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三章 法式深吻之肚子变大了

劳伦斯反头看到她,立即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好像不是他最重要的问题吧?杨光没有解释,对要把他扔出基地的大兵友好讲:“大哥,他是我朋友,可以让我和他说几句话吗?”

“那好吧,给你们十分钟。”几个大兵说完走开了,似乎对她很放心。

劳伦斯在他们松开自己后,整了整被他们拉扯乱的衣服,优雅高傲的他眉头多了抹阴霾。

“好了劳伦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搞得这么狼狈吗?”杨光对他的打扮实在不敢苟同。他的着装其实没什么问题的,如果是在法国可以算是精品,走到哪里都会受欢迎,可这是气温天然高的阿富汗,他穿的这套衣服,估计是这里人的冬装,而且此时大衣上还脏兮兮的,和以前那个思绪缜密的侦探简直是天壤之别。

劳伦斯懊恼的讲:“这是我最糟糕的一次旅行。”

我想也是的。杨光默默的想。她很想帮助他,但这里是美军基地,她也做不了主让他清洗一下。“你就是昨晚那个往美军基地走的人吗?”

“对!”劳伦斯像突然找到了人生价值,他兴奋的讲:“刚好你们也在这里,靳呢,他在这里吗?”

“他在。”不过估计很忙。

“那真是太好了,你快去把他叫来,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

看他样子似乎是真的很重要,杨光对身后的大兵讲:“能麻烦你去帮我叫下靳准将吗?就说有急事。”

“是杨少尉。”大兵立正,然后跑开了。

看他这么恭敬,劳伦斯便问她。“杨,你们不是去德国了吗?怎么来到了这里?”

他们怎么来到这里,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杨光说有点事搪塞了过去。

而跑去指挥室的大兵,在门外和另名战友来了个挤眉溜眼就大声喊:“报告!”

“进来。”伊历塞克没有抬头,说完便继续讲:“这就是康妮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夺回去的原因。”

箱子里是两块导弹推进系统的芯片,这种东西都属于军事绝密,管制的极其严格,要弄到它非常困难,即使强大如地狱天使这样的组织,也需要从别人那里购买。这个卖方肯定是军科里面的人,这个必须严查,但不是战狼要关心的事。(军科:军事科研中心)

“那么你们现在是怀疑,地狱天使想制作导弹?”

“不是想,他们已经在做的。”伊历塞克指着全息屏上的导弹分解图。“现在他们拥有了核导弹头,听说过GV计划吗?他们想用导弹运栽GV化武,对美方或是任何一方国家进行恐怖袭击,如果康妮成功拿回这两块芯片,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如此,伊历塞克将军,你为何只派出一支小队?”

“我以为加上靳准将的手下,足够了。”伊历塞克皱眉。在这事上确实是他失算,只想到他们成功的机率,而没想成功的代价。

靳成锐冷冷的讲:“如果是我,我会把装甲车和空中力量都用上,直接把他们炸平。”

“呵呵,靳准将你真幽默风趣。”

“我没有开玩笑。”靳成锐强调。“如果事情足够重要,就要不惜一切代价。”而不是用刚刚好的计划,去做那件关乎几十万人口性命的事。

在伊历塞克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时,站在门口的中士又大声的喊了报告。

“大兵你有什么事?”伊历塞克看向中士。

中士中气十足的讲:“报告将军,杨少尉找靳准将。”

“现在我们在开会,让她再等等。”

“报告!杨少尉说有急事。”中士不怕死的把原话带到。

伊历塞克皱眉,想这大兵怎么这么不懂看事做事呢?没看见他们在讨论事情?比起个人事情,眼前这两块导弹芯片才是头等大事吧?

谁想靳成锐站起来,礼貌的对他讲:“伊历塞克将军,看来我的部下真有急事,这件事我们稍后再谈。”说完就匆匆忙忙走了。

伊历塞克瞪大眼,随后拿下帽子抓头,有点儿气急败坏的问副官。“那个杨少尉是什么人?”

副官淡定的讲:“将军你不知道吗?那是靳准将的夫人。”

伊历塞克:……

杨光一直都是个知分寸的女孩,她知道自己这时可能在做什么,却还是要人来叫,那么就真的是有急事。

靳成锐跟着中士大步朝基地大门走去,远远的看到一个背对自己的男人在跟女孩说什么,而她在跟那些大兵说话。

十分钟已经过去了,大兵是来摧劳伦斯快走的,而杨光在给他求情,让他们再缓缓,至少等长官出来再说,可劳伦斯根本不在意这事,继续在跟杨光说他这一路的事情,因此便成了靳成锐看到的这一幕。

三方人同时讲,再怎么温和有礼都变得跟吵架似的。靳成锐过去厉声呵止他们,终于让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下来。

锐利视线扫了他们几个一眼,靳成锐沉声讲:“前不久基地才被袭击过,坑都没填好就在门口吵,你们是嫌命长是吧?”

几个大兵被他强悍的气势压倒,又听他的话,哆嗦的看了眼门外,有点儿心有余悸。

“你们散了吧,这个人我会向你们的指挥官说明,到时他是去是留,我会来安排,明白了吗?”

“明白!”

被他训得站成一条线的大兵,看到走远的三人,身体不动嘴动。“你们说这准将是谁呀?这么大派头。”

“帮我们完成任务的友军,别瞎猜了,没看到将军都给他配了人吗?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那也不一定,完成任务说不定是瞎猫碰着死老鼠,被他们捡着便宜了。”

“下士,便宜这么好捡,你怎么不去捡?”

对后面的议论杨光没有在意,靳成锐更没有在意,倒是劳伦斯似乎终于恢复正常,他注意到了。

“杨,靳,你们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吗?”

杨光随意的讲:“不是执行,是救缓。”然后开笑的讲:“说是救缓,我也就开了两枪。”

“如果两枪能够救缓成功,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劳伦斯分析的讲。

“哦?什么问题?”

“你太厉害了。”

杨光呵呵笑得眼睛都弯起来,自恋的讲:“我也这么觉得,哈哈。”

走在前面的靳成锐斜了她眼,什么没说,从俄方来阿富汗就一直崩着的脸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有她在,似乎一切都不是太糟糕。

靳成锐把劳伦斯带进自己的房间,问他有什么要说的,现在可以说了。

这次是美军需要他们的帮助,待遇自然不同非洲那次,伊历塞克将军得知他的身份后,便给了最高的礼遇,一位将军级别的礼遇。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因素,就不细说了。

劳伦斯抓了抓痒得难受的头,难以启齿的讲:“我可以先洗个澡吗?我没想到阿富汗的气温这么高,高就算了,还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杨光心想,好好的法国不呆着,谁让你跑来这里受洋罪的。

靳成锐向后面的浴室偏头。

劳伦斯看到浴室,立即拿出他的衣服进去。

想他一时半会出不来,杨光坐到椅子上撑着下巴瞧浴室,然后突然笑起来。“长官,有个人在你房间洗澡,刚好这时我进来了。”说完她自己忍不住乐了。

“然后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冲进浴室抓奸,然后……”说到这里杨光故意停顿,眼珠转了圈。“然后看到一个男人,我就被他的身材给迷住了!”

这转变……

靳成锐有点黑线,冲她勾了勾手指。

杨光还在乐,毫无防备的凑过去,被猛的掐住下颔亲到差点窒息。

连打带踹把他踢开,杨光剧烈咳嗽,大口呼吸。

靳成锐冷傲的哼了下。“就劳伦斯那身材能有你长官的好吗?”

“那也要看看才知道。”杨光势气不减,对刚才的事没生气,笑得像只不怕死的猫。

靳成锐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头抵着她的额头,不时的亲一下她的唇角,另只手则摩挲着她肚子亲呢又温柔的讲:“杨光,是不是已经过期限了?”

杨光一怔,凉气嗖一下冲到头顶。她尴尬的呵呵笑。“长官啊,我觉得你的身材一定是最棒的,即使你训练我们时都坐在监控后面,我们跑步时你坐在车里,我还是坚信,你的身材是无人可超越的!”

“现在哄也没用。”靳成锐被她大义凛然的指责逗乐。其实他也就逗她玩,现在这么多的事要处理,想做也得看时间地点。最重要是这段时间都在奔波,他怕她受不住。

杨光皱眉,讨好的问:“那要怎么样你才满意?”

靳成锐故意拉长着脸不说,在看到劳伦斯出来才讲:“除非你吻我一下,要法式深吻。”

好吧,又不是没亲过。杨光没有犹豫的同意,她扑上去抱住他脖子就来了记深吻,看得后面的劳伦斯都惊讶了。

他有过不少的女朋友,不过他以为中方的人会比较含蕴,没想到也有如此热情大胆的女士。

对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的劳伦斯,擦着头发坐到椅子上,把头擦到不掉水见他们两个还没停止,便深沉的瞧着他们两个,细心的分析判断,在他们快要擦枪走火时平静的讲:“我不是来当你们观众的。”

劳伦斯很郁闷,因为看他们两个接吻,他居然有感觉了,这真是糟糕的事件。不知他是对杨有感觉还是对靳?还是两个都有?在法国可不在意同性恋这个词,所以他不排除自己有这种倾向,但他也不会硬逼着自己往那条路上走。

听到他的声音,杨光如受惊的兔子,可她想窜起来时被靳成锐抱住。

靳成锐搂住她腰不让她离开,并宠溺的讲:“别一惊一炸的,小心摔倒。”

杨光脸红。

劳伦斯在心里想:不过是硬起来摆了,他又不是没有过,挡什么挡。

靳成锐对这超出掌控的变化,感到十分的意外。他想可能是太久没碰她的原因。不过即使如此,他也能很清醒的应对,这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

“劳伦斯,你到底查出什么来了?”杨光被搁到,坐如针毡,见他们都不开口,只好自己主动,想快点把这事搞定就把长官给踹开。那次在运动室里也不见他有这么大反应,这次怎么跟吃春药似的。

“很多东西,我正想来这里找电源,准备给你们发邮件。”劳伦斯回到正事上,一脸严肃认真。“我有许多东西要说,希望你们能拿电脑记一下,或是要我帮你们记?”

“这里有电源,劳伦斯你可以给电脑充下电,然后将文件拷给我们。”

“没有文件,我从来不以文件的形式记东西。”

杨光:……

这就是天才跟平凡人的区别吗?“你等等……”

“不用,你可以直接说。”靳成锐没松手,平静又带点倨傲的看着对面的劳伦斯。

劳伦斯没有拒绝,他直接说了自己来阿富汗查到的事情。

听完后杨光直觉这信息量好大。

劳伦斯从法国来到阿富汗,可以说是一次充满戏剧性的旅程,如果以文字记录,叫劳伦斯游记,如果拍电影,应该叫劳伦斯冒险记。

他先是转折几趟飞机来到阿富汗,来到这里后他上了一辆旅游车,结果车很不幸运的被阿富汗恐怖分子劫了,他们劫的目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钱。

劳伦斯通过判断,觉得他们不是良民,所以把身上值钱的都交了出来,衣服是名牌,不过当人也不需要,所以才不至于让他裸奔。

这件事可以得出总,那就是:明知道阿富汗如此危险,还有一群傻逼来这里旅行,这不是自找虐吗?

“然后你就坐车来了这里?”杨光很好奇的想知道后面怎么样了。

劳伦斯摇头。“没那么简单。当时车里也有不愿交的,被打死两个,两个德国记者把这幕拍了下来,却不幸运的被人发现。他们被拽下车,并把我们也赶下去,当着我们的面把他们活活打死。”

劳伦斯在说这些的时候很平静,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也没有一点害怕和怯意。

“他们把记者打死后就让我们走,说走得最慢的一个得死,所以我们都四散跑了。”劳伦斯皱了皱眉,似乎对这里真的不太有好感。“我走到一个小镇,找了个地方抵押我的手表,在他们想来打劫我之前拿了那点钱就走了。我用那些钱打听到一些消息,然后跟着那些手持HAs枪械的人找到一个窝点,在那里我查到了更多具有价值的信息。”

你没枪没人保护,就这样跟去武装分子的窝点?杨光冒了身冷汗,想他要是万一被人发现,他们那群粗人可是直接嘣了再说,才不会管你是法国还是什么人,他们连美方都得罪了,不怕再加一个法方,并且你也只是个侦探。

劳伦斯显然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疯狂的事,但他似乎还有点心事。“我除了知道天狱天使头领是谁,还有一个疑似恐怖袭击的方案,这件事我还没有证实,等证实后我会找这里的负责人谈。”

“你可以说说看。”靳成锐早已平息下*,但他却没有放开怀里的人儿。

劳伦斯认真打量他会儿,把自己没有证实的猜测说了出来。“我怀疑地狱天使在制作大规模的杀伤型武器,如果他这次成功了,事件将比九一一还要恐怖十倍。”

靳成锐听到这话没出声,劳伦斯也直定定的看着他。

被夹在中间的杨光心如明镜的想:这事百分之九十是真的。

劳伦斯和靳成锐对峙半响,便详细的讲:“地狱天使的头领叫庞霖……”

“庞霖?他是个中国人?”杨光惊讶的打断他的话。

劳伦斯点头。“他是俄籍华人。”

俄籍华人,结果跑来阿富汗占山为王?他还真能折腾。

“地狱天使的人都称他为BOSS,整个地狱天使的系统也是像一个大公司,里面结构清晰,身份明确,当中的暗杀部是一个叫康妮的女人管制,里面所有的杀手都是从五岁开始培育,均为女性,艾微和兰雪她们都是那里的人。”

杨光戏谑的讲:“那个叫康妮的女人已经死了,我想BOSS有得忙了。”

“他不会忙,一个正真的优秀的统治者,怎么可能让自己忙?”劳伦斯否决她的话。“组织里他们叫他BOSS,外面的人管他叫蜈蚣,意思就是他像蜈蚣一样有很多脚,即使断了一两条腿,他还是能继续走,且不会慢下速度。”

“他不断的培育新人,各个职业,各个部门都有许多的候选人,这也是给在位者压力,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是唯一优秀的。不得不说他的管理方式很棒。”

确实很棒,不过杨光怎么也不能像劳伦斯这样兴奋。

“重要的是,这个庞霖今年才三十五岁,他真是个天才!”

杨光:……

夸敌人是天才,这样真的好吗?

在他说得差不多时,靳成锐松开杨光让她起来,对劳伦斯讲:“你跟我来一下。”

劳伦斯没有问去哪里,起身就跟他走。

杨光看他没有干透,乱七八糟支起来的头发,想劳伦斯的智商高超,情商似乎略低。

不过这样正好平衡一下,不然她这种人要怎么活?!

杨光回到宿舍的时候厉剑和韩冬已经醒了,刘猛虎还在睡。

他们后面醒来,想当然是没有饭吃的了,杨光便去食堂给他们找吃的。总不能让伤员饿着。

徐骅和陈航怕她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说要和她一起去,杨光想谁敢欺负她?现在她还有小跟班了呢。不过战友的心意是好的,她没有拒绝。“那就骅骅和航航和我去吧,辉辉你给我继续躺着。”这里就徐骅和陈航两个没中弹,无比幸运的两位。

上次在非洲的时候,他们走在美军基地无比拘束,这次他们可以随便走,当然如果是禁地他们也不会去。

打量穿着不同作战服穿梭操场的大兵,杨光生出无比的敬意。“以前以为当兵的很辛苦,现在我觉得我们太幸福了。”

徐骅瞧皮肤晒得黝黑的美军,赞同的点头。“灾难后美军重新入驻这里,几乎天天受到袭击,他们无时不在警戒,时刻备战着,我们至少回基地后不用呆心这些。”

“微薄的薪水,在随时牺牲的国家里还要遵守战斗约定,不然便要接受指则甚至是监禁,他们为的不过是和平,为阿富汗这些市民的和平,不然这里就会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风巷。”

“杨光,你这么说没错,但怎么说得好像我们薪水很高一样。”陈航幽怨的嘀咕。“我还要存钱娶老婆呢。”

杨光和徐骅两人同时收声,对视一眼便大笑起来。

杨光安慰他。“都一样都一样,我们都是人民英雄,英雄。哈哈……”

陈航也不在意,就这么一说,因为他老家娶个老婆也不用多少钱,自己的薪水够了。

几人聊着这些现实的东西到厨房,看到大兵们已经在忙着准备晚餐,便跟他们借灶具做饭。

看到他们,正在洗菜的炊事班长把他们带到个蒸笼前,拿开蒸笼盖讲:“你们长官做的菜还有份,先拿去吃吧,晚上我们做点米饭。”

“班长,不用特地给我们单独做,说真的,你们的土豆泥非常不错,今晚你们可要多准备些。”杨光笑得温柔,说得也真诚。

班长在他们几个的脸上来回打量,最后才说:“好吧,我们会多剥点土豆。”

“谢谢班长。”

杨光道了谢,和徐骅、陈航三人把所有的菜都拿上。

厉剑、刘猛虎看到抄菜,饿了两天一夜的他们肚子马上就叫了起来。

“杨光,这不会是你做的吧?”刘猛虎没法动,一手一腿都吊着。

厉剑也差不多,连起来都十分吃力。

杨光给他们布菜,得瑟的讲:“这是长官做的,你们快来尝尝,看长官做的行不行。”

她这是在显摆自家老公,可听到这话的宋立辉、徐骅和陈航三人心里唰一凉,各怀鬼胎的相互看。他们之前一直在希冀她是真的刚醒来,现在看来不是了。

完蛋了,小阳光会怎么收拾他们?

冒汗的三人局促的坐在各自床上,两手搓大腿看给刘猛虎喂饭的杨光。

刘猛虎觉得这样很别扭,自五岁起他就没被人喂过饭了,现在这么大个人,还要比他小的人来喂,顿时羞得脸都红了。

杨光被他逗乐,心情大好,没发觉怪异的三人,拉过小马扎坐床边就语重心长的讲:“猛虎啊,这里又不是医院,你这二级残废的人要怎么自己吃饭?”

刘猛虎看陈航和徐骅他们结结巴巴的讲:“那、那你让他们来。”

陈航和徐骅都有心事呢,压根没听到他的话。

杨光反头看了下他们两人,邪恶的笑起来。“我知道你们几个感情好,要是有点超出兄弟之外的感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刘猛虎微微皱眉,不懂。

听到半句的徐骅淡笑不语。

陈航也一样不懂。

“如果你坚持不要我这个军医喂你,要一个男人来帮助你的话,我也没有意见。”杨光挑明了点,免得他太笨不知其意。

这下刘猛虎和陈航他们似懂非懂。

刘猛虎愠怒的皱眉,可面对她含笑的眼睛和徐骅的表情,硬是把一口老血给咽下去。“那就麻烦军医你了。”

“呵呵不错嘛猛虎,居然还知道礼貌了。”徐骅笑得不怀好意,摸着他头讲:“跟着哥混,保准你很快就能出人头地。”

“滚!”刘猛虎打开他的手,气呼的吃杨光送上来的饭。

徐骅和宋立辉他们哈哈大笑,连内敛的厉剑都露出了笑容。

杨光心情不错的给刘猛虎喂完饭,就去叫还在睡的韩冬,让他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醒来的韩冬和之前没什么不同,看了圈宿舍的人,见他们都谈笑风声的,放心的吃饭,在吃到一半时想到什么问女孩。“杨光,你和长官怎么来了?”

“指导员给长官发了邮件,我们收到后就马上赶了过来。”杨光尽量让自己不去看他的头,想着老军医说的话,将他当成一个健全无任何问题的队长。

韩冬点头,接着问:“长官在哪里?”

“在指挥室。”杨光看了下时间。“我现在正好要去一趟,队长你要一起去吗?”

点头的韩冬想了想又摇头。“不用了,你去吧。”

做为一个队长,自然是要向长官汇报情况及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的,后面的摇头想是怕自己出现什么异常。

杨光看在眼心,没明说,让他们继续休息便去了指挥室。

指挥室里的伊历塞克将军和靳成锐还有劳伦斯在商量什么,但在讨论几个小时后都没有得出结果,便说明天再继续。

这时杨光刚好跑来,打了报告,向两位长官敬礼。

“杨少尉,你是来找靳准将的吧?”伊历塞克知道她的身份后,眼里多了份打量。能够成为靳成锐的夫人,以及他珍爱的夫人,他倒是好奇她有什么样的魅力。

杨光大方的让他看,瞟了眼长官就讲:“回伊历塞克将军,我确实是来找我长官的。”

“哦,那你们聊。”伊历塞克做了个请的手势。

靳成锐却礼貌的问他。“伊历塞克将军,请问药物到了吗?”

“你们等下,我问问。”伊历塞克听到他的话,没有怠慢的打电话给负责人,然后告诉他们结果。“梅森少尉已经叫人去缷货了,再过三十分钟可以入库完毕,请你们再等等。”

等有了特效药,杨光给刘猛虎及厉剑他们都用上,唯独韩冬的没有用。

韩冬看她给战友上药,又细心的用纱布一层层包好,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渴望被她包扎的感觉。他摸了摸头上的纱布,起来穿好鞋往外走。

正在给厉剑上药的杨光反头看了眼他的背影,又继续手上的事。

杨光清楚队长在担心什么,她也很难决择,也没法决定。

现在韩冬这种情况,最好是立即回国接受手术,杨光也希望他回去,但同样她又明白队长的感受,如果他现在离开阿富汗就是半途而废,倘若他真伤的无法战斗还好,可现在的情况是他还能战斗,并且头脑清晰。

看来这个事还真得长官出面,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没有让他们久等,靳成锐在杨光差不多搞定时,来看他们了。

“都给我躺着。”靳成锐呵止要起床的几人,在他们定住后扫了他们眼,把杨光叫了出去。

杨光把药放进冰柜里,便跟着他出去,在外边走廊看到望着他们的韩冬。

韩冬目送他们两走远,顿了顿便回了宿舍。

里面的厉剑讲:“队长,你别想太多,先休息。”

“就是啊队长,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也只能在床上呆着,多休息对伤口好。”

“队……”

在他们集体安慰韩冬时,靳成锐在走廊的转角后停下,问女孩他们的身体情况。

“在有特效药的帮助下,宋立辉和厉剑两人明天就能下地,刘猛虎的腿伤比较严重,应该要后天才能愈合,要想完全恢复正常,至少要三天到四天。”杨光将自己知道的及判断的结果如实告诉他。长官现在这个时候还没选择回国,肯定是这里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

靳成锐的预料和她所说的差不多。“韩冬的情况怎么样?”

望着他如黑曜石的眼睛的杨光,沉默了会儿,挫败的摇头。“我不知道长官,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实说,剩下的交给我。”

“我很为难。”

“我知道。”靳成锐平静的讲:“我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紧皱着眉的杨光怔怔的看着他,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队长脑袋里的这颗子弹就像颗定时炸弹,虽然老军医说他很好,可我就是担心,我怕它万一出现什么状况,而我对它又束手无策,我怕到时……我怕到时……”杨光说到这里有些疯狂,她像个走到四面是墙的境地,着急焦虑的想找到一条正确的路,一个正确的答案。

“好了杨光,别再想,你只需要做好你的工作,其它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我的事。”靳成锐把她一缕翘起来的头发压平,再将她抱进怀里。

傍徨不安的杨光被他抱住逐渐平静下来,她吃力的、绞尽脑汁的讲些儿乐观的东西。“长官,也许真如老军医所说的,这颗子弹和打进身体其它部位的子弹一样,或许我们可以再等等,脑部中枪存活的先例不是没有,我们或许可以看轻松一点。”

“嗯,我们再看看,如果出现异常我们马上送他回国。”

杨光嗯了声,呆在他怀里不愿意出来。被他抱着,她有点想睡了。

从出发来阿富汗她就没怎么休息过,就上午那几个小时怎么补得回来?

靳成锐把她打横抱起来,回到自己的宿舍把迷迷糊糊的女孩放床上,摸了摸她肚子。“杨光,你肚子是不是变大了?”

杨光把他的手打开。“费话,你以为我吃的东西都是白吃的。”

“晚上你想吃什么?”

“土豆泥。”杨光翻过身,半睡半醒的讲:“答应炊事班的班长,去吃土豆泥。

其实美军的伙食不错,营养价值很高,就是怕她吃不惯。靳成锐想说再给她抄两个菜,探身看她已经睡着了,便把薄被往上拉了拉。

看了她会儿,靳成锐坐到书桌后打开电脑,把劳伦斯之前说的话整理成文档给朗睿发了份,然后就想着晚餐的事。她有任务时跟着自己有上顿没下顿的,现在有条件当然得给她吃好点。

靳成锐想了想,最后没有去给她加菜。她刚才说答应炊事班的班长,想是不想搞特殊,毕竟他们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虽然受到礼遇足够好,也不可能改变这一点。她想和他们一样,甚至是和他们做朋友,他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同样的,在杨光入乡随俗时,美军也尽量做到让客人喜欢,在晚餐的菜色上稍稍有了改变,这样两国士兵吃起来就都不那么痛苦了。

而在中、美两方相处溶恰的时候,地狱天使已经展开了新的行动。

康妮坠机没超过三分钟,地狱天使的BOSS庞霖便已经收到消息,他看着屏幕上的推进系统透视图,按了电话叫人进来。

这次来的人是个男的,头上抹着发油,西装革履的像是办公室里的精英。

“BOSS。”肩宽腰圆拥有一幅倒三角身材的男人,恭敬的叫了声。

庞霖靠到老板椅上,冷酷充满攻击性的眼睛看着男人,把一张照片推到桌上。“找到他。”

“是。”

照片上的男人是个有着金色头发和深邃俊逸五官的小帅哥,应该只有二十到二十六岁左右,看起来彬彬有礼,像个优雅的伸士。

然而,事实确实如此。

此时照片上的男人正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里练钢琴,旋律从修长的指尖流淌,弹出一个个美妙悦耳的音符。

在时而悠扬时而高亢的音乐停止后,站在旁边的拥人立即递上微湿的毛巾,管家告诉他家里来了客人。

男人冷漠的问:“又是那些人?”

“回少爷,是的。”

“告诉他们,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要走法律程序,就让法院传票。”男人说完就上了楼。

老管家看他背影,叹了声气,便去回客厅的人。

**

当地狱天使的那个男人飞去美国时,驻守阿富汗的美军指挥官也收到信息,他立即叫来了靳成锐及劳伦斯。

“伊历塞克将军,是有新的线索吗?”劳伦斯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应该是他对未知的事都感兴趣,那种一看就知道答案的案件他已经失去了兴趣。

伊历塞克还穿着军服,精神很好,看来他刚才并没有打算睡。

他看到进来的靳成锐和劳伦斯,把门关起来打开了全息投影仪,看着悬空的图像讲:“不算是线索的线索。”

迅速看完照片人物的资料,劳伦斯略一想便问:“你们找到泄露导弹推进系统芯片的人了?”

“嗯。但那个人三天前因为胃癌去世了,现在这个是他的儿子,鲁克斯·威尔。”伊历塞克又调出一份资料。“他十八岁毕竟哈弗大学,二十岁进入科学院,二十二岁改良了远程导弹的定位系统,是个有着聪明基因的天才,从小到大几乎完美。”

看到这份履历,劳伦斯吹了声口哨。“我觉得我要爱上他了。”

“噢,那真是糟糕,我得提醒你一句,他是个反同性恋主义者。”

“伊历塞克将军,我说的爱与性无关。”劳伦斯在想是自己的语言表达有问题,还是他们一点不懂幽默。“对了,既然他老子死了,现在你们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他父亲的事与他无关,美方也不愿意失去他这位优秀的科研者,只是他好像有点不愿意配合我们。”伊历塞克有些头疼的讲:“说起来我跟他父亲还是故交,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一直看着资料没说话的靳成锐看了下时间,又看着照片。“伊历塞克将军,现在还不是伤感的时候。”他冷锐的眼睛看向旁边的伊历塞克。“地狱天使没有得到他父亲的两块芯片,你说他接下来会找谁再要一份?”

伊历塞克和劳伦斯一顿,接着劳伦斯往外跑。

比劳伦斯还要慢一步的伊历塞克紧张起来。“我现在给美方本部打卫星电话!”

靳成锐在他打电话时也出了指挥室,叫住收拾东西准备走的劳伦斯。“这里去美国可不是去中国或德国,你要转几趟飞机?”

劳伦斯停下来,才想起这是美军基地。

这时伊历塞克走出来对他们讲:“本部已经派人去保护威尔了,你们不用担心。”

“伊历塞克将军,我们还是要去见他一面。”靳成锐平静的讲:“我想他应该不会想来这里。”

伊历塞克看他们两个,犹豫的点头同意。“我可以派直升机送你们去美国本部,但得等两天。你们放心,威尔绝对会很安全!”

靳成锐明白这当中流程有些多,没有急着这一时半刻。

劳伦斯想到什么反而笑起来。“好,晚两天也没事。”他觉得,这样才更好玩?!

------题外话------

中秋快乐,香瓜万更来点实际的祝福,哈哈,祝大家团团圆圆,有空多陪陪父母,没空多打打电话,感情需要勾通,越通越有感情,哎妈呀,怎么好黄好暴力的感觉>_<

PS:来VIP群和香瓜一起嚎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