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天之内丢两次人?

输了!

赶来的人看到不远处的一幕,猛地停下步伐,震撼至极。

白衣少年手上的剑,架在春秋脖子上,春秋脸上的表情,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

周围一片寂静,连微风都停了下来,时间就像是完全停止了似的,这一幕定格,成了每个人心中,永恒的一幕。

春秋输了,他输了,输在那个少年手上!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春秋怎么可能会输?

所有人都不愿意像是这个事实,可这就是事实,要是不信,现在那少年的剑,还架在春秋脖子上没有拿下来。

春秋啊,他们第六殿的五高手之一,龙虎帮帮主,怎么会输给这么个小子。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从第一天进入第六殿,风头一天比一天盛!

废了段秋,杀了段桓,现在连龙虎帮帮主,都没逃过去,败在了他手上。

春秋是武痴的事,在第六殿不是什么秘密,看到离夜和他打起来,他们不会把段桓的事情,和这件事扯在一起。

“我滴个神,这么快就结束了!”飞聂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这几招,才几招,春秋就落败了。

春秋这么快会输,别告诉他们,这个少年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巅峰宗师。

超越了巅峰宗师该是什么等级,那是神化!

多少年没有人能达到过这个等级了,这小子真的已经是神化了吗?

梦寻欢擦了擦额上冷汗,春秋都这么快输了,也就是说,前两天这小子完全没用上全力!

“嘿!不行,找个机会,我也要和他打一场。”梦寻欢摇摇头,春秋输了,不代表她也认输,这小子赢的只是春秋。

飞聂和霖奕相视一看,他们也这么觉得,找个机会,他们也要试试。

太诡异了,这一幕,这个少年,看上去比他们都小,出手居然这么可怕,三两下春秋就败了。

站在梦寻欢三人身后的十几个人,脸上露出莫名的表情。

前后被第六殿四个人盯上,这小子说是幸还是不幸。

这第六殿,除了浪子,谁还有这种本事,让他们四个人全部盯上,都想上去大战一番!

“看看春秋是什么反应吧,当年他和浪子打,输了以后,你们想想后面遭罪的是谁?”飞聂调侃开口,戏谑看向身后。

当年春秋输了,休息不到一天,他直接冲出房间,把第六殿所有人打了个遍。

他们三个人当时还好,就是其他人,一个比一个惨。

想到当年,站在他们三个身后的人,纷纷打了冷颤,神情大变。

“走走走!”

“赶紧走,去看看今天有没有任务!”

“对了,任务!”

……

平常收到什么要完成的任务,每个人都是你推我,我推你,今天想到这两个字,他们转身就跑。

任务,他们去做任务,然后第六殿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十几个人,一溜烟消失不见,那速度,从来没这么快过,梦寻欢他们三个都看呆了。

跑的挺快,比平常要积极不少。

怎么可能不跑,不跑留下来,等会他们就是第一批遭殃的,现在逃走,把任务抢完离开第六殿,挨打的就不是他们了!

黑白两道身影相对而站,四目相视,透露出不同的情绪。

春秋是震撼的,他虽然知道这个少年强悍,却不曾想过强悍到这种地步。

这样是实力,简直可以说是吓人!

离夜微笑看着春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刚才用了几成的实力,在对战中,对春秋的实力,了解多少。

“我会遵守承诺的。”过了好一会,春秋才慢慢点头。

承诺既然已经答应,他就不会反悔,输了是输了,至少他已经快意一战!

“很好。”离夜满意点头,这才把吾邪剑从春秋脖子上拿下来。

春秋脸色逐渐恢复正常,看着离夜手里的动作,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吾邪剑身上。

“这是什么剑?”怎么会比他的星月刀还要厉害。

离夜抬起手,举了举吾邪,“你说它?”

春秋倒是有趣,从她用吾邪剑第一天开始,还是第一次有人明着问,这是什么剑。

其他人心里尽管疑惑,从没有一个问出口,因为他们输了,不然就是死了。

不管是输,还是死,他们应该来不及问这是什么剑,又或许没把心思放到剑身上,忘了问了。

“嗯。”春秋迟疑应道,这把剑他感觉很厉害。

“吾邪。”

铿锵有力的两个字响起,离夜手上的吾邪剑仿佛听懂了她在说什么,被离夜握在手上的剑,剧烈抖动,像是在回应离夜。

“吾邪!”惊讶的声音响起,说话的人不是春秋。

梦寻欢他们三个人走过来,就听到离夜说出的两个字,顿时待停了下来,一道猛烈电击落入心中。

老天,这就是吾邪剑!

传说中不认主,不臣服的吾邪剑,可到底是谁说吾邪剑,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认主了!

这不就是吾邪剑的主人,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这,还有人说吾邪剑不会认主!

离夜的话,他们基本上没多想,就相信了。

一来他们知道这少年,这件事上不会骗他们,二来,没必要。

“听说吾邪剑很邪门的,你是怎么降服它的?”霖奕小心翼翼走过来,警惕看着离夜手上的吾邪剑,伸出手指戳了戳。

不过才碰触到,霖奕就觉得全身一阵透心凉,血液感觉瞬间就凝结了。

“好冷!”霖奕惊悚后退一步,诧异看着离夜手上的长剑,面带惊慌,狐疑直视离夜。

这是什么样的怪物,拿着这么冷的剑,半点事都没有,果然是吾邪剑的主人。

飞聂目光从吾邪剑身上扫视了一眼,扭头笑着看向霖奕,“吾邪剑是杀伐之剑,你碰触到的应该是杀气。”

杀伐之剑,得多空间不的力量,才能如此!

离夜听着他们自顾自的聊起来,嘴角一抽,把吾邪剑随手扔进储物手镯里。

“你们三个听到动静了?”没打完他们就过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刻意在附近等着。

三人一齐点点头,他们就是听到动静,那么大动静,没有人不会听到,只是他们三个来的比较早而已。

现在再不走,等会来的人更多,到时候想走就走不了了。

离夜眉头微微轻蹙,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春秋,“很快我就会收的条件了。”

春秋不解看着离夜,尽管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几天我不会闭关,有事来龙虎帮。”答应他的,自己不会反悔,输在他手上也不吃亏。

至少他知道,浪子没办法掌握吾邪剑!

他比浪子还要年轻,却掌握了吾邪剑,成为吾邪剑之主,其能力可想而知,现在自己比较期待的是看到浪子能够回来。

浪子回来了,不就能看到一场真正的高手对决。

“好。”龙虎帮,不知道龙虎帮那些人看到她,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毕竟段桓是死在她手上的,那人中,当时不杀,她迟早也是要杀的,没什么可惋惜。

三双眸子来回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他们有了什么协议吗?

“你们三个要是有兴趣,随时可以来找我。”离夜笑盈盈扭头看去,将他们三人脸上不解的情绪,尽收眼底。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神情认真,“一定!”

当然会去!

打败了春秋,他们三个可不服,打败他们三个再说!

“那我先回去了。”离夜伸了个懒腰,一晚上没睡,一大早还遇上春秋,她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几人点点头,他们也知道离夜今天累了,再挑战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第六殿中,尽管没有什么良心,同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存在,可还有原则这问题。

他们不是出于什么良心,同情心,只是他们的原则,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春秋张了张嘴,沉声问道:“你叫什么?”

三人目光唰得一下落在离夜身上,这个问题,他们貌似都不知道来着!

他叫什么?

都一起出生入死过了,竟然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离夜顿了顿步伐,转身露出微笑,唇瓣微微勾起,露出完美弧度,然后听她缓缓吐出四个字,“北宫离夜。”

话落后,没有什么声音再叫住她,离夜顺利回到第六殿,一路上还遇到不少赶来的人。

在他们奇异的目光下,离夜从容淡定离开,他们迅速收回目光,笔直往前面走去。

他们是赶过来看热闹了的,不知道谁又打起来了!

愣在当场的三个人,他们抖了抖脸颊,神情诧异呆滞。

“你们听清楚他说什么了吗?”梦寻欢呆呆问道,这……可能吗?

北宫离夜,逗他们玩的吧!

“听清楚了。”三个人愣愣点头,那般强而有力的声音,怎么可能听不清楚,听的非常明白。

飞聂扭头道:“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

别开玩笑了,北宫离夜能有这种实力,他们这些年也去过天龙国,北宫离夜的传言,他们已经听的不听了。

北宫离夜,说他是北宫离夜,那和传言中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爱美人如命,天生的废物,还是百年难见的那种,十足的纨绔子弟。

像吗?像吗?

不会这世上,还有第二个北宫离夜,是他们不知道的吧,不然这个北宫离夜,也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说,这世上还有第二个北宫家族,北宫家族还有第二个北宫离夜吗?”霖奕吞了吞口水,面无表情看着飞聂。

脸上的神情像是再说,你说的这不是废话,谁会去冒充北宫离夜,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北宫离夜的名声谁不知道,怎么样也不会去冒充他。

所以,这是真的!

霖奕面无表情的脸上,逐渐挂上惊悚和颤动,他是北宫离夜!

“以后,谁要再相信传言,自尽吧。”梦寻欢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传言,传言该是多可怕,怎么会把好好的天才,名声弄的这么臭不说,还是废物!

他们见过这么天才的废物吗?这都是废物,这世上还有天才吗?

梦寻欢深吸一口气,忍住暴走的冲动,她得好好消化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可怕的消息,惊悚的消息!

“对,自尽吧。”春秋应和一声,跟着离开。

转身的他,想到离夜刚刚的条件,耳边又响起北宫离夜四个字,眼中露出疑惑。

北宫离夜到这里有什么目的,让他相信,只是进来玩玩,这显然不可能。

离夜回到金苑天字号,把门关上,一切纷扰关在门外,然后蒙头大睡,就算现在天塌了,她也不要起来。

可就在离夜睡觉这段时间,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已经热闹到了极点。

“你们听说了吗?春秋和是金苑天字号那家伙,打起来了。”

“废话,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

“听说是春秋输了,这么多年,春秋除了输给了浪子,现在有多了一个。”

“那小子真有点实力,连春秋都打败了。”

“现在只希望浪子快点回来,可就有好戏看了。”

……

第六殿的人,听到春秋输了的消息,就完全不把信心放在另外三个人身上,完全期待着浪子回来。

浪子是个多变态的人,他们都知道,不论是天赋还是这个人,都变态!

所以浪子要是回来,听到金苑天字号的消息,肯定就会有一场大战爆发,到时候谁输谁赢,他们就等着看热闹就行了。

这些人的反应,让梦寻欢,飞聂,霖奕他们三个,郁闷不已。

春秋败了,又不是他们三个败了,这些人什么意思,把他们三个一竿子打死?

郁闷只是郁闷,他们总不能阻止,不让别人说,最后也就随便他们去了,看到春秋和北宫离夜大战的只有他们三个,他们三个还只看到了一半。

他们这些连一半都没看到的人,知道什么,就在这里乱说。

两道身影站在老旧的门口,停着四处的议论,一老一少同时叹了口气。

“苏伯,你怎么看?”浅墨喃喃问道,他现在终于知道苏伯的用意了,金苑天字号,住之无愧!

苏伯又叹了口气,一脸郁闷,“我能怎么看。”

他怎么看,他能怎么看?

想到听到的那些消息,苏伯就差点暴走,天知道他当初给金苑天字号的时候,其实是因为那小子的天赋,不是实力!

那混账小子,告诉他今年十七岁,中级宗师!

十七岁的中级宗师,这肯定是第一人,肯定有资格住进金苑天字号,十七岁就有如此成就,一年后,两年后,三年后。

可他当时就只是看中了这个啊!谁知道那混账小子,扯淡的说自己只是什么中级宗师!

现在这样,怎么可能还只是中级宗师,他要相信,就真见鬼了!

谁家的中级宗师,把身为巅峰宗师的春秋都打败了,春秋那家伙,实力怎么样,他还不知道!

活了大把年纪,他老人家,居然被那小子骗了。

“木牌当初可是你给的。”浅墨诧异看着苏伯,他不会也不知道吧?

被浅墨说中的痛脚,苏伯更忧伤了。

木牌是他给的,就是因为他给的,他才会更忧伤。

好小子,连他都骗,连他都骗!

“苏伯啊,第六殿内部的事,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没错,难保主殿的人没有混在里面,这件事,肯定会传到欧阳圣耳朵里的。”浅墨目光深邃,沉声开口。

他们第六殿,一向不理会主殿,当年他们被扔到这里,就是一种流放罢了,欧阳圣也没想过,他们能无法控制。

现在他们已经无法控制了,欧阳圣怎么可能不派人来。

拍的是人谁,他们无法得知,这么多人,每一年都有人进来,他们除了完成任务,又出不去,哪里能查到更多的东西。

“最近让他们看严点,从今天开始,谁也不可以踏出第六殿一步,外面那两个狗腿子,也不准他们靠近,你看好了。”苏伯指了指浅墨,这是他们的职责。

第六殿虽然没有任何章法,可这些是他们当年就说的,做这些事情,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浅墨点点头,“明白了。”

这种事,倒也用不着苏伯多说,只不过,那小子的确太过吓人。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锋芒绽放的时候,如此耀眼!

等离夜走出房门已经是中午,刚走出去,瘦小身影蹲在院子里,一张娃娃脸看到她出现之时,好像看到了所有的希望。

“老大!”留香见离夜走出来,迅速跳起来,凑到离夜面前,讨好叫道。

震耳欲聋的两个字传来,离夜迅速往身边挪动,跳开。

老大!她什么时候变成他老大了?

“老大……”离夜刚推开一步,留香又迅速跟过来,笑眯眯看着她。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留香,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身边时候变成他老大了,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打住,我什么时候变成你老大了?”离夜忍住抽动嘴角,深吸一口气,看着留香。

她本人都不知道这件事,然后就变成人家老大了!

“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站着,我绝对不坐着!”留香把自己的“雄心壮志”告诉离夜。

一双眼睛闪烁着星星,他无比崇拜的看着离夜,差点是膜拜状态。

离夜:“……”

他决定,他决定问过她了么?

“你回去吧,我不是你什么老大。”离夜摆摆手,大步往外走去,她还有事情要忙。

留香见离夜要走,迅速跟上去,笑盈盈道:“老大,别这样,我知道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让我跟着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他知道老大又要去找萧十一问事情,萧十一哪里有他知道的多,老大想知道什么,他都可以说的。

离夜神情一抽,停下步伐,双手环胸,直视着留香。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能不能不叫我老大?”离夜满头黑线问道,他这一个又一个老大叫着,她又不是什么帮派的老大,合适吗?

留香低头想了想,随即抬起头,笑着再次叫道:“大哥。”

两个字传入耳中,离夜差点栽跟头,他们什么时候有那么熟了?

“我叫离夜,你可以直接叫名字,老大,大哥,免了,我们没那么熟,我也没弟弟。”说完,离夜直接往外走去。

留香一个人站在原地,离夜已经走出了院子,身影逐渐走远。

过了好一会,留香才慢慢回神,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大声叫道:“离夜老大,等等我!”

不要丢下他!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去,离夜并不是去萧十一那,而是要去龙虎帮。

这次有留香带路,她也就不用再去问别人了。

留香小心翼翼走在前面,时不时看一眼离夜,满脸的疑惑。

老大去龙虎帮,去干嘛?他不是刚刚才和春秋打了一架,然后春秋输了吗?

尽管想问,但是这么多年,留香混的早就熟了,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他都知道。

龙虎帮内部,一片寂静和死沉,所有高层坐在大堂,脸上一片死寂。

就在刚刚,他们帮主,大方承认,他输了,输给了金苑天字号新来的那少年,输的心服口服,没有什么不满。

输了,他们帮主,他们老大,他们的主心骨,输给了一个年轻后生。

不是浪子,不是飞聂,不是梦寻欢,更不是霖奕!

不甘心,非常不甘心,没有一个人会甘心这种事情,堂堂帮助,他们核心的力量,输在一个少年手里。

可他们仔细想想,就不会觉得不甘心了。

平常人,怎么可能进入第六殿,进了第六天直接就得到金苑天字号的木牌。

当年浪子都是大家推崇才有的这块木牌,而离夜进入第一天就能得到,这样的少年,怎么会普通。

“副帮主,两位元老,不然让我们去试试,也许帮主只是大意。”一人迟疑道,听说对方只是个小少年,说不定只是帮主大意。

帮助大意了的话,被你小子算计什么的,输了也不奇怪。

所有人的目光,聚拢在那个人就身上,透着不满。

大意,他什么时候见帮主大意过,帮助大意了还会主动承认,他输了?

在这里坐着的人,不是傻子,他们都知道帮主的脾气,输了就是输了,一定会承认的。

“两位元老,不然让我去试试,我并不是说帮主大意,可我要是赢了,也能帮龙虎帮挽回面子。”启元眼中闪烁出狡诈,冲着主坐上的两个人,拱了拱手。

春秋肯定是大意了,不好意思承认,不就是一个小少年,能有什么本事。

等他答应了那少年,帮龙虎帮挽回了面子,到时候他就算提出,接手龙虎帮,也就名正言顺。

春秋做不到的事,他做到了,谁还敢反对!

他试试?

龙虎帮两位元老目光狐疑在启元身上晃悠了一圈,然后露出不屑的表情。

帮主晋升巅峰宗师那么多年都输了,就他!

“元老……”看到他们两个脸上不屑的表情,启元有点急了。

“够了!”沙哑的声音打断启元的话。

他们还不知道启元拿点心思,想要瞒过他们的眼睛,真当他们都瞎了么!

启元难堪的收起声音,讪讪轻笑,没有再出声。

“两位元老何必这么着急阻止,副帮主要是上门挑战,小爷也不会拒绝的。”白衣少年面带微笑,迎面走来。

堂内所有人,看到那一道白色身影,就如同见到大敌,集体站起身,凶狠的注视着离夜。

就是这小子,就是他!

所有人心里不约而同响起的一句话,眼中火花闪动。

“你就是金苑天字号新来的?”另一外元老看到离夜,脸上稍稍露出诧异。

他想过对方不是很年轻,却没想到如此年轻,应该不到二十岁吧。

“是。”离夜直认不讳,铿锵有力应道。

“好小子,如今还敢到我龙虎帮来!”启元故作姿态,噌的一下站起来,忿忿指责着离夜,那表情,说多愤怒,就有多愤怒。

离夜慢步走来,优雅至极,那镇定如常的神态,不像是到了人人敌视龙虎帮,更像是回到了北宫家。

留香走在离夜身后,感觉到几十道愤怒的目光往他们这边看来,额上忍不住冒出冷汗。

他就不明白了,老大为什么非得来龙虎帮,去云浪门,七星阁也好啊。

“你的龙虎帮?副帮主,跟小爷说这句话的,应该是你们帮主,而不是副帮主。”离夜后背挺直,眸光在四周扫视了一眼。

四十多个人,四十多个宗师!靠!

人不在多,可人家精啊,谁的势力能做到,百分百宗师,日月殿也不行。

“你……”启元愤怒眸光,如两道火烧,落在离夜身上。

区区一个小子,也敢给他脸色看!

“你来做什么?”元老一脸不欢迎的表情,任谁发生了早上的事情,现在也不会高兴的起来。

自己帮主,就是被眼前的人,打败了,然后早上刚被打败,下午人家就找上门来了,遇到这种事,谁能高兴的起来。

“找你们帮主。”离夜直明来意。

所有人顿时怒了,他早上才刚打败他们帮主,下午又来,这算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帮主不见客!”声音沙哑的那位元老大袖一挥,直接下逐客令。

离夜挑挑眉头,也不是生气,对这种情况,她早就预料到了,换做平时她不着急,但是日月殿给她的时间不多,现在快过去一半了,事情总得有进展。

“怎么,你们帮主早上才答应我条件,下午就不承认了?”离夜无害轻笑,轻描淡写的语气,恰好的敲击每个人心中。

帮主答应了他事情?什么事?

他们开始紧张,是什么事情,能让帮主答应,然后他还亲自找上门来?

“等等!”启元突然走出来,面带怒意,直接走向离夜。

龙虎帮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的启元身上,不解他又要做什么,对方是来找帮主,不是找副帮主。

“有事?”看到走过来的人,离夜也不紧张,神情依旧淡然平和。

明明眼前虎视眈眈,每个人都是宗师,四十多个宗师联手,她肯定很难全身而退,可镇定自若的模样,清风淡雨的神情,一点都不像是面临大敌的样子。

留香站在一旁,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心里越发佩服。

如果之前叫他做老大,有一半是佩服,另外一半是想找个强大靠山,那现在,他是完全的佩服!

从来没有人敢在这么多宗师面前,还能如此镇定,就算是神化,一下子面对四十几个宗师也要掂量一下,他居然还能镇定自若。

留香不知道的是,离夜其实也是紧张的,但她更有把握。

她大摇大摆从自己的院子走过来,走进了龙虎帮,尽管这里的人没什么道德底线,有些事情,他们还是遵循的比较好。

能光明正大走到这里,就能光明正大离开。

“我要挑战你!”启元一字一句,忿忿不满道。

他绝对有把握,不会输在这小子手上,他不是春秋,不会大意。

挑战?疯了吧!

诧异的目光,落在启元身上,这肯定是疯了,竟然还想着挑战,帮主都打不过,他能打过?

离夜笑而不语,注视着启元,这个人,还真是不死心。

“挑战,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挑战什么的,应该要有个擂台,告诉所有人吧?还有你该付出的代价!”轻狂不羁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霸道和嚣张。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昂首挺胸,直视着启元,与生俱来的气势隐隐作动,宛若一把出鞘的宝剑,绽放最耀眼的锋芒!

张狂的气势,迎面袭来,众人脸上的神情,在同时也有了稍稍变化。

他他他,他答应了启元的挑战,还说要擂台,告诉所有人!

龙虎帮众人此时应该觉得大笑,启元是巅峰宗师,他答应下来了,随即想到,他们春秋也是巅峰宗师,不也输了,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骇人气势迎面而来,众人只觉得空气好像变得稀薄了不少,隐约间,仿佛有种山岳压顶而至的感觉。

所有人不得不开始,直视这个看上去年轻,但是却给他们压迫感的少年。

张狂肆意,桀骜不羁,年少轻狂,都用在这个少年身上也不为过吧。

“你若是答应,这些事情,我一定备齐!”启元冷笑着说道,他非常理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就是不信,不信春秋,不信这个少年的实力。

而且他去苏伯那查过了,这个少年的确年幼,可他实力,并不强,不过中级宗师。

想到这里,启元不禁冷笑,你一个中级宗师,能成什么气候!

“这个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等。”离夜目光在启元身上流转,眼中多了几分笑意。

启元,龙虎帮副帮主,正副帮主都输在她手上的话,多少有点震慑力。

启元咬咬牙,握了握拳头,“一个时辰后,就在第六殿中央广场。”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一场口头上的挑战,就这么完成,日月殿的人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情况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看到启元冲动,大部分人不禁跺了跺脚。

真是个笨蛋,你要挑战也别今天啊,这要真的输了,难道让他们龙虎帮一天丢人丢两次,还是丢在一个人手里。

两位元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启元,狠狠叹了口气,这个没脑子的啊!

他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实力,根本无法探究对方的实力,他就这么挑战!

“那个代价,就先保留,等到了一定时候,我会问你要,当然我输了的话,你也可以问我要。”离夜随意道,暗暗叹了口气。

打还是要打的,没办法,谁让这第六殿这么让她眼馋。

这里还不是个讲理地方,只能动拳头,这几天就当活动活动筋骨吧。

“我只是晚出来了一会的时间,你就又被人挑战了。”高大男人走出来,此时的他,不像早上只穿了一件薄薄亵衣,露出精装的身体。

此时他一身黑衣劲装,看上去并不华丽,常年积累下来的力道气势,他只是靠近,就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之力。

春秋无奈看着离夜,摇了摇头,在第六殿,他这样看上去没什么的人,的确会有不少麻烦。

只是那些找麻烦的人,即将面临的,就是真正的麻烦。

眼前这位,可不是善茬!

离夜看着走出来的人,双手摊开耸耸肩,“没办法。”

她也不想,可从她还没走进来之前,这个叫启元的人,就一直各种针对她。

这个启元的事,她多少问了留香一点,以他的性子,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最起码有点了解。

“帮主!”龙虎帮所有人异口同声叫道。

“你是为了早上的事情来的吧?”春秋对他们摆了摆手,继续问着离夜。

他回来以后,一直琢磨北宫离夜的问题,总觉得他出现在这里,有点不正常,却有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

总之,想要进一步知道,就是接下来了。

“是。”离夜点头应道,不是为了早上的事情,能为了什么事。

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来龙虎帮,看他手下的脸色。

“那就走吧,知道你会来,早已经安排好了地方,有什么可以尽情说。”春秋稍稍侧步,给人的感觉和早上不同了。

离夜无声看着春秋,带着几分文质彬彬,礼仪周全的样子,眼角微微抽动。

早上他那么随便的时候,就像是个野人,蛮横不讲理,现在穿上衣服了,变得人模人样了。

男人也这么善变?

“那就走吧。”离夜也没有再多想,朝着春秋指着的方向,直接走去。

能坐下来好好谈就行,顺便真正了解一下第六殿。

留香急忙想要跟上去,脸上露出惊慌,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他可不敢,这些人活像是要生吞活剥他的表情。

“留香,你先回去。”离夜头也不回的说道,不是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留香脸上立刻展露出一丝笑容,对着离夜走远的方向,大声回答道:“知道了。”

然后就在众人的注目下,撒腿就跑,不敢多留。

被留下的来的人,奇怪的看着走远的两个人,心里泛起疑惑。

奇了怪了,他们帮主,怎么一点输了的失落都没有,看到这个人也不气恼,好像今天早上的事不曾发生过似的。

当年他输给浪子以后,大家都知道春秋的暴脾气,都已经准备好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可帮主居然和没事人一样,还接待打败他的人!

今天的抬眼,打西边出来的?

所有人稍稍抬头看天,随即收回目光,心里默念道:不能看,不能看,帮主看到他们这样,一定会生气的。

启元站在众人中央,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脸上莫名露出一丝快意。

很快,他就会超越春秋!打败这个少年就可以了!

------题外话------

吼吼!中秋快乐,吃月饼啦,吃月饼!

某甜看到启元只能说一句,他想的太简单了,哦呵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