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86章 林漠,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果不其然,灵徽一下回过身来:“林漠!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关徐洋什么事?你不能这样无耻!”

“无耻,是啊,我这样的人,哪里还有什么礼义廉耻可讲?你既然知道,那就别再多说废话。”

林漠漠然站在漫天飞雪之中,黑色大衣的肩上,他裁剪得体有型的乌黑鬓发上,就那样蒙了一层白雪寒霜,可他却浑然不顾,只是望着站在他面前几步之遥的年轻女孩儿囡。

依旧病着的她,两腮有着病态的嫣红,眼瞳却是明亮的逼人,总要他想起年幼时,养父的书房里摆着的那一只小鱼缸里养着的通体乌黑透明的小鱼鲺。

他和年幼的灵慧趴在那里望着小鱼吐泡泡,听到养父叼着碧玉的烟嘴笑嘻嘻的对着大哥说,瞧瞧,咱们阿漠和灵慧多好啊。

多好啊,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就这样彻底的溜走,再也不会回来了。

养父回不来了,他从此再无波折的人生也回不来了。

灵慧回不来了,他原本可以夫妻举案齐眉的婚姻,也永远回不来了。

林漠心里清楚,他对于灵慧,可能爱情的成分真的很少,更多的,是年幼相伴的亲情,和对她遗憾早亡的亏欠和惋惜。

这些东西,沉甸甸的压着他,要他没有一日能够放松的喘息。

对于灵慧的执念,自此却又转移到了灵徽的身上,仿佛,他是在拼尽全力的想要抓住晦暗人生里的一道亮色。

也仿佛是,抓住了这一道亮色,他心头的负累就会轻松一些一般。

他知道,他是把灵徽当成了灵慧,在自私的给自己的灵魂赎罪,给当年自己迟了一步未能救下灵慧的行为,赎罪。

“林漠,你这么执着不过是因为我也叫灵徽吧?”

灵徽捂住嘴,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扑闪的长睫上落了雪,像是沾湿了的蝴蝶的翅膀,再也抬不起来无法飞翔。

灵徽从来都不知道,遇上林漠,其实是她一生最大的劫难,她被人生生掐断了翅膀,再也没有了飞翔的可能。

林漠挺拔的身影不动如山,那犹如刀裁斧凿一样立体的五官,锋芒毕露,可他的眸色却是淡漠的,仿佛他整个人,也是游离于这个世界外的。

灵徽的身体滚烫的难受,心却一点点的冰凉了下来。

她曾经想过,既然爱了,那就不要去在意他阴暗的身份。

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结婚了,他有妻子,他们已经成婚九年。

她纵然再爱林漠,也不能让自己去做那样卑劣的人。

她纵然知道离开他,她的心在滴血,可她却也不得不离开。

“林漠,对不起,我不能伤害你的太太。”

灵徽轻轻的摇头,隔着漫天的飞雪,对他凄然一笑:“你走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灵徽说完,不再看他,踉跄的转过身去。

他看到她的身影被飞雪吞噬,就像是数年前他看到灵慧的身影在漫天的大雾中轻灵的走远一样。

阿漠哥,等我从悉尼回来,咱们就订婚吧。

你等着我,不要和别的女孩子说话,也不要多看那些女孩子一眼,你知道的,我心眼很小,我会生气的。

如果注定他的人生中每一个亲近一点的人都要消失彻底的离开他的话,那么,可不可以从一开始,他们就都没有来过?

如果没有经历过,也就没有那样锥心的痛了,是不是?

林漠走的很快,穿过林宅蜿蜒的小径,甚至顾不得拂开面前冻的僵硬的枯枝,就那样挟裹着凌厉的寒风,不停的大步往前。

他的面色太过平静,平静到了极致,反而带出了肃杀的感觉来。

整个林宅寂静无声,只能隐约听到梁冰和友人交谈的说笑声。

林漠一径走到小楼外,佣人们瞧到他过来赶紧迎上去,“三少回来了。”

想要帮他解掉大衣,林漠却一抬手,早已熟悉他心性的佣人立时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梁冰隔着落地的窗子看到自己丈夫回来,长眉一挑,复又转过身继续对着朋友说笑:“咱们不用理他……”

她话音刚落,却是乍然一声枪响就在偌大的客厅里响起。

梁冰吓了一跳,眼睁睁瞧着面前的茶几破裂开来,杯盏四溅,碎了一地,将她精心挑选的埃及绒地毯划的道道伤痕。

红酒氤氲流淌了一地,就像是人身上粘稠的血。

那些太太小姐们先是惊呆了,接着却是尖声叫着抱住头四处逃散。

“想要命了,就都给我滚,以后,也别踏进这里一步!”

林漠手里的枪,枪管还在冒着烟,那些昔日优雅端庄的名媛们,此刻却像是过街老鼠一样四处逃窜。

梁冰回过神来,气的嘴唇都在发颤了:“你,林漠你,你疯了!你真是疯了!”

与梁冰交际的,怎么可能有上不得台盘的人?这下子,全都得罪了!她以后还怎么出去与人交际?

谁还敢亲近她?林漠可真是毒啊!

梁冰恨的心头滴血,却是更加牙尖嘴利:“林漠!我赶走了一个不知廉耻的小三而已,你的火气就这么大?我要是弄死了她,你还不要活活气死?”

“把梁小姐的东西收拾干净,现在就送她回去归来居,从今儿开始,谁敢放她进来这里一步,我就要他的命!”

林漠看也不看梁冰一眼,直接吩咐门外噤声的管家佣人。

“是。”管家连忙应声,带了佣人上楼去收拾梁冰的东西。

“谁敢!我是林家明媒正娶进门的太太!我倒要看看谁敢!”

梁冰指了管家尖声大喝,管家却只是领着佣人上楼,低头,步子飞快,一个字都不言。

梁冰气的跌坐在沙发上,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她望着林漠,她的丈夫,九年了啊,就算是石头人,心也暖热了,可他却对她依旧这样无情……

“为了这个灵徽,你是要和我彻底决裂了吧林漠。”

“梁冰,你要是受不了,大可以和我离婚。”

“离婚?”梁冰忽然站起来,几步冲到林漠身边,她怨毒的笑着,直勾勾的看着林漠,声音却放轻了下来:“林漠,你想都别想,我这辈子,拖也要拖死你!”

“随你。”

林漠懒得再和她有一秒钟的纠缠,抬腿就向外走。

梁冰靠在墙壁上放声大笑:“林漠,你喜欢的,你在意的,我都要给你毁掉,彻彻底底的毁掉!咱们,就走着瞧吧!”

“三少,已经找到秦唯的踪迹了。”

程磊快步跟着林漠,低声说道。

“杀了她,不用遮掩。”

林漠毫无犹豫,程磊只是一顿,随即就点了头:“是。”

他知道,三少说不用遮掩,那就是要太太看的,他如今,怕是存了心,要和梁家决裂了……

程磊心里也有些担忧,梁自庸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林漠若要决裂,不用说,全上海的人都会骂是个白眼狼。

不管他这些年为梁自庸多么卖命,世人也都只会说他林漠,过河拆桥。

程磊心中不太赞成,却并不敢说,只是无言的叹了一口气。

昔日影后红星秦唯,退隐国外,却在巴黎街头,被人当胸一刀捅死的新闻,很快席卷上海。

梁冰拿着报纸,整个人簌簌颤着,那大幅的照片上,秦唯死相极惨,面目狰狞,死不瞑目,仿若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

梁冰忽然扔了报纸,惨叫一声就厥了过去。

梁冰这一次病的很厉害,持续不断的发着高烧,不独梁自庸被惊动,梁老爷子也动了大怒,梁冰是他最疼爱的孙女,在林家受这样的委屈,病成这样子林漠也不露面,当下老人家就发了脾气。

梁自庸一把年纪了被父亲训斥,更是心头窝火,送走老爷子后,立时就吩咐了下去。

林漠翅膀硬了,想要翻天了是吧?

那他就先把他的翅膀拧下来再说!——

题外话——昨天孩子学校有活动,实在累疯了,今天更新晚了,大家抱歉啊,明天继续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