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三十七章

没一会的功夫,那些个考子们便已经进入了贡院里头,在贡院外头站着几个衙门的护卫,一个负责登记照册,其余的便是守着贡院的门口,以免得闲杂人等进了贡院里头,在贡院里头也有好些个巡视的人的,为的就是防止有人作弊。

赵国对于考场舞弊案件也是极其重视的,若是出了这等的事情,学子便是要被取消了往后考学的资格,即便是身上有了功名的也要除去,甚至监考之人也要论重惩处。早些年的时候也曾出过考场舞弊案件,无一不是从重处理,监考官员被格去官职那还算是轻的,严重一些的那更是被判监禁流放的。

贡院的门依旧还是敞开着,等到时辰一到的时候方才会关上,若无重大事情基本上在考试结束之前那是不会再开启了,那些个错过了时辰的考生自是不会再入内的。

眼下离开考的时间还有些,自是要等一等那些个迟来的考生,来的早的人也在相互攀谈着,沈父看着自己的儿子进去之后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闲着没事儿干了之后又和崔乐蓉他们两口子聊了起来。

“小伙子,咱们也算是认识了,虽说咱们都是从平安镇那一块来的,我这还不知道你们是哪儿的。”沈父说着,声音里头也有几分的憨,“我是刘家庄的,你们晓得不啦?”

“我是杨树村的,我媳妇是中央村的人。”萧易回道,刘家庄他也是知道的,在平安镇镇南那头的一个村子,倒是比他们离镇上要稍微近一点。

“哦,杨树村的啊,中央村我也晓得的。”沈父一听那地方就知道是在哪里了,小地方就是有这样的好处,虽说是十里八乡的,事实上每个村子里头的那基本上都能说的上来,就算是自己不熟吧,村上也总有那么一两个和那个村子熟悉的人的。

“我可是听说了这一阵子那杨树村和中央村可算是老有面子了!听说前头咱们这儿的青天老爷都赶着去了好几回呢!”沈父说起这事儿来的时候声音里头也还是有几分的羡慕,他长这么大也还没见过青天大老爷那是个啥模样的人呢,平日里头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要是有这样的机会基本上那也是得自个倒霉了。

“倒是有这么一回事。”萧易点了点头,也不详说。

“那可真是老能干了,听我们哪儿的里正说的,杨树村上有家人家也能干的很,弄了个什么打谷机的,我们隔壁村子上的人也都是去看了,回头还学了学哩,我也去凑了凑热闹,还挺有那么一回事儿的。我们村上的手巧一点的也跟着隔壁村上的人学去了。我说那家人家也算是公道的,一般这事儿哪里好意思给人知道的,都得藏着掖着想着办法挣个钱呢,听人说那小两口厚道,不管是谁去学的,那都是有教的,也不收钱。我就说咱们这些个乡下人厚道,办事实诚!”沈父说着那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高兴了起来,“我后头听说青天老爷也在别的乡镇上推广着哩,那往后咱们这些人干点农活也能省事儿不少了,这日子才会更有盼头。”

萧易听着沈父的话不好意思极了,虽说沈父并没有认出自己来,可听到人这么说的时候萧易也还是有些高兴的,可也不敢承认沈父说的人是自己,到时候说出去要是沈父不信那也就算了,不然的话反而是会觉得自己这是在炫耀呢,只好站在一旁半句话也不坑,装作是认认真真地听着沈父的话。

“唉,你不是杨树村的么,这事儿你也应该知道的吧?”沈父现在也不需要看着自己那皮实的儿子,乐得和人说这些家长里短的话题,忍不住又问了。

“知道的。”萧易憋了良久才从自己的嗓子眼里头憋出这么一句话来,那神色里头还是有几分的不自然。

沈父也是粗枝大叶惯了,也没看出来萧易的那点不自然,“今年你们村上收成咋样啊?等娃子们考完回头差不多也是要收第二季谷子去了。”

“收成还成,主要是我家就我和我媳妇两个人,倒也还是算可以。大叔你家咋样呢?”萧易见人家愿意和自己拉家常,他也愿意和人叨叨。

“还算成吧,好赖就这么过着呗,要是小子能有些出息点那就更好了。”沈父道,“话说,就你们村上还有在稻田里头养鱼的?那可真是能养的成的?”

“叔,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啊?”崔乐蓉也笑了,沈父的村子和他们村可算是远了,这事儿也能知道的?

“嘿,这哪还算是个秘密呢!咱们那地界的,真要有心打听的还有啥是打听不出来的,就前头青天大老爷一个劲地往着你们那村子上去,那别的村子里头能不打听打听的?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可不就知道了么!”沈父道,“还有农闲的时候往外头上工的时候不也得认识几个别的村子上的么,这稍微一打听就出来了。我也就是这么听人说的,现在你们不是正好是杨树村的嘛,我就想着问问呗,我听人说那养了鱼的田里头还能够多出粮食?”

要是没遇上杨树村的人,沈父可能或许就把这一茬给忘记了,现在正好遇上了人就想着打听打听,要是能成的话那明年肯定也是要这么搞搞的嘛,能多出点粮食还有啥不好的哩。

“上一季稻谷收的时候倒是的确有比往年的时候多一些,眼下不是还有第二季的稻子还没收么,能多好多我就不晓得了。”萧易也不瞒着人,瞒着也没用啊,到时候收了稻谷就要交税了,家里面产出多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清楚的很。

“有得多就成了!”沈父赞许地道,“咱也算是认识了是吧,回头等收了稻谷,我上你们村上走走打听打听成不?明年我也想跟着一起搞搞哩。”

沈父说这话也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他一个外村的人上人家村子里头问的又是这种事情,人家就算是愿意说的那肯定也不可能会老老实实地同他说这里头到底是有啥机密的,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趁着这一次送自己儿子来认识了人算是攀上一条线,到时候也希望他们能够帮衬着自己说点好话。

“叔,你就只管来吧,我看到明年咱们那地界会像是您这样也想跟着学的人不少!”萧易老实地道,“你有啥不懂的,你就只管上了咱们村来问,其实就算是你不问,到时候也是会推广出去的,县令老爷当初上咱们村来就是因为这事儿。不过我就觉得吧,你要是明年想这么搞的话,田里头别养了太多的鱼,明年鱼的价钱肯定是要便宜的。”

萧易原本就没打算瞒着人的意思,瞒了也没意思压根瞒不住,今年就自己村上的透露出和沈父一样想法的人就不少,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那肯定是会更多,所以明年注定是有不少的稻田养鱼的。

沈父听了萧易这话也能理解,他们这里基本上都是看着谁家干的好了那大多都是要一窝蜂地跟着的,不过也因为萧易这毫不隐瞒,还有那建议也是对这个年轻小伙子十分的顺眼,这小子也算是个好心肠人呢!

“那成,我先打听打听,然后掂量掂量再说。”沈父心里面也是有自己的一把秤杆子的,毕竟他也已经不是年轻时候那愣头青了,要干点啥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求一个稳妥,旁的那还真是要掂量掂量再行动的,毕竟家里头还是有家有口的呢。

“那你家明年打算养不?”沈父又好奇地问了一句。

“养的。”萧易点头,就是明年是打算养鱼还是养旁的还是想想,自家媳妇的意思是明年那么多人养鱼,要是自家跟着养鱼也没啥意思,要不就去弄点蟹种来养了蟹。

赵国里头倒也是有人中意吃螃蟹的,尤其是蟹满膏肥的时候,那和他小时候在河边挖蟹洞挖出来的那种小螃蟹还是不咋一样的,那种炸脆了带壳吃掉滋味还成,可萧易并不怎么中意那八只脚的玩意,总觉得要是稻田里头养了这玩意,指不定是要把稻子也给祸害了,不过有钱人家听说喜欢的还是不少的,要是能养那也成的,价钱上肯定是能够比明年的鱼要好点,就是这蟹种不知道是要从哪里弄来才是真的。

沈父不知道萧易的打算,不过听到萧易这么说了也还是决定等到收了稻子得了空闲的时候就上杨树村里头去看看。和沈父在外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这日头渐渐地也便到了快开考的时候了,之前也有几个拿着小包裹的学子匆匆地赶来,现在基本上也都没有瞧见了,估计应该是到齐了。

衙卫抬头看了一眼日头,旁边香炉里头的那一炷香也快燃到底了,那原本袅袅的烟气现在也变得若有似无了起来了,也预示着开考的时间快到了。另外一名衙卫举着大铜锣,敲打了起来,一下一下的,那声音敞亮却还是让人有几分的紧张,总觉得那一下一下就是敲打在人心头似的。

“关院门!”

衙卫高声喊着,那最后的尾音带着几分的嘶哑,贡院那颇有几分城中的大门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地关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在这一声城中的声响之后所带来的并不是解脱反而是让人更加的焦躁。

贡院外头的人有些人散去,有些人散去,有人寻了阴凉处似打算再这里等到结束。

“你们两打算在这里等啊?”沈父问着萧易他们二人,刚刚衙卫也是驱散了人的,说是这县考得两个时辰之后方才会结束,成绩明天才会出来,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两个时辰可不是那么好等的。

“我们打算去转悠转悠,等开院门之前再回来。”萧易道,光是在这里呆着那也的确是很没劲的事情,再加上昨天他们去那南北铺子的时候,那店家同他们说了,这几天会有从边关来的商队回来,也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稀罕的东西呢。

“那也成,光是傻站在这儿也实在是不顶事儿,看也看不到听也听不见的,我也打算回了客栈里头歇歇,晚点再过来!”沈父说着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老实说他做个晚上也一直都没有睡好呢,就是担心着自己是儿子今天会不会出了什么状况但又不敢太吭声,就怕吵到了儿子之后让儿子没睡好,现在一听还有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开了院门,在这里傻站着也是没啥意思,他就想着回了客栈睡上一个时辰之后再过来也成。

“那成,那叔我们可走了,晚点咱还是在这里等着。”萧易道,现在人不在倒是没事儿,一会要是出来之后没瞧见人也不知道心里头会咋想呢,万一要是考砸了之后他们在的话那也能安慰安慰。虽说现在的日头还早了一点,但城里面是那些个铺子基本上也都已经开了,街道上也已有了不少人,倒也是热闹的很。

崔乐蓉和萧易昨天也没有全把城里面的铺子看完,青阳城到底是一个城,那东西南北四条大街那也都是热闹的很,街道上的小摊贩,道路两旁的铺子林林种种的,晚上的时候甚至还有夜市,就连那些个夜宵摊子也是十分的热闹,昨天崔乐蓉和萧易就领着崔乐安在城里面逛了一逛,就连崔乐安这孩子都忍不住在那边感慨着青阳城里头的生活那是要比他们平安镇上热闹的多了,至少平安镇上要是没有大点的事情基本上晚上都是没有夜市的,基本上都是安安静静,也就过年的时候那什么花灯会一类的时候才会热闹一些,晚上也还有夜市的存在。

崔乐蓉和萧易也不着急,就打算趁着这几天在省城里头好好走走,不单单也是为了买东西,也是顺便打算看一下省城里头的市场,到时候那么的鱼能吃下多少来,和酒楼集合是一条路子,还有市场上能够解决一部分那自然是更加好了。

省城里头大大小小的酒楼也不少,这一笔生日也还是能够做的,但要是调动人手过来的话那肯定也是不成的,首先人手是个问题,再加上还有运输的问题,从他们到省城的路途也挺远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