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56 龙首

详细的,在电话中也说不清楚。

元晞本来想问刘子川现在的所在地,好将那五雷斩鬼印抽空给他送过去,谁知道刘子川竭力拒绝了元晞的意思,口口声声说要自己亲自来找元晞,免得麻烦她。

元晞本想着刘子川毕竟还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了,跑前跑后的也不大好,哪想刘师傅的想法更是刻板一根筋,觉得本就是自己有求于人心中内疚,自然不同意让元晞再麻烦跑一趟了。

话语间,元晞也拗不过他,只得给刘师傅报了这元楼的地址,待刘师傅过来,再一起去取。

刘师傅的速度很快,元晞从后面转了一圈儿刚刚回到大厅的木椅沙发上坐下,就听得有人匆匆忙忙叫门。

来者正是刘子川刘师傅,身边还跟了一个毛头小子,很是青涩,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却极有自信,大大咧咧地打量着周围,包括元晞,目光中少不了打量。

虽然时隔许久不见刘师傅,但仍与当初元晞见他没有太大的区别,仍是仙风道骨,一身雪白麻袍素净又简单,却透露着几分高人风范。

只是刘师傅对待元晞的态度,却是完完全全的平辈之交,隔得远远的便在与元晞抱拳问好,甩着头,又是无奈叹息。

“元师傅,哎,实在是太麻烦您了,若不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啊。”

元晞同样抱拳一礼:“无妨,小小外物,法器罢了,我们本是朋友,若你有事却不寻我帮忙,那我才是不满了。”

元晞的话真诚实意,刘师傅也听得真切,心底倒是安了几分。

若不是家门不幸出了一个孽障,他高风亮节了一辈子的人,也不知道到老了,还腆着脸求在一个小姑娘门上。

尽管刘师傅从未将元晞当成一个简单的小姑娘。

“哦,对了,这位是?”元晞疑惑的目光看向刘师傅身边那少年人。

“我那独子与媳妇死得早,就剩下这么一个孙儿,从小跟在我身边长大,也是吃风水这口饭的,我也是他的师祖,我可是经常给他讲起元师傅的事情,若是不介意,叫元师傅一声师叔祖如何?”刘师傅拍了拍那少年人的肩膀,“元石,这边是我与你说的那位了,你元师傅看着年轻,修为且不简单,你应当多多学习才是。”

一声“师叔祖”,虽然把元晞叫老了,但元晞与刘子川平辈相交,若是叫师叔或是其他,反而叫低了元晞的辈分,也不算不适合。

对此,元晞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她的目光,习惯性的在那少年的脸上观察打量了一番,在她的眼中,丝丝缕缕的各色气烟漂浮着,交织着,却是在这简单的动作中,透露出了无数的信息。

“你名字中,还有一个元字?”元晞看着那少年,问道。

少年默不作声,明亮到过分的眼珠子,盯着元晞许久没有挪开。

“师叔祖!”他干净利落地喊了一声,倒是没有抵触,又道,“我的名字是爸爸给我取的,希望我如同一块元石,沉稳持重,不动如山,又能够淳朴纯粹、心坚如石。”

“元石,元石,原来是这个道理。”元晞了然的点点头。

那刘元石却抿了抿唇:“师叔祖,我很好奇,你是缘何能在这个年龄达到这般成就境界,又是缘何说话这般老气横秋的样子?”

前面一句话还是规规矩矩的晚辈模样,可后面一句,以及他那带着笑意,又少不了好奇,却没有丝毫躲避的目光,更是显露了他本来的性格。

这是一个很自信、风采飞扬的少年。

刘师傅没有想到孙子到底还是将自己的嘱咐给对到了脑后,说来也是,孙子若不这样做,也就不是那个看似乖巧实则叛逆不羁的刘元石了。

尽管心中无奈,打刘子川还是开口斥责了两句,看孙子刘元石的目光更是严厉无比。

元晞倒是不甚在意地摆摆手:“没事儿,这问题也没有问错,也没有唐突,只是,这两个问题我都不会回答你。”她转而对刘元石说道。

刘元石不甘心:“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刘元石撇了撇嘴:“师叔祖,虽然我叫你一声师叔祖,但我并不相信你真的能有那般能力。爷爷说你是出身某个强大的风水世家,想必你的成就,都要归功于你家中的长辈?或者,这就是你不想回答我问题的原因?”

这小孩儿,看着年龄不大,稚气未脱,但是说话却是一下比一下尖锐。

元晞却依旧没有生气,风淡云轻的看着他,眸底一片平静无波,开口道:“我家中除了我的师父,也是我的外公,并无其他长辈。”

“为什么?”他又问,不解。

“我元家早年深受打压,多方倾轧,家族没落,一落千丈,家中长辈与幼儿皆惨死,血脉流失,仅剩我外公一脉。”元晞随口解释道。

刘子川是知道元晞的身份——出身那鼎鼎大名的元家,那元家,当年可是风光无限,执掌风水正统,传承了千年,而他刘家虽然也有一定的名气,也比之元家就远远不如了。

那些年生,战火纷飞,又有刻意打压,大部分风水世家都是衰弱凋零,这其中以元家为首,作为盛名最旺的目标,受创最终,倒是一些小家族躲过了一劫,如今慢慢发展起来,反倒起了名声。

当年的那些灾难,可真的是摧毁了生机旺盛的风水行业,一下子从云端跌入泥泞啊。

那是风水师的灾难,也是他们这些人的灾难。

想到此处,刘子川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当年那些祸端,如今回想,也是惨不忍睹啊。”

元晞面容一动,也是心中悲戚。

虽然她年纪尚小,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她身负传承记忆,那些祖辈的经历,让元晞深刻地体会到了从辉煌到没落,对此更是感同身切。

刘元石睁大眼睛,有些不大明白元晞与自家爷爷周身围绕的那股悲伤之意。

“哎,元师傅,反正是我这孙子冒犯了,你也不要在意。”刘子川轻轻拍了拍刘元石的后脑勺,这刚刚还有点嚣张跋扈的小子,这会儿便抿着唇不说话了。

看来还是害怕自家爷爷的。

元晞笑了笑,不甚在意:“不知道刘师傅是否特别着急,若是不急,不如进去喝个茶?”

“当然是不急,如此也好。”刘师傅点点头,欣然答应。

元晞对如今改造过的元楼不是很熟悉,便是方琳经理带着几人到了会客室,依旧古色古香,幽静典雅。

坐下之后,刘子川不由得叹道:“元师傅啊,刚刚我还没有在意到,现在才发觉,此处竟然别有洞天,好一处福地啊!”

刘元石好奇地探出脑袋:“爷爷,看起来不是一处普通的宅子吗?就是大了些,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他说着,就要从自己随身的小布袋中掏东西,大概是罗盘之类的东西。

刘子川斥道:“你小子整日不学无术,当然看不出来,刚才我只是随意走走没有察觉,如今想来,此地的建筑形式,应当以八卦图为基础,四面来气,源源不断,却是收纳其中,转为勃勃生气,且四方八位,皆暗合天理,可谓是巧夺天工!”

刘子川赞叹着,并无虚言。

元晞的随意手笔,看似简单,但是用在什么地方,就有不同的效果,比如到了这个地方,那些复杂的阵法反而不适应,一个八卦图,便是最完美的。

化简为繁不是什么能力,化繁为简才是大道。

“对了!”刘子川突然惊道,环顾四周,“此地,此地不正是我前些年在江州捉龙的时候,察觉的龙首之端吗?只是当年这里只是一处饭庄,而且形制有些局限,没有发挥起作用,没想到到了元师傅手中,倒是焕发了应有的光彩啊!”

所谓捉龙,便是循着龙脉,梳理气脉,对于风水师来说,是一个积累经验,且对一地了然于胸的最佳方式。

刘子川从青阳到了江州,第一件事情就是捉龙,当年发现了这么一个地方,脑中还有一些想法,结果却被一些纷扰杂事所干扰,一直没能作为。若不是如今到了此地,脑中灵光一闪,恐怕都想不起这么一茬来。

这般想到,刘子川也不得不赞叹元晞的鸿运当头了。

元晞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还有这么一个说法。

江州三水环绕,此处又是龙脉之首,前方便是江流,江流不断流动,带动生气流传,而此龙脉张嘴吸取生气,自然将这块地方打造成了一个福地。

之前的饭店算是最佳位置,但却地势局限,后来元晞将附近几块地皮一共买下,倒是无意之中得了一个大便宜,彻底将龙首福地囊括在手,一个八卦图又完美地镇守龙首,收取八方生气为己用。

结果,一系列的误打误撞,无形之中推动着,成就了一个元楼。

想通这一切,连元晞都忍不住感叹天意弄人了。

不过对她来说,这是大好事,对元楼来说,这更是大好事!

------题外话------

昨天姐姐结婚本来忙活了一天,晚上回来之后想着眯一会儿休息一下,结果一觉天亮,又断了一更,现在补上,晚上还有一更,各位亲中秋快乐,不要忘记吃月饼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