被水俞突然这么一凶,小脸上闪过一丝胆怯,有些不敢再开口。

老嬷嬷知道水俞现在心情很不好,不敢贸然出声劝,就向跑进来的北堂宇走过去,想先带北堂宇出去。

秦恬在这时开口。只见对面座椅上坐着的女人一身华衣,风韵犹存,雍容华贵而又说不出的美貌,虽然没有刚才走出去那个女人那么风骚与年轻,但别有一番韵味,“贵妃娘娘,先请贵妃娘娘恕罪,刚才殿内的话,我在外面也听到了一点,或许我能为你排排忧解解难,出谋划策。”

水俞面色霎时一变,美眸中倏然闪过丝凌厉,“谁让你靠近偷听的?”

“是不是偷听,贵妃娘娘不妨先听听我出的谋与划的策,如何?说不定等贵妃娘娘听完了后,就不会再这么说了。”如果他刚才没听错的话,此刻对面座椅上坐着的这个女人是要刚才那个女人说服皇帝对南耀国出兵,虽然还不知道对面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基本上已经算符合了他想做的,可以说他与她已经一拍即合了。只要她愿意用他,他一定助她攻打下南耀国。至于另外两国,再慢慢来不急。

“好自信的口气。”水俞当即冷笑一声,“那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说。”

“这个,我只能对贵妃娘娘你一个人说,还请贵妃娘娘先让其他人都出去。”徒然有些神秘的样子,秦恬语气不变。

水俞沉默了下,目光不动声色地重新打量起下面说话之人。片刻后,水俞勉强点头,让人都出去。

北堂宇再看了看水俞,又再看了看秦恬,被走过来的老嬷嬷拉着走出去。

很快的,殿内便只剩下水俞与秦恬两个人。

“说吧。若是不能让我满意,恐怕你今天只能横着走出这里了。”弦外之音,显而易见。

秦恬笑,就是喜欢和美女说话,越辣越冷的美女往往越有味道,“我没办法为贵妃献计说服北堂帝出兵,”微微一顿,眼见对面座椅上的女人面色倏然更冷下来,秦恬不紧不慢地接着往下说,“但一旦北堂帝答应出兵了,我可以保证让北堂国一举灭了南耀国……”

款款而谈,曾经课本上的那些诗词歌赋秦恬一句也没有记下,但那些谋划,很多时候往往用在商场上,他同样用得游刃有余,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有那些兵书战法,他怎么说也算是看过一点,在这里随便拿出来几样就已经够这里的人用的了。

水俞原本一脸嗤笑地听着,但越听到后面越震撼,没想到底下之人确有其才。一旦两国开战,有他当北堂国的军师,北堂国绝对必胜无疑。

门外,忍不住想偷听的北堂宇,一再被老嬷嬷拉过去。

“李嬷嬷,你说母妃会生气的杀了他吗?”

“这个,老奴也不知道。”

“李嬷嬷,你放开我,让我去听一下好不好,我就去听一下。”

“不行,小皇子,贵妃娘娘知道会生气的。”老嬷嬷摇头,继续拉着北堂宇,不让北堂宇过去。

良久后,只见秦恬一脸笑容,安然无恙地从大殿内走了出来,心情不错。

北堂宇顿时挣脱开老嬷嬷的手,快速朝秦恬跑去。

老嬷嬷看在眼里,想不想后转身走回到秦恬刚出来的大殿,只见之前还心情很不好的水俞明显已经雨过天晴了,也不知道刚才那个男人到底对她说什么了。

是夜。

水俞故意让北堂宇装病,让太监去把老皇帝请过来。

如果不算上丽婕妤肚子里刚刚怀上的龙种,北堂宇是目前为止老皇帝膝下最小的骨肉。

老皇帝一听北堂宇病了,信以为真,让身边的老太监去告诉丽婕妤一声“他今天晚上不去她那了”后,就往水俞的永宁殿这边过来。

北堂宇很听话,乖乖躺在床上装病,一双眼不停地往敞开的房门口那边瞄。

水俞坐在旁边亲力亲为地照顾着,就想让老皇帝看到这一幕。

老皇帝一进来就直奔床榻,边走边问,“宇儿怎么了?宫女太监都是怎么伺候的?这么疏忽大意,全给朕拖出去……”斩了……

“皇上,别动怒,宇儿已经好多了,别吓着孩子。”水俞连忙站起身迎上前,然后扶着老皇帝在床边坐下。

北堂宇偷看了水俞,小手拉住老皇帝的老手,小声开口,“父皇,我真的没事了。”

“不行,还是得叫御医再过来看看。”老皇帝还有不放心,心里一直很喜欢北堂宇。

北堂宇连忙把头缩入被子中,“不看不看,我不要喝药。”

“良药苦口,喝了才会没事。”老皇帝伸手想拉下北堂宇身上猛然蒙住头的被子,怕北堂宇会闷坏。

北堂宇在被老皇帝拉了几下被子后,嘟着小嘴露出头来,就又拉住老皇帝的手,按照水俞之前亲自交代的话说,“那父皇你留下来陪我。你要是留下,我就喝药。”

“好好,我留下。”老皇帝连连点头。

等到北堂宇喝了老皇帝亲自喂的,由老嬷嬷送上来的所谓的“药”后,北堂宇很快睡着过去。此时的水俞已经回到自己的寝房,在房中准备好。

老嬷嬷上前几步,轻声请老皇帝去休息。

老皇帝点了点头,为北堂宇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后,就去到水俞的寝房。

寝房内,光线昏暗,刚沐浴过的水俞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纱衣,正坐在梳妆台前慢慢梳着自己的长发。

老皇帝走过去,只一眼便心痒难耐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这里留宿了,从身后一把打横抱起水俞后就大步走向寝榻。

一番颠鸾倒凤后,水俞头靠在老皇帝*的胸膛。

老皇帝毕竟已经上了年纪,一时难免有些喘息,“这段时间,倒是冷落你了。”

“只要皇上没有忘记臣妾,臣妾已经很满足了。臣妾也知道,臣妾如今已比不上那些年轻的女人。”水俞淡淡一笑,有些自怨自艾自怜的语气。

老皇帝不免有些愧疚起来,“对了,前两日刚刚有批贡品送进宫,朕让人都送你这里来。”

“这样不好,还是让人多送点到丽婕妤那去吧,她现在刚怀孕,身体需要好好调养,这是她应得的。”心中早已经对那丽婕妤恨得要死,但嘴上还是要有多甜就有多甜,水俞笑里藏刀,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生出来还不一定呢,她会让她知道算计她水俞的后果。

“朕就知道你的心地最好,不像其他那些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争风吃醋。”听水俞这么说的老皇帝,一下子笑了出来,心情不错。

水俞心底止不住冷笑起来,看来老皇帝就等着她这句话。

老皇帝经过这么片刻的休息与说话,体力自然渐渐恢复,色心不减的一个翻身压住水俞就要再来一次。

水俞欲拒还迎地推了一下,趁着这个时候开口说起正事,也是她今晚之所以会特意设计引老皇帝来的原因,“皇上,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前两天宇儿带着侍卫出宫去玩,那马儿受惊,宇儿掉出马车被人救了一事?”

老皇帝当然记得,面色沉了沉,“太危险了,以后不许宇儿再出宫。”

水俞点头,接着道:“今天臣妾派侍卫将那人带进宫,亲自见了见那个救了宇儿的人,宇儿也很喜欢他,臣妾想请皇上给他个一官半职,让他留在宫中做宇儿的太傅如何?”

“太傅?”老皇帝愣了愣,这个官职可不小。再说,历代以来能做皇子太傅的,无不是朝中最德高望重的老臣,其他人怎么够格,“这事容朕想想。”

“那皇上慢慢想,臣妾不想影响皇上决断。”水俞说着,作势就要推开老皇帝起身。

老皇帝这个时候早已是箭在弦上,哪容水俞走,很快缴械投降,“太傅就太傅吧,也不是不可以,朕相信贵妃的眼光,相信那个人定然有过人之处。”

水俞目的达到,红唇在昏暗中止不住缓缓勾了勾。

第二天上午,让朝中文武百官足足等了一个时辰的老皇帝,慢吞吞去上早朝。

文武百官心下自然不悦,但又只能将这份不悦压在心底。

老皇帝坐下后还忍不住打了打哈欠。

时间快速流逝。

老皇帝耐心听完底下所有文武百官要汇报的事后,命太监宣秦恬上殿,昨天晚上已经答应了水俞,自然不能反悔。

秦恬一步一步踏进朝殿,身形笔直,不亢不卑,从容不迫,就当自己是走进了一个“气氛庄严的晚会”,晚会在现代对他来说可是小菜一碟。

老皇帝这才看到水俞口中所说的人,就这么一眼看上去,倒确实还不错,很少有人在第一次进宫面圣的时候有他这份胆量与平静。

文武百官同样看着,实在不知道走进来这人是谁。

老皇帝随后让身边的太监宣布圣旨,不容人质疑。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秦恬就一下子荣升为了十一皇子的太傅,按官职来讲可以算“官居一品”,虽然单单就这么一个身份拿出来说并没有什么实权可言,与以往做皇子太傅的手握重权的朝中元老不可同日而语。

下了朝后,由太监带领,秦恬就立即过去给北堂宇上课,对北堂宇传道授业。

一时间,秦恬在北堂国算是风生水起,背后又有贵妃撑腰,很快就成了北堂国的风云人物。

当南耀国的大队人马达到北堂国都城城楼下的时候,差不多已是半个月后了。

几名北堂国大臣奉命到城门口迎接,将夭华等几个主要人物迎进城,安排好住的地方先住下。其他人则安排在城外的驿馆中休息,城中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可以一下子安排下这么几百号人。

热闹的街道上,奢华至极的马车缓缓驶进城。

前方,另一辆马车正好迎面驶来,车厢内坐着刚刚从宫内出来的秦恬。

两队人马很快越来越近,相遇后都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正闭目养神,养得好好的秦恬,顿时不由皱了皱眉,一边不悦地开口一边掀起车帘。

驾车的车夫连忙转头回道:“回秦太傅的话,对面那辆马车太大了,挡住了路,根本过不去,我们恐怕需要暂时靠到旁边去让一下了。”

秦恬立即越发不悦起来,尤其是对面那辆马车很像那日擂台前那个红衣女人坐的那辆,尽管当时那辆马车没有车厢,现在这辆有车厢,“凭什么是我让。去,马上让他们让开。”

“秦太傅,这里面可是南耀国的使臣。”接夭华一干人的几名北堂国官员,其中一人在这时冷声开口,从一开始就很看不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一朝得势的秦恬,不知道他到底给宫内那个姓水的女人灌什么*药了,让那个女人竟这么看重他,也不知道两个人私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这在宫内可都已经有些传开了,不是他们凭空捏造。

秦恬闻声,顺着声音看去,这才看到对面骑马在侧的那几名北堂国朝中的官员。

驾车的车夫其实早已经看到,所以刚才才会说一个“让”字。

握了握拳后,秦恬不甘心地吩咐车夫让道。

奢华的马车,顿时四平八稳地继续前行,无形中透着一股“霸道”之气,不可一世,让其他人都得往旁边让。

当两辆马车擦身而过间,奢华马车内一袭红衣的夭华恰好掀起一角车帘往外面瞥了一眼,唇角若有若无轻勾。

让到旁边去的马车内就要放下车帘的秦恬,正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手猛地收紧。

街道上的百姓则无不看着这一幕交头接耳,好奇车内的南耀国使臣会是什么样子。

同时将街道上百姓交头接耳这一情形也收入眼底的秦恬,脑海中霎时与那日在南耀国擂台的场景混合在一起,明知道他们现在不是在指指点点议论他,可感觉上还是觉得他们在指他。秦恬的手不由越发握紧。

下午时分,秦恬再进宫去给北堂宇上课,传道授业。

永宁殿内的书房中,北堂宇哪有心思读书,一心只想跑出去玩,心中早已经有些后悔,早知道秦恬会留下来做他太傅,他才不会让他进宫来。

水俞到来,要秦恬给北堂宇教课是假,只是先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让秦恬可以正大光明的进出皇宫,并留在她身边,“看来宇儿也累了。宇儿,先出去玩会儿吧,母妃已经让宫女给你准备吃的。”

“太好了,谢谢母妃。”北堂宇顿时高兴不已,立即一溜烟地跑出去。

秦恬哪会教什么文绉绉的书,也就在这里敷衍了事。见水俞明显有意让北堂宇出去,看来是有话想单独对他说。正好,他也正有话想对她说。

转眼间,整个书房便只剩下了秦恬与水俞两个人。

宫女太监在门外几步之处守着,没有水俞的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这边的书房半步。

水俞现在对秦恬已经是越来越看重,远胜过任何人,秦恬所说的那些用兵之法简直可以用“用兵如神”来形容,“听侍卫来报,说南耀国的使臣今天已经到了。另外两国的使臣明后天也会到。我故意让皇上发出请柬,请三国使臣过来,其实就是想好好制造一场混乱,从而有借口对南耀国出兵。现在,我计划是……”

“等等,我也有一计,贵妃娘娘不妨先听我说说如何?”秦恬一边打断水俞,一边朝水俞走近,直到走到水俞面前后才停下来,“那南耀国的使臣,我今天在街道上已经碰到过了,也打探清楚了,是一个女人。对这个女人,我与她其实还算有点交情。如果由贵妃娘娘你做主,让我马上去向她提亲,她若答应了,就可以打消现在宫中的那些流言流语。如果她不答应,那就是看不起看不起贵妃娘娘,看不起我们北堂国,不将我们北堂国放在眼里。皇上一旦知道了这件事,怕也会勃然大怒吧?到那时,贵妃娘娘正好可以趁机鼓动皇上对南耀国用兵。”

水俞闻言,认真思量了一下,觉得秦恬这主意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关于宫内现在正在传的那些流言蜚语,她自然也已经听说了,还好老皇帝眼下还不相信,可难保以后会不会出问题。她要是主动给秦恬找个女人,就算不能完全消除这些流言,也至少可以让这些流言先消停一阵子。而如果对方不同意,倒确实是不将北堂国放在眼里。老皇帝一向爱面子,肯定动怒。如果到最后这一计还不成功,那再用她自己想的计也不晚。

秦恬耐心等着。那个一再轻蔑他,对他嘲讽的女人,现在可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

片刻后,水俞点头,“那好,既然你对那女人有心,我怎么也得成全你。所需的聘礼,我马上亲自让人去准备,你明天一早就可以带着聘礼去安顿南耀国使臣的住所提亲,由我在身后支持着。另外,皇上那,我也会为你多说说好话,要是能让他在明天一早亲自下一份圣旨,让你带着去,就更好了。”

“说得也是。如果有圣旨带去,她还是不答应的话,那就是公然抗旨了。”秦恬忍不住笑。那个女人,他非将她狠狠踩在脚下,让她后悔轻蔑他与讥讽他为止。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今天刚到北堂国都城,在北堂国官员的安排下刚刚住下来,还没有进宫见过北堂帝的夭华,还浑然不知这边已经有人在谋划着“娶”她了。

特意招待其他国使臣,已经空置了很多年的府院内。

由于其他两国的使臣还没到,所以夭华这边进宫见北堂帝一事也就不急。

从北堂国官员的口中,夭华不难听出北堂帝是有意想等三国的使臣全都到齐了后再一起见。

第二天一早,安静的府邸,府门突然被砰砰砰敲响。

里面的南耀国国人与魔宫中人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情况,急急忙忙跑近,刚将府门打开,外面用力敲门的人就抬着一箱箱聘礼往里走,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此次前来的南耀国大队人马,如今都已经被安置在城外的驿馆中歇息,但夭华身边怎么说还是需要些人伺候与照顾,进城的时候夭华自然不可能一个人都不带。可以说,此刻这座安顿南耀国使臣的府邸,上上下下都是夭华的人,或为队伍中的南耀国人,或为普通穿着的魔宫中人。

秦恬走在最后面,等所有聘礼都抬进去了后,才不紧不慢地踏入府门,手中拿着一道明黄色的还“热乎乎”的圣旨,这道圣旨从宫内送出来到现在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好不容易终于问清楚情况的魔宫中人,连忙跑去向夭华禀告。

早已经起来,正和东泽在后院对弈的夭华闻言,难得地呆愣了半响。聘礼?有人要娶她?她没听错吧?她的名头难道都已经这么大了?她可是昨天才到这北堂国都城的!笑了笑后,夭华放下手中的棋子,饶有兴致地准备去看看,“走,陪本宫一起去瞧瞧。”

东泽点头,在后面跟上夭华。

其他魔宫中人留下,继续在外面守着房间内的孩子与乌云。

一抹蓝色的身影在这时瞬间一闪而过,从窗户那边闪身进入房间,完美地避开了所有魔宫中人。

房间内,正在研究草药的乌云敏锐地听到声音,但脸上并没有任何变化,不动声色地继续弄着手中的草药。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夭华现在到底想做什么,隐约中总觉得她好像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并且不知怎么的,这件事竟让他有些不安,可又说不上来到底不安什么,看来他有必要尽快恢复视力,从而做好必要的准备来迎接后面可能发生的事。

对于失明的双眼,其实乌云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自己一直没想过医治而已,因为看得见了又如何,看着她却又不能得到她,那种感觉还不如看不见,这就是他一直不医治双眼的原因。

进入房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追到北堂国来的夏侯赢。

夏侯赢见乌云没有反应,就直接走向床榻上睡着的小奶娃。

乌云手中的其中一株草药,在这时倏然飞射而出,快若闪电地对准了夏侯赢。

夏侯赢立即迅疾如风地侧身闪躲开,在闪躲开了之后当即冷笑一声,不相信乌云会没有马上察觉到他进来,“呵呵,怎么不装了?不装作不知道有人进来了?”

“原来是你。”乌云听到声音,冷冷吐出四个字。

“对,就是我,可是你不该感到意外才是。”夏侯赢冷冷一笑。

乌云的面色随即沉了沉,“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要你亲手杀了那该死的妖女。”

乌云顿时轻笑一声。

夏侯赢对乌云的这一反应完全意料之中,而他现在说的话绝不是说说而已,他绝对要他亲手杀了夭华才解心头之恨,“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不管是我还是我父亲,都有做过两手准备,那就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一旦出事,关于现在床上这个小奶娃的身世就会马上传开,传得人尽皆知。可是眼下,我父亲死了都已经快将近两个月了,是被那个妖女亲手杀死的,但这个小奶娃的身世到到现在也没有传开,甚至连一丁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乌云没有说话。

“那是因为我压下来了,我用尽了办法才好不容易压下来。现在,我的条件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亲手杀了那妖女。我会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如果看不到那妖女的尸体,你就等着这个小奶娃的身世彻底曝光吧。当然,我今天敢单枪匹马的一个人,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一炷香的时间后,如果我若还没有安全出去,这个小奶娃的身世在一炷香后就会传开。怎么抉择,你自己选吧。”话落,夏侯赢如进来时一样,瞬间出去。

乌云没有阻拦。

小奶娃浑然不知发生的事,继续睡着。

正厅那边,带着东泽过去的夭华,已经一一打量了一番大厅外面那一箱箱的聘礼,然后缓步踏入厅中,一眼就看到了正前方坐着的人,依稀记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

东泽很快想起来,靠近夭华一步,对着夭华的耳边小声提醒一句。

夭华听东泽这么一提醒,眼前一亮,对面之人可不就是那日在南耀国擂台下被当众杖责的那个人嘛。

秦恬不认为夭华不记得他了,心中早已经认定昨天马车擦身而过时夭华唇角的那抹弧度是针对他的。

夭华当时只是无意识地若有若无勾唇,完全不针对任何人,也根本没看到秦恬,现在算是第二次见,心中真的很想笑,她的魅力就真的这么大,才见过一次,对方就对她念念不忘了,还非要娶她不可?并且还是在这千里之外的另一国中。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他此刻手中拿着的那一道明黄色的东西应该就是圣旨了。呵呵,竟然连北堂帝的圣旨都请出来了,她这是多大的面子。

“好了,相信你也看到了,跪下接旨吧。”高高在上的姿态,不可一世的睥睨神色,秦恬说着,就要作势展开手中的明黄色圣旨,但在展开之前又要先看到夭华在他面前跪下。

夭华怎么可能跪,目光扫视一眼后,就直接大步走过去,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东泽也走过去,依旧站在夭华的旁边,当日的情形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没想到一转头对面之人竟在北堂国混得风风光光了,还拿着什么圣旨来这里想娶夭华,简直笑话。

秦恬现在也算不上是喜欢夭华,可她那讥讽的神色时时刻刻刻在脑海中,并且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真的很想将她踩在脚下,狠狠报这个仇,让她后悔不可。现在,她竟然还是这么一副不屑一顾的神色,那好,他还非娶不可了。在这里,女人同样如衣服,甚至连衣服都不如,男人三妻四妾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娶了她后同样可以大把大把地玩其他女人,对他一点损失都没有,“看来,南耀国使臣这是抗旨,不将我北堂国的圣旨放在眼里了?”

“阁下这话就严重了。身为南耀国前来北堂国的使臣,岂会不将北堂帝的圣旨放在眼里?”夭华一笑。

“既然这样,那就马上爽爽快快地跪下来接旨吧。今天这旨,你接也在这里,不接也在这里,不接就是不将北堂国放在眼里。”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也在晚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