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2.坑深292米:四年后——走丢的小姑娘

四年后,某西餐厅。

顾南城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整个西餐厅没有别的客人,他淡淡的瞟了一眼四周,包裹在名贵西装裤里的长腿朝薄锦墨的方向迈去,淡淡的道,“你还学会包场了,笙儿生日么?”

陆笙儿坐在薄锦墨的身侧,闻言五官脸色皆是微微一僵,眼睛看着在对面坐下的男人,似乎最近越来越少见到他了,男人过了三十岁,气质显得愈发的沉静和成熟。

她捏拳,面上却笑了笑,“今天不是我生日,你忙得今天是谁生日都不记得了吗?”

顾南城抬眸看她一眼,又看向另一个男人,“我也记得你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都在下雪,如今才刚刚入秋。”

陆笙儿朝他微笑,似乎很无奈,“你工作再忙也给自己放个假吧,今天是你生日呀。鲺”

他眼波微微一动,眸光扫向腕上的表,抬手捏捏眉心,“sorry,我忘了。”

顾南城喝了一口水,也不是很在意,抬手就要招服务生,只是淡淡的问,“替我过生日,你们提前点好餐了吗,是让上餐还是现在点?”

陆笙儿唇上勾出几分笑,带着不着痕迹的冷意,“这个啊,我们也不知道,要问问安排这餐生日饭的人。”

顾南城挑眉,“怎么,还有其他人?”

薄锦墨只给了他一个眼神,陆笙儿笑而不语的端起茶杯,招来的服务生在一边出声,“顾总,是我请薄先生和陆小姐过来的。”

听到声音,顾南城才侧首看过去,简雨穿着一身服务生的服装,化着精致却偏淡的妆,显得眉清目秀。

她看着仿佛成熟温和稍微靠近便只觉得冷漠疏离的男人,咬着唇道,“我知道你今天生日,也知道你很忙,所以才请薄先生约你出来……一起吃个饭。”

简雨当初被车撞成重伤,后来伤势加重,在医院几乎休养了整整半年,出院后身体仍旧不大好,断断续续又在家待了一年才逐渐的恢复。

能出来工作后边迅速的进入了娱乐圈。

彼时,简致凭着一部票房破十亿的电影《如果有如果》出道成名,不久后接拍一部古装剧火热小屏幕,迅速圈粉无数,名声大噪身价暴涨,后来又涉足音乐领域,一时风头无二,火得发紫。

接着弟弟的资源,又借着前一任顾太太入狱而被坊间热议的跟GK总裁隐隐绰绰的某些猜测传闻带来的方便,两年半的时间已经出产了两部电影,因为和简致的关系而备受观众熟悉。

顾南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波澜不惊的道,“既然来了,那就吃饭,我下午跟客户有约。”

简雨立即露出笑容,“好,我去换个衣服,厨房的菜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顾南城嗤笑一声,朝一言不发的男人道,“你如今闲得要做媒婆了?”

薄锦墨不以为意,淡淡开腔,“有人出钱免得我破费,反正不过是吃饭。”

陆笙儿把茶杯端到唇边,勾着笑,“因为简小姐三番五次的请锦墨帮她,诚意看上去也是很足的,我们本来就是要给你过个生日的,不过是加个人而已。”

服务生陆陆续续的端上了饭菜,简雨也换了一件纪梵希的裙子,头发是黑色的长直发,整个装扮显得很淑女。

哒哒哒的脚步声,窸窸窣窣的抽泣声,薄锦墨的衣角被一只小手扯了扯。

顾南城坐在薄锦墨的斜对面,瞥了眼只看能看到小脑袋的小西瓜头,没吱声。

那只小手见没有人搭理,又用力的扯了扯,稚嫩而显得格外软的嗓音,带着未消退的哭腔,“鼠……鼠,鼠鼠。”

薄锦墨眉梢动了一下,低头,看到一双红红黑黑的大眼睛。

四目相对,过了几秒,大眼睛下的小鼻子皱了皱,嘟着嘴巴,怯生生的瞧着他,“鼠……鼠,能帮我……”嗓音稚嫩却吐词清晰,“打电话……给麻咪吗?我找不到……哥哥了。”

其他几个人听到这声音才朝她看过去,因为在整个西餐厅,两两成座,薄锦墨是离门口方向最近的位置,又没有其他的人。

也不知道门口的保安是怎么放她进来的。

大约三四岁的小姑娘,五官极尽了精致漂亮,皮肤白白软软的,黑色的短发是整齐的西瓜头,别着一只造型别致的发卡,穿着红色的小公主裙。

简雨看到便忍不住的感叹,“好漂亮的小女孩,”她搁下筷子,俯身朝她招招手,笑眯眯的道,“小姑娘,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不能进来的哦。”

她仍是攥着薄锦墨的衬衫衣角没有松开,“我……找哥哥,哥哥不见……了。”仰起小脑袋,她又重复了一遍,“鼠鼠……手机,借手机给我……好吗?”

也许是漂亮的事物总是让人心生喜爱和愉悦,薄锦墨看着软糯漂亮的小脸也难得没甩冷脸,只是淡淡的问,“你知道你妈妈的号码?”

小家伙重重的点头,“我能……背。”

倒是个挺聪明的小

姑娘,薄锦墨顺手把搁在桌上的手机拿起开锁调好,然后递给她。

抱着手机,小姑娘立即露出甜甜的笑,“谢谢……鼠鼠。”

长得漂亮还真是占先机啊,简雨看了一眼,连薄锦墨这种人都给面子。

小胖手指一根一根的戳着屏幕,一边戳口里一边念叨着数字。

“麻麻,麻咪,”她朝着电话那段高兴的唤了两声,然后乖巧的道,“我没事……找了帅鼠鼠……借手机,鼠鼠很好。”

“……”

“好。”说着,两只手举起手机,仰着小脸蛋朝薄锦墨道,“鼠鼠……我麻麻,想跟你说话。”

薄锦墨嗯了一声就顺便接过电话,他秉承一贯的作风,一句多余的字都没有说,语调淡漠没有平仄的陈述,“你女儿走丢了,这儿是金溪路维多利亚,半个小时之内过来。”

过了一会儿,手机那端响起女人温软客气的嗓音,“好,谢谢先生,我很快过来。”

薄锦墨正准备抬手拿杯子的手顿了顿,无声无息的看向斜方的男人,手机已经被挂断,只剩下了嘟嘟的声音。

没有去拿杯子,他搁下手机,眼底的颜色破天荒的复杂。

“鼠鼠,”大眼睛已经不红了,黑黑白白的很干净澄澈,礼貌的道,“鼠鼠,我渴……能给我……喝水吗?”

薄锦墨从头至尾的打量了她一眼,“叫什么名字?”

“七七,”

末了,他下巴指了指顾南城的方向,淡淡的道,“好,七七,你去找那位叔叔,他今天生日,让他给你水。”

大眼睛微微有些小迷茫,但还是听话乖巧的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绕过桌子,跑到了顾南城的腿前,仰小脸蛋巴巴的看着他,“鼠鼠,请给我一杯水。”

顾南城淡淡的睨了薄锦墨一眼,也没说什么,抬手把地上的小姑娘抱了起来,让她站在双人座的长沙发上,抬手招来服务生要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低沉温淡的问道,“自己能喝吗?”

点头。

两只手捧着杯子,仰头小心的喝水,小口小口的,很斯文,但毕竟年纪小,还是有些从唇边漏了,染湿了领子。

顾南城接过杯子,抽了张纸替她擦。

小姑娘略带腼腆,“谢谢鼠鼠,”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般,低头凑上去亲了他的脸颊一口,“鼠鼠生日哦,生日快乐。”

顾南城看她软乎乎的小脸蛋,淡淡的笑,“坐在这儿等你妈妈来吧。”

“鼠鼠?”

刚刚把她安置好,那怯生生的稚嫩嗓音又响起了。

顾南城下意识的低头,“嗯?”

她摸摸小肚子,眨巴着眼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七七……很饿。”

软软小小的一团,两个人的位置坐了三个人终究有点拥挤,所以小女孩几乎是靠在他的怀里的,隐隐还能嗅到一股奶香味。

顾南城还没开腔,那段薄锦墨就已经淡淡出声了,“她饿你就给她吃的。”

简雨看了眼被男人抱上腿的小女孩,笑道,“不然我再让厨房做点吃的过来?”

顾南城看了眼波澜不惊的男人,手捏捏那软软的脸颊,淡淡而不经意的道,“让他们提前上甜点就行了。”——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