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83 你怎么在这里

于峰几人都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凤长悦。

七品炼药师?怎么可能?

这样一个红衣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是七品炼药师?

况且,谁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不是上好的丹药啊!

就算是真的有,只怕也并不是他自己炼制的,而是不知用什么手段得到的。

毕竟看这一身气势,似乎也很是不凡。

说不定,对方的家世背景也是很不错的。

这么一想,于峰眼中的震惊之色逐渐褪去。

“若是真的有七品丹药,自然是够的。”

凤长悦点点头,一旁的凌朗立刻上前一步,震惊的看着她:“你疯了?!“

凤墨前几天才晋级了七品炼药师,但是也不是说,七品炼药师炼制丹药就一定可以成功的!

可是他现在居然就直接用一颗七品丹药换了,这也太随便了吧!

就连他曾经在凌家的时候,七品丹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啊!

凤墨居然就两句话就送出了一颗七品丹药?!

凤长悦眼神示意他让开一点,凌朗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而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这么听凤墨的话!?

凤长悦一只手负于身后,一只手掌之上,则是托着一个白色的玉瓶。

“既然如此…“于峰眼神有些炽热的看着那玉瓶,“这丹药….”

凤长悦翻手将玉瓶握在手中,对上对面几人惊愕的目光,淡淡道:“想要这丹药也可以。只是既然要做交易,那么必须是要信守承诺。”

“那是自然。”

于峰眉头微微一皱,这人的意思,岂不是不相信他于峰?

“我自然不会拿我于峰自己的名声来开玩笑。“

原来这人叫于峰。

而且似乎阵仗也不错,否则也是不可能对那鬼域有着这样的野心。

凤长悦黛眉微扬:

“凤墨。“

“我们既然是各取所需,那么当然要先商量好。你们带着我们去鬼域,等到了地方,我们自然回将这丹药给你。“

于峰犹豫片刻,那年轻的随从忍不住嘟囔:”等到了地方,谁知道那瓶子里是什么东西!这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于峰看了那随从一眼,后者连忙闭上嘴巴,闭口不言。

只是于峰心里也的确是有些打鼓,对方身上若是没有,到时候还是他们吃亏…

凤长悦将瓶子口打开了一点,手腕一晃,便是再度收了起来。

一阵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顿时让人神清气爽,甚至连身体之内的灵力流动都变得似乎畅快了一些!

几人都是有些震惊——真的是七品丹药!

看来这个人,倒也是有着一定的实力和手段的。

那么,自然也就不怕对方到时候拿不出东西来了。

于峰当即点头,脸上浮现几分笑意:“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合作。“

那老者看凤长悦的眼神也是变了变,闻言笑着点头,十分慈祥的样子。

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炼药师,能够拿出七品丹药的人,肯定也身份不凡!

这样的人,交好总是比交恶强。

万一真的是天赋极好的炼药师….那可是赚大了!

既然已经达成交易,那么自然是一同上路。

凌朗跟在后面,双手抱臂,虽然理解凤墨想要去那什么鬼域看看的心情,但是怎么想,用一颗七品丹药来换,都是太亏了!

要知道,连他想要都没有呢!

于峰眼神从凌朗身上扫过,不知怎的总是觉得这个年轻男人似乎也不太好招惹。

不过长老既然说他是六星灵宗,那么身上气势不同,也是应该的。

“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凌朗表情懒散:”凌朗。“

于峰神色微微一变:”….凌朗?“

凤长悦唇角微勾,看来凌大少爷的脾气,还真是不怎么样。

行走在外,居然也这么直接坦荡的用自己的真名。

于峰几人都是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凌朗——难道是…传闻中的那个….

“不用看了,我可不是那什么高高在上的凌家大少。“

凌朗抬头望天,似乎有些厌烦。

看到他这样子,于峰等人连忙收回视线,心里却是松一口气——

不是那个凌朗就好!

凤长悦问道:“你们在寻找火头狮?据我了解,火头狮也不过是一般的九级魔兽,似乎不是特别珍贵,却不知你们为何竟是这般着急的寻找?”

说起这个,于峰几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

“是的,我们的确是在寻找火头狮。之前传闻这里曾经出现过火头狮的踪迹,我们便是一路追踪,在这里找了好几天了,却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消息。故而在方才看到你们的时候,才会那么急迫。”

于峰脸色微凝:“实不相瞒,我们寻找火头狮,是为了它身上的一个东西。”

“哦?“

“凤公子,你有所不知,火头狮跟其他九级魔兽比起来,或许很是一般,但是它头上的那一只角,却是十分珍贵。我们这一次,便是为了那东西而来。“

凤长悦点点头不再过问。

双方不过是利益合作关系,方才那几句只是客套一番,顺便试探一番,然而她却实实在在度对方的私事没什么兴致。

于峰见她不再说话,心里有些失望。

他其实是希望对方开口继续询问的,火头狮头上的角,到底有什么作用,炼药师最为清楚。因为那是一种很是珍贵的药材。

若他真的是炼药师,肯定能够猜到他们寻找这东西,是为了治病救人。

可惜,他什么都没问,似乎真的只是随便说说。

于峰原本期待他是炼药师的,不过现在看来,却似乎不太像了。

也是,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炼药师?

和旁边的长老交换了一个眼神,于峰虽然失望,但是却也没有办法。

说不定,他身上还有其他比较珍贵的丹药,到时候再问问也是不迟。

“凤公子,我看你们似乎,对鬼域的了解不是很多?”

虽然是问话,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

一开始,这两个人听到鬼域的名字的时候,根本没什么反应,还是在他故意说了几句之后,才改变了主意。

这样看来,他们两人的确是不知道鬼域了。

也是有些奇怪,鬼域虽然隐秘,但临近开放的时间,消息已经像是涨了翅膀一样,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甚至已经有不少人,都已经前往鬼域了。

他们不知道…难道是新来的?

凤长悦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淡淡道:“于公子不必疑惑,我们的确是刚刚从家中出来历练的,关于那什么鬼域,我们之前也真的没有怎么听过。“

于峰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也怪不得他们不知道了。

“那鬼域,是一处极为神秘的所在,其中危险重重,这上百年间,不知多少强者想要进入其中,都是葬身里面,再也没有出来。但是尽管如此,却依然是源源不断的有人尝试,就是因为——那地方,曾经是一场大战的遗址!而在那鬼域之中,更是传言有着灵圣强者的墓穴!故而,再危险,也是有人不断想要进去。富贵险中求,想要变得强大,自然是要舍得出去这条命。”

于峰说着,神情也是有些激动起来,尤其是说道那里面,有着灵圣强者的墓穴的时候,更是尾音微微发颤,显然极为期待而激动。

这真是再正常不过,毕竟,灵圣强者,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便是凤长悦,也是无法阻挡这般的诱惑。

先前准备去往下一个采集点,然而却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改变了主意。

灵圣强者,终其一生,不知身上有多少宝藏!即便是得到一点点,只怕对他们而言,也是极大的机缘!

故而,连她也是忍不住有些心动。

唰!

忽然有一道暗红色的影子,从前面不远处闪过!

于峰脸色一下子变了:“火头狮!快!追上它!”

说着,便是率先窜了出去!

而那随从和那老者,也是立刻跟了上去!

凤长悦倒是没动。

她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凌朗就更不用说了。

一只九级魔兽,尚且还无法让他激动起来。

很快,远处就传来一阵轰鸣的声音,强大的能量波动也是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隐约可以看到,不少树木都是纷纷拔根而起,几乎摧枯拉朽一般被摧毁。

然而那一道暗红色的影子,却始终像是鬼魅一般,在树林之中来回跳动!

于峰等人紧随在后面,一时之间,竟是完全拿那火头狮没办法。

凤长悦干脆停了下来,斜斜倚在树干之上。

忽然,感觉到手腕上似乎有一些波动,她低头看去,却是见到小清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

不知为何,它竟是开始在她的手腕之上缓缓流动起来,虽然动作很是缓慢,但是凤长悦还是感觉到了它的情绪似乎有些异常。

很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小清到底是什么魔兽,看似是幼崽,可是这般的形态,着实是看不出来到底是哪一种魔兽的幼生体。

所以,连带责小清也不会说话。

想到这点,她就有点头疼,虽然能够感受到波动,但是不说话,她的确是没有办法完全理解它的意思。

包括小彩也是。

小彩自从上次战斗之后,身体似乎就有一些异常,所以一直呆在金色手镯里面,未曾再出来过,似乎在休息。

‘你想吃东西?“

凤长悦说着,拿出了一颗果子。

但是这一次,小清却是没有像是往常一样乖巧的吞果子,反而是吐了吐蛇信子,橙黄色的眼睛里,似乎有光在闪烁。

轰!

远处的波动瞬间变得更加激烈,几乎不用看,凤长悦都能想象到那里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然而她却清楚的看到,在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小清波动的似乎更加剧烈了一些。

在手腕上游走的速度,也似乎在加快,显得有些焦躁。

凤长悦顺着它的视线看过去,心中一动。

那暗红的影子顿时窜上天空!于峰等人也立刻出手!

数道白色灵力,霎时间在空中绽开!狠狠打在那暗红的身影之上!

一声急促的痛呼,顿时传来!

凤长悦能够清楚的看到,那火头狮的确是被打中了,身体上也是立刻出现了一个伤口。

九级魔兽,虽然在一般人看来的确很厉害,但是于峰他们几个人的实力,显然不凡,尤其是那个长老,之前能够一眼看出凌朗的实力,就证明他的境界肯定是在凌朗之上的。

他们几个围剿一只火头狮,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刻,她转头,看了一眼在手腕上的小清。

果然,在那火头狮出现的时候,小清的动作顿时一停,橙黄色的眼睛也是直直的看着天空。

而在那火头狮被打中的时候凤长悦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意,从手腕上传到身上各处!

却是小清的身上,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层白色的冰霜!

那双眼睛里,也是瞬间闪现了几分嗜杀的气息!

凤长悦心中一沉,立刻低喝一声:

“小清!”

小清骤然抬头,正对上凤长悦的眼睛。

便是凤长悦之前已经猜到小清绝对不是普通的魔兽,而方才的动静也有些异常,也依然是被它的眼神惊住。

那是只有冷血到极致的生物,才会有的绝对冷漠冰冷的眼神!

不过也只是一瞬,在看到是凤长悦之后,小清眼中的冰冷之色,迅速褪去,凤长悦再度看去的时候,就又看到了一双无辜干净的眼睛。

“我就说吧!这东西肯定有什么猫腻!”

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的凌朗立刻开口,从刚才他就觉得不对劲,果然!这小东西又露出那样的眼神了!

想到之前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几乎从脚底窜起的凉意,凌朗还是觉得心有余悸,皱起眉头,道:“它肯定不是什么一般的魔兽,否则是绝对不会有那样的神色的!凤墨,你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到,刚刚那一瞬间的诡异!我觉得,这小东西,迟早会是一个麻烦,你还是最好不要带着的好!”

毕竟,这小青色看起来再听凤墨的话,那也不是他的契约魔兽。

万一这一切都不过是它伪装的假象,说不定真的会惹出什么祸端!

看看那眼神!

方才分明充斥着嗜血的狂热和冰冷!

凌朗怎么想,都觉得不安全。

小清似乎也听懂了凌朗的指责,却不生气,只是看着凤长悦,眼神清澈,神情无辜。小脑袋缩了缩,身体缠绕着凤长悦的手腕,似乎有些担忧凤长悦真的不要它。

凤长悦却是眉色不动。

片刻之后,她才开口,说出的话,却是差点让凌朗一口气堵在胸口。

“你想要那火头狮?“

小清闻言,没有动弹,只是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似乎怕她生气。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要那火头狮?“

凤长悦的声音很冷静,凌朗却是都要疯了。

想要那火头狮?

这是什么意思?

魔兽之间….这种“想要“,除了吞噬杀死,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凤墨有没有搞错!这么小拇指粗细的一条小青蛇,居然妄想吞掉一个火头狮?!

他正要开口,却见小清动作极轻的,点了点头。

眼底似乎还带着几分委屈,几分畏惧。

显然是害怕凤长悦生气。

凌朗呆住。

凤长悦扶额。

——果然。

这小东西,真是个祖宗!

方才看到那眼神的一瞬,她心里就已经浮现了这个想法,虽然荒谬,但是她还是直接问出口了,结果,果然如此。

凌朗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召回了自己的理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喉咙却还是有点发紧。

“凤墨….你真的没有搞错么….“

如果是真的,那这小青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凤长悦却是没理会凌朗的质问,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那战斗的地方。

小清也随之看了过去,眼底隐约有光芒闪烁。

那是真真切切的渴望——对事物的渴望。

凤长悦眼角抽了抽:“你之前应该都是在雨凝花旁边的吧?”

怎么一转眼,就从一只素食动物,变成了肉食?

小清颤颤的看着她,点点头,差点没将自己的脑袋埋起来——

它这样是不是不好?可是真的很想要啊….那诱惑,真的好像没有办法控制啊…

它从出生,就在那山洞之中,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知道守护着那雨凝花,也顺便靠着雨凝花的精华生长着,直到遇到凤长悦。

它心里从来没有那么渴望过,跟随一个人。

在她身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让它感觉到很是舒服,所以犹豫再三,它还是想办法跟了上来。

那只彩冰雀,也不是她的契约魔兽,但是也是一直跟着的不是吗?

然而就连它自己都没想到,在感觉到那一股气息之后,竟是变得这么渴望!

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

只是好像她不太高兴的样子?

小清将脑袋贴在凤长悦的手腕上,似乎有些担忧忐忑。

凤长悦眸色微深。

“等一会儿他们将那火头狮带回来,再说不迟。”

小清乖巧的点点头。

于是,当于峰等人终于将那火头狮打败,而后狠狠将它钉在地上之后,凤长悦就直接走了过去。

附近的区域都已经被摧毁的不成样子,但是好歹是将火头狮抓住,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地上一片狼藉,还有凌乱的血迹,而那火头狮身上,也是已经有了好几处深深的伤口。

它躺倒在地上,发出哀鸣的声音。

“贪婪的人类….你们不会好死的!”

九级魔兽已经是可以口吐人言,那低沉怨愤的声音,仿佛带着无刻骨的恨意。

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于峰等人,似乎要将他们的面容完全印在脑海中。

于峰神色不变,魔兽凶悍,他早已经见怪不怪。

“我们只是想要你头顶的角而已。“

那老者缓缓开口结果换来火头狮的一个阴狠眼神。

“你们人类最是贪婪!不用狡辩!“

凌朗在一旁懒懒道:“火头狮的角,对它们而言就是自己的性命了吧?失去了角的火头狮,貌似不仅自己的实力会大大下降,而且此生都不太可能再恢复了,你们‘只是’想要它的角,还真是慷慨无私啊!“

被凌朗这么一顿抢白,连修养不错的于峰都是觉得有些尴尬,他们其实是因为只需要这东西,所以才这样的,倒的确是说不上什么高尚。

只是被人这样当面说出来,的确是有些过于尴尬。

于峰咳嗽两声,便是打算置之不理,毕竟这东西,他们还是要的。

然而刚刚走出一步,却是忽然发现,场中气氛竟是有些不对。

他抬头看去,顿时微微皱眉。

因为场中那原本怨恨至极的火头狮,此时竟是一言不发,眼睛死死的盯着某个地方。

于峰转头看去,火头狮却是正看着….凤墨?

也不太像,它的眼神,似乎在盯着凤墨的手腕….

于峰心里顿时涌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火头狮的表情….似乎有些惊惧?

可是凤墨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

凤长悦也是立刻觉察到了异常,手腕微动,便是将小清掩藏了起来。

然而心中,却是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小清果然是对这火头狮充满了杀戮的意欲!

她在靠近的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小清在手腕上兴奋的转动!

那是在面对自己极为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才会产生的兴奋!

她指尖微动,便是阻止了小清打算窜出来的动作,面上神色却是不变。

凌朗看了一眼,暗暗嗤笑。

那小东西,看来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没看到那火头狮在感觉到它的存在的时候,眼神都变了吗!?

原本这样被逼到死路的火头狮,一般也是不会再顾忌什么了,只是小清的出现,显然还是深深的刺激到了它。

于峰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也不好就这样直接问出口,神色一定,便决定先动手,将火头狮的角取下来再说。

于是,他朝着旁边的老者使了个眼色,掌间便是开始积蓄力量。

嗤!

然而在动手之前,那原本已经气息奄奄的火头狮,却是忽然窜出!

甚至,速度比之前还快!

隐约可以看到,它的身形似乎正在快速的发生着变化!四肢粗壮了许多,而头顶的角,也是忽然绽放出一抹刺眼的光芒!

“不好!它要狂化了!“

那老者一声惊呼,便是立刻追上!

火头狮的角,蕴含了它最多的能量,若是一旦狂化,便是打算豁出去自己的性命,甚至灵魂,以求一战!

它竟是在这样的关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要知道,狂化虽然可以让魔兽在段时间内获得极为强横的力量,但是相应的,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稍有不慎,便是会失去自己的意识,从此再也无法恢复!

甚至可能做出很多狂暴的行为,癫狂的时候,甚至可以将自己撕碎,从而凄惨无比的死去!

所以,一般而言,是不会有魔兽选择这样做的。

尤其是,这是一只九级魔兽,更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它还是选择这样做了!

于峰厉喝一声:“若是你肯交出你的角,尚且可以保全性命,但是现在….你是必死了!“

说着,便是紧随而上,同时立刻出手!右手成爪,立刻抓出!

破空之声顿时响起!

然而狂化的火头狮,本身实力已经增加太多,又怎么能和方才相比!?

一声凄厉的吼叫,顿时传遍山林!

“去死吧!“

火头狮猛的回头,而后猛的张开血盆大口!漫天的火焰,顿时扑面而来!

那火焰呈现暗红色,温度极高,所到之处,立刻一片焦黑!

然而速度也是极快,不过是眨眼时间,已经到了眼前!

于峰等人立刻被火焰包裹起来!

于是,他们也就没有看到,在那火焰即将扑到凤长悦身上的时候,诡异的掉头回转的场景!

凌朗则是干脆躲在凤长悦的身后,看到那烈烈燃烧的火焰,在即将抵达的时候,竟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猛的回头的时候,嗤笑一声。

天下万火,神火之尊!

火头狮的兽火,实力其实不俗,可惜,踢到了这样一块铁板!

也趁着这个时机,小清立刻从凤长悦的手腕之中飞出,而后快速的朝着那火头狮而去!

当然,是经过了凤长悦的允许的。

然而即便凤长悦已经猜到,小清想要火头狮,却也没想到,竟然会产生这样的场景——

一秒。

小清穿过火头狮的身体,只是用了一秒的时间!

火头狮眼睁睁的看着小清朝着自己而来,立刻就打算逃跑,眼中浮现巨大的惊慌之色,然而却在转身的片刻时间,就被小清直接刺穿了身体!

凤长悦清楚的看到,小清衔着一颗红色的魔核,就直接出来了!

它竟是直接找到了火头狮的魔核所在,并且直接穿过它的身体抢了出来!

等回到凤长悦身边的时候,那魔核已经被小清吞噬了下去。

奇怪的是,小清的身体分明十分纤细,那样一颗魔核吃下去,身体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而且它的身上很干净,依然是青翠碧绿,一点血迹都没有。

而后,它就仰头看着凤长悦,可怜巴巴的样子,似乎生怕她生气。

“….“

凤长悦真的没什么想生气的,可是你刚刚一秒钟解决了一只九级火头狮,下一秒就跑到我眼前这样可怜的看着我,似乎有哪里不对?

凌朗在后面,清楚的看到这一幕,神色有些呆滞,心里却是无数声音在咆哮!

变态啊!变态的人才有这样变态的魔兽跟着啊!

什么轻盈碧绿小青蛇,分明是嗜杀魔头啊!

一秒钟杀了一只九级魔兽,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

他还要不要活了啊!这世上怎么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在凤墨身边啊!

凌朗撇撇眼,正看到小清正可怜的仰头,橙黄色的眼睛干净无辜,哪里像是刚才才秒杀了一只九级魔兽?

凤长悦其实也是有一些无语。

能够秒杀九级魔兽…这小东西….

不过,之前它也的确曾经和东方兰夕的神兽缠斗许久,有这样的战斗力,似乎也不足为奇。

但是…好像真的有些违和…

凤长悦招招手,小清顿时高兴的窜上她的手腕,而后将自己的身体盘绕成了一只青色的手镯的样子。

谁也想不到,就在刚刚,它就直接杀了火头狮,并且准确的将对方的魔核吞噬了。

而这时,于峰等人也终于从那火焰之中挣脱出来,飞快的奔向那火头狮!

凤长悦低眉敛目,却是忽然甩出射天箭!

箭去无声!却是正好刺在方才小清刺穿的位置!

于峰几人也是被惊住,立刻停住!

实际上,火头狮是方才就已经死了的,凤长悦这一下,倒是直接将那伤口遮掩住。

而且因为受到冲击力的影响,最后那火头狮,还是停在了于峰的面前不远处。

于峰有点发愣:这….

“一时手痒。“

凤长悦淡淡道,随即收回射天箭。

因为压制,所以射天箭的威力,也是直接被压制在一般灵宝的水平。

于峰几人,也就没有发现异常。

那老者立刻上前,将火头狮的角斩下。

“想不到,这火头狮最后竟是选择了这样的方式….“

于峰神色微凝,倒是没想到竟然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凤长悦手拢在袖中,神色淡淡。

“东西拿到了就好,不必介怀。“

小清乖巧的偷偷蹭了蹭她的手腕,安心的闭上眼睛。

……

一路上,他们没有再遇到奇怪的东西。

而吞噬了火头狮魔核之后,小清似乎也没什么异常,平日里依然是无比听话懂事的安静带着。

于峰等人,甚至一直都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就这样,几天时间,终于是抵达了目的地。

远远看去,凤长悦已经看到一座险峻的山峰。

而在山峰之上,正有不少人,或站或立,隐约透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势。

而在那山峰之后,一道结界,正立在那里。

强大的威压,从那结界之上传来!

凤长悦心中一动,这鬼域,似乎的确不凡!

而他们的靠近,也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不少人抬头看来,等看到最前面的于峰的时候,立刻有一群人站起身来,面色激动——

“少爷回来了!“”少爷终于来了!“

而旁边的一些人,则是神色各异,有的不屑,有的嫉妒,有的冷笑。

真是好一场波涛汹涌的暗戏。

于峰落在下面,当即有人迎了上来:

“少爷!您,终于来了!“

于峰点点头:“这边情况如何?”

那人连忙道:“您放心,鬼域的结界尚且在波动,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彻底打开。”

于峰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您此行….”那人小心翼翼的开口,似乎有些忌讳。

于峰咳嗽了一声,身板挺直,脸上却是浮现淡淡笑容:“放心,这一次,十分顺利。”

一群人脸色都是放松下来。

凤长悦注意到,除了这些人,旁边的那些,虽然看似在忙活自己的事情,耳朵却都是在听着这边的动静。

尤其是于峰说过此行顺利之后,不少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显然十分意外并且不满。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

于峰也很是高兴,随即问道:“让你们去请的人,请到了吗?“”这个….“

那人面露难色。

于峰脸色也是瞬间变得不太好:“不是说,不惜费劲一切手段都要请来吗?他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少爷,他的下人说,他最近闭关,所以短时间之内,是不会…“

于峰不言,身上的气息却是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而且,据说我们的人去之前,他曾经接到过….古家的消息。“

于峰拳头握紧:”古家的人….当真是打算和我们撕破脸了吗?“

一时之间,无人回答,气氛压抑。

凤长悦在后面,跟凌朗走在一起,倒是并不在意。

他们这些家族之间,肯定是有什么利益冲突,她来这里只是想见识见识灵圣强者的墓穴,却是不想搀和这些事情。

“可是,最近有消息的七品炼药师,只有他一个人….若是他一直不来,少爷,我们该怎么办?家主的身体,只怕是吃不消啊….”

凤长悦挑眉。

原来请的还是一个炼药师。

怪不得方才听她说话的时候,神情超乎异常的激动。

虽然十分克制,但是她还是觉察到方才他们想要试探她是不是炼药师的意图。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几天不见,于兄当真是变得越发的风姿飒爽了啊!怎么?这鬼域即将再度开启,你等了几年时间,怎么这一次,却是来的这么晚?若是再晚几天,可是又要等几年了啊!”

一道调侃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于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眉头皱起:“古霄,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别来惹我。”

被称为古霄的男人闻言,脸色变了变,却是又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有些发冷。

“哼,于峰,我不过是好言好语和你打个招呼,你至于的吗?你爹有病,危在旦夕,难道还怪我吗?哼,我可是没那个能力!你就是想撒火,也得找准对象!我古霄,可是不吃你这一套!“

于峰最忌讳别人说他父亲的身体,此时听到古霄这样说,心里的火一下子蹿了上来。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他毕竟是五星灵宗巅峰,而古霄不过是五星灵宗初期,两人实力有着差距,于峰在气头上,立刻气势就压了古霄一头!

他早就怀疑他爹之前遭遇偷袭,是古家的人干的!现在古霄又这样,当真是找死!

古霄胸口一滞,当即也是冷了脸色。

双方的人,也都是纷纷上前,满脸敌对的看着对方!

气愤,一触即发!

“哥,你这是干什么呢?“

一道娇俏的女声,忽然传来。

古霄立刻回头,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笑容。

“芊芊,你怎么来了?“

却见后面的人,立刻恭敬的弯腰:“二小姐!“

从后面,很快走上来一个少女。

一身嫩绿色的衣衫,左右两只手各自握着一把刀,一长一短,倒是难得的鸳鸯刀。

通体银白,唯有手柄之上,镶嵌着绿色的魔核,看起来气势非凡。

那少女容貌倒也是不错,不过眉宇之间一股娇蛮凶悍气息,影响了整体的美感。

“我难道还不能来了不成?这鬼域,你来得,我就来不得吗?“

古霄连忙赔笑:”你当然来得,若是喜欢,谁还能拦住你不成?“

古芊芊满意的笑了,转头看了一眼于峰,冷笑一声。

“哥,你有时间在这和他打,还不如花点时间在你那美人身上呢!这两天她可是不安分的很!“

古霄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眉头皱起:“你说什么?她怎么了?“

古芊芊嗤笑一声:”那女人想逃走,被我发现了!哼,真是不识好歹!被哥哥你看上,是她的福气,她居然这般想尽办法逃跑,真是找死!“

“所以,我就帮哥哥教训了她一番!让她知道,跟着你,才是她唯一的出路!“

古霄眉头一跳:”你把她怎么样了?“

芊芊素来下手没个准儿,要是…

古芊芊却是没发现他的神情不对,鸳鸯刀相互摩擦了一下,发出让人心颤的声音,毫不在意道:

“还能怎么样?我不过是给了她一点点教训而已。我知道哥哥你难得看上一个,肯定….不会杀了她啊….”

古霄心里一沉,立刻冲着旁边的人道:“去,将她带过来!“

芊芊若是下手没轻没重的伤了她….

没一会儿,便是有几个人带着一个人上来。

看到那人身上凌乱的血迹,古霄顿时心中一沉!

古芊芊却是勾起笑:“怎么样?现在,你可是知道,只有跟着我哥哥,才有出路了吧?“

古霄手掌微颤,没说话,脸色有些难看。

“我呸!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又当你哥哥是个什么好东西?想强迫我?做你的春秋大梦!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肯定会回来报仇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将这些,百倍奉还!“

一道女声,骤然响起,嗓音虽然有些嘶哑,而且明显有些有气无力,彰显着主人的身体正处在十分不妙的情况之下。然而那凌厉轻蔑的语气,却是无法让人将她和柔弱两个字联系起来。

只感觉一股清水,骤然流入心中,莫名的带着几分热切的力量!

凌朗闻言,虽然在比较远的位置,却是有些好奇。

“咦?这语气听着,倒是比较合小爷的胃口!看来是遭受了一些折磨,不过好像还没有认输啊…不过就是被挡住了,看不到长得什么样。不过,我猜测,肯定比那什么古霄的妹妹长得好看。凤墨,你觉得呢?”

他捅了捅凤墨的胳膊,却是没有换来回应,扭头看去,却看到凤墨的表情有些晦暗。

下巴紧绷,身上的气势也是似乎有些异常的冷。

“….你怎么了?”

凤墨怎么忽然成了这样子?

难道…他看不惯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可是他好像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啊….

“哎,你去哪儿!?”

正想着,却见凤墨已经向前走去。

古芊芊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狞笑一声。

“现在还在嘴硬?我哥哥不过是心疼你那张脸,从而不动你,不过,你要是继续不识好歹,我可是不会客气!区区一个灵皇,竟也这么嚣张!哼,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人,是你惹不起的!”

说着,便是高高的扬起了手掌,下一秒,便是挥了下去!

古霄迟疑片刻,却是没出手。

啪!

一声响亮至极的耳光声,忽然响起!

众人惊呆,看着一个红衣少年狠狠给了自家二小姐一个巴掌!

古芊芊也愣住了,当即抬头看去,咬牙切齿——

“什么东西你也敢打我…“

剩下的声音,被冻结在那一双沉寂黑暗的眼睛里。

凤长悦冷声道:“有的人,的确不是你惹得起的!“

说着,便是蹲下身体,将那地上的女子扶起来,擦去她嘴角的血迹和灰尘,声音冷凝的像冰,却也微微颤抖——

“….小棠,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章
下一章